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春华的挑战与情书

第一卷  第七章 春华的挑战与情书 开始准备文化节的第六天。

 每天放学后的活动准备时间,我们都会在教室里用桌子拼成的简易厨房前集合。

 现在开始的是烹饪组的章鱼烧现场演示。

 准备食材和面糊的步骤,以及当天实际烤好后提供给客人的流程,这些非常重要,烹饪组和装饰组的都一起来确认。

 “那、那么,我来演示一下!请、请、请好好地看着我!”

 站在中间宣言的,是烹饪组的组长紫条院。

 她在校服外面系着白色围裙,用皮筋扎起头发的样子,很有家庭的气息。

 许多男生都露出色眯眯的表情。

 但是,与紫条院的美丽相反,她本人紧张得可怜。

 我作为文化节实行委员的顾问站在紫条院旁边,她不仅是声音,连身体都在微妙地颤抖着,十分的僵硬。

 (果然……不擅长站在众人的中心啊……)

 如果是一对一的话,就算是初次见面的男生,紫条院都能以那颗天真浪漫的心坦率交谈。不过为了避免一部分女生的敌视,恐怕紫条院从小就避开了这种引人注目的角色吧。

 也就是说……指导与统率应该是她非常不习惯的。

 “那个……紫条院,要是觉得太痛苦了,就我换你吧?”

 平时笑容轻柔的少女现在紧张得满头大汗,我觉得她很可怜,就小声说到。周围相当嘈杂,其他人应该听不到我们的声音。

 “不、不……谢谢你的好意,但我自己决定的事情就要自己做,否则我做得到的事就无法增加……”

 虽然声音在颤抖,但这位穿着围裙的少女还是斩钉截铁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然后——我看见了,在可怜少女的眼眸深处,隐藏着紫条院平时所看不见的挑战的意志。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开始希望进行这种超越自我的挑战……但我清楚,给这份珍贵的决意泼冷水就太不知趣了。

 “我知道了。那就加油去做吧!嗯,要是失败了的话……”

 “失败了的话……?”

 “就笑一笑,说‘刚才是错误的示范!’就行了。”

 “噗……!”

 像是戳到了她的笑点,紫条院笑了出来,身体微微地抖动。

 讲实话,这并不是开玩笑。我是真心觉得,紫条院这么可爱,总能解决的……

 “谢谢你,新滨君。那么,我就试试吧……!”

 也许是顺利缓解了紧张,紫条院的身体不再颤抖,充满了活力。

 她首先把煮熟的章鱼放在菜板上,拿起了菜刀……

 (说起来……紫条院的厨艺怎么样呢?)

 在竞选烹饪组组长的时候,她说自己“还可以”,但要是说不去担心作为大公司社长千金的这样一位名流少女的烹饪技能,那是骗人的。聚在一起的同学似乎也和我有同样的顾虑,脸上都露出些许不安的表情。

 (哦哦……?)

 然而——紫条院手中的菜刀准确地动了起来,仿佛要把周围的焦躁情绪一扫而光。就像是倒映出本人认真的性格一般,她的动作非常标准,章鱼被切成了非常正确的均等尺寸。

 大家的表情转为佩服时,紫条院把面粉和鸡蛋等材料混合在一起,做成了章鱼烧的面糊,又用厨房用纸在章鱼烧机里刷上足够的油。要是不注意这一点,面糊就会粘在铁板上。

 然后加上章鱼和面包糠,章鱼烧就烤好了。加热的程度掌握得很好,烤出来的颜色很漂亮。

 “在加上青紫菜,鲣鱼和酱汁……好,做好了!”

 紫条院把成品放在纸盘上,展示给周围的人看,大家都对她的手艺赞不绝口。

 面对大家的这种反应,紫条院有点害羞,脸颊微微泛红,但她似乎很满足。

 她擦去额头上因紧张而浸出的汗水,为自己挑战成功而露出满足的笑容,看上去充满了活力。

 “辛苦了,紫条院。你真是完美的典范。”

 作为监督,我对这次展示的效果打包票。实际上,这些重视准确性和仔细度的动作,对大多毫无经验的烹饪组的来说,应该是很好的参考。

 “好,总算是完成了!啊,对了!接下来还有味道,这回活动的策划人新滨君能帮我确认一下吗?”

