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话 不负责任,但并非毫无意义

第五卷  第五话 不负责任,但并非毫无意义 「希学长,可以打扰一下吗?」

 我从国中起的学妹幸波纱夕,在午休时间造访二年A班的教室。

 她染成奶茶色的亮棕色头发剪成及肩的中短发,侧分的浏海用发夹夹起。制服衬衫敞开第一个扣子,裙子长度偏短。看来刚刚开始享受女高中生花样年华,充满现充光环的一年级生登场,在教室里突然引起骚动。

 「怎么了,纱夕?」

 「不好意思,没事先通知。我的朋友正好有舞台事务想商量,我就带人过来了。现在方便吗?」

 「OK,说给听我吧。」

 我将电吉他放到旁边。

 「不愧是希学长!因为你很忙,我本来想拜托夜学姊,但还是对认识多年的希学长比较好开口。」

 正如那句话般,纱夕的态度和以前一样随和。

 她向走廊招招手,应该是她朋友的女生们陆续走进教室。

 人数多达七人。

 「大家别担心。希学长很和善,别客气的发问吧!」

 陌生的学妹们将我的座位团团围住。我有种被全方位查看的心情,反倒是我觉得紧张。

 一听之下,她们好像是偶像同好会。

 与舞蹈社不同,她们是女偶像的热情粉丝团体。

 在这次文化祭的主舞台上,她们将穿着偶像服装,配合歌曲展示舞蹈。而且,还想尽可能重现偶像的现场表演。

 她们想问的问题是关于正式表演。表演者一般是从舞台侧上场,但她们想从体育馆后方及台下等多个地点同时出现,聚集到舞台上。

 为了实现这一点,首先得看人员问题。若不将人员配属在她们出现的各处,互相紧密联络,让七人登场的时机准确相符,场面会很尴尬。

 因为还有人要跑过观众席之间,我也担心安全方面。

 宽敞的体育馆里摆满了摺叠椅。

 观众席侧灯光昏暗,养护中的地板上四处布满配线。观众的行李有时也会形成障碍。万一跌倒了,不仅表演会失败,在最糟的情况下还可能受伤。

 「顺便问一下,除了负责表演的你们以外,有多少人会来帮忙?」

 我确认前提。

 「没有人。只有我们七个人而已。所以我们想拜托文化祭执行委员会的成员协助……」

 「我很了解你们在一年一度的文化祭上,不愿妥协的心情。」我表达理解后,向她们传达自己的见解。

 首先在安全方面有疑虑,在她们把因应工作完全交给我们时,计画便难以实现。

 主舞台负责团队也是以有限的人数轮班来推动舞台,因此没有多余人手。如同我和朝姬同学会为了帮忙茶楼咖啡厅而离开一般,大家也分别要参加自己班上的参展主题。最重要的是,从公平性的观点来看,不能认同为了特定团体临时增加人手这种例外。

 我仔细说明以上内容,告诉她们,目前的计画不可能实现。

 「一旦容许了一个例外,将不得不接受其他团体的所有要求。如果这么做的话,我们将一直忙于进行调整,无法迎来正式活动吧。」

 正因为有期限与限制,事情才得以完成。

 抱有很高的理想是好事。

 但如果不让理想实现,那只是空中楼阁。

 为了这样的理想在现实中成功,我认为学会割舍也很重要。

 要为守护真正想珍惜的事物,刻意去割舍。

 站在职务立场上,我要求她们做到这一点。

 「对你们而言,最重要的是讲究现场表演效果?还是让观众看得开怀?你们认为以哪一点为优先,会令你们更加满足?」

 她们的答案是后者。

 「嗯。相对的,希望你们能积极看待,当成这是能够专注于钻研表演的机会。谢谢你们特地过来一趟。」

 在真挚地接受我的意见的女生们先回去后,纱夕一脸佩服地看着我。

 「总觉得希学长的说服方式有点成熟呢。」

 「那就拜托你支援她们了。」

 「了解!那么,这是陪她们商量的谢礼。」

 纱夕可爱的敬礼后,从口袋里拿出银色包装的果冻饮料递给我。

 「希学长从以前就爱喝这个对吧。」

 「明明不用费心的。」

 「请老实地收下来自可爱学妹的礼物。话说希学长,你好像有点憔悴耶?你从以前开始,只要决定钻研某件事,不就会彻底专注,疏忽其他事情吗?」

 「会吗?」

 「会啊。比方说,你有没有什么事情要拜托我?」

 「有事情拜托?」

 是什么事来着?

