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曾经可怕的青梅竹马变得可爱

归途

第二卷 曾经可怕的青梅竹马变得可爱  归途  「唯独对爱美,我想要好好地感谢……呢。」

 在回家的路上,爱沙说了这样的话。

 我觉得对我而言,爱美也是值得感谢的。

 然后是对那群家伙们也……吗。

 「反正到最后都要暴露,这样的话,我觉得还是通知一下某些人比较好。」

 「啊—……」

 况且和全班的,不,是整个学年的偶像交往这种事情,我不觉得能够瞒天过海。

 在关系良好的朋友们面前暴露我感觉也只是时间问题。

 「可是那个……不会有些羞人,吗?」

 爱沙红着脸说着这种话,我觉得真是可爱到犯规了。

 「不急,这种事情我们慢慢地想吧。」

 「嗯……」

 我们牵着手,在原路返回的时候无意中绕远了一点,向这家走去。

 「不过暑假结束后,爱沙和谁去看了烟花,这个夏天都干了什么,最后和谁好上了,此类种种都会成为学校中话题的开端哦?」

 「这种事情怎么会有。」

 爱沙对此一脸深信不疑的样子,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唉?你认真的?」

 「不如说你都被这么多人邀请甚至告白过,难道就没有这样想过吗?」

 「可是,只要康贵喜欢人家就够了嘛……」

 「啊……」

 我好喜欢她。

 但若是这样的话,真的只要她稍微想办法把那个表情给……不过事到如今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

 还是好好珍惜现在能和她这样交往的结果吧。

 「康贵是怎么想的呢?」

 「嗯?关于要不要公开我们的交往关系吗?」

 「嗯……」

 确实啊……。

 「还是不想太惹人注意啊?」

 虽然说爱沙可爱到我想把她的可爱昭告天下,前提是我们的事情可以明说的话,但我还是想尽可能地给我们的学校生活带来不好的影响。

 但我的回答似乎并不如爱沙的意。

 「呣—……」

 「怎么了啊……」

 「果然还是明说比较好吧……」

 「怎么又……」

 爱沙不知为何不太高兴地鼓起了脸颊。

 现在的爱沙,好像有股孩子气的感觉啊。不过这样的她浑身上下都非常可爱就是了。

 「可是……要是不明说出来的话,康贵,会被别人抢走的。」

 爱沙紧紧地抓出我的手腕如此说道,她实在是太可爱了,让我快顶不住了。

 「没有没有,没人会抢走我的吧!?」

 「没有这样的事,因为康贵可是非常受欢迎的。」

 「这事我是第一次听说就是了……」

 那为什么迄今为止都没有过这样的消息……?

