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彩虹牙刷

蓝色——世界上牛仔裤染料的颜色

第二卷 彩虹牙刷  蓝色——世界上牛仔裤染料的颜色 1

 蓝川与荔枝初次相会的“爱情旅馆杀人事件”发生在“社长秘书杀人事件”的7个月前,那时小松凪还没配属到第七系。

 星期天凌晨时分,一家偏僻廉价爱情旅馆的103号室。

 蓝川等第七系人员正俯视着仰躺在床上的全裸遗体。

 遗体面容端正,是个名副其实的美青年——虽然这幅面容现在也因为痛苦和惊愕而扭曲了——虽是个年轻男人,但是头发却不相称的剃得很短。看起来是被用旅馆的烟灰缸连续击打头部致死,枕边四处都是飞溅出来的血液。

 床边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一把椅子上放着一个挎包,上面乱七八糟的扔着各种衣服,包括长袖夹克,半袖T恤,四角短裤,袜子以及非常普通的牛仔裤。衣服有点湿,看来是昨天晚上遭到大阵雨袭击的结果。

 同样潮湿的挎包里装满了看起来与案件没什么关系的小东西。里面没有钱包和手机,不知道是不是被犯人拿走了,也无法确定被害者的身份。

 “从不是使用带来的凶器而是用旅馆的烟灰缸行凶,而且似乎想要隐藏死者身份来看,应该不是仙人跳强盗之类,、是跟他一起的女性在冲动之下杀人的可能性比较高。”

 田手这样分析道。

 蓝川和花田走出走廊去见第一发现者的店员。

 一楼包括103号室在内一共有3个客房。进门后就是前台。然而应该是为顾客考虑吧,前台树着一张雾化亚克力板,员工隔着亚克力板和顾客交谈。这样一来也没法看清犯人的脸了。

 另一方面,在入口处不远的天井处装有监视摄像头,摄像头对准走廊深处。从那个设置位置来看,很可能拍下了出入103号室的犯人身影,一会去进行询问的时候顺便把监视录像要过来吧。

 两人边这样说着,边敲响了大厅深处工作人员室的门。

 2

 第一发现者安井是一个发型为茶色punch perm的爱说话中年妇女。她就像夜晚森林里的猫头鹰一样,瞪着发光的眼睛问这问那。蓝川等人向她问话着实费了一番功夫。从好不容易问出来的情况来看,从发现尸体到报警,大概的流程是这样的:

 这家旅馆里也有已经在部分爱情旅馆实装的自动结算机。这是一种不付账自动门就锁死的装置,在自动结算完成后,结算情报会传到工作人员室的电脑上,然后出于这时立即和客人见面会很尴尬的考虑,10分钟后才会有清洁工去清扫。

 安井和平时一样,在103号室的自动结算完成10分钟后——即午后9点的时候,带着扫除用具前往103号室。然后就发现了死在床上的被害者。安井和前台的女性商量以后,给经理打了电话,之后按经理的指示打110报警。

 这是一家很小的旅馆,所以今天上班的只有安井和另一个女人。她们两个轮流负责清洁和前台。

 “你在途中有没有看到可疑的——不,不可疑的也算上,有没有看到一个人行动的女性?”

 “没有啊~。哎哎,这果然是情杀吗?”

 “那还不清楚。嗯,你对这个被害者的面相有印象吗。说不定他之前也有来过这家旅馆的”

 “讨厌啊,我才没那么认真的看尸体的脸呢。”

 “那么麻烦您再看一次——”

 “呀——你饶了我把——”

 安井呵呵的笑着,然后突然严肃下来说

 “可是啊刑警先生,我们可不会一个个的去记下客人的样子啊。我觉得这是在爱情旅馆工作的人的规矩”

 在奇怪的地方倒是非常职业啊。蓝川正这么想,安井又笑了起来,看来是对自己的发言非常满意。

 蓝川稍微觉得有点愉快,但是老是进行这样的谈话也没什么意义,就打断她的笑声问道

 “说起来,入口附近有一个监视摄像头吧。拍下的影像这边有保存吗?”

 安井看向另一个店员,她只是疑惑的回望过来。

 蓝川说

 “就我所知,那种监视摄像头内应该附有能保存约1周录像的内存卡,能让我拜见一下吗?”

