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于是我们牵起了彼此的手

第一卷  第五章 于是我们牵起了彼此的手 1

 初中时代的我每天都想去死。

 在窗帘合上,阳光照不进来的自己房间里,成为高中生的我,楠木乃菜突然这么想到。

 最开始的时候还算好。在开始撒谎,扮演着虚假的自己的,初中最开始的时候。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顺利地把天聊下去,但总之教室里有人能和我说话,而且最重要的是没有人会来找事。

 但在我的谎言被全部揭穿,开始被欺凌之后,每天都过得极其糟糕,真的坏透了。

 在教室里不仅没有人能和我好好说话,就算有人找我说话也只是在愚弄我,嘲笑我,伤害我而已。

 我不愿去想起那段时期的事情。

 被人骚扰很痛苦,被多数的同学冷眼旁观也很痛苦。

 被欺凌的事实仿佛就像是自己被盖上了作为一个人不及格的印章一般,我的自尊心被不断削落了。

 被欺凌这种羞耻的事情,我也没法同老师或姥姥姥爷商量。

 哪怕只有一次,只要我将事实说出来的话,就等于是承认了我自己有在被欺凌。

 我没有被欺凌。我只是被找事了而已。

 正因为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才勉强可以去上学,所以我是不可能自己去切断那根救命稻草的。

 但到头来,那无意义的抵抗也没有持续多久就是了。

 我变得不再去学校,窝在家里的那段时间大概是我人生之中最想死的时候。

 欺凌我的家伙们希望我不要来学校。旁观的那些人大概也是同样的想法。

 我自己选择了让讨厌的同学感到高兴的选项。我承认了自己的败北。

 这让我很是不甘。不甘到每天都以泪洗面。

 但与此同时,一想起那地狱般的日子我的胃就紧绷了起来,冒出一身冷汗,手脚都在发抖。

 这样一来。无论怎么努力我的身体都不听使唤了。就算想去上学,一走到玄关就蹲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不去学校之后,我也变得无法外出了。

 从家里迈出一步的话,我可能就会被欺凌我的同学发现吧?

 就算我在不会遭遇他们的工作日白天出门,附近的人也会把我当成是一个因欺凌而不去上学的儿童。

 这种强制观念在我脑海中闪过,结果我连走路五分钟左右的便利店都去不了了。

 姥姥姥爷并没有强迫如此没出息的我到外面去。

 要说是他们在守护我的话会听上去比较好听,但实际上他们只是对我的事情无所谓吧。

 过去有次他们这么说过。

 ——小乃菜的妈妈也很辛苦的,不要说她坏话了。

 这句话就说明了一切。

 那两个人自始至终都是妈妈的爸爸和妈妈。

 而不是我的爸爸妈妈。对他们而言我不过是孙女而已,他们只是因为我是妈妈的孩子才会照顾我。

 如果把我和妈妈放在天平上的话,他们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妈妈吧。

 到头来,我还是没有被爱着。我是个不被任何人需要的人。

 即使现在,我像初中的时候那样闷在自己房间里他们也不会有任何抱怨。只是饭做好了的时候会敲门喊一声而已。

 要是我其实是他们的孩子的话,肯定会强行把我拽出来的吧。

 因为我去不去学校都无所谓,所以才选择了旁观。

 我躺在床上,望着散落一地的参考书。

 啊,到头来全都白费了啊。

 不管是为了避免遇到初中同学,努力备考而去上远处的学校。

 还是花了数月,克服了无法走出家门的问题。

 还是一边害怕着又会被欺凌,一边上着高中。

 这一切都在撞见佐藤同学,让秀侑君知道了我隐瞒的一切之后,化为乌有了。

 想来会变成这样,从一开始就已经定好了。

 虽然我只从小说和漫画之中了解过游戏所以不是很清楚,但我想人生和RPG这种东西很像。

 世上大多数人每天都只是过着普通的生活,和各种各样的人打着交道,然后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不断提高自己的等级。

