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于是我们成为恋人了

第一卷  第一章 于是我们成为恋人了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校:日和

==============

 楠木乃菜

 和秀侑同为图书馆委员的孤单女子。有些毒舌。

 朝井秀侑

 以『人生到头来就是妥协』为信条,假装自己很随波逐流的高中生。

 奈良冈诗音

 天真烂漫的学校第一偶像。是秀侑憧憬的人。

 真岛隆一

 既是秀侑的好朋友,也是诗音的青梅竹马。虽然眼神凶恶,但人不赖。

==============

——是谁规定没有比真货更加美丽的赝品的?

 1

 人生到头来就是妥协。

 高举如此扭曲信条的我大约不会是什么开朗的人吧。

 我甚至觉得自己是个扭曲的人。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周围人对本人朝井秀侑的评价似乎和我自认为的不太一样。

 「那就到此为止」

 时值五月中旬。在二年二班的教室里,班主任做完总结,早上的班会结束之后,就到了第一节课上课前的空闲时间。

 在确认老师已经从教室前门走出去了之后,我跑到一位男生旁边。

 「早啊,隆一」

 「哦,秀侑啊」

 坐在座位上抬头看向我的人是我的朋友真岛隆一。

 要举一个他的显著特征的话,那就是眼神很凶这点吧。

 但他的脸挺端正。个子也蛮高。

 所以尽管他总是一副冷淡的表情,却很受女生欢迎。就是这样。

 虽然感觉我和他完全不是一类人,但这一点还是假装看不到吧。

 不管怎么说我和隆一可是初中开始的老交情。

 初一开始就是同班,然后初中三年一直作为朋友混在一起,结果高中也考上了同一所学校。

 虽然高一的时候被分到了不同班级,但高二之后又变回了同班同学。

 他可以说是我最要好的挚友了。

 这样的好友对着我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居然迟到了」

 「嘛,有各种情况的……」

 迟到的隆一今天连早上的点名都没有赶上。

 反正肯定是睡懒觉了吧。隆一他时间观念很散漫的。

 虽然他的运动、学习等能力都很强,但他却没有想要充分利用这些能力的热情。因此,初中的时候他就常常被老师盯上。

 因为他今天也被班主任批评了一番,所以我本想调侃一下的,但看他含糊其辞的样子,八成是另有隐情吧。

 「你好像有些累啊」

 「算是有些累吧?秀侑你倒是一大早的就很精神啊」

 「呀,倒也没有」

 「我又没夸你。你还是没变啊」

 在学校认识我的人,大多都说我很容易忘乎所以。

 我认为这种说法并不是完全错误。客观来说,我确实存在有那种行为。

 但主观来说,我却不认为那是正确的评价。

 其实我是很内向的人。既不擅长人际关系,也不敢和人说话。

 所以不摆出容易忘乎所以的样子的话,就没法与他人接触了。这才是真相。

 我一边努力保持着开朗的情绪,一边拍了拍隆一的肩膀。

 「话又说回来,说得那么蕴含深意的,你到底为什么迟到了啊」

 「与其说是蕴含深意,不如说是事情太多只能那么说啊」

 「发生了很难说的事情吗?莫非是和女的有关系?」

 「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吧」

 「哦,还真是啊。我只是打算开个玩笑来着」

 只有伪装起来才能与他人接触这一点,即使面对最好的挚友隆一也是如此。

 我知道真实的自己既阴暗又自卑,也知道那样的自己毫无魅力。

 所以我在教室里面或者朋友们面前的时候,会强行让自己表现得很开朗。

 可以让自己在社会上变得游刃有余的秘诀是妥协。

 会有人能接受真实的自己什么的只是不能相信的幻想。

 就算是扮演的自己,只要能过上被朋友包围、在学校里有容身之处的普通高中生活的话,那就行了。我是这么想的。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什么事和女的有关啊」

 「为什么非得告诉你啊。你肯定会到处乱说的吧?」

 「遗憾,已经迟了。诗音集合了!」

 「来了!」

 随着我的呼唤,一名女生跑了过来。

 她名叫奈良冈诗音。

 与我和隆一同是二年二班学生的她,要是被问到谁是这所学校最漂亮的人的话,不论男女都会异口同声地说出她的名字。她就是有那么好看。

 源自北欧血统的母亲的打了两个结的金发,以及白嫩的肌肤。宝石般浅蓝色的眼睛加上修长的四肢。

 她是会让人觉得从她的身上找不到任何一处不美的地方的美少女。

 「所以突然叫我干什么?秀君」

 说她是学校第一偶像也不奇怪的女孩子在叫我的名字。

 重新想来还真是不可思议。

 爱吵闹的我本应会被女生疏远的,可我不但能和广受男女生欢迎的诗音说上话,甚至还结成了一叫名字她就能过来的关系。

 其理由并不是因为我在和她交往——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诗音只是我重要的女性朋友而已,但仅凭这一点我就很高兴了。

