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MAILER-DAEMON的战栗

第十七章【Navy的推理~意料之外的凶手~】

第五卷 MAILER-DAEMON的战栗  第十七章【Navy的推理~意料之外的凶手~】 Navy把杯子里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说道,

 “Mademoiselle的假说可以解释钟表的问题,所以荔枝应该是在舞台上,没有错。”

 “但是按摩棒的声音……”

 “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她在舞台上也能确定按摩棒的位置。”

 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到Navy身上。

 Navy强忍着喊出来的冲动,一字一句地说道,

 “那个方法就是,由自己来操纵遥控器。只要自己打开按摩棒开关三次,就可以确定‘通风路身上突然震了三下’一定会发生。”

 Navy的爆炸发言引起一阵骚动。

 “不可能,为什么上木荔枝会拿着通风路下体按摩棒的遥控器?”

 “等等,之前不是说拿着遥控器的人就是幕后黑手吗?如果那个人是上木荔枝的话——那不就是说,她是幕后黑手?!”

 “侦探是凶手,怎么可能……”

 “上木前辈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的!”

 “但是你们考虑一下,这个假说可以解释眼前的一切问题。”

 又是一阵沉默。大家都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彼此的视线。

 这之中,最不愿意相信Navy推理的人其实就是他自己。他又拿起桌子上打印出来的推文,仔细地一条一条读了起来。

 能不能找到什么证据来推翻自己的结论……荔枝,荔枝怎么可能是凶手……

 然后他发现了。

 这些推文……

 难道这也是荔枝的设计……

 为什么要这样……

 这时,他回想起新闻节目里早坂吝的话。

 那个人对假身份手机的发现经过感兴趣的原因……

 现在,他明白了。

 如果是这样……

 无数的信息在Navy的脑内串联成了一条线,就像星座一般。得到的图案虽然奇特,但却也无与伦比的美丽。

 至今为止,他曾多次见证荔枝破解谜团。然而亲身体会这种感觉,却还是第一次。

 啊,原来这就是推理的快感。

 如果父母的案件也是像这样由自己破解的话,自己看待它的眼光,也会大不一样吧。

 Navy感到一阵缺氧。自己陷入过于深刻的思考,竟一时忘记了呼吸。

 他条件反射般取下了脸上的假面,深呼吸起来。

 “啊!”

 一声惊呼。

 视线集中在蓝川的脸上。

 蓝川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抱歉地说,

 “不好意思,我违规了。”

 但他又继续补充道,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现在都必须摘下假面,离开这里,回到东京去。”

 客厅内的气氛一度焦灼。

 最终,胜北站了出来,代表大家问道,

 “我们这座青之馆对来者不拒。想要离开的话,我们也不会强行挽留。但是,我希望你能至少说明一下离开的理由。”

 自己最终能够解开谜团,离不开青之馆伙伴们的帮助。所以,自己有回答他们的义务。

 而且,蓝川也不能百分之百确定自己得到的答案就是正确无误的。讲给他们听,也能从他们那里获得一点意见反馈。

 蓝川徐徐讲出了自己的推理。

 待他说完之后,大家纷纷赞叹起来。

 “确实,这样推理出来的结论可以解释所有的疑点。”

 即使是慎重的Sebastian,也不吝赞美之辞。

 风香更是兴奋地要跳起来了。

 “好厉害,好厉害啊,Navy先生。“

 “原来如此。这样说你是非回东京不可了!你认识路吗,需要的话我送你过去也行。“

 胜北提议道。然而蓝川拒绝了。

 “不用,我自己能行。“

 “这样啊。风香,你去帮Navy先生收拾行李吧。“

 “好!“

 蓝川和风香一起离开了客厅。

 这时,Northern伸出了手。

 “等一下……也带上我……“

 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但是很快似乎又改变了想法,坐了回去。

 “不,算了。这是属于你的故事。祝你好运。”

