第一卷

第四章 告白要瞄准「黄昏时刻」

第一卷  第四章 告白要瞄准「黄昏时刻」 ■高岭咲之章■

 ……我在黑暗中听到不规律的敲击声。

 不,看来这声音很早就在响了,只是我的意识刚开始逐渐苏醒。

 右半身感受到的柔软……皮革?好暖和……

 看来我正躺在沙发上盖着毛毯。

 还有,这是什么味道?空气里有一股独特的气味。

 好像在什么地方闻到过……卡拉OK?

 对了,感觉很久以前和小优香去过一次的卡拉OK里闻过这个味道……

 「……?」

 我慢慢睁开沉重的眼皮子。

 ……视野内光线微弱,桌子挡住了光。

 我慢慢起身,从桌子底下的阴影处爬出来……

 然后看到了坐在正对面的一名女性。

 「……3个字……3个字吗?」

 她看起来相当年轻,年龄……大概在35岁左右?

 说实话,我刚看到她的样子的时候有些害怕。

 发根为黑,也就是俗说的[/b]布丁头[b]金发。

 而她头发下锐利的目光即便没对着我也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压迫力。

 如果她在路上朝我迎面走来,我肯定会低下头尽可能快地走过她身边吧。她就这么一位女性。

 幸好她看都没看我一眼,她正在桌上敲着圆珠笔的护套瞪着某段文字。

 「欸女高中生妹子」

 「咦?!」

 没想到她会向我搭话,我不禁惊叫出声。

 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布丁头女性低声继续说道。

 「把牛肉饼夹在小圆面包里吃的食物……你觉得是什么?」

 「诶……?」

 「答案是3个字。」

 突,突然来哪一出呢?

 ……我完全无法理解情况,但我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我觉得应该是……汉堡包?」

 「就是这个了!!搞啥啊原来是陷阱式问题吗,费我这么多事……」

 她到底掉进了什么陷阱呀……?

 她不顾我的疑问,在空栏里写进了「汉堡包」三个字。

 ……看来她在玩附带悬赏的填字游戏。

 「好,解开两个问题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头脑锻炼结束咯——」

 她合上满是空栏的本子伸了个懒腰。

 ……看来她没我想的那么可怕,我差不多也想知道她到底是谁了。

 「您是……?」

 「我叫间岛薰,你想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吧。」

 「哈……薰姨……」

 ……咦?间岛?

 等等,那她是……

 「难道您是间岛同……健吾同学的叔母吗?」

 「健吾都叫我姐姐哦,哈哈哈。」

 「初,初次见面!我叫高岭咲!!」

 脑袋一瞬间切换成「问候模式」。

 我连忙端正姿势——就在这时,毛毯里“咚咚咚”地掉出来大量物体。

 「呜哇,这是什么?!」

 「哈哈哈哈,是怀炉啦怀炉,一次性的。」

 「怀,怀炉……?」

 很快就要到夏天了,为什么有这么多怀炉……?

 见我一脸困惑,薰小姐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和间岛同学不同,她是个经常笑的人。

 「你不记得了么?你肚子痛,那个笨蛋就慌慌张张地把家里所有的一次性怀炉拿过来塞毛毯里了。哎呀太有趣了我就默默看着咯。」

 「间岛同学……?」

 「哎——真是吓了我一跳,总是板着脸的健吾居然会脸色大变地跑过来啊,而且背上还背着女孩子!还说女孩子突然晕倒了?离咱这不远真是太好了呢——」

 「啊……」

 对了,我在车站前晕过去了……

 ……然后就被间岛同学背到这里来了吧。

 「顺带一提这儿是我经营的小吃店,名叫『雷欧』,是我以前养的猫的名字。」

 「小吃店……我不是很懂,是大人来的店对吧?」

 当然我没进过这类店,听她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店内有和我模糊的印象相通的长柜台,架子上还陈列着如宝石般漂亮的酒瓶。