 纱夕直盯着我的眼睛等待回答,但不管怎么思考,我也没有头绪。

 「真是的!就是带小映去看希学长的现场表演!」

 我忘得一干二净。不行啊,因为是刚起床时的对话,我似乎没记在脑中。

 「纱夕为什么会知道?」

 「小映今天早上来拜托我,我马上答应了。真是的,居然忘掉重要妹妹的请求。小映也体谅疲惫的希学长,主动过来联络,真是长大了。」

 纱夕主动打开果冻饮料的封盖,交给了我。这意思好像是要我当场喝掉。

 「那么,我就感激地收下了。」

 我喝光饮料,能源补充完毕。我习惯用全力吸饮料,以免有剩下没喝完的部分。饮料包变得干瘪瘪的。

 「纱夕,茶道社那边怎么样?」

 在暑假的濑名会旅行中,纱夕受到社团顾问神崎老师亲自邀请,从第二学期开始正式加入茶道社。

 「因为茶道社的人大都性格内向,像我这种会主动行动的类型很受重视。」

 「太好了。听你这么说,我便放心了。」

 「是的。朝学姊与神崎老师也对我很好。啊,在文化祭上,我也会泡茶。方便的话,请跟夜学姊一起过来玩吧。」

 「喔。我会过去露脸的。」

 「那就约好了喔!」

 纱夕带着笑容提醒我,返回自己的教室。

 ◇◇◇

 放学后。在文化祭执行委员会的例行会议结束后,花菱直接走向我。

 因为之后有R-inks的团体练习,他是要和我一起过去吧。

 「那么,我要去茶道社,先走一步。学生会长也辛苦了。」朝姬同学匆匆地离开现场。

 「……小濑名,在练习前要不要两个人休息一会儿?」

 「会议时间本来就拖长了,晚到的话,魔鬼教官会骂人喔。」

 各部门有顺利之处,也有不太理想之处,但还是设法进入了最后冲刺。感觉文化祭终于即将到来了。

 「你完全成了听话的学生喽。小濑名真是认真。」

 「因为我不能在夜华面前,弹出差劲的演奏啊。」

 「我明白你的心情,可是你在开会时,显得很困喔。」

 「──也对。休息一下来恢复专注力好了。」

 「那我们去屋顶上吧。」

 我们在半路上的自动贩卖机购买热饮,来到屋顶上。

 推开沉重的门扉后,接触到凉爽的空气,我的意识一口气清晰起来。

 气温下降到这种程度,没有人会为了打发时间来到露天的屋顶上。

 尽管如此,还是有几个团体正在这里为文化祭做练习。

 我和花菱从他们身旁经过,寻找可以放松的地方。

 其中一处只有女生聚集在一起,她们正在练习跳舞。

 她们跳舞用的歌曲是Beyond the Idol的热门歌曲《七彩Climax》。这个简称为BeyoI的团体,是去年参加过红白的当红偶像。

 「是学生会长耶。」当手提音响播放的歌曲结束时,女生们以高亢的声调向经过旁边的花菱攀谈。

 当帅哥花菱挥手回应,女生们越发兴奋地发出尖叫。

 不愧是学校的红人,果然很受女生欢迎。

 「啊,濑名学长,中午谢谢你!」

 她们也来找我说话,我吓了一跳。

 仔细一看,她们是纱夕中午带来的偶像同好会成员们。

 「你们马上开始努力练习了啊。」

