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章 小小的勇气与话语

第二卷  第二章 小小的勇气与话语

 “啊呀啊呀,再怎么说这恐怕是不行的啊。”

 从购物中心来到七海同学的家之后,等待我们的是睦子阿姨的否决。

 嗯,也是。我并没有觉得很惊讶但是七海同学却一脸没法接受的样子,嘟着小嘴。

 七海同学提到的建议,即便是我家爸妈也是面露难色。

 年轻男女……只一次的话也就不论,每晚都在一起的话果然还是不行的啊。

 顺便一说,关于这个“一次”,我也在之后受到了说教,不过这就是另一个话题了。

 但是七海同学完全不肯松口……坚持只要自己拿到父母的同意就可以之类的话。

 真是厉害的交涉能力,我是完全没办法模仿。

 然后……这并没有获得睦子阿姨的许可。

 故事就是这么一个走向。

 “什么……妈妈,你明明说过会支持我帮助我的……”

 “这可不能混为一谈。”

 睦子阿姨嘻嘻地笑着,语气中透露着不容分说的压力。看来确实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就算说了会替你加油,但是你们还是高中生,每晚都在一起这事我还是没办法同意。”

 七海同学嘴嘟地比刚才更加高了,我也不得已同意睦子阿姨的观点。

 但是希望不要误会,这并不代表我不想和七海同学在一起。

 对于七海同学的建议,我怀抱着感谢的心意。毕竟每天晚上在一起,每天晚上都能吃到七海同学亲手制作的料理。

 世界上没有比这更让人觉得幸福的建议了。

 不过,问题是“每天晚上”。

 每天晚上都是两个人独处的话,总有一天,我会失去理性。

 仅上次而言,我就忍不住想要将七海同学搂入怀中了,更何况每天晚上都是如此,那可是每天晚上啊。

 我感觉自己肯定会犯错。

 不过,即便只是万一,我也不能让错误发生……对七海同学再添上新的伤痕的话,我无法原谅自己。

 好不容易,七海同学开始习惯和我相处的日子。

 而且老师也说这对我有着正面的影响。不能让因此让七海同学在老师们中的评价下跌。

 顺便一提,睦子阿姨似乎不允许家长们的谈话一下子就结束。

 虽然我父母对于严一郎先生还留有些许惊讶的心境,然而现在这三人的欢声笑语,让我不得不感叹我家爸妈的适应能力是真的强。

 ……而现在只有睦子阿姨一个人在说服我们。看起来每个家庭的“工作分配”可能都很相似。

 “妈妈所支持的仅仅限于高中生身份以内的范围哦。不过……还是先来整理一下情况吧。”

 睦子阿姨轻歪脑袋,视线从七海同学转移到我爸妈身上。

 “首先,志信小姐和阳先生因为长期出差阳信就变成了‘留守儿童’是吧,大概是一个月时间?”

 “说的没错。我和妻子出差地方不一样,但是基本上时间都是一个月,也就休息日才有机会回家。”

 “我们两个都已经很久没像这次一样需要出差这么久了……以前也没有两个人同时不在家的时候,即便如此,每次出差都给阳信留下了寂寞的回忆……”

 妈妈的语气中有着些许后悔,但是其实完全没必要想的这么沉重的。

 虽然,偶尔自己也会感觉到一丝寂寞。不过基本上,我也只是宅在家里沉迷游戏之中无法自拔。

 在成为高中生之后,我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感到寂寞了。

 所以,请不要一脸抱歉的样子。

 工作也是为了让我过上更好的生活,在我心中对爸妈只有满满的感谢。虽然因为害羞完全说不出口就是了。

 随后,睦子阿姨再一次看向了七海同学。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感觉她脸上的笑意更加深了一些。

 “然后……七海,你就像给阳信做晚饭吗?”

 “嗯……阳信他又不会自己做饭……额其实不是,我不会找理由了。”

 七海同学甩了甩头,将手放在胸前,认真地看着睦子阿姨。

 “单纯其实我想要给阳信做饭。想要他更多地,更多地享受我的料理。这就是我真实的想法。”

 ……七海同学,原来是这么想的吗。

 听到七海同学的一番话,周围的大人们都发出了感叹的声音。我家爸妈的视线更是让我感到最不自在。

 额,总之先无视这俩视线吧。

 对于七海同学的一番心意,我十分感谢。我也感觉到自己的内心一阵动摇。

 怀抱着混杂歉意和感谢的感情,在我思考要不自己也向大人们情愿如何的时候……

 最后,睦子阿姨的视线转向了我。

 “阳信,是不是有想法,想要趁此机会学会做饭?”

 突然抛向我的问题,让我想起了老爸刚才说过相同的话。听到这个问题之后,我反射性地做出了回答。

 “确实。学会料理……然后……想要让七海同学也尝尝我的手艺。啊……那个”

 此刻,我回想起当时那沐浴在我身上的视线。

 察觉到自己失言也为时已晚。明明自己的爸妈就在面前,还说出这种让人害羞的话。

 不管是爸爸还是妈妈,都看着我,还笑得比刚才还……阿嘞?没笑?

