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章 意料之外的相遇

第二卷  第一章 意料之外的相遇 我和七海同学初次约会也算是顺利的落下了帷幕……虽然期间遇到了各种状况,不过,勉强也能称作顺利吧。总之,就是顺利结束。就这样时间过去了三天。

 第二天因为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我被班主任叫了出去,最后也没有发生特别大的事件。

 我们仍过着非常安稳的校园生活……这样的展开并没有发生。

 额,其实说是不安稳的话,感觉也不太对。毕竟没有事件发生,一切都很和平。

 不过果然,约会之后的第二天我还是感觉到发生了一些改变,或许是错觉也不一定。

 要怎么说才好呢……

 简而言之就是,没错。

 我觉得……七海同学变得更加积极了。

 真的是错觉也说不好,总觉得约会之前和约会之后的态度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首先,就是上学时候牵手的方式变了。

 到之前还只是单纯的手掌相贴的牵手而已,约会之后第二天回去之时,完全就变成了恋人之间的牵手方式。

 也就是十指相扣。

 虽然,我在拜访她家的时候,而且还是在她双亲面前,也如此做了就是了。

 在在约会次日回家之后开始……不管什么时候,她都要这么做我是真的没想到。

 对我而言,这个要求的难度属实有点高。

 就算是有过一次经验之后也不意味着这个难度会下降。

 就这么踌躇之间,七海同学歪着脑袋,就像追击攻击一样说道。

 “讨厌……这样吗?”

 “完全不讨厌!”

 秒答。

 回答不需要迷茫。我是不可能会讨厌的。要真会犹豫的话,当初被要求的时候早就拒绝了。

 但是,即便不讨厌,但是心理层面的高难度却是另一回事,我希望七海同学能明白这点。

 是我想的过于复杂内心过于纤细了吗,不对……单纯来说只是我太没用了。

 最后,我内心一顿小九九但是手却老老实实地牵着她。这个之后慢慢地就会习惯起来吧,大概。

 而随着七海同学的改变,我有种自己也开始发生变化的感觉。

 或许,这会向着积极地方向前进呢?她的改变以及我的改变,最后……我们之间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呢?

 现在纠结这点也没什么意义,改变虽然伴随着未知的可怕,但是某种程度也会让人觉得舒适。

 上学时候周围的视线……已经有点难顶了。

 而且,变化不仅仅只有牵手的方式。

 午饭的时候居然还附带了饭后小甜点,而且还不是市面上买的那种,是七海同学亲手制作的!

 不光是便当连甜点都……在我觉得让她花费这么多时间非常不好意思的时候,七海同学却告诉我那是和睦子阿姨一起做的所以别在意。

 对于这感到匪夷所思的我,七海同学开始了说明。

 似乎,睦子阿姨是早上很喜欢赖床的类型,早饭以及便当都变成了七海同学的工作。

 原本这些都是严一郎先生所承担,最近的话妹妹和严一郎先生都在帮七海同学。

 除此以外的家务,基本上都是全职主妇睦子阿姨的工作。

 茨户家家务活分配大概就是这样。

 不需要在意甜点,也是言之有因。

 七海同学表示自己在学校的时候,睦子阿姨就会开始甜点的制作准备,在她回家之后两个人就会一起做。七海同学说的就就好像小菜一碟一样。

 ……这哪里是不需要在意啊。

 『只是我喜欢这么做而已。』

 七海同学笑着说道,这下子,下一次约会自己要是不努力一点可不行啊……地点定在哪里好呢?

 最后……没错,最后一个变化。

 私以为这是最大的一个变化。可能是我的错觉,是我自我意识过剩,就算是我过于主观的看法,也让我心惊胆战。

 废话这么多真是不好意思,那就让我揭晓最后一个变化。

 目前为止还是未遂,虽然是未遂……那个……我觉得……七海同学想要亲我的脸。

 不对不对,这可能真的是我的错觉。

 最近我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

 彼此之间气很不错的时候七海同学就会双眼带着水气。

 缓慢地向我靠近,而我只是像块石头难以动弹。

 但是,结果而言,七海同学满脸通红止步于此。

 而在那之后,她就会狠狠地盯着我的脸颊,而不是嘴唇。这点真是有七海同学的风格了。

 而我也非常害羞,希望她……不对,我其实并不希望她放弃。但是要真是这样亲上来的话,我或许……

 如此这般极其复杂的想法,最近一直重复出现。

 七海同学变得如此积极,让我的内心就像是某个特摄剧里面升级播音一样响了起来。

 “那什么,我们之间最近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你怎么看标津前辈。”(艹又喂前辈狗粮是吧,男主你不是人啊!)

 “能向被甩掉的我问这种事情,你的行动力和精神力之强悍,真是让我有点尊敬啊……”

 我现在,很罕见的午休时间和标津前辈在一起。

 来找前辈的原因,是我想和前辈商量一下。

 顺便一提,七海同学和音更同学以及神惠内同学在一起。我不在的时候,她或许也会向两位汇报各种事情。

 “不过,既然你都给了我这么高级的东西了,我也只能帮帮你了。”

