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开心的女儿

第一三一话

第十卷  第一三一话

 在春意盎然的野山上,几辆马车排成一列向前驶去。带有波尔多家纹的马车走在最前头,旅行商人们的马车跟在后面,骑着马的士兵们在周围来回巡逻。

 但奇怪的是,护卫们最关注的却是中间某辆旅行商人的马车。

 其实原因在于,打头的波尔多家的马车完全是空的。

 而与之相对的,旅行商人的马车里非常热闹。首先是安洁琳的三人小队加上玛格丽特,然后是作为护卫对象的赫维缇卡和赛仑,再加上之前旅行商人来的时候聘请的两位冒险者护卫也在这辆车上。

 马车咔嗒摇晃了一下。安洁琳微微挪动一下身子调整姿势。

 后面的马车里传来六弦琴的声音。因为这辆车已经满员了,所以八云和露西尔坐在另外的马车里。波尔多家的一行人和旅行商人们凑到一起,组成一支商队的样子。

 手握缰绳的蓝发女商人吆喝着马儿,但因为是上坡,所以行进得并不算快。

 「坐了这么多人果然是太重了呢……」

 「实在抱歉,是我们提出无理的要求」

 赛仑有些抱歉地低头致意。

 「不、没事没事」

 「要俺说还真的有点挤哎。那不明明还有那么多马车呢」

 「那玛丽你要不要去别的车上?」米丽娅姆故意调皮地说道。

 「别光排挤俺一个人!」

 玛格丽特气乎乎地鼓起脸颊,以一种略有些别扭的姿势靠在马车边缘上。

 安洁琳伸了个懒腰,看向不断朝后方流动的风景。

 「春光明媚……天气越来越暖和了」

 「变得适宜生活了呢。我非常喜欢这个季节」

 对于赛仑的发言,众人都点头以示肯定。生活在北方的人没有讨厌春天的。

 报春祭过去了两天,经过了各种整理和商议之后,安洁琳一行人离开了托内拉。

 忙碌的春天又要开始了,但节日的余韵似乎仍有残留,安洁琳虽然还有种依依不舍的感觉,但她也觉得离开奥尔芬多少有些太久了,因此她一边期待着秋天的再次返乡一边收拾好了行李。

 地城的事情还要再过一段时间。等赛仑以村长助理或是代理村长的形式正式上任之后,才会推进具体的工作。

 为此所需的建设工作也让村里很是热闹。毕竟是要迎接领主的妹妹作为驻村官员,可不能搞出太差的东西,因此木工们抱着一半紧张一半高兴的心情每天围着设计图讨论并计算用料。

 修整街道的工作也再次开始,很多事情都将发生变化。但是并没有讨厌的感觉。比起等在前方的不安,如今快乐的感觉更胜一筹。

 想象着各种有的没的事情,安洁琳忍不住嘿嘿傻笑。看到她这个样子,赫维缇卡也咯咯笑了。

 「安洁还真是好懂呢」

 「……这可是优点」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安洁琳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了视线。

 安洁琳之前因为种种原因一直对赫维缇卡比较冷淡,但在这次失恋酒会上跟她彻底和解,两人关系变好起来。她之前倒是没怎么和赫维缇卡一起喝过酒,这次才发现她是那种酒后会缠着人喋喋不休的类型,连珀西瓦尔和卡西姆都有点招架不住。

 不过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消解了压力,第二天赫维缇卡就完全恢复了精神,以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面对贝尔格里夫和萨蒂,让周围人都吃了一惊。

 赫维缇卡倚靠在马车的边缘,一脸轻松地眺望着风景。这辆马车并未装设贵族用的那种柔软靠垫,但这对于她来说似乎也不算什么事情。只见她心情很好地眯起眼睛,举起双手伸了个懒腰。

 「哎呀,真的是个好天气呢」

 「那啥,赫维缇卡」

 玛格丽特开口说道。

 「怎么啦?」

 赫维缇卡侧过头来。

 「俺瞅你这都被甩了还这么精神啊。是因为借酒发泄了?」

 「呜哇,玛丽,你这非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米丽娅姆傻眼地笑了。赫维缇卡也咯咯笑着说道。

