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二话 猎人实用技能。

第二卷  第三十二话 猎人实用技能。 另一方面,这时格奥尔格他们正在上男生必修科目猎人实用技能(初级)。

 艾玛有乖乖地顺利上课吗……?

 虽然担心不完,不过格奥尔格和威廉,就连约书亚也对学园的第一堂课感到紧张,这时正在换衣服。

 猎人实用技能相当于前世的体育课。

 老师已经在猎人实用技能专用校舍的教室里等待,学生被指示换上方便活动的服装。

 换上事前准备,带来的服装时,老师一直盯着学生们。

 「那个,哥哥,那个老师……有奇怪的兴趣吗?他一直盯着男学生换衣服……」

 威廉露出没出息的表情,向格奥尔格附耳低语。

 「嗯?出门狩猎前的父亲大人也是那种感觉啊。」

 「父、父亲大人也是!?」

 「嗯,因为狩猎要赌上性命啊。要确认有没有身体不舒服或受伤的人。像我们这种边境出生,即使是一点小伤,出门狩猎时也会报告,不过王都出生的人,会讲究什么骑士精神的吧?这我不太懂,他们会固执地隐瞒,误以为这是一种美德,有人会带伤出门狩猎。」

 「呜哇……那……」

 因为【人】血的气味狂暴化的魔物不在少数。

 在带头猎杀魔物的突击队里,只要有一个人因为擦伤而散发出血腥味,对狩猎就会造成阻碍,这连威廉也想像得到。

 「嗯,一般来说,动作比平时迟钝的人光是待在猎场就很危险吧?明明隐瞒这件事只会造成麻烦,却不想示弱,根本没有了解到严重性。」

 狩猎魔物最要求团队合作。

 根据领主魔物管理第六条,边境领主必须接纳、教育没有魔物出现的领地的猎人。

 类似城乡差异的领民性差异,曾经多次引发问题。

 一开始的时候,尤其王都一带的猎人往往对于向乡下边境猎人学习会感到抗拒,所以经常无视重大的注意事项。

 不仅说再多次也不愿意听,因此受伤的话就是领主的责任问题。

 「为了事前避免问题,有新人在时领主就会从换衣服开始监视。」

 「真不愧是格奥尔格哥哥!对狩猎真是瞭如指掌呢!」

 「不,约书亚,我不记得哪时变成你哥哥了。」

 耍嘴皮子拍马屁的人不是弟弟威廉,而是约书亚。

 「我不是你未来的妹夫吗?」

 「别胡说。」

 这种时候的约书亚笑嘻嘻的,眼神却很认真。

 「猎人实用技能……如果不是男生必修科目,现在我就在艾玛小姐身旁刺绣了……」

 约书亚只是不想离开艾玛身边,甚至从帕雷史跑来王都的异常者。

 正是为了和艾玛就读同一所学园,因此买下男爵位的变态。

 「也就是说,那位老师不是变态,也不是正太控对吧?我安心了。」

 威廉放心地抚着胸口。

 「……我觉得你没资格说老师耶。」

 威廉在前世罹患的萝莉控就算转生后也没治好。

 「哥哥……真过分……」

 「威廉少爷!别介意!」

 「不,约书亚,你没资格说我……」

 ◆ ◆ ◆

 上猎人实用技能的全体学生换好衣服后,移动到专用的运动场,然后开始上课。

 「猎人实用技能(初级)主要以增强体力为中心。今天要练习长跑。」

 跟上!老师自己开始奔跑。

 「老、老师!到底要跑几圈?」

 一名学生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地发问。

 「两小时。」

 「「「「「「咦?」」」」」」

 「我没算过要跑几圈。今天的课程就是要持续跑两小时。」

 「「「「「「嗄?」」」」」」

 「各自找时间时常补充水分。运动场的正中央设有供水场所。补充水分时快跑过去,补充后迅速回来。」

 「「「「「「咿!?」」」」」」

 「说话会打乱呼吸喔!维持一定速度。只要抓到诀窍,很快地就能持续跑两小时啰!」

 入学后第一堂猎人实用技能是长跑地狱。

 每年原本身为贵族公子备受宠爱的新生,都在这里第一次了解到残酷现实。

 「呼呼呼……好难受!怎么可能跑两小时……」

 「呼─呼─呼─呼─太小看这堂课了……」

 威廉和约书亚对于超出预料的课程都掩不住惊讶。

 「咦?约书亚,你在某种程度上调查过学园了吧?你不知道这堂课吗?」

 「呼─呼─呼─我只有调查艾玛小姐要上的科目。」

 格奥尔格感到意外,约书亚上气不接下气却仍回答得很清楚。

 「呼呼呼……还有一个多小时……?」

 「你们最好别再说话了。也会口渴吧?」

 「哥哥!为什么!?呼呼,完全,呼呼呼……呼吸没乱掉耶!?」

 威廉和约书亚与其他公子都拼命奔跑到表情扭曲,唯独格奥尔格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嗯?老师之前才说过了吧?只要抓到诀窍。以这个速度跑多久都可以喔。比起去年全速追赶艾玛时轻松多了。威廉。」

