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章 与你共度文化节

第一卷  第八章 与你共度文化节   文化节当天。

 因为校外参加也可以,学校里人头攒动。

 学校的学生,外面的来客,都拿着巧克力香蕉和烤肠,边走边开心地聊着接下来去哪里,到处都能听到宣传活动的声音。

 整个学校都笼罩在嘈杂的气氛中,非常有节日的氛围。

 “说起来……我们的活动真的变得很气派了……”

 偶然从走廊向我们班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招牌。

 那块近两米长的木板,是用多块木板用木工装订器组合而成的,为了不让人一眼看出来,在涂漆和锉削上下了不少功夫。

 板上还写着“和风章鱼烧咖啡馆Octopus”几个威风堂堂的毛笔字。

 //octopus即为章鱼

 写得确实是一手好字。

 “店名再怎么说也太随便了吧……”

 “啊——那个?听说是赤崎在商量店名前擅自决定的。”

 回答我的喃喃自语的,是一直元气地笑着的活泼少女笔桥。

 以前我们没什么交集,但通过借笔记本和参加文化节会议的事,多少变得接近了。她活泼开朗的性格也让她在男生中很有人气。

 “不光是赤崎君,大家都很努力呢。正因如此,盛况空前,我也是感慨万千。”

 “嗯嗯,大家确实都干得很好啊……”

 我最初的计划是不打算在店里的布景上花费那么多精力,但一决定活动,同学们都气势大好地大步向前,高品质地打造出了一家放在哪里都不丢人的江户时代的茶屋风格的模拟店。

 入口处不仅有气派的招牌,还有模仿瓦片的屋檐,以及门帘,还有铺在地板上的迎接客人的红色毛毯。内部的墙壁上贴着木纹和石墙风格的简易壁纸,竹帘、烛灯、纸船、千纸鹤等小物件也摆放得很有品味。

 “真是吓人的盛况啊……全场满座了。”

 身披号衣,头捆巾带的烹饪组忙着制作章鱼烧,穿着浴衣的女生和披着和服外套的男生忙着服务客人。客人源源不断地涌进来,似乎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嗯,就像新滨君说的一样,这里的商品和其他班的不冲突,所以连超级俄罗斯轮盘章鱼烧也卖得很好。这种游戏性质的东西,在活动里还是很受欢迎的。”

 “不过那个会不会卖得太多了……?算了,都是好事。”

 “是啊是啊,都是好事!对了,还有个业务联络,冢本君因为女朋友摔倒擦破了膝盖,跑到保健室去了,所以请山平君来轮班了。”

 “了解。那样的话,他应该很快就能回来的,也不会影响到那家伙的文化节约会吧。”

 冢本从准备阶段就很在意这一点。我作为大人来思考,希望他宝贵的青春时代能留下美好的回忆。

 “真羡慕在文化节约会啊。这可是只有少数高中生才能享受到的盛会啊。”

 “真好啊……简直就是青春爆发的感觉。”

 虽然在漫画和动画中是固定情节,但和中意的女生一边嬉闹一边逛文化节,在现实生活中简直是遥不可及的梦。

 “啊,还有一份业务联络!风见原说,她想让新滨君做一些轮班以外的工作。”

 “哈……轮班以外的工作……?是什么事?”

 “我也反问她:‘是什么?’她说‘啊,一言以蔽之就是谢礼。’我没听太懂……总之先去大厅走廊上,那边还有一个被拜托了的同学在,在那边听那个人说吧。”

 “虽然完全没听懂……嘛,这样的话,我就先去了。”

 “嗯,好像说是对新滨君来说最重要的任务。”

 虽然更加莫名其妙了,但总不能让另一个同学一直等下去,我告别笔桥,向一楼走去。

 不过……到底是什么事……?

 *

 “啊!新滨君!这边这边!”

 “诶?紫条院——”

 听到熟悉的声音,我一时语塞。

 因为在大厅走廊迎接我的,是穿着和服的天使。

 (浴衣……紫条院穿着浴衣……!)

