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章 阶级顶层的霸道系帅哥来找茬了

第二卷  第一章 阶级顶层的霸道系帅哥来找茬了 文化节结束一周后的今天,我走在放学后的校舍里,脚步轻盈。

 为了避免章鱼烧咖啡馆出事而过度使用的身体,第二天变得浑身肌肉酸痛……但由于年轻肉体的恢复力,不到两天疼痛就消失了。

 (虽然在结束之后觉得是最快乐的文化节,但我的职务还是太繁重了啊……风见原那家伙给我的职位虽然叫文化节实行委员顾问,但实际上几乎是所有事物的监督了。)

 在文化节的后夜祭上不小心睡着也是因为累积的疲劳。

 (那时候还觉得只有紫条院留在教室里很不可思议。为了让我多睡一会儿,竟然陪在我身边……真是个温柔的女孩子啊。)

 在我向我行我素的眼镜少女·风见原了解事情的经过后,我当然又因为紫条院的体贴再次爱上了她。

 (不过,总算能看到紫条院的脸也保持平静了。文化节那天晚上送她的时候,还有兴奋感掩饰。第二天在上学路上碰到她的时候,真的很糟糕啊……)

 也许是积累了多年的缘故,我觉醒出的恋慕之心格外强烈,只要看到紫条院的脸,听到她的声音,内心就会感到强烈的喜悦。

 因此,从文化节第二天开始,有段时间我有些惊慌失措,但现在总算能装出平静的样子了。

 (这次的文化节,班上的同学好像也都很认可我,十分地和平啊。唉,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不能掉以轻心了。)

 关于期末开始,比起自己,我更在意紫条院。

 由于其中考试很糟糕,紫条院的父亲对她说:“下次考试的总分低于平均分的话,就暂时禁止看轻小说!”,因此,在文化节前,那位热爱轻小说的少女含泪拜托我指导她学习。

 就这样,我和紫条院召开了好几次放学后的学习会,紫条院的考试对策在本人学习热情高涨的影响下进展得很顺利。

 (准备文化节的期间减少了学习会的频率,现在开始就稍微加快些节奏吧。呵呵,而且啊……虽然明白学习是最优先的,但能两个人独处还是很开心啊……)

 想起至今为止我们两人一起度过的学习会,我的心微微激动起来,被温暖的幸福感包围。

 虽然从时间跳跃得到的二周目青春才刚刚开始……不过只要能以这样健康的心情度过每一天,就已经算是成功了。

 就当我沉浸在这种平和的气氛中时——

 “你这家伙,搞清楚自己的分寸!”

 “哈?”

 在放学后无人的走廊上,一个向我大步走来的男学生突然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这家伙是谁?虽然长得挺帅的……)

 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少女漫画里出现的王子系帅哥”。

 身高很高,无视校规留着长发,态度自大。

 在高压的氛围下,很自然地把对方置于下方的视线。

 只看了一眼,我的脑海中就浮现出旁若无人这个词。

 “那是什么反应?你是新滨吧?”

 “是倒是……你谁啊?”

 “……什么?难道你不认识我吗?简直了……我服了你们这些杂鱼了。愚蠢也该有个限度。”

 哈啊啊啊啊啊!?

 连朋友都不是的另一个班的男生的名字怎么会知道啊,傻子!

 “我是二年级的御剑隼人。御剑集团这个名字你总该听说过吧?”

 (御剑?御剑是那个……?)

 那是本地有名的权贵之家,经营者拥有众多子公司和关联公司的御剑集团。虽然不到全国的级别,但在附近的县都有权势,可以说是富豪家族。

 从谈话的走向来看,这家伙应该就是那家的小少爷吧。

 (前世在高中的时候,也听说学校里有个不适合公立学校的富家子弟……虽然和他完全没有交集。没想到他的性格这么糟糕。)

 这么说来,在今世银次和其他男生似乎谈论过这个话题。

 不仅家境富裕,学习、运动样样都好,在女生中也很有人气,是个完美的超人。

 (但不管是外表还是内在完全就是霸道系的啊……而且还是学校的阶级顶层?)

 本来就是个高个子的美男子,而且家里还是在本地有本部的集团公司的老板,又文武双全。确实可以说是学校里最高等级的存在。

 “然后呢?你说什么分寸?”

 “当然是春华的事!”

 什……?喂,你这家伙!

 怎么直呼名字啊混蛋……!

 “不要接近她,不是能和你在一起的等级的女生。”

 “哈?为什么非得让你这么说?