 怎么,两人一脸感慨颇深的模样看着我,还挂着眼泪??!!刚才那个视线明明有揶揄我的意思。

 “真没想到谈恋爱能让人发生这么大变化……”

 “阳信居然成长到这种地步……”

 ……这也太让人羞耻了啊喂。

 就只是想要学做饭而已,没想到两人反响会如此之大。

 这样的话,还不如姨母笑呢,那样还让我轻松一点。

 当我注意到的时候,七海同学也是满脸感激的看着我。

 嗯,要是是两人独处的话,我肯定会高兴到爆。但是,现在这种场景……让人感觉有些害羞。虽然原因都在自己。

 听到我的回答,睦子阿姨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为了转换现在的气氛,她拍了拍手。

 拍手声在屋里响起,大家的目光也聚集在睦子阿姨身上。

 “那,就这么办吧。”

 伸出食指的睦子阿姨,一脸笑嘻嘻地样子似乎乐在其中。

 “您二位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阳信就来我家吃晚饭吧。正好,可以和七海一起做饭,如何。”

 睦子阿姨的建议,将我和七海同学的想法也考虑了进去。

 这样的话,既可以吃到七海同学的料理,我也可以学着做饭。

 七海同学听到之后,也是两眼放光一个劲地点头。不过这样真的可以吗?

 在我烦恼的时候,我家父母犹豫了起来。

 “这……受到如此照顾多不好意思……”

 “是啊,再怎么说也没必要……”

 爸妈的反应当然也是正常的。就算是女朋友,被照顾到这般地步,多少也让人觉得不好意思。

 我也是这么个想法,而睦子阿姨之后的话就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上丢下个炸弹。

 “完全没问题哦。而且你们看嘛……这也能成为今后新婚生活的练习不是吗?”

 “啥?新婚生活?”

 不论是爸爸还是妈妈都是一脸的疑惑。

 “阿嘞?难不成……两位没有听阳信说起吗?”

 睦子阿姨的笑容中,似乎有着不一样的乐趣。想要分享可喜的消息,如此就像是小孩子一样的开心笑容。

 看到这纯真的笑脸,我不禁满身冷汗。

 在我来不及阻止的时候,睦子阿姨高兴地将我向七海同学所说犹如求婚一般的台词告知给了我的父母。

 和严一郎先生一起,手舞足蹈地像是想要再现当时的场景。

 这已经是想阻止都没办法阻止了啊……

 严一郎先生,我真没有说出这么帅气的话语啊。请别擅自夸张部分台词啊。

 而且,为什么演技能这么好啊。您绝对不是一般的公司职员吧?

 至少,至少请在本人不在场的时候这么搞啊。你看,七海同学的脸都像猴子屁股一样了啊……

 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是又做不到……玩笑一般的场景再现仍在继续。

 听完说明的双亲,特别是老爸,笑得连嘴都合不上了。

 老妈虽然看起来还是往常的冷面,但是眼睛,已经完成月牙了啊。

 真想立刻从这里逃走。

 “既然都这样了的话,就请多多指教了。阳信的伙食费当然,也请让我们支付。”

 我家爸妈接受了睦子阿姨的提议之后,两人一起向她低头致意。

 而七海同学的父母也低头回礼。

 我呆呆地看着这副光景,感觉自己已经灵魂出窍一般。

 “反正将来,两家都是家人请不要在意……虽然这么说,立场调换我也会支付就是了。既然如此我们就心怀感激收下食费了。”

 终于结束了,就在失了魂一样的我放松警惕的时候,追击却没有结束。追击者,是严一郎先生。

 “两位出差结束返程之后,请务必造访我家,大家来尝尝这对年轻小夫妻一起做出来的饭菜。”

 年轻小夫妻是什么鬼啊,严一郎先生!

 游离在外的魂魄回到了我的身体。但是,自己必须得说些什么,可是却找不到话语。

 要是在这否定的话,肯定会被严刑逼问,难道自己没有和七海同学结婚的打算吗。

 然而要是同意的话,等着我的又是一堆人畅想着我们结婚之后的生活聊的不亦乐乎的样子。

 看样子自己只能沉默以对。

 随后,同为家长的他们又开始聊了起来。

 话题从餐费开始,到彼此的工作,主妇们之间的对话,男人们之间的对话等等。我和七海同学实在是插不上什么嘴。

 我和七海同学肯定就会变得无所事事。

 在我踌躇该怎么办的时候,七海同学说出了冲击性十足的话。

 “阳信,要不去我的房间吧?”

 “诶?”

 “爸爸,妈妈,我们先去房间了。聊完了喊我们哦。”

 因为太过震惊说不出话的时候,七海同学无视我的反应拉着我走向了房间。

 睦子阿姨和严一郎先生仅仅只是回了一句知道了,就目送我们离去。

 等下,这样真的可以吗两位?即便是男朋友,您宝贝女儿正带着男人回房间哦。

 刚才明明还说夜里两个人独处是不行的啊。

 这难道是对我什么都不会做的信任吗?

