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章 七海老师的料理教室

第二卷  第三章 七海老师的料理教室

 爸爸妈妈同时出差的情况,在我短暂的人生中出现的次数并不多。至少在小学的时候一次都没有过。

 而初中是有过两次,那个时候远离了父母的视线,自己过着肆意的生活反倒非常开心。

 然后成为了高中生的现在……这么一算的话,这次才是第三次啊,真的是掰着手指都能数的清。

 这次爸妈久违的同时出差,比起这个,现在的我也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了。

 现在的我发生的变化已经是过去的我所望尘莫及的了……这样说可能准确度更高一点吧。

 这一切的起因就是我身边已经有了一位名为七海的出色女友。

 在双亲出差之前,我都是和她一起“回家”,当然相伴只到半路,随后便是各回各家。

 这就是极其往常的和女友一起放学回家,这一事件。

 然而,并非半路道别,而是像字面意思所说,真的是一起回家,在这个世间一般意义上应该非常少见才是,作为高中生。

 即便是疏于男女交往的我,也能认识到男女朋友一起回同一个家绝对是非常理的情况。属于是做梦都不会梦到的事。

 “我回来了~”

 “那个,多有打扰……”

 嘛,虽说是回家,从我的角度出发这毕竟是别人的家,如此措辞也情有可原。虽然我是这么认为的……

 “哎呀哎呀,这可不行哦阳信,回到家之后要说……嗯?”

 啪嗒啪嗒发出好笑的声音,睦子阿姨出来迎接了我们。她看着我,歪着脑袋微微笑着。

 那仿佛是催促我一般的笑容。一开始还是一头雾水的我,反应过来之后订正了我的发言。

 “我……我回来了。”

 “嗯嗯,你们两个欢迎回来呀。做的真棒!呼呼呼,回到家之后果然应该说‘我回来了’才对嘛。”

 睦子阿姨摸了摸订正发言之后的我。

 啊,怎么说这样太害羞了啊。不过我也没打算打掉睦子阿姨的手,就这样任由她抚摸。

 基本上我家是父母全都有自己工作的情况,回到家之后也不用说我回来了。

 爸妈回家之后,“欢迎回来”才是我时常有的话语,反之“我回来了”真的是很久没有说过了。

 不论是七海同学还是睦子阿姨,则不管此事,而是微笑着看着我。

 这么一来以“欢迎回来”回应“我回来了”什么的,感觉有些令人脸红……不过,我却非常开心。

 (原来是这样啊。所以我才没有说我回来了的习惯啊……)

 时至今日,想到自己没有养成这个习惯的原因之后,还是会变得有些害羞。

 就算说了也不会有太大变化的话,一开始不说就好了。

 结果,自己还是觉得寂寞啊…… 还被七海同学那样安慰了。

 “阿嘞?沙八酱还没回来吗?”

 被摸头的我,仿佛是为了掩盖羞涩,说起了沙八酱的事。

 就这样,睦子阿姨终于把手从我脑袋上拿开了。

 “啊,沙八的话,因为部门活动要晚点才会回家。那个孩子,舞蹈部的来着。”

 “诶?舞蹈部啊。真厉害。会跳舞的人真的很帅啊。”

 当然,既然来了这个家我也有机会和七海同学的妹妹交流交流。

 虽说我很担心不知道我有没有给沙八酱留下个好的第一印象,不过似乎也只是我的擅自忧愁而已。似乎可以正常对话。

 即便眼神略显锐利,她和七海同学一样是个善良的孩子。

 话说,舞蹈部啊……初中就加入舞蹈部真是厉害啊。

 像我这种舞蹈课都觉得很棘手的人来说真的是难以想象啊。一想到高中还有舞蹈课我就浑身难受。

 话说回来,七海同学擅长舞蹈吗?

 下次问问看吧……诶?怎么感觉七海同学,有点气鼓鼓的样子?

 我双手拎着买来东西,走到厨房之后把它们放了下来。

 也不是立马就开始做饭,所以先暂时塞到冰箱里面……而七海同学的河豚状态仍在持续。

 “七海同学,怎么了?”

 “没什么——”

 诶,这不是闹别扭时候的语调吗?

 我又说什么奇怪的话吗?我完全没有什么印象……

 “阳信,我先回房间换衣服,十……不对,二十分钟之后你也过来哦。”

 “啊,嗯,我知道了。”

 一起把买来的东西放进冰箱之后,七海同学就这样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再怎么说也不能陪她一起去房间换衣服,所以我就一个人留了下来。

 “哎呀哎呀,这个七海。啊给,这个是阳信的居家服哦。”

 我接过睦子阿姨递过来的衣服。

 要说为什么茨户家会有我的居家服,这个其实是严一郎先生穿剩下的。

 那还是没有像现在这么肌肉男的时候,严一郎先生穿过的衣服所以正好符合我的尺寸,所以就借给我穿了……他们家的旧衣服真是保存的可以。

 两人说了把这衣服送给我,不过我只是打算借来穿一下。

 毕竟一会就要做饭了,我先脱下了制服换上了刚才那个衣服……时间正好20分钟,我向七海同学的房间走去。

 事前敲了三次房门,得到七海同学的允许之后我走了进去。

 或许是因为七海同学一会也要一起做饭吧,她换上了颜色比较沉稳的长袖。

 只是,下半身是略短的短裙模样,毫不吝啬一双秀足的美艳,展示在我的面前……这让我的眼神不知如何是好。

 “嗯!”

 七海同学轻哼一声,向我招手。

 她砰砰地拍着垫子,让我坐在了上面。下一刻,她便把脑袋靠在了我的大腿上。

 七海同学,这是想要把膝枕变得常态化吗?

 嘛……我也因此觉得平静了下来,倒也不错。

 总有一天能做一次角色变换的膝枕。我有没有勇气那就另说了。

 她的表情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不过仅仅让我给她膝枕之后情绪就缓和了下来。

 这之后要怎么办啊……

 突然去摸她的脑袋的话……我也有点紧张,而且也可能会吓七海同学一跳。

 嗯,摸头还是等到下次吧。

 这般胆小到连女孩子的脑袋都不敢轻松地摸的我,就这样让七海同学枕着我的大腿,开了口。

 “七海同学,你是不是不开心啊……我,是不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嗯——我也不知道。我也感觉自己简直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你能理解我的话我可能也会开心点?”

