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幕间 在茨户家

第二卷  幕间 在茨户家 在阳信和七海享受约会的时候,茨户家里三名女性聚集在一块儿。

 这三人分别是,七海的母亲茨户睦子,以及七海的友人音更初美和神惠内步。

 三人面对面坐着,与笑吟吟地睦子相对应,初美和步的笑容略显牵强。

 表情很明显,她们害怕着眼前这位友人的母亲。

 “哼哼哼……初美酱和步酱?关于惩罚游戏的告白这件事,可以和阿姨说明一下吗?”

 伴随着优雅微笑,睦子所说的话,有着不容分说的压力。

 明明只是一位普通的家庭主妇的笑容而已,为何给人如此恐惧之感……

 被叫到名字的初美和步笑容仍是有些僵硬,少女们喝了一口睦子所招待的茶水润了润喉咙。

 要不是这样的话,自己怕是口干舌燥到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莫名的压力之下,最先开口的是初美。

 “那个,睦子阿姨……我们自己也有一些情况…啊哈哈”

 “呜哇……睦子阿姨……发火了吗?”

 接着步美的话,步也用轻快的语气开了口。

 只是,虽然两人用那副态度试探着如何对应睦子,她们也知道睦子现在心里有着一股怒气。

 交谈一开始,那股威压增大了不是一星半点。

 这不是寻常家庭主妇会有的威压,学过格斗技的初美感受着这份压力一脸铁青地咽了一口口水。

 初美从小学开始而步则是从初中开始就和茨户家有了一些交流。因此,她们之间的关系能让她们明白睦子的笑容里包含着怒气。

 平时她只是一位性格稳重,如朋友一般的,挚友的可爱妈妈。这般存在。

 所以不仅是初美,步也和睦子交换了联系方式,经常和睦子商量一些不能和自己父母商量的事情。

 可是……明明自己生着气却还是将二人招待进自己家,这还是第一次。

 对于她俩而言,逃跑这个选择并不存在。

 睦子的怒气,现在还是初级阶段,对于发怒而言……脸上浮现着笑容这件事,表明事情还有酌情考量的余地。

 因此两人决定先道歉为妙。

 然而在这个瞬间……从睦子那边感受到的威压,就像云烟一般消失无踪,十分突然。简直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抱歉呢,没想让你们觉得害怕的。只不过,时间正凑巧,想要详细的听一下事情的具体。”

 “这样啊……”

 一如往常,睦子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看到这两人内心舒了一口气。

 不过,这也仅是一瞬间。

 “所以呢,为什么两人要谋划惩罚游戏的告白……不对,为什么要把阳信君选为七海告白的对象呢?”

 锐利的视线射穿两人。听到这个问题,两人僵在了原地。

 结果,睦子想问的只是一件事。

 比起惩罚游戏的告白本身,她更想知道为什么两位少女会把阳信选为七海的告白对象……

 在意着这件事,睦子瞒着七海给两人发去了消息,想要她们来一趟家里。

 所以才会挑在七海去约会不在家中的现在啊,两人佩服着睦子的直觉,同时叹了口气。

 来往时间比较长的缘故,两人知道睦子的直觉很好,可没想到有这么好。

 “明白了。睦子阿姨似乎也注意到了……我们之所以会选择帘舞,这并非偶然。”

 “是的是的,简单来说的话,就是要是帘舞的话,把七海交给他也没问题吧?就这样……现在看来是猜对了。”

 听到两人的话,这一次轮到睦子感到些许惊讶了。

 虽然和预想的答案没有多大出入,可一旦真的确认到这点是真的的时候,会觉得惊讶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也就是说……事先调查过要想谁表白比较好是吗?”

 “正确而言,帘舞是候补第一人……结果这第一位和七海的相性就如此合拍……”

 这时两人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某一个APP。展示出来的是随处可见十分普通的记名册APP。

 使用免费,可登记人的姓名,联系方式等的普通APP。

 只不过,起码这两人的使用方式,不像一般JK一样。

 两人把自己手机的画面一齐展示给睦子……其上,有不少男生的姓名登记在列。

 每一位都附带着粗略的介绍。

 “哎呀哎呀,感觉就像侦探一样啊。”

 看到这个的睦子完全不为所动……反倒像是早已觉察到这点一样,叹了叹气表示自己的无奈。

 看到这个反应,让期待着睦子会有所惊讶的两人只能苦笑而过。

 “直到高中为止我们都一起升了学。可是,我们都有各自的梦想,在高中之后恐怕就不能在一块儿了。”

