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MAILER-DAEMON的战栗

第十四章【胜北与风香的推理~可能性的发散~】

第五卷 MAILER-DAEMON的战栗  第十四章【胜北与风香的推理~可能性的发散~】 胜北与风香仔细阅读了截图中三个人的推文。

 “首先从这个‘池面猎手二号‘开始吧。这个人在从卫生间回中央包厢的途中遇到了谜之景象……嗯,确实挺谜的。”

 “是啊,为啥若王子社长只是被气球碰了一下就要掏出纸巾猛擦脸。”

 “他有洁癖?”

 “有洁癖的人怎么会愿意用别人的纸巾呢?不如说有洁癖的人从来都会自备纸巾的吧。”

 “说的是。然后是这个走在一起的美女的身份。三位社长是跟通风路一起看剧的,所以应该就是通风路吧。但是通风路不是戴姆勒社长的秘书兼翻译吗?”

 “我觉得就是通风路没错。通风路和若王子社长是老同学,现在也是朋友。窗木轮死于爆炸的时候,他们两个都在现场附近。”

 “这样啊。那应该就是通风路了。”

 “但是气球的问题还是解释不清楚……”

 “先不管这个吧。现在最重要的是确定三位社长和通风路的包厢号码。这个‘池面猎手二号‘的性别是什么呢?男女厕所分别在回廊的两边,中央包厢在中间,所以只要知道这个人的性别,就能确定社长们的包厢在回廊的哪一边。”

 风香摆弄着智能手机。

 “这个账号已经设置了浏览权限了,光看用户简介也看不出男女来。‘池面猎手二号‘,这个名字既可以解释成’自己是池面‘,也可以解释成’以池面为猎物‘。”【注1】

 “不管是什么用户名都没法判断男女吧。只是个昵称而已。”

 “太麻烦了,先不纠结这个,分情况讨论吧。”

 “有道理。假设这个人是从男卫生间往中央包厢走,那么若王子社长的包厢就应该是1-8号。”

 “如果是女卫生间的话,那就是8-15号。”

 “再看第二个人,KIRARAN⭐咪。她是在看着灯光的时候注意到戴姆勒社长的……”

 “灯光?写的不是照明吗?”

 “嗯?”

 “照明(Teruaki),这说的是她男朋友的名字吧?你以为是动词照明(Shoumei)吗?”

 一瞬间的沉默。然后,胜北激动地挥起了手。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怎么可能是Teruaki?明显说的是舞台前方那个大吊灯嘛。“

 “原文写的是‘照明真帅啊!‘对不对?正常人哪有这么说话的啊?所以这里的’照明‘肯定是个人名嘛。而且前文也提到了她男朋友。“

 “Shoumei!“

 “Teruaki!“

 两人剑拔弩张互不相让。Sebastian赶忙前来劝解。

 “别吵了,大家来投票决定是哪个吧。“

 “唔……那觉得是‘Shoumei‘的请举手。“

 胜北、Navy、Northern和Sebastian举起了手。

 Mademoiselle红着脸低头小声道,

 “我觉得就是Teruaki……“

 “对啊,正常来想就是Teruaki嘛!”

 风香表示强烈赞同。

 “你们放弃吧。四对二,我们Shoumei派赢了。”

 胜北用胜利者的目光看着Teruaki派的两人。

 这时Northern插话了。

 “额……我觉得这里也还是保留争议分情况讨论好了。为了推理的严密性。”

 “唔……说的也是。那就先考虑动词Shoumei的情况好了。也就是说推主是在看着前方的吊灯的同时看到的戴姆勒社长。考虑到角度的问题,戴姆勒社长可能的位置可以限定在1-5以及11-15号包厢之内。

 “除了吊灯之外的照明设备都在天花板上,朝那个角度看是不可能看到别的观众的。所以可以排除。“

 “如果是名字Teruaki的话,就是说推主是在转头看坐在旁边的男朋友的时候看到的戴姆勒社长。除了他们和戴姆勒社长同处较大的8号包厢的可能性之外,考虑到角度,就只能是5-7或者9-11了吧。“

 “最后是轮椅漂移这个人。他的情况就是简单的数字问题吧。包厢号右半边是3,左半边被拇指挡住了,那只能是3号或者13号包厢了。“

 “别漏了8啊。8挡住左半边也是3。“

 “哦哦,好险好险,差点想漏了。那就是说轮椅漂移的包厢号是3、8或者13。“

 “然后通风路和三位社长的包厢在他的隔壁。那就是2、4、7、9、12或者14了吧。“

 “池面猎手二号的两种可能性别,乘上KIRARAN⭐咪推文里‘照明’的两种念法,再乘上轮椅漂移的三个可能的包厢号,总共应该是十二种情况。每种情况都列出来太麻烦了,我们就按性别和照明念法分成四种情况来限定包厢范围吧。“

 胜北画了张表。【注:请想像这是一张2*2的表】

 池面猎手二号性别为男,照明念作“Shoumei“:包厢2、4;

 池面猎手二号性别为男,照明念作“Teruaki“:包厢7;

 池面猎手二号性别为女,照明念作“Shoumei“:包厢12、14;

 池面猎手二号性别为女,照明念作“Teruaki“:包厢9。

 “这样就基本能确定了!“

 风香激动道。然而此时Navy的的心中却产生了一丝疑虑。

 列出这么多种可能性,现在也没办法进一步确定那种是正确的。与其说是限定、收束,倒不如说让结论更发散了。

 与此同时,

 “其实我觉得我们之前的推理有一个严重的漏洞……“

 Mademoiselle的话,像是一盆冷水泼在了大家的推理热情上。

第十五章【驳论~来自非系列作的伏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