 “诶?啊、嗯嗯,这倒是举手之劳……”

 顺势变成了我品尝紫条院的章鱼烧,周围的男生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

 虽然这样,大家似乎都认为让举办章鱼烧试吃会的我尝尝味道是合理的流程,并没有特别抱怨——

 “谢谢!那就请吃吧!”

 “““!!!!!?!?”””

 一瞬间,班级发生了大地震。

 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紫条院并没有把纸盘递给我,而是把插在牙签上的的章鱼烧凑近了我的嘴。

 也就是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啊—♪”的状态。

 (等下,不是,那个……我很高兴,虽然真的很高兴……但几乎全班同学都在看着,这也太羞耻了吧!?)

 脸上带着温和笑容的紫条院恐怕什么都没多想,也不知道她给周围带来的惊愕,更不清楚我脸上像要喷火了的羞耻,只是像把点心分给朋友时那样,是出于极其纯粹的亲近感的行为。

 (很羞耻……虽然很羞耻!但要是在这里拒绝品尝,让紫条院的脸蒙上阴云的话,绝对不行!而且,高兴也胜过了羞耻……!)

 我用尽有生以来最大的精神力,在众目睽睽之下把紫条院递过来的章鱼烧放进嘴里。味道呢……嘴巴和舌头在说着好吃,但我的大脑已经崩溃了,完全认不清那份信息。吃着超喜爱的偶像少女亲手做的,“啊—”地喂过来的料理,这种未知的行为让我的脑袋和脸庞都像被煮熟了一样。

 “……嗯、嗯,面团都熟透了,很好吃。”

 “呼,听你这么说,我也松一口气了。不过,让家人以外的人吃自己做的菜,总觉得很新鲜。”

 我红着脸勉强回答,紫条院则开心地笑了。

 看了一下周围,发现男生们都正用夹杂着怨恨和杀意的眼神看着我。

 大家都知道紫条院的天然,也知道这个“啊—”是出自她温柔的性格,即便如此,都还是抑制不住流下羡慕与悔恨的血泪。

 不过,比起这些,我更在意紫条院。

 大概是完成了现场演示非常高兴,紫条院穿着围裙摆出小小的胜利手势,非常可爱。看着她心满意足的样子,我的心也变得温暖起来——在尚未冷却的羞耻感中,我意识到。

 *

 (呼,总算安定下来了……)

 在晨会前的喧闹中,我为了休息一下因文化节而疲惫不堪的身体,茫然地望着教室。

 虽然准备时间所剩无几,但装饰组和烹饪组的工作进展都非常顺利。

 这样那样过后,一开始不感兴趣的人也渐渐开始合作,现在也有很多人在讨论细节的调整。

 昨天我看到四个男生在教室里拼命地贴壁纸,吓了一大跳。

 因为他们正是缺乏干劲的那一派,曾以“太麻烦,不喜欢。”为由反对笔桥提出的教室装饰方案。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紫条院的魅力起了作用——

 “啊……那个,你想,就算是很麻烦的扫除,试着去做了,也会很投入的吧?而且,全班都在做这些,不做点的话总感觉亏了……”

 实际询问后,他们一脸尴尬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总之,就是“大家一起工作很开心”。

 就这样,慢慢地合作起来的气氛让我感觉很愉快。过去只能远远地眺望的青春的朝气,现在能直接感受到了,有一种遥不可及的东西终于到手的感慨。

 (真不错啊,这个样子……嗯?这是什么?)

 正当我心情平静时,有什么东西从桌箱里突出来,撞到了我的手臂。

 我发现桌箱里塞着一个陌生的信封,便取了出来。

 (……?这是什么玩意儿?)

 信封里是一封信,但没有任何关于寄信人的记载……似乎是女生的字迹,写着“放学后我在中庭的长椅上等你”这样过于简单的一句话。

 我凝视了那封信三秒——

 (什么恶作剧?)