 前辈将一个装有点心的透明塑料袋小心地抱在怀里。

 这是七海同学亲手制作之物。今天的甜点是饼干,我带了一份送给了前辈。

 和约定的料理或许有一些出入。

 关于这点,某种程度上我还真是蛮小气的啊,毕竟享用七海同学的料理只能是我的特权。

 因此折中一下,我向前辈提出,甜点的话如何。而前辈也是欣然接受。

 当我和七海同学商量的时候……她非但没有摆出讨厌的表情,反倒很乐意地接受了。

 『也是啊,前辈教了阳信打扮,得向他道谢才行。嗯,谢礼是很重要的。』

 就是这样,七海同学笑嘻嘻地摆出胜利的姿势,看起来很开心。

 我还以为她会不乐意呢,这个回答却让我有点惊讶。但是,之后的一句话更是让我惊掉了下巴。

 『而且……照顾到丈夫在外的一些情况,在自己成为妻子之后也是很重要的一点。』

 我觉得她肯定只是想说给自己听而已。

 轻声细语的七海同学肯定没想到和自己的意志相反,这一句话完完整整地落到了我的耳中。

 看样子,我成不了那种耳背系主人公啊。

 听到的瞬间我的脸颊一下子热了起来。七海同学,请告诉我我该作何反应才是正解。

 总之,不能装作没听到,我回答道,那我可真是个幸福的家伙。七海同学红着脸,笑着邦邦地拍着我的后背。

 嗯,希望我没有做出错误的选择。这份疼痛让我觉得有一丝的舒服。额,我可不是M嗷。

 大概就是这样,七海同学今天也做了前辈份的饼干。动作之迅速令我震惊。

 然后今天,我就把这份心意带给了前辈。

 一开始七海同学表示由自己来给前辈,没想到在这我居然会露出连自己都感到意外的一面。

 我不喜欢七海同学给别的男生亲手做的点心。这句话将我的独占欲暴露无遗。

 我再一次感觉到自己是个小气鬼,不管是料理的事情还是这一次,连我自己都没意识到我的独占欲有这么强。

 或许我害怕七海同学会离我而去,而听到这句话的她这是红着小脸说着自己明白了。因此,我来到了前辈面前。

 “话说回来,问我怎么看……你对此不是很开心吗?那样的话,还有什么问题呢?”

 对于我的问题,前辈叹了口气半眯着眼表示着无奈。

 难不成自己真的让人很无语吗?

 “不是,开心归开心……我实在是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嗯,这样的话我也不知道。”

 前辈断言道。

 前辈一边把玩着手中的饼干,却不打算吃的样子,就这么继续着话题。

 前辈表示这只是以他的角度思考作为前提,即便如此他还是认真地回答着我的问题。

 “据你所描述的你现在的状态而言,你现在非常的焦虑,因为茨户君的攻势极其凶猛。你们之前的比分被越拉越大,所以你很急,很急,急到快要失去理智了。”

 以篮球比赛为例的话,我现在的状态真的就是和前辈所说的一样。

 现在,我从七海同学那里得到了越来越多,而自己该如何回报却毫无主意。

 这实在是谈不上对等的交往关系,一直是自己受惠也会令人感到苦涩。

 标津前辈仿佛将我的心思看穿一般,温柔地说道。

 “正所谓如此胜负时刻,才更不能心烦意乱,自己应该先稳住,利用好时间先拔一筹。听好了,越是焦急的时候就越要保持冷静。”

 “保持冷静……吗?”

 “没错,先要稳住。而逆转时刻就是从此刻开始。”

 果然还是篮球的例子。

 不过确实,最近今天自己的心似乎愈发的凌乱。

 我和七海同学之间并没有类似篮球一样的胜负关系。

 这只是我单方面的挑战。让七海同学喜欢上我,这一生仅一次的大挑战。

 但是,我却一味地接受着来自她的好意,这实在是不会让她喜欢上,这种心情让自己陷入了焦虑的泥淖。

 嗯,能和前辈交流真是太好了。

 如此聊天之后自己的情绪慢慢平稳了下来,就在自己以为冷静下来的时候,前辈投出了一颗炸弹。

 “所以你,先茨户君一步去亲吻她吧。脸颊也罢,当然嘴唇也好。”

 听到这句话我不由地喷了出来。啊,虽然是很经典的表现方式,但是没想到现实人在受到惊吓的时候还真的会变成这样。

 “你在说什么啊前辈。”

 “阿这……既然决定要投出逆转射篮的话,也只能这样了吧,我觉得。”

 这么随意的说出这种话,所以说帅哥真的是!

 要是真的能做到的话我就不用这么辛苦了。亲亲什么的光是脑海中幻想一下就能让我方寸大乱,不用说现实了。

 在这个时候我注意到了一件事。前辈……一直在摆弄那饼干是干嘛呢?没有想吃的意思吗?

 “那个,帘舞君……这次能听听我的事吗?”

 “这,前辈请说。只要我能回答的话。”

 “我该拿这饼干怎么办呢?虽然我很想吃,但是也想留下来当做几年……”

 “请前辈全部吃掉……纪念的话用照片的形式就足够了。”

 听到我的回答前辈似乎恍然大悟一般,开始对收到的星形饼干一顿拍照。

 当然我个人在吃之前也好好的拍照留念了。我偷摸往前辈手机瞄了眼照片。

 我收到的饼干……是心型的。

 (……七海同学每次都是这种不经意的举动,对我来说,确实很高兴啊。)

 不知什么时候结束拍照的前辈、对着饼干大快朵颐,还向我表示了感谢。

 “帘舞君不吃吗?要不我分你一半吧。”

 “我也收到了自己的那份,这一份都是前辈的。”

 “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对于前辈这种奇怪的顾虑之处,我只能苦笑。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说起来,前辈新的恋情现在怎么样了啊?

 如此欢欣地吃着七海同学做的饼干,这也意味着前辈现在并没有完全斩断这份思念吧。

 不过,前辈应该已经放弃了七海同学才对……要不我来确认一下吧。

 “前辈……说起来你新的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啊。”

 “啊,恋爱啊。这,我暂时已经放弃去寻找了。”

 前辈嘴里塞满了饼干,若无其事地回答道。诶?为什么又?

 “喔喔,我对茨户君已经完全放弃了这点你放心好了。”

 看到讶异的我,前辈嘴角沾着饼干碎屑爽朗地笑了起来。这种样子帅哥还是帅哥,真的不公平,太狡猾了。

 “我决定,暂时全身心投入到篮球中了。”

 “哈?为什么?”