 「没错,本来这地方不适合高中生进来,不过店还没开业,今天就提供一次特别服务吧。……啊,不要和老师[注]打小报告哦?我会挨训哒。」

 「老师……?」

 センコー:咲听不懂的词汇

 薰姨……是一位不可思议的女性。

 ……但我现在想起自己对间岛同学做的事情,不禁陷入深深的自我厌恶。

 「……那个,间岛同学呢……?」

 「他说要去买好受人所托的东西哦?大概差不多要回来了吧——」

 「是吗……」

 「怎么了?」

 「……我对间岛同学做了很过分的事情,还给薰姨你添麻烦……我没脸见他……」

 「嗯……我一点都不在意,他也不是会在意这种事的人吧。」

 「……所以我更觉得对不住。」

 我很清楚间岛同学就是这种人。

 ……所以我更无法原谅自己依赖他的温柔。

 「嘛,不用那么在意啦,给你。」

 「这是……?」

 「我用的止痛药,然后这是常温水——」

 「……太麻烦您了。」

 「我只是在这儿做头脑锻炼而已,是健吾一直待在你旁边照顾你哦。」

 ……刚开始我知道她是养育间岛同学的家长时我很惊讶……

 但现在我感觉自己有些明白了。

 「……等间岛同学回来我会面对面向他道谢。」

 「就这么做吧~要和我一样可爱地笑起来喔!小咲难得出落得这么漂亮却和健吾一样毫无表情……嗯?等等,高岭咲?」

 「怎,怎么了……?」

 薰姨从桌边探出身子死死盯着我的脸。

 然后她眉头紧皱如此说道。

 「高岭咲,难道就是那个高岭咲?」

 「……啊」

 ……想想也是很自然的事。

 毕竟她是间岛同学的养母。

 那她当然也清楚在东中发生的那起事件。

 那起导致间岛同学停学的事件——

 「那,那时候真的太对不起了!!」

 「哈哈哈,又一下子就道歉,话说为什么要道歉呢?小咲什么事都没做错吧。」

 「因为,都是我害的,间岛同学才……!」

 「健吾不是小孩子了,也没人逼迫他这么做,他对自己做的事负责,不挺好的吗?」

 「可是……」

 「……话说小咲!我听说你也去了上高,但原来长得这么可爱吗?!肌肤也滑溜溜的就像个人偶一样嘛! 太可爱啦~!」

 「诶,哇,别……!」

 「可恶,那个笨蛋这种事就只字不提。」

 我浑身一震。

 「……那个,间岛同学聊过学校里的事情么……?」

 「不聊呢,他是真的什么都不聊,我问他他才答。『今天换贴了告示』、『实施了问候整风运动』、『做了中期考查测验』什么的,你是在上班么这是。一点都不有趣的地方跟他爸一个样。」

 「……是,是吗……哈……」

 「不过最近他说『交到了朋友』来着,这事儿太罕见了我记得很清楚呢。」

 「是吗?!那个,不好意思!间岛同学还说了其他的——」

 「——姐,我回来了。」

 「啊,欢迎回来,健吾。」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禁发出悲鸣——并立刻藏起薰姨给我的止痛药。

 千钧一发,好像没被间岛同学发现。

 他一看到我就瞪圆了眼。

 「你醒了吗?!脸色……看起来变好了点,身体呢?!没什么问题吧?!」

 「啊,啊呜,那个……!」

 「啊——啊——只是贫血啦,她刚刚才醒过来你别叫那么大声啦。健吾你声音低沉所以很响喔。」

 「是吗,那就好……」

 间岛同学松了口气。

 得知我平安无事,他才真的放下心来。

 总会为别人考虑为别人担心……间岛同学就是这种人。

 「有食欲吗?」

 「呃,嗯。」

 「那你肚子应该也饿了吧,我给你准备迟来的午餐。姐,我可以借用下厨房么?」

 「随便用吧,我困死了。」

 「好,那高岭咲你就在这等会。」

 「啊!间岛同学,我也来帮……!」

 「好啦好啦你就坐着吧。」

 间岛同学一只手拿着购物袋往柜台深处走去,我正想去追他,薰姨就阻止了我。

 「咱家厨房很窄,容不下两个人哦,病人就老老实实接受别人的好意吧。」

 「可是,不仅接受看护,连料理都让别人做,我……!」

 「——先不管这些,你喜欢健吾的哪些地方?」

 我大吃一惊。

 「为,为为为为为什么会——」

 「不用那么慌张,咱家的排气扇也许是用得太久了,发出来的声音大得要死,你就算在这大喊大叫厨房也听不到哦,嘻嘻嘻。」

 「为,为为为什么您会知道……?!我至今从未对别人……不对,只对一个人露馅了……」

 「那是大家太瞎了吧,我可是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喔?可能是因为上了年纪经历得多了?叫谁大妈呢~我随便说说的啦,哈哈哈哈。」