 把它揉成一团,扔进了讲台旁边的垃圾桶。

 *

 放学后,我有些兴奋地在学校里走着。

 究其原因,我接下来要去采购文化节上需要的东西,紫条院也紧急决定要跟我一起去。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起因是风见原。

 “可能是有点偏见了,但让男生买那么多食材,多少有点不安啊……为了不要买错成奇怪的东西,烹饪组的组成紫条院也跟你去吧。”

 眼睛少女这么一说,紫条院就爽快地答应了。

 也许是因为风见原认为我是个不懂日常烹饪,只会做章鱼烧的男人,所以才会有这种担心。不过我也没有多说,毕竟要是能和紫条院一起去采购,对我来说是幸福的。

 (嗯,她说先跟烹饪组讲过了。集合地点是……校舍的入口……)

 校舍里所以的地方都在做文化节的准备,非常难通过。

 特别是校舍的一楼,十分杂乱。我想尽量抄个近道,于是踏进了中庭。

 “等你很久了,新滨。”

 “诶……?”

 突然被叫到名字,我移动视线,发现中庭的长椅前站着一个女学生。蓬松的头发扎成一个侧马尾,五官端正,有种成熟的感觉。

 嗯……?这是谁?至少不是我们班的女生……

 “我是隔壁班的坂井,有点事想告诉你,所以托朋友把那封信放在了桌子里。”

 “信……?啊……”

 脑海里闪过的是今天早上放在我桌箱里的信。

 因为没有写寄信人的名字,我以为只是恶作剧,就立刻扔掉了……上面确实写着放学后在中庭的长椅旁等我。

 “呐,新滨……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哈?)

 被这样告白,我的头脑陷入了极度的混乱。

 (怎、怎么回事?那封信不是恶作剧吗?)

 我还以为那是肯定的,而且我经过叫我来的这个地方也纯属偶然,但实际上那个叫坂井的女生正等着我,说喜欢我。

 难、难道,她真的……?

 (……不,并不是。)

 一瞬间童贞思维在脑海中闪过,但理性立刻驳回了。

 (我没和她说过话……她虽然表情妩媚,却没有任何紧张感。我不认为她真的对我有好感。)

 不过,这样一来,这个状况就真的莫名其妙了。

 (难道……是强制告白的惩罚游戏吗?坂井被欺负,被命令向不喜欢的人告白?)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必须得想办法解决那个对坂井下达玩笑命令的家伙。

 “啊……坂井同学?要是可以的话……”

 要是可以的话,我或许能帮上你什么忙——我正打算这么说下去的时候。

 “噗……哈哈……”

 “诶?”

 “啊哈哈哈哈哈!‘要是可以的话’什么的!这家伙真的来真的了!”

 坂井突然大笑起来,我越发摸不着头脑了。

 “哦哦看到了看到了!真的太搞笑了!”

 “什么都不知道,还露出一脸蠢相!”

 听到坂井的小声,几个男生和女生从校舍的阴影里走出来,也哈哈大笑起来。那是喜欢贬低他人的家伙特有的毫无品味的笑法。

 “我跟你告白?怎么可能!”

 (……啊,原来如此!这就是“虚假告白”啊!偶尔能在漫画里看到的!)

 我终于明白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状况,在心里拍了下手。

 女生对不起眼的男生虚假告白,藏起来看他害羞或高兴的反应的人则乐在其中。

 (唔姆,真没想到有人会把这种傻瓜般的恶作剧搞得这么逼真……我小看高中生闲的程度了。)

 “哎呀,真是杰作啊!被坂井告白,慌成这个样子!”

 “喂喂,坂井笑出来得太早了吧!我还真想看看他最后会怎么回答呢!”

 “啊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看到这位阴沉君这么认真地思考回答,我实在忍不住了!”

 不是……那是因为状况不明而混乱,以及担心“坂井是不是被欺负而被迫玩惩罚游戏”,我并没有考虑告白的回答……

 “啊,不过真是太搞笑了。真是精彩的表演啊新滨!哈哈,告白是假的,看起来很受打击啊!”

 (从刚才开始我就完全没说过话,这些家伙为什么这么兴奋?)

 在这帮人的大脑里,我因为被告白而心跳加速,欢天喜地,现在知道那是假的而目瞪口呆。但事实并非如此。

 “咦……?你不是土山吗?”

 仔细一看,刚才嘲笑我的是我们班的土山。我在做文化节的活动报告时,他好几次跟我顶撞。他平时就很在意学校的阶级制度。

 (哈哈……周围的人是他所属的集团吗?)

 我隐约记得,好像见过土山和他们在一起几次。男男女女的经常一起去卡拉OK或者游戏厅,是喜欢在街上玩的一群人……

 “啊啊,是我。喂新滨,你知道为什么会被骗吗?”