 “输给你这件事,让我觉得考虑恋爱对于自己来说还是有点早。”

 拿起一块饼干扔到嘴里之后,前辈仿佛对于当初那个对决还留有怀念一样,眺望着远方的天空。

 ……不过,那实在是称不上打败了前辈。附带的条件全是我方有利。

 “我的梦想是成为职业的篮球运动员。现在我还需要更多的磨练,在和你的对决之后我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啊……恋爱就先放一边好了。”

 前辈有力的语言,认真的表情让我产生了前辈眼中燃烧着熊熊大火的错觉。

 同时,我也理解了前辈。

 所以我拿饼干来到前辈教室的时候,那些学姐的眼神仿佛要把我吃了一般。真的很可怕啊。

 前辈,是我用低劣的手段取得了胜利,所以不用这么禁欲也可以啊。

 但是,看到这样的前辈,我有些羡慕。

 这人,是真的很喜欢篮球。对我来说,并没有某种事物能让我投入这么高的热情……所以我很尊敬他。

 现在的话,或许有些不一样吧。所幸,能让我全身心投入的那个,已经找到了。

 然而,学姐们向我投来的那愤恨或许会给七海同学带去不必要的麻烦。前辈如此受女孩子欢迎,要是因此发生了什么事件也不是不可能……这一点我可得好好说服一下前辈。

 “前辈,这样是不行的哦。”

 对于我的反对,前辈一脸惊讶,连拿饼干的手都吓得停了下来。

 明明有这么多饼干,感觉一下子就要被前辈干光了。前辈保持着这个姿势僵在原地,等待着我的下一句话。

 深呼吸之后,我慢悠悠地但是又非常认真地说道。

 “人啊,有了想要守护的东西之后就会变的更强。所以……前辈不管是篮球还是恋爱都要双管齐下才行。”

 “帘舞君,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接着说。”

 前辈听进去了我的话。好像能行。

 “嗯,请想象一下。比方说比赛的最后时刻……精疲力尽的前辈……离逆转胜负只差一次投篮。”

 前辈老老实实地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开始描绘了那副场景。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总感觉前辈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这一定是前辈的心已经飞向了比赛的高潮时刻吧。

 “就在这个关键时候,如果场边传来了恋人的加油声……这将是一针多么有效的强心剂啊。”

 前辈口中嘟囔着什么,手中开始了动作。是那个时候看到过的投篮动作。

 随后前辈展示了他华丽的投篮姿势,缓慢地睁开了眼睛。

 “……原来如此……这么一说好像也有道理。”

 而前辈就这样反复回味着刚才那个场景,陷入了深深地思考。对于这样的前辈,我需要再推他一把。

 “其实也不是非得强迫自己找一个女朋友。但是……也不能强迫自己不去找。如果碰到了自己认为喜欢的人的话,希望前辈能抓住机会。”

 前辈一脸认真地听着我说话。虽然有一丝罪恶感,但这其实也是我的心里话。

 “……的确,那种情况之下力量真的会涌现出来。”

 听到我的话之后前辈静静地几次点头同意。

 “你说的没错,强行逼自己去谈恋爱不可取,不过如果我喜欢的人出现了的话……那个时候,希望你能给我一点建议。”

 前辈不论善恶只是一个很单纯的大男孩……这样的话,我甚至七海同学,大概也不会再被学姐们记恨于心了吧。

 但是也不仅如此。虽然命运的邂逅极为罕见,但是前辈是一个非常好的人,我还是喜欢他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所以根本没必要拘泥于和我的那次对决之中而错过恋爱的机会。

 某种意义上我是将七海同学夺了过来,这或许也是一个利己的想法。

 不过前辈,说起恋爱的咨询……对于我来说难度还是挺高的啊。如果真到了那种时候,我只能尽自己所能让自己成为前辈强力的后援。

 “我真没想到,帘舞君居然说了和我们部门的经理一样的话。我还是太让人担心了嘛?”

 “篮球部经理吗?难不成是女孩子?”

 “啊,是一位非常安静身材修长的女孩子。一直都在为我操心。我也喜欢她能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他呢。”

 ……这。我该说什么才好呢。不过看起来,前辈的下一份恋情意外地会来的比想象当中还要早呢,我也能稍稍放心一点了。

 在那之后我和前辈道了别,准备去找七海同学。

 而七海同学早已经回到了教室,和音更同学她们有说有笑。

 “七海同学,我把饼干给前辈了,简直是乐的合不拢嘴了都。谢谢你呢。”

 “是,是吗?那就好。嗯,真的,那就好。”

 七海同学看着我脸却红彤彤的,而音更同学和神惠内同学则是一脸笑嘻嘻的样子。

 “两位……是不是对七海同学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啊。”

 “哈哈~哪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啦,不过倒是向七海打听了许多哦。”

 “就是就是,期待一下今天放学吧。”

 神惠内同学……这说法不就等于承认了确实是说了什么吗。

 刚想详细问问的时候不巧午休结束铃声响了起来,这样的话暂时先把问题保留这吧。

 结果,知道放学后我也没能问出口……准备一起回去的时候,七海同学向我发出了邀请。

 “那个,阳信。今天……可以先陪我去买个东西吗?被妈妈拜托了买晚饭的食材……”

 “啊,嗯,当然可以。去上次那个购物中心怎么样?”

 真是稀奇,我听说每次晚饭的材料都是睦子阿姨自己买完拿回去的才对……难不成今天比较忙吗?

 “嗯,还有那个,一起去喝珍珠奶茶怎么样呀?”

 “珍珠奶茶?珍珠奶茶就是那个……糯糯甜甜的?”

 “嗯。你应该没喝过吧?那个购物中心里面就有奶茶店。现在也不像之前那么火爆了,大概已经不需要排队了。”

 那两位嘻嘻嘻的贼笑就是给了七海同学这个建议吗?

 七海同学扭扭捏捏地在一旁偷偷的瞄着我,和外表的强烈反差直击我的心脏。

 实在是一个微小,又可爱的请求。这种程度的话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当然可以咯,既然是七海同学的请求,再过分一点也没关系,我绝对会陪你一起。”

 在我答应之后,七海同学绽放出了开心放松的笑容。

 就这?这种程度多少次我都会满足她……真的是可爱啊七海同学。好!奶茶钱就我来出!男朋友这点作用还是得发挥一下的……即便是我,居然也会有自以为是的想法。

 “那个然后啊……我们各自买不一样的味道,到时候来换着喝吧?”