 像个孩子?

 是什么呢?我开始搜索回到家之后引起她这样的事件。

 是被睦子阿姨摸了脑袋这件事?不对,这件事最多也只会变成七海同学捉弄我的材料而已,大概不是的。

 之后的话也就是问了为什么沙八酱还没有回家之类的……难道是因为夸奖了妹妹跳舞的事情?

 妹妹被表扬,七海同学怎么可能不高兴反而还生气了呢?应该不是因为这个吧?

 不过,也确实是聊完沙八酱的话题之后七海同学就变成了河豚。沙八酱的……沙八酱?酱?

 “难道是,沙八酱的事情?因为我带了酱,所以生气了吗?”

 听到我的话,七海同学小脸一红,小脑袋别向一边点了点头。

 这是什么可爱的妒忌心??

 可能有人觉得这种不把话说明白又在那生气的性格很麻烦,但我只觉得这样的七海同学无敌可爱。

 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不是吗?对七海同学的妹妹用桑称呼的话,真的很怪啊。(译:男主对七海同学的称呼就是七海さん,考虑到双方的身份我选择了同学这个后缀。)

 直呼名字的话,对七海同学都还没法做到的我,对她的妹妹那就更做不到了。而她似乎就是在为这个生气。

 我烦恼再三的结果就是以名字加酱来称呼妹妹……但这似乎引起了七海同学的不满。

 她还是一言不发……不过,我能确定,这似乎让她感到了一丝不安,又或是让她感到了不开心。

 这可不行。

 所以,虽然不知道效果如何……我还是贴到了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七海‘酱’,别生气了嘛。”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七海同学跳了起来。

 这股气势,就像是被压缩到极致的弹簧瞬间失去了压迫力一样,七海同学的脑袋正好撞到了我的嘴边。

 即便碰到了嘴巴这也不是亲不亲的问题,这好痛啊。不是一般的痛,牙齿不会断掉了吧?

 “卧槽,这是什么啊卧槽?这个……呜哇……感觉自己心跳过快要死了一样……”(译:ヤバい翻译成卧槽没毛病吧?辣妹说个卧槽又不是很稀奇的事情)

 “痛痛痛……七海同学,你没事吧?”

 “啊阳信,对不起……很痛吧?不是,突然用不一样的称呼叫我,太突然了我感觉我要心动到晕厥了都……心脏都要坏了……”

 七海同学按着自己的胸口脸红的一塌糊涂。

 真有这么惊讶嘛?虽说是一时兴起……但还是做了坏事把她吓了一跳。

 “那,还是不要这么叫比较好吧?”

 “(摇头)偶尔说一下没事!然后,现在再说一次!”

 “诶?再来一次?”

 “不行……吗?”

 七海同学直勾勾地看着我的眼睛,歪着脑袋眼里噙着泪水祈求着。

 这个行为太狡猾了!

 明明知道我不擅长对付这个还来这一套。可恶。仅仅如此就能让我就范,我这人也挺好搞定的。

 总之先按要求又叫了一次,七海同学简直开心的要死,整个人在床上蹦蹦跳跳。

 被要求这么叫一次,我都要变得害羞了。

 在那之后,我又被迫叫了好几次,七海同学似乎也非常满足……

 “和平时不一样的称呼也好棒啊。感觉自己都兴奋起来了”

 与因此害羞到满脸通红的我相对,七海同学则是一脸神清气爽非常高兴。

 七海同学觉得开的话比什么都好。

 “我也想要用和平时不一样的叫法来叫阳信!有没有好点的主意?想要我怎么喊你呀?”

 一下子,话题箭头就转向了我。

 这难度也太高了吧?

 平常七海同学就是直呼我的名字……就算让我现在想一个新的称呼,我也想不出来啊。

 在我摸着脸想要蒙混过关的时候,七海同学就像是偷看一样对上了我的视线。

 “嗯——阳信小时候有什么叫法吗?”

 “诶?爸妈还有亲戚要么叫阳君要么叫阳酱,yo酱之类的也有。”

 “哼—”

 ……寄了,对上视线之后不小心就说漏了嘴。感觉被突然袭击了一样。

 这难不成……

 七海同学的目光没从我身上离开过,嘴唇划出一道美丽却又狡黠的弧线。我有种不妙的预感。

 但,我只是告诉了她我以前的昵称而已,也不会有什么后果吧?

 我如此想着……不对,如此乐观的判断着的同时,七海同学缓缓靠近我的耳边,犹如是对刚才的报复一样轻声呢喃。

 “yo酱?”

 这个叫法让我的脸一下子冒起了热气。

 真的只是一瞬间。这到底是什么?这到底是什么!

 和爸妈亲戚喊我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就像要把人融化一样的甜腻呼唤。

 词尾的声调似乎还轻轻上扬,带了点疑问的语气,然而却给人一个句尾描绘着爱心的错觉。

 爱心并不是亲眼所见,只是语调唤起了如此错觉。

 我向七海同学看去,而她也正 一脸得意地看着我……这时她似乎害羞了起来,脸颊飘上一抹粉红。

 “……很不妙啊,这个”

 我用尽全力挤出了一句话。

 这……真的和七海同学说的一样,破坏力惊人。可不是能经常拿来用的那种程度。

 “是吧是吧,要是多喊几次感觉脑袋都会变笨。”

 七海同学似乎也同意我的想法……我们之间名为称呼变更对战的游戏,就此落下帷幕。

 这可不能再继续下去了。羞耻心要爆棚了都。

 “好!元气满满!阳信,去做料理吧。”

 “嗯,好的。”

 完全恢复过来的七海同学,和被挑逗到筋疲力尽的我一起走出了房间的时候……睦子阿姨出现在我们眼前。

 我俩被吓得长大了双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刚想着差不多该做饭了,就来找你们……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呢。七海‘酱’?‘yo酱’?”

 ““你在听啊!!””