 “就算我说不行,你也要拜见的吧。请吧请吧”

 “非常感谢”

 蓝川等人从安井那问出了梯凳的保管场所后,用梯凳取出了监视摄像头的内存卡。

 他们借用工作人员室的电脑,播放了卡里面的视频文件。

 画面里出现了前台、101到103号室的门。是彩色录像。

 昨天晚上20点4分,一组被淋成落汤鸡的男女走过走廊,进入了103号室。只在进入房间的那一瞬间拍下了侧脸,然而因为画质的原因,也没有拍得很清楚。男人是短发,身穿和留在房内的衣服同样的服装和挎包,看起来他就是被害者了,那么女人就是犯人吗。

 20点58分,只有女的从103号室出来了,她跑向画面近处——也就是入口方向——消失了。她用什么包遮着脸。

 “这样子很明显是注意到监视摄像头了啊。”

 “嗯,很有可能以前也来过这家旅馆。”

 蓝川与花田低声交谈着。

 21点8分,带着清扫机和水桶的安井打开了103号室的门,接着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水桶也掉在了地上。尸体就在一开门就能看到的地方,而且出血量相当大,看来是一眼就能看出事态异常了。

 “啊哈哈……”

 从背后看着这段影像的安井本人像是掩饰一般,发出了疯狂的大笑。

 画面中的安井慌慌张张的回到前台,带来了同事的女性,同事向着屋内瞄了一眼,并没有入内,接着就和安井一起消失在了画面前方。之后直到穿着制服的警察到来,都没有人出入过103号室。

 看起来认为被害者带来的那个女人是犯人这观点是没错了。

 蓝川重播数次,来确认那个女人的身量。

 那是叫哥特萝莉吗?蓝川是不太清楚,似乎是最近的流行装扮。一身黑底上大量缀着白色蕾丝及褶皱花边的连衣裙和长筒袜。及肩的茶发上戴着一个饰有蔷薇的小黑帽子。遮着脸时用的包也是和服装风格统一的可爱物品。

 重看数次之后,拍下了女人的脸的场面也只有进房的那一瞬间,本来她的妆就很浓,再加上下雨导致妆溶了,完全看不清她的真面目。

 “你们今天,或者以前见过这名女性吗”

 虽然她的装束很显眼,但是安井和另一名店员都摇了摇头。

 “这样啊……嗯,非常感谢你们的协助。最后还有一件事要请你们帮忙。接下来我们要去各房间进行查问,能请你们打开自动锁吗。”

 “明白了。但是请你们盯好别让客人给跑了哦”

 “这您无须担心”

 花田去进行旅馆周边的询问。蓝川让搜查一课的新手们去调查过去的录像,自己带着手下的几个老手开始造访各个房间。

 3

 初动搜查人员已经把全部房间转了一圈,告知他们有杀人事件发生,原则上没有许可不得离开。幸好案件发生在晚上,故而所有客人都一开始就准备要住宿,所以这个问题上没出什么乱子。

 可是,从那以后已经过了数小时,日期都变了。已经到了即使是爱情旅馆,很多客人也都已经睡了的时间段。虽然蓝川也不想把已经睡着的客人叫起来追根究底的问问题,但无奈这是工作。

 蓝川和老手们敲了敲101号室的门。

 与预想相反,该房内的那一对还醒着。从他们一看就是慌忙穿上的衣服和凌乱的床来看,明显刚才还在努力耕耘。

 蓝川看向床上的红发生物,那边也探头探脑的看了回来。

 这就是蓝川和荔枝的相遇。

 首先他就被那张脸吸引住了。让人心动的美人,正是蓝川喜欢的类型。

 被汗打湿紧贴在皮肤上的红色长发,发烧的脸颊。如同刚被投入石块的泉水般摇动着兴奋余韵的双眸。

 从凌乱的衣服里可以窥见的胸部和素足——一切都是如此性感。

 蓝川愣愣的看着他,于是男的那方讶异的问道

 “我说,有什么事吗?”

 蓝川想起了自己的职务。他进行了自我介绍并简单介绍了案件,说明自己请他们协助调查。男的板下了脸,但是荔枝说着“好啊——”,简单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102号房是个空房,老手们把男的带到那边,两边分开进行案件询问。

 “门是就这么开着,还是关上比较好?”

