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序章 文化节晚上,紫条院家中

第二卷  序章 文化节晚上,紫条院家中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AoiSora

 校对:AoiSora

 文化节结束后的晚上。

 已经过了黄昏,黑夜拉下帷幕之时,我——新滨心一郎,人生中第二次和女生一起放学了。

 “那个,不好意思,新滨君。我家不是很近,还让你送我……”

 走在一旁的少女,一脸歉意,怯生生地说到。

 她的名字是紫条院春华。

 她有着鬼斧神工的奇迹般美丽的容貌,再加上优雅有方的谈吐,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公主。

 宝石般的大眼睛,珍珠般有光泽的肌肤,至上的丝绸般的秀发,一切都太美丽了。无论是谁,与她在一起,都会被夺走目光吧。

 (如今再看一遍,真的太可爱了……)

 可爱如天使般的少女,在这黑夜中也显得格外耀眼。

 而且——她的意识与视线,现在都正投向走在身旁的我。

 (和紫条院一起走夜路,放在“前世”完全就是妄想呢……但现在已经是第二次了啊,像是假的一样……)

 之所以用“前世”这个词,是因为我的人生已经进入了二周目。

 过着充满失败的人生,作为社畜过劳死的我……不知道命运发生了什么故障,一觉醒来,保持着大人的记忆回到了高中时代。

 当然,我也对这种神奇的现象惊讶不已,至今完全不明白其中的理由和意义。但是……如今,我发誓了一定要让充满后悔的人生明朗起来,正一心一意地在第二次青春的机会中勇往直前。

 “不不,放学晚了完全是我的错。天都黑了,不可能不送你的。”

 作为大人的我,不能容许女孩子一个人走这么黑的夜路。

 而且,之所以直到最后放学时间我们还在学校,是因为我由于参加文化节的疲惫而睡着了,紫条院在那里等我。

 “呵呵,谢谢你。像这样和新滨君一起回家是第二次了……和上次一样非常开心呢!”

 “……”

 pika!天然的大小姐带着仿佛能听见音效的炫目笑容,说出天真无邪的话语。正是她的这种行为,扰乱着我作为男人的心。

 那张漂亮的脸庞总是能显露出让男人产生错觉的天真烂漫,但对现在的我来说,这份魅力与好感的直接攻击比昨天更有效果。

 (咕啊啊啊……!虽然用作为社会人培养出来的扑克脸隐藏着……但刚才开始心脏就跳个不停……!)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管怎么说,我才刚刚意识到自己对紫条院的感情。

 而且,我还发现这份感情,是从“前世”的高中时期,作为一个典型的阴角时,就一直无意识地心怀的。即使她只是这样走在我身边,就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幸福感包裹着我。

 (还好是在晚上……要是明天早上看到紫条院在阳光下灿烂的笑容,我会怎么样呢……)

 现在的“我”有着大人的经验和精神的强度,但感情和思考的纯情还是高中生的程度。因此,只要在自己喜欢的少女身边,就会因为青春期全开而心跳加速。

 唉,前世在没能和任何人交往的情况下就结束了,所以在这方面的经验一点都没有,这也是很大的原因吧……

 “啊,新滨君果然还是呆呆的。是不是还没睡醒?”

 “诶?啊、嗯嗯……还有一点吧。”

 我从刚才开始就不敢正视紫条院的脸,一直心神不定的。这位天然的少女似乎认为这种可疑的状态是因为刚醒过来的我还有些迷糊。

 (嘛……在膝枕的状态下醒来时,为了掩饰害羞,我也装出了“刚醒,睡得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膝枕”的样子。)

 在教室中,躺在紫条院白皙的大腿上时的触感与甘甜气息又浮现出来,让我脸颊发热。

 (对我来说,从前世开始紫条院就一直是神圣的存在,让她给我膝枕,简直是梦一样的场景啊……)

 因为意识到自己的恋慕之心而情绪高涨的现在还好,但等到回到家之后,冷静地回想那膝枕的时光的话,我有自信会在喜悦和羞耻之间苦闷不已。

 “……好,到了。”

 到达目的地后,我们停下了脚步。

 眼前这座建在郊外一隅的豪宅,正是紫条院家的宅邸。

 院子很大,四周围着高高的围墙,大门上有好几个监控摄像头。

 虽然是第二次见了,但无论什么时候看,都会让我感到社会的差距。

 (还是一样吓人的家啊……假设我和紫条院顺利成为恋人,到时候就得去这个像城堡一样的家打招呼吗……?)