 睦子阿姨笑嘻嘻地叫着刚才我们彼此的称呼。

 这一下子把我们拉回了现实世界。

 “哎呀哎呀,不是我在听,只是我听到了而已哦。呼呼……我也想要久违地叫你爸爸严酱了呢。今天试着叫一下看看吧,不知道会不会被吓到。”

 “妈妈!!”

 火冒三丈的七海同学,和睦子阿姨像是相互追逐一样吵吵闹闹地向着厨房走去。

 原来是这样啊……被睦子阿姨听到了呀。严一郎先生,今天回来之后似乎会很不妙啊。

 我看着远方,慢慢地朝厨房走去。

 我祈祷,今天发生的事起码别传到我爸妈耳朵里……但这或许也只是无用功。

 肯定会说的,睦子阿姨,还是想想如何避开爸妈的追问吧。

 就这样,我突然听到玄关传来一阵声音。

 “我回来了。”

 是严一郎啊。都已经这个点了呀。大概是因为我们去买了东西又绕了点路吧,不快点准备晚饭也不行啊。

 “欢迎回家,严酱。今天工作辛苦啦。”

 “啊,今天确实也有点累……诶,孩子他妈?那个,这个叫法……有点……”

 ……睦子阿姨,动作好快!行动力也太高了吧?严一郎先生则是有点困惑。

 “哎呀,叫我孩子他妈吗?我好寂寞啊,严酱……确实,我已经是个大妈了,已经不会再用那个时候的名字叫我了是嘛?”

 在我以为睦子阿姨只是享受这么做的乐趣的时候,她的语气透着一股真切的遗憾。

 难不成,她只是羡慕现在的我和七海同学?

 要是这样的话,希望能给严一郎先生一些心理准备,这也太突然了。

 下一秒,玄关处沉默地氛围包围二人。我无法朝那走去,也做不到偷看他们……只能静静地等待着。

 过了会,我听到了严一郎先生沉稳且温柔的声音。

 “……睦酱……我回来了。睦酱就算是现在……也和当年一样……很可爱。”

 “严酱!”

 严一郎先生的话语让睦子阿姨激动万分,而我还听到了她做了什么的声音。

 现在过去,应该已经没问题了吧?

 “那什么,两位……能不能不要在女儿面前打情骂俏?话说为什么突然还做起了这种事啊!”

 在去厨房的时候我听到了沙八酱的声音。看起来正好回家的时间凑到了一起。

 ……是亲眼看到了爸妈卿卿我我吗?

 “哎呀哎呀,沙八也回来啦。呼呼……理由一会告诉你。敬请期待吧~”

 “啊,真的是!我绝对要交一个男朋友!又帅又温柔的男朋友,绝对秀给你们看!”

 睦子阿姨的话像是挑衅一样,让沙八激动了起来。她下定了决心要交到一个男朋友。

 有这个决心是一件好事,但睦子阿姨能不能不要把我和七海同学的事告诉给沙八酱啊,这点你就放过我吧……

 ◇◇◇◇◇◇◇◇◇◇◇◇◇◇◇◇◇◇◇◇

 现如今,有多少高中男生擅长料理对我来说并不清楚。十分遗憾本人是属于完全不会料理的那一边。

 不过比起不会做,用不做来描述或许更为准确吧。

 学校的课程也略有涉及,也就只是这种程度吧。也差不多相当于什么都不会做了。

 而因为和父母住在一起……平时都是老妈,又或者老爸做饭,我只负责干饭。

 所以,自己完全没有想要尝试料理的想法,也完全没这个必要。

 当然,每日给予我美味可口的饭菜这点,我十分感谢爸爸妈妈……但是对我而言,料理,只会出自他人之手。

 要是说我娇气的话,我也无力反驳。因为我的想法就是这样所以也没什么办法。

 当爸妈不在家,只留我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世上还存在凉菜,下馆子,便利店,杯面……如此多的觅食渠道。没有必要自己下厨。

 要是觉得麻烦,少吃一顿也没关系。也不是少了一顿生命就会终结了。

 这就是到现在为止……过去的我所抱有的想法。

 曾经如此认为。过去式。而这成为过去式的理由,则是在我眼前的这名少女。

 “ok阳信,那么今天想要做什么呢,说来听听?”

 “那个,主菜的话就麻婆豆腐……然后就是番茄,卷心菜的金枪鱼沙拉……再就是藕和胡萝北的凉拌菜,最后再来一个洋葱味增汤。”

 “嗯,这样啊。那就来做做看吧。”

 在我眼前穿着围裙的七海同学绽开了微笑。

 刚才还是一副热裤模样展示着白嫩的双腿,轮到料理的时候,她则是换成了能将大腿藏起来的长长裤子。

 要穿围裙的话,或许这一身更合适吧。而且这样也更安全。

 七海同学的围裙一身粉红,我则是借来一件蓝色的围裙。(红蓝CP,我酸了)

 因为是不同颜色的同一款式,总会给人一种“一对”的感觉。不过现在应该要集中在料理上面,这种事情先放在一边算了。

 虽然想要极力避免脑海里的想法往这方面飘去……

 “连围裙都是一对,你们还真像新婚夫妇呢~”

 “话说,这已经是新婚了吧?那个姐夫——要是麻婆豆腐是巨辣就好了呀——”

 用温柔的目光看着我们的睦子阿姨,以及在她身边半睁着眼的沙八酱似乎并不允许。

 “妈妈还有沙八,现在别来开玩笑。我在用刀,认真一点。”

 “哎呀哎呀,我知道了啦。”

 “我可没有说笑,是认真的。”

 七海同学的抗议,被睦子阿姨和沙八酱当成了耳边风。而她脸上那一抹微红,也说明刚才新婚之类的话题也被她听进去了吧。

 “……但是七海同学,这些真的可以吗?”