 七海同学娇羞地说着,而那一瞬间,我并没有把握住这句话的意思。

 等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脸嘭地一下子变成了猴子屁股。

 ◇◇◇◇◇◇◇◇◇◇◇◇◇◇◇◇◇◇◇◇

 放学之后,我们来到了那个购物中心。这是当时我们约会和之前买晚饭食材的地方。

 我们来到了建筑某个未曾见过的地方。正确的说法未曾见过的应该只有我。

 人气商品介绍琳琅满目地排在那里,似乎希望顾客视觉上都能享受到一番乐趣。

 “说起来,我还没有喝过这个什么珍珠奶茶呢?”

 “啊,果然被我猜中了。”

 “嗯,火起来的是时候,那队伍看的我直接没了兴致。况且也没有人陪我一起喝。”

 “那这是人生第一杯珍珠奶茶呢。得到了阳信的第一次我真的好开心。”

 “七海同学,你这个说法稍微有点……”

 误会没有发生。但是要说有没有在意,一边红着脸一边这么说就越发觉得奇怪了。

 稍微一点也好,能不能再思考一下表达的方式。

 难不成是我想的太多了吗?

 对于我的话七海同学似乎并没有get到点,一脸奇怪的歪着脑袋。嗯,没明白么,那就代表是无意识这么说的吧,是这样啊。

 为了不自找麻烦,我还是不再多说什么了。

 我们现在,结束晚饭食材的购物之后的奶茶店……这种说法不知道描述的正不正确,总之我们两个现在在奶茶店门口。

 奶茶大流行的时候这里的队伍可是很恐怖的,但是现在仅有数人,稍等一会就轮到了我们。

 不过,还是得稍微排下队,风潮过后似乎也形成了一种文化。

 我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能过来喝奶茶……这才以前简直难以想象。

 虽然刚才对七海同学说了是因为队伍太长没了兴致,其实原本就算不用排,我对这些也没什么兴趣。

 如果,那个时候和七海同学在一起的话,自己会是什么想法呢?

 我想那个时候就算是也不是一种痛苦,反而两个人一起的话肯定别有一番乐趣。

 嘛,这也只是没什么意义的假设而已。

 但是,那个时候一定也有享受两人排队乐趣的情侣存在吧。

 这么一想,流行褪去之后这家店也依然存在,是多么令人感激的一件事啊。

 ……啊,我居然会有这种想法,自己身上的变化真是大到连自己都觉得惊讶。

 总而言之,我是第一次喝这玩意,来一杯经典的珍珠奶茶就可以了。点单的流程自己完全不晓得,只能麻烦七海同学帮我一把了。

 对我来说属实有点难为情,不过七海同学则是一脸的开心。

 七海同学是一杯橘子茶,拿到手之后颜色十分的鲜艳美丽。

 其中的珍珠并不是黑色,而是浓郁的橙黄色,简直就和宝石一样耀眼。

 这会俘获女性的放心也不是没有道理。

 顺便一提,结账的时候,是我来付的钱。

 七海同学多少有点不太乐意,但是当我告诉她我已经付完了之后她也勉强接受了下来。

 作为日复一日的便当和饼干的回礼,这点程度,我希望她听话一点接受我的好意……不过这种地方也是属于七海同学的优点呢。

 我再一次欣赏起拿着橘子茶的七海同学。

 透明感十足的艳丽橙黄,如此看来真的很适合七海同学。或许对于奶茶的感想而言,有些不太适合,不过这一场景就像是十分美妙的画一样。

 这种时候我是真的很讨厌自己贫乏的词汇量,这副姿态比作流芳百世的艺术作品都不过分。

 “七海同学,可以拍张照片吗?”

 “诶?啊,嗯,好的哦,拍吧拍吧—”

 在我询问她是否可以拍照留念时,她很快就答应了下来。随后,七海同学将手中的饮品举到我的面前。

 我拿起手机,将举着茶,满脸笑容的七海同学全身都收进屏幕之中。

 手持透着橙色的杯子,脸上浮现着笑容……这样的七海同学化作最美的照片收录到我的手机之中。

 ok,壁纸设定!

 “诶?”

 “诶??”

 七海同学傻了眼,向我靠近,然后看向了我的手机……与此同时她发出了如同悲鸣一般的惊讶声。

 “等下啊!我还以为你要拍奶茶来着,为什么连我也拍进去了啊。太意外了我连pose都没摆!都不可爱了!”

 ……那个,我本来的意思就是想拍七海同学的照片来着。

 莫非,一直以来都是拍了便当,然后这次也误会了以为要拍奶茶吗?

 这样的话就结果来说,搞的好像我是骗着她拍了一张一样……我明明不是这种打算的。

 这张照片似乎没有得到七海同学的好评,我直直的盯着照片感到了意思不满。

 嗯—,完全没有奇怪的表情和举动,不如说自然状态下的七海同学我很喜欢。

 “你看看嘛,这个橙色和你可搭了,超漂亮啊。”

 “漂……漂亮嘛?是……是指奶茶吗?”