 “就是就是。这样的话,我们就非常担心七海之后的大学时光了。或许是保护过度了,想着就这样让她一个人去真的没问题吗之类的,可不放心了。”

 比本人父母还要过度担心的这个想法,让睦子苦笑了起来。两人不等睦子,继续着自己的话。

 “所以我们,利用了女生网络调查了同学年中有着哪些男生,是否有人能代替我们来守护七海,之类的所有情报。”

 正因为如此,她们才会凭借自己的意志,故意登上学校的顶端阶级。

 成为班级的中心人物交了许多的朋友,也注意着不让自己和欺凌之类的事件扯上关系……

 从其他班级的口中收集来情报,为了不让别人觉得有什么违和感利用恋爱话题来帮助打探情报。

 她们进入高中之后,立马就开始这么干了。

 辣妹的风格一来是自己觉得可爱,对此也有一些兴趣,二来也是觉得这样的话更容易带着七海挤上顶端阶级。

 所以对男生不习惯的七海也是一副辣妹模样。要是七海觉得讨厌的话,她们也不打算强迫,可结果比起想象的更适合七海而且她自己也乐在其中。

 然后就是调查,精选,最后同学年中看起来和七海最合适的,她们判断为……帘舞阳信。

 如果是被评价为超过食草系的绝食系也不为过的他的话,为了让七海习惯和男生相处,这是最合适选项。

 选择阳信只有一个错误。

 “帘舞这家伙居然有如此强大的行动力,为了七海什么都愿意做这点,算是一个积极方面的错误吧。本来我们还想选最最最老实的一名男生的……”

 “就是就是……他这么老实我们还觉得他很适合七海的,结果七海自己深陷了进去。真的要好好感谢感谢阳信呢。”

 某种意义上,两人寻找合适的人选这个目标的确是达成了。

 不过,调查了全学年的男生这说起来很轻松,事实上肯定花费了两人大量的工夫吧。

 这两人的行动全是为了七海能够获得幸福。

 “居然做了这么多。为什么,两人愿意为了七海耗费如此精力呢??”

 半分呆然,半分喜悦的睦子叹着气却是对两人笑颜而对。这样的她得到的回答却是非常淳朴。

 “这很简单啊,因为我们最喜欢七海了。”

 “就是就是,而且,某种意义上,也是全靠了七海我们才能交到现在的男朋友。”

 为了回报这份恩情,她们的行动方针全是为了七海的幸福。

 选择辣妹风格也伴随着一个失误,那就是进入高中的七海变的越来越受欢迎。

 她频繁地被男生们告白。

 在七海被告白的时候,实际上两人也是躲在附近的阴影出,要是有什么意外发生两人绝对第一时间冲出去。当然这一点七海并不知情。

 这份让她幸福的任务,现在可以平安交到阳信手中了。

 自己的任务也可以到此告一段落了。

 当然,要是七海遇到了困难的时候自己也会伸出援手……不过从今以后,肯定不会再有问题。相信这那位明明很老实却有着过人行动力的男生的两人如此认为。

 “这么回事啊……真是谢谢你们了。这么为我家女儿着想。”

 不知什么时候,睦子接近着两位少女,随后温柔地将她们拥入怀中。

 拥抱非常轻柔,感受着这份温度,和令人安心的气味,两名少女深知睦子原谅了自己,可算放心了不少。

 “不过,责任还是要承担一下的呢。”

 这句话在两人耳边响起,明明拥抱十分温暖,两人却感到自己脊背冷到发颤,真是神奇的体验。

 “你们,觉得为什么我会知道惩罚游戏告白这件事?”

 维持着拥抱的姿势睦子这么说道,两名少女也十分疑惑。这个问题的答案,仍旧由提问者揭晓。

 “可不是七海主动告诉我的哦?只是我看着七海的样子很奇怪,那么一问之后……结果似乎被我猜到了。”

 然而,让她们更为战栗的还在之后。

 “七海呢,在交往那个一个月纪念日的时候,决定要向阳信坦白惩罚游戏这件事呢。”

 这番认真的话语,让两人感到心脏似乎被冻结了一般,沉默着听着这一切。

 两人无法言语。

 纷杂的思绪在两人脑海中闪过,之后她们理解了自己并没有权利去阻止七海这么干。

 “我认为一定会没事……阳信君的话……肯定还会接受七海的。可是,于此无关……不论结果如何,你们,都要向阳信谢罪哦?”