 顺带一提,至于我为什么能和学校第一偶像交上朋友。

 这完全是因为我和她以及隆一是同一所初中毕业的。

 虽然有人说我朋友很多,但其实称得上关系好的就只有同一所初中毕业的隆一和诗音了。

 这就是我的人际关系当中软弱的一部分。

 「呀,今天隆一不是迟到了吗」

 「是呢。还打算从教室后面偷偷溜进来,结果被老师逮住了,好好笑」

 「那确实很有趣呢。然后,他之所以迟到,似乎是因为去玩女人了哦」

 「玩女人?」

 「不是,我是说和女的有关,但我没说去玩女人了啊。传话游戏能不能不要在第二个人那里就失败啊?」

 「嗯嗯。隆君因为对女孩子做了下流的事情所以迟到了。我去告诉其他女生」

 「传话游戏错得更离谱了!?」

 隆一慌忙拉住了正打算跑去教室前排的一群女生那里的诗音。

 会觉得我的玩笑很好笑,还能像这样跟着我一起闹,这就是诗音的优点。

 明明很可爱,却也有随和的一面。这让我很喜欢。

 不,就算说喜欢也只是作为朋友的喜欢,而不是作为异性的喜欢。

 ——也并非如此。

 我就是爱上奈良冈诗音了。虽然只是单相思就是了。

 「呐呐,其实隆君他……叽里咕噜……」

 我正沉浸在诗音的魅力之中,她就突然靠近了我。

 然后她就那样在我耳边说着悄悄话。

 温暖的气息触碰到我的耳朵,我的心脏不由得怦怦直跳。

 会因为如此不经意的一幕就变得心动不已,果然是因为我喜欢诗音吧——。

 不,这个和喜不喜欢没有关系,被异性那么做的话,换谁来都会心动的。

 而且还是来自学校里最漂亮的女孩子的耳语。怎么可能不沉沦。

 这种事情千万不要对除我之外的男生做哦。因为绝对会有那么想的家伙出现的。

 「那边,别再散布奇怪的谣言了。话说,难不成你们其实只是在说『叽里咕噜』?」

 「叽里咕噜……」

 「果然是在说『叽里咕噜』啊?」

 「叽里咕噜……悄悄给你说哦,隆君的吐槽很烦的……」

 「是你俩装傻的错啊」

 虽然我感觉与其说是我俩不如说主要是诗音在装傻,但能和诗音一起被骂倒也一点都不讨厌,因此我便不去指出那一点了。

 「所以,真正的迟到理由是什么?」

 虽然我还想再感受一下诗音的呼吸,但再继续下去的话心脏会受不了的。

 而且我也很在意他和女的有关的迟到理由,便打算回到正题。

 「就算我说了也不知道你信不信——」

 「那种开场白就算了」

 「知道的。今天不是下雨了吗?所以电车就很挤啊」

 「确实人比平时要多呢」

 此时诗音插嘴说道。

 「对吧?然后有个咱们学校的学妹在我附近。那女孩拿着一个很大的乐器,然后箱子的拉链被我的包卡住坏掉了。然后就被她找茬儿了啊」

 「被揍了一顿吗」

 「才不是。嘛,虽然并不全是我的错,但我也是有罪恶感的。坏掉的箱子拿起来也很困难,我就帮那女孩拿着乐器以及器材什么的到学校来了,结果就迟到了」

 「……」

 「不过,半路上发现和她对音乐的兴趣很合得来,聊得也很愉快就是了」

 「……」

 「果然是因为帮她拿到轻音部活动室这点不好吗?要是没有听她演奏一曲的话,我应该就能赶上的。但话又说回来,她演奏得真的很棒呢……」

 「等等等等。能不能不要突然加入类似恋爱喜剧作品的主角那样的小插曲啊?」

 干嘛,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完成了命运的相遇啊。

 那是干嘛啊。接下来绝对会是重逢然后被邀请组乐队结果开始玩音乐的路数啊。

 就是那种在一起玩音乐的过程中逐渐互相被对方所吸引,然后发展成恋爱关系的路数啊。

 我在漫画什么的上面已经见识过好几次了。

 「顺带一问可爱不?」

 「嘛,长得挺好看的」

 「你看,恋爱喜剧!」

 「但素质极差哦?」

 「一开始凶恶这点也很像恋爱喜剧!」

 「我该怎么说才算正确答案?」

 我哪知道。抓紧去玩乐队去和那人交往好了。

 「你怎么想?诗音同学?」

 「明明有我这个青梅竹马在,花心?」

 「说起来,这里也有恋爱喜剧主角的要素啊……」

 正如诗音所言,她和隆一的关系是世人常说的青梅竹马。

 他俩是邻居,在上幼儿园之前就认识了,大人之间也有来往。

 不管是幼儿园还是小学,他俩都在一起玩,就算上了初中,我加入进来之后这一点也没有改变,即使到了高中他俩也还是会像这样玩在一起。

 「什么花心的,我和你又没在交往啊?」

 「不,这就是花心啊。放恋爱喜剧里面,就是三角恋的泥潭啊」

 「没关系。因为陷入三角恋泥潭的当事人是不会说什么『三角恋的泥潭』的」

 “我们没有在交往”。他俩虽然是这样公开宣称的,但实际上又如何呢。

 从旁观的角度上来看,他们是再般配不过的情侣。

 就算现在还没有,交往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吧。不会只有我一个人这么想吧?

 我是初一春天的时候喜欢上诗音的。

 今年是单相思的第五年。

 尽管如此,我之所以至今为止不但没去表白甚至都没有试图去接近她,是因为我看不到能胜过隆一这位好友的未来。

 隆一常说诗音就像是他的妹妹一样。虽然他对她可能已经不抱有恋爱感情了。

 但诗音又怎样呢?隆一是个即使被不认识的学妹找茬,还会帮她搬运乐器的老好人。

 面对在初一的五月这一微妙时期转学过来,当时尚未适应班级的我,第一个打招呼说要和我做朋友的也是他。

 虽然因为他凶恶的眼神很容易让人产生偏见,但隆一其实是个比别人善良得多的家伙。

 和他在一起待久了的话无论如何都能明白他的魅力,和我比起来相处时间更长的诗音应该更加了解他的优点吧。

 诗音是喜欢隆一的吧?我这么想。

 她会说“花心”可能就是因为如此。虽然她说得像是在开玩笑,但实际上没准掺杂着真心话什么的也说不一定。

 被说成是学校第一偶像的她至今为止都没有交过男朋友,是因为其实她喜欢隆一。

 这么想的话,一切就都能说得通了。

 而且就算诗音没有意识到她对隆一的爱慕之心,她也绝不可能会喜欢上我。

 完全没道理会放着身旁名叫隆一的充满魅力的男性不管,选择我什么的。我要是女的话也会选隆一的。

 「才不对。这里得是算上我的四角恋啊」

 我振作起快要变得消沉的心情,加入了他俩的对话。

 隆一立刻叫了出声。

 「为什么要兴高采烈地进入泥潭参战啊!话说是什么样的四角恋?」

 「我是隆一的粉丝啊」

 「居然是BL啊!」

 就算是开玩笑我也说不出我喜欢诗音。

 一方面是我有些害羞,而且要是因为露于言表的不自然的紧张,导致我暗恋诗音这件事暴露了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我能和诗音继续做朋友也是因为我隐藏了自己的恋慕之心。  

 就算对诗音表达出自己的心意也没可能和她交往。结局百分之百会被甩。因为我是不可能胜过隆一这位完美的青梅竹马的。 

 被甩的我自然会很尴尬。而甩了我的诗音也会感到很尴尬吧。

 如果变成这样的话,被夹在尴尬的两人之间的隆一也会尴尬的吧。

 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中,我们仨就可能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聊天,也没法像这样互相笑着开玩笑了。  