 “当然是七海同学了啊。”

 下意识的回答,让七海同学化作了蒸汽姬。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脸也红了起来。

 ……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那个,那个,我在想要是这个照片能设成壁纸就好了之类的。你看嘛,仔细想想,我明明和七海同学在交往,却没有一张你的照片。而且这完全没问题,自然的你很可爱啊。”

 我慌忙的掩饰着自己刚才的回答,说话都不禁快了好多。七海同学低着头陷入了沉默。

 不过我是真的认为,这张照片将七海同学的美流露得淋漓尽致。这不是自满我的拍照技巧,单纯只是模特过于优秀。

 ……锁屏壁纸的话可能会暴露给爸妈,还是设置成主界面的壁纸吧。

 “嗯—那我也要拍你的照片然后设置成壁纸!仔细想想真的是,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拍过一张呢……真是个盲点啊。所以,你来个pose吧。”

 有一些混乱的七海同学,开始对我乱来。

 让我摆pose那还不如叫母猪上树来的简单……总之,就像刚才七海同学那样,将奶茶举到前方……呆呆地站着。

 ……完全不行啊。嗯,七海同学的表情告诉我她不满意我这个动作。

 “……阳信,随便摆个剪刀手的pose吧。来,耶!✌”

 “诶??剪……剪刀手?……这……这样吗?”

 面露僵硬的笑容,我试着比起了手势。为什么我要做这么羞耻的事情啊。

 嗯,七海同学苦笑了起来。果然姿势很奇怪啊,毕竟这都是我不怎么习惯做的事。

 然而,她就像想到了什么恶作剧一样,突然贼笑起来。

 正当我不明所以的时候,七海同学慢悠悠地向我靠近,然后……来到了我的身边。

 阿嘞?说好的照相呢?

 看到满脸问号的我,七海同学立马转身和我面朝一个方向,彼此的脸近得似乎能感受到对方的触感。

 等下,我们的脸事实上是真的贴在了一起吧。我的脸颊感觉到了那份柔软。七海同学没给我慌乱的时间,手中拿着手机伸了出去。

 换言之,就是自拍的姿势……随即传来咔嚓一声。

 “诶??”

 “ok,拍完啦!合照get!!”

 拍完照片之后的七海同学十分欢闹,看到这样的她,原本僵在原地的我也恢复了行动。

 就如同游戏中摆pose的角色一样,属实是非常突然的行动了。然后,我将脸转向了欢快的七海同学那一边。

 没错……我将我们脸几乎贴在一起的状态完全抛在了脑后。

 我将脸,将全身转向七海同学想要看着她的样子。

 而自己也完全没意识到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而那结果,该如何表述呢……

 那个……有一些难以启齿。

 我的嘴唇,轻轻地……真的是很轻,但确确实实地……触碰到了七海同学的脸颊。

 我的脑海中,回转起了触碰到柔软物体的效果音。

 虽然我立马离开了她的脸,但那温润如玉的感觉,还残留在我的嘴唇上无法消去。

 “诶……?”

 不知所措的七海同学,小手轻抚上那片脸颊,动作十分缓慢。

 “啊……那个……”

 手按着唇脸相接的那部分,茫然地看着我。

 而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与七海同学对视起来。

 如此场景,简直就如同前辈所说的一样……我轻吻了七海同学的脸颊。

 前辈……你所说的话会变成flag什么的……我完全没有意识到啊!或许,这里需要的是向前辈表达自己的感谢吗?多谢前辈帮我立了一个flag!之类的。

 玩笑先抛之脑后,现……现在我该怎么办才好啊。

 好尴尬啊。心中温暖的情感与彼此之间的氛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们谁都无法开口,就这样,彼此默默地看着对方。

 购物中心里人群的嘈杂在自己耳中愈发吵闹起来……而七海同学双眼似乎有些湿润。

 就在她像我靠近的时候。突然熟悉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中。

 “阳信?在这边遇到你真是巧啊。旁边这位是哪位呀?”

 听到这个声音, 我猛地一激灵。这个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声音,一下子将我拉回了现实。

 这是我无比熟悉……平日间就能听见的女性的声音。

 以名字称呼我的,除了七海同学以外,只有那俩人了。而这便是其中一人的声音。

 没错……她就是我的母亲。

 “妈妈……?还有老爸也在??”

 “诶?阳信的爸爸和妈妈??”

 我僵硬地回过头,就像是年久生锈的玩具一样发出嘎嘎嘎的声音。在视线前方的便是我的双亲。

 牵着手,拎着购物袋的老爸和老妈,帘舞阳以及帘舞志信。

 你们给我等一下啊喂!!老爸老妈,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啊还牵着手拎着购物袋!

 “啊,这个吗?”

 似乎感受到了我疑惑的视线,老妈将和老爸牵着的手抬起来一点展示给我。

 我才不想看到老爸和老妈牵手的样子啊。

 “和孩子他爸回家的时间久违的重叠在了一起,所以现在享受购物约会中。我们偶尔也会来这么一下……你原来不知道吗??”

 不好意思完全不知道。我又没听你们说起过,突然被告知这种事情我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和喜欢的人手牵手很正常吧??啊顺便一提今天的晚饭是猪肉生姜烧哟。”

 “老妈,在儿子面前秀恩爱是否有点……”

 我的妈妈真的是,眼镜挡不住那炯炯有神的视线,然而对老爸的爱情表现却是直球的很。

 你没猜错,我的老妈就是世人所说的冷娇类型。(冷娇yyds)

 并不是我想要给我家妈妈贴一个标签,单纯的只是想要更好的形容而已。

 一直都是一副冷静模样,对老爸的爱意却决不扭捏,在家中两人也是经常打情骂俏。

 老爸则是每次都全面接受老妈的爱意……不过今天在外面还是有一些害羞的样子。

 被我发现两人牵手的样子也是,似乎对老爸来说极其的害羞。

 所以我在家里,基本上也是不怎么出房间。这两人在一块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恩恩爱爱的样子,打扰他们也不太好。

 “话说,阳信?”

