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序章 一夜之后

第三卷  序章 一夜之后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懂不懂怜杜都买的含金量啊.jpg

 翻译:MK

 校对:MK,还有评论区

 人在遇到意料之外的事情时会有怎么样的反应呢?那一定是因人而异的吧。

 石化一样什么也不说出来的人。

 大声喊叫的人。

 总之一定会说话的人。

 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吧。

 我的话是哪一种呢。一定是太过惊讶所以动弹不得的类型吧。那个时候,偷听七海同学他们说话的时候也是,我除了听着以外什么都做不到。

 那种事我……边看着七海同学的睡颜我边模糊地思考着。

 为了不被误解我先说好了,这可不是在一起睡觉。我在别的地方谁的,现在只是稍微来叫七海同学起床罢了。

 正常的话好像早就是七海同学起床的时间段了,今天好像是因为昨天发生的骚动所以特别起不来呢……所以我被拜托了叫她起床的任务。

 就算这样如果她现在醒来的话,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这个虽然稍微有点害怕就是了……但是还是有点想看啊。

 「嗯……嗯……呼……?」

 这么想的时候,七海同学发出了可爱的吐息声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来好像在我出声之前醒了过来啊。正在思考着想看的时候就醒了啥的……真是好巧啊。

 然后那睁开的眼睛……在半闭的状态一度停下了。

 「早上好,七海同学」

 「……欸?」

 七海同学看着我,然后稍微动了一下身体就完全停止了。嗯,七海同学好像和我是一类人的样子啊。完美地沉默然后石化了。

 不知道是不是完全没有理解现在的情况,和我对视的七海同学就这样裹着被子一动也不动。仿佛游戏里的姿势一样。

 就这样抓着被子的她,藏着身体慢慢地抬起上身。难道是稍微有点冷吗?她东张西望地左右看看,然后歪着头把视线转回了我的身上。

 「……这是哪里?」

 「那个……七海同学家里的书房呢」

 看来好像是因为睡傻了,又不在自己的房间里所以陷入了混乱之中啊。我为了让她安心坐在了她的身边,就这样等待着七海同学的下一句话。

 「为什么我会睡在这里呢……?对了昨晚阳信留宿了……说来好像有聊天……记忆好暧昧啊。啊咧,阳信是在哪里睡的?」

 昨晚的事情已经不记得了吗。嗯,从哪里说起呢……?毕竟是本人的事情,就全部告诉七海同学吧。

 「七海同学,不记得了?昨天啊……」

 我将昨晚在房间里发生的事情说明了。于是七海同学的脸颊一下就泛起了红霞,就这样好像要藏在被子里一样钻了进去。

 中央是浑圆的巨大突起,就好像馒头一样的被褥完成了。

 「……呜……我干了那种事吗?好羞耻啊」

 从那里探出脸的她好像从馒头进化成了乌龟一样。在这之后还把手稍微探了出来,用像猫一样的眼神轻轻地瞄着我。从馒头到乌龟,然后是猫,她的进化真是停不下来啊。

 我就这样在她的边上直接躺了下去。就这样我们的视线高度一样了,觉得很害羞的七海同学像在观察一样把视线转了过来。

 「果然什么都不记得了?」

 「嗯……记得……不对,可能就隐约记得……?该说是想起来……」

 像在确认一样,七海同学对我的话说出了记得。记得……这一句话让我吓了一跳。

 隐约的话……我干的事应该不记得了吧?不对,我想那时候毕竟已经睡着了所以应该没注意到吧。应该没有必要担心吧。

 就算说是情绪或者是其他什么的太过高扬了……我是不是做得太过头了这种罪恶感在这之后越来越强烈。

 在这里说吗?