 不过,也确实……干不了什么。就算是没有人我也不会做什么,更何况现在两家的长辈都在这个家中。

 嗯,冷静下来之后才知道情况的不一样。刚才的混乱看起来比自己预料的还严重。

 房门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用平假名写着七海同学的名字。

 木头材质的爱心形状,看起来像是自己做的那种。

 “这个,是我小学的时候手工课的时候做的。本来没想挂的但是妈妈说很可爱,就挂着了。”

 一脸羞涩的样子,七海同学把我带进了她的房间。

 现在,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要进入一位女孩子的房间。

 要……要怎么样进去才比较好啊?心脏砰砰直跳……我踏出了这一步。

 自己的脑袋里擅自响起了旁白解说,“这,是历史性的一步”。还自带非常宏伟的BGM。

 第一次进入的女孩子房间——七海同学的房间整体风格非常可爱。

 和自己那种随随便便的房间简直天壤之别。

 最开始我还以为是个装扮的非常夸张的辣妹系房间,后来回过神一想,什么是辣妹系房间自己也不清楚。

 她的房间是以白色为基调,整体的氛围能让人平静下来。

 要是一直紧盯着打量的话很很失礼,所以一些细节的地方我也没有注意到。但整个一瞥,房间收拾的非常干净,感觉……有一股十分好闻的味道。

 女孩子们的房间,都有着好闻的味道吗。毕竟这是我的第一次,所以没能明白。

 “阳信,坐这里吧。”

 对在未知领域里举止有些异样的我,七海同学拿出了一个浅粉色的坐垫。

 啊,好像不是坐垫,是个靠背垫。粉粉的还有着蕾丝,看起来轻飘飘的。

 这和自己家里那个没什么情调的坐垫完全不一样。

 在我坐在那个垫子上之后,七海同学却没有拿出自己的垫子。

 是打算坐在学习桌那边的椅子上吗?

 ……那样的话,那个高低差我的目光正好能撞在七海同学短裙的地方,这让我的眼睛往哪放啊……在我这么想的时候……

 七海同学安静地做在了离我稍微远了一点的地方,然后……

 “嘿♪”

 “七海同学?!”

 原本会盘腿而坐的我因为紧张,今天是正座。在这样的我的一条腿上……七海同学将自己的脑袋放了收上来。

 这事发生的太过突然完全没有留给我反应的时间。

 这。这就是世间所谓的……膝枕!

 诶?想要枕在我的腿上吗??

 我这辈子都不会想到,会有一天自己会给某个女孩子膝枕。

 脑海里想着一般来说应该是反过来的吧,而一阵温暖的感觉缓缓地传遍了自己的腿。

 “不亏是有在锻炼呢?阳信的大腿有些硬硬的。感觉像是那种不太柔软的枕头。”

 七海同学突然把手放在我的腿上抚摸起来,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笑着看了过来。

 干嘛突然这么做啊七海同学!

 她轻轻地摸着我的大腿,而我的背上一阵阵的电流像是配合着七海同学的节奏到处游走。

 但我并没有觉得不爽,这是让人感觉舒服的电流感。但是……

 啊——七海同学?在摸下去各种都会变的很不妙啊。

 顶住……顶住啊!!快点想一些别的事情!

 七海同学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内心正做着巨大的努力,她温柔的笑着,看着我。

 然后,刚才还在摸我腿的手这一次伸向了我的脸颊。她手心的温度传到了我的脸上。

 我怦然心动。她则是用非常柔软的声音轻声说道。

 “阳信……明天开始你爸妈都不在了你会寂寞的吧。但是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就可以变多了,还能在我家吃晚饭,这多少能改善一些你的寂寞吧。”

 啊,是这么回事啊。为了安慰我,七海同学她才会这么做。

 向上看过来的她的双眼噙满了温柔,我才反应到自己的嘴角不知何时微微上扬着。

 或许给我膝枕会让她觉得害羞,她才选择了让我给她膝枕。

 但是这不同样让人害羞吗?啊想法有些跑偏了。不过她在意我的事实让我觉得无比开心。

 被人如此关心着,自己真的很高兴。

 “嘛……以前的话可能会觉得寂寞吧,但是现在已经没事了。自己原本也喜欢和房间的游戏们作伴。”

 听到我的话之后,七海同学笑容更深了一些。是觉得我在逞强吗?还是说想到了其他的事情。

 只是,脸上的这份温度让我十分舒适。

 “……要是我的话,大概会觉得有些寂寞吧。话说,现在有在玩什么游戏吗?”

 “现在的话就是社交游戏了吧。一边在手机上交流一边在电脑上玩。我加了一个工会,基本上就是和工会里的小伙伴们一起玩。”

 “社交游戏还能在电脑上玩啊。不过这样啊,游戏啊——我从来没有玩过游戏。下次,让我也玩玩那个游戏吧。可以一起吗?”