 但像我这种出生点的位置不好,没法好好提升等级的人,在初中或高中这样可以随意升级的人生阶段就很无能为力了。

 其他人都是三五十级,只有我在个位数等级的状态下被扔进了迷宫。

 这种情况我是实在敌不过的,游戏会结束也是理所当然。

 在高等级怪物出现的关卡之中,我甚至连升级都不被允许,只是被一味虐杀而已。

 肯定在升上大学,步入社会之后也是如此吧。

 在低等级状态下长大的我,肯定一辈子都没法与他人交锋吧。

 我出生的地方不好。我能做的,就只有放弃,然后祈望下辈子能转生成为一个更省心的人。

 所以初中的时候我才会想死。

 然后,这想死的心情直到高中也没有变。

 我看向床边的时钟。快下午三点了。是用中午来形容的话会有些迟的时间段。

 明明我都这么想去死了,为什么还会感到饿啊。

 虽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食欲,但我现在饿得连叹气的劲都没有。

 上次吃饭是什么时候来着?因为我没吃早饭,所以是昨晚吧。这一点也很存疑。

 因为整天闷在家里,我的生活节奏已经乱七八糟了。

 昨天也没有去泡澡,睡衣是什么时候换的也都不记得了。

 这自甘堕落的生活让我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放弃作为人的尊严了。

 好像三小时左右之前有过敲门的声音。

 当时我好像有听到什么声音,但因为睡得昏昏沉沉地,所以记不太清了。

 大约是告诉我午饭做好了吧。这样的话,冰箱里应该还留有我那份的午饭。

 说起来也渴了呢。房间里的杯子几个小时前就已经空空的了。

 去客厅喝点东西吃点饭吧。然后,因为脑袋也有些发痒了,再去泡个澡吧。

 之后的事情之后再想。反正我只有时间多的是。

 我打开自己房间的门,来到走廊。过道上的洗脸台里映出了蓬头垢面的我。

 我瞥了一眼不愿去看的自己的样子,就走下了通往一楼的楼梯。

 我看向玄关,姥姥姥爷的鞋子不在。

 是到哪里去买东西了吗?感觉家里格外安静。

 作为一个闷在家里不出去的人,老实说和他们见面确实有些尴尬。

 因为像我这样毫无前途的人,正在吞噬着他们晚年宝贵的时间和金钱。

 虽然罪魁祸首是生下我的那个可恨的妈妈,但我还是会自然而然地产生罪恶感。

 他俩不在让我稍微松了一口气,然后我走进厨房,打开冰箱门。

 再取出瓶装水,倒进杯子里一口气喝了下去。

 水分流入干渴的喉咙,一下子就渗透了进去。

 然后要吃饭的我在冰箱里找着,但实在是找不到午饭在哪里。

 怎么回事呢。没有的。怎么找都找不到。他们没给我准备午饭。

 这还是第一次。莫非他们是抛弃我了吗。

 这是很有可能的。只会闷在家里的我什么时候被抛弃都不奇怪。

 我的心情很复杂。当我隔着门听到他们的声音之时我还想着让他们抓紧抛弃我好了,但真要被抛弃的时候我的心却像是被揪住一般的痛苦。

 我唯一的人际联系被切断了。这个事实重重地压在我的心头。

 我真的变成一个人了啊。

 想要哭的我又没有做些什么的力气,就这样径直瘫坐在了地板上。

 「又没有饭吃,怎么办啊……」

 「我买了点心过来,要吃吗?」

 「点心?完全没有那个心情……」

 我无力地嘟囔道,合上了冰箱门。

 「……」

 不对,等等。刚才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声音!我到底在对什么东西作出回应?