 「是的。大家讨论过后,决定将舞蹈提升到动作完美一致的水准!我们认为这么做,观众们看到也会很惊讶。」

 「嗯。我也这么认为。我替你们加油。」

 我侧眼看着她们的舞蹈,在空着的长椅上坐下。

 「你和她们认识?」

 「今天午休时,她们来商量舞台的表演效果。」

 「小濑名,你有好好休息吗?」

 「最近别说和夜华约会,甚至连日常对话也减少了,很难熬啊。晚上夜华也变得早睡,如果打电话或传讯息吵醒她也不好,所以我都没传。」

 「真厉害。原来对于小濑名而言,有坂同学的存在就是疗愈。」

 「话虽如此,或许也是时候听到她生气的说,最近怎么不常联络了吧?」

 「有坂同学也知道,小濑名在忍耐啊。」

 午后低斜的夕阳耀眼。

 购买时热腾腾的罐装咖啡,变得正好适合饮用。

 「女生们跳舞真可爱。」

 「光是能记住BeyoI困难的编舞,就很厉害了。」

 她们把在外行人眼中看来也水准很高的编舞,跳得有模有样。

 「小濑名在BeyoI里支持谁?我是立石兰吧。」

 「你偏好和朝姬同学一样的短发吗?我是去年退团的惠麻久良羽吧。」

 「你才是,喜欢类型是像有坂同学一样的长发美人,口味真一致。不过,小濑名喜欢偶像吗?有点意外呢。」

 「去年同班的同学有BeyoI的粉丝。常常会讲给我听。我妹也是粉丝,在她们上音乐节目时,经常会模仿她们跳舞。」

 「你那前途看好的妹妹啊。那孩子无疑会出落成美人喔。」

 「很难讲。她到现在还是很孩子气,害人操心个没完。」

 「那是因为小濑名太疼爱妹妹了吧。从她在夏日祭典时的态度来看,就知道她很黏哥哥。」

 「你在夏日祭典时找到迷路的映,帮了大忙。我再次向你道谢,花菱。」

 「这不算什么。能担任美少女的骑士,是男人的荣誉。」

 花菱能若无其事地讲出这种台词,而且还很适合,真是厉害。

 「我明白你受欢迎的理由了。」

 「我只是一直都在寻求真爱罢了。」

 「希望你能早日找到。」

 「如果有直截了当地备妥的命运之恋与红线就好了,但在现实中那是不可能的。」

 「没关系吗,如果有那种东西,就再也无法移情别恋了喔。」

 或许是被一语道破,花菱彷佛因夕阳而眩目般眯起眼睛。

 「呐,小濑名。你认为为什么我们学校的屋顶可以上来?」

 「咦,不是因为屋顶本来就开放吗?」

 「屋顶原本是禁止进入的。然而,有某位学生会长实现选举诺言,开放了屋顶。」

 「某位学生会长,难道是……」

 我脑海中浮现那个人的面容。

 花菱回以微笑,彷佛在说我猜对了。

 「没错,就是小濑名情人的姊姊。有坂亚里亚小姐。」

 「那个人留下的功绩也太多了!」

 像扩大文化祭的举办规模也好,这所永圣高中里充满了有坂亚里亚的足迹。

 「『说到青春,就会想到屋顶吧。』听说她是出于这么轻松的动机来实现开放的。实际上,那一年的文化祭举办了从屋顶上公开告白的活动,大受好评。大家大概都想借助活动这个借口与气氛的力量、讨个吉利使自己的爱情实现吧。」