 最糟糕的情况,我的单相思会毁了我们三人的友谊。

 而诗音和隆一交往,唯独我被排除在外的未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就把那个学妹介绍给我啊。我打算追她了」

 「你怎么在见过本人之前决定要喜欢上她了啊。你是有多想构成四角恋啊」

 「因为,你们都不带我玩我很寂寞啊」

 「硬要说的话,我倒是已经不想玩了啊」

 因此,我才可以在诗音面前若无其事地说出从未想过的话。

 「秀君,不行哦。只能对真正喜欢的女孩子才能做那种事情啊」

 前言撤回。被自己的意中人这么一说,我感觉我已经受不了了。

 不知道我的心意的诗音她说的话或许是完全没有恶意的,但我该受伤的时候还是会受伤的。

 「对不起」

 「明白了就好」

 「但是,隆一就这样有了女朋友诗音你也不要紧吗?」

 「为什么要以我会和今天才见过的学妹交往为前提啊?」

 「为了防止隆一花心,你不觉得应该加入我这位对手角色吗?」

 「不听人话啊。话说,你自以为你是对手角色吗?虽然可能轮不到我来说,但你现在完全就是恋爱喜剧主角的朋友角色哦?」

 别说了。我自己也隐约感受到了。

 无论是我负责搞笑这点,还是我不是帅哥这点,还是我暗恋学校第一偶像这点,还是那暗恋不可能实现这点。

 咦?岂止是隐约,朋友角色要素是不是太多了?难不成已经为时已晚了?

 「我完全没事哦。隆一和谁交往是他的自由啦」

 「她这么说诶。现在就只有秀侑你一个人在胡闹了」

 「但是,要是隆一有了女朋友的话就不能继续像这样一起玩了呢。我姑且也是女孩子吧?对女朋友很不好的吧?」

 「咦?诗同学?」

 「虽然约好今天要一起去买妈妈的生日礼物,但还是算了吧。明明我很期待的呢……」

 「咦?我还没和她交往啊……」

 「还没?」

 「感觉诗好可怕!」

 总感觉这一切都是隆一的错。

 话说回来,等等。刚刚有句发言我很在意。

 「一起去买妈妈的生日礼物是什么?我怎么没听说过……」

 「……」

 「为什么你俩都不说话了?莫非我被自然而然地孤立了!?」

 「没有孤立你哦!只是,你和我妈不是很熟吧?就想说硬拉你一起去选礼物的话会不会困扰什么的——」

 「感觉这拼命解释的感觉反而更像是我刚刚被孤立了!」

 「现在正要邀请秀侑你呢。好啦,一起去吧?」

 「这样的温柔最伤人了」

 我知道了他俩本打算抛下我去买东西。

 我知道的,所以请不要再找借口了。会让我感觉很抱歉的。

 嘛,虽然我有些小题大做,但和他俩的家人有关的事情我一直都是不参与的。今天也是那回事吧。

 我和他俩之间的关系有着很大的差距。

 他俩是家人之间都有交情的真真正正的青梅竹马。

 而我只是在初中的时候,加入伙伴行列的新人。

 一起度过的时间差了一倍以上,和他俩在一起的时候我也常常会觉得自己有种被疏远的感觉。

 青梅竹马一定是一种很神圣的关系。

 和恋人不一样,不是和谁都能构成这种关系的。那是只有在出生或者成长的地方命中注定的,被选中的人才能拥有的关系。

 因此,没有被命运选中的我,无论如何也无法介入他俩之间。

 「不用了。你俩去开心地玩吧。我就一个人在家里孤独度过好了」

 我用能听出我是在开玩笑的语气闹着别扭。当然我心里确实也很想闹别扭就是了。

 「别闹别扭了。秀君」

 「就是啊,走吧秀侑」

 「不要。不去。我又没被邀请」

 「现在在邀请啦!一起去买妈妈的礼物吧!」

 「想象一下收到不认识的男高中生选的生日礼物的妈妈的心情吧?肯定会不知如何是好的!」

 「咦?还真是?」

 仰望着头顶的诗音歪着头说道。

 虽然是我自己说出的话,但你改主意也太快了吧。我真的要闹别扭了哦?

 「算了啦……反正我是没人要的孩子……」

 「都怪诗你那么说,他又闹起别扭了」

 「抱歉哦!开玩笑的!」

 「……这句话也是玩笑?」

 「不是啦!」

 我揉着眼睛假装在哭,诗音见状急忙补充道。

 就算是在开玩笑,我也很开心能为我做到这种程度。

 虽然我还想再看看慌乱中的诗音,但再这样下去的话就有些烦人了。

 我正想换个话题,隆一开口了。

 「那就放学后集合啊」

 「诶?」

 「我才要说『诶?』啊。秀侑你不去吗?」

 去不去的,你真的要邀请我吗?

 伴随着震惊,我再次感受到了隆一的温柔。

 果然这家伙不赖。我可以挺起胸膛说能和他成为好朋友真是太好了。

 正因为如此,我想要重视同这位好友的关系。不想因为自己的一厢情愿而毁了我们之间的友情。

 「不,不去哦」

 「为什么?你不用介意的」

 「不是的,单纯是放学后我有事」

 「有事?」

 「要去委员会那边」

 我没有说谎。不过,我也确实有些介意。

 我不是诗音或者隆一的童年玩伴。所以,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像他俩那样亲密。

 要用三角形来比喻我们的关系的话,那就是个尖尖的等腰三角形。

 诗音和隆一的两个角挨得很近,只有我离得很远。是个锐角三角形。

 「就是这样,不好意思我去不了。难得你们邀请我」

 但尽管如此,我还是满足于这样的关系。

 人生到头来就是妥协。没几个人能过得顺心顺意。

 无论是不能和诗音交往,还是对青梅竹马的他俩之间的关系会感到疏远,这都属于妥协的范畴。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所以,就算诗音和隆一因为今天去买东西而发展成了恋爱关系,那我觉得也挺好的。