 妈妈尖锐的视线直勾勾地盯着我,拎着购物袋的手也直直地指了过来。

 “你刚才亲了这位女孩的脸是吧,这位到底是谁呢?如果是你强行就范的话,就算是我的儿子,我也只能狠狠斥责一番了。”

 呜哇,连这个都看到了啊……啊,想想怎么找借口吧。

 等下,好像没必要非要糊弄过去吧?不过,这也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儿子和其他女生在一起吧。

 感觉有点害羞啊……

 但是,我也只能说我是抱着觉悟才开始交往的。羞耻的什么的就丢掉吧,虽然这是旅行的话题就是了。(译注:引用日本谚语,旅の耻はかき舍て。指的是旅行之处没有认识的人而自己又不会在这里停留很久,所以敢于做出一些平日里害羞不敢做的事情。在这里指男主想要抛开羞耻向父母表明和七海之间的关系一事吧。)

 “事实上……”

 “不……不是这样啊!阳信……同学的妈妈!!我不是被强迫的!!那个,我……我是正在和阳信同学交往的,名叫茨户七海。”

 七海同学拿着奶茶,在这种场合下先我一步,介绍了自己,礼仪十分端正。

 听到七海同学的话,老妈……一脸疑惑地歪着脑袋。歪到感觉脖子都要扭了那种程度。

 “那——个,是世间所说的租借女友吗?但是我记得高中生应该用不了才对……”

 ……为什么老妈连这种情报都知道啊!

 话说回来,老妈似乎没有完全理解七海同学的话,她困惑的样子很罕见。

 不过,的确,儿子能交到女友,而且还是外表辣妹系的女孩。当然难以置信。

 相同立场换我也不会相信。老妈或者老爸其实出轨了,和这种一样,都很难相信会发生。

 “我是真的,真的是阳信的女朋友!”

 而七海同学想要让老妈相信,如同是模仿刚才老妈的动作,将和我十指相连的手举起来展示给老妈。

 看到那个样子的妈妈……手上提着的袋子都掉到了地上。

 看来这件事给老妈的冲击非常大。这样的老妈,也十分罕见。

 而老爸,则是看着我和七海同学牵着的手,感动地点了点头。

 “那个?真的吗?阳信的?女朋友?那什么……这边站着说话也不太好……要么找个咖啡店……啊,但是你们又拿着奶茶,拿着奶茶进去好像也不太好?要怎么办才好啊……那个,要么,是啊……该怎么办啊?”

 一直以来都很冷静的妈妈,十分罕见地将动摇表现了出来,话都说不清楚了。

 我交到了女友对她的冲击力有这么大吗……这反倒让我都觉得很惊讶了。

 完全没想到老妈会变这么凌乱。

 啊,嘛……我能理解老妈这种感受,这么想着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可悲。和女孩子的交点,完全没有啊我。

 “孩子他妈你冷静点……前面我记得应该有个室内休息区,在那边聊聊吧。你们两个觉得怎么样。”

 老爸对比老妈那叫一个平静,但是手似乎也在微微地颤抖,或许是因为老妈过于动摇才会显得老爸比较冷静。

 “确实,我也是有点失去冷静了……十分抱歉。你们,觉得可以吗?”

 老爸的话成功地让老妈恢复了过来,我和七海同学也是无声地点头应到。

 毕竟没有拒绝的理由,就算在这里拒绝了,回到家还是得面对夺命连环问,现在七海同学也在,聊起来也会轻松一点……应该。

 唉……原来是和七海同学一起出来喝奶茶的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啊。

 难得她邀请我,真是非常抱歉。

 “七海同学,怎么样?不行的话拒绝也可以……回家之后我会向他们说明情况的。”

 其实我是想和七海同学一起,但是我也不会明明她讨厌还要把她强行带着。

 “(摇头)我也要一起。而且……也正好趁此机会……”

 “趁此机会……干嘛?”

 七海同学稍作了一会停顿,然后转头很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

 “今天,我其实想要拜托你来着,下一次休息的时候让我去你家拜访你的父母。”

 那眼神中有着坚韧的决心。

 等,等下,刚刚说了什么来着??!!

 拜访我的父母?七海同学……你都在考虑这种事了吗?对于七海同学所说,我深感惊讶。

 而同时,我也想到了一件事。

 音更同学和神惠内同学,那两人。

 那两人一直笑眯眯地看着我的理由原来是这个啊。肯定是听说了七海同学想要向我的父母见面打个招呼。

 可恶啊,总感觉被那两个人摆了一道……

 “原本我想的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要穿更清纯一点的衣服,给两位留下点好的印象……但是完全没想到初次见面会变成这样。”

 七海同学看了看自己校服的模样,苦笑了起来。裙子比一般还短,外套也是穿得吊儿郎当,露出了很多肌肤那种辣妹风。

 看起来,七海同学担心这样会给我的父母留下一个坏印象。

 然而,对我来说接下来的一句话擦四十问题所在。

 “还真是没办法啊……可能这就是报应吧。”

 那是一句非常小声的自言自语。

 肯定是为了不让我听见才会这么小声,然而很不幸我还是听到了这句话。

 语气中饱含着不知是后悔亦或是忏悔的这句话,完完整整地落入了我的耳中。

 遭报应。

 这一定是指,惩罚游戏而告白这件事吧……七海同学的表情透露着些许悲伤。

 而我能做的,大概只是假装没有听到,然后让她冷静下来吧。

 为了让她安心下来,我牵着七海同学的手微微用力,微笑地看着她。

 “没关系哦。七海同学不管穿着什么衣服,我都知道你是个好女孩。而且毕竟是我的父母,你放心吧。”

 “……阳信。”

 “那个然后,该怎么说好呢……虽然我们还是孩子,但是我们的交往也还没被反对呢。”

 “嗯……谢谢。”

 没错,她的优点,不会被服装外表所左右,我也相信我的父母不会从服装来判断一个人的好坏。

 所以肯定没问题……没问题吧?虽然刚才动摇的很厉害,我可是相信着你们啊,爸爸,妈妈。

 ◇◇◇◇◇◇◇◇◇◇◇◇◇◇◇◇◇◇◇◇

 我们向着室内休息区走去,尽量找一个没人的角落坐下来。

 我们将手中的奶茶放在了一边,而爸妈则是各自买了瓶装的茶。

 似乎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两人一口气喝掉了半瓶,几乎同时吐了一口大气。

 随后,也许是觉得自己已经平静下来之后,两人直直地看着我们……其实是看着七海同学,开了口。

 “请让我再一次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阳信的妈妈,帘舞志信。请多关照,茨户。”

 “我的阳信的爸爸,帘舞阳。请多关照啊,茨户。”

 “好,好的。请多多关照。我是正在和阳信同学交往的,茨户七海。可以叫我七海。”

 父母自我介绍完之后,稍稍低头致意,另一边的七海同学则是带着一些紧张,低头致礼。

 只有我,该怎么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默默地看着他们。

 看到抬起头来的父母,我吓了一跳。

 为什么……你们眼角都开始湿润起来了啊!