 ……薰姨的装傻吐槽暂且不提,平林同学也罢,薰姨也好,难道我其实相当好懂……?

 现在要是有个洞我真想钻进去!!

 ……无论如何,都说到这地步了我也无法搪塞。

 「……那种,正直……表里如一的地方……」

 「咻~咻!」

 薰姨在旁边起哄,我全身一下子就热了起来。

 和她见面还没过几分钟,我到底被她弄得说出了什么话呀……

 「嘛,你们就好好相处吧。他是我值得骄傲的儿子,不可能喜欢上奇怪的女生,而且喜欢健吾的小咲也不可能是奇怪的女生!好,完全不用担心!你们要快点交往哟!」

 「是,是嘛?诶嘿嘿……」

 得到家长认可的恋爱,脑中浮现这个短语,我脸上不禁浮现笑容。

 ……嗯?

 话说刚刚薰姨是不是趁乱说了些怪话……?

 「而且攻陷他可是世上最简单的事了!小菜一碟啦小菜一碟。」

 「是,是吗……哈哈哈。」

 ……对我来说他可是坚不可摧的要塞。

 话说薰姨在各种意义上都很厉害呢,居然能如此评价她视同亲生儿子的间岛同学。

 「嘛,我觉得小咲攻陷他是手到擒来,不过我作为人生的前辈,就教你一个攻略他的方法吧。」

 「攻,攻略方法?!」

 我不禁身子前倾。

 即便我拥有最强无敌的恋爱圣经『现欢』,至今却也仍未找到攻略间岛同学的任何头绪,究竟是怎样的攻略方法才能办到这件事——?!

 「很简单。看着他的眼睛,明确表达自己的想法。他的思维方式非零即一,不好好把话说出来他就根本不懂,但只要明确说出来,他就会全盘接受。」‍‌‍‌‌‍‌‌‍‍‌‌‌‍‌

 「呜……」

 ……薰姨的真身说不定是超能力者,她也许从一开始就看穿了一切。

 「……真的太谢谢您了!」

 「嗯,平身~(不必客气)」

 薰姨打趣地说道,然后她把圆珠笔夹在耳朵上站了起来。

 ……现在仔细想想,薰姨说不定一直都在顾虑我,所以才用那种平易近人的方式对待我。

 「那,我真的困炸了,就去睡到上班时间啦……啊。」

 「?怎么了?」

 「……要套套么?我倒是还有前男友留下的套……啊不,你们大概不需要?」

 「——您什么意思啊!!」

 我生来第一次对人发火。

 见我愤怒地耸起肩膀,薰姨「嘿嘿嘿」地发出恶魔般的笑声,像一阵风似地离开了店内。

 ……撤回前言。

 她果然平时就是这个调调……

 「……才这么一会儿,你和姐姐关系就变得很好了啊。」

 「噫呀?!」

 本该在厨房的间岛同学突然在我背后出声,我不禁叫了出来。

 感觉光今天一天就叫了一辈子的量!

 「间,间间间,间岛同学,你,你你你听到刚刚的对话……」

 「?没,我刚刚才从厨房过来。」

 「是,是吗……」

 心脏还在跳个不停……这对心脏也太不友好了……

 「不提这个了,午饭做好了,虽然只是粗茶淡饭。」

 间岛同学说罢就把冒着热气的碗端到了桌上。

 治愈人心的香味随着热气飘来,令人食指大动。

 「……茶泡饭?」

 「是鲑鱼茶泡饭,不好意思,就用现成的食材做的。给你汤匙。」

 间岛同学把汤匙递给了我。

 ……为什么他能对人这么温柔,关照得无微不至呢?