 啊啊,那一幕已经浮现在我眼前。

 「你知道得真清楚。不愧是学生会长,熟知过去的历史呢。」

 「不,我哥在当时的学生会。听说他被永圣史上第一个一年级学生会长耍得团团转呢。」

 「哎呀哎呀。你哥哥吃了很多苦吧。」

 我不禁自顾自地产生亲近感。

 「花菱的哥哥是什么样的人?」

 「我哥哥花菱玄臣,是我们家医院的继承人,有义务成为医生,像个沉默寡言的武士。他与我不同,性格非常拘谨严肃。是从以前开始便在优秀精英之路上向前冲刺的类型。」

 尽管对于兄长相当谦虚,身为弟弟的花菱清虎也是学年第三名的秀才。

 而他这么无条件的尊敬哥哥,他哥哥应该是相当优秀的人吧。

 「……你哥哥是不是绰号叫小玄?」

 当我急切地问,花菱点点头。

 「小玄居然是花菱的大哥?」

 亚里亚小姐是魔鬼吗。居然找在学生会选举中击败的对手,还是高年级生当副会长,这可不是容易做到的事。从某种意义来说,这段插曲很符合亚里亚小姐的风格。

 「咦,你知道我哥哥?」

 「最近我从亚里亚小姐本人口中听过那个名字。话说回来,真亏你哥哥答应当副会长呢。当那个自由奔放的亚里亚小姐的搭档,明明不用想也知道会很辛苦。」

 「他被纠缠不休的招揽,不情愿地答应了。一开始抱怨的哥哥,好像也在不知不觉间被年纪小的学生会长的魅力吸引。据说最后还告白了。」

 「咦,真的假的。果然是在校舍后方的樱花树下告白吗?」

 「……没错。」

 「结果怎么样?」

 我非常好奇。若是花菱的哥哥,长相肯定很英俊。

 如果在学生会一起活动,萌生浪漫关系也不足为奇。

 放暑假前,我在从神崎老师家回去的路上跟亚里亚小姐一起在咖啡厅吃早餐时,她的口吻听起来像是没有情人,或许其实是隐瞒着没说。

 啊,不过她向夜华解释过,她把和神崎老师之间的相处经过谎称是跟男朋友发生的。

 「你追问得真起劲,小濑名。你的表情看起来非常开心喔。」

 「因为这样就有哏可以用来调侃亚里亚小姐了。」

 「在由于姊妹关系认识之后,果然也会有机会碰面吗?」

 「其实我先认识亚里亚小姐。她以前在我国中时上过的补习班打工,担任讲师。」

 「…………小濑名运气其实非常好呢。」

 花菱难得地露出真心惊讶的表情。

 「是巧合啦。基本上,你远比我受欢迎得多吧。」

 「我只是因为长相被选中而已。对于女孩子来说,我就像一个能用来向周遭的人炫耀的饰品。」

 「也不必那么贬低自己吧。」

 「因为女生也有性欲啊。和男人一样,厌倦之后便会移情别恋。」

 「讲得好白啊,真是看透人情冷暖。」

 被花菱指出现实,我不禁想抱住脑袋。

 尽管夜华没有说出口,她也积压了许多东西吗?

 「能遇见特别的女孩,与她真正两情相悦的你更棒喔。」

 花菱看来打从心底感到羡慕。

 「对你而言,朝姬同学曾是特别的女孩吗?」

 花菱约我来屋顶上,其实应该是想聊朝姬同学的事情吧。

 「我不知道。至少对我来说,支仓朝姬与其他女孩不同。虽然结果只是我单方面的误会。」

 「你只是谈了太多次恋爱,对于恋爱变得太过淡漠罢了。」

 「是吗?」

 「恋爱的开端,一开始是单方面的误会吧。能够像个傻瓜般热烈着迷的对象,才是特别的人不是吗?能不能交往是另一个问题。」

 「……小濑名。你能和有坂同学成为情侣真好。」

 「嗯,因为有夜华在,让我有动力努力。」

 光是心中有确切的事物存在,人便能发挥自己都想不到的力量。

 「像这样很帅气喔。」

 他面对男性也会一脸认真的称赞人,我害臊地试图转移话题。

 「好了,告诉我你哥哥告白的结果吧。」

 「听说她以正在烦恼与妹妹之间的关系,现在没有余力谈恋爱为由拒绝了。那就像要把人一刀两断般凌厉果断喔。无论在那之前或之后,我都是第一次见到哥哥那么精神被击垮的样子。事情发生在他考上医学院之后,算是值得庆幸吧。」

 「亚里亚小姐想交往的对象,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呢?」

 花菱像看开了一般回答我不经意的发言。

 「不管什么样的俊男美女,都未必会与真爱结合,是恋爱的有趣之处。」

 「哈哈,彻底冷掉了呢。」花菱终于拉开咖啡罐拉环,皱起眉头。

 「是时候过去了。气温变冷了。」

 如果让她们等太久,魔鬼教官很可怕的。

 我也一口气喝光剩下的咖啡。罐装饮料一打开后,马上会开始冷却。购买时的温热早已消失。

 「只是,哥哥的失恋也带来了好事。」

 「是什么?」

 「为了消愁解闷,哥哥买下一套鼓。拜此所赐,我像这样学会了打鼓。虽然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和大家组成乐团就是了。」

