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MAILER-DAEMON的战栗

空白之章

第五卷 MAILER-DAEMON的战栗  空白之章 一开始,Navy以为自己过不了两三天就会想要离开青之馆。但是后续的行程迟迟未能敲定,导致他不知不觉间便在青之馆停留了很久。而且,把过去即使在休息日也常常被叫去办案的忙碌刑警人生完全抛诸脑后,在海滨别墅悠然度日,这种生活感觉似乎也不坏。

 他以为生活在这种环境中,时间的流动会变得缓慢起来。然而实际上常常是不经意间,一天就这样过去了。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起床直接有现成的早午餐奉上。饭后与其他房客和员工聊聊天,下午的时光仿佛一瞬间就过去了。然后泡澡,上床,一气呵成——这一切不断重复着。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可是这么一来,自己过去三十几年的人生又算些什么?

 *

 洗完澡,Navy突然觉得有些口渴。于是他来到餐厅找饮料。Mademoiselle正坐在餐桌边喝着橙汁。岬风香则在厨房洗着碗。

 “岬小姐——”

 这时,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嗯?”

 “怎么了?”

 岬风香和Mademoiselle两人同时应声。

 Navy对Mademoiselle说,

 “那个,我叫的是岬小姐,不是你……”

 “哦……哦,不好意思,是我听错了。”

 Mademoiselle言语中不知为何透着一阵慌张,随即逃也似地端着橙汁离开了餐厅。Navy目送着她离开,感觉有些奇怪。不过很快他又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便转向风香。

 “我拿一罐啤酒和几条牛肉干走。”

 “好的,我记下了。”

 住宿期间消耗的食物酒水离开的时候会统一记账。

 Navy从冰箱里取出牛肉干和啤酒,从柜中顺手拿下一个玻璃杯,走向餐桌。罐装啤酒要倒到玻璃杯里才好喝——Navy一向持这样的观点。想必不少人也是相同的意见,理由多种多样,不过Navy对此是这样解释的——啤酒不是用来咂么滋味的,喝啤酒喝的就是一口闷下去的那股爽劲儿。罐装啤酒的口太小,没法一口闷。倒进玻璃杯里就方便多了。倒酒的过程也须注意,不能产生过多泡沫——酒与泡沫的黄金比例是七比三。Navy拉开假面下半部分,一口喝掉。与碳酸饮料给人的感触不同,冰凉细腻的泡沫流过干燥的喉咙,清爽犹如久旱逢甘霖的大地。

 一杯酒入肚,第二杯就要配上牛肉干了。如果说啤酒是为流过喉咙的感觉特化过的话,那么牛肉干就是专为咀嚼而存在的食物。纤维般的质感,仿佛替味觉神经主张着“不要只顾着喉咙,这边也要”。椒盐的味道与啤酒的苦味也十分相配。

 Navy正享受着晚间小酌的时光,这时Northern走进了餐厅。

 “噢,这不是Northern吗?”

 “啊……你好。”

 Northern还是一如既往的消沉样子。Navy举起手中的酒杯,晃了晃残酒,邀他入座。

 “不来一杯吗?”

 “那,那就一杯。”

 Northern管风香要了一罐啤酒和奶酪。他一开始说话还是磕磕绊绊的,不过几口酒入肚之后渐渐地也健谈了起来。酒精不愧是聊天时的润滑剂。聊着聊着,Navy得知Northern也是在S站被胜北搭话然后带到这里来的。换作往常Navy应该会感到惊奇,不过现在的他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大概是因为本身这座青之馆的存在就已经足够奇怪的缘故吧。

 他回想起自己被搭讪时的情景,说道,

 “希望断绝与周围世界的一切联系,想要躲藏起来,寻找隐居之所的人……总之是准备踏上‘隐藏自我之旅’的人,青之馆是为了收容这样的人而存在的——胜北先生当时是这样告诉我的……”

 “说的就是我了,所谓的‘想要隐居之人’。”

 “诶,怎么说……唔。”

 想到风香在厨房里可能会听见,Navy急忙闭上了嘴。不过她似乎已经收拾完毕离开了。

 透过半掀开的假面,他看到Northern的嘴角微微上扬。

 “没关系,我没有很在意的。倒不如说我现在反而很想找个人倾诉一下。你愿意听吗?“

 “嗯嗯。“

 “隐居之处……或许称之为‘乐园’更加合适吧。曾经的那个地方对我们来说就是乐园一般的所在。啊,‘我们’指的是我和一群在网上认识的伙伴。其中一位拥有一片风景很好的私人领地,我们每年都会去那里线下聚会。“

 “真不错啊。“

 “是的,直到那一年,聚会上发生了杀人事件。“

 “杀人事件?“

 听到这四个字,Navy出于刑警的习性一下子起了反应。

 “死了好几个人。不过万幸的是伙伴中有一位非常聪慧的女性,及时指出了凶手。“

 Northern简单给Navy介绍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当然,他没有透露那些当事人的身份。Navy总感觉好像对这起案件有印象,不过记忆过于模糊,他也拿不太准。毕竟他的日常工作就是调查处理重大案件,总不可能对每一件都记得那么清楚。

