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话 集训!

第五卷  第六话 集训! 星期六是从早晨开始便充满秋天气息的爽朗晴天。

 为了展开两天一夜的集训,我们R-inks的成员于早上九点在离叶家最近的车站集合。

 大家的便服分别展现了个性,十分有趣。

 不如说,我们五个人的服装偏好完全不同。

 我在户外风格外套下穿着长T和牛仔裤。运动鞋是穿惯的那双白色Air Force 1,打扮休闲。背上的背包里装着住宿一晚份的换洗衣物等等,手中提着电吉他袋。

 夜华一如往常地穿着流露良好教养的高雅服装。品质精良的薄毛衣配长裙,黑丝袜配短靴,是很有秋天风格的组合。她脖子上围着红围巾,还披着Burberry的风衣。

 因为最近完全未能去约会,我第一次看到夜华的秋装。好可爱。

 「真想直接来场公园约会。」

 「接下来是集训吧。不过,我也有同样的心情就是了。」

 听到我不禁说出口的真心话,夜华轻轻地抓住我的小指。

 小宫一身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庞克造型。皮夹克搭配碎花连身裙及黑色网袜,脚上是一双厚重的厚底黑色长靴。配上小宫的金发和妆容,看来可以直接登上舞台。

 叶则是典型的颓废风打扮。宽条纹毛衣,绑在腰际的法兰绒衬衫与破洞牛仔裤,脚上穿着Converse的Jack Purcell。本人的开朗气质不变,但明明是一身休闲的服装,却蕴酿出独特的魅力。

 花菱是整洁的都会风格。他戴上平光眼镜,开襟羊毛衫配立领衬衫,修身裤以绝妙的长度露出脚边的袜子,穿着经典的New Balance灰色运动鞋。

 该怎么说,服装是五个人五种风格,方向相差太远,很难相信我们属于同一个乐团。

 「我们所有人的衣服品味也差异太大了吧?真好笑。」

 叶好像被我们的服装之缺乏统一感戳中笑点,放声大笑。

 「啊~真有意思。没演奏音乐也能开心,太棒了。那么在去我家之前,先去购物吧。」

 我们首先前往超市采购集训两天所需的食材。

 接着抵达叶未明家,那里位于幽静住宅区,有一层地下室的三层楼透天厝。

 建筑物时尚的外观,展现了建筑设计师的品味。

 以艺术为生的人,果然在许多方面都很时髦啊,我产生这种感想。

 「爸爸和妈妈有现场表演的工作,会待在外地过完周末,我们可以充分练习!」

 叶未明兴致勃勃地邀请我们进入家中。

 可供住宿的客房也有好几间,我和花菱两个男生组同住一间。

 女生组好像是在叶的房间里铺被窝,三个人一起睡。

 因为要马上展开练习,我们把买来的食材放进厨房冰箱里,解开最低限度的行李后,立刻下楼到地下室的录音室。

 她家中居然有电梯。

 电梯门一打开,眼前是一间全国乐团乐手梦寐以求的完全隔音自家录音室。

 我这个外行人不懂专业知识,但一眼就能看出所费不赀。大型喇叭及各种器材自不用说,从整套鼓算起的各种乐器也一应俱全。有一道墙做成镜面,可以查看唱歌时的模样。据说连专业音乐家也会过来借用这里。

 「真厉害。」

 「这设备相当正式啊。」

 当我和花菱正在惊讶,「你们两个快点准备乐器。花菱可以随意更换鼓的配置。」叶俐落地发出指示。

 「叶,你情绪好high啊。」

 「我要和朋友一起过夜,全心投入音乐耶,怎么可能不开心嘛。」

 叶露出灿烂的笑容,用发圈将长发扎在后面。

 看来她已经准备万全。

 「别兴奋过头了。这样你对我的指导会变得格外严苛。」

 希望她在指导上灌注的热情也要适可而止。

 「……对了,R-inks或许是我第一次以自己的乐团集训呢。」

 这个事实令叶本身吃了一惊。

 「若是热爱练习的叶未明,不是会常常像这样练习集训吗?」

 「嗯~为什么呢?是阿濑弹得太拙劣,让我看不下去吗?」

 「期待集训的成果吧。」

 「不如说,我不需要除了进步以外的结果。」

 叶突然露出认真的眼神。

 「我会努力的。」

 「普通的努力不够。要超努力。」

 「这也太毅力论了!」

 「少年漫画的主角都是在经历严苛的修行后逐渐变强的。」

 「我只是普通人。」

 「你或许会觉醒隐藏的才能。」

 「如果我有那种东西,就快点引导出来吧。」

 「真是责任重大。那么,我可得更加严格了。」

 糟糕,我自掘坟墓了?