 蓝川好心问道,荔枝似乎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回答道

 “啊,关上就好”

 “我明白了”

 蓝川关上门后,把椅子拉到合适的距离,与荔枝相对坐下。靠近了一看,荔枝果然是个美人,蓝川心中不知为何小鹿乱撞。

 “首先请告诉我您的姓名”

 “好的,我名叫上木荔枝”

 上木荔枝。虽然有点奇怪但是是个可爱的名字。虽然同是果物,但是与梅这种不同,命名感上略现代。

 据荔枝所说,她在晚上8点半左右和那个男人一起进入旅馆,之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过房间。她既没有看见淋成落汤鸡的萝娘,也没有听见什么争吵声,总之就是什么也不知道。

 蓝川得到她的联系方式后,问出了因为觉得可能会激怒她而保留的疑问

 “和上木小姐在一起的男性,似乎和您岁数差得比较远啊,失礼问下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是朋友”

 荔枝斩钉截铁的回答。虽然蓝川想要吐槽一般人会和朋友来爱情旅馆吗,可是不可思议的他同时也感觉这是个正经的回答。

 “多谢您的帮助。如果之后又想起了什么,请联系我。”

 蓝川向她道谢后,离开了房间。

 另一组的询问似乎也刚好结束,102号室的门打开,老手们和男方出来了。男方充满怨恨得看着蓝川,然后进入了101号室。

 蓝川和老手进入102号室,开始核对询问内容。随即出现了唯一一个矛盾。男方对老手们回答说荔枝只是不定期相见的对象,自己是付钱和她相处而已的关系。

 “我们觉得怎么看都很奇怪,所以就抓住这点穷追猛打,于是最后他坦白了。”

 老手像是解开了心中一个疙瘩似得说

 “原来是这样啊。这么说上木是在保护这个男的吗”

 蓝川有些佩服她。

 4

 屋内组在其他房间的询问结果也汇总到了蓝川这里,没有发现任何特别的情报。

 另一方,看完了整段监视录像的新手们表示存在记忆卡上的影像只有最近一周间的内容,其中未发现有拍下被害人和犯人。因为这种摄录系统是直接覆盖旧录像的,所以没有留下更早的监视影像。

 回到103号室后,虽然屋外组还没有回来,但是鉴证科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了。蓝川向田手进行报告后,向在边上正在歇息的甘夜问道

 “发现什么了吗”

 “包括被害人的在内检出了数枚指纹,但是在门把手、椅子扶手和浴室水龙头等数个地方的指纹被擦掉了,这很不自然。应该是犯人记得自己摸过的地方,然后认真的都擦过了。”

 “最近因为刑侦剧的影响,犯人也变得聪明起来了啊,真是麻烦”

 这还真是比想象中的棘手多了,蓝川想,此时

 “那件衣服上的指纹采过了吗?”

 背后一个声音传来。

 回头一看,荔枝站在门口处。或许已经经过整理吧,她的头发与衣着已经不见乱象。

 荔枝指着堆积在椅子上的被害人的衣服。

 “啊,请不要随便出来”

 蓝川责备她,但荔枝不以为意

 “哎——但是是你说的要是想到什么了就联系你啊——”

 “不是‘想到什么’,是‘想起什么’”

 蓝川先把她推到走廊里。

 总之先听听她想说什么吧。

 “于是说,你想起了什么吗”

 “跟我一起来的那人睡着了,我就觉得很无聊。过来一看,突然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

 “想到了?”

 “嗯,就是你们是不是采过衣服上的指纹了”

 这倒没听甘夜提过。他稍微思考了一下该如何对应,最后还是觉得以一般论糊弄过去。

 “确实是有从衣服上检出指纹的情况啊。但那不是表面光滑的材质是不行的。那件衣服全部是由有凸凹的材质构成的,检了也是白检吧。”

 “说得也是啊——但是我想到了”

 荔枝说着,突然拉近了和蓝川的距离。蓝川还没回过神来,私人领域就已经被轻松侵入,她已经到了鼻子与鼻子几乎能碰到一起的近处。

 近在眼前的恶作剧般的双眼,洗发水的香味煽动着他的鼻翼。

 这简直就是——接吻。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蓝川一段时间内动弹不得。

 荔枝把嘴唇靠近蓝川耳边,甜甜的低声说

 “这样的话……”

