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话 性感!蜜糖!兔女郎!

第五卷  第二话 性感!蜜糖!兔女郎! 有坂夜华的报名,让班上的大家都很吃惊。

 就连熟悉她的濑名会成员们都瞪大双眼,总是静静在旁观注的神崎老师也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夜华对周遭投注而来的视线露出畏缩之色,但依然笔直地举着手。

 「呃,有其他女生想担任文化祭的班级代表吗?」

 身为班长的朝姬同学的提问没有获得反应。

 「那么,由于没有其他报名者,可以拜托有坂同学担任文化祭的班级代表吗?」

 「好的。」

 面对朝姬同学的最终确认,夜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那么,女生就决定是有坂同学了。」

 教室里响起掌声,夜华保持平静的表情。

 我很感兴趣的注视着她,夜华察觉我的视线,用嘴型对我说「(别看我)」。

 在事情化为现实之后,我有点不敢相信。虽然是我的提议,那个有坂夜华会出于自我意志参加学校活动,真是惊天动地。

 等到教室内的骚动平息后,朝姬同学继续主持会议。

 「接下来,有男生想担任代表吗?」

 这么一来,按照男生的性子就会退缩。

 以全校第一的美少女有坂夜华为搭档来负责班级的参展,在各种意义上都会紧张,这并不难想像。

 夜华平常几乎不和我以外的男生交谈。要从零开始和对方拉近关系,进行准备工作想必很辛苦吧。

 如果没有人报名,还是只能由我接下班级代表。

 才刚这么想着,一名身为少数例外的男生报名了。

 「真没办法,我来做吧。」

 举起长臂的人,是我的好友七村龙。

 他是篮球社的王牌选手,喜好女色的野性风帅哥。由我担任干事的好友团体濑名会的发起人。这个身高近一百九十公分的长人,光是伸出锻炼过的肌肉手臂就散发强烈的存在感。

 「这样真是帮了大忙,不过篮球社那边没问题吗?」我不禁确认。

 「因为要打交流赛,文化祭第一天整个下午我都不在。除此之外没有问题喔。」

 「那么,篮球社部没有参展对吧。」

 除了各班与志愿团体以外,社团活动也会参展。虽然是以文化类社团为主,有时运动社团也会办邀请赛及开临时小吃摊等等。

 听到我的问题,七村将嘴巴抿成一条线。

 「怎么一脸不服的表情?」

 「顾问说感觉我会卯足干劲搭讪,制止了社团参展。」

 「我想也是。」我回想起七村在海边的作为。

 暑假去旅行时,七村的搭讪把我也拖下水。而且面对年长的大姊姊,他几乎快搭讪成功了。如果没有神崎老师制止,到底会发生什么情况呢。

 「放心吧。我会让对文化祭感到兴奋的女生们好好享受乐趣的,你就期待着吧。」

 我就是对那一点感到不安。

 「如果因为你的关系导致永圣传出负评,明年以后就无法举办文化祭了吧。」

 我强烈支持篮球社顾问的英明决定。

 话虽如此,七村做事有魄力又和夜华还算熟,他接下代表,对于我和班级而言都是如愿以偿。

 因为没有其他人报名,男生代表当然是七村龙。

 「那么,两位请到前面来,说句话向大家打招呼。」

 夜华与七村听从朝姬同学的呼唤,并肩站到黑板前。

 先站上讲台的人,居然是夜华。

 「我不会让七村同学为所欲为。我会阻止所有企图。」

 夜华断然宣告。

 那句宣言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慢了一拍后,女生们发出赞同的呼声。

 「等等,有坂!这是难得的文化祭耶。不要那么严格嘛。」

 七村似乎没想到会一开始就遭到夜华牵制,连忙插嘴。

 看到对外形象文静的夜华先发制人,真是痛快。

 我大笑着看向被打乱步调的七村。

 本来夜华的实务能力远在我之上。掌握这种程度的主导权是小菜一碟吧。她至今只是无意和周遭的人交流,没有发挥能力罢了。

 毕竟,她是那位传奇学生会长有坂亚里亚的妹妹。

 在教室靠窗侧关注导师时间情况的神崎老师,也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因为这是常识问题。」