 我忍受住快要让我昏过去的冲击,着迷于她那娇艳的身姿。

 带樱花图案的粉红底色浴衣点缀着少女的华美,藏青色的腰带上,白色的樱花图案飘落,这夜樱的形象是绝佳的装饰。

 她的黑色长发盘了起来,在后面扎成了团子,总是被遮住的雪白脖颈显得格外耀眼。玻璃珠做成的紫藤花造型的簪子插在头发里,也略显成熟的氛围,非常有光泽。

 (好美啊……太美了……)

 小野小町肯定也是这样的和风美人吧,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着迷。

 //小野小町是日本平安初期的女诗人,被列为平安时代初期六歌仙之一。传说中,她有着绝色美女的形象。

 激烈的感动充满了我的内心,泪水都快要溢出来了。

 “呼呼,我跟母亲讲了要在文化节上穿浴衣的事,她说‘那就穿这件去怎么样?’就把家里的这件借给了我……怎么样?”

 “嗯嗯,很漂亮……”

 “诶……”

 “非常适合你,太漂亮了……哈!?”

 当我意识到自己被魅惑而变得桃红的大脑正将内心的声音直接从口中输出时,我吓得脸色苍白。

 糟、糟了……太可爱了,不小心人都变傻了……!

 “那个,那个……谢、谢谢你!”

 也许是因为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我说了那么做作的台词感到不好意思,紫条院的脸颊变得比身上穿的粉色浴衣还红。

 “呃、那个,我是听风见原说有班上的工作才来的,紫条院也是吗?”

 “是、是的!是这样的!她说希望我们两人各拿着一个这个去宣传章鱼烧咖啡馆!”

 我为了掩饰害羞而问到,紫条院给我展示了刚才她拿着的标语牌。上面写着:“二年级C班和风章鱼烧咖啡馆!味道有五种!可以外带!”这样简单的宣传。

 (原来如此……刚才来的那么多客人是因为紫条院在大厅举着标语牌在宣传吧……)

 从刚才开始,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有很多视线聚集到了过于艳丽的紫条院身上。

 用美人、小孩子、动物来宣传是广告的基本,到了这个的美人的话,效果会很惊人……

 “嗯?两个人一起宣传……?”

 “是的!是两个人拿着标语牌在学校里各处逛的工作!她还说希望我们积极地去各个活动的教室里宣传一下!”

 …………咦?

 我和紫条院两个人一边游览各种活动,一边逛文化节……?

 呃,不,那简直……!

 “啊,还有,风见原让我把这个给新滨君。”

 “诶……?”

 紫条院递过来的是一张折起来的信。

 我怀着动摇的心,把它拿了过来。

 “已经和紫条院汇合了吗?对,如你所料,就是文化节的约会。因为我的无能,班上的活动本来应该变得像垃圾一般,但你拯救了活动。这是我小小的感谢,请抛开宣传狠狠地享受吧。”

 等等,你这家伙诶诶诶!?为、为为为、为什么!?

 “虽然最近一直觉得你们关系很好,但看到两个人一起开学习会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虽然不知道你们的关系到底到了什么地步,但我判断,既然你们能表现出那样亲密的气氛,那就把它投入到约会中去吧。顺便说一句,前几天我找个理由让紫条院一起去采购,也是我的自作主张。”

 啥……你看到我和紫条院的学习会了吗!?

 而且,那次采购是那样啊!?

 “所以,我把工作这个借口送给你,你慢慢来吧。呼呼,我作为实行委员不咋滴,但作为丘比特,是不是还挺厉害的?”

 信到此就结束了。

 (真是的,什么丘比特啊……我们又不是那种关系……)

 想吐槽的点还有很多……话虽如此,那个,怎么说呢,

 (说实话,真的太高兴了……!)

 突如其来的如梦似幻的经历,让我全身热血沸腾,心也雀跃起来。

 我和穿着与平时不同装束的紫条院并肩走在文化节上,两个人享受这个节日的喧闹。这么一想,内心就充满了欢喜。

 然后——忽然,我感觉自己的想法正带着与以往不同的热情。在高兴的同时,我的心脏也在怦怦直跳。

 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内心的想法很不可思议,但那些想法都被内心汹涌的欢喜冲淡了,我只露出了天真而幸福的表情。

 风见原……虽然你之前说着:“有一个比自己做得更好的人首当其冲,真是太好了。托你的福,我才能留在这么一个秘书的职位。”还把指挥班级的任务都扔给了作为顾问的我……我全都原谅了!

