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 修罗场与社畜的辉煌

第一卷  第九章 修罗场与社畜的辉煌

 “等你好久了,新滨君。情况真的很紧急。”

 班上的活动出现危机——收到笔桥如此的求救信号后,我们立刻赶往教室,文化节实行委员、眼睛少女·风见原迎接了我们。

 “风见原,到底发生什么了?笔桥太慌张了,我们还没搞清楚事态……”

 “一言以蔽之,就是现场崩坏的危机。”

 “什么……!?”

 摆着冷静的面容,一开口就是我前世留下的心理创伤。

 这个词的定义有很多,一般来说是指任务(被赋予的工作)与处理能力的平衡被打破,业务即将崩溃的最坏状态。

 “首先第一个原因是客人的增加。很多蜂拥而至的男性客人都说是‘因为有可爱的女生在宣传。’说实话,我真的小看了美人的宣传效果。”

 原来如此,大概是因为紫条院举着标语牌四处走动,吸引了预想之外的男性顾客吧。不过,安排的轮班人数应该是能够应对这种情况的吧……?

 “第二个原因是……轮班的成员缺人。马上就到今天最后一轮轮班时间了,但七个人中有三个人派不上用场。”

 “诶、诶诶!?为什么会这样?”

 紫条院不知所措地问到,风见原则露出沉重的表情。

 “那个是……有个章鱼烧失败了,烤得半生不熟的,而包括三名轮班成员在内的部分男生开玩笑吃掉了它……结果大家都完美地吃坏了肚子,成为了厕所的原住民。”

 “白痴啊啊啊啊啊啊啊!?”

 吃生面粉吃坏肚子是理所当然的吧!?

 啊、可恶,虽然才在天文馆见识到了高中生那炫目的力量,但能轻易做出这种蠢事的也是高中生这种生物啊……!

 “也就是说,五分钟后现在轮班成员的工作结束后,轮班的人就只剩新滨君、紫条院、笔桥和我四个人了。”

 认识到现实的我,一身冷汗地望向教室。

 如果是一般人数的客人的话,四个人或许也没什么问题,但现在因为宣传力度太大,涌来了大量的客人,怎么想也应付不来。

 餐券销售、点餐管理、烹饪、装盘、倒饮料、配餐、外带打包等等多种业务都要处理,人员实在是太少了。

 “那个,风见原,你能不能要求现在的轮班人员延长工作时间,或者把其他空闲的人叫过来?”

 “这是很难的……我知道电话号码的同学,好像都有社团的全员活动,又或是有和恋人约会之类的预定。目前轮班的成员也都有社团活动和学生会的工作……说起来,两位有能联系上的没有其他预定的同学吗……”

 风见原问到,我和紫条院都摇了摇头。

 我能叫到的只有银次……那家伙这个时间点应该也去计算机部的活动了。附近也没看到闲着没事的我们班的学生,班主任大概是去参加自己担任顾问的社团的活动了,也不在。

 (这个时代既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群聊……只有关系亲密的朋友才知道联系方式。)

 “有两个选项:一是无视各自的安排,向能联系到的同学求援;二是四个人想方法周转现场。如果选择后者,给客人上菜的速度可能会慢很多。”

 “这个……”

 说实话,这是一个相当困难的选择。

 (是求援吗……向正度过快乐时光的大家求援……)

 我突然想起前世珍贵的休假日。

 消化掉积攒的动画吧,打开吃灰的游戏吧,去吃点什么好吃的吧——而来自公司要求出勤的联络,残忍地粉碎了这些淡淡的兴奋感,那至今是我心中的创伤。

 (大家也有各自的文化节。比方说,刚才和紫条院在一起的时候,要是接到了无情的联络电话……我不想浪费宝贵的青春时光。)

 与此同时,我也不想大家一起努力打造的章鱼烧咖啡馆,因服务速度底下而招致顾客的不满,最后以不愉快的回忆结束。

 “我……不想叫其他人来援助,但也没有时间去找空闲的同学。所以,我们四个人尽可能地去做吧。”

 “诶、诶诶?那是不可能的啊新滨君!这么多的客人,还少了三个人,太困难了!”

