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章 向功劳者致以感谢

第一卷  第十章 向功劳者致以感谢 太阳西下,迎来了黄昏,喧闹的文化节也即将结束。

 我们也从和服与浴衣换回了制服,对伴随着热情与喧闹过去的祭典依依不舍。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学生们真正的表演是在“祭典之后”。

 “那么,虽然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我们班在商品销售部门一跃成为了第一!销售额也非常惊人!”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在教室里,

 站在讲台上的文化节实行委员风见原宣布了大家的荣誉,在场的同学们大声欢呼起来。

 “哇!真的假的!”

 “太好啦!我们太强了!”

 “没想到真的能拿第一名!每时每刻都有客人来!”

 “哈哈哈!瞧不起我们班的那些家伙眼睛都瞪圆了!活该!”

 “努力有回报了!太高兴了!”

 一开始并不全部都有干劲的同学们,现在都笑开了花。

 合作和辛苦换来的甜蜜荣誉,让所有人都兴奋不已。

 “所以,我用销售额买了零食和果汁!大家好好地享受接下来的后夜祭吧!大家都辛苦了……!”

 风见原似乎也沉浸在了后夜祭的气氛中,平时我行我素的气氛变淡了,声音听上去有些许激动。

 (也听得出来……那家伙很在意班里的活动差点因为自己笨拙而失败,现在能以这样的大成功落幕,十分的高兴。)

 “呐、呐……新滨君,没事吧……?”

 “那个……不去保健室没事吗?感觉你瘦了好多啊……”

 “哈哈……虽然想说没事。但果然有点难受啊……”

 短发少女笔桥,与黑色长发的紫条院,两个人担心地看着我的脸。

 两个美丽的少女凑在脸前,如果是平时,我一定会吓一跳,但现在的我已经没有那种力气了。

 后夜祭开始了,同学们拿着果汁和零食载歌载舞,我却靠着墙坐在地板上,像水母一样四肢无力。

 究其原因,当然是过度消耗了身体和大脑,以接近正常三倍的速度不断制作章鱼烧。打个比方的话,就好比同时操作三台电脑,高速完成三个人的工作。代价就是我的大脑和身体都完全超载了。

 体力已经归零,手臂、腰,乃至全身都痛得不行。

 “嗯,是啊……我还以为你会像失控的剪草机一样在空中解体呢。”

 “嗯……”

 对于曾因工作过度而猝死的我来说,这句话实在是太刺耳了。

 “嘛,不过努力还是有意义的。”

 在那修罗场般的章鱼烧地狱中,客人并没有特别的不满,直到最后材料用光,售罄为止。

 本来打算如果中途有闲下来的同学回到教室,就不容分说地让他们帮忙——遗憾的是,直到最后都是四个人。

 笨蛋赤崎,在之前说:“在预算允许的情况下多买点材料,要是有剩余大家一起吃吧!”大家都同意了,于是材料的量加了许多,但浴衣美少女吸引了更多的客人。

 “现在想想,应该有更高明的做法,比如限制客人,或者停止外带……”

 “当时那么忙,眼前的事情都排满了,根本没时间考虑这些……我也没想到会排这么长的队。”

 回答了我嘀咕的紫条院,也一副疲惫的样子。体力派的笔桥也是如此,刚才在台上的实行委员风见原更是如此。

 “让大家跟着我决定的方针走……不好意思。”

 “哈?新滨君,你在说什么耍帅的话?”

 回答我的,是不知何时走下讲台来到一旁的风见原。

 “我们决定不靠别人帮忙,四个人一起干,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意愿。当然,这是我们在理解自己的劳动强度会爆炸的前提下做出的决定。我们又不是小孩子。”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把正在享受文化节的同学叫出来不太好!结果来说文化节也是在欢快中走完的!”

 “我也和两位同感,我们四人决定要做到力所能及的程度,而我们也很辛苦地取得了最好的成果。可能有点结果论了,不过因为我们的选择,没有人变得不幸。”

 我一说自己的责任,三位少女就立刻否认了。

 说起来,确实是那样。

 “原来如此……是啊……”

 并不是我决定的,而是四个人一起决定的。

 我差点儿自作主张地搞错了。

 “对了,庆功宴上的这些零食和果汁,是那些吃了没烤好的章鱼烧吃坏了肚子的人买的吗?”