 继而发生的事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轻快的声音响起,那是蓝川西装裤的拉链被拉了下来。

 “干、干什么!”蓝川慌忙跳开,重新拉上拉链。

 荔枝说道

 “这样的话不就沾上了吗,犯人的指纹,在牛仔裤的拉链上。”

 蓝川恍然大悟。

 这或许有一试的价值。

 他拉开门,把荔枝的想法告诉了甘夜。这对甘夜来说似乎也是个盲点,他慌忙开始调查拉链。蓝川等人紧张得看着他进行工作。

 过了一会,甘夜说

 “检出了”

 “真的吗!”

 “但是,是被害人的指纹”

 “什么啊……”

 蓝川泄气了。被害人牛仔裤的拉链上当然会检出被害人的指纹。

 蓝川教育荔枝一般说“虽然是个有趣的想法,但是结果就是这样了。呐,接下来的工作就交给警察……”

 “不,等一下”

 甘夜打断了他的话

 “虽然检出的确实是被害人右手的指纹,但是指纹的附着方式很奇怪。一般拉动自己的拉链的话,应该是在拉头的上侧接触大拇指,下侧接触食指,但是这次检出的结果相反。拉头上侧检出了食指指纹,下侧检出了大拇指指纹。”

 只是听说明也很难理解,所以蓝川用自己的拉链试了试。原来如此,确实正如甘夜所说,普通应该是大拇指在上面,食指在下面,如果相反的话,那就必须要手腕非常扭曲的姿势才行了,被害人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这是怎么回事”

 蓝川正在思考,荔枝蹲在他面前,又想拉开蓝川的拉链,估计是因为自己的衣服上没有拉链,所以想用蓝川的试试吧。可是,自己不可能让她在众人面前做那种事,他避开伸来的手,小声抗议

 “喂,别这样”

 “好”

 荔枝听话的回答。然后就蹲在那里开始思考起来。过了一会,她突然站起来宣布

 “嗯,全部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呢”

 田手比蓝川还快一步微笑着沉稳的问道。他是个只要情报有用,一般人的意见也会采纳的人。但是,到底荔枝能不能提出有用的情报呢,这很让人担心。

 荔枝一副问得好的表情

 “就是拉链上附着的指纹为什么是反的啊。还有就是犯人使用的诡计。”

 “诡计?”

 蓝川插嘴道。在这种偏僻的爱情旅馆里发生的事件里会含有诡计吗。

 “嗯嗯。刚才要拉下蓝川先生的拉链的时候我注意到了。【在拉下别人拉链的时候,附着的指纹就是反的】”

 因为说到了拉链的事,被害羞所包围的蓝川听落了后半段

 “——哎?你说什么?”

 “正确的说,是会有相反的情况。在拉下别人的拉链的时候,食指在上面还是大拇指在上面的情况都很正常。以我个人的感觉来说,食指在上面的情况是人在比拉链低的口交位伸手去拉拉链的时候。当然那种场合下,也常会有大拇指在上面的情况。但是在自己拉下自己拉链的时候绝对不会有食指在上面的情况。”

 拉下别人的拉链,蓝川试着咀嚼这句话。但是就像咀嚼混着蛤蜊的贝壳一样,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不,等等,这是被害人的牛仔裤。那拉锁上明明附着的是被害人自己的指纹,怎么突然冒出来别人的拉链什么的了”

 “那如果穿着这条牛仔裤的不是被害者而是犯人呢?”

 蓝川一愣,立即笑着回答

 “你说什么呢。牛仔裤不是留在这里吗。监视摄像头里女犯人穿的是一套哥特萝莉装,这事在找你询问的时候不是说过了吗”

 “监视摄像头里拍下的是一对男女进入103号室,之后只有女方出来了。之后,103号室内发现了男方的遗体。你们就想当然的认为男方是被害人,女方是犯人,但是从拉链上的指纹可以推出穿着牛仔裤的不是被害人而是犯人这个结论。穿着牛仔裤的是男人,也就是说男方是犯人,女方是被害人。”