 ……一起玩啊。peach小姐现在应该也是支持我们的,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回去之后和baron先生他们商量一下吧。他本人似乎之前对此就没什么意见,其他人的想法还是得听一下的。

 “工会好像还有位置空着……下次我来问问工会里的那些人吧。”

 “谢谢。麻烦你咯……”

 把脑袋枕在我的腿上的七海同学,和我的聊天平稳地进行着。

 偶尔,为了变换体位她的双腿轻轻挪动着,我的目光一不小心就被吸引了过去。

 仔细一想,现在我们两个还都是校服模样,而七海同学的裙子又格外的短。

 每到这个时候,七海同学一脸“是不是很在意呀”之类的恶作剧笑容,一刻不停地撩拨着我的心弦。

 慢慢的,我们之间的聊天也缓和了下来……沉默的空气在两人之间流转,这个时候七海同学嘟囔了一声。

 “脸上……”

 “诶?”

 “脸……脸上被亲了……那个时候好像还被阳信的爸爸妈妈给看到了……”

 七海同学说起了今天在购物中心发生的事。我回想起来之后则是满脸发烫。

 “抱歉。让你受惊了吧。那个就是……就像是意外一样。”

 听到我的赔礼,七海同学摇了摇头。她脑袋下的我的腿痒痒的很舒服。

 “……虽然吓了一跳……但是我很高兴,毕竟是你主动的……”

 七海同学眼神迷乱看着我。

 她将手抚上了被我亲到的那边脸颊上……随后再一次将手放到了我的脸颊。

 “其实……我是想自己主动的呢……”

 这句话让我的脑袋收到了拳击一般的冲击……顶住啊,我的理性!

 就算说着如此可爱的话,在两家大人还在的情况下,还是做了什么奇怪的事那可就是一下子就寄了啊。这可是对各种信任的背叛啊。

 啊,要是大人们不在的话就行了吗,不过这就是另一种情况了。即便如此……那个……

 摸摸她的头发应该是被允许的吧。

 我缓慢地把手伸向她的脑袋,用眼神问她可以摸吗。

 七海同学默默地点了点头,与此同时我把手放上了她的脑袋。

 她的头发非常柔软,细腻。柔顺地游走在我的指尖。就像是顶级丝绸一般的手感让人直呼上瘾。

 被抚摸的七海同学轻迷着眼看着我。我和七海同学就这样无言地相望着……然后……

 “七海。我们聊完了哦。几位差不多要回去了,你们两个快从房间里出来吧。”

 突然传来睦子阿姨的呼喊声。嗯,这……毕竟是约定啊,这种时候来打扰。

 简直就像是被监视着一样,时机正好。我可没有觉得失落。

 似乎也明白这件事,七海同学苦笑着离开了我的膝盖。

 腿上那份令人舒适的重量离开之后,我感到了一些寂寞。

 残留着的是七海同学抚摸大腿时候的触感。

 在那之后我们两个向着几位等候着的玄关移动。随后茨户一家目送着我们离开。

 “……明天开始就多多关照了啊,阳信。我会教你怎么做料理哦。”

 “嗯,到时候请多指教了。”

 感觉不到刚才那股气氛,七海同学的笑容十分明朗,而我也会以微笑。

 ……要是被知道了的话也不晓得会被如何说教。

 不过是啊,明天开始,我就要和七海同学一起回到这个家了啊。这就好像是……

 “走婚一样呢?”(译注:通い婚:婚后居住形式之一,夫妇不同居,丈夫偶尔会到妻子家中居住几天。通常周末巨多又称周末婚。也称别居婚。词条参考goo辞书)

 睦子阿姨一下子说出了我所想却不敢说的话。

 被别人这么说到,我和七海同学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在这天之后,帘舞和茨户两家则有了家族之间交往的关系。

 ◇◇◇◇◇◇◇◇◇◇◇◇◇◇◇◇◇◇◇◇

 从茨户家回到自己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往常一样的汇报近况。

 为了听取baron先生他们的助言,和对于以后要怎么办的建议,我必须得这么做。

 『那什么,canyon同学你啊……到现在你还有什么想要向我问的吗?我已经没有什么能教你的了,你已经毕业了。』

 我仿佛在脑海中浮现了baron先生抱着脑袋的一幕,是我的错觉吗?

 『反过来我们才想问问你,要怎么做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达成两家之间都开始往来的成就。』

 这次又是peach小姐一脸无语的样子。

 两位我都没有在线下见过,但是从文字里就能感觉到他们现在各式各样的心情。

 这个问题就算让我回答我也……

 “不是,现在我想问的感觉越变越多了啊。”

 这确实是自己的心里话。毕竟现在都到了两家来往的地步了,也就是说……

 「如何与对方的双亲更好的交流……这点我完全拿不准。baron先生看起来像已经结婚了的样子,可以教教我吗?这对于一个高中生压力太大了,要是没有提示的话。」

 『哪个高中生现在会有这种烦恼啊!!这搞的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你了。』

 baron先生都这么说的话我这不就是已经无处求助了嘛。

 『说起来……canyon同学,你爸妈没有生气吗??』

 「……他们超生气。」

 没错,回到家之后迎接我的就是爸妈无尽的怒火。那样子简直就是史上最怒。

 要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事实上两位……已经注意到我身上有着一些变化了。

 但是盲猜最多也就是交到了新朋友之类的程度,交到女友这种简直就是极度意外。

 事情要只是这样就好了。父母生气的不是我瞒着他们交到了女朋友这件事。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主要还是自己隐瞒了每天午餐费的事情,以及照顾我的那户人家的事情。