 「呣—!稍微高兴一点嘛!」

 「我要是受欢迎的话那……」

 「康贵有了我已经足够了吧!」

 和她抗议的表情相反,爱沙紧紧地缩短了我们物理上的距离。

 「好好,我不会让别人抢走的……」

 「呣—……康贵可是我的……」

 暂时这下子爱沙变得有点幼儿化啊……。

 史无前例地摸摸她的头吧。

 「呼哇……这个,我想试试很久了……」

 「是这样吗?」

 「我可是老早就一直觉得只有爱美老能被你摸摸头真是太狡猾了啊!」

 「这种东西只要要求我的话我怎么做都——」

 我讲到这里,再次看见爱沙的表情又不高兴地扭到了一块。

 「怎么了。」

 「被人要求也不要这么做……」

 「怎么会,我不会被这么要求的吧。」

 「……对除我以外的人这么做,不可以」

 「啊啊……这是当然。」

 「然后……如果是爱美的话……倒是可以。」

 我感到了一种断肠之情。

 「但是现在只给我摸摸头就好。在给我摸摸头的次数远大于她之前,不许你摸她。」

 「好好好。」

 随着我不断地摸她的头,爱沙的眼睛眯了起来,一脸幸福的样子,可爱到让我可以不停下摸着她头的手,直到永远。

 ◇

 「二位欢迎回来!」

 「咦?爱美……?」

 就在我把爱沙送到她家门口的时候,爱美不知为何已经在玄关处等候多时了。

 「唉嘿嘿。我也想在暑假的最后创造创造美好的回忆。」

 爱沙边这么说着,手里拿出了……。

 「手持烟花套装?」

 「嗯!毕竟人家连花火大会都没去成啊—!」

 「是吗……」

 她在花火大会那天都有比赛啊。好像都给人帮忙帮到记不太清委托方具体是哪一家了。

 「社团活动有趣是很有趣,但我果然也想看看烟花…………不行吗?」

 我想这里应该没有人,能拒绝做出这样表情的爱美。

 「当然可以哦。对吧?康贵」

 「哦哦」

 「太好了—!」

 看着爱美兴致勃勃的样子,我们二人相视一笑,向着爱美那边走去。

 「就在那个公园可以吗?」

 「我觉得行」

 「要去的话水桶也得好好带着。火源带了吗?」

 「准备充分!」

 爱美举起她的全套装备,向我们展示。

 但是……。

 「「这个不可以!」」

 「唉—!为什么—!」

 「这不是该在住宅区放的东西吧!」

 刚开始展示给我们的尺寸若是手持烟花大小的话那暂且不论,但上面写着『大爆炸!特大升空烟花豪华套组』,还是让她死了这条心吧。

 绝对会被通报批评。

 「这个就下次再说吧。」

 「真没办法啊—。那下次我们就把它带到哪放了吧!康哥!」

 在此之前的话这种要求我都是满口答应的,但若是爱沙变成那个……女友的话,虽说她是妹妹,但毕竟是和别的女孩子外出,是不是不太好呢?

 我最后还是将我的想法传达给了爱沙,爱沙笑着回答我。

 她用只有我能听得见的声音,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到:

 「没关系哟。因为我喜欢上的那个康贵,是那个也会处处关心着爱美的康贵。」

 好狡猾……。

 「另外这毕竟是和爱美一起,那就提议我们三人一起出去吧?」

 「也对,确实如此。」

 我再次回答了爱美的请求。

 「不管之后会被你拉去哪我都陪你去,但是今天至少这个你要稍微忍一下。」

 「好—。到那个时候姐姐也一起吧!」

 爱美边说边插进我们中间,牵住了我们二人的手腕。

 爱沙得意地向我比着「所以我不是说过了吗?」的口型。

 ◇

 「哇—!好漂亮!」

 「手里拿着点燃烟花不要到处跑!」

 「唉嘿嘿!」

 我们三人刚重返通往公园的道路上,爱美又迫不及待地跑远点起火开始玩了。

 「喂,康贵」

 「嗯?」

 就在爱美沉迷于玩烟花的时候,爱沙搭话过来。

 「那个,我觉得现在这个时机刚刚好。」

 「刚刚好……?啊啊!」

 是说给爱美汇报的事情吧……。

 确实现在是汇报此事的绝好时机。

 「然后那个……咱俩谁先开口?」

 「啊—……」

 「虽然我想由康贵来说就是了……」

 「可是,由爱沙来说是不是稳妥……」

 此时恰好爱美又跑了回来。

 「你们二位快点快点!」

 「知道了知道了」

 结果还是把这个事情先暂时放着不管,享受烟花带来的快乐了。

 「康哥!这个拿着!」

 「好好好……等等稍微等一下这是啥!?」

 「我记着说明上写着这个的颜色会变哦—」

 「我问的不是这个,我问的是你为什么要一次性塞我五根。」

 「我要点火了哦—!」

 「听我说话!」

 爱美一如既往,算是不好也不坏吧。

 不对,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和往常不同的只有我和她吧?