 想着如果是错觉就好了的我急忙站了起来,快步走出厨房。

 然后,可能是因为我在房间里闷了一个星期之久,受其影响的我眼里产生了不该看到的幻觉。

 「哟,好久不见」

 「才不是好久不见啊,你怎么在……」

 那个幻觉——话说我还没那么蠢。怎么可能存在这么鲜明的幻觉。

 我一边希望着要是幻觉就好了,一边叫着他的名字。

 「……秀侑君」

 不知为何,我的一位男同学正在别人家的客厅里悠闲地玩着手机。我的大脑跟不上这种状况了。

 他放下手机,看向我。

 「因为是乃菜的姥姥姥爷让我进屋的啊」

 「我没问你进来的方法啊!话说他俩为什么要让你进来啊!」

 「我说我是你们孙女的前男友,就格外顺利地放我进来了哦?」

 「别随便就把人的前男友放进家里啊!等等,你说了!?我们交往过的事情!?」

 「啊,说了。然后他们就说着交给小乃菜的前男友的话就不要紧了,给我们制造了单独相处的环境」

 「完全没有不要紧啊!突然到家里来的前男友太可怕了!绝对不能两个人单独相处吧!?」

 「今天的乃菜,吐槽的情绪格外高涨啊」

 「我没有吐槽,我是真的吃惊!都快吓出心脏病了!说到底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的?」

 「我问班主任了」

 「啥?」

 「我就巧妙地说了些作为图书委员有无论如何都得交给你的文件所以请老师告诉我地址之类的话,然后就解决了」

 别这样就解决了啊。我的个人信息呢?

 「你看,我不是只会说话吗。这种事情我很擅长的」

 「擅长跟踪吗?」

 「总之看你已经精神到可以开玩笑了,真是太好了」

 「我没开玩笑,我在认真地说啊……」

 请大家想象一下,当你走到自家的客厅,发现有一名应当是不知道你家在哪的男同学在那里时的心情。会很可怕的吧。

 「话说我的疑问还完全没有解决啊。你为什么来了?」

 「问为什么……。除了为了见乃菜之外还会有其他理由吗?」

 「所以说,我就是在问你为什么要来见我!」

 「这还用说吗」

 面对追问着的我,秀侑君迟疑了一下,举起了装着运动饮料的塑料袋。

 「听说你身体不适,就来探望你了」

 「……你傻吗?你以为我真是感冒了所以在休息?」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居然把我装病不去学校的借口当真了。

 对着头痛起来的我,秀侑君笑着说道。

 「原来其实没感冒啊。要是你真的生病了的话我就只能乖乖回去了,但幸好我没有白跑一趟」

 「……」

 看来傻的人是我。居然自己坦白了装病不去学校的事实。

 要是我真的有不舒服的话,秀侑君也不会勉强我继续对话吧。

 就因为刚才的一句话,我就无法以生病为由把他赶出去了。

 「嘛嘛,冷静一下。一起坐下来好好聊聊吧」

 「为什么啊」

 「你现在很饿吧?你瞧,吃的也有哦?」

 秀侑君大约是知道我已经被拉进了他的节奏,所以他用和平时一样的音色说着话,向我招着手。

 我拉开与他之间的距离。

 「我不要啊!」

 「别说得这么任性啊」

 「不是任性是办不到啊!」

 「别说的那么冷淡啊。我难得过来」

 「不是那么一回事,是真的不行!」

 「就那么拒绝吗!?我很受打击啊……」

 「所以说,不是那样——」

 秀侑君靠了过来,我向后退了两三步说道。

 「拜托等我泡完澡再说好吗?」

 这是答应和他谈话的暂时性的败北宣言。

 2

 在我等乃菜去洗澡的期间,我突然想到。这段时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为了和不再来学校的乃菜说上话而去她家为止还算好。