 笔桥说的是当然的。

 身处高位的人往往把“毅力”和“效率”神化,想让很少的人员就完成工作。但是,不管是什么事物,要是人员不齐,现场就难以运转。

 “我也知道。但是,这是个要牺牲那一边的问题,在成员少了三个的情况下,要么只能像风见原说的那样,找几个人来帮忙,取消他们原本的计划,要么就做好服务质量下降的准备,四个人一起努力。”

 更进一步说,即使去寻找帮手,也有可能因为所有能找的人都有安排,不能来帮忙。并且,也没有时间去交涉,让他们来帮忙。

 “但如果是四个人一起努力的话,就不会让班上的其他人不幸。通过我们的努力尽量把客人的不满降到最低,这是我的意见,大家是怎么想的?”

 “……我赞成新滨君的意见。”

 最先表态的是紫条院。

 “如果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帮手,那就朝着我们自己努力的方向去做吧。最多也就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拼尽全力还是能做到的!”

 “嗯、嗯!虽然才说了不可能,但我也赞成!仔细想想,现在开始找帮手的话,可能会更麻烦!”

 “嗯嗯,再考虑什么是正确的就结果论了。我也将错就错吧。”

 得到三位少女的同意后,我我用力地点了点头。

 “知道了。那我们重新考虑下职位吧。”

 方针就这样决定了,接下来就看四个人怎么轮转了。

 “餐券销售和点餐管理由风见原负责,装盘和倒饮料由紫条院负责,服务员由笔桥担任,餐具就客人自己扔。外带的部分作为装盘的任务之一,用盒子代替盘子,由紫条院负责。”

 “好的,我明白了!但是……章鱼烧由谁做呢?”

 “啊,我负责所有的烹饪。排好顺序把点的单交给我。”

 如果只论章鱼烧的手艺,烹饪组长紫条院应该更胜一筹,但她太认真了,擅长仔细做事,要是重视效率和速度的话,我更适合。

 “……一个人是认真的吗?原本三个人一起烤都要轮转不过来了。”

 没错,不管怎么练习,我们烤章鱼烧都是门外汉,无法达到有专业技术和设备的生产速度。

 所以,到目前为止,都是用大家带来的三台烤章鱼烧机,由三个负责烹饪的人轮着出餐。

 “嗯嗯,当然是认真的。一开始说要四个人一起努力的我,当然该是最努力的……”

 我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微笑。

 这里是我的地盘。不过是把键盘和鼠标换成了章鱼烧用的铲子,本质上没有任何改变。

 “我已经习惯这种修罗场了。”

 *

 在人头攒动的教室中——穿着号衣与和服外套的我,和同班的三位少女一起,站在这个毫不讲理的战场上。

 “芝士三个!明太鱼六个!豆馅六个!二号桌点单!”

 “了解!芝士三个!明太鱼六个!豆沙六个!二号桌!”

 把负责餐券销售兼点单管理的风见原报的菜品的简称、数量、座位号等信息再复述一遍,虽然有人觉得这种重复订单的确认方式很傻,但根据我的经验,这种确认方法可以避免很多失误。

 (原味三个、轮盘赌一个、豆沙三个,还有二十秒!新做的芝士三个、明太鱼六个、豆沙六个……倒面糊,加馅料!一号桌追加的金枪鱼五个还有三十秒!)

 麻烦的是,把章鱼烧翻面之后,就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了。

 本来一个人负责的一台章鱼烧机的量,要掌握放进去的食材并不难。但如果一个人同时操作三台,就像是在无垠的大海上凭借记忆力航行一样,让人神经衰弱。

 (可恶……!难度这么高的原因当然是菜品太多了啊!啊,我真是笨蛋!从最开始的策划案就已经有四种菜品了,太多了!)