 “你不明白吗?你和春华在一起就是一种罪恶。

 御剑就像是在教傻孩子常识一样说着。

 “听好了。像你这样没颜值没头脑没钱的人是‘下级’。像我和春华这样拥有一切的人是‘上级’。如果在最顶级的宝石上停着苍蝇,谁都会去驱除吧。”

 我知道他是那种唯我独尊的,但他说的话已经不是傲慢的程度了。

 简直像是幻想小说里面歧视平民主人公的反派名门贵族。

 “所以就不要接近紫条院?说出这种话的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有什么权利单方面提出这种要求?”

 我一脸不高兴地说到,御剑则像是在嘲笑我似的噗地一笑。

 “想知道吗?那我告诉你。我和春华是共度将来的伙伴。”

 什……么?

 “作为家世相似的两个人,我们从小就熟识了。春华迟早会站在我这一边的。”

 “啊!?”

 御剑自信满满的话,震撼了我的内心。

 从小就熟识的关系……难道是青梅竹马的意思吗?

 而且,共度未来,难道是传统家庭之间的约定吗?

 (怎么可能……)

 前些天刚意识到的自己的爱恋之心,就被一把利刃刺了进去。

 惊愕、不安、困惑、冲击——这种感情交织在一起,甚至让人想吐。

 自己喜欢的人可能会被不喜欢的人抢走——这么一想,就有一种从落入深渊的恐惧涌上心头。

 “你知道有多不合时宜了吧?赶快从春华面前滚开。”

 因为前世连失恋都没经历过,我这颗大人的心对恋爱的痛苦并没有耐性。从未有过的恐惧让我缩了缩身子,被眼前这个学校阶级顶层的话语所击倒。

 但是——

 “当然是拒绝了,梦话请在睡着的时候说。”

 “你说什么……!?”

 我咬紧牙关,直视着御剑说到。

 要是问这个傲慢的家伙说的话有没有伤到我,那肯定是有的,但我已经习惯了重新振作受伤的精神。如果你以为我就会低着头一言不发,那就大错特错了,臭帅哥……!

 “有一瞬间被你说的话吓到了……但冷静想想,你也没说过恋人、女朋友什么的吧?也就是说,你还没有到达那种确定的地位。”

 “你……!”

 好,说中了。面对人生第一次失恋的危机,我有些胆怯,但看到他那张痛苦不堪的脸,我又振作起来了。

 “你不但跟我斗嘴,还拒绝我的要求……!?开什么玩笑!像你这样的杂鱼有这种权利吗!?”

 不不不,别开玩笑了是我的台词。

 这家伙的思考回路到底是什么样的?已经是个逆天的人了吧。

 在社畜生活中,我也没见过这样的家伙——

 (啊……不,仔细想想还挺常见的……)

 因为是社长的儿子就当上董事的败家子,又或是走在精英道路上的超高学历者。

 他们坚信自己是上等的存在——也就是贵族,而周围的人都是低级的愚民。因此,常识、礼仪之类的东西都败坏了,说话时自我意识膨胀到不合时宜的地步。

 就比如说——

 “我可是社长的儿子!因为是新员工就能被组长这样的人指使吗!你们难道不知道所有人都是我家雇来的奴隶吗!?”

 “我是美国某大学毕业的。明白吗?和你们这些没文化的人不是一个等级的。这一点,即使是没有学历的头脑也得理解。”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说到底,我的想法是,人的器量小了,只要比周围的人稍微多一点能力和权力,马上就会产生自己是伟大的存在的错觉,轻视别人。

 以社团前辈或公司上司的程度的权力进行权力骚扰就是典型的例子,如果周围没有比自己更伟大或更优秀的存在,就不会停下来。

 (光是长得好受女生欢迎就有惊人的发言权,要是学习和运动也很好,那作为学生的地位就没人会有意见了。原来就是这样成就的高傲性格啊。)

 话虽如此,完全不掩饰,表现得如此傲慢的人也很少见。

 感觉已经超越了贵族,把自己当成了王子。

 “我不知道啊。你可能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但我完全不这么认为。所以我不会听你的话。就这样。”

 “你小子……杂鱼竟然也配对我这么说……!”

 在学校阶级制度支配下的学校里,要是一直这么厉害的话,那里的学生就会像被贵族盯上的平民一样唯命是从吧。

 但我不会为这些东西所动。

 在前世的学生时代,我认为帅哥和神经超群的人是被神选中的明星,并为此而恐惧。但是,在进入社会后,我才明白那些东西并不那么重要,像你这种无礼的家伙,我已经习惯了。

 “杂鱼啊……!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我只是听说你和春华文化节的时候在一起,为了不让你误会才来警告你的……没想到你会蠢到这般地步!”