 我看着眼前四四方方的盒子。

 这就是主菜麻婆豆腐所需要的调味料之类的吗?只要把豆腐和肉末混杂一起就能做出真正的中华料理。也就是地道中华菜。

 “嗯?是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我觉得需要的材料都已经买了……”

 “那个,你看……所谓的麻婆豆腐,不是要有什么豆瓣酱啊,鸡汤啊,绍兴酒之类的嘛。可能我有点印象流,我就在想是不是要用这些啊什么的。”

 这些,全部都是我在漫画要么网上查到的调味料罗列了出来而已,并不代表我有多了解料理。想着起码在七海同学面前表现的好一点,就去查了一下……

 听完我的话,七海同学温柔地看着我。

 这就是那个啊……总感觉这个视线我哪里看到过。

 记得好像是在我小时候,说了一些比较逞强的话的时候爸妈看我的眼神,和这个很像。

 啊——难不成我说了些什么奇怪的话吗?

 七海同学就这样看着我,不知为何,我感觉到她明明没有带眼睛却在鼻子上推了一下的错觉。

 随后,七海同学开了口。

 “阳信对于料理还是初心者。要是一下子就上本格料理然后失败的话,就会觉得料理好难,一点也没意思。比起这个,还是从简单的料理开始入手比较轻松,我认为。”

 “哈……”

 这是为什么呢,突然有种奇怪的小剧场开始了的感觉。

 从刚才开始,七海同学的话总让我觉得怪怪的……真的就像在演什么节目一样。

 那像是说给小孩子听的,充满教诲,温柔的语气。

 这是怎么了啊七海同学?料理的时候连性格都会变吗?

 “凡事都有个顺序,否则就会失败。所以一开始就从低难度着手,然后体会料理时候的喜悦就可以了。来吧,和老师一起开始料理吧——”

 ……啊,这就是那个啊。七海同学教我料理之后,她就站在了教育者的角度了啊。

 难怪一开始语气就像是老师一样细腻。

 真是干劲满满啊七海同学。

 不过,这么可爱的话就随她去吧。我是不是也代入进去学生这个角色比较好一些呢。

 “好!七海老师,拜托你了!”

 “好!被拜托了呢!”

 连在学校我都没有给老师行礼而这么低头,看着这样的我,七海老师满脸都是满足和得意。

 这副得意脸实在是过分可爱,等做完料理就告诉她吧。

 “确实啊,姐姐在做姐夫的便当的时候,满脸笑嘻嘻的一脸享受的样子。”

 “沙八!!?”

 意外的情报由沙八提供,我不觉笑了起来。

 啊啊,不行不行。太危险了现在还是集中在料理上,又用火又用刀的。要是粗心的话说不好会受伤呢。

 就算再怎么新手,这点我还是心里有数的。

 而不知什么时候,睦子阿姨在我们边上拿着手机对着我们,笑嘻嘻的说着。

 “阳信,刚才说的就是以前的七海哦。小学的时候突然说要做难度比较大的料理结果失败了,闹了好一阵别扭呢。”

 这一句话,直接就让满脸得意的七海同学僵在了原地。

 “那个时候的照片都还在哦,一会给你看看吧。”

 “拜托了!”

 我说怎么这么真实,原来就是七海同学的亲身体验啊。

 七海同学的脸慢慢红了起来。而睦子阿姨,则是把这样的七海同学收进了手机画面。

 这张也是,一会可得给我看看啊。

 “真的是!妈妈还有沙八你们都闭嘴!那先来做藕和胡萝北的凉拌吧。给,阳信,先来削皮。”

 看来老师play(说什么play啊我)已经结束了。七海同学变回了往常的样子。

 她拿着菜刀,而我则是削皮器,一起开始削起了皮。虽然有点难为情,不过毕竟是没有技术的菜鸟,我也只能用这个了。

 话说,连用削皮器的我还是陷入了一番苦战。

 “那个,姐夫。削皮器很安全哦,所以分心听我说一句应该也没事吧。”

 “是什么,沙巴……桑?”

 听到我的称呼,沙八酱一下子笑喷了。诶?我又说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干……干嘛一下子用桑称呼啊?搞的这么突然好好笑哦……”

 沙八酱肩膀忍不住地颤抖。诶?女初中生的笑点我是完全搞不懂啊。这很好笑吗?这难道就是代沟?

 “不是,刚才七海同学似乎不高兴我喊你酱,所以就想着要不换个方式。”

 “呜哇,我家姐姐也太少女了吧?这是什么可爱的嫉妒啊。我家姐姐是不是超级单纯啊?”

 看来沙八酱的想法和我一样,那个语气显得十分无奈。而七海同学虽然一直切菜不说话,但是仔细一看,她脸都红到耳根了。

 槽糕,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这里是不是稍微搪塞一下比较好啊……但是要怎么做……

 ……我再三思考之后,得出自己只能诚实以对。

 “没事的啦,用酱称呼。而且比我大的人喊我名字还带个桑也让我有点麻麻的很恶心。啊,我不是说姐夫很恶心啊。”

 我瞥了一眼七海同学。她轻轻叹了口气,苦笑着开了口。

 “算了算了。叫沙八酱也没事,又不是说这么叫了之后阳信会变得怎么样。”

 “那,既然已经得到姐姐的认可了,我也有件事想问一下,我用姐夫称呼这件事,会觉得讨厌吗?”

 对于这有点让人一头雾水的问题,我睁大了双眼。七海同学也是停下了手,歪着脑袋。

 “也不是说讨厌……为什么这么问?”

 听到我的回答之后,沙八酱脸上浮现了恶作剧一般的微笑。

 “因为你看嘛,这个称呼已经是以两位会结婚作为前提了呀。要是做的太过了的话,可能会让人感觉很沉重之类的。”

 我已经感觉到了七海同学的脸红得像个猴子屁股一样了,而沙八酱却是一个劲笑嘻嘻的模样。

 但是感觉不到恶意。

 “因为姐姐恨不擅长和男性相处啊。我觉得她肯定不想给姐夫各种……压力,然后自己却积攒了过多的负面情绪。”

 还真是说了一些和中学生年龄不太相符的话啊。但是这番话,与其说实在开我的玩笑,不如说是在找寻着什么。

 七海同学陷入了沉默。但,我感觉到了她看向我的眼神中有着一丝不安。

 难不成我在被沙八酱试探吗?要真是如此,我可得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心意传达出去啊。

 “我知道七海同学应付不了男生,我觉得自己也没有强迫她去做什么。”

 “这样吗?班上男生一天到晚嘴里说的不是柰子就是屁股。”