 魔鬼教官眼睛闪闪发亮,满心想要严格训练我。

 嗯~亚里亚小姐也好、神崎老师也好,为什么站在指导我立场的女性大家都这么毫不留情呢?

 「小濑名果然很受关爱呢。」

 在后面准备鼓的花菱,说出脱线的感想。

 「哪里呀!这只是强人所难吧。」

 「强人所难分为两种。纯粹的刁难,以及期待看到成长而刻意施加负担。未明显然是后者。对吧?」

 「嗯嗯。阿濑绝对做得到,放心吧!」

 叶打包票的口吻太轻松了。

 ◇◇◇

 练习突然从调音展开。

 因为我终于可以弹完所有曲子,我们全体一起演奏到最后,再由叶给予细部的指示。反覆这样练习。

 尽管小失误不断,我变得能切实感受到不少演奏的快乐。

 我的指尖变硬,不用太盯着手边也能弹出和弦。

 虽然这不代表正在一下子迅速成长,我的确渐渐有余力开始聆听大家的演奏了。

 「我或许有点进步了耶。」

 在休息时,我感受到小小的成就感,不禁喃喃说道。

 「一开始我还担心会怎么样,不过已经渐渐有了最低限度的样子。你的状况正在变好呢。」

 叶难得地称赞了我。

 「不过,我每次都拼命避免失误喔。」

 「只要认真地练下去,失误自然会逐渐减少。照这个步调加油吧。下一个课题是即使失误也别表现在脸上,演奏到底喔。」

 「看吧,马上又增加了新要求!」

 她只要一有空档就会抛出指示,为了免得忘掉,我匆匆地记录在手机里。

 记录下来的项目,在不知不觉间也增加了许多。

 「如果电吉他手在舞台上惊慌失措,那很难看吧。不管手滑得多厉害,都以冷静的表情摆出『我弹得很完美』的态度才适合。」

 叶给予我关键的建议,眨眨眼睛。

 「关于这一点,反倒更需要担心夜华不是吗?」

 「有坂同学在练习时是最稳定的人。差不多需要剧烈疗法了吗。」

 叶突然拿手机自拍,然后迅速打字。看样子好像是在社群软体上发文。

 「好,OK。一方面也当作宣传文化祭,今晚九点来直播现场表演,拜托喽!」

 「什么?」

 魔鬼教官突然的预约,令我完全措手不及。

 其他三人的反应也大致类似。

 「未未,这也太突然了?」

 「别担心。我帐号的跟随人数破万,总会有人来看啦。」

 「不是观看人数的问题!」

 小宫也相当慌张。

 「日向花要更加积极,抱着让你们听听我的歌的心情来演唱。你得更加陶醉在唱歌这件事上。」

 叶竖起大拇指,兴致勃勃地表示「你做得到啦」。

 「花菱不要紧吗?」

 「多亏在屋顶上找小濑名聊过,我觉得畅快了一点。」

 当我询问,他轻轻敲响铜钹回答。

 至于关键的夜华,她在电子琴前像冰雕般僵住不动。

 美丽的脸庞彻底失去血色,畏缩得令人同情。

 连花菱敲响的铜钹声也没让她解冻。

 「阿濑。有坂同学果然是会对上影片感到紧张的类型吗?」

 「这一看就知道了吧。唉,如果能只专注在演奏上,应该没问题,可是……」

 即使不在眼前,也会有不特定多数人透过萤幕观看。

 在夜华眼中,那和在现场被他人盯着看大同小异吧。

 话虽如此,夜华与叶第一次在轻音乐社社团教室合奏时,我偷偷拍下了那一幕。当时夜华完全没有发现。

 要怎么做才能让夜华变得相当时一样呢?