 “紫条院,装盘!白一个,彩一个,黑一个!”

 “啊,好的!”

 正忙着往纸杯里倒果汁的紫条院递过来纸盘。

 因为从外表看不出口味,所以原味章鱼烧是白盘子,俄罗斯章鱼烧套餐是彩色盘子,加了豆沙的是黑色盘子……像这样通过颜色来判断。

 接着我把与纸盘颜色相对应口味的章鱼烧放进去,紫条院再在除了豆沙馅以外的上面加上鲣鱼、海苔、蛋黄酱和酱汁,就完成了。

 “笔桥,原味三个、轮盘赌一个、豆沙三个,来啦!五号桌!”

 “好的好的!马上就来!呜呜,果然好累人!”

 唯一的服务员笔桥一边哭诉着,一边端着刚刚做好的章鱼烧走了。虽然餐具垃圾和吃剩的东西都是由客人自己处理,笔桥一个人负责整个教室也很辛苦吧。

 “来,找零二十元!下一份!芝士六个!原味六个!可乐一份、橙汁一份!全部外带!”

 “一号桌可乐两杯!三号桌可乐两杯、汽水一杯!拜托了!”

 “请,让您久等了!啊,不好意思!追加点单都要去买餐券!剩下的饮料倒进那边的水桶里!”

 风见原、紫条院、笔桥三个人都做得非常好。

 说实话,工作的状况超乎想象……但负担一点也没有减轻!

 要是客人不多的话,四个人也没问题。但客人一直都络绎不绝。

 原因恐怕就是紫条院。

 本身穿着浴衣就光鲜亮丽的她,现在满头大汗,更能刺激男人的心。明明都躲进厨房里工作了,还是源源不断地把男顾客吸引进教室。

 (可恶,你们不要看!被汗水濡湿的紫条院被别人盯着看总感觉很生气!)

 仔细一看,引人注目的不仅是紫条院,也有风见原和笔桥。两个人本来就长得很漂亮,现在穿着被汗水浸湿的浴衣,就像招引男人的诱饵一样。

 啊,真是的!真是的,高中男生就是这个样!

 “——嗯,是不是有点慢了?”

 (…………啊!)

 突然听到某位客人喃喃自语,我和其他三位少女的脸都僵住了。

 那并不是对我们店员说的话,只是没有恶意的小声嘀咕。

 但是……感觉我们想要压抑的东西喷涌而出了,焦躁感涌上心头。

 “啊……!”

 教室中响起笔桥的叫声,我转头一看,短发少女的脚被椅子绊倒,失去了平衡,端着的盘子散落在地板上。

 章鱼烧滚落在地板上,酱汁搞脏了地板。

 “啊、啊啊……我……”

 看见地板上的惨状,笔桥不知所措,眼中充满了泪水。

 这是……不好!要赶紧补救!

 “笔桥!刚刚掉的是原味六个吧!?”

 “诶、啊、嗯……”

 在忙碌的现场中犯错,在这份打击在笔桥心中扩散之前,大声地提问来阻断感情的流动。

 “好,我马上重做!不要慌,把那里收拾一下!”

 “我、我知道了……!”

 立刻用明确的语言把工作交给她,用责任感抵销罪恶感。越是认真的人,越有可能犯错,所以关键是要在犯错的那一瞬间给予关照。

 “紫条院!拜托你喊一声!”

 “好、好的!那个、各位!现在人太多了,章鱼烧和饮料来不及端过去,请稍等一会儿……!”

 听到穿着浴衣的美少女紫条院的大声请求,正在等待笔桥搞掉了的章鱼烧的客人,以及因为上菜太慢而焦躁不安或是着急的客人表情都缓和下来。整个教室的气氛和缓了许多。

 这是我事先拜托紫条院的,目的是通过告知客人“让你久等了,店家也觉得很抱歉。” 来减轻客人的不满。

 这样一来,流程就能继续下去了——

 (咕……即使座位坐满了,因为能外带,也会有无限的订单……!虽然现在能以正常的百分之八十的速度供餐,但这样下去客人迟早会说“太慢了”“快点吧”之类的话!)