 “思春期的男生不就是这样的嘛,虽然我也还是思春期。不过,我觉得七海同学的感情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就算不那样,我也没有什么不满。”

 这是我的真心。沙八酱也感受到了这点,轻舒了一口气。

 “总感觉自己知道为什么姐姐会向姐夫告白了。”

 看来那个告白被赋予了积极的解释。其实,真正的理由只是一个惩罚游戏而已。

 但是,正因如此,正是因为自己明白这点,我才想要尊重七海同学的感情。这是真的。

 这时,我偷瞄了一眼七海同学……

 在我和一根胡萝北苦战的时候,七海同学一会就把自己负责的那些菜都处理完毕了。

 在那之后她还向我投来感激的目光。

 真是厉害啊……明明在和沙八酱聊天,在我陷入苦战这时她都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切的厚薄都很均匀,起码在我看来正是如此。

 明明我用的是削皮器,都觉得好麻烦。而且这玩意用起来力道好难控制啊。手上拿着的胡萝北也好像有点不安分……

 “啊,阳信,那样可不行……”

 看到我和胡萝北苦战的身影,七海同学暂时先将菜刀放在一边,然后来到了我的身后。

 “用削皮器的时候,把胡萝北放在菜板上比较好哦,还没用顺手的话,拿在手里是很危险的……而且,拿的方法也应该是这样……”

 就这样,七海同学站在我的背后,手把手叫我怎么去用削皮器。

 ……她的手和我的手重叠在一起,为了矫正我的姿势……她的身体势必会和我紧贴在一块。

 虽然有点不合时宜……但背上的触感让我觉得十分幸福。

 不行,现在得把注意力放在料理上。

 “你看,这样的话都不需要怎么用力,就不会很危险了吧。”

 感受着七海同学手心的温度,我顺利的处理着胡萝北的皮,而用的力度却比刚才还要小。

 原来如此,的确这样的话又能稳住胡萝北也不需要过多费力。但是……我快不行了,背上的感觉一直刺激着我。

 七海同学,粘得也太紧了。这样之后,在结束一根胡萝北削皮之前,七海同学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教着我。

 严丝合缝一般,七海同学紧紧地贴着我。

 “嗯,做的很漂亮呢。看吧,其实真的很简单的对吧?”

 “是啊,毕竟是带刀刃的不注意可不行……不过掌握了技巧的话真的能行诶。”

 “这样的话,再来试试用菜刀吧?”

 七海同学离开了我的后背,拿起了刚刚自己用的那把菜刀,催促着我接下它。

 幸福的触感消失……啊不是,邪念退散!现在是料理中,而且要用菜刀了可是很危险的。

 用菜刀切啊……有点小紧张啊。但是,这也是联系。试试看吧。

 “嗯,我知道了。要怎么用啊。”

 “嗯,我看看。我家一般都是切成细丝……不过可能对阳信来说还有点难,要不就和藕一样切成薄片看看吧。”

 我接过七海同学递给我的菜刀。这是怎么回事啊,仅仅是拿着菜刀就给人一种很强的“正在下厨”感。

 刚才那削皮器什么的,就好像手工作业一样小打小闹的感觉,但是菜刀一上手,整个感觉就不一样了。

 “啊,阳信,先告诉你一下,手要装成猫爪一样哦。”

 “诶?”

 突然起来蹦出的单词,让我不禁声调都高了一点。而七海同学似乎明白了我未能理解她的意思,给我解说了起来。

 “这样子就是猫爪手哦,然后,单脚稍微后退一点……就这个姿势吧?”

 七海同学双手比作猫爪,右脚向后方小退半步,整个身体稍稍倾斜。

 两手轻轻摆动,真的和猫咪一样。再加上双手那个形状,更像猫猫了。

 其实仔细一想,其实七海同学没有必要两只手都比个猫爪手来着……

 总之我也,试着模仿一下这个姿势?

 当然我只用了一只手。嗯,稍微还是有点模样的吧?

 保持着这个姿势我向七海同学投去了确认的视线,她则是微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将自己的双爪靠近脸庞……慵懒地动着。

 “emmm……好像稍微有点不太一样……”

 七海同学绕到了我的身后,抓起了我的手,开始矫正起我腰,脚的姿势。随后她再一次紧贴在我身后,轻轻地引导着我用手上的菜刀。

 在我体味如此感觉时,意料之外的声音将我们现在的状况指了出来。

 “……姐姐,你的欧派贴的也太紧了吧?”

 “诶??!”

 七海同学惊叹一声,迅速从我这边离开。原来你完全没有意识到吗?

 但是,对于沙八酱的话我也十分动摇,手一滑菜刀脱离了胡萝北。猫爪手也难以维持。

 “嘶……”

 滑脱的菜刀沿着胡萝北表面在我食指处划开了一道浅浅的口子。我不禁深吸了一口气,虽然并不是多严重的伤。

 “哎呀哎呀,不妙。”

 拿着手机拍着我们料理场景的睦子阿姨慌张的站了起来。

 浅浅的伤口开始流出了些许血液。这其实并非是很强的痛感,而且刀口划的也不是很深。血也没流多少。

 然而,就这样放着不管也不卫生……得用什么来止血才行。

 我把菜刀放在了案板上,想要找些东西来止血的时候,我的视线和拿着急救箱的睦子阿姨对上了。

 睦子阿姨为我带来了创可贴,就在我对此感到放心的这一刻……

 七海同学的举动让我大吃一惊。

 “阳信?!没事吧?!”

 一瞬间,七海同学抓过我的手,嘴巴一下子含住了我那受了伤的手指。

 如闪电般的动作,我连抵抗的时间都没有。

 不对,要是给我时间我真的可以抵抗的了吗?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急救箱的睦子阿姨又一次拿起了手机,而我也回过了神。

 诶诶诶诶诶诶诶?你你你你你你你在干什么啊七海同学。

 我陷入了混乱。

 七海同学也是被自己的动作惊了一跳,她就这样含着我的手指两只眼睛瞪得溜圆。

 七海同学视线聚焦在我的手指上,脸颊也飞上了一抹粉红。

 手指传来了她口中的温度……啾的一下水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唔姆……姆姆姆……姆姆姆姆!!!!”