 虽然荔枝的说明慢而细致,但是蓝川一时间还是跟不上她的思路。

 男方是犯人,女方是被害人。

 “等、等等。现在死的可是个男人”

 “嗯,所以说,他当时穿了女装”

 “女——”

 蓝川惊得合不拢嘴。其他的调查员也都是惊呆了的样子。

 “刚才我虽然说了‘女方是被害人’,对不起,那是骗人的。正解是‘女装的男人是被害人’”

 “但是,为什么啊,为何要穿什么女装”

 “理由基本上都可以想象啊。因为两个男人一起进爱情旅馆比较怕羞吧。选穿萝娘装一方面是因为这身衣服非常得‘女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种夸张的服装风格和浓妆也比较好掩饰自己的本来面目。嘛,也可能单纯是他自己的爱好。”

 犯人和被害人是同志情侣吗!

 “两个男人互相脱去对方的衣服以后,因为什么理由争吵起来,最后演变成了冲动杀人吧。知道监视摄像头存在的犯人想到了如果穿上被害人的哥特萝莉装逃走的话,自己可能就会被认为是女方。而自己那身衣服和挎包因为被大雨淋得湿透了,上面附着的自己的痕迹应该也被冲走了,所以他或许也无所谓扔下它们。但是到底还是没能注意到拉锁上被害人的指纹是反的这件事啊。”

 “有没有可能是反转的反转,男装的女人杀了女装的男人呢”

 “那样的话,就没有用上这么麻烦的诡计也要让人以为犯人是女的的必要了啊”

 “啊,也是”

 自己想的太复杂了。

 “也就是说,犯人不是女的而是男的。努力抓住凶手吧”

 蓝川看向田手,田手深深点点头,说道

 “将犯人是男人的可能性也加入搜查的方针里吧”

 5

 数日后,荔枝的推理被证明是正确的。

 犯人是男人,与被害人是大学同个小组的朋友。动机是被害人是双性恋者,而且脚踩自己和另一个女的两条船。诡计部分正如荔枝的推理所说。

 荔枝并没有找到犯人。但是如果完全被犯人的诡计所骗,想定犯人是女人而进行搜查的话,可能就完全陷入泥潭了。荔枝的贡献相当大。

 另外,那一晚荔枝趁着混乱不知什么时候就从现场消失了,她的名字也没有在搜查员之间传开,所以知道荔枝的名字的就只有蓝川。在“社长秘书杀人事件”里,其他刑警没有对荔枝的名字做出反应也是这个原因。

 在抓到犯人以后,搜查本部惯例会举行庆祝会。

 但是蓝川硬是辞掉了田手几次三番的劝诱,奔行在夜晚的道路上。

 途中他买了蛋糕。

 今天是自己交往了一年的葵的生日,生日礼物已经准备好了。最近工作忙得焦头烂额完全顾不上她,两人之间一直吵架,但是靠今天这个惊喜应该能够和好了。

 到达她的公寓以后,蓝川连电梯也懒得等,走楼梯冲了上去。

 他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间的门。

 然后看见葵双手扶着墙,一边被一个未曾见过的男人正以后背位插着一边欢叫。

 “——!”

 葵和男人连忙分开。

 接下来的少许时间里,场面被毁灭性的沉默所支配了。

 三人的视线互相交错。

 第一个打破沉默的是蓝川

 “喂——这是,什么状况”

 “什么什么状况”

 葵用低沉的声音回答,然后突然像是自暴自弃了一般变成了蛮不讲理的口气

 “就是你看见的那样啊,看不懂吗”

 接着露出了无耻的笑容

 “你才是啊,你来干什么,到这时候了还来什么”

 预想之外的反应让蓝川不知所措。

 “我——只是——想给你庆祝生日——”

 “生日!”

 葵哈一声笑了“

 一直无视我的电话和短信,如今倒想起我的生日了啊!别招人发笑了!我已经和人在庆祝了啊!和这个人啊!”

 这样叫着,葵猛吻向那个不认识的男人的嘴唇。

 蓝川的视线突然模糊起来,焦点无法聚合在二人身上。

 接着似乎是亲完了,耳边又飞来了葵的骂声。

 “呆看什么呢。赶紧出去啊!别愣在着当电灯泡!!”