 只要累积经验就会适应,这当然也是一方面。

 实际上,自从担任文化祭的班级代表后,夜华与周遭众人的对话大幅增加了。能像这样来朋友家过夜,也是因为她已经在夏天和濑名会的大家一起去旅行过了。

 每一个经验,正确实地使得夜华成长。

 现在是全力以赴的时候。

 「那不是正好吗。可以轻松地以正式表演的感觉练习。」

 心态超级积极的叶在夜华面前举起手机,「来~请露出灿烂的笑容。」模仿摄影师玩了起来。

 「侵、侵害肖像权!」

 她复活后的第一句话语调生硬。啊,她非常紧张呢。

 「回想起第一次和我合奏时的情况。当时的有坂同学非常专注在演奏上。用同样的感觉去做就行了。」

 看来叶果然也发现了。

 「别说得那么简单。最近我也渐渐习惯跟叶同学一起演奏了,没办法像一开始时那样。」

 「说得像情侣的倦怠期似的。」我不禁笑出来。

 「我会演奏出比当时更令有坂同学满足的音乐!」

 看样子夜华的一句话点燃了她的斗志。

 轻音乐社的领袖人物终于开始拿出真本领了喔。

 上午的练习结束,进入午餐时间。

 为了顺便转换心情,大家决定在客厅吃午餐。

 午餐是从超市买来的便当与小菜。

 我们边吃便当边聊的话题,是晚上的直播要做什么。

 我们的团长,轻松地提议要大家全体露脸演奏。

 听说从去年的文化祭之后,叶就会定期上传自弹自唱和改编既有乐曲的影片。

 例如,我和花菱在屋顶上听到的Beyond the Idol的歌曲《七彩Climax》。

 叶曾将这首歌改编为硬式摇滚风格发表过。

 那支影片传开了。传播得很广。

 由于连歌曲原唱BeyoI都看到消息,成员们全都给予反应,叶未明的社群帐号关注人数到现在仍还在继续增加。

 再加上她是相貌轮廓鲜明,带着异国风情的现任女高中生,关注者会日渐扩展也是必然的趋势。

 听说当她表明今年也会参加文化祭时,有很多人留言说会去会场观看。

 「叶比想像中更厉害啊……」

 我能理解为什么轻音乐社的众人那么尊敬她了。

 话虽如此,由于其他四人都反对露脸,最终折衷的结果是在直播影片中只会拍到叶。

 只有夜华直到最后都反对直播,但她的意见未被采纳。

 「晚上有更多乐趣了呢。」唯独叶充满了期待。

 吃完午餐后,下午也展开扎实的练习。练习突然变成晚上直播的排练,在正面意义上一下子增添了紧张感。

 那是一段高密度的时光,在每个人的弱点纷纷突显出来的状况中,接受如何发挥自身实力的考验。

 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反覆演奏同一首曲子,又待在没有阳光照射的地下室里,时间感渐渐麻痹。