 她仰视着和我对上了视线,口中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没能说出像样的单词。但是,每一次的发音,她舌头微妙的蠕动摩擦着我的食指。

 仿佛是配合这个节奏,我的背脊也有道道电流流过。这可……太不妙了……

 “哎呀哎呀,不妙不妙。给,急救箱。让七海帮你你会更开心对不对。”

 架着手机睦子阿姨把手上的急救箱递给了七海同学。

 或许正是这个时机,七海同学的小嘴终于离开了我的手指。

 “抱歉,我太慌张了……一下子……”

 “啊,嗯……不是……嗯。谢谢?”

 为什么而道谢啊我!

 “那个,不是的!!因为看到你受伤了我下意识的就……我是打算止血的……但是感觉这样……含着手指打算说话的时候,看着舌头碰到阳信的手指后你的反应,我感觉很有意思!”

 “停下,冷静点七海同学。你这不是说漏嘴了吗!一下子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啊!”

 听到我的提示,七海同学的脸变得更红了。然后,或许她真的冷静了下来……缓缓地打开了急救箱。

 虽然脸上的红潮还没褪去,七海同学还是拿出了急救箱里的消毒液和创可贴,开始帮我处理伤口。

 受伤的食指还残留着刚才七海同学嘴唇之类的触感。

 我的脸也如火烧一般,想要恢复平常却无能为力。

 “总,总之,沙八!!我们在用刀的时候别说那些奇怪的话,很危险的!”

 如同遮羞一般,七海同学向着妹妹发起了火,说的话却十分在理。

 而沙八酱……她青着脸看着我和七海同学。

 “对……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受伤……对不起,对不起!”

 沙八脸上那副悲痛的表情,看的我都感到了一丝心痛。

 仔细看去,她眼睛里噙满泪水,浑身阵阵发抖。

 “这次是伤的不重,要是那次造成了很严重的后果的话要怎么办!”

 “姐姐对不起……帘舞哥哥对不起……”

 七海同学的怒气仍未消失……被斥责的沙八酱身子也越缩越小……

 生气的七海同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十分感激她能为我发火……但是……

 “七海同学,沙八酱也在反省了。而且你也帮我处理了伤口,已经没问题了。”

 “阳信……但是……你很痛吧?”

 “就一点点而已啦,这种程度完全没问题。”

 在七海同学和沙八酱面前,我轻轻挥动了我的手。实际上,我的手指也只是被轻轻划了一下,也不是特别严重的问题。

 沙八酱也在反省当中,我也不想看到七海同学继续生气下去。而且……

 “我还是喜欢七海同学的笑容呢,如果犯错了,当事人反省之后希望七海同学能原谅她啊。”

 我的话让七海同学陷入了沉默。我还真是说了一句狡猾的话啊。但,原谅也是一件重要的事。

 七海同学思考过后,叹着气看向了沙八酱。

 “……我可能也反应过激了点,抱歉沙八。”

 “没有。是我不对。对不起,姐姐。帘舞哥哥也对不起……然后,谢谢你。”

 “哈哈,叫我姐夫其实也可以的。我又不在意这些。”

 这件事也算是落下了帷幕,七海同学和沙八酱的笑脸也再一次展现了出来,虽然还有些生硬。

 好了,既然气氛又回来了,那就再一次投入到料理当中吧。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一直沉默着的睦子阿姨。

 她还是拿着手机对着我们。

 一开始我还以为她在拍照,不过快门的声音却始终没有传来。

 “那个……睦子阿姨,刚才开始就拿着手机对着我们,是在干嘛?”

 “啊,这个?我在录两人的共同作业的录像哦。用来给志信小姐和阳先生汇报和……之后两人结婚的时候的视频素材哦。”

 “什么?妈妈!!”

 啊,因为没听到快门的声音,我就在想难不成……

 果然是在录像啊……

 “而且,阳信,沙八真是对不起了。我也得向你道歉。”

 “没关系的。我没有在意的。”

 “看来阳信能成为一位好老公,还有好爸爸呢。对于沙八的应对也很成熟。”

 ……这个也拍下来了啊。呜哇,这麻烦删掉可以吗?

 听完七海同学的抗议声音也越来越大,而睦子阿姨看着她的样子十分的开心。

 “嘛……这可能也能成为一个不错的回忆呢。”

 我看着七海同学为我处理的伤口,自言自语着。

 ◇◇◇◇◇◇◇◇◇◇◇◇◇◇◇◇◇◇◇◇

 “呜呜……吃太多了……”

 吃饱就睡会变成牛这句俗语的由来是什么来着。说到底,为什么会是牛?

 现在在我眼前的是,躺在自己床上的七海同学。嗯,她似乎并不会变成牛。

 话说回来,睦子阿姨也真是令人伤脑筋啊。

 没想到说什么大家来欣赏我们的料理视频什么的……不过也多亏了睦子阿姨,我们可以两人静静呆在房间里。

 现在大家肯定看着视频一顿兴奋吧……属实让人有点精疲力尽。

 逃也似的来到房间,七海同学则是不止什么时候换上了睡衣躺在了床上。真是风一样的女子,搞的我现在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真好吃呀。”

 “是啊,有点辣但是确实很好吃。”

 我们交流了一起做的麻婆豆腐的感想。我觉得完成的算是不错了,只不过辣度的控制上似乎有点失控。

 都说调味是中华菜的灵魂基本,但是我们其实也没有做太多准备。麻婆豆腐的话,可能就是这种料理吧。

 七海同学慢慢地支起了上身,轻启红唇,小舌头向外微微探出。

 “现在还有点麻麻的感觉呢。你看嘛,是不是还有点红红的。”

 她的舌头上下左右地动着,实在是灵活,这或许也是为了让我更好的确认。刚才,就是这个舔着我的手指……

 停停停,脑子差点就要陷入混沌了。那个只是治疗行为。治疗行为而已别七想八想。

 “嗯——看起来还好诶。”

 “阳信没有麻麻的嘛,给我看看你的舌头。”

 突然向前探出的七海同学就这样接近着我的嘴唇。

 在将要达到相互触碰的距离时,她微微地往后退了一点似乎在等着什么。

 诶……我也要伸舌头吗?