 “那个,风见原的信里写了什么?她说只能给作为顾问的新滨君看,我以我就没看里面的内容……”

 “啊、啊啊!为了把更多的客人引到我们这边来,我们作为班级的代表拿着标语牌去突击其他的活动!但为了不被认为是妨碍,一定要以客人的身份去!”

 “原来如此,是很重要的工作啊!我会好好努力的!”

 纯真无邪的紫条院立刻相信了我的话,情绪高涨起来。

 嗯,就是这份纯真。

 “那就马上动身吧!正好我也想去看看各种各样的活动,好好享受一下!啊,我一定要吃烤荞麦面!”

 身着浴衣的美丽少女脸上浮现出如逛庙会般欢欣雀跃的笑容,一下子迷住了我,让周围的喧闹都抛之脑后。

 “嗯嗯,是啊……好不容易来一次,好好享受吧。”

 然后,我们一起走了起来。

 把标语牌当作免罪符,只是为了纯粹地享受这个文化节。

 啊、这一天——和前世不一样,将成为永生难忘的一天。

 *

 一年级C班的活动是《抓鬼投球》。

 参加者会得到五个棒球大小的球,然后把球扔向扮演鬼的学生,就是典型的打靶游戏。

 顺便说一下,因为是小孩用的球,所以打到也完全不痛。

 并且——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要素了,这些鬼通常也会躲避球。

 “可恶!要扔中啊啊啊啊!”

 为了向紫条院展示自己的优点,我用晨跑锻炼过的身体试着投球。不过,带着鬼面和腰带,穿着全身红色紧身衣扮演的男生却以最小幅度的动作躲开了。

 “好,那边拿着标语牌进来的前辈!五球全部没中,失败了!”

 “可恶,难到离谱……!就没想过把奖品给客人吧!?”

 负责播报的女生宣告我失败了,我忍不住抱怨起来。

 虽然有规定,鬼不能离开一米左右的圆圈,但他们却用微妙的身体扭动和舞蹈般的动作躲开了球。哪请来的高手?

 “那么,下一个我来!我要替新滨君复仇,看好了!”

 “哦、哦哦,相当有干劲啊紫条院。”

 穿着浴衣的艳丽少女——紫条院,尽管比平时还多了几分色气,但她还是以小学男生的情绪宣言道。

 从接待处接过球,嗯—哈!一下子干劲满满地举起球投了出去。

 (啊……没戏了啊。球从鬼头上相当高的地方通过……嗯?)

 我突然察觉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不知为何,扮演鬼的角色一下子蹲了下去,然后腰腿的弹力全开,垂直起跳——紫条院的球打到了他脸上。

 “啊,打中了!浴衣前辈第一投打中了……喂刚才在搞什么!?怎么自己去接打不中的球!?”

 播报员感到困惑,沐浴在周围人目光中的鬼角色在鬼的面具下沉默……过了一小会儿,他抱着胳膊微微移开了脸。

 (这、这个扮鬼的!在我那会儿明明是“不服气就打中我!”的气势,因为对方是美少女紫条院,就自己去被打中了!?)

 不过嘛……他的心情也能理解。

 要是穿着浴衣的紫条院像樱花中的精灵一样开心地把球扔过来,我也没有自信做好回避的工作。

 “哇,快看,新滨君!我扔出的球全都命中了……!也许我是个天才!”

 紫条院兴高采烈地投出的球,全都飞向了意想不到的方向。

 但扮演鬼的人就像守门员一样,伸出手,探出头,有时还会跳起来,让球打在自己身上……你去加入足球部怎么样?

 “浴、浴衣前辈五投全部命中……喂,就算对面是美人你也差不多行了啊傻子!别这么早就被人拿走奖品了啊啊啊!”

 这下,负责播报的女生也闯了进去,抓住演鬼的人的脖子摇晃起来,现场一片混乱。

 *

 “呼呼呼!太开心了!文化节的游戏不论是套圈还是射靶,都让人兴奋不已!”