 「这个嘛,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不过回想一下,大概就像是小孩子没能得到想要的玩具的感觉吧……当时虽然确实非常伤心……但过后想想也就觉得没那么难过了」

 「咦~,是这样的吗?热度已经下去了?」

 「唔……倒也不是说就不喜欢贝尔格里夫先生了……该怎么说呢,或许还带有一种喜欢『喜欢那个人的自己』的感觉吧……另一方面,内心某处似乎觉得,从一开始就根本没看到有胜算呢」

 「……毕竟是被拒绝了好几次呢」

 赛仑的话让赫维缇卡不禁苦笑。

 「会那样拒绝我的也就只有贝尔格里夫先生了。肯定也是因为这样才会更加想要吧。你想,不是说『越难弄到手的东西看起来就越有魅力』吗」

 「爸爸他又不是商品……」

 安洁琳气呼呼地鼓起脸颊,赫维缇卡笑着伏下视线。

 「是啊,正是如此。我没能那样看待贝尔格里夫先生呢」

 「作为领主来说……应该没有错吧?」

 安奈莎像是打圆场般说道。

 「也许吧。但是,作为一个女人的话……是吧?」

 「啥啊,果然还是觉得憋屈嘛。那俺就放心了」

 玛格丽特呵呵笑着,双手交叉放到脑后。赫维缇卡噘起嘴来。

 「什么叫放心啊」

 「是说事到如今了你也没必要在俺们面前装样子了。俺们都是朋友吧?」

 赫维缇卡有些吃惊地眨了眨眼,随后大笑起来。

 「嘻嘻,玛丽还真是个直性子呢」

 「说是失礼……也不太对呢。毕竟是精灵族领地的公主大人」

 安奈莎笑着戳了戳玛格丽特。

 「哎,咋了?俺没说错啥吧?你说是吧?」

 「咦,问我吗?我觉得说得很好呢」

 突然被问到的蓝发女商人慌慌张张地答道。

 赫维缇卡笑着长出一口气,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

 「是啊,有这么多愉快可靠的朋友,我还真是幸福呢」

 「这也都是因为赫维缇卡小姐的人望喵~?」

 米丽娅姆笑着说道。赫维缇卡露出果敢的笑容。

 「你能这么说我很高兴……而且关于贝尔格里夫先生的事情,换个角度思考,是让两位优秀的教导者留在了本领内。他们也会培育相当多的人才……将来托内拉会成为北部边境的据点,产出的人才也将惠及波尔多领全境。换句话说这是对于未来的投资,与之相比我的失恋完全是小事一桩」

 「哦,喔……」

 突然话多起来的赫维缇卡让马车上的人都吃了一惊。安洁琳「嗯嗯」地点了点头,向着赫维缇卡张开怀抱。

 「赫维缇卡小姐还真是坚强……但是没必要强撑着哦?来,我的胸膛可以借给你……靠在我丰满的胸前尽情哭泣吧」

 ——丰满?