 嗯,这肯定会生气的啊。而我也没有反驳的余地。

 我已经接受了父母生气的事实,之后接受了父母的混合说教。

 只是,两位的情绪似乎很复杂,一半是生气,另一半是高兴。

 随后终于从说教中解放出来的我,开始向baron先生他们汇报起来。

 『嗯——要教你的话也就是如何博取对方爸爸的好感的方法之类的?不过对方似乎已经对你很满意了吧,这不是完全没意义了嘛……酒……当然也还是不行的吧。』

 baron先生绞尽脑汁发过来各式各样的建议。这让我感动到想哭。

 但是到最后也没有一条靠谱的。

 『结果到最后也只是老老实实地一点点构建信赖而已啊。不过你现在还是高中生也没必要在意到这种地步』

 「果然老老实实还是最重要的啊……我一定会努力的。」

 这风险最小的答案让我安静了下来,也接受了下来。果然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然后我又想到,baron先生是如何让妻子老家的父母承认他的呢。

 现在的我可能还做不到,但是将来或许能派上用场也说不好……

 「话说回来,baron先生是已经结婚了吧,你让对方父母承认你都做了些什么呢?」

 『要说我的话……我岳父很喜欢喝酒,我也只是一个劲地陪他喝而已。虽然我酒量不行,但是一想到自己想要娶她回家只能心一横了。可能这有些过时了就是了。』

 酒啊……果然不能现在就拿来作参考啊。严一郎先生不知道喜不喜欢喝酒呢?

 不过为了和对方结婚做出了努力这一部分,或许值得我学习。

 到最后,或许自己能做出多少努力和对方在自己心中占多少分量也有关。

 ……啊不过虽然结婚之类的话题离我们还远,只是努力肯定会发挥它重要的作用。

 到底是在讲给谁听啊我。

 但是,从明天开始自己也要重新努力起来。嗯,只要努力,一定就不会是什么坏事。

 『顺便一提,canyon同学每天都有很好的传达自己的爱意吗?』

 突然,peach小姐发来了这么一条消息。

 在我和七海同学约会结束的那一天开始,peach小姐的消极看法慢慢地消失了。

 反而变成了为我和七海同学加油的态度。真是变的够彻底的啊。

 「爱,爱意吗?这好羞耻,我都没怎么……没怎么?说起来,我好像确实没有明确的把喜欢说出口啊。」

 约会结束的那一天,虽然在自己房间里莫名地念叨着最喜欢。

 这一提到我才发现,我似乎真的没有……正面对她说过喜欢。

 再怎么敲脑袋,也没有说过的记忆。

 不过就算是一次,自己可能也有说过的吧,但是起码肯定没做到每一天都说。这一点是事实。

 很可爱啊,衣服很适合你啊……这些话就算害羞也慢慢地变的能说了。

 然而,喜欢之类的明确性的话语……光是想象一下就已经满脸通红了。说实在的真说不出口。

 今天也是,那怕是那么好的气氛下,我也没有说……况且,我连要说喜欢这个想法本身都没有出现在脑海里。

 『这不是完全不行吗这不是!男孩子或许就算不说也能明白,但是女孩子你不说的话她是不会明白的啊!不好好地把喜欢说出来可是不行的啊!』

 对于我的回答,peach小姐似乎非常生气。

 啊,我的话不说明白也不会知道,真是非常抱歉,我这么没用。

 『哦……peach妹妹,怎么感觉你这么想要帮忙啊,叔叔我都吓了一跳,总觉得有点开心啊。』

 baron先生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感叹。这一点,我也同意。peach小姐这是怎么了啊,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积极了。

 就像是有什么内情一样,想要协助我……还是说是想要帮助七海同学?

 感觉到她如此的变化,baron先生虽然惊讶但也接受了下来。嗯,我也是被吓了一跳。

 peach小姐能给出积极建议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不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自己也非常在意。

 「女生方面的意见是十分贵重的啊。话说,这是peach小姐从自己的经历总结的吗?」

 『不是哦,少女漫画上面看的。而且,我也想要对我喜欢人每一天都说喜欢。』

 baron先生的建议是从网上看来的,而peach小姐的又是从少女漫画中学来的。

 不过,自己也想要每天传达喜欢的话,就是将自己代入进去给出的建议吧。

 ……这可以说是让人安心的伙伴了吧?

 『而且,漫画里偶尔也会有这种事哦。女性主人公被喜欢的男生冷面以对,烦恼中心中的感情被男主的情敌帅哥男角动摇,而被他吸引之类的……彼此之间不能诚实以对的话就会错过……这种的。』

 『啊—确实听说过这类的故事啊。是什么来着,男性表达爱的方式和女性不同之类的话?』

 还有这种说法?