 “不,我不知道……”

 你小子,不去准备文化节在这干什么呢?

 “其实这是我的主意,你最近有点不懂分寸了,就想跟你玩玩。”

 不知为何,土山得意地说。

 说起来,又是“不懂分寸”吗!真是个方便的词啊!

 “你最近真是太狂妄了。明明可以躲在角落里自己玩,却到处交朋友,突然像个书呆子开始学习,还主持文化节……没错吧?”

 “所以才让我来当告白的角色,我也超讨厌不懂分寸的人。”

 (啊……原来如此,怪不得印象这么淡,原来是二层的人。所以很害怕像我这样三层的人变得显眼。)

 虽然他们也算是有力的集团,但占据中心的还是被称作“一层”的发言权很高的学生。身处二层的他们,则像是跟屁虫一样,站在一层的立场上。

 即使只是这样,自己隶属于有力集团的事实也让他们萌生出特权阶级意识,瞧不起在自己之“下”的人,从而得到安心感。

 这种情况下,身处三层的我变得格外引人注目,很让土山害怕吧。

 要是承认了自己之“下”的人的地位有可能上升,就难以再放心的俯视“下层”了。所以我才想到要向同伴们请求帮助,为了自己安心,欺骗我,嘲笑我,自己装一个大逼。

 “本来啊,你觉得像我这样超可爱的女生会和你这种人交往吗?”

 “哎呀,你可别这么说啊。我们平时就喜欢和女生一起玩,可这家伙多可怜,连个女生的影子没有。”

 “嘛,阴沉的死宅。一辈子都交不到女朋友,真是个寂寞的家伙。和我们这些有气质的人不一样——”

 “啊,新滨君!你在这里啊!”

 突然,一个清爽的声音传来,我因为无关紧要的话题而疲惫不堪的大脑瞬间被治愈了。那个梳着一头艳丽的秀发,慢慢走近我的清纯美少女,毫无疑问就是紫条院。

 “真是的,等了好久你都没来约定的地方,我找了好久!”

 “啊、啊啊,不好意思。”

 “虽然目的实际上是买东西,但我也很期待呢!上次一起回家的时候说过的轻小说新刊的我也想多聊聊,和新滨君说话的时间一分一秒都舍不得!”

 紫条院似乎积攒了相当大谈论轻小说的热情,少见地加强了语气。

 而且,那有点生气的脸,就像小狗生气了一样,非常可爱。

 “诶……紫、紫条院……?为什么会和新滨……?”

 “一起回家了……”

 学校第一美少女的乱入,让刚才还瞧不起我的那些人都怔住了。

 “咦?那个,同班的土山君……其他好像是别的班的,怎么了?”

 “诶……啊……不……”

 “那个……呃……”

 土山和其他男生被问得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紫条院美丽的容貌突然出现在眼前,好像让他们说不出话来了。

 “?没什么事的话,我们还有地方要去,就先告辞了。接下来我们还打算一起度过愉快的时光呢!”

 “放、放学后两个人一起……!?”

 “快乐的时光……诶……?”

 虽然紫条院总是说些容易引起误会的台词,但我们现在只是去参加文化祭的采购,所谓“快乐的时光”,指的是在路上讨论轻小说吧。

 但在不知道这些的土山他们听来,只会觉得紫条院正热衷于放学后的约会,所以他们的表情僵硬得就像失了魂似的。

 “嘛,就是这样。那我先走一步。”

 再和这些人说话已经没有意义了,紫条院这么期待,我也不能再磨磨蹭蹭的了。

 “怎么可能……为什么……”

 我正要离开时,传来虚假告白的主犯坂井的声音。

 “你不是‘下层’的嘛……怎么会和‘上层’的人一起……”

 那不是单纯因为生气而产生的烦躁,而是像咒骂一样的声音。

 “是啊……为什么呢……”

 一旁的土山被她的怨恨所带领,也开始咒骂。

 “为什要引人注目!为什么要不懂分寸!像你这样的死宅,看到我们这种有气质的人的脸色就应该吓一跳啊……!”