 如果他俩命中注定会在一起的话,我就会祝福他们。我是不可能碍他们的事的。

 我已经满足了。我只希望能和他俩永远做朋友。只希望能一直像这样说着傻话。除此之外不再有奢望。

 「你俩就开心地去玩吧。然后明天,要讲给我听啊」

 总而言之,我的高中生活是建立在妥协的基础上的。

 2

 「现在他俩在做些什么呢。说是去买东西,但基本上就是去约会啊。大概不可能什么都不发生吧……」

 当日放学后。在谷津咲高中南校舍三楼边上的图书室里,我把胳膊肘支在柜台上喃喃自语道。

 「啊——果然他俩,会交往的吧。不要啊。不对,我知道应该感到高兴,但有时候也会觉得无法坦然接受啊。该说是还没有整理好心情吗。果然还是不拒绝邀请比较好么……」

 「朝井君,你好吵」

 我正自言自语地说着后悔的话,坐在一旁的女学生突然这么厉声说道。

 我把目光转向一旁,那里有位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始终在读着手头的书的少女。

 她的名字是楠木乃菜。是和我同为图书委员的同班女生。

 黑色的河童头一直延伸到脖子那里,长长的刘海下面的眼神凶恶,很给人以压迫感。

 虽然脸长得应该不赖,但遗憾的是,因为她总是绷着嘴角,所以会给人一种她现在很不高兴的第一印象。

 她的身形娇小,有些驼背,白皙的皮肤看上去相当体弱多病。

 以上所有要素叠加在一起,委婉点说的话,她是每个班里都会有一位的那种老实女生。但说不好听点,就是给人一种她从属于土气团体的印象了。

 「就算你说我吵……」

 「你要那么发着牢骚后悔不已的话,抛开委员会的工作不管,去不就行了」

 「话虽如此。但我逃避委员会的工作的话你会生气的吧?」

 「那当然」

 「居然会啊。在这里你不应该照顾我的情绪说些『不用在意我,你去就行了?』之类的话吗?」

 「我为什么要照顾朝井君的情绪?」

 「莫非你讨厌我!?」

 「挺有自知之明呢……」

 「你这里倒是否定一下啊……」

 嘛,实际上她并不是那种每个班里都会有一位的老实女生,而是“会对着人毫不羞耻地冷言冷语,让人怀疑她的沟通能力不要紧吧?”系的女孩子就是了。

 我和她是高一的春天相识的。

 说起成为同班同学的楠木给我的第一印象,果然是“她是一个离群者”这一点吧。

 当时正值入学之初,教室里的学生们大家都在寻找能在学校里一起混的朋友。

 而我则是其中最起劲的人之一。虽然已经有了隆一和诗音两位好朋友,但他俩在别的班。

 我拼命想要在班级里面确保属于自己的位置。

 而在教室里如此理所当然地蔓延着的气氛之中,一个人的楠木简直就像是一片纯白。

 她既不主动向任何人搭话,别人和她说话的时候的回答也很冷淡。

 无论是休息时间,还是吃午饭的时候,还是移动教室的间隙她都是一个人。上体育课的时候两人分组,她也是多出来的那一个。

 没有朋友的孤独女生。楠木在这样绝不算好的方面很是引人注目。

 而那样的楠木和我产生交集,是在入学不久之后。

 并不是那种快要迟到,结果在上学路上的拐角处撞上了,也不是那种挺身而出保护了从楼梯上摔下来的她之类的故事性的邂逅。

 单纯是由于班级委员会选好人之后,我和她都成为了委员会成员,缘由就是如此平常无奇。

 在我们就读的谷津咲高中,图书委员可以说是最没有人气的委员会职位了。

 其原因有不少。看上去很一板一眼。老土。但以上都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最重要的原因恐怕,只是因为图书委员的委员会工作很耗时间吧。

 成为图书委员的学生将会被分配以一项被称作图书管理员的工作。

 图书委员必须代替傍晚就会回去的兼职图书管理员,担任起在那之后的时间段里的相关工作。

 说是图书管理员,但也不过是负责接待来借书的学生而已。而且说到底就没有几个人会到位于校舍边缘的冷冷清清的图书室里来。

 图书管理员是在各个班的图书委员里轮值,因此每隔几周就会轮到一次。

 尽管如此,对于参加社团活动的学生来说还是被剥夺了放学后宝贵的时间,因此便有着最不想干的委员会职位No.1之称。

 既没有参加任何社团活动,也没有朋友的楠木屈服于教室里的同调压力(注:指在一个群体之中,潜移默化地强迫持有少数派观点的人像多数派那样思考和行动)。

 而我也被卷入同学们的胡闹之中,最终不得不担任起图书委员了。

 但是,仅仅是同属一个委员会而已的话,班级上的吵闹系男子也不可能和一位孤独的女生产生什么深刻的交集。

 同班的我和她被安排在同一时间担任图书管理员的工作,老实说起初两个月相当痛苦。

 没有人气的安静房间。面对一味地看着书的楠木,无法忍耐沉默的我主动向她搭话,但对方是那位在教室里也会保持孤高作风的女生。

 因此不管我抛出什么问题她都只会瞪着我,甚至直接无视掉我而已。

 随着时间推移,她开始有了「嗯……」「是……」之类的回应,但这样的阶段又维持了两个月。

 在那期间,图书委员的学长学姐们用有社团活动之类的借口,让我和她担任图书管理员的次数变得多了起来。

 到了我和她能一周见一次面的时候,我终于能和她进行交谈了。

 虽然只是我问「你喜欢吃什么?」而她回答「汉堡肉」这样等级的对话而已。

 然后,不知不觉间,同年级的学生们也会把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塞给我和她。

 结果我能和她碰面的机会从七天一次变成了五天一次。然后很快就变成了三天一次。

 当我意识到和她共处的时间之久仅次于诗音和隆一之时——。

 「说到底,你就不能不要在人看书的时候和我说话吗?朝井君的单相思什么的我可是一点都不想听」

 她就变成了一位对我说话毫不留情的傲慢的同学。

 虽然我和楠木到了高二还是同班,也继续一起担任着图书委员,但她的态度变化是不是有些太大了?