 夜华一脸淡漠,根本不听七村的抗议。

 「办活动不讲客套,别那么死板嘛。」

 「享受乐趣很重要。可是别太过放纵了。」

 如果放任七村不管,二年A班的参展主题很可能会变得在满足男生们的私心。班上的女生们似乎敏感地察觉了这一点,没什么人反对夜华的宣言。这代表她们可以接受适度的玩闹,但太过火的话就不奉陪了吧。

 男生们说真心话,应该有很多人想趁机利用七村的劲头和气势。不过,在女生们如此团结的情况下,很难发出拥护七村的意见。如果随便乱讲话,可能会危及自己在班上的立场,出于这样的盘算,他们只能老实地保持沉默。

 「濑名的影响力还真大。有坂也变得伶牙俐嘴喽~」

 七村脸上浮现意味深长的笑容,来回看着我和夜华。

 「因、因为我和希墨是情侣,会受到他影响是当然的。」

 当着大家的面,夜华主动承认了。

 喔喔~那句发言让教室里响起一片感叹声。

 我在四月发出情侣宣言时,班上所有同学都目睹了夜华有多慌张。与那时候相比,有坂夜华堂堂秀恩爱的态度令人瞠目结舌。

 「咦,什么?现在这个是什么反应?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呐,希墨。」

 「原来夜华受到我这么大的影响啊。好感动。」

 我在一旁感慨万千地点点头。

 「希墨不是这样吗?」

 如果是平常的我,这时候会坦率承认我受到了影响吧。

 「……这是秘密。」

 我不知怎地这么回答。

 「希墨?」

 「好了,秀恩爱就到此为止吧。还是你想继续秀给我们看?」七村打趣道。

 「总、总之,既然担任文化祭的班级代表,我会尽力而为。也请大家一起协助!」

 夜华最后加上这句话,结束了问候。

 老实说我放心了。

 夜华比想像中更能清楚表达意思。

 这一方面也多亏有七村当搭档,使她可以像在濑名会时一样与人互动。

 接着,七村站上前。

 「我的问候省略。快来决定参展主题吧。因为我有一个最棒的提案。」

 由于七村突然进入正题,我和朝姬同学都错过了返回座位的时机。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别突然开始啊。最棒的提案是什么?」

 「听到这个提案以后,濑名你也只能点头同意喔。」

 「你太天真了,七村。」

 我浮现从容的笑容。

 我可是在暑假看过情人穿泳装的男人。如果以为我会屈服于平凡无奇的提案,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如果提案超出常识,我站在男朋友的立场,会尽全力阻止。

 七村盯着我,然后向教室里的男生们呢喃。

 「──兔女郎。」

 「你说兔女郎?」

 我的心当场动摇了。

 「没错,就是男人的浪漫。」

 七村的切入点非常直接。

 不是平凡无奇的提案。

 太性感了。

 总之,洋溢着难以抗拒的魅力。

 这男人成为班级代表的真正目的就是这个。他满心想利用职位,强行实现私心。这是贪婪的男人获得权力就会失控的典型案例。

 「可是,兔女郎也太过新颖了吧。」

 我谨慎地斟酌用词,试图保持理智的态度。

 「选择女仆或其他无聊的角色扮演,跟别班撞主题也没用吧!」

 「你是说如果选兔女郎,就能比别班更显眼?」

 「性感与可爱会吸引客人蜂涌上门。」

 让女高中生穿上兔女郎服装,的确会人气爆炸吧。

 「扮成兔女郎,具体上要做什么?」

 「说到兔女郎,就会想到赌场。用赌场咖啡厅为主题,请客人玩游戏吧。」

 「在文化祭上赌博不太妙吧。」

 「我们不赌钱。提供点一杯饮料,玩一局游戏的服务。」

 「……这样不是会出现点了很多杯饮料的人吗?」

 「那一定是口很渴吧。唉,让客人解渴,就是咖啡厅的用途吧。」

 七村露出非常邪恶的表情。

 不管怎么想,他都是打算让客人出于不同的目的,连点好几杯饮料。

 「而且,濑名。你扪心自问吧。你不也想看到有坂穿兔女郎装的模样吗?」

 听到恶魔的低语,我不禁在脑海中想像了夜华的兔女郎打扮。

 长长的兔耳发带、附蝴蝶结领结的假领子、充满光泽的露肩紧身衣、手腕上的白袖口、屁股戴着可爱的圆尾巴、黑色网袜配高跟鞋。

 穿着这身打扮的夜华羞涩的模样。很完美。

 我想看!