 我不看少女漫画,看的恋爱系小说又是男性主人公。

 这种书的话,男主被其他女主角吸引的展开倒是挺多的,从女生角度出发这确实是个新颖的意见。

 下次要不试着看看吧,少女漫画。

 我没有吐槽,只是安静地注视着他们的对话。

 peach小姐继续在频道里发着消息。

 『canyon同学,要是说不出口的话,可以先选择发消息……请对她干脆地说出最喜欢。女孩子的话不是这样就会陷入不安。两位要是不能幸福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我难以判断peach小姐说的是不是很普通的事情。

 但是,她的话语中透露着她的真诚,也饱含了她对七海同学的关心。明明只是几行文字,我却觉得很不可思议。

 为什么她的态度会转变的如此巨大……但我还是从心底接受了她的建议。

 『……抱歉canyon同学,我先离开了,我突然想到有什么事情要对妻子说,不是什么要紧事,一会就能回来。嗯,别在意我。』

 就这样,baron先生的头像灰了下去。

 ……难不成看到peach小姐的话,让baron先生觉得有些不安了吗?

 就算说着不是什么要紧事,别在意他,肯定,是想向他妻子传达自己的爱意吧。

 连大人都会受她影响……peach小姐真可怕。但是原来baron先生也没有说过喜欢吗?

 喜欢……喜欢啊……

 几次确认,我和七海同学的关系也是从惩罚游戏开始。

 但是现在我对她的喜欢已经无所谓什么惩罚游戏了。这是事实。我能察觉到。

 那她是怎么想的呢?

 今天甚至躺在了我的腿上……而事实上我还有事没有对baron先生说,那就是自己的嘴唇碰到了她的脸颊……七海同学却对此却没有表现一丝不悦。

 现在的她,还是认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只是惩罚游戏吗?

 是没有办法才和我交往的吗?

 嗯……再怎么说也已经……不一样了吧,我觉得。我想要这么认为。

 看了今天她对我爸妈的反应和对她爸妈的反应,我这么觉得应该已经没问题了吧?

 钝感什么的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把这个当借口一直逃避的时期也已经过去了。

 我喜欢着她,而她也喜欢着我……我多少已经可以这么认为了吧。、

 虽然还没自信到能拍着胸脯。

 或许是自作多情,这份怀疑,肯定会一直陪伴着自己。

 但是,这么想着不落实一点行动的话……等待着我的可能是致命的错误。

 听到peach小姐的话之后,这个想法在心里越来越大。

 所以,只要她怀抱着一丝对我的喜欢,剩下的只有行动了。

 话虽如此,让她喜欢上我而努力这个方针是不会变的。

 因为,要是觉得她喜欢我而越来越不积极的话,对她也很失礼。反而自己应该投入更多的行动。

 然而,就这样和baron先生还有peach小姐交流冷静的整理现状之类的我能做到吗?

 别人的意见很重要,客观地看待这件事就会有新的非常发现。我十分感谢。

 “peach小姐,多谢。我……”

 我用力握着手,以拳头明决心,举至胸前,鼓励着自己。

 「电话的话难度还是有点高,先试着用消息来传达喜欢吧。」

 『这不选择电话也挺有canyon同学的风格呢……请加油吧!』

 自己一下定决心只有内心突然变得晴朗了。而peach小姐也给了我加油。

 「但是为什么,peach小姐突然开始支持我和七海同学了,我有些在意。明明之前那么不看好的。」

 我下意识的就向peach小姐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发出这条消息之后,peach小姐的回信就像是停了一会一样,不过就只是一会。

 『……这是女孩子的秘密。不过这样啊,要说的话……就是自己听到你们的故事,我觉得自己也不能呢个一直停留在原地了。』

 真是一个成熟的回答。

 真是厉害啊,peach小姐。明明年纪比我小,却一副积极努力的模样。

 她好像还是个初中生吧?说不定,还有着被辣妹系女生欺凌的过去。

 听到我们的对话之后,她能转变观念觉得世上不是所有辣妹都是坏人的话,也是一件极美的事。

 不过,辣妹的世界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也不好做保证就是了。

 在我简单的感谢peach小姐之后对话就结束了。baron先生虽然还是没有回来,不过到时候看到我们的对话大概就能明白了。

 自此,我会对我说过的话负责任。静静地,趁着自己的决意褪去之前,为了给七海同学发去消息,我打开了APP。

 我这边……倒也没收到她发过来的消息。

 今天已经睡觉了吗?还是说,还在和家人们聊天呢?

 要是已经睡觉了的话,或许会对她造成困扰……我觉得,要不还是先放一边吧。睡着了的话反正也得明天才能看到消息。

 我狠狠地甩了甩头,丢掉自己心里生出的退堂鼓想法。

 好了……都已经打开了APP,写点什么吧。但是……这要怎么遣词造句才好呢?

 『今天好开心。明天开始多多关照了啊。最喜欢你了哦。』

 怎么感觉变得这么生硬了。

 还有,就算是试着写写……这个最喜欢怎么感觉就像是硬加上去的一样?

