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终章 走在这奇迹般的日子中

第一卷  终章 走在这奇迹般的日子中 文化节第二天。

 我忍受着浑身的疼痛,走在麻雀叽叽喳喳的上学路上。

 (可恶,好痛……章鱼烧烤得太勉强了,反应太强烈了。)

 第二天肌肉会痛,这一点让我感受到了肉体年轻的实感,但这疼痛还是让我不由得皱紧了眉头。虽然年长者总是说:“年轻人不怕累!”,但不管是年轻人还是大叔,痛还是会痛的啊。

 (不过,多亏了我的努力,文化节才好好地收尾了。全班因为得到了销售的第一名,气氛非常热烈……我也觉得很开心。)

 走在晴空之下,我有些自豪。

 一想到我和班上的人一起,把上辈子没有参加过的青春活动变成了最好的形式,不由得放松了表情。

 (不过,或许是因为大家一起吃了苦吧,班级的气氛也比之前好多了。好像变得不那么拘束了,距离感也变近了……)

 比如我的御宅族好友银次,因为在文化节中使用电脑制作了餐券之类的东西,感觉比起以前和同学有更多接触了。

 而且我也和那些以前不怎么说话的家伙搭上了话。

 那之中,交集最多的莫过于文化节的实行委员,眼睛少女风见原。

 在后夜祭的时候,她一脸认真地对我说:“这次承蒙您的帮助,不胜感激。替我做了非常多的工作,让我非常轻松。”这种不知道是真的感谢还是在挑衅的话,直到最后都贯彻着我行我素。

 另外,运动少女笔桥则是喊着:“呜呜呜呜呜……!那么……那么辛苦地搭建的教室的布景,明天就要拆掉,太痛了……!”非常惋惜节日的结束。制作的时候全力去制作,拆除的时候也全力地去惋惜。那位元气少女模范般的行动,对我来说十分炫目。

 (虽然班上的气氛变了……但变化最大的是我自己。)

 结束了文化节的今天的我,和到昨天为止的我有决定性的不同。

 要说是什么,那就是我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对紫条院的爱慕之心。

 打破了可以说是我的阴角部分极致的诅咒,从前世算起过了十四年,终于觉醒了自己的真实。

 在那后夜祭的膝枕过后……回到家的我,为自己心中的阴霾散去而感动,趁着恋慕之心高涨的势头,向妹妹香奈子吐露了自己激烈的感情。

 “听我说,香奈子!我之前说对紫条院没有恋爱的感情,只是憧憬而已……那都是假的!我好像最喜欢紫条院了!”

 “啊啊、嗯、我知道。”

 “你、你说什么!?”

 坐在客厅沙发上吃着薯片的妹妹不顾我的兴奋,冷淡地回答。

 自己没有意识到的事情却被妹妹发现了,这让我惊愕不已,香奈子对那样的哥哥叹了一口气,继续说到:

 “这种事我一开始就知道了。哥哥谈起紫条院的时候,任谁看都只能说是恋爱的状态。反正,你就是处男特有的思维缺陷,认为对紫条院的感情只是憧憬什么的吧?”

 十四岁的初中生准确地道出了我的心情,让我在那晚大受打击,无力地跪到地上。我要是没有死过那一次,难以注意到这些,但在阳角的妹妹看来,似乎是一目了然的。

 (而且香奈子那家伙,还笑嘻嘻地问我:“那么……老哥到底是在什么样的状况下意识到自己的爱的呢?”那么羞耻的情况怎么说得清楚啊。)

 脑海中浮现出被暮色包围的只有两个人的教室。

 那样不现实的场景简直让我怀疑那就是一场梦,只是回想起来,我的脸颊就微微发热——

 “啊,新滨君,早上好!”

 突然听到的爽快声音,让我惊讶地回过头。

 在那边的,正是刚才浮现在脑海中的少女。

 长发随风摇曳,澄澈纯真的双眸闪闪发光。

 散发着高贵气质的公主般的美丽容貌,让人着迷的笑容正如花般绽放。

 就像时间跳跃第一天的重逢再次上演——紫条院春华这位少女就在眼前。

 但是,和那时完全不同的……是我自己对紫条院的反应。

 (好……好可爱……太可爱了……!)

 我全身发热,心脏开始以惊人的速度跳动。

 紫条院很可爱这个事实我如今已经很清楚了,但我之所以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毫无疑问是因为我意识到了自己的恋慕之心。

 只要看到自己喜欢的少女的笑容,全身就会充满兴奋和幸福感。

 现在的我已经摘掉了“憧憬”这层过滤器,紫条院的魅力深深地打动着我。

 “咦?怎么了新滨君?昨天的疲劳还有残留吗?”

 “啊!?”