 蓝川逃跑一般跳出了房间。

 也不记得自己从公寓出来以后,是怎么走的,走去了哪里。

 不知何时,自己已经站在了昏暗的小胡同里,唯一的光亮就是半明半暗的路灯。

 接着他发现自己正把蛋糕盒子无比珍重的抱在怀里,明明已经不再需要这种东西了。

 在他正要把盒子扔到围墙另一边的时候,路灯突然完全复活了,小胡同里明亮了起来。

 蓝川停了下来。

 太可惜了。要扔掉的话还不如自己吃了算了。可是自己吃又太大了,对了,和别人一起吃吧。

 他脑海中自然浮现出的是荔枝的面容。

 如果是那家伙的话,应该会吃得很美味吧。而且应该会跟我说说话把,只要我付钱的话——

 他掏出警察手册,翻出进行询问时记下的电话号码,因为调查之外的目的而给案件关系者打电话,这完全是滥用职权。

 但是他还是打了。

 忙音回响,一声,两声……

 如果响了五声还没人接就挂,蓝川想。

 然而在响到第三声的时候有人接了。她接了。

 “你好,我是上木”

 明明仅在几天前才听过这声音,不止为何蓝川觉得非常怀念。

 “那啥,我是蓝川”

 说完才想到,荔枝会不会根本不记得自己。

 但是她记得。

 “啊,莫非是爱情旅馆事件那时候的刑警先生?好久不见——怎么了?”

 怎么了,吗

 到底这是怎么了啊。

 “托你的福,案子解决了。所以作为谢礼,我买了个蛋糕请你吃”

 他一开始就是以被拒绝为前提说的,心中打算被拒绝了就到此为止。就像赌马时叫喊着要是中了大奖就辞职的那些人一样,正是因为知道自己根本不会中才说的出口的,甚至不如说是心中其实在暗自祈祷自己不会中。这只是为不实行而做下的口实而已。

 但是——

 “哎?蛋糕?好哎!你现在在哪?”

 轻松中了大奖,人生的齿轮,该转的时候就是会转啊。

 两人互相告知了自己的现在地,然后约定在中间点的车站集合。

 电话结束。

 这就是最后一次能回头的关口了。只要就这样放她的鸽子——不不,那还是太狠了,至少再打个电话——

 蓝川完全没有想这些,他如同在梦里一般冲进了夜色中。

 三十分后,蓝川到达了车站,快步走向约好的检票口处,荔枝已经等在了那里。

 “啊——”

 他喘着气,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晚上好”

 荔枝微笑着说。蓝川心中感到了一阵像是回到了高中时代的心跳。

 他们找了一家卡拉OK作为消灭蛋糕的地点。

 在端来饮料的店员离开后,蓝川从包中取出了蛋糕的盒子,打开盒盖

 “挑个你喜欢的吧”

 “哇——我开动——了。……嗯?这是?”

 看向盒内的荔枝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怎么了”蓝川也向盒内看去,瞬间,“不好”的念头从他脑中闪过。

 自己完全忘记了写有“HAPPY BIRTHDAY AOI”的巧克力牌子的存在。

 “这个葵是谁”

 荔枝半眼看着蓝川。

 蓝川叹了口气。算了,反正也打算让她听听自己的故事的。

 “实际上……”

 蓝川像是洪水一般倾吐出了自己和葵的故事。

 荔枝静静的听着,然后在蓝川说完了,淡淡的说

 “真可怜”

 这时,气氛错位的欢快音乐响起。荔枝说着“好的好的”拿出手机,停下了铃声。接着从腰包里掏出药片,就着瓶装水吃了下去。印在锡纸的药名蓝川也认得,是避孕药。因为需要在每天固定的时间吃,为了不忘记所以设定了闹钟吧。

 蓝川下定决心问

 “那是避孕药吧,你有干得那么频繁吗”

 荔枝一笑

 “这是工作嘛,一晚5万元,你要吗”

 “好——那我买了”

 “决定了哦”

 收好蛋糕后,两人换到了爱情旅馆。

 进入房间后,两人立即紧抱着亲吻起来。接着荔枝跪在蓝川面前,一脸小恶魔般的笑容。

 “我啊,能不在拉头上留下指纹就拉开拉锁”

 “呵,怎么做”

 “这么做”

 荔枝用嘴拉开了拉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