 “那片私有领地的地主也在事件中遇害了,所以那个地方就被收归国有,我们从此便被从乐园中流放了出去。后来我和伙伴中的一名女性交往了,但不是很顺利,最终还是分手了。我与她的恋爱关系只有在乐园这个特殊的空间之中才能成立。“

 “跟你交往的女性,是刚才提到的破案的那位吗?“

 “啊,跟我交往的是另一个人。不过说来也奇怪,现在我对她的印象反而比前女友更加鲜明、深刻。“

 Navy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果然是移情别恋了吧。“

 Northern垂下了头。

 “或许吧……她身上真的有种不可思议的魅力。可是我现在已经再也联系不到她了。自从与她分别之后,我感觉自己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健康状况都每况愈下。去医院看病,大夫说我得了抑郁症。于是我辞掉了工作,正在大街上瞎晃悠不知所措之时,胜北找上了我。“

 看来Northern虽然也经历了杀人事件,但他来这里主要还是因为女人的原因。Navy无法与他产生共鸣。不过仔细一想,Navy发现根本不可能有人能跟他有相似的经历,所以也就谈不上什么共鸣了。更何况如果是能与人产生共鸣的烦恼,他也就用不着来这青之馆隐藏自我了。

 他一边思考着这些事,只听Northern问道,

 “不过我还是很感激胜北先生当时能来找我搭话,把我带到这里来的。到这里之后我感觉身体状况和心情都好多了。Navy先生也有这种感觉吗?”

 他这一问,Navy内心一时陷入了迷茫。

 “这个嘛,怎么说呢……“

 似乎没法就这么搪塞过去,于是他继续道,

 “这一天天的,喝着喝着酒就过去了,哈哈哈……“

 他略显尴尬的笑声在餐厅里回荡。

 紧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Northern有些焦躁道,

 “Navy先生有什么烦恼也可以跟我倾诉的,如果不嫌弃的话。“

 “嗯……我……“

 Navy想了想,回答道,

 “对不起,果然我还是不想说……真的不好意思,明明Northern先生你都告诉我了,可是我的情况要严重得多,我经历的那件事是绝对不能跟别人讲的。“

 “啊,这样吗……没关系的,是我不对,非要勉强你讲出来。“

 “不是你的错……

 这之后两人渐渐没了话题,这场“宴会”就此草草收场。

 *

 “为什么?为什么说拒绝我呢?”

 “大小姐,请别这么大声音……”

 “你不是说你爱着我的母亲吗?我和她长得很像啊!你就不能把我当成她来做吗?””……“

 “为什么不说话?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出来啊!“

 “——其实你也一直把我当作那个伤害了你的人吧,就像我把你当作你母亲一样。“

 “你说什么……?!“

 “现在的你又变成跟过去一样,为了惩罚自己而放纵于性爱。我不想和这样的你做。“

 “闭嘴!你这没用的东西!“

 不知从何处传来了男女争吵的声音。Navy睁开了双眼。他集中精神想要听个清楚,但是周围又恢复了寂静。难道是梦吗?还是真的有人在吵架?比如Mademoiselle和Sebastian?按照胜北的分类,这两位应该是属于“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的人吧。这几天跟他们住在一个屋檐下,Navy感觉他们很可能是离家出走的大小姐和管家的关系。

 不知道刚才是不是真的听到了他们吵架声,但是不管如何Navy一时半会儿是睡不着了。于是他起身准备上个厕所。忽然他注意到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光。仔细一看,原来是他放在枕边的搜查一课警徽在反光。这枚警徽他这几天一直随身携带着,就连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放在床头。万一青之馆里有人发觉他是警察的话,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更遑论有人可能会把警徽偷走做坏事了。

 干脆扔掉算了。这样的想法不时出现在他的脑海。但或许是他内心深处还期待着某一天会回归刑警队伍吧,总之目前这枚警徽还在他身边。

 不过那一天似乎是不会到来了。

 扔掉吧。Navy下定了决心。他把警徽揣进兜里,拿起床头柜里的手电筒。离开房间,上完厕所,他走到了屋外。未消散的暑气和着潮水的味道。黑暗中传来涛声。

 Navy用手电筒照着脚下的礁石,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海岸边,胜北设下的栅栏跟前。脚下的潮水拍打着海岸。Navy注视着手中的警徽。刚拿到手的时候自己应该是很开心的吧。可惜,那时的事记不太清了。当他知道自己不是父亲亲生的那一刻,他的人生便失去了根基,开始像浮萍一般随波逐流。

 他突然生出一种冲动,想用警徽后面的别针刺穿自己的双眼。针尖朝着自己的眼睛刺去。

 刺到前的一瞬间,他猛然恢复了理智,慌忙把别针从眼前挪开,长长叹了一口气。自己这是怎么了。可怕。可恶。赶快扔掉它得了。Navy抡起胳膊。可是心中仅存的那一点点对刑警生活的怀念,又让他的动作迟钝了下来。

 不过总算是扔了下去。

 脚下既没有传来与岩石的碰撞声,也没有传来水声。警徽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应该掉到海里了吧。他拿起手电筒向下照,可是因为距离太远,什么都看不清。就算没掉到海里,也不会有人发现的。过不了多久海浪就会把它卷走了。

 “这份重担终于丢掉了。这下能睡个好觉了吧。”

 Navy自言自语道,随即转身离开了海岸。然而事与愿违,今夜对他来讲,注定是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