 因紫条院的登场而退却的两人叫道。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心中意难平,他们以浸透的悲伤声讨我。

 看着他们的样子……我大致能猜到他们在受着什么苦。

 (太在意学校里的阶级,而被牵着鼻子走了……从大人的角度来看真可怜啊。)

 学生时代的上下级关系,其实在人生中几乎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在学校的时候,却认为那就是世界的全部。

 “……保持自己的位置就有那么大压力吗?要是不向下俯视,沉浸在优越感中的话,就活不下去了吗?”

 ““……!””

 果然说中了,坂井、土山,以及在场的其他人都一脸痛苦地沉默着。

 “是上是下……是不是因为太在意这些才会疲惫不堪?你们说的‘下层’人和自己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过得很开心呢。”

 ““…………””

 土山他们低头不语。

 我也没有再说什么。

 紫条院没听懂我们所说的上下的概念,只是一脸感到不可思议的表情。我跟着她快步离开了那里。

 *

 “那个……土山君他们找新滨君有什么事吗?”

 从中庭走向校门的途中,紫条院提出了理所当然的问题。

 “啊,其实是那个叫坂井的女生说要和我交往。”

 “诶……”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意外,紫条院脸上的表情消失了。

 “虽然这么说,但并不是真心的,只是恶作剧而已。基本上就是想看到,然后嘲笑被虚假告白后我雀跃的样子。”

 “这……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作为人该做的事啊!可不能开这种玩笑!”

 平时很沉稳的紫条院,对人的恶意也加强了语气谴责。

 把正确的愤怒留在心中,断然说出那是绝对不行的行为。

 “啊,不过紫条院来了,他们就老实多了。”

 “诶……为什么是我?”

 “这个嘛……大概是因为正中间根本无法触及上层的上层吧。”

 “?”

 紫条院似乎还是不太了解学校的阶级制度,歪着头。

 “那,新滨君,你还好吧?我要是被谁逼问的话,就会很害怕,一整天都很难受……”

 “嗯,还好。不是在逞强,我真的没事。”

 如果是前世高校时代的我,也许会躲在被窝里哭泣,但现在,我反而对他们只感到悲伤。要是有可能的话,我甚至希望他们能反省自己的行为,不要再在意学校的阶级制度,度过自由快乐的青春。

 “好了,那我们出发买东西吧,紫条院。要是不快点的话,等我们回来的时候,教室里可能都没人了。”

 “那、那就麻烦了!我们赶紧去吧!”

 我半开玩笑地说,紫条院却真的慌了。我一边对那少女天真无暇的样子苦笑着,一边向校外走去。

 *

 “好……这样就全部都买了。能在预算内解决真是太好了。”

 我一边和紫条院一起走在人行道上,一边在心里再次检查是否有遗漏。两手提着的纸袋里装的都是在批发市场里买到的战利品,有大量的纸盘、面粉、鲣鱼等食材和厨房用品。

 “嗯嗯,买得很便宜呢。虽然我是第一次去批发市场,但那里商品多得惊人,我很开心!”

 和我一样提着纸袋的紫条院似乎对这新鲜的体验很满足。

 “说起来,感觉出来买东西真是太棒了!穿着制服买东西后回学校,这在平时是绝对不行的,所以感觉非常兴奋!”

 “我懂,总觉得有一种非日常的感觉。”

 “对对,就是这样!”

 在去批发市场的路上,我们就像紫条院所期望的兴致勃勃地聊着天,而在店内挑选食材的时候,意识和话题都自然而然地转向了文化节。

 “不过让人担心的教室装饰也赶上了呢。组长的笔桥好像很辛苦,说是:‘做的时候累死累活的,只使用一天就要毁掉,感觉太不讲道理了……’,还让野吕田拍了好多照。”

 “哈哈,确实说过呢!说起来……野吕田君之前好像不太喜欢文化节,不过最近却很热情地在拍照呢。有点意外。”

 “嗯,这要归功于大家的反应。”

 我开始向紫条院说明事情的经过。

 我把摄影组的工作交给了偷懒狂野吕田,但他还是嫌麻烦,只做最低限度的工作。所以我从那家伙拍的照片中挑选出最好的几张,作为工作过程的相册,谁都可以去看。

 于是,大家看到自己的照片都热闹起来,为能留下活动记录而高兴。也有人提出期望,要是能照成这样的构图就更好了。

 有了这样的“反应”,野吕田的积极性明显地提高了——他的意识发生了改变。

 他开始觉得自己的工作很有意义。

 “真、真厉害呢……这次的事让我见识到了新浜君调动人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居然连激发干劲的方法都能知道……”