 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到安洁琳的胸前。谁都没有说话。

 「为什么都沉默了」

 「……到罗迪纳还得多久来着」

 「按这个速度要一天吧……傍晚差不多就到了」

 「喂,为什么要改变话题」

 「安洁,给我薄荷水」

 安洁琳一脸无法释然的表情,从行李中翻出薄荷水递给米丽娅姆。

 玛格丽特打了个哈欠。

 「呼啊……哈——,感觉想睡午觉呢」

 「因为天气很好嘛~。啊,赛仑要喝薄荷水吗?」米丽娅姆说道。

 「我刚喝过了……你们要来一点吗?」

 话题被抛到另外的两名冒险者这边,他们有些惶恐地不住摇头。

 「不、不用,没事的」

 玛格丽特有些不高兴地噘起嘴。

 「用不着那么紧张吧。大家都是冒险者嘛」

 「虽说是那样啦……」

 「S级冒险者『黑发女武神』的队伍……还有『圣骑士』的孙女,这不可能不紧张啊……我们只是C级而已」

 「不是孙女是侄孙啦」

 「居然纠结那里啊……不过领主赫维缇卡小姐也在,倒也是没办法呢」

 安奈莎苦笑着取出弓箭开始保养。但由于马车的摇晃导致手上不稳,这让她皱起眉头。

 「……摇得很厉害呢。等到整修工程结束后应该就不这么晃了吧」

 「是啊。还有地城的事情,要是都能尽早完成就好了呢」

 「嘻嘻……那样的话回家就更轻松了。好开心」

 托内拉地处边陲,往来并不容易。而且路况也不太好,需要花的时间也就更多。再加上其位于道路尽头,有不少旅行商人走到邻村罗迪纳就折返了。但如果将来地城建好,道路也整修完成的话,人员往来就会变得更加活跃吧。安洁琳到时候想要回家也会更方便。倒不如说对她而言后者才是最重要的。

 总而言之,漫长的假期结束了。冒险的日子又会在奥尔芬再次开始。

 与贝尔格里夫一起的这趟旅程尽管数次遭遇险境,但对于安洁琳来说只要能和爸爸在一起就很高兴,因此这些根本算不得什么辛苦。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那些都成为了非常美好的回忆。

 接下来在奥尔芬工作的时候,回乡之情又会逐渐增加吧。等到了秋天再次回乡,到时候一定要去采集新鲜的野越橘,安洁琳不禁在心中暗喜。

 「爱不理得意,爱哈不咋布鲁斯!」【注①】

 「吵死了!」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很吵闹的后面那辆马车嘎吱嘎吱地响着,而更为响亮的露西尔的歌声也传了过来,紧接着八云的怒吼声也随之传来,然后终于安静下来。

 「那边啥情况啊」

 「露西尔在老苦……」【注②】

 「那家伙好像一直都很开心呢」

 玛格丽特从马车上探出身子看向后方。

 「喂——,没事吧——?」

 「哦,不用担心。只是小狗有点兴奋的说」

 可以看到八云挥了挥手。

 【注①:爱不理得意,爱哈不咋布鲁斯:Everyday I Have The Blues(每一天我都闷闷不乐)。著名蓝调歌曲,曾有多名著名歌手翻唱过】

 【注②:老苦:Rock(摇滚)】

 安洁琳咯咯笑着将后背靠在马车边缘上。车轮碾过地面时的震动顺着后背传遍全身。眼前的赛仑也打了个哈欠。结果周围的人也都被带着一个接一个打起哈欠来。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种昏昏欲睡的氛围。

 就在她觉得眼皮变得越来越重,任由身体跟着马车摇晃的时候,车外传来一阵马蹄声,紧接着有人声传来。负责护卫的波尔多士兵很有精神地说道。

 「赫维缇卡大人,快到午饭时间了,我们希望能在前方稍微休息一下!」

 「嗯……也是呢,就这么办吧」

 士兵行了一礼,吆喝着马离开了。赫维缇卡确认士兵远离之后才轻轻打了个哈欠。看到这一幕的安洁琳不禁笑了出来。

 ○  ○  ○  ○  ○

 总觉得家里有些空荡荡的。

 不光是感觉上,实际上也的确如此。那些吵吵闹闹的少女们全都离开之后,体感上喧闹程度的降低远胜于实际人数的减少。

 贝尔格里夫一边打扫一边想,原来这房子有这么大的吗。自从开始在新房里起居以来就一直是一大家子人,如今人数一口气减少之后突然感觉非常空旷。

 孩子们和格雷厄姆去村外散步了。从早上开始就是好天气,正是散步的好日子。

 「……之前还真是热闹啊」

 他倚着扫帚叹了口气。到了如今才终于有一种漫长旅程彻底结束了的感觉。虽然早就回到了家,但总觉得像是各种活动还在一直进行似的。要说的话之后还有地城相关的事在等着,但如今也的确是松了一股劲。