 也许是因为长期来往的缘故让她对我稍微敞开了一点心扉,但要是她的发言会让我如此心塞的话,那我还是怀念说喜欢汉堡肉时候的楠木。

 不对,她现在应该还是喜欢汉堡肉的才对。

 「没办法啊。这种事情只能找楠木你商量了」

 「你明明朋友那么多,为什么能商量恋爱烦恼的只有我一个啊?虽然这话不该我来说,你是不是选错人了?」

 「就算你说我朋友多,但我真正关系好的只有隆一和诗音两个人啊。我总不能找当事人的他俩商量吧?」

 「那确实……」

 「然后,要是我说给其他同学,结果被谁不小心泄露出来的话,我暗恋诗音的流言蜚语没准就会被传播开来。这一点上楠木就可以放心」

 「因为我没有可以说的朋友?」

 「对对」

 「你找架打呢吗?」

 我本以为她那句话是在逗哏所以就接上去了,结果被她狠狠瞪了一眼。

 看样子其实是那种我必须进行否定的玩笑。这陷阱也太深了吧……。

 不过其实,与其说是我相信楠木所以才说,不如说是不知该如何与尚处于老实阶段的楠木进行对话的过去的我,为了制造话题而把自己搭进去了而已。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个疯狂的决定。

 要是早知道楠木是个如此毫不留情的家伙的话,我就不会把秘密告诉她了……。

 「我说过很多次,我不是交不到朋友,而是不去交朋友」

 「我也听过很多次了,但有什么区别吗?」

 「完全不一样啊。我是主动不交朋友的。所以我完全不在意自己没朋友,也完全没有理由被人瞧不起」

 「我也没有瞧不起你啊」

 我也没说楠木她交不到朋友。只是不否定她没有朋友而已。

 但从她语速飞快地进行辩解这一点来看,她本人其实也很在意这件事的吧。

 要是我指出这一点的话,她肯定还会飞快地提出抗议,因此我选择保持沉默。

 「你的眼神在瞧不起我。你看,现在还是」

 「真不讲理啊」

 显然,沉默并没有改变结果。被楠木抱怨似乎已是命中注定的未来。

 「楠木你还挺麻烦的啊……」

 「麻烦?这话轮得到朝井君你说?」

 「诶,我看上去有那么麻烦吗!?」

 「你自己意识不到吗……」

 她的发言让我很受震惊。

 居然被那个麻烦的楠木说我很麻烦什么的……。

 被坚持自己不是交不到朋友而是不去交朋友这一迷之主张的,在教室里保持孤高存在的女生这么一说,那可是相当振聋发聩。

 「顺带一问,楠木你觉得我哪里很麻烦?」

 这么问只是参考而已。

 「比如由于奇怪的顾虑,让自己放弃了和喜欢的女孩子一起去玩的机会,而且还让她和其他男生独处这点」

 「唔……」

 这指责相当痛入心扉。

 「看到他俩关系那么好,就没办法了啊」

 「他们是青梅竹马吧?确实看上去是很登对」

 「对吧?我就算插进去也不过是碍了他俩的事而已」

 「但是,如果你不碍他们的事的话,奈良冈同学是不会意识到你的吧?」

 楠木没有恶意,只是单纯提问而已。

 面对这无法反驳的正论,我只得叹了口气,回答道。

 「这样就好了。人生到头来就是妥协。放弃是很重要的」

 「又来了,朝井君的妥协主义……。比起我的不交朋友主义,你那边更加麻烦啊」

 「不,怎么想都是不交朋友主义更麻烦」

 「不,是朝井君你更麻烦」

 「为什么啊」

 「因为,朝井君你的妥协主义不就是觉得对这个世界很达观的自己很帅对吧?完全就是麻烦的中二病啊」

 「你是那么看待我的吗……?」

 我是想着为了不让隆一和诗音,以及周围其他人不会远离我,才特意隐瞒的。还想着怪人楠木没准会赞同我的。

 但抱有这样淡淡的期待,坦白自己信条的行为似乎是个错误。我真想揍过去的自己一顿。

 「我既没有沉醉于达观的自己,也不是中二病啊。我只是在寻找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说到底大家谁都会妥协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因为偏差值不足,改变志愿什么的。

 因为在社团活动中没有出场全国大赛的实力,因而计划出场县大赛。

 就算不是这么大的事情也是如此。

 因为没钱所以放弃买新款,而是选择二手的游戏。

 虽然想在外边吃饭,但因为家里饭已经做好了所以就径直回家。

 实际上,人类这种生物在生活中妥协就像是呼吸一般平常。

 我不过是在意识到这一点的基础上付诸行动的而已。

 「楠木你也是有过类似的妥协的吧?虽然朋友邀请你去玩,但因为要去的人或者从氛围上你觉得去了没准会碍事,所以就婉拒了什么的。我拒绝他俩的邀请也就是这么一回事」

 「完全没有过」

 「是吗?」

 「首先我没被邀请过」

 「啊。所以才没——」

 「别多管闲事」

 糟糕。我完全忘记了楠木一直是一个人。

 我自顾自地认定她怎么着过去应该有朋友的吧,但看样子并非如此。

 「总感觉,有些抱歉……」

 「别道歉。搞得像是我很在意似的」

 看来楠木她很想表现出不在意的样子。

 虽然我不知道她这样伪装有何意义,但显然就算我指出这一点也肯定会被她即刻反驳,因此我选择闭嘴。

 「说到底,就算我行动了,你觉得就能和诗音交往了?她可是学校第一的偶像哦?就算不考虑隆一也完全没可能的吧?」

 「确实……」

 「对吧?不过我倒是希望你能否定一下啊……」

 「是你自己说不行的啊。烦人」

 「可是,你同意的也太干脆了」

 翻开自己烦人的小情绪不谈,对于自己配不上诗音这件事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诗音她有着无与伦比的美貌,而与之相对,我既没有帅气的长相也没有好的性格,连特长什么的也都没有。