 紫条院毫无防备地把可爱的脸凑近我,近距离观察着我防御力为零的脸。近在咫尺的视线,让我的大脑瞬间沸腾起来。

 “不、不不不,我非常好!早上好,紫条院!”

 为了掩饰自己涨红的脸,我一口气打完了招呼。

 糟、糟糕……前世带来的爱慕之心正好赶上正值青春期的肉体,我的思考一下就变成桃红色了……!

 “早上好!那个,身体真的还好吗?”

 “啊、嗯。在学校的时候,虽然睡在硬硬的地板上,但因为头垫起来了,睡得很安稳,回到家之后也睡得很香。已经完全没问题了。”

 虽然肌肉痛还很严重,但疲劳确实已经恢复了。

 只能说,年轻肉体的恢复力真是太棒了。

 “这样啊!那就好……诶?”

 紫条院正开心地说着,突然好像注意到了什么,停了下来。

 嗯……?到底怎么了?

 “啊、那、那个……你说‘头垫起来了,睡得很安稳’……那之后,醒过来的新滨君很迷糊,我还以为你的记忆也很模糊……难、难道说,你记得在教室里是怎么睡觉的吗?”

 “啊……”

 紫条院少见地露出动摇的样子问道。

 于是,被这么一问,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昏暗中的膝枕。

 那份温暖,以及女孩子的甜美气息,以及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的大腿的柔软触感,都历历在目。我从紫条院的视线中移开了刚才就涨得通红的脸。

 “那、那个反应,你还记得吧!哇、哇啊啊……!太、太羞耻了……!”

 我的态度似乎暴露了一切,紫条院也双手按着自己的脸颊,羞红了脸。

 “啊、嗯……我就记得一点……那个,对不起……”

 “不、不,新滨君没有错。那个时候趁着气势,只是有点害羞的程度。但一晚上过去了,就感觉非常羞耻……果然那时候我太兴奋了……”

 虽说紫条院很天然,但她的膝枕似乎是节日气氛的影响下才有的。现在的她红着脸,像是说那样不太合适。

 嘛,那也是当然的。我亲身体验过后也明白了,膝枕这样把头放在裙子上的构图,是紧贴着女生下半身的危险状态。

 再加上紫条院的情况,把头放在大腿上的状态下仰望的话,丰满的胸部会压迫视野。我这样想着,又有热气冲上脸颊。

 “啊、但是!请不要误会哦!”

 “诶……?”

 “不管有多羞耻,只要新滨君倒在地上了,我随时都可以把大腿借给你!要是你又迷糊地从椅子上滚下来了,就交给我吧!”

 “噗啊……!”

 紫条院羞耻心的分界线到底在哪里呢?那位天使般的少女握紧拳头,表明了自己的决心,很干脆地就告诉了我羞耻得要死的事情。

 “?新滨君你怎么了?今天早上好像在很奇怪的时刻受到了好几次打击。”

 “啊,不,没什么……”

 用魅力这份炸弹屡次强烈地冲击的我的内心的本人,一脸不可思议地问我。我想跟你说说今早我到底心动了多少次。

 (唉,从早上开始心脏就受不了了……)

 被天真烂漫的词语玩弄着的我,看向意中的少女的脸。

 紫条院很可爱、很开朗、很天然、还有点呆萌——她是我最喜欢的女生。即使历经风雨后再次见面,也只是重新发现了她的魅力。

 告诉她我的心意——昨晚我下了那样的决心,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把前世的后悔转换成能量的我,告白这件事只要想做的话是可以做到的吧。

 但对现在的我来说,告白只是手段,不是终点。

 不管结果如何都无所谓。

 不要以失败为前提,只是告诉对方自己的心意,而是要争取自己想要的未来。

 (我不想以告白为结果……而是想成为紫条院的恋人!)

 告白是一次性的箭,随便就射出去,后果会惨不忍睹。

 因此,今后也要好好缩短和她的距离。

 “啊,新滨君……!一不留神时间就过去了!”

 “诶……?哇,真的!”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确认了一下时间,发现离迟到的期限越来越近了。作为社畜应该对迟到很敏感的我,从一大早开始就和紫条院聊得太起劲了,开心得忘记了时间,不知不觉走慢了。

 “糟了,紫条院!听说文化节的第二天会对迟到特别关注的!”

 “我、我也有同感!快走吧,新滨君!”

 不知不觉间,路上上学的学生已经少之又少,我们一起跑在上学路上。

 快步前进之时,我突然想到。

 这场时间跳跃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答案只能是——“不知道”。

 但是,不管有没有意义,我都要努力过好二周目的人生。

 无论是今天、明天还是后天,都要全力讴歌如宝石般珍贵的青春的每一天。

 心中有数不尽的后悔。

 崭新的道路上,有无数的希望。

 我渴望的青春,就在身旁。

 这次一定要无悔地活下去——

 把再战青春铭记在心中,我今天也走在这奇迹般的日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