 躺在木地板上的卡西姆翻了个身,看向贝尔格里夫。

 「干嘛叹气啊。安洁走了觉得寂寞了?」

 「也有这方面原因吧。总觉得有点没干劲了」

 「嘿、嘿、嘿,毕竟之前一直都像过节一样热闹啊」

 「嗯,身处其中的时候倒是还好……过去之后就感觉很累呢」

 「这话怎么听着好像你有多老似的」

 转头一看,是珀西瓦尔进来了。他怀里抱着一大堆柴火。

 「你难道不累吗?」

 「身体不累。不过俺倒是觉得稍微安静点了」

 他说着来到壁炉边将柴火放下,并将其摆放整齐。

 「说起来,贝尔,俺想到个事儿」

 「嗯?」

 「你要不和萨蒂搬回老房子那边住?你们这新婚夫妇跟俺们一群外人还有老爷子住在一起,也不方便亲热吧」

 「啊,咱也觉得这样不错哎。珀西也有机灵的时候呢」

 「你这家伙,对队长倒是多尊重一点啊」

 贝尔格里夫傻眼地以手扶额。

 「倒是很感谢你的关心……但孩子们肯定也会跟着过来,所以没区别」

 「有格雷厄姆老爷子……好像是不行啊」

 米托和夏洛特这些已经大了的孩子们姑且不论,双胞胎在睡觉时一直会黏着萨蒂。而没有孩子愿意跟珀西瓦尔和卡西姆一起睡。卡西姆捻了捻自己的胡须。

 「还有这个问题啊……咱是觉得弄个两人的爱巢还是个挺不错的主意的。至于孩子们嘛,日后再考虑吧」

 「就是说啊。趁这机会再给安洁添个弟弟或者妹妹呗」

 「喂~」

 又有别的声音传来。转头看去,萨蒂提着装满水的木桶站在那里。她嘴上在笑,但眼神里却没有笑意。

 「珀西君,卡西姆君……你们为什么总是这么粗神经呢?」

 「啥叫粗神经啊」

 「就是就是。咱几个这是在为你们的幸福着想嘞」

 「什么幸福啊。真是的,两个爱乱说闲话的大叔……你们今天晚饭就好好等着吧!」

 「等下,你这犯规了吧!」

 「咦,要下毒吗?」

 「才不会做到那地步呢!」

 「啥啊,那就没事了」

 「卡西姆……你这话稍微有点吓人啊?」

 「咱只是觉得,萨蒂的饭就算做得难吃了,大不了也就是回到以前而已,又死不了人,嘿、嘿、嘿」

 「就算是以前也没有难吃过吧!」

 「就是说啊,卡西姆,甭胡说。当时也就是不好吃而已」

 「那不一样的么」

 「这些事情咋都好啦。反正你们夫妇俩搬那边家里去吧。要不然晚上床吱吱呀呀的响影响俺们睡觉」

 「……色老头」

 「什……!」

 「大色狼!」

 萨蒂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

 珀西瓦尔一瞬间皱起眉头,不过随即笑喷了出来,之后也一直哈哈大笑不止。被他带得卡西姆和贝尔格里夫也笑了出来,萨蒂也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

 珀西瓦尔大约是笑得太过头了,只见他用手指拭去眼角的泪水。

 「哈哈哈哈……没想到还能像这样说些无聊的傻话」

 「你得了吧,咱可不想再感伤了哎」

 「……像这样只有我们四个人,好像是会合以来头一次呢」

 萨蒂开口说道。

 想想看似乎还真是如此。之前安洁琳她们也一直都在一起,像这样只有四个老朋友在一起聊天或许还真的是头一回。

 珀西瓦尔和萨蒂争论不休,卡西姆在旁边煽风点火,贝尔格里夫在一旁傻眼地看着他们。随后问题动不动就会被抛到贝尔格里夫这边来。贝尔格里夫回想起当年还只是十几岁的年轻人的时候,他们就像这样围着桌子一边喝酒一边聊天的情景,不禁感觉眼眶发热。