 我也做到了按下门铃,和她的外祖父母打招呼,进到了她的家里。

 我想想办法把乃菜带回学校。

 这样一说之后,乃菜的外祖父母就喜极而泣了。

 小乃菜一直以来都很辛苦。能有人这么说真是太好了。

 我们肯定是没法打开小乃菜的心的所以拜托你了。

 他们这样托付于我,把我和乃菜单独留在了家里。

 因为事情进行得比我想的要顺利得多,这让我有些没劲。

 什么啊。乃菜的姥姥姥爷意外的是好人啊。

 说什么自己没被人爱着。只是自己没有意识到,其实有好好被爱着吧。

 能和养育乃菜的亲人说上话,我心里松了一口气。

 然后我为了叫乃菜所以敲了她房间的门,但她的房间里面并没有传来反应。

 看样子是在午睡,等一会儿就会从房间里出来了吧。

 乃菜的外祖母这么告诉我之后,我就在客厅等着了。

 然后在我玩了将近三个小时手机之后,乃菜就现身了。

 还因为终于能和她说上话了,结果乃菜却突然去泡澡了。

 她在想些什么呢。不惜让客人等着也要去洗澡。还真是那个搞不懂。

 洗完澡之后出来的乃菜换上了私服。

 是在Lagoon Town买的鱼图案运动衫和深绿色的裙子。是和之前约会的时候一样的衣服。

 难道只有我觉得没必要专门去换衣服吗。

 总之我对着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的她,这么说道。

 「渴了的话要不要喝点?」

 我说完之后,拿出了过来之前买的运动饮料。

 这是因为我想着总之形式上我是为了探望乃菜才到她家来的,所以带些东西的话她的家人也不会感到奇怪,于是就买过来了。

 「虽然你这么有眼力见让我有些不爽,但泡完澡之后确实有些渴所以我要喝」

 说完,乃菜就从我手里夺走了运动饮料。

 「刷完牙之后喝运动饮料感觉有些苦啊。要是普通的水就好了」

 「人给你买来了能不要抱怨吗?而且你干嘛让人等着,然后自己在那慢悠悠地刷牙啊。能不能稍微有点紧张感啊」

 「说什么我让你等着,是你擅自过来的吧」

 乃菜一边抱怨着,一边打开塑料袋里点心的包装,大口吃了起来。

 她是有多饿啊。转眼间就把一整盒巧克力点心吃光了。

 「所以,要说什么?」

 乃菜一边掸着沾在手指上的点心渣,一边说道。

 虽然我也想以和平时一样的轻松对话进行下去,但这样下去的话事情就没法有进展了。

 我决定切入正题。

 「差不多该来学校了吧」

 「你要是的就是这个?」

 乃菜眯起眼睛瞪着我。她的眼神之中明显浮现出了焦躁的情绪。

 「先说好,我已经没打算要去学校了」

 「为什么啊。难道你觉得我是会将乃菜的秘密在同学面前到处宣扬的负心汉吗?」

 「我没有怀疑那个,我是已经累了」

 乃菜靠在沙发背上,脱力一般地说道。

 「我的人生做什么都不可能顺利。通过这次的事情我明白了这一点」

 「所以就不去学校了?」

 「对。我呢,出生的星星比其他人要差得多。既没有爸爸,又被妈妈讨厌。小学和初中的时候都在被欺凌,还没有朋友。虽然我很想追上人生中落后的部分,但在这个世界上是做不到的」

 然后,她注视着自己的手背继续说道。

 「任何事开头的时候是最重要的。起初就很顺利的人,之后的人生也会毫不困难地一帆风顺下去。而像我这种人生一开始就背负着障碍的, 再怎么努力也都不会顺利。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讲理,我一辈子都没法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

 「乃菜这么说的话, 可能就是那样吧」

 「不否定啊。意外」

 乃菜淡淡地嘟囔道。

 老实说,我没有活得像乃菜那样辛苦。

 所以,我也没有足以否认她的人生观的经验。

 「所以别管我了。我已经无所谓了,已经放弃一切了」

 然后,乃菜直直的视线射穿了我。

 「说到底秀侑君不也说过吗。人生到头来就是妥协。我还蛮喜欢那句话的。我觉得你说得对。人生不会顺人心意,放弃才是最重要的。我只是对自己的人生妥协了而已。有什么不好?」