 兴高采烈的紫条院开心地说。

 从以宣传为借口开始巡回各个班级以来,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这样童心未泯的表情还真少见,挺新鲜的……像是情绪高涨的小狗狗,有着和平时不一样的可爱。)

 在《水之游戏世界》,她专心致志地钓水球;在《谜语大会》,她会积极抢答,认真地答题。

 在《纸板造出的两米像展》看到初代高达的时候,她把那误认成了有名的科幻军事小说里出现的机器人,对我说:“快看,新滨君!这、这是Arbalest吧!”还被制作团队吐槽说:“虽然那也是部名作,但是认错了啊!”

 //Arbalest在《Full Metal Panic》系列中,作为主人公相良宗介的专用机体ARX-7的代号。

 不过,在这样四处走动的时候她也一定会举着标语牌进行宣传,这种认真的态度确实很符合紫条院的风格。

 我也多少有些兴奋。

 不管怎么说,和紫条院一起走在文化节上就像是在做梦一样,憧憬的少女正和我一起玩得不亦乐乎。

 “啊、新滨君!接下来去那边吧!在准备阶段每次看到我都很在意!”

 然后,紫条院带着称霸各班活动的气势,指向了写着《全手工制造的天文馆》的招牌。

 *

 “……那个……比想象的要窄啊……”

 “嗯、嗯嗯……毕竟是手工制作的圆顶……”

 负责接待的男生对我们说:“嗯?两个人吗?现在体育馆在开演唱会,这边人很少,可以包场。”把我们带到了制作在教室里的半球形天文馆。

 内部的椅子按圆形摆放,完全没有男生能站起来的高度,我和紫条院就像两个人挤在漆黑的帐篷里一样。

 呜啊……刚刚肩膀碰到了一下……!

 还有女孩子身上好闻的气味……嗯。

 在这精神健康不佳的状态下,外面传来了“那么开始了!”的声音——

 黑暗一下子变成了梦幻般的星空。

 “哇……!”

 “喔……好厉害啊……!”

 投光灯好像也是手工制作的,感觉是下了很大功夫,投影在圆顶上的星空轮廓清晰,熠熠生辉。

 仔细一看,圆顶本身为了能让投影流畅地放映,也是由相当漂亮的曲线构成,能看出是经过了一番计算的。

 “好厉害……真漂亮……手工居然能做成这样……!”

 紫条院发出感叹的声音,我也有同感。

 当然是比不上博物馆那些举办的天文展,但这漫天的星辰确实闪耀着,营造出非日常的景象,让人难以想象这是高中生用低预算制作出来的。

 “好美啊……简直是年轻的光芒……”

 不知不觉间,我脱口而出了这句颇有大叔味道的话。

 为了达到这个质量,这个班的学生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吧。

 这种长大后变无法发挥的高中生特有的活力,被展示在我的眼前,有几分炫目。

 这耀眼的星光,每一颗都闪耀着年轻这一不讲规则的能量。

 “真是的,你在说什么啊,新滨君!”

 也许是因星空的光辉而感到兴奋吧,紫条院把身体靠得更近了。

 “你偶尔会像大叔一样说话……但新滨君和我都还是高中生,从今往后,什么都还能做,哪里都还能去吧?”

 “那……是这样吗……”

 真的是这样吗?

 知识与经验从前世得到保留,只是肉体和心灵变得年轻,成为了高中生的我,在今世某种程度上做得还不错。

 不过,偶尔也会感到不安。

 我再次迈向的未来……真的可以改变吗?

 “……请不要露出那种表情。”

 回过神来,紫条院的脸庞靠近了我的眼眸。

 “只要动手,未来就会改变,正是新滨君让我们看到了这一点。”

 “诶,我……?”

 “我们班的活动……如果继续那个迷茫的会议的话,肯定不会有好结果,班上的同学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想要去努力。但是……新滨君改变了走向。”

 在气息接触的距离下,紫条院继续说下去,

 “我真的很感动。新滨君并不是单单地围观走向的发展,而是去挑战,并且成功地改变了它。也许有些夸张……但你给我们展示出了努力改变未来的实例”

 “我,改变了未来……”

 “是啊!新滨君拥有改变那样的未来的力量!所以……虽然不知道你在不安什么,但请打起精神!如果可以的话,我随时都能成为你的力量!”

 “紫条院……”

 真是不可思议。

 只是从一个少女那里听到这句话,刚才的不安就像熔化般消失了。

 “而且……请不要忘了,改变了的未来,不仅仅是我们班的活动哦。”

 “诶……?”