 嘛,我的恋爱成功什么的,是太久以后的事了。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太性急了,忍不住吐槽自己。

 “那个……新滨君。”

 “嗯?”

 紫条院有些认真地看向我。

 “今天……”

 因为夜色太暗,看得不太清晰的紫条院,在我一旁开口道:

 “今天是,我从小学到现在的学校生活中最开心的一天。”

 发出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紧张却又坚定的心情。

 “这是一场就像假的一样快乐,一切都如我所愿的文化节……我想即使我长大成人后,也绝对不会忘记这一天。”

 少女稍稍停顿,又继续说:

 “所以,新滨君,谢谢你。总感觉今天好像一直在感谢你……不过不论怎么感谢,都是不够的。”

 “不不……文化节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而是全班同学都顺应流向的结果。紫条院也很努力的吧?”

 “是啊,但是……如果没有新滨君,我肯定不会有那么美好的一天。这份温暖的感觉……我想也是绝对感受不到的吧。”

 也许是因为节日后的兴奋和洋溢的喜悦,紫条院的眼眶湿润了。

 那份表情意味着什么,我十分能够理解。

 本以为自己无法拥有的,快乐而华丽的青春的一页。

 一切都成为现实时的兴奋,我打心底能够理解。

 归根结底,对现在进行时的未知青春,我充满了兴趣。前世枯燥无味的学校生活变得如此新鲜,最近每天都为这份感动而雀跃不已。

 (其实想要道谢的是我的……与紫条院一同度过的二周目的高中生活是那么地珍贵。)

 少女的感谢与笑容太让人愉悦,我才突然发现自己一直盯着紫条院的脸看。于是——

 ““啊……””

 在很近的距离中,我们同时发出了声音。

 原因是,彼此都注意到了。

 节日结束后,我们都沉浸在一种令人惬意的兴奋感中,从之前开始,就一直以很近的距离对视着。

 “那个,不好意思……一直盯着你看。”

 “啊,没有……”

 我害羞地移开视线,为了掩饰内心的紧张说到。

 紫条院也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红着脸。

 不、不行……我太专注于看着自己喜欢的女生的脸了。

 “那、那再见了,明天见,紫条院!”

 “好、好的!新滨君比别人加倍地努力了,真的要好好休息哦!”

 说了告别的话,我转身离开了紫条院家。

 心里有着一种和昨天完全不同的激动。

 一直被自己遗忘的恋慕之心,助长了离去的不舍之情,让脸颊上升起未知的热度。

 我发誓,这次一定要珍惜前世被封印的这份感情——我在夜色中向自己家迈出脚步。

 *

 我的名字是紫条院时宗。

 我是一名社长,经营着一家名为千秋乐书店的全国规模的大公司,拥有一位有着二十多岁般的美貌的妻子,以及一个天使般的女儿,是五十岁中的胜利组。

 虽然工作很忙,不过正因如此,在家中恢复精神的时间成为了一种治愈。今晚也享受着豪华沙发的柔软和高级红酒的味道。

 虽然自己这么说有些过分,但我过着令人羡慕的人生吧。

 我出身于普通家庭,想到这里,感觉自己真是走到了遥远的地方啊。抚摸着每天早上都修剪的胡须,我突然有这样的感慨。嘛,这些都无所谓——

 “喂,秋子。刚才的春华,是不是有些奇怪?”

 “嗯?哪里奇怪了?”