 毫无魅力的我和诗音交往什么的,完全是不可能发生的奇迹。

 「嘛,总之因为我知道反正不可能和她交往,那就不采取任何行动,继续保持一直以来的朋友关系,这样的话要好得多吧?」

 「但是,没准有那种可能呢」

 「为什么我要赌那种可能性啊。说有可能,那就等于在讲失败的概率更高啊。要是那样的话,还是什么都不做更明智。简单来讲就是期待值的问题」

 「总感觉强行使用期待值这种高深词汇的你看上去好蠢」

 「强行用词还真是抱歉了啊……」

 对楠木的指摘感到不好意思的我咳嗽了几声。

 总感觉现在只有我一个劲地被欺负,这让我很不爽。想要揪出楠木的弱点的我,开口说道。

 「果然很不公平啊」

 「什么?」

 「呀,我在想,只有我被单方面暴露出喜欢的人什么的,感觉有些卑鄙啊」

 「明明我又不想听,自顾自地说出自己喜欢谁的是你吧」

 「抛开那些正确言论不谈」

 「完全不懂为什么要抛开」

 我选择无视掉楠木的抗议。

 这种时候讲究的就是一鼓作气。

 「楠木你没有的吗?」

 「诶?什么?」

 「喜欢的男生」

 「啥!?」

 楠木猛地拉了一下椅子。这突然的反应让我都吓了一跳。

 大约我是第一次见到楠木反应这么剧烈。

 「吓我一跳……」

 「被吓到的是我才对啊」

 「没必要那么吃惊吧」

 「因为,突然抛出恋爱话题的朝井君太恶心了——」

 「我恶心还真是抱歉了啊!」

 虽然恶心这个说法让我伤心不已,但想一想突然被路人男性询问喜欢的人的女生的心情,感觉我也可以理解她为什么会因恐怖而发出奇怪的叫声了。

 虽然这话让我自己来说的话,实在是令人难过就是了……。

 「话说回来没有吗?喜欢的人?」

 和谁都不想扯上关系的楠木在意的男生。要是那种人存在的话,我当然是会很感兴趣的。

 什么样的男生能入楠木的法眼呢。

 对着基于好奇如此询问的我,楠木冷淡地回答道。

 「没有」

 「真的?」

 「你这样子好烦」

 「我只是单纯提问啊」

 「真没有的。而且就算有,我也没什么要告诉朝井君你的义务吧?」

 「说得也是啊」

 要是面对其他人,我大概会得意忘形地追问下去然后招致对方生气,但现在我面对的是不交朋友主义的楠木。

 就算她说没有喜欢的人我也可以接受。甚至我感觉要是她说没有喜欢过任何人的话会更加自然。

 「嘛,毕竟是楠木嘛。对恋爱毫无兴趣啊」

 「倒也不是那样……」

 楠木对我脱口而出的自言自语小声反驳道。

 她的声音微弱得让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便不由得反问道。

 「是那样吗?」

 「嘛……我都在看这种书了……」

 楠木把书签夹在正在看的那一页,把封面展示给我看。

 从印在封面上的标题来看,应该是去年流行的那本恋爱小说。

 因为那本书有名到了上过午间综艺节目的特辑,平时不看书的我也姑且记得标题。

 「恋爱小说啊。真意外」

 「我经常看这种类型的」

 「这样啊。楠木你也会想要来一场和故事人物般的恋爱吗?」

 「那当然,我也是女孩子啊……」

 「明明是不交朋友主义?」

 「朋友和恋人是两回事的吧」

 「是那样吗?」

 我现在搞不明白楠木的做事基准了。

 我本以为之所以楠木一直以来不交朋友,是因为她对构筑人际关系感到厌烦,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老实说,我有种消除不掉的违和感。

 「总感觉不像你」

 「你眼里的我是什么样的啊?你是不是有些失礼了?」

 「抱歉」

 虽然我进行了道歉,但我还是希望她能改一改一直以来的行为举止之后再说话。

 楠木无视掉我的不满,继续面带不悦地说道。

 「我也是女孩子啊。我也是会想要和男生两个人出去玩,然后和他牵手的啊。要说我不想感受接吻什么的那肯定是假话。这有那么奇怪吗?」

 「倒也不奇怪……」

 「对吧?那就别露出吃惊的表情啊」

 「所以我说抱歉了啊」

 虽然我低头道了歉,但我还是对从楠木的口中冒出接吻一词的这件事感到有些违和。

 这感觉是怎么回事呢。要说有什么类似的感情的话可能就是那个吧。

 就像是至今为止从未把她当成异性的姐姐,突然开始了恋爱八卦一般。

 感觉我现在尴尬得就像是在问亲人的恋爱经历一般。

 「那么,先不谈喜欢不喜欢,有没有合你类型的人?」

 「类型?」

 「对。就算不能说具体的人名,但至少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是可以说的吧?」

 话都聊到这里了。机会难得,我至少想要搞清楚不接近他人的楠木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

 「话是这么说……」

 面对我的提问,楠木用手托住下巴想着。大约她认为类型的话题是可以回答的吧。

 我屏住呼吸等待着回答,她深思熟虑了许久之后,老老实实地开口说道。

 「……帅气的人?」

 「最理所当然的回答来了啊」

 谁都会喜欢帅气或者可爱的人的。我也是如此。

 她深思熟虑了那么久,回答却感觉是在顾左右而言他。

 「喜欢帅哥。还有呢?」

 「温柔的人?」

 「又是个粗略的标准啊」

 「还有沟通能力强的人之类」

 「喜欢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然后呢」

 「再多嘴的话我就不说了」

 「抱歉」

 因为终于出现了具体的条件,我忍不住开了个玩笑。

 话说回来,楠木居然会喜欢善于人际关系的人,这让我很意外。

 还以为她肯定会喜欢和自己相似的老实的人呢。

 「嘛,和我完全相反的人的这个说法,倒也不见得有什么错」

 「这样吗?」

 「我也会觉得学习好的人很棒」

 毕竟人是会追求自己没有的东西的啊。

 楠木会喜欢那样的异性,或许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

 但是,单从条件上来看,就感觉门槛相当之高。

 帅气,温柔,沟通能力强,聪明。

 简直就像是个热切盼望理想的王子大人的少女一般。

 「符合你的条件的男生,咱俩认识的人里面有吗?」

 「为什么是认识的人?」

 「不是,我和你高一高二都是同班的吧?咱俩认识的人基本都是一样的吧?要是能找出在那之中符合楠木条件的男生的话,不就能自然而然地找到楠木喜欢的人了吗?」

 「你不是只想知道类型吗?」

 「虽然我是说了你说出喜欢的类型就行,但我可没说不会从中推断出你喜欢的男生是谁。嘛,这也是对你欺负我的报复」

 「老实回答的我是个笨蛋……」

 楠木叹了口气,肩膀松了劲。

 「我不是说了没有喜欢的男生吗」

 「就算现在没有,我也能推测出你以后可能会喜欢上哪个男生的吧?」

 「推测了又有什么用啊……」

 「总之,先报复你欺负我?」

 「因为我还没有喜欢上的男生而被你欺负什么的完全没感觉啊……」

 「确实……」

 楠木所言极是。

 不过,我相当好奇楠木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因此不会停止推测就是了。

 「但是,咱们班里有完全满足那些条件的男生存在吗?虽然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隆一,但他学习成绩不怎么好啊」