 啊,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了发展到现状的过程。

 我还疑惑他为什么突然来找我,原来是因为我和紫条院一起逛了文化节。

 用游戏来说,就是发生了只有在二周目中才会出现的新的展开。

 因为和紫条院一起度过了文化节的活动,这个前世没有接触过的家伙才会现在我面前。

 “你……跟我一决胜负。”

 “……哈?”

 “比什么都行……哼,正好期末考试快到了,就选它吧。相比起体育公平吧?”

 “诶,什么啊……为什么我非得这么做?”

 原以为他肯定会激动得大打出手,没想到居然是比赛考试。

 搞不明白这个自我意识太强的家伙的思考回路。

 “你太愚蠢了。连自己是个杂鱼和我这种‘上级’的存在都不知道的垃圾。”

 御剑用看害虫的眼神看着我,继续说到。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认真地说出“愚蠢”这个词的人……

 “像你这种不懂世间规则的家伙,有必要让你看到自己的失败,明白自己的立场。我要亲自教育你这个愚蠢的杂鱼。”

 我对这些莫名其妙的理由瞪大了眼睛,但他说的每一句话似乎都是认真的。

 啊……原来是这样。

 我总算明白他提出比赛的意义了。

 无论他怎么恐吓,我都没有发抖,所以他想在某种胜负中彻底打败我,让我背负失败感,让我屈服。

 在我看来有些唐突,但对这家伙来说,这大概是击溃反抗自己的家伙的心的惯用手段吧。

 “然后……赌的是春华。”

 “诶……?”

 “失败者不能再接近她……就是这样的规则。”

 “哈啊啊!?”

 他微笑着告诉我的,是一个炸弹般的罚则。

 这、这家伙!是想把对我的“教育”和排除妨碍者同时进行。

 “我拒绝!谁会接受这样的比赛!”

 “闭嘴,我没听你的意见。”

 ……哈?

 这家伙在说什么?

 “你怎么会有否决权呢……!既然我决定要比,你就不能逃跑!你和我在期末考试上一决胜负,败者按照规定不再接近春华!这已经是决定事项了!”

 “你……你在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双方意见不一致的话,比赛和赌注都无法成立吧!?”

 “需要你的同意吗?没有比我的决定更管用的了!”

 御剑似乎真心这么认为,毫不犹豫地说到。

 他不是在胡言乱语。

 而是百分之百相信着自己是正确的。根本无法沟通。

 “嘛,你就好好地进行无谓的抵抗吧。我怎么可能会输呢?”

 御剑微微一笑,结束了话题,大步流星地走在走廊上。

 我对这样的展开感到无语。

 “……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即使在前世的社畜时代中,说着“我就是这么决定的!遵从就好了!”的人并不少见,但像这样单方面决定约定或契约等需要双方同意的东西的人还真没见过。

 就像是把“伟大的我说的话都是正确的”的社长儿子和“不听对方的话只喊自己的要求”的恶意投诉者合体产生的超大号怪兽。

 (不过,那样的家伙出现在我的面前……可以说是学校阶级制度的反作用。)

 前世的高中生活,我之所以活得毫无主见,就是为了不被那些品性恶劣的阶级上位者盯上。

 为了不引人注目,为了不惹到任何人,我只是一味地屏住呼吸,正因为那样,御剑在前世才没有意识到我。

 但在这二周目的青春中,我在众人面前击退了抢钱的小混混,还担任了文化节实际上的领导人,十分引人注目,并且还和学校的偶像紫条院走得很近。

 正因如此,像是学校阶级制度下的老大一样的家伙才会行动起来来排除我。说得夸张一些,这是时流对脱离了原本的未来流向的我的反作用吧。

 (那么……该怎么办呢……?)

 期末考试当然是所有二年级学生都要参加的,所以我和御剑的分数都会强制被贴出来。

 但是我对那家伙的比赛也没有点过头,就算输给了那家伙,也没必要遵守“再也不接近紫条院”的规则。

 所以比赛什么的无视掉也没关系……

 (唉……要是他的分数比较高,就会万分得意地闹腾吧,还会用根本没做过的约定把我从紫条院那边排除。)

 “反正输了也没有惩罚,只会很麻烦……那就试着以胜利为目标吧?”