 要怎么写才能写得好一点啊……本来自己就不擅长这个突然就迷茫起来了……

 要是游戏聊天的话,一下子就能写出来发出去了,这对象一变成七海同学就开始迷起来了。

 如此风格的短文,我删了又写,写了又删,动作重复了好几次之后……我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啊……”

 当我回过神来,已经是覆水难收了。

 而且,还是那种前置文字没有,正文也没有,只有一个“最喜欢了”的消息被我发了出去。

 本来是想以这个为起点,后续写上一些其他的,结果就他喵单单发了一个最喜欢……

 没头没脑的这么一句,岂不是最坏的情况了啊……

 这不会让她觉得害怕,觉得反感吧?

 正常我是不会这么认为,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我已经失去了正常的判断了。

 一下子就慌张了起来。

 冷静啊,离已读标记出现应该还有时间,趁现在撤回消息就可以了……

 然而,我这小小的心愿落了空,发过去的消息旁边一下子跳出来了一个已读。

 好快,好快啊七海同学。今天怎么特别……啊,平时好像就很快啊!

 但是似乎有一些不对劲。

 要是往常,已读之后立马就会有回信,今天怎么还稍微犹豫了一会……不是,这明显就比平时慢很多了。

 在我抱着不安的时候,手机突然出现了和平时不一样的反应。七海同学打电话过来了!

 ……是不是不太妙啊?

 我不安地接起了电话,下一刻电话里就传来她相当慌张的声音。

 “干干干干干干嘛突然,发,发发发这个过来阳信??发生了什么事吗?”

 接通电话的瞬间,七海同学的声音伴随着其他,像是在我耳边循环放送。

 ……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因为那条消息,七海同学似乎非常的慌乱。

 听到了比我还乱的七海同学的声音,我这边反倒是冷静了下来。看来似乎可以正常说话了。

 “七海同学,之前真是非常谢谢你了。”

 “啊,我这边才是……是个锤子!干嘛啊这么突然!!就单单发了一个最喜欢给我。我,刚刚慌得要死都从床上掉下来了啊!”

 “诶?你没事吗?没有受伤吧?”

 “伤倒是没有。但是这消息给我的冲击可比受伤来得严重多了啊?这一下子是咋了嘛?”

 所以刚才其他的声音就是……不过没有受伤真是太好了,让她受惊真是抱歉了。

 和我内心赔礼相反,七海同学向我所求严正说明。果然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那个……讨厌吗?”

 “不讨厌,就是被吓了一跳!”

 七海同学的语气稍微有点生气。看起来是因为被吓到了才有了一些火气的样子。

 在我看来,她没觉得讨厌确实让我松了一口气。真的只是被吓到了而已。

 “情况说起来话可就长……啊好像也不是很长。”

 “什么啊,不是很长的话题啊。”

 “你看啊,我从来没有直接对你说过喜欢吧。所以就想着,起码发消息也要说一下之类的……”

 “好开心,我真的好开心啊。虽然很开心……为什么突然就有这个想法了啊。”

 果然还是会问到这个啊。真是敏锐啊七海同学。嗯——要怎么说呢……

 是我自己突然这么想到的——好像说服力很弱啊。

 这是,工会的大家……主要是和baron先生商量之后的结果什么的,也正好趁此机会把这个告诉她好了。

 迄今为止对于和七海同学的对话,还有隐瞒着自己从别人那获得了建议,我感到一丝后悔。

 敷衍,谎言,是非常简单的事,但是这里我不想说谎。严一郎先生也说过撒谎不好。

 “实际上啊,我从来没有和女孩子交往过,所以我们之间事,我和工会里的大家商量过很多次。”

 “商量?”

 具体的内容……还是说不出口。

 因为惩罚游戏收到了来自七海同学的表白自己要怎么办之类的,现在怎么可能说的出口。

 说谎虽然不好、但是这个真相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这点先想办法避开。感觉自己现在变成了矛盾混合体。

 体味着后悔,我向她说明了为什么我会发这条消息。

 “就这样今天,有人建议我要好好地说出自己的喜欢。我这才注意到,原来自己从来没有说出口过。”

 “所以,是女孩子?”

 “建议我说出喜欢的确实是女孩子,但是基本上的建议都是来自一个已婚大叔。”

 “哦——是这样啊。所以才感觉你什么都很熟练的样子啊。”

 有一瞬间,我感觉七海同学似乎有些不高兴,但是下一秒就消失了。她似乎接受了我的说法。我真的有这么熟练吗,在旁人看来?

 是觉得有些失落了吧,这并非全部都是我一人出的力。但是,让她感到失望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抱歉啊,一直瞒着你。只是总感觉说不出口……你生气了吗?”

 “嗯——相反我还挺高兴的吧。我也是和初美和步商量了很多。反倒是,知道了你没有前女友之后让我觉得非常安心,这又是为了我所做的努力。”

 蕴含着温柔的七海同学的声音,吹散了我的不安。

 ……太好了,把这些说出来了。

 透过电脑,我都能感觉到气氛舒缓了下来。在我们之前流淌着些许沉默……随后七海同学轻声道。

 “……呐,现在……不说吗?”

 “诶?”

 诶?现在?是想要我……说什么呢?那个……装作没注意到或者没听到恐怕是不行的吧。

 听到我装糊涂,七海同学就像是抓住我不想让我逃掉一样,追问过来。

 “现—在—,就在电话里。拜托了~~那个,不行吗?”