 (插图007)

 打从心底想看!

 那未免也太过适合她了。

 光是想像就性感又可爱过头了,在亲眼看到的那一天,我会怎么样呢?我没有自信能维持正常的精神状态。

 现在夜华撒娇的方式愈来愈大胆了,如果她穿上那么性感的衣服逼近我,我就再也忍不住了。

 「来吧,濑名。你也成为兔女郎的支持者如何?协助我一起说服吧。然后坚持到底突破反对意见。」

 我抱住脑袋。

 就此坠入黑暗面好吗?

 七村不是被夜华警告过就会放弃的人。

 他反倒企图借由拉拢我,实现自己的意见。

 居然利用我这个夜华的致命弱点,好卑鄙的男人。

 不知不觉间,讨论变成了我和七村两人在对话。

 「你怎么像笨蛋一样一脸认真的在苦恼啊。」夜华傻眼的说。

 「那两个人如鱼得水般生气勃勃呢。」朝姬同学打趣。

 「墨墨和七七感情还是很好~~」小宫好像当成了耳边风。

 其他女生的反应也大致类似,不过,男生有不少人露出从我们身上看到希望的表情。

 「那么,也问问女生的意见吧。支仓觉得呢?至少会有很多客人上门喔。」

 七村鲁莽地指名问朝姬同学。大家的目光聚集在她身上。

 「还不错啊。明显有招揽客人的能力,这个点子本身也不坏。我们班上美女多,如果实行七村同学的计画,我认为会非常受欢迎。」

 朝姬同学居然给予了肯定的意见。

 「看吧,两位班长之一都同意了!大家怎么看!」

 就像形式改变了一般,七村一口气用强硬的态度煽动。

 朝姬同学太出乎意料的回答,让我措手不及。

 夜华也注视着朝姬同学的侧脸,彷佛在说:「你疯了吗?」

 「七村同学~我看你好像误会了,所以话说在前头,只是这个方案不需要我来否决而已喔。」

 「…………什么?」

 「文化祭上会有很多角色扮演类主题,是因为穿着可爱的服装会让女生本身兴高采烈。不过,被不特定多数人观看是另一个问题。最重要是──神崎老师不可能同意吧。」

 这不是很明显吗。朝姬同学彷佛这么说着地补充道。

 至今都保持沉默的神崎老师终于开口了。

 有一头美丽黑发的和风美人班导,淡漠的脸上浮现静静的愤怒之色。

 「七村同学。你说了非常有趣的话呢。那是什么来着,可以再说一次吗?听到与高中的文化祭太不相称的字眼,是我的错觉对吧?」

 老师用沉稳的语气说话,但眼神没有笑意。她散发出的气息表明了驳回。

 「老师,我只是为了促进踊跃讨论陈述自己的意见而已。对吧,濑名!」

 「别、别把我扯进来!提到兔女郎的人是七村吧!」

 「在学校活动扮兔女郎是怎么回事!」

 神崎老师大发雷霆。

 闲话休题。

 听完神崎老师简短而严厉的训话后,我们重新针对参展主题交换意见。

 提供轻食和饮料的餐饮类提案果然很多。

 只是,每一个提案都很常见,缺乏决定性的因素。

 全班分成两派,一派认为别标新立异,做常见的主题就行了;另一派觉得机会难得,想做新奇的事情。

 讨论陷入僵局,七村询问我的意见。

 「濑名想怎么做?我没有想过兔女郎以外的点子,束手无策了喔。」

 「那不是你想看的服装吗?」

 也太过忠于欲望了吧。

 「光是看着穿上可爱衣服的女孩,心情就会变得很幸福啊。」

 「当着全班面前说得出这种话,七村的心理资质也太强了。」

 「男人是追求浪漫的生物。」

 「虽然是有道理啦。说真的,我认为食物和服装再统一一点会更好。」

 「举例来说呢?」

 我思索着。季节是秋季,有凉意的日子逐渐增加了。在渐渐变冷的季节中,让人想要些温暖的东西。我回想起在有点饿的放学路上,顺道经过的便利商店。说到忍不住会和热饮一起买下的东西,那就是──