 而我却连和喜欢的人的约定都没能好好遵守……真没出息……

 接触到他的温柔,我心中无法抑制的自我厌恶感再次膨胀。

 「我也顺便吃个午餐吧,我就坐这了。」

 「……对不起。」

 「嗯?」

 「今天真的……很对不起。」

 再次说出口,我的眼睛立刻猛地一热。

 啊啊,又没忍住,不行。

 我今天太差劲了。

 我不想把这样的我展现给间岛同学看。

 「是我先提出约定……是我先邀请你的,但我却没能遵守……我又撒谎了。真的很对不起,我……」

 间岛同学绝不会说谎。

 可我却对间岛同学说谎了。

 我背叛了他对我的夸奖。(「遵纪守法」)

 可是,可是他却……

 「——有比你的身体更重要的事吗?」

 他笔直地看着我的眼睛。

 仿佛这句话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事实。

 「道歉的话我已经听够了,我没有生气,采购也顺利完成,这件事到此结束。」

 并干脆地如此断言。

 「再不吃要凉了。」

 「……谢,谢谢。」

 ……啊啊,我果然敌不过他。

 「我开动了。」

 我轻声念道,接着用汤匙舀了小一口慢慢送到嘴里。

 糙米的芳香勾人食欲,有强烈咸味的厚鲑鱼肉在嘴中轻轻融化。

 这是温暖、温柔、舒缓身心的味道。

 「……我第一次吃到非速成的茶泡饭。」

 「这是上村特产盐腌鲑鱼和上村糙米茶制成的鲑鱼茶泡饭,米自然是新舄县产的越光米,很搭食材。」

 「世上最好吃。」

 「不会说的太过了么?」

 ……不。

 这就是世上最好吃的东西。

 「间岛同学真的很喜欢做料理呢。」

 「我不清楚这该不该叫料理……姐……叔母很喜欢做料理,我基本上都是从她那儿学的。」

 「原来是这样呀。」

 「我还泡了上村茶,现在温度正合适,甜味更浓很好喝哦。」

 「……你还喜欢茶吗?」

 「不是我自吹自擂,我有日本茶检定一级证书,未来还打算拿到日本茶专业指导员证书。」

 「不是很懂,不过很厉害呢。」

 「还差得远啦。」

 这么说着的间岛同学的侧颜看起来有些自豪。

 「……」

 我拿起茶杯啜饮一口澄澈的绿茶。

 如初夏萌发的新叶清新爽口的甘甜香气扑鼻而来,这时我忽地想道「我仍对间岛同学一无所知呢」。

 「……间岛同学」

 「嗯?」

 「……我想和间岛同学说说话。」

 「我们在学校里不总是聊天么?」

 「不是那种聊天,我想更深入了解间岛同学。」

 「了解我?」

 间岛同学少见地表现出困惑的模样。

 「我的事可不怎么有趣喔。」

 「什么事都行,不管是你喜欢的东西还是过去的回忆。」

 「可是,我本来就不擅长聊我自己的事——」

 间岛同学突然语塞。

 他看着我的眼睛踌躇不前,接着沉思片刻后。

 「……不,没什么。对了,如果能以提问形式来就帮大忙了。」

 「那,第一个问题,你喜欢吃什么?」

 「大阪屋的新舄名牌糕点·万代太鼓。它还会出季节限定的草莓、洋梨、柠檬、芒果等新口味,不过我只吃过原味。果然不管在什么地方,标准都是最棒的。」

 「你喜欢什么电视节目?」

 「我基本上只看NHK,喜欢动物纪录片。那种不掺杂宛如说教的主观意志,只机械地陈列事实的无机质感很讨人喜欢。因为同样的原因我也喜欢看图鉴,小时候我经常去图书馆看。」

 「……便服,很适合你呢。」

 「你说这件?这是我昨天刚叫荒川和岩泽来陪我挑的。衬衫短裤运动鞋,我尽量选了质地好设计简单的服装,穿起来很舒服。」

 「泡澡你要泡多少度的?」

 「40度……呃,这样真的很有趣吗?」

 「很有趣哦。」

 「可是」

 「很有趣。」

 我笔直地看着他的眼睛强有力地说道。

 间岛同学和我对视了一阵子,然后像是坚持不住了似的。

 「……我知道了,下个问题是什么?」

 「我想想……那么」

 后来我和间岛同学聊了各种话题。

 旅行想去什么地方?