 “我现在,非常地开心。但如果我们班没有这么的团结和热情的话,就没法儿那么高兴地迎来文化节了。所以……还请让我重新道谢。”

 互相的视线紧紧地交缠,紫条院轻轻编织出言语。

 “谢谢你,新滨君——给了我一个那么快乐的文化节。”

 说完,穿着粉红色浴衣的少女在人造的星空下开花般绽放出微笑。

 “————”

 我无法从那个身影离开视线。

 意识被占据,心全部朝向了少女。

 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身体里发出声响,崩溃了,原本的界限也被打破了。

 超越纯粹的憧憬,我的心底吹过一阵鲜明的春风。

 好美啊,好美啊,好美啊——我就像被月亮迷住了一样,一直盯着紫条院。

 对我来说,这是比天上描绘出的任何星座都要耀眼的一等星的光辉。

 *

 在天文馆玩得开心后,刚好到了正午时分,我们在校舍中庭的休息处吃着打包的炒面。

 “嗯!这个炒荞麦面很好吃!咖喱的味道感觉很好!”

 “嗯,确实很美味……下了不少功夫啊。”

 面与香料的混合恰到好处,与分量十足的培根相得益彰,非常美味。刚才的天文馆也是如此,一看到各位高中生在这些活动上做出的努力,就感受到了他们的热情,不由得高兴起来。

 “说起来,你说过一定要吃炒荞麦面,那是你的最爱吗?”

 “是的,我和父亲都非常喜欢吃这些东西。但相反,祖父非常讨厌,经常看到他跟父亲说:‘别让春华吃这些垃圾食品。’”

 祖父是……难道是紫条院家的当家吗?

 “不过父亲总是跟他吵,回应他:‘吵死了!不知道平民的味道的老头子,天天吃鹅肝等着得血栓吧!’”

 “呜哇,真是厉害的回应。”

 紫条院的父亲……是紫条院时宗吗?

 他虽出身平民,但迅速发展了自己的书店公司,入赘名门紫条院家,是一个出人头地的人,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名字。

 并且,他一进入紫条院家,就承包了紫条院家族拥有的多家公司的经营顾问,重整了每一家公司。

 因此,当时在经济上摇摇欲坠的紫条院家重拾了权势,媒体也经常报道他为超级社长。

 (入赘名门望族,还跟岳父吵架,果然是个有本事的社长。像我这样原本是底层工薪阶层的人,难以想象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前因为紫条院成绩恶化就要惩罚她,感觉是个严格的人。)

 话虽如此,说起父亲的事时,紫条院并没有烦恼或者害怕的样子。这一点让我从心底松了一口气。

 “我特别喜欢在祭典上吃炒荞麦面!”

 名门的大小姐享受着平民的味道,露出了笑容。

 “家里做的再好吃的炒面,也敌不过在热闹的节日气氛里吃的炒面!虽然一个人吃反而会寂寞,但现在有新滨君和我一起吃!”

 嗯,食物的味道确实会随着心情而变化。

 我在第一次吃到已经经历了生死离别的老妈亲手做的饭的时候,也觉得世上没有比这更美味的食物了。

 顺带一提,我一边吃一边哭了起来,老妈看着我一脸问号。

 “不过紫条院真的很喜欢祭典呢。游览活动的时候一直很兴奋。”

 “诶?很兴奋……?”

 嗯……?这是什么反应?

 “……啊!确实,冷静地想想,今天的我非常兴奋!”

 “你没发现吗!?”

 明明都像来到游乐场的哈士奇一样情绪全开了!?

 “不过,诶……为什么呢?文化节很开心是当然的,今天早上来学校的时候,我只是感觉气氛很好,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心情变得很兴奋……”

 然后紫条院“嗯……”地思考了一下——

 “……啊,我知道了!能和新滨君一起参加文化节,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高兴!”

 “噗……”

 天真无邪的少女突然说出了具有惊人破坏力的话。

 “仔细想想,和朋友一起逛祭典还是第一次呢!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忍不住笑嘻嘻的。”

 “诶……第一次?是、是吗?”

 紫条院说这话时心情很好,但内容让我很吃惊。

 这么说来……倒不是紫条院被排挤了,但好像也没见过特别要好的朋友……?