 “为什么!你们会哭啊……”

 对于儿子情不自禁的吐槽,两人不管眼角的泪水呜咽着。

 “因为……你看嘛。还以为对异性没兴趣的儿子,居然会和这么漂亮又可爱的女孩子交往,简直就和梦一样……”

 “是啊,虽然我们都不提这种话题,但是没想到有朝一日能看到这种场景……作为父亲真是幸福之至啊。”

 这两人将我们的担心抛之脑后,似乎在七海同学自我介绍完下一刻就干脆地承认了她。

 这点我是很开心,但是这里将提到我的话真的会很害羞所以请别这么做了。不开玩笑,真的别。

 不过,确实也是第一次看到我和女孩子在一起……

 “话说回来啊……两位相信的是不是太快了啊?虽然,对我来说没有被怀疑什么奇怪的事确实很轻松。”

 而且,这份相信也太沉重了吧。儿子交到女友之后父母居然会这么高兴,这会让被人怎么看啊。

 “这你就不懂了。刚才你亲她她也没生气,而且还十指相扣地牵着手。现在也是,为了彼此放心,在桌子下面你们也牵着手吧,这怎么会让人不相信你们在交往呢。”

 被妈妈指出来之后,七海同学惊讶到肩膀都跳了一下。桌子下面牵着手这件事都已经暴露了啊。

 大概,他们低头的时候从哪个缝里看到了吧。什么鹰眼!

 这么一说的话,这副场面觉得没交往的人才会是少数……大概。

 还有就是,啾是意外的产物,能不提咱就别提了。特别是不想被爸妈这么说。

 也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儿子心中所想,两人的话头完完全全向着七海同学那边。

 “茨户,啊不是,七海。虽然是个缺点多到数不清的儿子,但是从今往后,阳信的事就拜托你了。”

 “可能是父母眼中出乖儿,阳信待人温和,为人诚实,这方面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希望你不要丢下阳信,两人的感情也越来越好。”

 父亲和母亲,再一次一起向七海同学低下了头。

 见此场景的七海同学,陷入了不知所措的慌乱之中。

 然而,随着一次深呼吸。她的脸上浮现了笑容——我最喜欢的她的笑容。

 “请放心。阳信……阳信同学是一位非常出色的男性。”

 我不禁看向了七海同学那边。如此直接的褒奖我还是没能习惯。

 脸,红了起来。

 “他非常温柔……我做的便当,每一次都不会吝啬赞美。何时都会陪伴在我身边……仅仅只是这样,我就已经非常幸福了。”

 “诶?便当??”

 啊,完蛋。

 我们的交往是个秘密,这一点当然也不会透露给父母。

 完了,老妈的视线好扎眼。完全就是锁定目标的眼神啊。那个……是生气的时候就会出现的眼神。

 这,当然会生气。没办法,我只能投降,把一切都告诉她吧。

 每天,我都从七海同学那边收到便当。

 因此午餐费节约下来,变成了宽裕的约会资金。

 约会则是作为便当的回礼。

 在初次约会之后,我和七海同学父母见了面。

 ……总之一切的一切,我都向爸妈坦白了。

 “阳信,回家之后等着说教吧。”

 “……知道了。”

 “那,那个……是我自己喜欢才这么做的……所以别生阳信同学的气……拜托了。”

 在妈妈透着怒火的话语之后,七海同学似乎想要为我说几句。

 我十分感激这简直就像天使一样温柔……而妈妈感动的比我还过分。

 “七海……真是个好孩子啊……配我家儿子真是暴殄天物啊……阳信,你绝对不准离开七海啊。让她伤心,或者你敢劈腿的话,我可是站在七海这边的。就算是亲生儿子,也不会手软啊。”

 “怎么可能做啊。我绝对会保护七海同学,不会让她伤心,我都已经向她父母做好约定了。劈腿什么的,这个世上还有谁比七海同学还要有魅力吗?背叛什么的打死我也做不出来。”

 “是吗。这样的话倒是不错。看来已经做好觉悟了啊……作为你们的妈妈,我祝福你们哦。”

 太好了。看来老妈这边已经搞定了。话说,怎么感觉比起儿子,老妈更和七海同学站在一边啊。

 轻舒一口气,我看向了旁边的七海同学……她脸上染着朱红。

 然后,对这样的七海同学,老爸小声地说着悄悄话。

 “志信……就是我老婆和阳信性格方面很像的。只要认准之后绝对不会改变……总之,传递感情这一块是直球的不行。”

 “我心里倒是有数……已经有过好几次。”

 诶?我和老妈很像吗?

 而且我完全没有那种打算啊,七海同学,你心里真的有数吗?

 “都不是事,以后七海你都会习惯的。”

 “真的能习惯吗?每次阳信都搞得我小鹿乱撞……”

 “哈哈,我这么说但其实我也还没习惯呢……感觉每次都是被志信拿捏的死死的。”

 “……我十分理解,这份心情。”

 “不过,其实感觉也不坏。啊,对了对了,作为父亲,我也会祝福你们的。”

 感觉两人之间有了一些蜜汁共同点。简直就像是境遇相似的伙伴一样,相视而笑。

 七海同学能和老爸搞好关系我倒是也很开心,但是我真的很像老妈吗?诶?我也会像老妈一样说出那种害羞之极的话?

