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无可裁罚

17 上木荔枝

第三卷 无可裁罚  17 上木荔枝

 ——京给我讲述了上述内容。

 原来是这样啊,所我才被叫到这馆里来啊。会有麻花辫假发和眼镜随着女仆装寄来,不是为了封印我的美貌而“避免流言蜚语”,而是要让我扮成春日部这个女性的样子啊。

 这个装扮造成大大小小许多影响。

 比如说,因为有假发,所以也不怕掉头发,所以不戴帽子也可以淡定的去调查三世的房间。

 比如说,和以前相会的时候相比,明明我已经完全变了样子,小松凪小姐却能只凭脸就把我认出来,让我为之咂舌。

 比如说——这是最大的影响——我的魅力受损了。

 色诱二胡和东藏被拒的时候,我完全不明白是为什么,陷入了混乱。但是心底里我是清楚的。黑色麻花辫,薄化妆这么土的造型不可能没有影响。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意味着我的素颜形态在男人那里行不通了。就意味着平时的我就是靠着绮丽的红发和浓妆在掩盖着这些一样。不对,我就算什么妆也不画也是美人!

 可是花田刑警和田手刑警,并没有像快递的青年一样,看见我没有愣住。那就是两次询问时感到的欠落感的正体。

 我初次到访这馆的时候也是如此。三世和二胡、还有东藏楞了一下,但是那是因为有刚才京所说的原因在里面。跟那事没有牵连的一心不就是像块铅一样毫无波动吗。

 果然我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美吗……

 不,问题就看怎么看了。这样看怎么样,包括鲜烈的红发和化妆在内,这整体才构成了上木荔枝这样一个充满魅力的人。缺少红发和化妆的荔枝已经不是荔枝了,所以那个女性再怎么色诱被拒绝,荔枝也没必要烦过来郁闷过去的对吧。

 而且从京的话来看,对于二胡和东藏来说,我就像是他们杀死的女性的亡灵。所以可能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们对这么一个对象不会起那种欲望。对对,一定是这样,就这样吧。

 这些先放在一边——我切换了自己的心情。

 有一件事我想对她说。

 “你想错了一件事。户田在废工厂和他们碰见的时候,并不知道那是在强奸。他是被春日部在乱交的传闻骗了。”

 京呆了一瞬,但是立即回复了面无表情。

 “那又怎样?不能改变他的罪孽”

 “恩。所以他一直苦于认为自己杀死了春日部。和你一样哦。就在这时,他遇上了你,以为终于能改变了。”

 他把这些心念告诉了与野先生。然后与野先生也选择了把这些告诉我。这些情报不应该终止在我这里,我也要必须成为信使。

 京的眼神漂移不定。

 “他怎么想关我什么事。不管怎么说,已经晚了啊。他会因为青少年淫行被裁罚”

 【不,有一种方法可以回避此事】,但是要使用那种方法,就必须做一件事。所以我才会不与蓝川先生商谈,自己一个人来寻求对决。但是这么做真的好吗。我的心又有动摇。

 京说:“而且从刚才开始啊,你这人就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你以为你是谁,想人渣们复仇有什么不对”

 “对户田的复仇暂且不论,杀人可是犯罪”

 “真敢说啊”京像是逮住了机会一样“要是这样说,你卖春不也是犯罪吗。犯罪者谈法律这真是自相矛盾。一个妓女学人做什么侦探啊”

 我稍微想了一会回答说:“那是——”

 下个瞬间,我的后脑遭到强烈的冲击,倒在了地上。

 视界飞旋中,我听见了京的声音。

 “涉谷,为什么”

 涉谷先生的声音回答说

 “我看到埼小姐和上木小姐走在一起,就跟在你们后面。所以听到了一切。没想到埼小姐竟然是犯人……

 可是,我站在你这一边。正如你所看穿的,我对你的母亲深为仰慕。当然我在给东藏当司机,但是他的横暴已经让我感动厌烦,那时候已经进入每天都觉得今天一定要辞职的状态了。就在那时,我和你母亲相遇了。她对不过是一介司机的我也一样的温柔……我为了与她相见而继续做司机。然后在她故去以后,只为侍奉你而坚持到了今天。埼小姐,和我一起逃走吧”

 “涉谷……”

 两人的脚步声远去,必须去追啊。但是身体动不了。虽然我的推理和她的自白都已经收入我口袋中的录音机里了……

 视线模糊起来,我注意边上掉有两样东西。

 一个是曾经见过的吊坠。应该是涉谷先生掉的吧。盖子开着,可以看到里面的照片,那是一张和京十分相似的女性的照片。是她的母亲吗。

 另一个,是带着血迹的石头。可恶,涉谷那家伙,就用这东西打的我吗。看起来人挺不错的,干的事却都是犯罪啊。人被打头可是可能会死的啊,绝对不能饶你……

 不行了,意识渐渐远去。

 Black out

 “……いち!荔枝!”

 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这个声音——

 是蓝川先生。

 来了吗。

 另一个声音这样低声说。

 “果然是正确的梦啊”

 是小松凪小姐。听见她的话,我想到了一些不合情理的事

 ——啊啊,小松凪小姐也做了那个梦啊。

 我再次失去了意识。

18 户田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