 “我能做出最后的推理,也有你一半的功劳。谢谢你。“

 蓝川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

 行李收拾好后,蓝川下到一楼,准备结账。青之馆里的所有人也都聚在了一起。

 表面看起来像个宗教怪人,但实际却很热心肠,很好相处的胜北时太郎。

 年轻而有活力,天真直率的岬风香。

 平日里显得有些孤僻,关键时刻却头脑清晰的Northern。

 态度有些傲慢,但却充满了正义感的Mademoiselle。

 还有作为仆人默默守护着她,内心从无动摇的Sebastian。

 蓝川与他们一一道别,然后走出了大门。

 没走几步,一个声音喊住了他。

 “等一下。“

 Mademoiselle从身后追了上来。

 “你忘了这个。“

 她把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扔了过来。蓝川慌忙接住,定睛一看,竟然是之前扔掉的搜查一课徽章。

 “为什么你会……“

 “那个晚上我睡不着,就想出来吹吹风,在礁石那里散了散步。“

 果然,那一夜半梦半醒时听到的吵架声,就是她和Sebastian。

 “结果碰巧看到你拿着手电筒来到了海边,为了不被发现,我赶快躲到了礁石的后面。然后就看到你朝海里扔了什么东西。我很好奇,于是第二天早上又过去看,就看到这枚徽章在礁石上闪闪发着光。才,才不是为了你才专门去捡的,只是因为很漂亮……但是现在,我觉得是时候把它还给你了。你回去之后,还用得上它。”

 “啊,谢谢你。”

 蓝川内心的千言万语,最终化作了轻轻一声谢谢。看到徽章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热爱着刑警这个职业。

 “未来你遇到困难的时候,一定会有人带着徽章来拯救你的。“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

 Mademoiselle苦笑一声。

 “什么嘛。搞不懂你在说啥。“

 “以后你就懂了。“

 “一路顺风。“

 “嗯,你也保重。“

 蓝川最后告别了Mademoiselle,顺着来时的崖边小路往回走。

 刺眼的阳光晒得他满身大汗。

 渔村的村民们都用惊讶地目光看着他。但他没有在意他们,而是继续往前走。

 穿过这片树林……

 坐上电车……

 下一站,东京。

 东京之后?

 当然是去找荔枝。

 但是,不是去彩虹树公寓楼的707号室。

 她的位置,在推文里早已有所提示。

 按照蓝川的阅读顺序,把每一段第一个字连在一起。

 在

 最

 初

 相

 遇

 德(的)

 爱

 情

 屡(旅)

 观(馆)

 等

 你

 在最初相遇的爱情旅馆等你。

 没有多少人会搞错推文顺序吧。

 与荔枝在爱情旅馆初次见面的人也没多少吧(就算第一次就去了爱情旅馆,见面的时候总归是在其他的地方)。

 综合两项条件,荔枝的信息只能是针对蓝川的。

 但是为了传达这条信息,必须诱使蓝川按照错误的顺序从头读到尾。如果反过来的文章过于意义不明,就算是蓝川也会有所察觉。所以,她特意把文章写成正反皆可读的样子。当然,最后文意还是多少有些片段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不知不觉之间,他抵达了目的地——那家偏僻廉价的爱情旅馆。

 上次他来这里,是为了调查在这里发生的杀人事件。那次事件最后多亏荔枝在牛仔裤拉链上发现了指纹,得以顺利解决。他和荔枝也从此结下了缘分。(请参见《彩虹牙刷 上木荔枝发散》中的蓝之章)

 是充满回忆的地方啊。

 蓝川下定决心,走了进去。

 然后,他敲了敲101号房间的门。他和荔枝就是在这里相遇的。

 里面传来一个女声。

 “是哪位?“

 无疑,这正是荔枝的声音。

 “我是蓝川。“

 一瞬间的沉默。然后,那个声音变得更加响亮。

 “稍等一下,我马上来开门。“

 脚步声接近。随后,门被拉开。

 荔枝就站在那里。

 她对蓝川甜甜一笑。

 “好久不见。“

第十八章【上木荔枝的申辩,以及最终推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