 「肉包。没错,就是中式肉包。卖肉包的……茶楼咖啡厅!服装可以穿旗袍。大家不觉得这样概念统整得很好,又很新颖吗?」

 我直接说出闪过脑海的想法。

 「说得好,濑名!旗袍很赞!」

 七村兴致勃勃。

 「我也赞成。我有以前旅行时买的纪念品旗袍。」

 出国旅行过许多次的夜华说道。有自己的旗袍,真不愧是她。

 「我也想穿自己改过的服装!这样也是可以的吧。」

 小宫进一步提出期望。

 「如果开茶楼咖啡厅,可以一起供应珍珠奶茶等等。如果能供应热的中国茶也不错,但那么做会降低翻桌率。」

 朝姬同学已经开始模拟实际的情况。

 「提供热茶要等到凉了才能喝,每一组客人的逗留时间会变长呢。这样一想,蒸热肉包也需要时间。有没有可以更迅速供应餐点的方法呢。」

 夜华进一步提出问题点。

 「我想饮料供应冷饮,肉包类用电烤盘煎烤可以节省时间喔。像煎饺和煎小笼包一样,就供应煎肉包吧。」

 「的确,这么做或许能更快弄好。」

 就是这个了~!在擅长做菜的夜华赞成我的意见后,班上的意见一下子统一了。

 于是,二年A班的参展主题,决定为茶楼咖啡厅。

 ◇◇◇

 一顺利结束导师时间进入午休后,七村就冲过来搭着我的肩膀。他满是肌肉的手臂还是沉甸甸的。

 「濑名,真亏你想得到!真是个好主意。」

 「只是直觉而已。」

 「嘴上这么说,其实你也想看有坂穿旗袍吧?」

 「只要是夜华穿的,不管什么服装我都想看喔。」

 「还是那么令人嫉妒~」

 「七村,你出面报名帮了大忙。夜华就拜托你了。」

 「嗯。班上的事情交给我们,你专注在乐团上吧。未明在音乐方面很认真,如果偷懒,事情会很麻烦喔。」

 「前男友的发言分量还真重。」

 R-inks的团长叶未明和七村龙,去年夏天曾短暂地交往过。

 「我和那家伙连床也没上过喔。不是那么深入的男女关系。别大意了,濑名。别以为一直会拥有女人的爱和钱包里的钱!」

 七村摆起恋爱前辈的架子吓我。

 「念起来真不顺口。硬凑过头了。」

 「但这是事实。女人很残酷喔。不管多么深情,在切断关系时都很干脆。」

 「不要讲这种可怕的话。唯有夜华不可能会这样。」

 「呵,高中生的恋爱很脆弱的。」

 「我会铭记在心。」

 即使无视七村的忠告,一想到接下来的忙碌行程,我心中闪过一丝不安。

 七村去餐厅后,夜华交替地拿着便当盒来到我的座位。

 因为想确保电吉他的练习时间,进入第二学期后,我和夜华改在教室里吃午餐。

 我迅速地吃完饭,立刻从袋子里拿出电吉他。

 我一边和夜华交谈,一边左手练习和弦进行,右手弹拨琴弦。

 「支仓同学即使看到我报名也没有反应,让我总觉得很在意。」

 夜华微微压低音量,提出话题。

 「她有感到吃惊喔?」

 「反应太安分了。我明明做出那么不像我会做的事,她却全部忽略,感觉太诡异了。」

 「是你想太多了吧。」

 「你不觉得进入第二学期以后,支仓同学的样子不太对劲吗?」

 「嗯~或许是有什么烦恼之类的。」

 「支仓同学会思考的事情,当然是如何让你回头看她吧。」

 「朝姬同学可没那么满脑子都是恋爱。」

 「她都拒绝了学生会长花菱的告白耶。这种专情是相当棘手的。」

 我停下弹电吉他的手,看着夜华的脸庞。

 「朝姬同学被人告白本身并不稀奇。她态度亲切,也擅长人际相处,受欢迎是当然的。从一年级的时候开始,就有许多人向她告白。」

 我告诉夜华客观的事实,但她看来仍未接受。