 我的脸映在了她圆圆的眼里。

 我决定对着那摇曳的人影说出当时在车站月台上没能得出的答案。

 「不好啊」

 对于我这直白的发言,乃菜吃惊地叹了口气。

 「偏偏还是秀侑君这么说啊?」

 「嗯」

 「难不成,事到如今你要说你之前说的话是错的吗?」

 「我没那个打算」

 「那——」

 「说到底乃菜你是为了什么妥协?」

 「为了什么……」

 乃菜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像是在说那种事情想都没想过。

 「怎么可能会有理由——」

 「所以才不行啊」

 这正是我和乃菜分手之时抱有违和感的原因。

 然后,在和姐姐的对话之中,我意识到是乃菜搞错了。

 「乃菜的妥协是没有目的的,所以不行」

 「什么啊。秀侑君的妥协有目的吗?」

 「啊,有的」

 然后,我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是为了变得幸福才妥协的」

 「幸福?」

 「没错。我的信条的根本就在于此。我是想要变得幸福。不管是让姐姐放弃梦想,还是将对诗音的恋心潜藏心底,还是和乃菜你交往。全都是为了变得幸福」

 只有这点是没错的。

 追逐梦想而让自己走向不幸的家人让我实在看不下去,所以才得出了妥协这一信条。

 为了让姐姐不再一边哭着一边弹着讨厌的钢琴。

 为了让家庭可以恢复平静,不再有四起的争吵与乱飞的东西。

 为了不破坏同隆一和诗音的宝贵友情。

 为了彻底舍弃对诗音放不下的恋心。

 我才一直以来选择了妥协。

 全都是为了得到幸福。仅此而已。

 「妥协不是目的。是手段。只是为了变得幸福的方法之一。相比之下,乃菜你在做的妥协是什么?因为自己人生不顺利,就要放弃一切?你那叫什么妥协?别闹了。我才不承认那是妥协。你要说有什么想做的所以不去学校的话我倒可以接受。我还会支持乃菜的梦想。但乃菜你只是放弃了自己的人生而已吧。你就这样一直窝在家里的话能幸福吗?妥协之后会有幸福的结果吗?」

 我很讨厌这样。我实在是无法原谅自己选择走向不幸的人。

 这就是我一直以来的信念。

 但我也深切地理解乃菜的心情。

 人是弱小到无可救药的生物。

 明明心里知道幸福比较好,可有时自己却会去选择不幸的道路。

 而期望自己粉身碎骨,打算在图书室向诗音表白的我也是如此。

 我迁怒于自己,变得自暴自弃,装出想要壮烈牺牲的样子。

 理由怎样都好。因为不幸福也可以,所以想变得不幸。

 人类就是持有这种思考方式的生物。

 肯定是因为比起幸福,不幸拥有的引力要更大吧。

 明明不管是谁都应该是想要幸福的,可身体却不可思议地靠向了不幸的那一边。

 所以,我们必须有意识地同不幸抗衡。

 「无法变得幸福的妥协有什么意义?那就只是垃圾而已。抓紧给我扔了。一辈子没法过得和正常人一样?就算真是那样,我们也必须挣扎下去。必须要变得幸福」

 要说世界上有什么可以断言说是正确的事物的话,那就是追逐幸福吧。

 因为人既然来到这个世上,不幸福的话就不会有回报。可不能在一生不幸的状态下就那么死去。

 然后,我指出了自己的错误。

 「之前约会的时候,没能庇护乃菜的事完全是我不对。你觉得我最差劲也好。你因此变得讨厌我也没办法。再也不想和我扯上关系也没事。但唯独请你不要放弃自己的人生」

 然后,我低下了头。这是我发自心底的请求。

 时间默默地流逝着。终于,乃菜开口说道。

 「我倒没有讨厌你啊。所以才想问你。为什么秀侑君要为了我这种人拼命做到这种地步?」

 我有在拼命吗?不清楚。我便只是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虽然说出来很没出息,但乃菜不来学校之后我才意识到了。我比自己想的还要喜欢和乃菜在一起的时间。做图书管理员工作的时候我果然想和乃菜一起,约会也超级开心的。虽然刚才说你不想和我扯上关系也没事,但那是假的。我果然是想和乃菜扯上关系的」