 我承认隆一的长相和性格确实很好,以及他还有着对谁都能毫无隔阂地畅所欲言的好脾气。但他学习并不怎么样。

 虽然他头脑灵活,不怎么学习也能取得不错的成绩,但无奈他没有坚持学习的习惯,因此成绩是低于平均水平的。

 这么想来,符合楠木列举的全部条件的男生,至少在二年二班的教室里是找不到的。

 「不过,硬要说的话……我?」

 「啥?」

 楠木目瞪口呆地张着嘴。

 我仿佛听到了她在说「你说什么呢?」的心声。

 不是,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啦。别用那么冷淡的眼神看我啊。我又不是认真的。

 「好了好了。我就是个既不帅性格也很阴暗,还有社交障碍的蠢货啊」

 「你那么说自己,不觉得心痛吗?」

 「已经在心痛了所以放心」

 就算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但被女生说得如此尖酸刻薄的话,我也是会受伤的。

 楠木她就不能对我稍微温柔一点吗?虽然完全是开了奇怪玩笑的我的错就是了。

 「但是,你期望那么高的话,不就交不到男朋友了吗?」

 「或许是这样……」

 「果然交男朋友也是要妥协啊。你看,在这里不还有位微妙地符合条件的,名叫朝井秀侑的男生尚未售出嘛。楠木同学你在这里是不是也应该要妥协一下?」

 明知道会受伤,却还是不吸取教训地继续开起类似玩笑的我,没准是没有学习能力的。

 但因为这么多年来我总是会开这样的玩笑,导致自己的嘴不听话地动起来了,这也是没办法的。

 面对准备好不管什么样的痛骂都接受的我,楠木眨了好几下眼睛,喃喃地说道。

 「确实没准是那样……」

 「……诶?没准是吗?」

 原本以为她会进行否定的我,对她这样的反应感到很是惊讶。

 「我说——你这意思就等于可以和我交往了啊?」

 「嘛,倒也不是不能交往……」

 「居然不是不能交往!?」

 楠木说出口的下一句话让我更吃惊了。一瞬间我还以为她是不是在逗我,但楠木又不是那种会开玩笑的类型。

 这样的话,她就是在认真回答了。

 「不不不,你仔细想想啊。对方可是一直被你骂老惨的我啊?」

 「不是你说不妥协就交不到男朋友吗」

 「我确实是说了……」

 我本以为她的想要男友发言不过就像是女生们在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说希望有一天能遇到感觉不错的人那样的等级。

 但没想到楠木想要男朋友居然到了这种不挑剔的地步。

 「你就那么想要男朋友吗?」

 「很奇怪?」

 「与其说是奇怪,不如说是我没想到你居然有这么想要男朋友……」

 「所以,我不是说了我对恋爱有兴趣的吗」

 就算这样也不应该啊?想要男朋友居然能妥协到我这里来,实在是相当不得了。

 对着还不能接受的我,楠木说道。

 「一直过着一个人抱着本书的日子的话,是会变得寂寞的啊。何况我看的全都是恋爱小说」

 「那样的话去交朋友不就好了?」

 「不需要朋友」

 我搞不明白楠木的做事基准了。

 她是对朋友这一概念有什么怨恨吗?

 「而且其他同学都不断地交到了男朋友或女朋友,却只有我找不到对象,这让我总感觉自己不被任何人需要,所以很讨厌」

 「你这想法我倒不是不懂」

 先别说有没有交过女朋友,连正经告白都没有接受过的我,对她的心情也是能感同身受的。

 虽然我知道被异性所需要并不是人的全部价值,但尽管如此,要是没有人喜欢自己的话,那也会让人觉得这证明了自己没有价值。

 「但是,是我哦?就算交往了也完全没法炫耀哦?」

 「这一点你不说我也明白」

 「对吧?」

 「不过,怎么说你长得也没那么丑?和你聊天也还算愉快,只要对你麻烦的性格视而不见的话,还算在接受范围之内吧」

 「在接受范围之内啊……」

 当我正钦佩于楠木意外宽广的胸襟之时,她这么问道。

 「话说,朝井君你又怎样?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只有我在说话」

 「怎样是指?」

 「能不能妥协到我什么的」

 咦?这是要真的开始交往的节奏吗?

 可是那位楠木哦?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我仔细观察着她的全身。

 楠木的外表虽然朴素,但长相本身并不赖。

 考虑到她没有化任何妆,甚至可以说是长得漂亮的那一类。

 虽然她决不擅长社交,但仅限对话的话,像这样两个人聊天什么的也完全没有问题。

 而且因为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很长,甚至比起其他女生还要更好聊。

 这么一想,楠木倒也是个不赖的选择……?

 「话说,说到底,和不喜欢的人交往本身不就很不行的吗?」

 一瞬间差点从脑子里冒出疯狂的回答的我,赶紧转移了话题。

 楠木她也知道我喜欢诗音的。

 「是吗?」

 楠木很是意外地歪着头。

 「大家不都在和不喜欢的人交往吗。虽然向自己表白的人自己还没那么喜欢,但因为长相属于自己喜欢的类型所以会说OK什么的。不如说从一开始就互相喜欢的交往才是少见的情况,不是吗?」

 「虽说是这样,但双方都不喜欢对方的情况就另当别论了吧?」

 「是吗?在长大之后可能在恋爱中处于决定地位的就会变成职业,

 ,还有可能靠年收入选择结婚对象的吧。朝井君你是不是把恋爱看得太神圣了?」

 难道只有我把恋爱看得很神圣吗?