 七海同学手放在两脚之间,整个身体前后晃动着。看起来真的是等着我。

 “……你看吧,是不是没事。”

 放弃挣扎的我伸出了舌头,七海同学一脸开心的确认着。

 也不是被触碰。

 仅仅只是被看着而已。

 明明只是相互看着彼此的舌头……为什么会这么害羞呢?

 终于满足的七海同学从我身边离开,又一次躺在了床上。

 “阳信的舌头没有变红诶,很普通。”

 七海同学咯咯笑着。我捂着嘴巴拼命地忍受着羞涩。

 我刚屁股挨到坐垫,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安的视线从七海同学那里传来。

 “那个,阳信不过来一起睡的吗?”

 “再怎么说这也太糟糕了吧……”

 七海同学双脚啪嗒啪嗒地拍打着,看着天花板轻松地笑着。

 “这样啊,要是一起睡的话就会来袭击我啊……”

 “你这思维也太跳跃了吧。有句俗话,男女七岁不同席,你也知道的吧?”

 “真亏你能知道呢,这句话。”

 “好像哪部动画里面看到过来着。”

 对于我的话,七海同学嘟囔着这样啊。这副模样,总感觉有点违和。

 好像……情绪挺高啊?

 之前两个人的时候,她的模样还要显得悠闲一些。虽然也有粘着我的时候,但是也挺平静的。

 只是今天的七海同学……还邀请我躺上床……不,应该没有什么奇怪的含义,不过单纯邀请我一起睡这一点,已经和以前的行为不大一样了。

 沉默时分,七海同学晃动脚丫子的声音一直在房间里响着。

 这并非尴尬的沉默,而是双方都很轻松自然而然的沉默。最起码,我个人是这么感觉的。

 “阳信你……”

 就在七海同学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她将说到一半的话又吞了回去,眉头浅皱确认着来访者。

 是沙八酱。

 “……怎么了沙八?”

 七海同学的声音有着一丝疑惑,但却非常温柔。而光是我们看去就能明白沙八酱的表情有着一丝阴暗。

 “想来再道个歉来着……受伤了真是对不起。”

 “这……阳信已经原谅你了,我也没有再生气了啊。”

 七海同学轻轻摸着沙八酱的脑袋,告诉她。我犹豫着是否需要说些什么,不过这里还是的时间还是交给姐妹吧。

 “这个……你们两个人一起吃吧。茶水也已经准备了。”

 “这个不是沙八酱最爱的巧克力吗?又没关系的,真的要给我们吗?”

 “嗯,我的赔礼。你们一起吃吧。”

 “……知道了。谢谢你给我们。谢谢你沙八。”

 七海同学说完,沙八酱就离开了房间。走之前,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

 “姐夫,对不起。”

 听到她对我的称呼回到了当初,我笑着回道没关系。

 沙八酱对我展现的笑容简直和七海同学一模一样,随后便离开了。

 “那这样的话,沙八酱带来的慰问品……来吃吧。”

 “嗯,难得她有这份心意。我们尽情享用吧。”

 七海同学手中的托盘上放着一套茶具和小盘子,盘子上盛有美丽得像是宝石一般的巧克力。

 我连忙起身,从她手中接过这似乎有点分量的托盘,放在了桌子上面。随后享受起了沙八酱带来的美味。

 盘子里的巧克力一颗一颗被我放入嘴中。

 一入口,巧克力的苦和甜便随着它缓慢的融化在口腔中散开,同时些许香味也随即扩散开来。

 此时饮一口温温的红茶,茶香和巧克力香混杂在一起,浑身都能感觉到幸福的味道。

 “好好吃啊。这巧克力有点东西啊?”

 我对着从未有过的美味感到惊讶的时候,七海同学的口气透着一些轻松。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国外的牌子。沙八似乎是把她留给自己的那份分给了我们。”

 国外……这么说还是很难买到的那种啊,居然还特地……

 “……沙八酱也来一起吃就好了。”

 “毕竟是当做赔礼的,一起吃的话对她来说也有点尴尬吧。而且盘子上这些好像也是一半的分量……”

 这样的话我也能放心了……吧?但是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在我如此犹豫之间,七海同学轻轻地戳了戳我的鼻子。

 “和我的两人单独吃……觉得讨厌吗?沙八酱在的话会比较好?”

 ……这个问法太狡猾了。

 我缓缓地摇着头否定,而七海同学则是露出了开心又平静的笑容。

 在这之后,时间安稳地流逝,我们也相伴着享受着沉默——两人黏在一起,令人舒适的宁静。

 彼此相互依靠,接触的部位有着一丝温暖。享受着安心的温暖,我开始打起了盹,这时七海同学打破了沉默。

 “阳信……喜欢鱼吗?”

 “诶?”

 她问的过于莫名,我有点疑惑。是闲聊吗?但是相反,她的语气却有些认真。

 “喜欢哦。明天的晚饭打算做鱼吗?”

 “这样啊,喜欢鱼啊……”

 七海同学抿着嘴嘟囔着。认真的问题应该认真的回答,不过这是怎么了,是想要说些什么吗?

 我为了继续话题,说了一些更容易让她接下去的话。

 “老妈有时间的话,偶尔会煮一些鱼吃,那玩意还挺好吃的。不过也只是偶尔吃吃而已?”

 可能说法有点不像是高中生,不过那个真的很好吃。可能这就是俗话说的……妈妈的味道?

 “这样的话,明天试着做一下煮鱼?是要酱油的还是味增煮的青花鱼?”

 “青花鱼味增不错啊。不过……感觉难度好高的样子。”

 “没这回事哦。嘛,我之前也感觉挺难的,你这么认为也情有可原。”

 居然要做煮物料理……而且还是煮鱼这种给人一种高难度印象的料理,但是七海同学却显得一脸轻松。

 “七海同学,和食也在行啊,好厉害啊。”

 对我率直的夸赞,七海同学有点开心。她缓慢的站了起来,趴在了床上笑着看着我。

 明明是咧着嘴,露着一丝恶作剧意味的如同孩子般的笑容,趴着看向我这里的话,超规模的胸部尺寸则是更加显眼了。

 “我可是能成为完美妻子的哦。”

 没有一丝否定的意思,这一句明显是想撩我到狼狈的话。而我平静地接受了它,甚至还冷静地做了回击。

 “……还能成为一位好妈妈呢。”

 本来是随口的一说,不过似乎方向有点不太对劲。妈妈什么的。

 “又来了——就是这种轻松应付的样子……啊——真的是!!狡猾死了!”