 嗯,看来以后得注意点了。

 而且老爸,你都这么多年了还没习惯吗,老妈的爱情表现。

 不过虽然老爸有时候会退缩,但是基本上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一个卿卿我我。

 七海同学,好像很能理解一下,头点得和小鸡啄米一样。不管怎么说,每次被拿捏的都是我这边吧。

 为什么能同意父亲说的话啊。

 ……这方面,下次可得好好聊一下了。

 “说起来阳信,你既然喜欢七海的话,喜欢她哪些地方应该能说的出来吧?我的话可是随随便便就能说出喜欢你爸的那些点哦。”

 “我也是,随便就能说出个十来个好吧……等下,老妈,就到这里为止吧。这里可是公共场合。还有别人在呢。”

 “……这么说也确实,不小心就兴奋起来了。真抱歉呢,两位。”

 我阻止了快要暴走的老妈。老妈也恢复了冷静,谈话也慢慢有了结束的氛围。

 啊——顺利的结束真是太好了。

 明明我们只是打算来喝奶茶而已,结果居然还发生了这种事。

 给七海同学的补偿还是等下一次吧。

 “那,我们先把七海同学送回家吧。爸妈顺便也向她父母打个招呼。”

 “您太客气了,完全不需要在意我这边的。”

 “这可不行啊。要是不知道的话那就算了。现在知道了自己儿子受到了这么多的照顾还一声不吭,那实在是太失礼了。”

 老爸站了起来,拿出了车钥匙。

 这些话似乎也在暗中提醒着我。轻轻向我这边一瞥,老爸微微地笑了出来。

 自己虽然没有意识到,但这也许是身为父母的想法。

 确实自己也是有一些考虑不周了。

 我一边反省着一边也站了起来,视线转向了七海同学和老妈那边……正好两人交换了彼此的联络方式。

 嗯,我也是和严一郎先生交换了联系方式……这种难道很正常吗?是很正常的事?

 因为很恐慌所以我就不去问是谁先开口提出交换联系方式的了,这种属实是过于异文化了。

 老妈完全不管现在儿子的心境,只是温柔地看着七海同学。

 “七海,真是抱歉了,从今往后我家儿子就请你多多关照了啊……要是有什么事的话不要见外来依靠我们就可以了。我们一定会帮你的。”

 “好,志信阿姨。我这边才是,希望您多多关照了。阳信同学的午饭就包在我身上了!”

 七海同学挺起硕大的果实,轻轻拍着胸脯保证道。是不是有点用力过猛了啊喂。

 “下次,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就发一些儿子小时候的照片给你吧,有想要的话尽管开头啊。”

 “请务必发给我!!”

 感觉是不是达成了奇怪的交易啊你们。

 可恶啊,我也应该拜托严一郎先生要七海同学小时候的照片的啊。

 嗯……不过我怕是没这个胆子。况且“拜托”这个举动也是不明所以,还是算了吧。要是弄巧成拙的护啊,我可能就寄了。

 在我意兴阑珊的时候,也不知道老妈理解了什么,和七海同学抱了一下。我目光就离开了一会,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我和老爸一边苦笑着一边看着这两人。为了收拾我们离开了座位。

 不过,两人要是相处的好那也是一件幸事。嗯,或许是逃避现实,就把它当做是件好事吧。

 “但是啊,午饭有了七海的照顾会替你准备,但是明天开始晚上该怎么办啊。”

 老爸打扫的时候,说了一句我很在意的话。明天的晚上?晚饭的意思吗?

 “晚上?咋了?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本来打算你回家之后再跟你讲的。明天开始爸爸和妈妈会有一个很长时间的出差。”

 啊这也是偶尔会有的事。大人还真是辛苦啊……一直以来真是辛苦你们了。

 “这次还真是急啊。要出去多久啊?”

 “大概一个月吧。这期间,家里一直就只有你一个人。正好趁此机会学习一下做饭吧。”

 老爸会这么说还真是稀奇啊。还是以前的话我肯定会因为太麻烦而严厉拒绝……

 “嗯,每天早上都是面包晚上都是杯面或者外卖的话也没什么意思……我要不也试着做一下吧。”

 前段时间,七海同学来家里一起做饭的时候……出乎意料我还很开心。也有可能这是因为有七海同学在身边的缘故。

 但是既然老爸他们不在的话,这也是一个学习自己做饭的大好机会。这样的话,将来我也能给七海同学献上我亲手做的料理。

 又或者,彼此都带一点小食能给午餐时光增加更多的乐趣,虽然难度超级高就是了。

 嗯,就这样!我下一个目标就是学会自己做饭。

 标津前辈说的亲脸蛋,碰巧又完成的非常干脆……就算是不可抗力。

 在我小脑袋瓜乱转的时候,七海同学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后。

 我和老爸转过身都被吓了一跳。老妈也是,被七海同学的移动速度给惊到呆滞了。

 “不好意思,刚刚听到了你们的话……明天开始,您二位不在家是嘛?”

 “啊……嗯,是的。我和孩子他妈,会离开家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家里就阳信一个人了……”

 七海同学来势汹汹,稍稍前倾的上身有着莫名的压迫力。老爸也稍微受到了压力,勉强才回答上来。

 “是这样啊?”

 听到回答的七海同学轻抚嘴角不晓得在思考些什么。

 偶尔,七海同学的视线会看向我这边,随后再度陷入了深深地思考。

 不过,总感觉她有什么话要说,思来想去又说不出口,这种样子反复了好几次。

 不管是我还是老爸,还是来到我们背后的老妈都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又过了一会,七海同学手握成拳,轻轻说着什么似乎是给自己打气一样。而后下定决心向我爸妈开了口。

 “我会拜访您家,给阳信做晚饭。这样是不是不可以啊……”

 ……嗯?

 话毕,我呆在了原地。七海同学,原来你想的是这个啊。

 啊,老爸老妈也是被七海同学的建议搞的目瞪口呆。

 那什么,七海同学今天是不是有点小暴走啊?

幕间 她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