 搞不懂。我还没有楠木那么成熟的恋爱观。

 但我也明白自己是不可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

 我喜欢诗音。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可即便如此,我对她的情感也是不会得到回应的。

 我从未想过像自己这种毫无魅力的人能和学校第一偶像交往,况且本来我就已经放弃,不采取任何行动了,因此我的单相思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我是无法和诗音交往的。大约我会在无法和她交往的状态下长大成人,对她的喜欢也会逐渐消失吧。

 在那之后,我将无法喜欢上任何人。

 这种情况大约是不会有的。那也太不现实了。

 因此,没准我还会喜欢上别的人,然后和她交往。

 没准还会和那个人结婚。当然也可能不会。没准会再和另外的人交往,再与她结婚。

 就这样,我会选择与第一志愿相去甚远的命中注定的伴侣,然后度过一生。

 我有自信走上这么一条充满妥协的人生道路。

 「感觉有些意外。朝井君你平时总是说妥协是最好的,还因为你肯定已经放弃奈良冈同学了,看来并非如此啊」

 若无其事地说出这话的楠木肯定是没有什么恶意的。

 但她指出的这一点却让我相当难以忍受。

 抛弃理想,为了过上还算幸福的人生而妥协地活着。

 这就是我在心里定好的信念。

 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怀揣着和自己不相称的梦想,陷入不幸的深渊的话,将会是多么悲惨的事情。

 尽管如此,在我心里还是没有完全放弃对诗音的恋慕之心。

 我沉浸在了毫无生产性、温水一般的失恋之中。

 我一直在背叛着自己提出的信条。

 「不过,奈良冈同学是很可爱呢。我也明白你无法妥协到我的心情」

 楠木嗯嗯地点了点头,然后拍了下手。

 「感觉气氛变得奇怪起来了,就不要聊这个了吧?」

 对着苦笑着想要结束对话的楠木,我开口说道。

 「等等。我什么时候说过没法妥协了?」

 「……诶?」

 楠木吃惊地睁大了双眼。

 「不是我吹,妥协是我最擅长的。一直以来我可是在光想着妥协的情况下活过来的啊」

 说这话的自己也觉得不值得骄傲。

 但是我有自己度过的人生比其他同龄人要更为妥协的自信。

 所以我不能坐视不管,因为我唯一的个体统一性被否定了。

 「你说我对人没法妥协?还真敢说啊。给你讲清楚点,和楠木你交往的话轻轻松松啦」

 「是这样吗……?」

 「别小瞧高中男生想交女朋友的欲望啊」

 「不管奈良冈同学了吗?」

 楠木一脸纯真地问道。我对此这么回答道。

 「我确实喜欢诗音。但我也想要交女朋友,想度过高中生气息满满的青春。这也是事实」

 这心情大约和说自己虽然没有喜欢的人但想要交男朋友的楠木很相似吧。

 我喜欢的人是诗音。但我却没法和诗音交往。

 只要我还处于暗恋她的阶段,那我的愿望就永远无法实现。

 「一直陷在无法实现的恋情里面是很痛苦的,而且我也想过很多次靠和其他女生交往从而让自己忘记对诗音的心意」

 就算恭维,也没法说楠木是我理想中的类型。

 既不像诗音那么开朗,而且还没有同情心。

 脾气古怪,经常骂人,而且性格还相当麻烦。

 但我也没有那么讨厌和她聊天的时光。

 她是我为数不多的女性聊天对象之一,在她面前我也能自然地保持接近本真的状态。

 反正我没法和诗音交往。

 如果没法和诗音交往,而是爱上别的人,再与其交往的未来在等着我的话,选择楠木倒也并无不可。

 比起既不认识面孔也不知道性格的其他人,知心的楠木还算可以安心。

 「我也是想要女朋友的。所以,我很欢迎楠木当我的女朋友。不过,这也是以楠木你能妥协到我为前提」

 最后一部分是最重要的。

 能和楠木交往是好事,但我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想和我交往。

 楠木说可以妥协到我没准只是个比喻,可能她根本就没有想要真心和我交往的意思。

 要是那样的话我就会被甩,而且还是向不是本命的女生表白然后玉碎的让人摸不到头脑的被甩方式。完全是被甩的我受损啊。

 我可能有些冲动了。

 对着内心深感后悔的我,楠木缓缓开口说道。

 「……我都那么说过了。是不会更正的」

 「诶,那就是说……」

 「可以交往的意思」

 认真的吗。可以交往的吗。

 我居然交到女朋友了诶。

 我完全掩饰不住对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的恋人而感到的困惑。

 而且对方还是那个楠木,就更让我惊讶了。

 老实说,我本以为自己能交到女朋友什么的会是很久之后的事情。

 自己还喜欢诗音的时候是没法交到女朋友的,能交到的时候至少也得到大学了。我对未来的展望就是这么模糊。

 可在高二的春天。我居然和一直以来从未特别在意过她的异性身份的同学交往了。

 完全没有实感。这是现实吗?

 这发展无厘头到了即使有人说这是梦境或幻想的话我也会相信的地步。

 「真的可以是我吗?」

 对各种事情感到难以置信的我再次进行确认。现在这情况就算她说是我听错了,我都还比较能接受。

 但楠木一下子就打消了我的疑虑。

 「都说可以了」

 「哦……」

 「倒不如说朝井君你真的没问题吗?真的要放弃奈良冈同学吗?」

 「不是能不能放弃,是事已至此只能放弃了啊?」

 我好不容易才有了梦寐以求的交到女朋友的机会。

 我也不是个会眼睁睁地让度过充满青春气息的高中生活的机会溜走的蠢蛋。

 「不过,反正朝井君你也没法那么快就放弃的吧?不用强迫自己放弃哦?」

 「但是——」

 「我也并非喜欢朝井君你。彼此彼此吧?我是一个人感到孤单。朝井君是想要放弃奈良冈同学。彼此的利害关系不是正好吗?」

 楠木的提议对我来说是不是太方便了?我这么想到。

 但要是楠木她说对我没什么不满的话,那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因为我们的交往不会给任何人带来麻烦。

 「利害关系……感觉听起来挺不错」

 「对吧?反正我们待在一起的理由不过是同属一个委员会而已。这么想的话不就可以更轻松了吗?」

 「说得也是啊……」

 「而且感觉朝井君你会喜欢利害关系这样有些小麻烦的中二式说法」

 「你啊……」

 她最后的发言相当多余,但楠木就是个会多嘴的女生。在这一点上我只能放弃。

 「所以就请多关照了啊,男朋友君」

 就这样,我开始和一位在教室里保持孤高形象的奇怪少女交往了。

第二章 我们的恋人生活既不熟练还很笨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