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得到一间店!

[特别加笔短篇]萝蕾雅的健康检查

第一卷 得到一间店!  [特别加笔短篇]萝蕾雅的健康检查   萝蕾雅在浴室昏倒的隔天。

 「奇怪……?我怎么……这里是哪里?」

 在床上清醒过来的萝蕾雅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待在什么地方。

 她在连忙坐起身的途中看见一旁最近刚成为朋友的人的脸,又放心地躺回床上。

 「啊,对。我昨天晚上在浴室……啊!」

 萝蕾雅一回想到这里,就着急地掀开被子,往身上看去……

 「太好了,有穿着衣服。」

 她的记忆只到进去浴室的那一刻。

 也记得之后有被人抱着,但再之后就完全没印象了。

 「……应该也只可能是珊乐莎小姐带我来这里,还帮我穿上衣服吧。」

 虽然彼此是同性,而且只是单纯被看到裸体倒还好,可是这次是被才刚认识不久的人帮忙擦干身体,还帮忙穿上衣服。她一想到这里就难掩涌上心头的少许害臊,红着脸颊钻进被单里面。

 「唔唔……没想到会晕过去……原来洗澡这么危险。」

 因为是第一次洗澡,萝蕾雅无法分辨出她晕倒的真正原因。实际上她会晕过去,完全是出于珊乐莎的一时疏忽。

 假如洗澡水用的是一般的水,还不习惯洗澡的萝蕾雅也不至于那么快就泡澡泡到晕倒。

 「可是泡澡好舒服……感觉皮肤也变漂亮了。」

 萝蕾雅只曾经在夏天淋水,冬天用布擦身体,所以她认为用大量热水清洗身体,甚至泡在一大盆水里是非常奢侈的行为。

 这让她再次对能够把洗澡视为理所当然的珊乐莎怀抱起一股尊敬。

 「珊乐莎小姐真的好厉害。明明只大我两岁……不知道我两年以后会在做什么?」

 萝蕾雅对服饰这方面很有兴趣,只是她也不曾考虑过要去镇上开裁缝店,或是在村子里开服装店。

 她好歹也是商人夫妇的女儿。就算还没成年,她也知道自己开店并不是什么实际的选择。

 所以珊乐莎在她眼中可说是一个人生经验比自己多上太多的前辈。

 珊乐莎用心学会少见的技术,靠自己的力量只身前来没有任何熟人在的遥远村庄开店。

 自己究竟可以在短短两年时间内,接近她这种境界多少步呢……

 「我的话,应该就是跟村子里的人结婚,继承杂货店……假设会继承好了,顶多再把自己出于兴趣做的衣服摆在杂货店里卖吧。」

 她不只无法靠自己开店,甚至很难好好继承父母的杂货店。

 萝蕾雅想了想,不禁小小叹了口气。

 「唉,明明她乍看还会误以为年纪比我小……」

 珊乐莎的长相是不到充满稚气,但是很符合她这个年龄的印象。

 体格偏娇小,胸部也不大,完全不会显得成熟。

 而萝蕾雅则是发育得很好,两个人站在一起会有点难判断谁比较年长。

 「她的确是长得很可爱,皮肤靠这么近看也还是很漂亮……她毕竟是炼金术师,是有用什么保养皮肤的炼药吗?不知道我的零用钱买不买得起?」

 萝蕾雅看珊乐莎还在睡,就趁机轮流摸起自己跟珊乐莎的脸颊,比较触感。

 珊乐莎的脸在被萝蕾雅轻轻碰到脸颊时稍微动了一下,像是觉得很痒,但没有更大的反应。

 而且炼金术师不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村居民,他们晚上常常会用魔法制造光源,在照明之下继续长时间的炼制作业。所以他们经常晚睡晚起,甚至熬夜到天亮,也有不少人的生活作息非常混乱。