 喜欢哪个季节?

 读的第一本书是什么?

 基本上是我提问,间岛同学来回答……

 但我还是非常享受这段时光。

 在学校传播的谣言、周围的目光、恋爱心理学之类的东西。

 我在和这些东西无缘的遥远之地,在和间岛同学独处的这块小地方里,和间岛同学聊天的这段时光真的……真的特别令人享受。

 我甚至想永远待在这里。

 「——你喜欢什么歌曲?」

 然后,在我问出不知道到底是第几个问题的时候。

 「……喜欢的歌曲」

 间岛同学第一次没有立刻回答。

 不管什么问题都对答如流的他突然沉默不语了。

 「怎么了?」

 「……稍等我一会。」

 间岛同学慢慢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就这样往柜台走去。

 然后他用触控笔操作固定在支架上的厚平板……

 「……你知道这首歌吗?」

 话音刚落,装在高处的电视屏幕就发生了变化。

 电视上显示出某首歌曲的标题。

 「……我知道!」

 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我还在读幼儿园的时候吧。

 傍晚5分钟,面向儿童,和动画一起播放音乐的音乐节目……这就是在那个节目里播过的一首歌。

 当时这首歌被这个节目采用,后来变得非常流行甚至成了社会现象……

 「好厉害! 太怀念了!」

 电视上播放的动画也和当初一样,我不由得闹腾起来!

 「流行的歌曲……说实话我不是很懂,但这首歌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间岛同学边说边从电视底下拿出两支麦克风。

 「以前姐姐经常在这里唱歌给我听,给总是在哭的我唱了无数次无数次。」

 「间岛同学总是在哭……?」

 「我也曾有过那样的时期,给你。」

 间岛同学把一支麦克风递给了我。

 然后我才终于意识到这就是所谓的「卡拉OK」。

 「诶,这……?」

 「麦克风开关已经开了,你还记得歌词么?」

 「大致还记得……不对!在这随便唱歌没关系吗?!」

 这里应该是小吃店的设施吧?!