 就算赢了,那个傻子肯定也不会因此变老实,但至少可以让他失去闹腾的理由。

 (而且……说实话,我对那家伙很生气。)

 离开这里时,御剑微微一笑,脸上显露出压倒性的自信。

 那是一副无论如何也不会考虑自己败北的胜利者的表情。

 (该死的粗鲁与疯狂的傲慢……那是我最讨厌的,完全不关心他人痛苦的人。)

 我在前世是个失败者。

 从小,学习也好,运动也好,从来没有赢过谁。

 因此,我把“挑战什么东西=失败”当做了理所当然。

 所以,我一直回避比赛。

 但现在——我很想让那个无论在什么意义上都是我的“敌人”的家伙,在我的面前痛哭流涕。

 “好……决定了。好不容易得到了无风险的挑战权。我不答应所谓输赢,但这场比试我接下了。”

 一直在输的失败组的我,向一直在赢的胜利组发起挑战。

 这对我来说是一件颇有革命性的事。

 不管怎么说,我的想法就是,和一个像是前世那些“傲慢,不懂他人痛苦的人”的老大般的家伙,战斗到底。

 “并且,既然要战斗,就要胜利。”

 空无一人的走廊上,我的胜利宣言的轻轻地响起。

 *

 “……为什么会变成漫画里一样的展开啊。”

 “我也想知道。”

 午休的教室里,我和友人山平银次一起打开了便当。

 然后在聊天的过程中,我告诉了银次,有个叫御剑的男生单方面跟我说“在期末考试决胜负!这是决定事项!”,银次一副吃惊的样子。

 “不过,又被人盯上了啊……偏偏还是‘王子大人’的御剑隼人啊。”

 “诶?那家伙真的叫这个外号吗?”

 “嗯嗯,家里是经营各种公司的有钱人,本人也是帅哥、体育万能、成绩优秀,简直就像少女漫画里的王子系人物,所以女生们都这么称呼他。”

 王子啊……我感觉,虽然他长得像王子,但一言一行都像是无良贵族的纨绔子弟。

 “可是,为什么那样的人要上普通高中呢……去上私立的有钱学校不好吗?”

 “他初中上的是私立的名牌学校……但听说他太以自我为中心,经常和其他有钱人家的孩子发生矛盾,所以高中就被父母强制送进了普通高中。”

 “就算惹事了,也因为只有平民所以没有问题的高中吗。真是这样的话,就麻烦了……”

 不过嘛,就他那性格,惹祸上身的部分是很可信的。我眼前浮现出他不管面对谁都骄傲自大的样子。

 然后,在普通的学校中选择来这所学校的原因……难道是因为紫条院在吗?

 (对了……紫条院为什么会来这样的普通高中呢?虽然多少能想象得到,不过没听说过啊……)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可爱少女的身影,让我惊讶的是,光是这样,跟御剑争执的疲劳就能慢慢消融。只要在脑海中描绘出那可爱的脸庞,就像清凉剂一样。她的天使之力真是厉害。

 “话说回来,‘决胜!你要是输了,今后就不要再接近我喜欢的人了!决定了!我决定了所以决定好了!’,他是小学生吗?比传闻里的还要霸道啊……”

 “嘛,是有些难以称之为对话啊。”

 和前世高中时期阴角的我不同,那位王子大人在完全相反的意义上沟通能力相当糟糕。

 “不过啊……毕竟你最后什么约定都没有定,所以什么都没必要做,是吧?就算御剑吵着要胜负要惩罚,也没必要陪他。”

 “嗯,是这样。不过……我想打败那家伙。”

 “诶?真的吗?”

 听到我这么说,银次吃惊地瞪大了眼珠。

 “当然,就算我考试的分数输了,我也不会遵守没有约定好的惩罚。不过,御剑那家伙绝对会因为自己赢了而大吵大闹。”

 “根据我听说的,感觉他确实会那样啊……真烦人。”

 “对吧?然后他就会更加起劲,对我的敌对行动越来越严重。所以,我想在他说着‘那么你的分数是多少?’来跟我比试的时候,赢下比赛,让他颜面扫地。”

 和御剑那家伙聊过之后我明白了,他是个极端自信的人。

 完全相信着自己的优越性,把我当成垫脚石。

 支撑着这一切的,不只是家庭出身,还有他自己各方面出色的能力吧。

 正因如此——身为“杂鱼”的我战胜他,能带给他巨大的挫败感。

 “……能行吗?对手上次期中考试是第一名哦?不过你是第十名,也不是没有胜算。”

 “嗯,那家伙好像脑袋真的很好。不过……我不想输。”

 那家伙也许是完美超人,但并不是无敌的。

 既然只是高中水平的考试竞争,就没有赢不了的道理。

 “老实说,我真想让那个傲慢的混蛋好好睁大眼睛看看。”

 我想起那个烂王子理所应当地称呼紫条院为“春华”,恨恨地低语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