 她拜托的声音就像是心机猫妖一样,非常妩媚。

 我不禁一激灵,拼命保住手机不让它掉下去。太会耍小聪明了,真是太会耍小聪明了。

 不不不,直接说出口对我来说难度太高了我才发的消息。

 真没想到她会提出如此诉求。

 不过,恐怕这就是不说不行的情况了吧。

 要是不说出来的话……感觉各种努力都会白费。

 ……哟西!

 “可以稍微,等我一下吗?”

 “嗯……多久我都会等你的。”

 保持着通话畅通,我从房间里飞奔了出去。

 看到这样的我,爸妈瞪大了双眼。而我则径直走向冰箱拿出一瓶冷藏的矿泉水一口气灌进嘴里。

 因为紧张而干干的嗓子一下子得到了滋润。

 然后,趁着这股气势回到了房间,深呼吸。重要的是气势。

 将鼓劲的水放在一边,拿起了手机,迅速放在了耳边。趁现在!

 “七海同学!最……那个……呼—”

 还是不行。

 明明拿出了气势结果还是做不到。但是电话那头的七海同学却一直等待着我。

 拿出勇气来啊,加油!

 “最……最喜欢你了……”

 刚在那股气势消失的一干二净,我的声音也止不住的颤抖。就像是蚊子一样,令人难堪到无语的声音。

 “嗯,我也最喜欢阳信了……”

 即便是如此没骨气的我的声音,七海同学仍接受了下来。这一点,让我也高兴了起来。

 虽然觉得很高兴……

 ……心里这股痒痒的心情,究竟是什么?

 这种话,世上被称为帅哥的那些人居然都能这么干脆的说出口吗?

 真厉害啊,那些个帅哥……再怎么说这个我肯定习惯不了的。

 “那,阳信,晚安咯。”

 “啊……嗯……晚安。”

 七海同学突然慌乱地道了晚安,挂断了电话。

 而我刚刚才喝了水的喉咙又开始干涩起来,只好再一次拿起水瓶。

 但是,这份心情不仅没有平静下来,反而更加凌乱了。

 心脏的跳动快得不像话,眼睛也止不住的发亮。情绪极度高涨,完全没办法冷静下来。

 理由我是知道的。因为刚才的事发生的太过突然。

 没想到,七海同学居然也会对我说最喜欢……这下子,我今天还能睡得着吗?

 “啊,对了。向他们报告一下吧。”

 或许他们已经睡觉了也说不好,我打开游戏点开聊天框确认起来。

 大家似乎都还在线的样子,而且还拿我敢不敢说这件事打起了赌。现在,不会说这一方居然还是优势,可恶啊!

 「preach小姐,真是谢谢了。总算还是对她说出了喜欢……虽然有些意外,但是还是在电话里说出了口。」

 在我发出这条消息之后,压我不会说的那些人纷纷唉声叹气起来。哈—哈—哈,真是活该啊,杂鱼们!

 『那真是太好了。话说你这动作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快啊……居然都已经说了……』

 「啊,顺势就……」

 『你顺的什么势啊……』

 这,我无言以对。

 baron先生似乎也还没回来。不过,既然已经对peach小姐道了谢,差不多也该睡觉了。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peach小姐居然更加变本加厉。

 『既然这样的话,下一次就是说我爱你了吧。女朋友一定会超级高兴的。』

 ……peach小姐难不成要求比baron先生还高吗?

 「等下,这难度也太高了吧,对我来说这完全不可能啊。」

 『停停,冷静一下。我也没说要你立马就说啊。而且你看嘛,总有一天会想说的吧?』

 被她这么一说,我想象了一下。光是说出喜欢就已经耗尽了我全身精力了。

 我爱你什么的,我会变成什么样啊。光是脑补一下,我就浑身冒起了冷汗。

 但是……

 「是啊。我也觉得总有那么一天吧……」

 『能往前看真是不错呢。你们就保持着你们自己的节奏,不要逞强,慢慢加油就好了。我会替你们加油的!』

 就这样,和因为她的应援而非常高兴的心情相反……我也非常担心peach小姐以后会提出多高难度的要求。

 从此以后……可千万别再提如此过激的事了啊。

 『爷回来了……啊,不习惯的事情还真是不习惯啊,感觉被老婆拿捏了啊。』

 在我因为peach小姐而稍稍颤抖的时候,baron先生一边感叹着一边宣告了他的回来。

 「baron先生,怎么样?」

 『在我给老婆发了我爱你的消息之后,她给我来了一套组合技“嗯,这种事情我知道的哦~我也爱你呢?亲爱的老公,说着这么可爱的话是不是因为寂寞了呀~等我回去,我会好——好安慰你的呢(。•̀ᴗ-)✧”』

 时机正正好,说出了我爱你的实例出现了。

 不管是我还是peach小姐都回以多谢款待。

 看起来,baron先生和他妻子的感情是真的好。我家父母,七海同学的父母也都是如此。

 我和七海同学,要是以后感情也能像他们一样和睦就好呢。

幕间 “最喜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