 「是时候吃些点心休息了!」在团长一声令下,进入茶点时间。

 我们再次回到客厅,一边喝茶或咖啡,一边吃零食放松一下。

 大家都渐露疲惫之色。

 特别疲劳的我,采用特别的方式来休息。

 「……小濑名态度变得很理直气壮了呢。」

 「夜夜也干脆地接受了。」

 我请坐在沙发上的夜华让我枕在她的大腿上。

 「啊~大腿真是天堂。」

 「希墨,那个感想很恶心。」

 尽管嘴巴上这么说,夜华也没有拒绝让我枕在大腿的意思。

 不如说她很在意晚上的实况,与我在另一种意义上同样无精打采。

 「这也没办法吧。这样躺着,我可以秒速睡着。」

 「还有三秒。」

 「好短?起码也要三小时吧!」

 「太久了。我的脚会麻。还有三分钟。」

 「那么,我会尽全力享受这三分钟。」

 「减少三十秒好了。」

 「我会老老实实的,请维持三分钟。」

 我透过与情人的肌肤接触逐渐回复专注力和体力等等。

 在目光所及之处,扫地机器人Roomba正在努力打扫。那从房间角落移动到另一个角落勤快四处移动的模样,看来像只机械鲎。

 「你们两个人又在聊不正经的话题了。」

 叶责怪地眯起眼睛。

 「我是透过可以在别人面前打情骂俏,来锻炼夜华的胆量。」

 「咦,是这样吗?」

 就当作是这么回事吧,夜华。我还不想离开这双大腿。

 「现在是休息时间,我就不追究了,但你要节制一点。在朋友家中打情骂俏,一般来说不太妥当。」

 「关于这一点真是抱歉。」

 「如果觉得抱歉,就先从有坂同学的大腿上抬起头啊。」

 「这是我恢复体力必须的步骤。为了之后的练习,请别追究吧。」

 叶领悟到对我说也没用,将话题抛向夜华。

 「我以为有坂同学在恋爱上也会像平常一样冷静,没想到你是会黏着男朋友撒娇的类型。老实说,我很意外。」

 「没、没这回事……」

 被当面指出这一点,夜华没办法否认到底。

 「啊,没关系没关系。想对心上人撒娇是当然的。我爸妈也很甜蜜。」

 「叶同学。」

 「只是,在练习中请别这么做。」

 「好的。」

 辣妹风的叶叮咛学年第一名的优等生夜华的画面,看起来很新鲜。

 「叶同学和七村同学以前交往过,果然经历过各种恋爱关系吗?」

 彷佛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夜华提出谁也没触及过的话题。

 夜华也变得对他人感兴趣多了。

 「嗯~不知道呢。不只龙而已,当有人对我纠缠不休的告白,我嫌麻烦就答应了,但是对方不合我的步调,结果马上就分手了。为什么大家都那么想约会之类的?」

 呜喔,这在某种意义上问到了关键。

 同时我也发现,叶未明的爱情观相当冷淡。

 「透过前往与平常不同的地方,能够引出对方在常去的附近看不到的新反应吧。因为约会可以让人更深入地了解对方?」

 我陈述普遍的意见。

 「出远门不是很累吗?」

 看来叶是嫌出门很麻烦的懒人。

 我能理解七村为何会苦战了。

 「因为约会简单的说,就是与心上人见面的借口。比起去哪里,实际上重要的是如何度过两人独处的时光吧。特别是在交往前或刚开始交往时,是还要多认识对方的时期。以约会拉近彼此的距离,增加只属于两人的回忆,羁绊会变得更为牢固吧?」

 「因为能独占心上人的时间,我也觉得约会很开心,很愉快。」

 夜华瞥了我的脸一眼。

 「我明白与人常常见面聊天会促进感情。像这样和R-inks的大家一起练习,我也很开心。可是~~」

 叶不满地摆出扑克脸,暂时打断话头。

 「可是什么?」

 「我至今组过几个乐团,有许多男生向我告白过,但我为什么没有真心喜欢上任何一个人呢?」

 这个问题使所有人陷入沉默。

 我也不禁抬起头离开夜华的大腿。

 不,谁知道啊。看来叶似乎不清楚自己坠入爱河的关键在哪。

 「我想一定是未明还没遇到真爱吧。」

 花菱察觉微妙的气氛,调解场面地发言道。

 不愧是学生会长,这种临机应变真棒!

 「呐呐,无法忘怀失恋的花菱同学,真爱是什么样的?告诉我?」

 没想到是小宫脱口说出在伤口上撒盐的话来。

 「我想想,如果恋情实现,胸中会充满彷佛在空中飞翔般的幸福感。如果恋情破灭,就会像只有我被宣告世界毁灭一般,受到孤独感与绝望折磨。」

 他形容得十分准确。

 在夜华保留对告白答覆的那段期间,我的心情就像世界濒临毁灭一般。

 那个春假,我为了消除不安做出许多异常举动,害得妹妹真心为我担忧。

 「那么,花菱同学一直为绝望所苦喽,好辛苦喔~」

 喂喂,小宫是怎么了?很不像你喔。攻击性好强。而且笑容还很灿烂。究竟是怎么了?是有什么私人恩怨吗?