 「爱沙!帮我分担几根。」

 我一次性被塞了多达五根烟花,又晃眼又呛人,越来越够我受的。

 爱美刚给我的烟花点上火,便双手抓着烟花马上跑远了,现在人已经不在了。

 「呃……这根?」

 「哪根无所谓快帮我拿一根」

 「我知道了……啊……」

 我们的手接触了。

 明明已经牵了那么多次手,刚才甚至都抱过了,我还是会对这种细微的相互接触心动不已。

 「啊……」

 就在我们暧昧的时候,五根烟花同时熄灭。

 「我们再点一根吧。」

 「哦哦……」

 这次只有两根,每人各拿一根点上了火。

 「啊!我的火也拜托你了!」

 「没问题」

 爱美见状跑到跟前,和我们挤在了一起。

 「唉嘿嘿~。我也能放上烟花真是太好了。」

 「看到爱美这么开心,我也觉得太好了。」

 「是呢」

 我们三人静静地享受着烟花带来的快乐。

 我们谁也没有开口,而是被色彩缤纷的烟花夺走了双目。

 而我有一半,是被焰光照耀下的爱沙夺取了眼球吧……。

 「啊—,烟花已经慢慢放完了啊—」

 我们似乎快乐到了烟花在不知不觉间就放完的程度。

 「最后就剩下这个了!」

 话音刚落,爱美便拿出了线香花火。

 「我们『一~二~』一起点火!」

 爱美说着,伸手去拿袋子里的线香花火。

 这是最后的……也就是说……。

 「爱沙,我们怎么办……」

 「那……那个……」

 我对爱沙低声耳语问道,但这并不是可以当机立断的事情。

 「可以继续了!我准备好啦!」

 「谢谢你,爱美。」

 「好!我不会输的!」

 爱美干劲十足地给我们一人发了一支线香花火。

 「那么准备开始了!」

 「好」

 「没问题」

 「一~二~!」

 我们跟着爱美异口同声地喊道,并一齐将线香花火伸向蜡烛上的火苗。

 「啊,点着了!」

 「我的这支怎么感觉……火势有点小呢?」

 「我觉得稍等一会就会变大哦!」

 爱美这么说着,她手上的线香花火已经噼里啪啦地涌出了漂亮的火花。

 然后我这边……。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这都快要掉下来了吧?」

 「啊哈哈!真的啊!」

 「喂笨蛋,不要乱摇啊!?」

 不知为何我的烟花连个火星子都没呲出来,只是火团在不断地变大,已经是风中之烛了。

 「啊,康贵。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哦。」

 「我只有不妙的预感。」

 「这个,谁的先掉下来谁就开口说。」

 「这也太狡猾了!?」

 「啊!等等不要摇啊!都快掉下来了啊!」

 我被这个不讲理的游戏激起了胜负欲。

 我们手持线香花火,一本正经地相对而坐。

 「真顽强啊……」

 「你那边不也摇摇欲坠了吗?」

 我和爱沙线香花火的状况基本可以说是旗鼓相当。

 我的这根虽然不呲火花了,但起码火苗还默默地持续燃烧着。反观爱沙那边,火团越烧越旺,已经大到随时掉下来都不会令人感到奇怪的程度了。

 「你们两个都好弱啊」

 只剩下爱美的线香花火不知为何还在华丽地闪耀着。完全没有像是要掉下来的样子。

 「为什么差别会这么……」

 「毕竟我可没有乱摇我的烟花啊——!」

 「原因只有这个……?」

 「呼—呼—呼—。这点程度对我的体能只不过是洒洒水而已!」

 「在这种地方也能发挥你的运动神经吗!?」

 爱美还是那么厉害啊……。

 没办法,已经赢不过爱美了。

 这个先暂且不论,现在的问题爱沙。

 「加油啊!」

 我不由自主地对着我手里的线香花火大声应援道。

 「我不会输的……!」

 爱沙面色凝重地手持线香花火一动不动。

 我也好,爱沙也罢,都像这样,忘我地看着眼前的烟花。

 正因为如此,无论是爱美在不知不觉间走了过来,还是开口说了话,我们连这些都没有注意到。

 当我注意到的时候,爱美的声音已经传入了我的耳中。

 「二位,恭喜你们。」

 「「唉?」」

 听到爱美突然间的发言,我和爱沙不由自主地同时抬起了头。

 当然,对于我们已经濒临极限的线香花火而言,随着这么一动……。

 「「啊……」」

 「啊哈哈!是我赢了—!」

 我和爱沙面前的光源消失了。

 就连蜡烛也早已燃尽,剩下的光源只有爱美手中的线香花火。

 它映出了爱美,显得非常美丽。

 火光中的爱美,露出了至今最柔和的笑容,再一次说道。

 「恭喜你们」

 「那个……」

 「呼呼。看到你们两人回来时候的样子,我马上就明白了」

 「是吗……」

 我和爱沙对视。

 「爱美啊」

 「嗯」

 「多亏了你,我终于可以清清楚楚地,对康贵说出『我喜欢你』了。」

 「唉嘿嘿—。太好了!是姐姐先开的口吗?」

 「不是……最初是……」

 「是我告的白。但这基本上是被环境所驱使,而在这个暑假为我们一直创造这种环境的可是爱美哦」

 不知不觉中,爱美的线香花火也燃尽了。

 在变得昏暗的公园里,我们默默地向爱美传递着我们的感谢之情。

 「所以说,谢谢你。」

 「唉嘿嘿」

 爱美笑了,就像往常一样。

 然后就这样,用平常的语气这么说道:

 「我啊,也一直喜欢着康贵哥哦。」

 「唉……」

 「当然,不是家人或者朋友的那种喜欢,而是那种想成为恋人,进而一起结婚的那种喜欢哦?」

 「什……」

 我不由自主地看向爱沙,她只是「给我好好听她说话!」地催促我听下去。

 「唉嘿嘿。不小心说出来了。」

 公园漆黑一片,我看不见爱美现在的表情。

 「但是呢。我对姐姐同等程度的喜欢!」

 「……谢谢」

 「所以说呢,只要你们两人可以一直幸福下去的话……我……也会开心,咦?我明明……应该感到开心才对……」

 爱美的声音,变得哽哽咽咽。

 「抱歉呢?但是,我的开心是没有半分掺假的……只是……好像,稍微有点寂寞。」

 我和爱沙听闻爱美的话,同时并举,一起紧紧地抱住了爱美。

 「唉嘿嘿……可是康贵哥……已经不能这么做,了哦?」

 爱美抽泣着问道,率先答复她的是爱美。

 「我也是,康贵也是,绝对不会让你感到半分寂寞。」

 「这样好吗?我可是,最喜欢康贵哥了哦?」

 「已经知道了啦……」

 「康贵哥这样做,要是不小心喜欢上我的话也……?」

 「呜……这个……我信任康贵哦……没关系哟。大概……一定……」

 这里我希望她能坚定地回答。

 爱美看着爱沙的这副样子笑了出来,止住了眼泪,这样子问我们:

 「我,还能待在你们身边吗?」

 「这是当然的啊」

 「这是当然的吧」

 这点毋庸置疑。

 我无法想象爱美不和爱沙一起的日子。

 「康贵哥也要继续当我的家庭教师哦?」

 「当然」

 「那么……拜托康贵哥摸摸头作为奖励也……?」

 「这个也……可以有……」

 爱沙她自己好像也进行着心理斗争。

 「然后是那个……拜托康贵哥抱抱也……」

 「不过就算我放着你不管你也会粘上我就是了……」

 「那膝枕呢?」

 「这个在康贵给我做之前禁止!」

 「咦?竟然还没做过啊。那么就赶快吧!」

 我感觉爱美的表情一瞬间就变得得意了起来。

 「我和康贵哥牵手也可以吗?」

 「要是不牵手的话你又会不知道跑哪去了……真没办法。」

 「唉嘿嘿」

 即使爱美的表情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我还是觉得,她又恢复到了那副往常恶作剧一样的表情。

 然后就这样,爱美对爱沙这样问道:

 「那么,我拜托康贵哥亲亲也可以吗?」

 「可以啊……等等,唉!? 亲亲!?」

 「刚刚你说可以啦!」

 「不行!不行啊!连我都没找他亲亲过!」

 「那意思是说姐姐被亲亲之后我也可以了对吧?」

 「这个……呃……真是的!康贵也说些什么啊!」

 「现在要把这个话题抛给我吗!?」

 就算她们不拉我入局我都有点待不下去了。

 「啊哈哈。嗯!没问题的!」

 爱美这么说着「咻」地一下和我们拉开了距离。

 「爱美……?」

 「我之前想着,你们两个啊,要是一直交往下去就好了。」

 「……嗯」

 「但是,我好像也有着『万一到时候你们真交往了,那我该怎么办』这样的想法」

 爱美默默地诉说着。

 「但是,现在我明白了。即使你们成为了那种关系,我还是继续做之前的自己就好了」

 「这是当然吧,区区这种事情。」

 「唉嘿嘿。谢谢你。姐姐」

 爱美真的就像往常那样笑了起来。

 「但是姐姐,我可是好好打过招呼了哦?」

 「打什么……?」

 「我问『就算康贵哥喜欢上我也可以吗』!」

 爱美说罢突然朝我一个飞扑。

 而我自然不可能避开她,不如说是速度太快根本避不开,结果……。

 「啊!」

 「唉嘿嘿。康贵哥!这是我的抱抱哦。」

 「喂!快放开,爱美!」

 「唉~,明明你刚才自己都说可以了~?」

 「那是……那个……康贵!?」

 爱沙强行把话甩给了我,有些找我撒气的感觉。

 这也的确,与其说是不可抗力,不如说是没能完全避开,或许道个歉比较好吧……。

 「那个……对不起」

 「你这么一道歉不就搞得真像被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一样吗!」

 「那咋办嘛!?」

 「啊哈哈!」

 只要爱美在,我们就老是被她耍的团团转啊。

 「二位,恭喜你们!!」

 爱美再次祝贺,这次与刚才相反,爱美反过来抓住并紧紧抱住了我们。

 「真的是……爱美,谢谢你」

 爱沙温柔地微笑着,真是一位好姐姐。

 「我也是,谢谢你。爱美」

 「嗯!」

 要是爱美会因我和爱沙的交往而哭泣的话,无论对我还是爱沙来说都无法接受吧。

 因此她能像这样,笑着祝福我们,真是太好了。

 「啊,对了!」

 爱美抱着我和爱沙突然说道。

 「我听妈妈说,有纪君,好像从第二学期开始就要转学过来了!」

 「有纪啊……?」

 我惊讶于这个久违的名字。

 说起来,我生病她们照顾我的时候,也提了他一嘴啊。

 「看来暑假结束之后也会很开心呢!」

 爱美和有纪关系那么好,她应该很期待吧。

 别看我这么说,其实我也很期待。

 那家伙对于我来说,是除了爱沙和爱美之外唯一的发小,是一位非常珍贵的男性朋友。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