 我亲了七海同学的额头。

 嗯、说不出来。不过觉得说出来比较好是事实。怎么办啊。我就像这样矛盾着的时候,七海同学小声的嘟囔着。

 「……这样啊,没能聊成天呢。对不起哦」

 「不要道歉啊。那个毕竟没办法啊。意料之外啊」

 醉了的七海同学来了房间这种事,该说是谁才能预料得到啊。而且还是那副样子来的啊所以……想要表扬我那顶住了的理性啊。

 不、虽然说亲了额头。那是也忍耐了的吧。

 「嗯—。明明阳信今天晚上也住下的话就好了呢。」

 「那个果然不行吧……毕竟昨天大家都在,不如说是因为特殊情况所以才住下的。还有,连着几天被这样关照也是不行的啊」

 「切。不过也是呢。为什么我昨天睡着了啊。约会的感想啊、下次的约会怎么办啊之类的,明明有很多的话想说的啊」

 只是说了一下了不能留宿的原因而已吧。但是,好像在后悔昨天自己睡着了一样,我能感觉到些许悲壮感。

 七海同学就这样嘟着嘴爬了起来伸了个大腰。挂在七海同学身上的被子就这样输给了重力从她的身体上滑落掉在了地上。

 嗯……因为不可抗力看见了就是了,从下面看还真是壮观啊。新发现。

 「……为什么我是这副样子啊?!」

 大声说完之后,七海同学赶快捡起了掉落的被子藏住身体。虽然说过昨晚的事情还记得就是了,看来这件事好像忘了啊。

 「总感觉有点冷啊……」

 「七海同学,你穿成那样来了房间里就是了,这你不记得了?」

 「假的吧?!我没干什么奇怪的事情吧!?没说啥奇怪的话吧?!」

 不是担心我干了什么吗。我可以认为这是对我的信赖吧?七海同学抱着头,好像在拼命的回忆自己的行为。

 「没关系哦,什么都……」

 这么说的我,一瞬间卡住了。因为我想来了啊,她……摸了我的腹部这件事。

 「什么都没干哦」

 「……这表情是发生了什么吧?」

 「没关系没关系,只是稍微摸了一下我的腹部罢了。和社么都没有一样」

 「那是什么!?完全不记得就是了?!想起来……想起来啊我……」

 这次连被子从身上掉下来都不在意了,七海同学依旧抱着头呜呜地念叨。看起来是拼了命也要想起来一样。

 我斜视着这样的七海同学,站起来对她伸出了手。

 「那就这样,走吧七海同学」

 「……嗯」

 七海同学看了一眼我的手就挪开了视线,像是放弃了一样念叨。然后抬起脸抓住我的手慢慢站了起来。

 「嗯—……比往常更困……」

 七海同学有点摇摇晃晃地开始走路。本来想着站起来了就放开手的,但她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一点像放开的意思都没有。

 也好。毕竟有些摇摇晃晃的也挺危险的…就这样一起走吧。

 「七海同学能走吗?没问题?」

 「有些晕晕乎乎的……这就是所谓的宿醉吧?虽说酒要满20岁才能喝,这样子的话二十岁了我也不能喝酒啊……」

 七海同学稍微靠着我。为了不让她摔倒我支撑着她慢慢地走着。刚起床所以体温稍微有点热……我的脸稍微有点红。

 就算这么说威士忌酒心就变成了这样啊……

 虽然我没有喝过酒所以不明白就是了,是会变得这么难受的东西吗。这样的话我成人以后也不想喝酒啊。

 「呐、阳信—背背—」

 「不行、下台阶很危险的啊。好了,我会扶着你的好好走路」

 「姆—……」

 台阶也很危险就是了,但是这么薄的衣服让我背着的话在另一种意义上很危险啊。七海同学到底懂不懂这道理啊。不,这应该是不懂吧。好像大脑还在宕机中啊。

 于是我们一起来到了客厅。

 厨房里沙八妹妹和严一郎先生在一起做菜。音更同学和神惠内同学好像在帮忙。

 「早上好—」

 「七海,早上好。睡得好……七海!!」

 对着打过招呼的七海,严一郎先生发出了震惊的声音。就在他旁边的音更同学和神惠内同学也浮现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沙八妹妹好像觉得哪里有意思一样看着。

 「爸、爸爸你回来啦—坐台女太迟了吗?不能喝得太过哦」

 「没有,昨天没有喝成那样啊……不对,不是这个……」

 严一郎先生用带着稍许颤抖的手指着七海的衣服。好像他的视野里看不到我的手和七海紧紧握着一样,缓缓地挪着头向我看过来。

 我和严一郎先生直直地对视着。那眼睛闪烁着好像在诉说什么的光。

 「阳信君,难道你睡在沙发的理由就是……?」

 「……如您明察」

 我稍稍点头肯定了严一郎先生的话。这之后严一郎先生稍微放松了肩膀,向我靠近过来……

 「女儿的种种都很对不起。不过阳信君还真能忍啊……厉害啊」

 我的双肩被他紧紧地抓住,说出了真诚道歉的话。这也太过了……我觉得没有什么需要道歉的就是了。

 但是,忍住了是事实所以在这里被夸奖了就有些像害羞一样,微妙地开心了起来。嗯?我忍住了?我……是?