 虽然在其中的感情还不能命名为恋或爱。

 但在不远的将来,我肯定会爱上楠木乃菜这位少女。

 因为,和我交往之时的乃菜,让我得知了许多交往之前不知道的她的一面。

 她有着浪漫主义的一面,谈论自己喜欢的东西的时候一副开心的样子,还会非常珍惜平淡无奇的回忆。

 她就是拥有如此美丽心灵的女孩子。

 今后继续和她扯上关系的话,就能知道乃菜更多的优点了吧。

 虽然她的初中同学一副很懂的样子自顾自地说了那些事情,但在我看来那个同学才是不懂。

 明明都没打算和乃菜深入交往,还请不要摆出那么大的架子说话。

 知道真正的乃菜的,只有曾和她交往过的我。

 「秀侑君还想和我继续交往吗?」

 「啊」

 「继续并非互相喜欢的扭曲恋人关系也无所谓?」

 「那种程度也并无不可吧?」

 我轻松地回答道。

 「说到底啊。恋爱有对错之分吗?」

 「那个是……」

 「那种事是谁规定的?既没有写在教科书上,法律之中也没有规定。所以,交往的形式更加自由一点不也可以吗?」

 恋爱到头来不过是由心而发的现象而已。

 试图赋予它正确性或是意义的行为才是错误的。

 我们只要实事求是地构建起想要成为的关系就好。

 「你是说,就算被骗了,就算和没有爱的过家家一样也是可以的吗?」

 「嗯。因为我们只是为了变得幸福而已。为了幸福而努力的行为不可能不对」

 「秀侑君还真是残酷啊。竟然说想让我这样的人也变得幸福」

 乃菜低着头喃喃道。她的声音让人感受到了放弃与绝望。

 「没错,我是个残酷的家伙」

 我用力点了点头。我是对于楠木乃菜这位少女而言的反派。

 我是不允许她舍弃希望,强迫她直面残酷人生的恶魔。

 但尽管如此,要是将来乃菜变得幸福,能觉得『当时没放弃自己的人生太好了』的话,我被她恨也没什么。

 「这么残酷的人说的话我不听不行啊。毕竟不知道会被做些什么」

 但我眼前的少女不仅没有对我展现出怒意,反而是笑了出来。

 这是今天我第一次看到乃菜的笑容。

 「知道了。你都说到这一步了那就继续吧。我会继续当秀侑君的恋人的」

 仿佛是一下子就进到了心底深处一般的感觉。我不由得觉得这个瞬间,乃菜的笑容是那么的耀眼。

 「你那说法是什么啊……」

 我的心里热热的,不由得背过脸去了。

 看样子我是害羞了。

 「毕竟你那么热烈地对我示爱啊」

 「我有示爱吗?」

 「秀侑君说的话的关键,不就是爱慕我所以想要重归于好吗?这可不就是示爱吗?」

 「直率而言的话就会变成那样吗?」

 虽然不是很懂,但她的说法也未必有错。

 我想和乃菜继续恋人的关系。

 我真正想说的话只有这句而已。

 为了传达出如此单纯的想法,我却绕了个大远。

 「哼——嗯,就这么想和我交往啊……」

 「别太蹬鼻子上脸了」

 我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望着嘻嘻笑的乃菜,心想让她再稍微得意忘形一点也并无不可。

 慎重起见,我这么确认道。

 「你会好好来学校的吧?」

 「为什么要问那种事?想和我在学校见面?」

 「你猜呢」

 「嘿,不否定啊。就那么想和我在学校亲热啊」

 「你差不多有些烦了啊?」

 「你这样好吗?说那么冷淡的事情?我要不去学校了啊?」

 「你要不去学校的话,我就天天上你家来啊」

 「诶?那我就不要去了吧……」

 「你倒是去上学啊」

 你那意思就是说希望我天天来你家啊?