 不久前还在学校就读的珊乐莎作息相对正常,不过现在有很多事情容易让她累积疲劳。比如近期的环境变化,还有开店准备等等……真要说的话,可说是不胜枚举。

 她会睡得这么沉并不是什么怪事。

 「头发也好柔顺……是因为有常常洗澡吗?」

 看珊乐莎还没醒来,萝蕾雅更加大胆地摸起她的头发,享受发丝的舒适触感。

 自从认识珊乐莎的那一天起,萝蕾雅就一直很崇拜她给人的脱俗印象,当然也很羡慕珊乐莎的发质。

 虽然萝蕾雅昨天有仔细洗过的头发现在摸起来也很柔顺,却依然比珊乐莎头发的触感差,让她有点沮丧。

 「睫毛好长,鼻梁也好挺……珊乐莎小姐的长相就算靠这么近看,还是会觉得好端正。」

 不晓得珊乐莎是不是感觉到自己被人近距离凝视,突然皱起了眉头,表情也略显不快,不过萝蕾雅还不打算结束这段观察。

 「胸部……搞不好有比她大?虽然我也不太记得昨天发生什么事了……」

 跟村子里其他小孩相比起来,萝蕾雅的胸部并不算特别大。她努力回想昨天一起泡澡的情景,手摸着自己的胸部,陷入沉思。

 「我自己是没有想要长到很大,可是多少有一点,应该会比较有成熟女人的感觉吧。」

 萝蕾雅捏了捏自己的胸部,再钻进被单里面观察珊乐莎的胸部。

 「──看不出来。」

 珊乐莎现在是仰躺在床上,而且穿着松垮的睡衣。

 她的胸部并没有大到可以在这种状态下看出大小。

 「借我摸一下……」

 萝蕾雅轻轻把手放上她的胸部。

 右手摸着自己的,左手摸着珊乐莎的。

 「感觉……我的比较大一点?但是摸起来一样很软。」

 她摸了一阵子以后「嗯」地一声,点了点头,大概是觉得心满意足了。接着她又钻出被单,探头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

 然后就这么跟一道视线四目相交。

 视线来自已经彻底睁开眼睛的珊乐莎。

 「啊……那……那个……早……早安,珊乐莎小姐。」

 「嗯,早安。你刚才在做什么呢?」

 「………………健……健康检查?」

 一段漫长的沉默后,冷汗直流的萝蕾雅才好不容易挤出这句回答,让珊乐莎叹了口气。

 「需要健康检查的,反而是昨天昏倒的你吧?」

 「啊……啊唔……」

 「算了,你现在这个年纪应该会很在意自己跟别人的差异吧?我是不会多过问什么啦。」

 珊乐莎在校时期也会在洗澡的时候观察其他同学跟自己的差异,弄得自己心情时好时坏的。所以她决定怀着宽容的心,原谅萝蕾雅的可疑行径。

 「对……对不起……」

 珊乐莎在听到她一脸尴尬地道歉之后点点头,并伸手碰触萝蕾雅的脸颊,观察她的气色。

 「萝蕾雅,你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虽然你晕倒的原因比较特殊,应该已经没问题了。」

 「嗯,我现在没有觉得不舒服──不过,你说的原因是什么?」

 「啊~因为昨天的洗澡水是我用魔法弄出来的……不习惯的人泡在含有魔力的水里面太久会头晕。其实那些水里的魔力只要过一段时间就会散掉……抱歉,是我太不小心了。」

 「原来如此。我第一次晕成这样,是有吓了一跳,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而且我晕倒之后好像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毕竟是我害的,你不需要这么愧疚。我以后会好好注意,下次你想洗澡再跟我说一声──啊,我们一起洗的话,你也看得到我的裸体喔。」

 「不……不是啦~我才不是喜欢看女生的裸体!」

 看到萝蕾雅着急否认,珊乐莎先是发出「呵呵呵」的开心笑声,才又多补充了一句:

 「对了,其实真的有运用炼金术的化妆品,不过我没有特地用那些保养皮肤。」

 「咦咦!珊……珊乐莎小姐~!」

 她这句话所代表的事实,让萝蕾雅发出了一声哀号。

插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