 坐在我对面沙发上的妻子秋子,容貌就如同春华长大后的模样,又年轻得会让人误以为是姐妹。

 她是紫条院家的千金,我深深迷恋于她,好不容易才和她结婚,春华那天真烂漫的性格确实很像母亲。

 “不是,刚才春华回来的时候,好像发生了什么好事似的,一直笑眯眯的。”

 “这样啊。果然是因为有男孩子送到家门口的缘故吧?”

 “哦,原来如此,男生送到家门口…………什、什么——!?”

 听到妻子用悠闲的语气说出的话,我不禁发出惊愕的尖叫。

 “呵呵,我也吓到了呢。刚才看了眼监控……她在家门口和一个像是同学的男孩子热情地聊天呢。”

 秋子兴高采烈地说着,但对于身为父亲的我来说,这是噩梦般的报告。

 “男生送回家……!不、不会是男朋友吧!?”

 “虽然不一定是男朋友,但春华和男孩子一起回来确实是第一次呢。呵呵,那孩子身为我的女儿,实在是太天然了,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消息……要是能以此为契机开始恋爱的话就太棒了♪”

 “完全不好……!春华恋爱了!?这种事不可能发生!高中生恋爱什么的太早了……!”

 “嘛,你要是真心这么想的话,实在是不太好呢,时宗。”

 笑着的妻子的毒舌刺向我的心,但我也绝不认同。

 她似乎很欢迎如今出现在女儿周围的男生的气息,但男生有很高概率是恶狼或者害虫之类的存在,不能忽视春华被骗的危险性。

 “那孩子太纯真了!作为父母,她很可爱,这倒也好……但是,她完全不懂得应对迷上她的可爱的男生的方法!正因如此,作为父母有必要擦亮眼睛吧!”

 “嗯……这么一说,她确实有些软弱了呢。那孩子有点太可爱了,而且比我还温柔呢……”

 我指出春华警戒心淡薄的问题后,妻子似乎也没有忽视这一点。

 对了,春华的容貌也是一个问题。她那么地可爱,男生怎么去靠近她都不足为奇。虽然按照女儿的意愿让她上了公立高中,但其实还是想让她拥有一个能够排除那些品行不佳的孩子的环境啊。

 算了……要是问全是富家子弟的名牌私立学校里是不是没有坏人,那答案也是否定的。

 “可是啊,时宗,春华已经十六岁了吧?要是太过干涉她,她肯定会用‘我最讨厌父亲了!’这句经典台词来刺伤你的哦?”

 “唔……那确实不是我所希望的,但不管我有多么让人讨厌,作为父亲,我也有义务去做。一个来历不明的男生去接近春华,这是不允许的!”

 “唉,当初我因为家世而不谙世事,你把我说服的时候,你不也是弱小的风险企业的社长吗,现在又这样说?我父亲也完全把你当做坏人呢。”

 “不,那是因为……我被你迷住了,没办法啊!”

 “……真是的,时宗,这些事请等气氛更好的时候再说。”

 妻子背过脸去,红着脸抗议。

 这种少女气的地方,从初次见面开始就完全没变过。

 “算了,说不定哪天会把那人带回家呢。到那时候,你就好好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好了。”

 “哼!要是他来我家打招呼的话,我就十亿日元商谈的级别来对他压力面试!没有毅力的小鬼,肯定就不会再接近春华了吧!”

 “哎呀,那孩子选的男孩子,说不定意外地有耐力呢。”

 “哈哈哈!不可能不可能!即使是身经百战的销售专家,也会在我的压力面前魂飞魄散!能够忍受住的……对了,只有那种被剥夺了人的尊严,每天被谩骂,克服了各种不讲理的事情,心灵却仍然没有崩溃的,奴隶士兵中的精锐那样的家伙?”//专 业 对 口

 当然,高中生中不可能有这样的人。

 但是,如果不是那种内心强大的人,是不足以把女儿托付给他的。

 “哼,要是能承受住我百分之百认真的压力面试的男生,别说和春华交往了,就连允许结婚都是可以的!但那都是不可能的!”

 我想象着未曾谋面的害虫魂飞魄散的样子,哈哈大笑。妻子看着我的模样,“嗯……”地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第一章 阶级顶层的霸道系帅哥来找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