 “而且,能独占新滨君,让我更高兴了。新滨君最近整天都忙着班上的事情,我有点寂寞。”

 “咕啊……!”

 又一个爆炸性的发言打到我身上,再次吹飞了我的意识。

 等、等一下!

 要是用那种澄澈的语调,继续说出杀人般的台词的话……

 “新滨君能得到班上同学们的认可,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很好……但是又太忙了,学习会的次数和说话的机会都减少了。虽然在采购的时候聊了几句,但聊的多的都是彼此工作的事情。”

 紫条院毫无忧虑地说,似乎对自己的话没有任何羞怯。

 “所以今天能和新滨君一起走在祭典上,聊了这么多,我觉得心里很高兴!”

 紫条院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断言道。

 而我,则是像被地毯式轰炸了,童贞的意识被粉碎了。因为杀伤力过大,连顺畅呼吸都做不到了。

 “……呼……呼……”

 “咦……怎么了新滨君?我是不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说了啊!说了那么多!

 对这些台词丝毫感觉不到羞耻,天然也要有个限度吧!

 (真是的,果然还是敌不过啊……)

 刚才在天文馆用恬静而温柔的话语给我打气,紧接着又以天然的话语抛出一颗不自觉的核弹。

 感觉一辈子都赢不了她……

 不过……她都当着我的面说了这么多了。

 虽然脑袋还昏昏沉沉的,但我也必须以自己的话来回答。

 “我也——”

 “诶?”

 “我也打心底地高兴哦。”

 面对用纯真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紫条院,我吐露了内心的想法。

 “老实说,对我来说,文化节不过是一场匆匆而过的活动而已,我既没有干劲去创造什么,也没想全力地去享受。”

 因为我深信自己与这种炫目的青春无缘。

 “但是紫条院给了我参加进文化节的机会,所以祭典的景色看起来也比以往都要闪耀。而且,能和紫条院一起在这里穿梭……我一直都很兴奋,我也很开心。”

 事实上就是这样。

 和女生一起逛文化节,这种只能在想象中出现的奇迹,我却和就连临死前都回忆到的,一直憧憬的紫条院一起度过了。我内心中的喜悦,实在难以言表。

 “所以……谢谢你。能和紫条院一起参加文化节,我非常开心。”

 “新滨君……”

 听了我毫不遮掩的心声后,紫条院轻轻地把手放在了自己胸口上。

 “……真不可思议,听新滨君这么说,我比刚才更高兴了。今天真的……都是些快乐的事啊。”

 “嗯,真是开心啊。”

 说完,我们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周围此起彼伏的嘈杂声音,让我的情绪高涨起来。

 在晴朗天空下的非日常,让我的心变得坦率。

 说到底,我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兴奋。

 远处的体育馆传来交响乐队的演奏。

 拿着标语牌的学生们为了宣传活动正扯开嗓子喊着。

 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章鱼烧又或是可丽饼,笑嘻嘻地谈笑风生。

 就像是要把身体沉浸在这片气氛中——我们俩像是有什么趣事似的一起笑着,共享者这份“快乐”的心情。

 *

 “时间过得真快啊……就快到我轮班的时间了。”

 我们在休息处慢悠悠地吃完炒面,发现时钟的指针比想象中走得还要快,便朝自己的班级走去。

 “是啊,我也是,虽然有点舍不得,但宣传的工作就到此结束了。”

 啊,是啊……我都快要忘记了,我们一起在校内走来走去,是为了宣传班上的活动。

 “那么,我去取下衣服……”

 “找到了啊啊啊啊啊!新滨君在这啊啊啊啊啊!”

 话说到一半,走廊里突然响起走投无路的声音。

 “诶!?怎、怎么了?”

 “笔桥……?”

 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回头一看,发现同班同学的元气少女·笔桥正站在那边。

 不知为何,她眼中含着泪水,脸上没有一丝平静,而是惊慌失措。

 “班上……班上的活动……!”

 (等等,那个表情难道是……)

 看到笔桥表情的瞬间,我感到一种不详的预感。

 因为她的表情就和前世处于修罗场中,新人全部跑路时,慌乱的主任浮现的表情一模一样。

 “班上的活动面临危机了!快来救救我们吧啊啊啊!”

 然后——听到笔桥的悲鸣,我明白了自己在文化节上的最后一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