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MAILER-DAEMON的战栗

第三章【凶手的气息】

第五卷 MAILER-DAEMON的战栗  第三章【凶手的气息】

 ——一周后便是你的死期。MAILER-DAEMON——

 “对了,虽然不是什么要紧事,不过我最近收到了这样一封邮件。”

 客殿仁边说边掏出了X-phone的翻盖手机,找出那封邮件,递给上木荔枝。他知道自己完全不懂得讨女孩子开心的技巧,所以故意装腔作势用上了“虽然不是什么要紧事”这样的说法。这种缺乏自信的心理状态,可能也与他一米五的身高有关。

 不过上木荔枝其实并不这样认为。聊天本来就是两个人共同参与的行为。如果发展成尬聊,本质上是双方共同的责任。上木荔枝绝不是无趣的人。

 所以虽然她一看就感觉只是封骚扰邮件,可还是装出很惊奇的样子说道,

 “呀!——这是什么啊,‘死期’?好可怕!这不是跟那个‘鬼来电’一样吗?”

 “‘鬼来电’?好像听说过。”

 “是秋元康的小说,后来还被改编成电影来着。”

 “秋元康?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啊。“

 “什么啊,你不知道吗?就是AKB48那个制作人。“

 “对对对,就是他。他还写小说啊?“

 “是啊,他以前有一段时间专门写改编电影的小说的。‘鬼来电’就是这时候写的,情节大概是有人收到死亡预告短信或者电话,然后这些人接二连三地死掉了,这样的故事。“

 “跟这封邮件差不多呢。所以电影里那些邮件是人发的吗?“

 “不是,是幽灵。”

 “什么嘛。”

 “恐怖小说基本上都是这样的套路啦。不过说起来,那本‘鬼来电‘是什么时候写的来着?“

 “我查查。”

 客殿按了几下手机,突然皱了皱眉。

 “差点忘了,我这个翻盖手机上不了维基百科。”

 “所以你倒是赶快换成智能机啊。”

 说起来让人有点意外,不过荔枝有很多朋友都还在用功能机。这些人大多也不太上网。像是蓝川就搞不懂怎么用推特。——这么一想,好像最近蓝川都没有来过了,荔枝稍微感到有些寂寞。

 她掏出自己的智能机搜了搜。

 “一卷是2003年发售的。2003年手机还是新鲜事物,所以在当时这本书可以说是紧随时代潮流,以高科技为题材的作品。不过放到现在来看就没什么意思了。现在年轻人都用上LINE了。秋元老师能在当时写出这样的作品很厉害,但是现实中发这种邮件的人可就很没品了。所以你不用害怕,没事的!“

 “邮件的语气很吓人啊。不过你说没事的话应该就没事吧。“

 “啥,你还真害怕了?“

 “是有点怕来着。万一不是恶作剧,而是真的杀人预告信的话该怎么办呢?”

 “你有跟谁结仇吗?”

 “没有吧……”

 “反正客殿先生长得这么人畜无害,看着也不像是会被人记仇的类型。”

 “这说的也太过分了吧……”

 客殿有点害羞地骚了搔头。可是荔枝很快又改口道,

 “不过有些时候可能自己无意之间就把人给得罪了,所以这事也不好说啊。要不调查调查?手机借我一下。”

 客殿把手机交给了荔枝。

 “MAILER-DAEMON——邮件发件失败时收到的错误提示的发件人。当然你收到的这条显然不是错误信息,所以肯定是实际存在的发件人在假借MAILER-DAEMON的名义给你发信。”

 “是啊,我记得以前给朋友发邮件结果发错地址,提示邮件发送失败的自动回复就是MAILER-DAEMON发出的。”

 “没错没错。不过现在大家都不怎么手动输入邮箱地址了,所以MAILER-DAEMON的出场频率也降低了。”

 “但是为什么要假借MAILER-DAEMON的名义来发信呢?DAEMON好像跟恶魔的英文单词DEMON有点像。”

 “DEMON是DEMON,DAEMON是DAEMON,不一样的。DAEMON原本的意思是处于神与人之间位置的守护神。当初给程序取这个名字,也是因为它充当的是发件人与收件人之间的信使的角色。”

 “去掉一个A,守护神就变成了恶魔啊。”

 “两个词都来源于希腊语δαίμων。古希腊人把灵魂类的东西统称作δαίμων,不问是善是恶,后来才分开的。”

 “诶,原来是这样啊,荔枝小姐懂的可真多。”

 “那当然,我这么聪明。”

 发件人的地址栏写的是一个包含mailer-daemon这个词的esTa公司的邮箱。

 “究竟是守护神还是恶魔呢?要不给他回个信试试?”

 “别,我觉得还是不理它比较好。”

 “是吗?真没劲。”

 不过,就算回信了对方大概也不会再回复吧。

 荔枝又看了看发信时间。正好是一周前。

 “喂,‘一周后便是你的死期‘,这说的不是今天吗?”