 「世事会如何联系在一起,很难说啊。」

 我感慨地呢喃。

 「……呐,小濑名。这份思念的痛楚总有一天也会消失,化为单纯的回忆吗?」

 「不知道呢,我们还正值青春啊。」

 「小濑名的恋情不会以青春的回忆告终──」花菱的话说到一半停住下。

 「什么啊,这里要坦率地支持我们啊。」

 「先前,我曾支持一个犹豫不决的女生去告白。我判断告白有胜算而支持她去行动。可是,看来结果并不顺利。老实说,我很后悔,心想是不是做出了非常不负责任的事情。」

 「──花菱你其实不只恋爱方面,在根本上超级被动的。」

 长相出众的花菱凭借着因为受欢迎而培养出的轻快精神当武器,同时似乎暗中担心着自己容易随波逐流这一点。

 「我擅长察言观色,回应来自周遭的期待本身也令我乐在其中。特别是恋爱方面,很容易理解。」

 像花菱这样沐浴在许多女生散发出的明显示好信号中的人生,对于男性来说想必很轻松愉快吧。

 「只是,当我主动采取行动时经常会失败。向支仓同学告白也是如此。」

 「支持不负责任,但并非毫无意义。我这么认为,所以希望你支持我喔。」

 有只限于当场的加油,也有陪伴对方的活动来给予支援,支持也有着各种做法。

 「支持是指虽然没有人知道未来会怎样,但希望对方加油,做出结果。如果对方因为获得支持展开行动,那就是有意义的。当然,有时也感到支持是种重担,觉得烦人。不过,受到支持的人还是会很高兴喔。」

 在独自一人艰苦奋斗之际,有时会因为不经意的一句话受到鼓舞。

 「而且,你自己刚刚也说过吧。『失恋也带来了好事』。对于那女孩来说,应该一定也有好事的。」

 「────」

 花菱仰望白昼气息渐渐消失的天空。

 「所以呢,花菱。毫无顾虑地推我一把吧!」

 我转身背对花菱。

 「小濑名到死为止都和有坂同学幸福生活吧!」

 花菱用祈祷般的语气说道,轻轻碰触我的背部。

 当我们抵达练习室,叶不出所料正在不高兴。

 「男生们,动作真慢。特别是阿濑!最需要练习的人迟到是怎么回事!」

 三位女生已经到齐了。

 看来今天夜华也顺利的结束了班上的准备作业。

 「抱歉!我们聊了一会儿男生之间的私房话!」

 我光明正大地回答。

 不知何故,就是想这么说。

 听到我干脆的说法,花菱也配合地说「是女生禁止听的敏感话题」。

 「~~真是的!好了,马上去做准备!」

 彷佛觉得是浪费时间,叶没有深入追问。

 「你和花菱同学聊了什么话题?」我在准备电吉他时,夜华走了过来。

 「要我告诉你吗?」

 「咦,可以吗?」

 我当场紧抱住夜华代替回答。

 因为很突然,夜华不知如何是好地在我怀中僵住了。

 先不提两人独处的时候,我很少在别人面前光明正大地拥抱她。

 即使如此,我像在表达爱意一般,毫不在乎地用全身紧贴着她。

 他们三人当然看了过来,但我紧抱着不肯放手。

 「希希希、希墨?」

 「夜华,我喜欢你。」

 我在她耳畔呢喃。

 「怎么了?」

 「我现在非常想这么做,我想再次确认,能够与喜欢的人交往有多么可贵。」

 真不可思议。

 光是感受到夜华的体温,我的身心就倏然轻松起来。

 「不用担心,我也很喜欢你。」

 「但是,最近我们不常说话吧?」

 「可是,这也无可奈何……」

 「所以,才得强行紧贴在一起啊。在我们耗尽能量之前,先补充精神能源。」

 夜华也放松身体的力道,手臂环在我的背上。

 「小濑名,秀恩爱喔。」

 「墨墨好有男子气慨。」

 「阿濑,在练习中要节制恋爱~!」

 「再等一下!不然我们就当场接吻喔!」

 「希墨,当着朋友面前接吻实在?」

 「咦~夜华,我记得我们的初吻的确是在涉谷──」

 在我说完之前,夜华便大喊:「那是我收到项炼很开心,一时冲动!」同时用双手捂住我的嘴巴。

 那一天,我第一次成功地无失误弹完了三首曲子。

第六话 集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