 “是的,本来是我这个实行委员要去的,但他们说希望我一定要交给他们,所以就那么办了。”

 在那之后——我们卖光了所有的章鱼烧,所有人疲惫不堪的时候,从厕所里出来的三个男生一边摸着肚子一边走了回来。

 当然,已经筋疲力尽的我们,嘴里发出了抱怨。

 “你们啊……!一群傻子……!”

 “哎呀哎呀……厕所王国的居民回来啦……”

 “肚子没事吧……?以后不要再吃没烤好的章鱼烧了哦……”

 “我不责怪你们,但要让我说一句~真的非常辛苦哦~”

 在他们得知我们四个人完成了离谱的工作后,从厕所回来的他们变得脸色铁青,一个劲地道歉道:“真是对不起……!”

 “作为补偿,帮我们收拾残局,再帮我们买零食什么的,就不怪你们了。”

 “呼呼,是啊。那个……我觉得把肚子吃坏了实在是有点过分了,但我对大家也没有怨恨。”

 “真的很辛苦,我们才会抱怨啊。多亏了你们,新滨君都变成漂流到海滨的死鱼了……实在是太乱来了。”

 嗯,回想起社畜时代,真的太乱来了。

 这次只是一个小时多一点,但在社畜时代的十二年里,每天从早上到深夜都在干这种荒唐的事。现在回想起来,为自己的愚蠢而战栗。

 要是那样,内脏就会支离破碎,甚至失去生命。

 “说着要自己做所有的料理,我还以为有什么秘诀呢,没想到就是一个劲地干。新滨君说是要拼命工作来填补空缺,这也太有毅力了吧。唉,不过……”

 风见原宛然一笑,推了一下眼镜。

 “还是相当地帅气的哦。在文化节之前一直认为新滨君是个内向的人,没想到是个非常值得依赖的充满能量的人。”

 “嗯嗯!虽然工作的样子让人看着都有些不安,但还是很帅气的!能一起工作真是太好了!”

 “哦、哦哦,这么夸我有点不好意思……谢谢你们。”

 我没想到前世完全没有交集的风见原和笔桥会这么说,不由得红着脸,有些怯场地回答。

 “那我还有事要做,待会儿再说吧。剩下的就交给紫条院了。”

 “嗯,我也去和别的女生聊聊天!两人都再见了!”

 说完这句话,这次文化节上与我关系最好的同学中的两位就离开了。

 现场只剩下我和紫条院。

 “那、那个!”

 “诶?”

 “我也觉得很帅气!我也这么觉得!”

 “啊、啊啊……?嗯,谢谢……”

 紫条院有点慌张地这样说到,可能是觉得另外两人都夸奖我了,而自己不这样做会有些尴尬吧。不用勉强自己也可以的……

 “嘿哟……”

 “啊……站起来没问题吗?摇摇晃晃的……”

 “嗯,多少恢复了一些,没问题了。”

 我对紫条院笑了笑,背靠着墙壁站着。

 明天肯定会肌肉酸痛,不过现在身体还能活动。

 “实在是太勉强了……”

 “嗯,但是……很开心。原来工作也有能开心的时候啊……”

 对我来说,劳动就是苦役。

 因为那是为了把我当作破抹布一样随意丢弃的垃圾公司而劳动。

 但是今天,是为了紫条院、风见原、笔桥……甚至是为了整个班级,为了我取回的青春而燃烧自己。

 那时,我的心中有一种就像体育比赛时一般超越了疲劳的兴奋感。

 “话虽如此,要是问我能不能再来一次,那就实在太累了……”

 “嗯嗯,不管是我,还是大家都完全燃起来了,非常地开心……呵呵,我想那是气势让我们做到的吧。”

 “总感觉……很不可思议。”

 “诶?”

 “老实说……我并没有太期待这个班级,也没有想过要为这个班级做什么……”

 在今世,我在学校中的世界,也只有紫条院和银次。

 并不是积极地想要为班级做贡献。

 “可是现在……看到大家这样享受后夜祭,我觉得很棒。”

 “新滨君……”

 看着自言自语的我,紫条院不知为何开心地笑了。

 在我倾心于她那无论什么时候看过去都能融化男人内心的可爱脸庞时——我注意到周围聚集了很多人。

 “诶……?你、你们怎么了?”