 寂静深邃,如深海一般的话语使得两人无法拒绝。不论如何……

 “有道理。这是当然了。我们对阳信的感谢之情怎么都道不完……所以我们会谢罪。”

 “知道啦……话说就算维持现状,那也是甜到发腻呀……七海真认真喵。不过也是,我们也必须负起责任来。”

 先不论这是为了七海,两人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所做所为是多么卑劣之事。自己也有着罪恶感。

 可是,对于两人而言,七海才是最优先的。

 所以,真的到那种时候了,两人做好了为此事承担责任的觉悟。这份心意并非伪物。

 然而,睦子下一句话,则是些许动摇了两人的这番觉悟。

 “顺便一提,要是事情发展的不顺利的话,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会暴露给你们的男友哦。”

 “……诶!!!!”

 两人异口同声地惊叫起来。

 两人各自想象着万一暴露给自己的男朋友之后……各自脸色陷入了苍白。

 看到两人这般表情,睦子满意的离开了两人。

 “会被欧尼酱……会被欧尼酱骂惨的……绝对会生气,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发火……怒火熊熊燃烧……会被讨厌吗?欧尼酱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对不起……这是为了七海……对不起……对不起……”

 “呜哇——呜哇——呜哇!肯定会生我气的!!禁止约会,禁止拥抱,禁止啵啵,肯定会被念的…………对不起!!我可不要这样!!虽然错的是我,但我也不要这样!!欧尼酱对不起!!原谅我!!”(p:全是欧尼酱,我怎么没有这种妹妹,我测!)

 两人分别想象着这件事暴露给自己男朋友的时候,很明显混乱了起来。

 要是这一幕被同学看到的话,肯定会惊掉下巴。

 初美反应比较安静,而步则大声叫喊……这番对照让人很容易就理解了她们男友发火时候的恐怖程度。

 随后,两人可喜可贺地……可不知道能否如此形容,成了有难同当的关系。

 (嘛,这也算是一个例子吧,爱情之中谁沉沦谁就是输家。)

 睦子苦笑着看着这副光景。

 这次的行动,虽说是为了七海,可毕竟是欺骗了阳信,看到二人得到了点教训的样子,睦子还是比较满足的。

 这也是因为睦子无意识中,在对两人的话语里,已经将阳信视为自己未来的儿子了……

 如今的她,一言一行都已倾向着七海和阳信。

 要不是这样的话,在对交往如此之久的两人,睦子也不会做到这个地步。

 “好啦,两位。怀抱着反省谢罪的心情,这番犹犹豫豫到此为止了。之后就如往常一样,守望着那两人吧!”

 睦子两手一拍,一番话之后两人回过神来。少女们就这样看向睦子那边,微微垂下了脑袋。

 绝对赢不了这位啊——两人同时如此认为。

 “了解!啊,对了。谢谢阿姨帮忙把票拿给他们呀。”

 “这种都是小事啦,不过自己给不就行了吗?”

 “要是我们给的话,七海就会客气起来的。睦子阿姨帮忙才好。而且这也是我们收到的东西。”

 “我给她的时候,还说了约会中必须完成接吻的任务哦。”

 “啥呀啥呀!!我好像知道结果怎么样啊!”

 “这样的话,今天要不就在我家过夜吧?两人回来之后立马就可以问了。”

 初美和步歪着脑袋一脸问号。或许是没有理解,为什么约会之后两人会一起回到睦子阿姨家里。

 “啊嘞?你们没听说吗?阳信现在,晚饭都是在我家吃的呢。”

 听完睦子的话,两人惊讶地对视了一眼。

 (这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这外城不就早就被攻陷了嘛!)

 (好好好……好羡慕啊!!能被对方的家人承认!!)

 这时,情绪游走在两人的心间,一半欢喜一半寂寞。

 一直都是自己拉着走的友人,就在最近,突然将她们落在了后方,感觉被反超了一样。

 不对,实际就是自己被反超了,自己反超了多少个阶段啊,如此渺小的嫉妒心在两人内心萌芽。

 复杂的情绪让两人头晕目眩。

 不过,这个惩罚游戏顺利地让友人抓到了幸福这点,还是让她们安了一份心。

 总之等他们回来之后一丝一厘的细节都得问个清楚呢,两人下定了决心。

第五·五章 雾气怀绕的女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