 “诶,还真是。收到邮件当天我还吓得不行,没想到到日子了反而没感觉了。”

 “没事吧?话说,要不要做?”

 “嗯?怎么突然就……”

 “按时射精是男人情绪调控的关键哟。”

 “啊,啊啊,那来吧!”

 “注意别太激动,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了哦。”

 当然,荔枝对此完全没有任何顾虑。客殿才二十岁,正是年轻力壮的年纪;而且他的动作真的很温柔,仿佛上木荔枝是玻璃做的一般,轻举轻放。

 上木荔枝是一名十八岁的女高中生。她住在高级公寓“彩虹树”的七零七号房。她在这个房间里接待长期援交客户,客殿仁便是其中一人。

 他是一名大学生,每到周末回家前就会来荔枝的公寓“做客”。不过,他从未在此留宿过夜。这是因为他和舞台剧演员母亲住在一起,而他的母亲控制欲很强。

 今天他一如既往在晚上八点左右准备离开。

 送他出门时,上木荔枝突然没来由地感到一阵不安。于是她提议道,

 “我送你到车站吧。”

 但是客殿软弱地笑了笑。

 “没关系的。“

 没想到,这一笑竟成了永别。

 *

 几分钟之后,荔枝忽然发现客殿把伞忘在了自家门口。他上午来的时候梅雨还在下,但是下午雨就停了,所以他离开的时候可能没有想起来把伞拿走。荔枝也忘记提醒他来着。

 她拿出手机,给客殿发了个邮件。因为他用的还是功能机,所以不能通过LINE联系到他。过去LINE好像还有对应功能机的服务,但现在已经取消了。

 ——你把伞忘在我家了。要回来取吗?还是说等到下次你来的时候再拿走?——

 “伞”用的是输入法里自带的颜文字。

 很快她收到了回复。

 ——等号是什么意思?是说伞吗?不好意思现在就回——“

 荔枝歪了歪头。“等号是什么意思”?她才想问,邮件里哪里有提等号了?

 不过她很快就想明白了。

 原来如此,原来是因为他还在用功能机……

 一个疑问解开,新的问题又摆在了眼前。

 为什么邮件写到“回“字就戛然而止了呢?

 如果是平时,上木荔枝可能只会把这当作客殿的操作失误而已。

 但是想想那封杀人预告邮件……

 也许情况是这样的。客殿正打着字,突然被凶手袭击,为了向荔枝求救,直接把邮件发了过来,暗示向她求救。荔枝脑补出了这样的场景。

 她开始担心了。于是她给客殿打了个电话。

 嘟、嘟、嘟……他怎么还不接电话……

 啊,通了。

 “客殿先生?”

 对方没有说话,但是听筒不断重复着奇怪的声音。

 “哈——呀——

 哈——呀——“

 是喘气声吗?难道是客殿痛苦的喘息?

 荔枝再次向对方喊话。

 “你还好吗?”

 哈——呀——

 这时荔枝终于察觉到了。

 这不是客殿的喘气声。他在床上不是这样喘的。

 电话那头是另一个人。那个人拿起客殿的手机接了电话,却只是发出粗重的喘息,保持着沉默。

 荔枝战栗起来。

 “什么人?是谁在接电话?”

 她摁下录音键,然后向对方问道。

 然而对面还是没有任何回应。几秒后,对方挂了电话。

 荔枝迅速把手机揣进兜里,穿上运动鞋,跑到了走廊电梯间前。

 电梯快点来啊!

 电梯过了一会才到。荔枝坐着电梯下楼,然后径直跑出公寓大门,踏上了夜色笼罩的街。

 从回信时间推算,客殿这个时候还应该在去车站的路上。所以他应该是一边走路一边打字的时候被人袭击的,这点可以肯定。至于袭击者是不是那个发邮件的MAILER-DAEMON,还不好说……

 果然我的直觉没错。当时明明应该坚持把他送到车站的。客殿先生,你可务必要平安无事啊!让我再看看你弱气的笑容吧……

 终于,气喘吁吁的她,在车站商业街旁的一条小巷中,看到了一个倒下的身影。

 她顿了顿,然后向那个身影慢慢靠近。

 什么……不,是谁,谁倒在那里……背后那个是……是菜刀柄……衬衫后背都被血浸透了……

 “客殿先生!”

 倒在地上的人正是客殿。菜刀直插他的后心,他的手机掉在了他脑袋旁边。

 荔枝把了把脉。看来是来晚了。

 她压抑住心中的冲动,冷静而细致地观察着四周。

 一件雨衣落在离尸体不远的地方。雨衣上全是血。凶手很可能是为了防止血溅到身上,所以在作案时拿这件雨衣挡在身前。但雨衣留在现场,凶手却早已不知所踪。

 对过去的荔枝来说,侦探行为不过是一种消遣。但从客殿被杀害的一刻起,她心中一股使命感油然而生。

 绝不会让你逃脱。即使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捉住你,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