 「宫内同学,希望你不要太过苛刻了。」

 花菱依然维持着圆滑的笑容。

 「咦~我只是为了未未而深入追问罢了。花菱同学之前不是自己谈过失恋话题吗。事到如今没什么好隐瞒的吧?」

 小宫进一步追问!新伤口被挖得太深,在喷血了。饶过他吧。

 「那个,虽然还有点早,我要做晚餐,先离开了。」

 早上主动担起备餐工作的夜华,迅速试图脱离现场。

 「好的好的,我也来帮忙!」我也趁机尝试逃离。

 「阿、阿濑在晚餐做好之前,和我一起练习!我们现在马上去录音室!」

 就连叶似乎也察觉了非比寻常的气氛。

 「喔、喔,叶!放马过来!特训我吧!」

 「了解,阿濑!我们加油吧!」

 我匆匆地从客厅撤退。

 「呃~在晚餐之前自由活动。想练习也可以,想在房间休息也行。」

 叶姑且以团长身分发出指示后,也跟上了我。

 我与叶一起搭乘电梯下楼来到录音室。

 「刚刚日向花当真发火了耶。」

 「花菱和小宫之间有什么过节吗?」

 我看不出两人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也不清楚出现那种微妙气氛的原因。

 「比如他们以前其实交往过之类的?」

 「这实在没有吧。」

 「要说不可能,阿濑和有坂同学的关系才更让我惊讶。」

 「呵。这种话我已经听腻了。叶在音乐上虽然很行,但感觉恋爱偏差值很低呢。」

 「──偏差值是将喜欢的感情以数字来表现,以此区分高低与优劣吗?那感觉不是很讨厌吗?」

 天才一定没有自觉,但她说出了一针见血的话。

 「你说得没错。刚刚是我说错话了,当作没听到吧。」

 「喜欢这种感情,每个人的形式与重量与触感都各不相同吧。就算同样使用『喜欢』一词,心情的大小与深度若不相符,就很难相通呢。」

 「就是feeling吗?」

 叶未明似乎以相当细腻的角度来看待。虽然无法与她以同等程度共享那种感觉,但我能理解她所说的话。

 「嗯。从这种意义来说,我相当喜欢阿濑喔。」

 叶大而化之地脱口说出很容易导致误会的话。

 「啊?我可是夜华的情人喔。」

 听到女生当面说她「喜欢我」,我不禁动摇。

 「我知道。不过,将实际感受化为言语后就是这样嘛~」

 叶本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我白惊讶了。

 「唉。那么,你就抱着关爱温柔地指导我啊。」

 「要是你变得更熟练,就可以享有特别待遇吗?」

 「如果有时间的话,那也是个作法。」

 可惜的是,我们没有时间慢慢练习。

 「正式表演近在眼前!认命地听从我的教导吧,阿濑。必须好好享受快乐的音乐时光!」

 我再度拿起电吉他。

 当夜华过来告诉我们晚餐已准备好的时候,我跟叶的激烈一对一课程结束了。

 结果,小宫和花菱都没有下楼来到录音室。

 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但餐桌上十分热闹。

 菜色有栗子饭、铝箔纸烤秋鲑蘑菇、甜辣番薯炒鸡肉、烤起司培根等等。

 我们享用着夜华发挥厨艺制作的菜肴。

 大量运用秋季食材的餐点,每一样都好吃得令人赞叹。

 「有坂同学,很好吃喔!」叶露出灿烂的笑容。

 「夜华,你偷偷用了高级食材吗?」

 「这些不是早上在超市买的食材吗?希墨也看到我们一起挑选的场面了吧。」

 情人亲手做的料理,更进一步地触动了一整天泡在电吉他上的身体。

 对我来说好吃得令人想哭。

 「那么,就是做菜的有坂同学手艺很好了。以后会是个好太太喔。」

 花菱也毫不保留地赞美道。

 「呜哇~好古典的称赞方式。花菱真过时。」

 「……宫内同学对我非常严苛呢。」

 花菱仍然带着微笑,但为难地垂下眉毛。

 「是你多心了吧。」

 这两人之间还是火花四射。

 吃完晚餐,收拾完毕后,所有人下楼来到录音室。终于要直播了。

 我事先将直播网址传到了濑名会的LINE群组内。

 纱夕:我一定会看!请加油!

 七村:别紧张得搞砸了喔。

 纱夕和七村立刻回应,但只有朝姬同学没有反应。

 在正式表演前,我们进行最后的排练。比起大家的表情,透过音色传来的紧张感,更加强烈。

 随着预定时间接近,我也开始心跳加速。

 虽然隔着萤幕,这是我们从以R-inks名义参加轻音乐社的甄选以来,第二次在有观众的状况下演奏。

 大家分别神情认真地进行最后检查。

 「叶。关于站位,我可以站在夜华前方吗?」

 「意思是你要和有坂同学面对面弹奏?为什么?」

 「做个实验。反正不会拍到我们,没问题吧。」

 「嗯。我也必须站在镜头前,没办法看着你的状况。所以随你高兴吧。」

 获得团长的同意后,我站到夜华眼前。

 「咦,希墨。这样不会靠太近吗?」

 「这样才好。」

 我在几乎撞到电子琴的近距离举起电吉他。

 「希墨站在那里,我会看不到其他人。」

 「不用看。夜华的耳朵很好,能够配合旋律吧。」

 「虽然我是做得到……」

 「别去想其他事情。只看着我,只想着我,只为了我演奏吧。」

 「为什么?」

 「你不愿意注视着我吗?平常我们还靠得更近喔。」

 「那是没错,但这是两回事……」

 夜华狐疑地看着我。

 「好啦,相信情人的话吧。」

 「嗯。」夜华坦率地点点头。

 「好,大家准备好了吗?是时候开始了。从第一首曲子开始后,就要一口气演奏到最后,做好心理准备喔!」

 时间是晚上九点。

 那一夜R-inks的首次现场表演直播,结果十分成功,也十分失败。

 

幕间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