 你的体能该不会比当时还差吧?格奥尔格有些诧异地看着弟弟。

 「哥、哥哥……呼呼呼,你前世是大猩猩……吗?」

 航和格奥尔格之间有隔了一次大猩猩吗?威廉认真地质疑。

 「什么啊,说什么大猩猩……想要成为猎人一起去狩猎的话,这样就上气不接下气会很困难喔。」

 不要说成人前了,格奥尔格根本在入学前就已经具备身为猎人的战力。

 其实他的体力和战斗能力早就非比寻常。

 「咦?那个人摇摇晃晃的耶……脱水症状吗?我去看一下。」

 格奥尔格发现前方有个落后一圈以上,摇摇晃晃跑步的公子,加快奔跑速度去照顾他。

 「……呼呼……哥哥……肯定是……大猩猩……」

 格奥尔格向难受的公子搭话,跑去取水,又加快速度跑去向前方的老师报告,威廉十分惊讶,难以相信自己和他是亲兄弟。

 他再次确实感受到哥哥格奥尔格的状况判断、领导力、直觉都无可挑剔。

 因为是长男所以很会照顾人,这个特质也很适合以团队合作为第一的猎人。

 不过他偏偏因为害怕读书所以学识欠佳。

 威廉叹了一口气,觉得哥哥这一点很可惜。

 不管在哪里田中家都伴随着缺憾,注定是悲惨的命运,说起来其中一员威廉也有糟糕之处,偏偏每个家人都看不到自己的问题。

 ◆ ◆ ◆

 「「累死了~」」

 威廉和约书亚趴在桌子上。

 「没想到,真的被迫跑了两小时……」

 总算呼吸平顺的威廉环顾教室,以虚弱的声音嘀咕。

 环顾教室内,有许多学生比两人更疲乏。

 「第一次连续跑这么久……」

 虽然约书亚也从一年前就有稍微锻炼,却难掩疲劳。

 「不不,中途你们俩的速度几乎跟走路没两样了吧?」

 独自一脸若无其事的格奥尔格回答。

 猎人实用技能(初级)的课程,只有连续跑两小时学园的运动场便结束。

 最后能和老师以相同速度跑步的人只有格奥尔格。

 不动脑,只靠体力的话,格奥尔格独擅胜场。

 那些原本认为格奥尔格是边境乡下贵族,而轻视他的众公子目光也转变成尊敬的眼神。

 「……哥哥,你还记得吗?在王都的目标。」

 「嗯?总之不要引人注目对吧…………?啊。」

 要达成在王都的目标,比想像中还要困难。

 「……艾玛小姐,还没来吗?」

 约书亚一边检查服装有无凌乱,一边看着教室入口。

 「那家伙……不会又引起问题了吧?」

 「啊,王子!」

 爱德华第二王子出现在入口。

 王子注意到威廉的声音,和同行的高大少年一起走过来。

 「看你们的模样,猎人实用技能(初级)今年也是持续跑了两小时吧?」

 教室里的学生慌忙起身,正要行臣下之礼时被王子挥手制止,他向格奥尔格和威廉攀谈。

 「殿下是上中级课程吗?」

 听了王子的话格奥尔格发问。

 「因为我在去年入学……以你的年纪要持续奔跑那么久很辛苦吧?威廉。」

 王子十分同情在学生之中最年幼的威廉。