 会不会算钱什么的——

 「——不要露馅就没问题了。」

 「诶……」

 不像间岛同学的回答让我不禁怀疑起自己的耳朵。

 我没能理解话中的含义,像个摆设似的僵在原地。

 「好了好了,前奏已经结束了哦?」

 「间,间岛同学……?」

 「唉,真是的。」

 ——然后我看到了。

 转过身来的间岛同学脸上露出恶作剧一般的羞涩笑容。

 「——要是让我一个人唱童谣,再怎么说我还是会感到羞耻的。」

 「啊——」

 单恋对象展现出新的一面。

 过于巨大的冲击让我呆滞了一会儿,我和间岛同学的二重奏从歌曲第二节才开始。

 间岛同学一定还有很多很多我尚未见过的面孔。

 而每当我见到他新的一面,一定会逐渐喜欢上他。

 ……接下来是余谈,我和间岛同学在世间一般标准下似乎都算是不太会唱歌的人。

 ‍‌‍‌‌‍‌‌‍‍‌‌‌‍‌

 ——结果我和间岛同学聊到了「雷欧」的开业时间18点。

 在没有窗户的店内还没注意到,走到外头就发现上村的天空染上了淡紫色。

 傍晚,魔幻时刻,也就是所谓的「黄昏时刻」。

 「间岛同学,今天感谢你的照顾。」

 「不用在意。」

 在夕阳染红的归家路上,间岛同学走在我旁边这么回答道。

 一开始我不想麻烦他跟他说「送到店外边就行了」,但他说「你刚痊愈我很担心,还是送你到家吧」,所以我就接受他的好意了。

 「也帮我和薰姨道声谢吧。」

 「我知道了,会和她说的。」

 「……今天真的很开心。」

 怎么感谢间岛同学都感谢不完。

 毕竟最糟糕的一天一下子变成了最棒的一天。

 ……这段时光真的如梦似幻。

 「随意闲聊唱了一首歌就能让你那么高兴那是再好不过了。话说你东西买好了么?」

 「呃,啊……没关系,突然不用买东西了……」

 其实我没什么想买的,如果今天要和间岛同学去购物约会,我本打算随便挑个唇膏买下。

 这种话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是吗,那就行。」

 「嗯……」

 ……我偷偷抬头看向间岛同学的侧颜。

 意志坚强,细长而清秀的眼睛。

 眉心的皱纹。

 认真的表情。

 从中分的前发中可窥见的滑溜溜的额头。

 还有在近处看长得出乎意料的睫毛。

 一个个列举怎么举也举不完,而且今天又增加了无数中我好球区的地方。

 今天一天我确信了。

 ——我喜欢间岛同学。

 世上一定没有比我更喜欢他的人。

 「白天变得很长了啊。」

 「诶……嗯,是呢。」

 糟糕,走神了。

 走神也是因为「黄昏效果」这四个字一直在我脑中乱蹦。

 黄昏效果……人类的思维能力和判断力在18点左右最为迟钝……

 也就是说,现在是最容易告白成功的时机……

 「……」

 我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我……我要告白吗?!

 可是现欢说第三次约会的晚餐时间才是最佳时机!今天还只是第一次约会哦?!说到底今天到底算不算约会还得打个问号!

 ……但是,我也感觉不会再有这么好的时机了。今天一天和间岛同学的距离似乎也缩短了不少,还提前和叔母大人打过招呼了?!

 而且现在——气氛还莫名很好?!

 我走在间岛同学旁边,外在我肯定表现得还是很冷淡,但我的内心犹如暴风雨过境。

 脑袋像是沸腾的锅炉,心脏像打鼓似的怦怦直跳,膝盖都快颤抖了!

 别说告白了,感觉我光是说一句话,心脏就要从嘴里跳出来!

 「……」

 我努力佯装平静走在间岛同学旁边,然后他好似钟摆挥动的左手就落进我的眼里。

 瘦骨嶙峋、血管突出,男生的手。

 「……」

 ……胆小的我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但若是实施行动。

 ……我不是做得到么……?

 「……!」

 我紧紧握了握拳头,然后慢慢伸出手。

 心声吵得身旁就能听见。

 如果握住那只手,间岛同学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我害怕得不得了,要是被他甩开……我一定一生都无法振作。

 ——但即便知晓失败的可怕,我仍鼓起勇气。

 仅此一次,让我无视现欢的教诲。

 向那只手——

 「——哦,那运动服是我们那儿的学生吧。」

 「噫?!」

 间岛同学在手指差点相碰的瞬间这么说道,我不由自主地藏到了他背后。

 幸好对方走在另一侧步道上没注意到我们,他们又说又笑地走过去了……

 时机太差了!我好不容易才鼓起仅剩的勇气!

 「吓,吓死我了……」

 冒出的这句话并没有特别的意思。

 但是,怎么办好呢?

 间岛同学用莫名悲伤的眼神瞥了我一眼……

 然后再次将视线转回前进方向,淡淡地说道。

 「……果然你不想被别人看到和我在一起吧。」

 「…………诶?」

 「这次就当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聊天吧。」

 我完全无法理解。

 我僵在原地,脑袋一片空白,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

 「……为什么」

 仅此而已。

 间岛同学也停下脚步。

 「……今天一天我一直在思考。」

 但他没有看我。

 「……我在约定地点等你的时候非常担心你,和相当多的人联系过,主要是上高的学生。我问他们知不知道高岭咲发生什么事了,不仅如此,我还背着你从车站跑到了家里。」

 而我明明真的……真的打从心底里感谢他为我做了这么多。

 为什么间岛同学的声音却这么悲伤呢?