 但是七海同学则是在床上骨碌碌地打着滚,对于我的回答显得有点生气。小嘴都有些不满地嘟起来了。

 “不是七海同学你先说的吗?”

 “啊啊——不是的啊,我想说的不是这个……那个……那个”

 骨碌碌,骨碌碌,七海同学还是在床上打着滚,在犹豫一番之后视线转向了我这边。

 似乎没有什么紧张的感觉,然而七海同学还是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我等着她开口……不久七海同学终于轻声说了出来。

 “我不是说吃的,我的意思是喜不喜欢看……鱼啊,海里的生物啊,喜不喜欢看这些。”

 原来不是晚饭的话题啊。

 我一直在想喜不喜欢吃鱼,对于喜不喜欢观赏这个确实没有思考过。

 正因如此,我诚实地告诉了七海同学。

 “确实没怎么想过是喜欢还是讨厌,应该是不讨厌的吧。大概,我觉得我会觉得享受。”

 这也只是一些设想而已,可能这是为了确定下次约会的地点吧?

 所以,我可能也会觉得,想要一起去啊之类的。

 “这样啊,太好了。这样的话,那个……那个……啊……这个!”

 为了下次约会我正在脑中搜索着哪能看鱼的时候,七海同学突然大声喊道。

 原本应该是趴着的她,突然直起上身向我伸出了手。

 我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拿出来的,七海同学手上捏着两张什么票。

 “……票?这是怎么了。”

 “妈妈给我的,水族馆的门票两张……正好给我们两个人。”

 水族馆。

 对啊,这不就是观赏鱼的地方吗,我完全没有想到。

 刚才开始的莫名的话题,大概也是为了抛砖引玉引出这个吧。这我可以认为是邀请我约会的意思吧?

 “……我完全没有注意到,抱歉。”

 我稍显恭敬的道歉让七海同学咯咯轻笑。

 看样子并没有对我没能注意到这点而感到生气。嘛,我也知道七海同学不是这样的人。

 “不不,是我的问法有点绕圈子了……其实,我超紧张的。”

 “是吗,看起来还挺平静的。”

 “嗯,我现在还紧张着……”

 “确实看不太出来啊……不过既然是水族馆的门票的话,意思就是下次的……”

 “等一下!!”

 七海同学用手制止了我往下说。突然伸过来的手,让我按照她的预想一样停下了嘴。

 “接下去的话……让我来说吧。”

 “……了解。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的。”

 看到七海同学认真的眼神,我只是静静地点了点头。随后,调整了一下姿势默默地等着她开口。

 七海同学拿着门票,做了好几次深呼吸。看向我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决战时候的战士一样锐利。

 ……要不是她手上的门票,我绝对会认为她在对我发火。

 “那个……那个……这个……听我说……下次的话……那个……再稍微等我一下!”

 “多久都等你。”

 他的样子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阻碍,不过总算还是站了起来。要是这里开个她的玩笑的话,她肯定会更加难以开口。

 她紧张的情绪第一次传了过来。而紧张的理由……大概和我那个时候是一样的吧。

 多次深呼吸之后,七海同学直勾勾地看向我这边,脸颊微微透着一丝红色,开了口。

 “下次休息的时候……可以和我一起去水族馆约会吗?”

 “我很乐意。”

 我努力在脸上堆满笑容,秒速回应了她的心意。对于她邀请我约会这事,我深感喜悦。

 听到我的回答之后,七海同学长长地叫了一声“啊——”整个人便向后倒去。

 我缓缓地站了起来,接近着倒在床上的七海同学。

 虽然有点尴尬,但是我还是坐到了她的旁边。

 我们之间再一次陷入了沉默。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和,有种大事已了的氛围。

 我看着床上的七海同学,她露出了疲惫却又开心的笑容。

 “……自己发出约会的邀请什么的,真的好紧张啊。”

 轻声细语的一句,使得我不断点头肯定。确实是这样的啊,真的很紧张的。精神层面消耗的太多了。

 “不过,放学路上的购物约会却很普通的感觉。”

 “那个可能就有点顺势而为的意思了……”

 筋疲力尽的七海同学多少显得有点奇怪,我不禁轻笑了出来。听到我的笑声,七海同学视线转向了我这边。

 哦哟,好像不能笑……刚冒出这一念头,七海同学发出了佩服的感叹。

 “阳信真是厉害啊……能来邀请我约会,真是十分感谢呢。”

 被说了谢谢诶。大概是指看电影那个时候的事吧。明明没必要这么郑重的。

 那个时候也是,我只是顺着气氛发出了邀请而已。

 “……我才是,七海同学明明很紧张却还是邀请了我,真的很感谢。”

 “不客气啦。让我们来个快乐的约会吧。毕竟也有想做的事情嘛——”

 想做的事?是什么啊?

 “总之,时间就定在周六,ok?啊,周六不就是明天嘛!”

 “嗯—是的啊,反正也没什么事明天也没问题……”

 就这样我们说着明天的约会,突然七海同学的手机叫了起来,是短信吗?

 “手机在响啊,不去管它吗?”

 “没事的没事的,现在和阳信聊天室最优先的事情,剩下的之后在……”

 然而,提示音却接连不断的响起。难不成是什么紧急联络吗?

 回过神的七海同学瞪向手机屏幕……然后张大了双眼。

 “……诶?”

 七海同学发出惊讶的声音,视线不断在我和手机屏幕之间辗转。到底,是什么消息啊?

 “……抱歉,阳信。约会,可以推迟到后天吗?”

 “诶?我是没关系……怎么了吗?”

 “嗯……稍微有点事”

 七海同学露出一次歉意的表情。

 即便答应了她的话,我还是非常在意那个信息来自谁手,在意到无法自拔。

第四章 我们的水族馆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