 真是个搞不懂的家伙。

 不过,毕竟是乃菜,她大概只是开玩笑而已,应该是会好好来学校的。

 「你不来学校的这段时间,我可是很寂寞的啊」

 「我去不了了也没办法啊」

 「那你至少要回我消息啊」

 「有发来消息吗?」

 乃菜说着“等一下”,便跑向走廊。

 等了一会儿之后,她拿着手机和充电器出来了。

 「因为没电了所以没注意到」

 「我就知道」

 在她拿着充电器过来的时候我就猜到了个大概。

 嘛,总比被无视或者被拉黑要好吧。

 乃菜将充电器和数据线插入插座,打开了手机。

 「至少手机要充好电啊。一般来说是不可能忘记的吧」

 「我和秀侑君不一样没什么熟人,没有手机也不会有困扰。平时也不会来消息」

 「没有那回事吧?」

 乃菜启动之后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了很多通知。

 大约有将近五十条。全都是消息通知。

 「唔哇,来了好多!?什么情况!?」

 「真好啊。被那么多的人担心着」

 「等等,不全是秀侑君发来的吗……」

 「虽然你自己说出这个事实有点那个,但除我之外还真没人发消息啊」

 「因为我没朋友啊」

 「你承认的还挺干脆」

 「逞强也没意义吧。我的过去都全让你知道了」

 「说的也是啊」

 若无其事说着这些话的乃菜让我难掩惊讶之情,大约是她心里已经把什么东西放下了吧。

 ——我不是交不到朋友,只是不去交朋友。

 会说出这种冷言冷语的乃菜已经不存在了。

 这让我很是高兴,但感觉也有一点点寂寞。

 「要好好看看啊。我难得给你发消息」

 「我现在就看,等等」

 「顺带一提我可不是突然就到你家来的啊。我事先已经发消息说过了」

 「我看看。『喂——!』『没反应的话我就去你家了啊?』『你没死吧?』『乃菜同——学!』『我已经锁定你的住址了啊』『埼玉县〇〇市——』等等,不要冷不丁就把别人的住址附在消息上面啊!?」

 「如何?我感觉蛮惊喜的」

 「与其说是惊喜,我倒是只能感觉到恐怖啊!现在还好,要是我及时看到的话,没准真的会报警啊」

 「在那之后的今天的消息也看看吧」

 「啊,好多照片。附近车站的照片,电线杆的照片,附近的便利店,附近的停车场——离我家越来越近了啊!」

 「恐怖的感觉不错吧?」

 「你居然自己说什么恐怖啊。绝对是在闹着玩吧」

 「想着说能让乃菜笑一笑就好了」

 「别说的那么漂亮啊。最后还见缝就钻地把我家都拍上了……」

 看样子我的惊喜没有得到乃菜的好评。实在是悲伤。

 「不过你有好好遵守约定呢」

 「约定?」

 「不记得了?我请求秀侑君你来给我发消息的那个」

 「是有那么一回事啊……」

 好像在开始交往后的一周,我们在图书室里聊过这样的话题。

 虽然已经完全从脑子里遗漏出来了,但看样子我有好好依照乃菜的希望行动。

 在我钦佩于奇妙的偶然之时,乃菜说道。

 「那,你顺便再听我一个请求吧」

 「请求是什么啊。有前置什么的感觉有些可怕啊」

 「不要紧。应该不会是什么奇怪的请求。大概……」

 「大概这个词有些多余啊……」

 「有什么不好。你都是男朋友了,女朋友的请求就闭上嘴好好听啊」

 「真是个任性的女朋友啊。所以,请求是什么?」

 听我这么问的乃菜拍了拍沙发旁空着的地方。

 「总之先坐到这来」

 「这就是请求?」

 「这是铺垫」

 「虽然不是很懂,但我就——」

 隔着客厅桌子坐在斜对面的我起身,坐在了乃菜旁边。

 虽然因为在图书馆柜台里的时候总是和乃菜并排坐着,所以我有自信比别人更要习惯于待在她的身旁,可一旦坐在一张沙发上之后,却又有了不同的感觉。

 感觉好近。该说是想触碰就能触碰到的距离呢。还是可以感受到体温的距离呢。

 从未体验过的距离感让我有些紧张,不由得挺直了腰杆。

 「说起来,我们开始交往已经差不多过了一个月吧?」

 「因为起初一周什么都没有做,然后又有考试,最后还分手了,所以完全没有交往了一个月的感觉啊」

 「好吵。就是过了一个月啊」

 乃菜这么说完,注视着我,咽了口唾沫。

 「呐」

 然后,乃菜伸出了手。

 我不懂她这个动作什么意思,总之先注视起了她微红的手心。

 「干嘛?」

 「才不是干嘛啊。呐」

 「你光呐我也不懂啊」

 「秀侑君欺负人。非要让人说出来」

 她是有什么不满吗。我完全跟不上她的话题。

 对着来回看着她伸出来的手和脸的我,乃菜这么说道。

 「来牵手吧」

 这句话让我的心怦怦跳。

 ——牵手。和那个乃菜。

 毫无现实感的提议让我的心跳加速。

 说起来,以前有聊过这样的事情啊。

 交往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牵手什么的。然后最开始要在交往一个月左右的时候进行什么的。

 「可以吗?」

 突然感到恐怖的我如此确认道。我真的可以去碰她的手吗?