 「啊,贝尔君也哭了」

 眼尖的萨蒂笑嘻嘻地戳了戳贝尔格里夫的肩头。他苦笑着揉了揉眼睛。

 「大概是上年纪了……动不动就爱流泪」

 「是啊。就当是上了年纪吧」

 听珀西瓦尔这么一说,卡西姆笑了。

 「你不刚才还嫌人家说话显老么」

 「烦不烦人,这你咋就记得这么清楚呢」

 珀西瓦尔一把抓过卡西姆的礼帽,像扔飞盘似的扔了出去。卡西姆慌忙伸出手去,只见帽子突然就停在了空中,像是被他的魔力追上了似的,随后又漂浮着回到了卡西姆手上。

 「你搞啥啊」

 「哈哈,还真有点本事」

 珀西瓦尔毫无歉意,继续摆放柴火。萨蒂将水桶里的水倒进缸里,随后又出去了。贝尔格里夫也收起扫帚来到外面。

 太阳已经快要爬到天顶,春日的阳光洒满大地。新探头的嫩叶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风虽然还有些凉,但抚过皮肤时也已经很是温柔,没有了冬日里那股锋利的寒意。

 「应该已经翻过山头了吧」

 他想到安洁琳她们的旅途。在这种好天气里旅行心情也会很好吧。

 对面传来滑轮吱吱作响的声音,萨蒂正在井边打水。她将汲上来的水倒进木桶,随后将木桶提起。贝尔格里夫朝她走了过去。

 「我来提吧」

 「没事,这点而已。话说格雷厄姆先生和孩子们还没回来呢。马上该吃午饭了啊」

 「是去森林里面了吗……我去稍微看看吧」

 「我是觉得不用担心啦。不过嘛,就当是散步呗?」

 「是啊。最好现在就去,要不容易走岔了」

 「……来一下」

 「嗯?」

 萨蒂将水桶放到地上,看样子是想说什么悄悄话,于是贝尔格里夫也将脸凑过去,突然间嘴唇上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随后立刻又离开了。眼前那对祖母绿色的瞳孔中闪烁着淘气的光芒。

 「路上小心啊」

 「……我走了」

 贝尔格里夫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萨蒂则是满意地笑了笑,迈着轻快的步伐朝家里走去。

 在原地愣了一阵,贝尔格里夫突然反应过来,赶紧喊道。

 「萨蒂,水」

 「啊」

 只见萨蒂慌慌张张地折了回来,抱起木桶快步走进家中。她那尖耳朵的顶端看起来也有点泛红。原来她也不好意思吗,贝尔格里夫不禁笑了出来。

 他笑了几声,准备出发去找人,结果刚转过身来就看到格雷厄姆和孩子们站在他面前,不禁吓了一大跳。格雷厄姆脸上仍是一如既往的无表情,但看起来却显得颇有些意味深长。夏洛特等人则是脸上泛红,面带笑容看着贝尔格里夫。

 「……什、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刚才」

 「嘻嘻,父亲和母亲也很可爱呢」

 看来是完全被看到了。贝尔格里夫不禁双手掩面。双胞胎跑了过来,抱住他的后背和腿。

 「爸拔,你在和萨蒂,说什么?」

 「脸凑近,说悄悄话吗?」

 「啊,哦……嗯,马上该吃午饭了」

 「吃饭」

 「噢~」

 「走了,你们两个。过来」

 米托很有哥哥的样子,牵起双胞胎的手带她们走进家里。格雷厄姆摸了摸下巴。

 「关系良好是好事。汝无需在意」

 「那、那和这是两码……」

 「不必在意他人的目光,贝尔。这里是汝的家。我等不过是借宿的外人而已」

 「都不知道你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的……」

 格雷厄姆微笑着跟在孩子们后面进了屋。夏洛特小声朝贝尔格里夫说道。

 「没事的,父亲。我会跟卡西姆叔叔还有珀西伯伯保密的!」

 「啊,呃,谢谢了……话说你照顾羊群已经习惯了吗?」

 「嗯,小羊羔很可爱呢。哎嘿嘿,父亲下次也一起去吧」

 「是啊……白」

 白仍是板着脸,并不回答贝尔格里夫,径直朝家中走去。

 「那个、白,你也说点什么」

 「……真的要我说吗?」

 「……抱歉,还是算了」

 白哼了一声,走进屋里去了。

 被孩子们这么关照,还真是没个大人样啊,贝尔格里夫苦笑着牵起夏洛特的手回到家中。

第一三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