 无论男生和女生,除了班上的小部分同学,几乎都不知何时聚集到了我和紫条院的周围,不知为什么,他们都露出了恶作剧的笑容。

 什、什么?怎么回事?

 “那么、新滨君。现在大家有话想跟你说,听好了!”

 站在队伍最前面的风见原微微一笑,抬了下眼镜。

 “哈哈哈,新滨君,你听好了!”

 站在风见原旁边的笔桥露出了无忧无虑的笑容。

 “哈……?听?听什么……”

 大家没有理会困惑的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新滨(君)!谢谢你!”””

 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这句话。

 “……诶?”

 谢……谢你?

 “改变了什么都决定不了的会议流向,真的帮了大忙了!”

 “谢谢你把装饰组的想法变得可能!”

 “谢谢你让我做出了大招牌!你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

 “说是简单的活动,实际做起来真累人啊!嘛不过,还是很有趣的!非常感谢!”

 “你说要拿第一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傻了呢,没想到真的做到了!托你的福,我现在超开心!”

 “那个,一开始嫌麻烦,真不好意思。没想到试了一下后感觉还不错……”

 “能穿浴衣我很高兴!真的很感谢你给我带来这么开心的活动!”

 “最后一轮轮班出了问题,你一个人干了三个人的活,是真的吗?谢谢你帮我们做到了!”

 “谁也没能想到我们班的活动会那么有趣!哎呀,真太感谢你了,新滨!”

 面对预料之外的状况,我停止了思考。

 谢谢你。

 这是再平常不过的感谢之词。

 并不稀奇。

 前世也被其他公司的人这样问候过,业务邮件的末尾也频繁出现。

 但是,这不一样。

 这不是那种社会普遍观念上敷衍了事的定型文。

 带着人情味的,温暖的“谢谢”——如雨点般滴落到我的身上。

 “谁都想在只有一次的高中生活里享受珍贵的文化节,这才是真实的心意。”

 风见原对哑口无言的我说。

 “所以,仔细考虑了班级的活动,把大家聚集起来形成了团队,最后抵达了最棒的结果,对这样的功臣,大家都想说一句谢谢吧?”

 “哈哈哈,不管怎么看,新浜君都是最能干的!”

 笔桥笑了,周围的人也笑着点了点头。

 不,怎么会……

 说起来,我并不是在意班级……只是因为紫条院说很期待才策划的……

 “当然,我也很感谢你。”

 转过头,紫条院就在我的一旁微笑着。

 “谢谢你,新滨君。从开始,到最后,包含各种各样的麻烦和困难,这都是最棒的文化节。”

 我张不开嘴巴。

 满脑子都是从未感受过的“谢谢”。

 “大家都在看着新滨君。所以——请接受我们的感谢吧。新滨君已经很努力了,以至于大家都想这么说。”

 被这么一说,我才真切地感受到,大家对我真心表示的感谢。

 所有人真的——都在看着我。

 (哈哈……这么说来。前世的我无论怎么如车马般工作,也没有人会感谢我。做得到是理所当然的,做不到就会遭到挖苦和谩骂……)

 得不到任何人的夸奖。没有人会感谢我。就是这样的人生。

 可是现在……竟然有这么多人对我说“谢谢”……

 “啊……那个,大家……”

 我的脑袋出乎意料地转不过来,我语无伦次地动着嘴。不行,完全说不出像样的话。

 “那个,我也……谢谢你们……”

 终于说出口的,是毫无技巧可言的鹦鹉学舌。

 可是,到底为什么呢……感觉这些就足够了。

 “哈哈哈!新滨君满脸通红的!”

 “快看!害羞了!”

 “新滨君,少女气十足呢!”

 “不过感谢也是真心的呢!”

 “谢谢你这么辛苦了!”

 听到我的话,每个人都笑了出来。不过,这份心意是真的。

 同学们脸上浮现出的毫不掩饰的笑容,流露出的对我的信任,说出的感谢的话语:认可了我,在对我说着感谢。

 前世的我从未见过的光景——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