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一话 穷途末路。

第一卷  第二十一话 穷途末路。 「雅德维也要玩~!」

 从隔壁的女澡堂传来雅德维加很开心的声音。

 「隔壁感觉很开心呢。」

 威廉冲掉头上的泡泡向王子攀谈。

 「是啊。」

 恋爱萌芽几小时后,虽然隔著一道墙入浴,不过对方还是十一岁女孩。

 和雅德维加在温泉玩耍的光景浮现眼前,让人不觉微笑,爱德华也表情柔和地泡在热水中。

 「欸,雅德维!很痒啦!」

 光是听到艾玛的声音心脏就怦怦跳。

 至今一次也没经历过这种事。

 多次出席茶会和社交界,王子本身也和觉得漂亮的女孩身体紧贴跳舞,这种事

 也有过好几次。

 可是,心脏宛如今天才开始跳动般,笨拙地怦怦跳。

 「母亲!!艾玛好光滑唷~!」

 虽然绝对不是在偷听,不过情绪高涨的雅德维加声音很响亮。

 而且,话题变成艾玛后注意力自然被吸引。

 艾玛……很光滑?

 「咦?让我摸摸看!」

 也听见了母亲有点兴奋的声音。

 「等等!那边不行啦!」

 传来了艾玛更大、更慌张,无可奈何的声音。

 ……那边……是指哪里?

 光是这点就让心脏开始失控。

 感觉像是长距离全速奔跑之后,心跳加速,从体内响起很吵的怦怦声。艾玛……那边是指哪里!?

 「艾玛,这光滑的触感是什么?即使扣除温泉也想要一直摸的……这光滑的触感是什么?」

 艾玛……很光滑。想要一直摸。艾玛……很光滑。

 来自母亲的资讯在脑中一直转。

 格奥尔格和威廉似乎没听到,他们开心地聊著今天的晚餐。

 「小萝!音量小一点啦!呀!!等等,那个地方……不要,咿,不行啦!」

 令人不觉得只是十一岁少女……怎么说呢?非常……非常有魅力的声音,从仅仅一道墙的另一边传过来。

 所以,那个地方是指哪里!?

 母亲到底在摸哪里!?

 脑中快要被邪恶的想像支配。

 话说,「呀」或「咿」之类的,未免太可爱了吧?

 是摸到哪里才会发出那种声音啊!?

 哪里……我在想什么…………不,忘了吧!全忘了!

 刚才的对话,全都忘了,很光滑………………?

 ……艾玛很光滑,想要一直摸,「呀」、「咿」,不行……

 甚至想起了几小时前的笑容,心跳更加剧烈,整张脸发红。

 最后,他咕嘟咕嘟地直接潜入(沉入?)热水中,几十秒后被格奥尔格和威廉慌忙救起来。

 在女性泡完澡之前,发热的脸总算变凉了,心跳也平稳下来,可以放心。他也要求格奥尔格和威廉不得说出刚才的丑态。

 两人有点冷淡的视线令人承受不了。

 不过,看到洗完澡的艾玛热呼呼光滑的脸颊时,原本压抑的邪恶想像瞬间复苏了。

 「殿下?你的脸很红耶。你没事吧?是不是头晕?」

 艾玛担心地看著王子的脸,不过因为王子个子高了一些,所以变成绝妙角度的眼睛朝上看。

 未乾的头发拨到耳后,有些湿润的绿色眼眸担心地直视自己。

 心脏突然收缩。

 「我、我没事。没问题。」

 只能说出两句话,他直接顺势移开视线。

 就连面对他国重要人士也毫不紧张,能够应对如流的自己,唯独面对艾玛语无伦次,不能好好说话。

 焦躁、害羞、没出息。

 「没事的话就好。」

 看到说著嫣然一笑的艾玛,即使焦躁、害羞、没出息,他确实觉得果然忍不住喜欢她。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自己的心以艾玛为中心反覆上上下下。

 为了她的笑容,他想要为她做任何事。

 可是……

 ◆ ◆ ◆

 「殿下!史莱姆来了!快躲开!」

 在格奥尔格大叫的同时,水滩形魔物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横过眼前。

 他忍不住出手了。

 每天锻炼剑术时反覆练习的成果,他反射性地砍向朝格奥尔格冲去的水滩。

 砍中魔物时没什么感觉,它分成了两半。

 「怎么这样!!」

 他听到格奥尔格的叫声和咂舌。

 变成两半的水滩完全没受到损伤,分裂成两个,各自开始行动。

 「啥!砍也砍不死吗?」

 他总算察觉到自己失败了。

 砍了水滩的剑以剑锋为中心溶掉了。

 然后砍成两半的水滩,其中一个执拗地锁定自己,开始攻击。

 虽然猎人们拚命保护我,不过最初看到时觉得太多的装备盾牌,每次受到攻击时就溶解,剩下不多了。

 自己砍了水滩,明显让状况恶化了。

 明明听到威廉制止和猎人们的声音,为何那时不听从?

 那时候,要是立刻抽回的话。

 后悔的念头涌现。水滩的攻击很快,感觉是重装备的猎人们的铠甲轻易地溶解。连说句反省或谢罪的话也没时间,只顾拚命地逃离一只水滩。

 格奥尔格抱著艾玛,持续躲闪两只水滩的攻击。

 连用眼睛追上速度也很困难,也听到猎人们的惊呼声。

 只不过,每次格奥尔格移动时艾玛的血都在飞舞。

 明明想救艾玛却什么也做不了。

 比起面对两只的格奥尔格,自己处于劣势。

 要是盾牌用完了,猎人和我都没有办法防御攻击。

 走投无路了…………

 两只水滩同时冲向格奥尔格,眼角余光瞄到水枪发射了。

 原本以为小只的无法发射,看来似乎错了。

 这边这只总算停止水枪,切换成身体冲撞。

 水枪具有规律性,发射五发后似乎暂时不会再射击。

 格奥尔格巧妙地躲闪两只发射的水枪,但是似乎失去平衡,在史莱姆面前跪地。

 要是不赶快恢复姿势就危险了,他却没有立刻行动,反应慢了一步。

 那样的话,会变成水枪的靶子。

 「格奥尔格!!呜哇!!」

 在呼喊格奥尔格的同时,瞬间突然刮起狂风,他护住头部。

 狂风立刻突然停止。

 究竟是什么……?他看看周围,不禁怀疑自己的眼睛。

 狂风是因为全新的魔物出现。

 和水滩不同,比人还要大,具有实体的兽类魔物。

 它瞬间移动到失去平衡无法移动的格奥尔格正后方,喘著大气抬起前脚眼看就要攻击。

 格奥尔格的意识朝向前方的两只水滩,没有察觉到背后的魔物。

 这幅光景足以给王子和猎人们带来绝望。

 与其说走投无路,更应说成穷途末路。

 「格奥尔格!后面!拜托快逃啊!!」

 王子悲痛的吶喊,恐怕已经赶不上了。

第二十二话 白色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