 那样的话,不习惯这种场合的三位女生的精神会不堪重负,现在维持着的流程也会崩溃。

 不不……冷静点。

 能不能熬过这场修罗场,全靠我的本事了。

 最大的瓶颈是章鱼烧的制作速度。接二连三飞来的订单因为口味繁多而变得复杂,为了不出错,需要在脑内进行整理,所以很花时间。另外,烤制的动作也有冗余,浪费了很多的时间。

 章鱼烧机这个硬件和一般营业时一样,三台都在,但我这个软件跟不上速度。

 (这种时候,要是料理类漫画或是经营类漫画的话,主人公应该会想出扭转干坤的秘诀吧……!可恶,作为原社畜的我只能想到黑心公司里的做法!)

 要是我一个人赶不上普通烹饪组三个人做章鱼烧的速度的话……

 我就只能以比平常快三倍的速度做章鱼烧……!

 (穷尽效率……!彻底除去冗余,最合适地处理订单!章鱼烧的制作、办公室的工作、会场的布置又或是活动的摊位,本质上都没有区别!只是处理任务而已!)

 社畜时代的意识渐渐苏醒,加速了我的处理速度。

 (快一点……!再快一点!)

 风见原下了一个订单。

 把它放进脑内想象的电脑文件夹中进行管理。

 依次执行处于挂起状态的订单。

 环视三台章鱼烧机,估算在哪里烤哪一种能有更高的效率完成订单,马上开始烤。

 倒油、放面糊、加馅料、烤制、加工——工序不搞错的前提下,加快速度!

 (咕……!乳酸堆积得胳膊都疼了……!腰背、全身都在痛!再加上处理多个任务,脑子要烧起来了……!)

 可是……这样下去的话能行!

 在不考虑大脑疲劳和肌肉酸痛的前提下,追求最大效率地工作,就能达到期望的生产速度。

 之后……只需要持续下去!

 “喂、你看那边……一个人就充分利用了三台章鱼烧机……”

 “那什么啊,动作好吓人……是人肉章鱼烧机吗……”

 你们这群客人吵死了!不要叫我章鱼烧机!

 又不是谁愿意主动来做这种事的!

 (……不过说起来……前世的我确实像台机器一样。)

 在前世的公司,如果不重视效率,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工作的话,就什么都赶不上,只会被上司骂是没用的家伙。

 所以我成为了什么都不思考,只会工作的家畜——也就是社畜。

 成为了抱着灰暗的心,只会灰头土脸地埋头工作的齿轮。

 (咦……?但是现在我……)

 突然意识到。现在明明和那时一样,忙碌得身体都快垮了,把自己折磨得超过了极限——

 但我的嘴角却一直松弛着。

 “啊哈哈哈!忙死了!都要昏过去了!”

 一旁的紫条院一边飞快地往纸杯里倒果汁一边说。

 从换班开始就拼命工作,已经汗流浃背了。

 “好奇怪啊!明明这么忙……还是很开心……啊!”

 在繁重的工作中,这份疲劳与兴奋感让紫条院发自内心地笑着。

 额头上的汗珠连成一串,像宝石一样耀眼。

 “哈哈……!确实奇怪啊!”

 我继续着手中的活,回答紫条院。

 “我也忙的要死了,不过……却很开心!”

 即使大脑和身体都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即便如此,与当时沦为工作机器时那种冷漠、灰暗的心情正好相反。

 在本已经失去的时间中燃烧自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和喜悦。

 “新滨君也觉得吗!啊哈哈!我们俩真是奇怪啊!”

 我回答她“很开心”,紫条院便发出了奇怪的笑声。

 然后,修罗场还在继续。

 我们四人以强烈集团意识联系在一起,为了应付蜂拥而来的客人而四处奔走——

 祭典的最后阶段,就这样被我们大步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