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五话 萝丝·艾莉西亚·罗雅尔的忧郁。

第一卷  第十五话 萝丝·艾莉西亚·罗雅尔的忧郁。

萝丝•艾莉西亚•罗雅尔总是觉得烦躁。

她生在侯爵家,接受相应的教育,出落得亭亭玉立。

她的美貌传到王都。

为了到学园就读,她移居到王都,第一次涉足社交界就被国王看上,成为侧妃。

国王对年轻(且爆乳)、美丽(且爆乳)的侧妃著迷,很快就有了孩子。

到此为止。

回想自己的半生总是觉得……到此为止。

她一直受人瞩目。

从小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

可是……

王子一出生,大家都先看王子,和王子的黑发。

接下来看我,赞美王子。

王子的头发比王族的所有人都还要乌黑亮泽,吸引人们的目光。

感觉自己变成了王子的附属品。

并非他不可爱。也并非不爱他。

因为可爱,正因为爱他,才会一个劲儿地隐藏这种郁闷的心情,不让任何人发觉地过日子。

唯一的救赎是国王的宠爱。国王看著我。只有这个不能失去。

她确实理解侧妃的立场,和王后一起支持国王。

十年。总算过去了。

十年。我,不再是我,而是王子的母亲。

有什么不满呢?谁也不能理解。

越是说明越会被人在背地里说,我就是任性、傲慢。

在这种逼到极限的精神状态下,我生了第二个孩子。

对国王来说是第一位公主。

和哥哥一样拥有乌黑的头发,出生的公主受到国王溺爱,终于连国王也不是最先看我的人了。

我想要稍微恢复国王对我的关心,穿戴高价的礼服和装饰品,仔细洗净肌肤和头发。

追求美丽、更加美丽的时间、劳力与金钱,在每天可爱地成长的公主面前毫无意义。

然后,只把我视为王子母亲的人们,不知不觉中变成以轻蔑的目光看著我。

挥霍浪费的侧妃。

国王和王后责备我的次数增加了。

即使明知毫无意义,我却无法停止追求美丽。

我很害怕停止了会变成怎样?

只有难听的传闻传开来。

出现在公开场合的机会逐渐减少。

国王来见我的次数逐渐减少。

感觉立场变得越来越糟。

让悉心保养的身体穿上相得益彰的礼服还被说成没品味,虽说如此若是安分守己、保持低调,还是没人会理我。

既然如此,乾脆当一个挥霍浪费、没品味的侧妃吧!

腹中一直有紫黑色郁闷的东西住著。烦躁感无法平息。

隔了好久国王寄来的信上写道,要我暂时在故乡好好静养。

故乡离王都很遥远。如果分开,国王就会忘记我吧?

即使在娘家静养,烦躁感也没有平息,完全没机会看到黑发的故乡的人们,更明显地把王子视为特别的存在。

尚且年幼的公主尽管没办法,也和王子一起远离王都,感觉王后在背后牵扯其中。

虽然一直合力支持国王,但是只因为第二王子的发色比王后生下的第一王子还要乌黑,一部分愚蠢的贵族开始形成派系意图拥戴他当下一任国王。

行动无法与王族相称的我,被儿子冷淡的目光非难。

女儿总是在窥探烦躁的我的脸色。

王子十五岁,公主五岁。

到这个年纪还没决定结婚对象,就王族而言很罕见。

为了消遣和打发时间,我决定假称事前查看结婚对象人选,隐瞒王族的身分,参加邻近贵族的茶会。

虽然因为王子和公主的发色很快就暴露身分,不过被发现时看著贵族们慌张的模样取笑,像追击般故意讲一些刁难的话可以排遣烦躁感。

在这当中,我听到了史都华家茶会的传闻。

王国最富有的帕雷史的领主,正在寻找孩子们的结婚对象。

虽然帕雷史很遥远,不过身为挥霍浪费、没品味的侧妃,我想和他们增进关系。

要是三子女之中的独生女和王子订婚,能花的钱或许也会增加。

尽管如意算盘被粉碎般遭到拒绝参加,不过日后受邀者的传闻传到我耳朵里。

「长男格奥尔格少爷才十五岁,却能在狩猎魔物时大显身手,强悍可靠,非常照顾年纪小的孩子们,是一个很棒的人。」

等等……

「长女艾玛小姐虽然个性文静怕生,却很努力招待客人,她那令人想要保护她的模样惹人怜爱。最棒的是她的笑容超级可爱。总之很可爱。非常可爱。」

等等……

「次男威廉少爷是梦幻美少年,把陪著孩子们的母亲、女仆都迷得神魂颠倒。」

等等……

以不懂客气和拿捏分寸的孩子们为主的茶会,只有这么好的传闻是不可能的。

但是,无论汇集再多传闻都没有坏话。

冒充身分寄出假信件被拒绝或许也并非偶然。

史都华伯爵家是能做到如此完美舆论形象的家族。

我一定要会一会。

正好,我偶然间得到人应该在王都的阿尔班•史都华正在邻近的基亚里领落脚的消息。

我立刻派出使者传话。

做到这种程度,对方也不能拒绝了吧?

不久,史都华伯爵家寄来了茶会的邀请函。

跟之前一样,我们迟到一小时。

史都华伯爵出来迎接,这时我觉得突兀。

我没有立刻明白是什么,跟之前一样,我在史都华伯爵夫人面前对伯爵装出甜腻的声音。

这时又觉得突兀。

以王国最富裕的领主来说,虽然宅邸的宽广与气派程度都不够,不过稳重俐落的构造令人有好感。

我被带到大厅对众人告知免礼,所有人一起抬头时,我终于察觉到突兀感的来由。

大约二十名孩子和照料他们的父母与女仆跟之前一样,都看著王子。

一心一意地凝视著王子的黑发。

其中只有三人,感觉是兄弟姊妹的孩子们看著我。

他们以其他人看著王子的表情,很专注地看著我,而不是王子。

他们身上的装饰品是紫色,因此大概是史都华伯爵家的三子女吧?

并且,就在刚才我才注意到,史都华伯爵和伯爵夫人也无视王子的黑发,最先看著我。

只有史都华伯爵家看著我。

那是王子出生后,我一直追求的视线。

看到我的瞬间,所有人都惊为天人地瞬间停止呼吸。

那时令人怀念的感觉。

史都华伯爵家对我的美丽投以赞赏的目光。

仅仅如此,内心就慢慢地被填满。

并非身为王子的母亲,而是纯粹地以萝丝•艾莉西亚•罗雅尔的个人身分获得认知。

之后,三子女向我儿子和女儿简单地问候完毕后,就跑来我身边。

传闻中个性文静的长女艾玛,以怒涛之势称赞我的美。

即使被两边的兄弟警告也不气馁,以不像孩子的著眼点赞美我。

她的模样非常可爱,而且很好笑,害我笑个不停。

这样发自内心的笑相隔几年了呢?

我是从何时开始不笑的呢?甚至觉得连怎么笑都忘了。

有一件确定的事。

长女艾玛•史都华超级可爱。总之很可爱。非常可爱。

我开玩笑问她:「艾玛,你要嫁给我儿子吗?」

她竟然回答:

「恕我失礼,比起王子,我更想和萝丝妃结婚!」

真是可爱。

可爱到许配给我儿子太可惜的程度。

 

第十六话 我推超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