 「那么,假设花菱向你告白,你会答应吗?他长得帅、头脑聪明又有钱,是受欢迎条件齐备的优质股喔。」

 「我拒绝。我无法接受轻浮的人。」

 「就是这么回事。不是任何人都会因为条件好,告白成功率就是100%。」

 「首先在恋爱上重要的是感情的累积,而非条件。对吧?」

 夜华露出微笑。

 「唉,我从0%成功率开始,最后赢得了夜华的爱,不得不同意呢。」

 「现在回顾起来,希墨从一开始便和别人不同。在这层意义上,机率是100%喔。」

 夜华挺起胸膛回答。

 「当时没有立刻答应而逃跑的人,是哪边的哪一位来着?」

 「真是的~关于那件事,也是时候原谅我了吧。因为太过高兴陷入震惊状态,是我人生第一次的经验,那也没办法呀。」

 调侃对方,开玩笑似的生气。

 不知不觉间,这种随意的互动已成为常态。

 即使我们两人在一起,周围的人也都用理所当然的眼光看待。

 濑名希墨和有坂夜华这对情侣,被大家认知为公开的关系。

 不会被好奇或嫉妒的目光盯着看,感觉非常轻松。

 「真的,太过追求效率,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呢。」

 无论是和夜华的关系或是电吉他技巧的进步,不花费时间投入,就无法进展到下一步。

 「……对夜华来说,即使朝姬同学恢复原本的状态也没关系吗?」

 当我这么问,夜华给予意外的回答:

 「傻瓜。支仓同学状况不佳,不就会增加你的负担吗。反正你会无法置之不理,明明没人拜托也自己去帮忙收场吧。如果希墨因为这样累倒了,伤脑筋的可是大家。」

 夜华在关心我的同时教训道。

 「……你在担心我啊。」

 「那不是当然的吗。因为希墨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夜华,我可以拥抱你吗?」

 情人深深的爱情令我感动,不禁脱口而出。

 「这里可是教室,笨蛋。」

 我再次在心中发誓,不要让夜华担心。

 ◇◇◇

 放学后,开完文化祭执行委员会的例行会议,我在前往乐团练习前找朝姬同学说话。

 「我的烦恼?我想想,我希望早点确定主舞台的行程。」

 「不,我是说朝姬同学个人方面。」

 「怎么突然这么问,你和有坂同学吵架,想找我撒娇吗?」

 一像这样两人交谈,朝姬同学又回到平常的状态。

 「不是那样的。」

 「什么啊,真可惜。我们是搭档,你可以不用客气地依靠我。在恋爱方面也是。」

 她只是意味深长的回应,不肯回答关键的问题。

 我决定试着更进一步深入。

 「朝姬同学,因为我觉得你从第二学期开始,沉思的时间好像变多了。」

 「是吗?不过,和希墨同学说话的时候,我很有精神对吧。」

 她的回答方式像在打迷糊仗。看来果然是有什么原因没错。

 「我只是希望朝姬同学过得好而已。如果你不愿意说,不用勉强说出来。我只是好奇。」

 「原来你在关注我啊。谢谢。」

 朝姬同学露出圆滑的笑容,想避免我继续追问。

 「好了,你要去乐团的练习吧。加油。我也很期待。」

 朝姬同学单方面地结束对话,往走廊走掉了。

 我注视着她的背影,向她开口:

 「朝姬同学!我也是你的搭档!你可以不用客气地依靠我!」

 「……遇到紧急情况,我会这么做的!」

 朝姬同学回头说道,尽管口气开朗,我却觉得她的笑容蒙着阴影。

第三话 这个乐团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