 我歪着头的时候,严一郎先生小声地对我说。

 「……过去……我没能忍住啊」

 这个瞬间,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女性的笑颜。不过,就算严一郎先生没有说的那么具体,能想到的除了那个人也没别无他选了。说的就是七海同学的妈妈。

 我和严一郎先生互相点头,轻轻地握起了手。看到这样子的七海同学好像在问发生了什么地歪着头。是不知道也好的事哦,七海同学。这是除了男同胞以外都不会懂的事情啊,一定。

 「早上好,七海还有帘舞」

 「早上好~你们二人昨晚过得开心吗?」

 ……神惠内同学为什么会知道那样的表达呢?说起来,这两人也知道昨晚并没有发生什么可以享受的展开啊。

 「早上好。音更同学,神惠内同学」

 「两个都早上好—初美还有步都在帮忙做菜吗?起不来很抱歉。我马上就来帮忙哦」

 七海同学就这样放开了我的手进入了厨房,两人制止了那样的七海同学。被突然叫停的七海同学。稍有醉意地倚在了我身上。

 「等着等着。作为让我们借住的谢礼还有各种意义上的赔礼,今天就让我们来做吧」

 「对~对~就当登上了大船慢慢来吧~偶尔这样也不错—吧」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我也去帮忙比较好吧,在我踏出一步的时候,七海同学嘀嘀咕咕地念叨着。微小的,但是清晰的声音传达到了我的耳朵里。

 「欸……但是阳信的便当想由我来做啊」

 这一句话让在场全员的动作的冻住了。

 七海同学是无意识地突然说出来的吗,之后就用双手捂住了嘴。我的话维持着一步踏出的姿势一动不动,明显地感觉到了自己的脸颊渐渐发热。

 然后,像配合着我的脸变红的速度一样……面前的诸位表情都开始变成了笑脸。大家好像觉得哪里很有趣一样,带着逗弄一样的神色。

 「这样啊这样啊,帘舞的便当是自己做的啊」

 「呜哇~刚刚的话拍下来了呢。等睦子阿姨醒了就给她看一下」

 「大早上就开始打得火热呢,真羡慕啊姐姐」

 「七海……有好好长大了……」

 四人都在展示着各自的反应,我们俩红着脸沉默无语。我已经反常地开始流汗了,实际上已经明白后背打湿了。这是精神压力导致的流汗吧。

 但是我在这之后,陷入了更加令人汗如雨下的事态。

 「嘛,早饭还有严叔叔们的便当就交给我们吧。帘舞的便当就交给七海啦」

 「事前准备已经做好了啊。啊~和帘舞聊一下这个时候的事情怎么样啊~?」

 这么说着,神惠内同学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把画面展示给了我们。那里映着的是一张照片。一张对我来说是用身体记住的照片。

 昨天……我亲吻七海同学额头时的照片。

 周围的气氛告诉了我,紧邻着我的七海同学吃惊得摒住了呼吸。严一郎先生根本没看手机的图片,对于七海同学的反应脸上浮起了问号。

 对此,本来只在我背后的汗水已经冲到我脸上来了。

 「呐阳信,可以让我们详细听听吗?」

 「是」

 七海同学的脸上浮现出了非常温柔的微笑,用非常温柔的口吻对我说。明明那表情是如此的平静,我的汗却依旧流个不停。除了马上作出肯定回答以外啥也没办法。

 七海同学拿起我的手,两个人慢慢地移动到了客厅。虽然想着要说但是没说的事情在这里被揭发了实在是没想到。悔不当初应该就是这样子吧。

 正在思考着如何描述,远离了众人的七海同学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窃窃私语着。

 「不要误会哦。没有在生气啦……只是想让你告诉为什么做了这事而已哦?」

 把食指放在唇前的七海同学脸颊染上了微红,感觉很开心地对着我笑。很期待我接下来的说明……看起来像这种感觉。

 这话让我稍微安心了,也让我进入到了不得不向七海同学说明为何亲了她的现实里……我的汗依然像瀑布一样。

 这样的话,还是普通地生气的情况比较好不是吗?我边思考着这种东西,边为了如何说明抓破了脑袋。

序章 过了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