 虽然学园没有入学年龄限制,但也没有因为年龄、性别考量授课内容。

 当然,也没有身分差异。

 「去年殿下也很辛苦呢。」

 和王子同行的少年淘气地笑着逗他。

 「亚瑟,不用多嘴。格奥尔格、威廉,我来向你们介绍,这是我同学亚瑟•贝尔。」

 名叫亚瑟的少年,淘气地笑着自我介绍。

 「你们是史都华家的格奥尔格和威廉吧?我从殿下口中听说了许多关于你们的事……嗯,虽说许多,但比起史都华家的千金小姐,其实只有一点点。」

 「亚瑟!!!」

 完全是在作弄王子。

 贝尔家是代代骑士的门第,在不允许局外人侵入的学园里,亚瑟也担任王子的护卫。

 他们似乎从小往来,能作弄冷漠印象强烈的王子的人,在王都顶多只有亚瑟。

 「哦,对了,殿下,我也可以向你介绍一个人吗?这是我们从小认识的约书亚•罗斯柴尔德。」

 躲在格奥尔格背后的约书亚,迅速地行臣下之礼。

 「我是约书亚•罗斯柴尔德,殿下。今年起蒙赐男爵爵位,忝居贵族末座。」

 得到王子允许的约书亚抬起头。

 「喔……你就是雀斑脸的约书亚啊……」

 一年前,对游戏严格的雅德维加玩扮家家酒时出现的名字,王子一直记得。

 「是的,我和史都华家往来甚密。尤其是和艾玛小姐感情很好。」

 约书亚笑嘻嘻地回话的瞬间,当场产生强烈的紧张感。

 ……好厉害!约书亚那家伙!向王子宣战了!

 今年才当上男爵的前平民竟然挑战王子!?

 不不,他有提到罗斯柴尔德吧?若是那个商会的儿子,资产富可敌国喔!

 教室里不幸地正好在场的学生,一齐只用眼神对话。

 王子喜欢艾玛,在王城派对上就整个传开了。

 表情几乎没变过的王子,在艾玛面前露出判若两人的笑容,这也难怪。

 就连没有参加王城派对的贵族,情报也如疾风般传播,不知道的人大概只有艾玛本人。

 猎人实用技能之后的倦怠气氛彻底改变,所有人一动也不动。

 总算变暖的王都,唯独这间教室感觉笼罩着冷气。

 「……姊姊她为什么那么受欢迎啊?」

 「只有殿下也好,可以清醒过来吗……」

 约书亚是年轻优秀的商人,王子出色地善尽王族的职责。

 若是没有艾玛,明明都是有大好前途的人才……

 约书亚已经不行了,所以至少只有王子也好……兄弟的心愿也是徒然,这时偏偏又倒下了一桶名为艾玛的燃油。

 「呵呵呵,好像是这间教室吧?」

 「太好了,看刺绣老师催成那样,我还以为真的会赶不上。」

 「好期待魔物学喔,凯特琳。」

 「很期待魔物学呢,凯萨琳。」

 「魔物学的教室很大,应该不怕没位子坐。」

 打破冻结般教室气氛的人,是魔物学教室近年来没听过的女生谈话声。

 「啊,约书亚!猎人实用技能上得如何?」

 因为与王子面对面的约书亚朝向入口,所以悠哉得可怕的艾玛向他打招呼。

 不幸地无法动弹的学生们只用眼神对话。

 ……为什么有女生出现在教室里?

