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序章 古骑士们的往昔

第五卷  序章 古骑士们的往昔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轻小说万岁

 翻译:烧酒111、システィーナ(序章)

 校对:烧酒111、轻小说万岁

 如果闭上眼——就算是现在也鲜明地回忆。

 那是,世界比起现在有点残酷严厉的时候的事。

 是现在仅仅镌刻于石上,吟唱于诗中的故事。

 人们的痛苦、叹息、恸哭混杂在一起,混杂在漩涡混沌的坩埚般的世界中。

 即便如此,胸怀“规则”,为了友人,为了家人,为了所爱之人,挥下剑的日子里。

 魂(威尔)焦躁不安的日子里。

 是的。

 人的痛苦也好、悲伤也好、喜悦也好、愤怒也好、叹息也好。

 在那个时刻,全部都是炽热的。

 直到遥远的地平线的尽头,目所能及之处遍布的枪林与骑影。

 剑与炎,尸与血,灰……这些层积堆砌的战场上。有着我们的青春——

 「——我来开辟血路。剩下的就拜托了,我的主君」

 「等等!希德卿!等一下啊!你想死吗!?」

 ————。

 「切!你(贵样)一个人要独占功劳吗!」

 「哼哈哈哈!不愧是希德卿啊!没落后任何人啊!」

 「呼。有趣,闪光的。就由我卢克·安塞罗,来守护你的后背吧」

 ————。

 「真不愧是良策啊,里菲斯。你是伙伴真是太好了」

 「……哼。一如既往精于奉承的男人啊,你(贵样)」

 ————。

 「有朝一日,希望与贵公全力合作,闪光的」

 「我也是啊,狮子的」

 ————。

 「现在也有着一点点不愿意想的事(无想すること)。如果,我不是作为一个骑士,而是作为女孩子活着的话……你,会怎么看待我……什么的と。

 那是……与你一同并肩挥剑的现在相比,哪一边更加幸福呢……什么的」

 「……卢克」

 「叫我露西(ルーシーです)。仅限现在」

 ————。

 「听好了,希德卿!帮助你只是为了我等的主君!别误会了!?你笑什么!?你在侮辱我《苍之枭》吗!?」

 ————。

 「诸君(皆),我认为这次战斗,会成为未曾有过的激战。西方蛮族联合的侵略……如果不阻止其蚕食(领土)的话,我们的卡尔巴尼亚王国就结束了

 作为王的我在此命令。

 大家的性命……交由我保管!」

 「哼,这种时候说什么呢,这个国王」

 「真是受不了」

 「我等卡尔巴尼亚骑士万骑,将追随王至地狱尽头!」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

 ———。

 ——。

 ——与伙伴间无可取代的日子,现在仍能鲜明地回忆。

 即使恭维,也难说是幸福的日子。

 有着让我颤抖般的喜悦与名誉,也有将为撕裂般的悲伤与屈辱。

 与深交的伙伴死别更是家常便饭。

 过去,明明心意相通的伙伴向彼此执以利刃也习以为常。

 人有时很残酷,世界不论何处都是无情的,骑士的规则什么的不是无意义的条文毋庸置疑。

 但是。

 即便如此。

 即使是这种日子。

 我也可以挺胸自豪地说。

 与朋友在延伸到地平线尽头的战场驰骋的日子——

 ——一定“很快乐”吧。

 ……直到那一天。

 ————。

 那是——某次战斗之后。

 占领的某座城市之中,战后处理忙的不可开交时的事。

 「希德卿」

 「怎么了?我的主君。……嗯?什么啊,那个公主呢?不是……泽克塞尔王的女儿吗」

 阿鲁斯保护了幽闭在塔中的某个女孩,在我面前带走了她。

 「啊,这个人好像是被泽克塞尔王毁灭的国家的亡国公主。作为龙餐仪式的牲祭,直至今日,一直囚禁着」

 「…………」

 女孩低着头,沉默地点头。

 那女孩全身裹着极薄的衣服,长袍压住眼眉。

 是令人惊心动魄,妖艳的美女。

 「原来如此。泽克塞尔王驯服那条暴龙的理由是这个啊。将少女们牲祭给龙,作为交换使役暴龙。和传闻中一样的人渣呢」

 「啊。不过……已经没事了,公主。我们会保护你。你已经不会遭受痛苦了」

 「……阿鲁斯……大人……」

 「希德卿。这个人的祖国已经毁灭了。我打算带回我们的国家。可以吗?」

 没有办法。

 我是骑士,阿鲁斯是主君。

 既然主君已经这么说了,作为骑士便不存在舍弃这样的女人的选择。

 但是——说实话。

 这时候,我有着不好的预感。

 是的,这艰辛但快乐的日子,开始西沉的感觉。

 我们的青春终点将近一样的……这种预感。

 「……公主。容我僭越,请允我知晓你的名字」

 这样。

 那个公主,轻启花瓣般的嘴唇,报上名字。

 「弗洛伦斯……我是弗洛伦斯·汀贝莉卡,勇敢的骑士大人」

 那让人毛骨悚然般妖艳的美貌。

 那嘴角在妖冶的嗤笑……我这样感觉着。

 

第一章 宣告破灭之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