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彩虹牙刷

后记

第二卷 彩虹牙刷  后记 翻译:豆瓣用户“liquidhclo”

 过去某位大作家曾说过,“作家应该在作品内把意旨传达清楚,而不应依赖于作品外的解说”。但是我这个人就是超喜欢给自己的作品写解说,所以本次文库化的机会自然也不容错过。

 本作是我至今为止最满意的一部作品。但同时对我来说,2015年出版的novels版还有不少缺憾。因此,能够趁着这次文库化的机会,充分修订上一版的内容,实在是非常幸运。文库版每一章的内容都经过了我细致入微的修订。所以,我现在可以自信的说,您手中的这本文库版《彩虹牙刷 上木荔枝发散》,是我早坂吝迄今为止的最高杰作。各位早坂吝的粉丝(不是也没关系)请务必收藏一册。

 说说本作的创作历程吧。援交侦探上木荔枝这个角色,是我本科一年级,也就是2006年的时候构思出来的。当时我就想,如果把一个看起来在一般推理小说里活不过三章的轻浮的美少女角色设定为侦探,岂不是非常有趣。但这就对情节有了更高的要求——假如她解决的只是普通的事件,那么读者肯定会质疑“那援交这个设定有什么作用呢”。因此,援交侦探必须要进行色情推理,才能彰显她的价值。

 但是能够量产色情推理是后来的事情了。最开始我只构思出了本作中

 “青”之章。2006到2007年两年时间我都在推敲那一章的内容,所以自认为推理的完成度很高。从novels版发售后读者的反馈来看,那一篇也颇受好评。

 然而我并没有想好该以何种形式发表“青”这一章。作为短篇直接发表自然很理想,但这样就相当于放弃创作续篇了;至于短篇集的形式,由于当时的我还没有把握能再写出更多的色情推理作品,因此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于是,它的原稿就在我的书桌里吃了好几年的灰。

 终于,2011年的三月份,也就是我即将入职之前,我完成了《献给上木荔枝的犯罪》,也就是“黄”之章的前身。写完这一篇之后,我便确信自己拥有成为职业推理小说作家的实力。这篇的故事与诡计完全以荔枝的援交为中心。从此,援交侦探系列对我来说不再是梦想,而是可以脚踏实地实现的目标。

 同时,我回想起一个朋友给我的建议(现在想想可能只是随口开的玩笑)。当时我们在流星雨下许愿,他听了我的写作思路,便半起哄般地说道:

 “荔枝不是援交侦探吗?那你就去写跟她援交的那些男人们身上发生的事件,然后让她来解决不就好了。” 这个全新的思路好似阴翳(yì)中的彩虹一般,使我豁然开朗。赤发的荔枝的家,七支彩虹色的牙刷,每周每日固定的来客……只要在《献给上木荔枝的犯罪》这一篇里添加某种色彩元素(最终决定是黄色,这个在初稿里其实并没有涉及到),再加上早已写就的“青”之章,还有上木荔枝的红色头发,这就是三种颜色了。那么就干脆以彩虹的七种颜色为主题写一个短篇集,不也挺好吗?

 2011年四月,我工作了。为了保证业余的写作时间,我特意选择了加班比较少的公司。或许和大多数白领相比,我的工作算是比较清闲的;但即使如此,每天依然有八个小时的时间浪费要在毫无意义的工作上,这让我感到十分痛苦,难以忍受。或许是这份焦虑使我的头脑进化了几分,在这段时期我又完成了“紫”、“蓝”、“绿”这三章的写作。

 但是在即将动笔完成最后两章之时,我犹豫了。“赤”之章作为最终章要收束全文,揭开主人公的秘密,而“橙”之章则作为导入部分……但这样真的好吗?“荔枝的真实身份其实是这样这样的哦”,之前无数人都这么写过,再写不是很没意思吗?

 我很烦恼,纠结了很久。终于,我有了一个想法。不要收敛。上木荔枝要发散。

 写推理小说这件事,对于我来说不像是编织谜团,而更像是解决谜团。尽管身为作者,可刚动笔之时,我也不清楚这本短篇集完成之后,究竟会是怎样的形态。直到想到这个点子的那一刻,我才终于窥见我面前这部作品所应有的全貌,并为此激动了许久。

 2012年十一月,我把写就的《彩虹牙刷》投稿给了梅菲斯特奖。尽管没能受赏,可我没有气馁,又一口气投了《城堡 ―二人的K―》和

 《○○○○○○○○杀人事件》两篇同样有上木荔枝登场的小说[1]。最终后者获得了第五十届梅菲斯特奖,我也于2014年9月正式出道。

 由此,《彩虹牙刷》变成了上木荔枝系列的第二本。2015年二月,这本书以《彩虹牙刷 上木荔枝的发散》这个标题面世,由讲谈社novels发行。不久,为了专心写作,我辞了职。2017年九月,也就是现在,《彩虹牙刷》的文库版也终于面世。可以说,这本书见证了我从开始创作到成为职业作家的十余年的人生,并陪伴我战斗至今。

 稍微感慨了下。不过之所以称本书为最高杰作,不仅仅是因为这些感慨,更是因为,这本《彩虹牙刷》是最能展现早坂吝“作家性”的一部作品。

 虽然至今为止写的全是推理小说,可我对安部公房和卡夫卡他们的前卫小说也同样热爱。两种文学类型,前者重视逻辑性,而后者反逻辑。两者看似水火不容,但是在充分考察作者的意图之后,读者就会发现前卫小说中那些看似杂乱无章而意义不明的主题,实际上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是这么认为的。解读它们,就如同解开一个个谜题一般。

 也就是说,推理小说和前卫小说同样都隶属于框架叙事的范畴,只不过一个具体,一个抽象。我在文学上的野心,便是利用前者的技法来构筑后者的世界观。

 具体在本作之中,我希望能够探讨,如何利用meta的形式,将“作者”这一角色打落神坛。作者本应是创作文章,支配剧情和人物的至高无上的“神”,但却在其“写”的能动与“被读”的受动,以及其他种种外部要素的影响下,最终跌入了逻辑陷阱。前卫小说常常被称为不合逻辑的小说,但本作中直面逻辑问题的不是主人公,而是作者本人。

 当然,荔枝小姐与我结识十年以上,自然能够理解我的想法,并情愿在书中完成好自己的角色,配合我实现我的野心。这里,我并非在运用拟人的手法修辞。作家与笔下角色之间的默契是真实存在的。

 在上木荔枝系列的第三本《无可裁罚》中,我没有再重复使用meta的手法,而是选择立足现实社会,实现上述野心。虽说是系列作,但我在努力消除出版顺序的影响,这样读者无论从哪一本开始阅读,都不会有障碍。所以如果这些作品中有您感兴趣的题材,请不必顾虑,赶快从书架中抽出来读个痛快吧。这是我身为作者的荣幸。

 最后,感谢深水黎一郎老师百忙之中为本书撰写了既具专业性又不乏幽默感的解说词。同时,也感谢我的责任编辑,以及所有喜爱本书的读者朋友。感谢你们的支持。 ——

 [1].译者注:《城堡 ―二人的K―》为早坂吝老师未出版之作品,题材似乎与卡夫卡的《城堡》相关。其内容从《○○○○○○○○杀人事件》中所提及的《岛》一书可窥一斑(该书为糅合了《城堡 ―二人的K―》和《彩虹牙刷》两本书特点的虚构作品)。

第三卷 无可裁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