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鵫

 翻译:泽村将逸

 修图:泽村将逸(裁图,实在不会修)

 校对:薄荷不会甜、卢玮

================

 戴德:死者。某天对从天狱降下的少女法伊一见钟情,并为从僵尸手中保护她而努力着。

 法伊:人类。对地国抱有好奇的从天狱降下的少女,虽对死者抱有恐惧,但也渐渐(对戴德)敞开了心扉。

 库罗斯:死者。戴德憧憬的存在,胸口(气管)处呈‘X’状插入着两根铁管,与戴德是好友。

=================

   降自天空的女孩朝我袭来

 扬起的右手全力挥下,连带上重力

 「不要啊——————!!!!!」

 ‘啪———’地一记耳光,世界在我眼前旋转,最终定格在一个倾斜的角度

 与我那在地上滚动的头一齐蠢蠢欲动的,是我那已经死去的爱恋

 ‘阔咯,阔咯,阔咯——’

 摇曳着,回转着。她在这轮转的世界中亭亭玉立着

 随风飘逸着的金色长发拂过她的后背,不同于她纤细的肩膀,胸前两团朦胧的膨胀撑起着她粉色的衬衫,在被素手按住的迷你裙内侧,紧致的大腿绷紧着,色调柔和的胖次点缀着一层薄蕾丝,从天真可爱的衣着外表下不难感觉到一丝被隐藏起来的色气。

 「好……漂亮」

 我在她的胯下不禁感叹。

 一瞬间,通向那甜美诱惑的大门被猛地关闭,我的头被运动鞋毫不留情地践踏着。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两下、三下、六下、十下。

 我那被有节律地踩跺着的头在一个意想不到的时机弹了起来,就这样,我再次与她的视线撞在一起

 象征着朝气的樱唇,充满光泽的肌肤,从刘海间露出的碧蓝色眼眸令我久久无法忘怀。真是位美到甚至能让我腐朽的血液再度沸腾的女孩。

 我的眼睛也好,内心也罢,已经无法从她身上离开。

 「………哈喽——」

 在位于脑袋后一米距离的身体上,我试着举起右手打着招呼。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这次朝我招呼过来的是一发右直拳。

 飞出的脑袋,撞上了停在一边的银制摩托车。

 ‘砰————’

 突如其来的冲击传进我的颅腔,像一个无形的手攥住了我那腐烂的大脑狠狠摇晃着

 我眨了眨因眩晕感而不断回转的眼睛,并向着我身体的方向尽力蠕动,同时也迈开变得迟缓的双腿,双手捧起我的脑袋,对着我脖子的断面左右来回旋转着安装上。

 就这样,我脑袋与身体再度合为一体。

 用手指猛地一弹我俊俏又富有弹性的下巴。原本向着后方的脑袋‘咕噜’地转了半圈回正了。

 好好地再次面向她后,我如此说道:

 「晚,晚上好」

 「别过来  僵尸!!!!」

 ‘呼——’划过空气的声音,原本挂在她肩上的大手提包向我挥来

 慌乱中,我的手臂因着急挡住手提包而被轻易折断,掉到了地上。

 「冷,冷静…冷静点」

 我以一种微妙的无力感举起剩下的那只手,用不含敌意的语气向她说着。

 而折断的手腕正从断面汩汩地流出着蓝色的浊血。

 「你过来一定会对我做很残忍的事,我会被杀掉的!!!!!!!!」

 她看起来十分的慌乱以至于失去了理智,我的话完全没有传达到给她。

 胡乱地来回挥舞着她的包,一边挥舞,一边用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大声叫唤着。就好像周围有着她惧怕的东西一般。

 「…………」

 有什么在吗?哎?为什么?并没有其他东西。这一瞬间,我明白了

 —————是我啊!?

 她看见了我,她却害怕我。叫喊着不要靠近她。

 之所以她会这样,是因为对她来说我已经是僵尸了。

 僵尸吃人,人们害怕僵尸。

 所以我们注定无法相容

 我的初恋,还未诞生便已死去

 ……….

 从此时起,我便厌恶这具连眼泪都无法流淌的身体

 一柄铁锤重重地砸在我的心上,我第一次尝到失败地苦涩

 平滑的地面如同镜面一般,倒映出晦暗不明的夜空,就如同我那糟糕的心情一般

 ………今天发生的使我心碎,真想回家蜷缩起来。

 带着这样的想法转身准备回家的我发现背后站着两个‘同类’。

 惨白的脸上挂着支离破碎的眼球,张开的嘴中发出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可怖怪叫。

 「啊—呜——」

 那两个僵尸张牙舞爪、一瘸一拐地靠近她的时候踩断了我的手臂。

 「不————要——————啊————!?」

 两位僵尸仍在摇摇晃晃地向哭喊着的她走去。

 他们为了吃到人肉张着大口向她迫近逼近,丝毫不惧挥舞着的手提包会将身体的某部分打断或击飞。

 我无法放着这样下去一定会被吃掉的她不管我不能就这样

 「来这边!」

 我瞄准两位之间的缝隙抢先抓住了她的手臂。

 迈开已经变得僵硬的双腿,只为了将她从‘我们’之中带离。

 然而,握住了她的手立马就被她甩了开来。

 「噫噫噫———!别碰我!」

 这究竟是有多讨厌我的身体——尸体的触感啊?大概是因为尸体特有的冰冷和僵硬,使她从生理上感到厌恶吧……

 但现在不是在意那些事情的时候啊。

 「………」

 圆润的眼眸旁挂着大颗泪珠的她,正因恐惧而微微颤抖着。

 我向她展示了失去了前臂的断面。

 然后从断面处一点一点地长出了新的手臂。

 「噫—!」

 (插画P17)

 我再次握住了被吓到僵硬的她的手臂。

 眼中倒映着我的身影的她一时间忘记了呼吸。

 我的下巴猛地向下脱出,犹如要将脸颊撕裂般地将嘴张开,尽可能大声地发出仿佛要将她的一切冻结般的吼叫。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冰冷的气息拂过她的脸颊。

 「噫…噫噫噫?!噫………」

 在她的声音变尖且嘶哑后,她翻着白眼失去了意识。

 看来是过分的恐惧感突破了她的极限。

 「嘿っ咻—」

 我两手抱住失去意识的她。

 看来就算是我那极易断裂的手臂,一个女孩子左右的重量还是能承受得住的。

 「啊——呜——!」

 我从不断靠近的同类身边逃过,向着小型机车的方向跑去。

 从旁人看来,我的跑步姿势一定像极了毫不情愿地参加着长跑比赛的样子吧。

 将她在摩托上安置妥当,为了让她从车上掉落,我从她身后跨上了摩托,使劲扭动僵硬的右手

 油门全开,时速很快便来到了60迈。

 引擎的轰鸣声在这片荒芜的大地上飘舞着,我拐走了降自天空彼方的女孩。

 在这份恋情的终点,一定只有悲剧在等待着我吧。一边如此思忖着………

 这是在天空浮现的世界时钟逆转后的第八天,于常夜的地国里发生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