 “也不,要是野吕田真的觉得一切都很麻烦的话,他也就不会有什么改变了。我倒是可以制造一些契机,但真正开始行动还是依靠他自己的干劲。”

 我常年都处于被使唤的立场上,所以我只是考虑了自己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工作更容易,得到什么才更有干劲。手法上并没有什么新奇之处,也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要说厉害的话,烹饪组那边更厉害吧。大家都已经掌握烤得外焦里嫩的方法了,还在预算内制作了新的菜品。”

 “是的!大家都越来越熟练了!新菜品的豆沙味也是大家试做了好几种才决定的!”

 紫条院似乎对烹饪组的成长非常高兴,脸上浮现出满满的笑容。

 我也知道,在一开始指导大家的时候,紫条院非常紧张,但在顺利现场演示后,她好像就获得了自信,一心一意地用语言和动手进行指导。

 有很多人期望开发新的菜品,紫条院就把那些内容集中起来进行试做比赛,最终正式决定采用哪一个菜品。

 “不过……为什么要竞选烹饪组组长呢?我一直以为紫条院不太会担任这样的职位……”

 “嗯嗯,是这样。一直以来都是那样的。”

 紫条院平静地回答了我的疑问。

 “就像我以前跟新滨君说过的那样,我总是被一些女生讨厌。特别是站在要带领好一些学生的立场上时,我很容易引起她们的注意……也很容易发生纠纷。”

 这和我想的差不多。即使是组长这样的职位,担任起团体的调整角色的话,和全员的接触就会变多。男生被紫条院夺去意识,看到那样的状况,大喊“不懂分寸”的女生,过去多半也有。

 “所以我一直在回避成为团体的中心。但是……多亏了新滨君,我知道了那样是不行的。”

 “哈?诶?我?”

 “是啊,因为我看到了新滨君改变的姿态。”

 听到自己的名字,我瞪大了眼睛,紫条院则对我温柔地微笑着。

 “新滨君以难以置信的幅度改变了。不过,改变的只是说话与行动的方式,虽然看起来像是变了个人,但根本的性格却没有变。”

 走在我旁边的少女继续说到,

 “即使保持原本的自我,只要改变想法和行动,迄今为止认为不可能的,放弃了的事也能做得到了。看着新滨君……我觉得那是非常棒的事。”

 紫条院长长的黑发在暮色中飘动,她继续编织着话语,

 “当然,我不可能像新滨君那样突然改变各个方面,但我想先从自己的行动开始……我是这么考虑的。”

 “那么烹饪组组长就是第一步……?”

 “是的。这次的文化节,我想在自己最能帮上忙的地方加油努力。虽然包括我担心的那些在内,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很可怕……但是我还是想尝试一下,所以接下了这个挑战!”

 元气满满地笑着的紫条院看上去比以前更加有魅力了。虽然在未来迎来了悲剧性的结局,但她的内心绝不是脆弱的大小姐。只要有机会和经验,她就会不断散发出更大的魅力,成长为无所不能的优秀女性吧。

 “啊,不过也不要忘了!我想着当组长虽然是有刚才说的动机——”

 像是为了让我绝对要记住,紫条院着重说到,

 “新滨君为了文化节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我想要助他一臂之力,这份心意比那个还要更加强烈!”

 “……”

 注视着我的脸说出的话,让我心跳加速。

 只能用令人怜爱来形容的少女与我眼神交汇。

 在意识被占领、呼吸快要停止的状态下,我的脸颊泛起红晕。

 “……紫条院”

 “我在!”

 紫条院很有精神地回答,似乎不知道我心中的难受。

 正是这份纯真,吸引着我的目光。

 “我……”

 自己的嘴无意识地违背自己的意愿,想要说点什么……但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出自己的内心话,

 “那个……你说想要成为我的一份力量,我非常高兴。虽然离文化节只有一小段时间了,但我们一起努力到最后吧……!”

 “当然了!正是多亏了新滨君呢!”

 我用力地说着,像是为了掩饰自己动摇的内心。紫条院背对着被染成赤红的夕阳,用力地点了点头,满脸笑容地回应我。

 就这样,文化节前的最后一次采购也顺利结束了——开始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