 「上村很小……实际上也有好几个上高学生看到我把你背进雷欧。等到周一学校里说不定又会起谣言。」

 原来如此,这可能确实让人不好意思。

 如果间岛同学说这种谣言传播起来会让他很困扰,那我会向间岛同学反复道歉,传播的谣言我也会一个个去和别人直接沟通辟谣。

 但若仅是如此,为什么。

 间岛同学为什么会这么伤心呢?

 「——你有喜欢的人,要是我和你的谣言传播起来会很困扰吧。」

 ——

 ————

 ──────?

 「嘛,我不知道你喜欢谁,但你肯定没问题。毕竟你容貌端庄,成绩优秀,品行正直,温柔敦厚,遵纪守法……正可谓才貌双全。对方肯定也会感受到你的魅力。」

 白。

 白。

 「而且,很惭愧,我没有恋爱经验,如果你想找人商量恋爱话题,应该有人比我更合适。」

 白。

 白。

 「即便如此,你也想找我商量的话……对了,还有MINE。不,想商量的话现在商量就可以,不过我觉得我提不出什么关键的建议……」

 白。

 白。

 「对了,作为参考,我想问一下——」

 「高岭咲你喜欢的人是个怎样的人?」

 ……这时。

 在无边无际的雪白世界里,颜色暴力到五彩缤纷的某物在我心中炸开。

 「……16岁。」

 「和我一个年纪吗,然后呢?」

 「身高175公分,体重62千克。」

 「?这数字真具体啊。」

 「血型是A型,生日是5月3日宪法纪念日。」

 「……嗯?」

 「他的刘海中分,不会遮到细长清秀的眼睛,单眼皮,睫毛很长,精心打理的直眉,眉心有深深的皱纹,高挺的鼻梁,薄唇」

 「……高岭咲?你在说什么……」

 「——他时常携带学生手册,但他其实可以背出校规和校歌。他还有听一次就能记住别人名字和生日的特技。」

 「性格保守,注重规则和传统,不熟悉崭新的事物,对变化呈消极态度,但并不会加以否定。只要知道新事物是好的,他也会灵活地接受。」

 「在做料理和泡茶上有自己的坚持,还有日本茶检定一级证书,将来的梦想是拿到日本茶专业指导员证书。」

 「喜欢的食品是新舄名牌点心·万代太鼓,只吃原味的。牛肉盖饭也不加酱汁,泡澡会泡40度的温水。是不太愿意冒险的类型呢。」

 「电视只看NHK,喜欢动物纪录片。」

 「他会严格惩罚他人的过错,但绝不会否定对方的人格。大家都明白这一点——可他却深以为自己很讨人厌,有别扭的一面。」

 「午休他总是在屋顶前的楼梯上一个人吃便当。」

 「他对别人的事很敏感,轮到自己却极其迟钝。」

 「……说这么多能明白了吗?」

 「…………我喜欢的人」

 「……就是你啊」

 「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

 「——除了你以外还能有谁啊?!?!」

 我的声音响彻在上村昼与夜的罅隙中。

 这个世界除了我和间岛同学以外再无他人。

 「我今天迟到,是因为能和间岛同学用MINE聊天高兴得睡不着觉了!」

 「我特地找你,就是想和你一起吃午饭!」

 「在你面前哭,是因为担心怕被你当成怪人!」

 「总之」

 「总之……」

 gl15.jpg

 我把心声一个不留地全盘托出后,深深的静寂再次包裹周围。

 「哈……哈……!」

 我喘着大气,令头脑一片空白的蒸汽变成炽热的吐息落在沥青地上。

 然后在平复呼吸的过程中……

 我突然回过神。

 「……?!」

 我抬起头,然后看到间岛同学至今从未给我展露过的表情——

 「……抱歉……」

 我不知道他这句话究竟带有什么含义。

 但一听到他这句话,我的热泪便夺眶而出拍打沥青地。

 「!!」

 ……我不记得之后发生什么了。

 我毫不在意周围的目光,一个劲地跑在回家的路上——

 回过神来,我已在被窝里哭泣。

 然后像个笨蛋似的哭到天明。

 好不容易买来的若叶色连衣裙仅过了一天就变得皱巴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