 「我不是说了要这样吗」

 仔细一看,乃菜洁白的指尖正颤抖着。

 我的双手也在颤抖着。下巴也在颤动着,都没有自信能好好说出话来了。

 「那就——」

 仅此一言之后,我缓缓地将乃菜的手心和我的手心重叠在了一起。

 触碰到的肌肤。重叠的面积越来越大,不知不觉间她小小的手就全部被我盖住了。

 她纤细的手指钻入我的指间。我们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明明在被触碰着却完全没有触碰的感觉。心跳速度太快,完全没有精力去体会感触。

 我的指尖变得冰冷,好像血液没有流通一般。

 「牵手了呢」

 「嗯」

 唯有实感走在了前面。我现在正和乃菜牵着手啊。

 以恋人般的牵手方式,以真真正正恋人的身份。

 想要确认那份感触的我更加用力地握住了。

 「牵手就是这种感觉啊」

 「嗯」

 「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只是嗯啊。有在好好听我说话吗?」

 「老实说,太紧张了没那个精力」

 「秀侑君也会紧张啊」

 「那当然会了。心跳速度快到都要炸裂了」

 「其实我也是」

 坐在一旁的乃菜朝我笑着。

 我有好好露出笑容吗?肯定是那种很僵硬的笑容吧。

 之后我们像是还想就这样再确认一会儿彼此手的感触一般,两人都闭上了嘴。

 乃菜的指尖开了又合。她在牵着手的状态下放下了胳膊,我也重新握了上去。

 牵手的角度改变之后,可以直接地感受到乃菜的肌肤。不知道是不是她有出汗,柔软的肌肤感觉很是湿润。

 乃菜对我也有这样的感想吗。

 虽然感觉要是那样的话就有些羞耻了,但我却并不想松开她的手。

 终于,乃菜自言自语一般地开口说道。

 「我呢,一直认为这个世界是在水里面的」

 「水里面?」

 我不明白她喃喃自语的内容的意义,便反问道。

 乃菜为了让我也能明白,如此浅显易懂地解释道。

 「因为只是活着就喘不过气啊。正常的生活都很艰难」

 「啊,这回事啊」

 「但不可思议的是,这个世上的人们可以顺利地正常生活。所以,我曾以为其他人都是用腮呼吸的」

 「思考方式还挺有趣」

 「或者说用鳃呼吸的是我。鱼不是在水里的话就能很有活力地到处活动,可一到陆地上就会窒息而死吗?所以这个世界其实是陆地,只是身为鱼的我生活在了错误的地方而已。这是很有可能的」

 「像这条鱼一样?」

 我指了指画在乃菜的运动衫上的鱼。

 她用和牵着的手相反的另一只手展开运动衫,笑了笑。

 「这孩子也快死在盘子上了呢。仔细一看和我还真像」

 「你可以否定哦?我开玩笑的」

 「不用了。我也觉得是事实」

 这么说完之后,乃菜问我。

 「对秀侑君而言这个世界是水里?还是陆地?」

 「我倒是没想过这种事啊……」

 这么说的我嘴巴却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但要说一点的话, 那就是我每天过得也很喘不过气来」

 「那我们就很像呢」

 「是呢」

 我接受了她的说法。

 确实我和乃菜对生活方式的具体态度不同。

 我不会像乃菜那样轻易地就放弃人生,乃菜也不能像我那样不顾一切地活下去。

 但在根本上我们是很相似的。

 「但是呢,唯独像现在这样的时间,我不可思议地完全不痛苦呢。感觉可以好好打待在陆地上」

 乃菜望着牵着的手,再次问我。

 「呐,对现在的秀侑君而言这个世界是水里?还是陆地?」

 对于这个问题,我以用力的回握作了回答。

 我们对于生活这件事笨拙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肯定一个人的话是无法幸福的。

 但只要我们俩像这样携手共进的话。齐心协力的话。没准就能抵达幸福的彼端了。

 也许我们就能得到梦寐以求的东西了。

 一个人无法得到幸福的我们俩一起的话就能抓住幸福。我有这样的一种预感。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