 那个声音是艾玛小姐?是吧?偏偏没理会王子而先向约书亚打招呼!

 这是什么情况?学园第一天就这么紧张吗?

 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学生们更加吵闹……只用眼神。

 对艾玛的声音有所反应,王子回头。

 「哎呀,是第二王子殿下!凯特琳。」

 「哎呀,是第二王子殿下呢!凯萨琳。」

 双胞胎悠哉地出声,法兰西丝卡和玛丽恩慌忙按住她们的头行臣下之礼。

 光看背影从发色也知道大概是王族,艾玛和双胞胎的反应令人难以置信,大家都冒出冷汗。

 「这不是艾玛吗!你为什么在这里?」

 王子的声音很明显情绪高涨。

 今天的课程都是男生必修科目,因此他不觉得能见到面。

 「我来上魔物学的课。殿下也来上魔物学吗?」

 艾玛温柔地笑着回答。

 和派对那时不一样,艾玛没有蒙上面纱,虽然右颊大面积的伤痕非常显眼,不过对于被迫陷入极度紧张状态的学生们来说,艾玛的笑容只有疗愈。

 ……真棒……

 好、好可爱……

 好喜欢……

 虽然一样是只有眼神交流的对话,不过关键的眼珠子变成心形符号的人也零星出现……这个世界的公子太好骗了。

 「哎呀,哥哥和威廉也在啊。呃……?」

 艾玛对于王子身旁陌生的亚瑟感到纳闷。

 因为完全没有出席在王都举行的茶会,和其他千金相比,艾玛在学园里认识的人非常少。

 环顾四周,还是没有隐藏淘气笑容的亚瑟向艾玛要求握手。

 「你好,史都华家的千金小姐!我叫做亚瑟•贝尔。你身旁的玛丽恩是我的妹妹,你们相处得不错吧?」

 他正要直接亲吻握着的手,在那之前被玛丽恩阻止了。

 「兄长,你太过火了。」

 「为什么阻止我?玛丽恩。这是你平时在做的事吧?」

 亚瑟不服气地看着妹妹。

 这对兄妹站在一起,俊俏气场非比寻常。

 「被我亲吻的千金完全没有感觉不愉快,兄长可并非如此!」

 兄妹都是一个样。

 「呵呵呵,你们感情很好呢。」

 艾玛又温柔一笑,亚瑟把脸凑近。

 「真可爱哪~难怪殿下会不堪……一……击……」

 亚瑟被王子用力拉扯,失去平衡。

 「别闹了!亚瑟!还有,你的手要握到什么时候?」

 他从亚瑟的手中解放艾玛,像是保护般让她躲在后面。

 虽然是正牌王子拯救美女的行径,但他却趁乱握住艾玛的手,还没有放开。

 「殿下?」

 艾玛小姐的手……!!约书亚在后面发出声音,王子却摆明无视他。

 「殿下?」

 「…………」

 「殿下?殿下?」

 「………………」

 「殿────下────?」

 明明绝对有听见,王子却仍牵着艾玛的手,视线飘向斜上方,不和约书亚目光相对。

 「威廉……为什么我妹妹,可以受欢迎到这么莫名其妙啊?」

 有一年空档可以冷静的王子也这样,这已经是重病了吧?格奥尔格叹了口气。

 「因为姊姊的心智年龄大约四十岁,非但毫无自觉,还一副母亲态度待人吧……那反而促进了奇怪的事……」

 已经无可救药了吧?威廉也叹了口气。

 格奥尔格和威廉两人都陷入苦恼。

 ◆ ◆ ◆

 「可以安静一点吗?」

 发出不高兴的声音的同时,最前面座位上的学生站起来。

 「你们明明是女生,却来上需要高度知识的魔物学,犯蠢吗?我可是来认真上课的。殿下也是!王族应该不用上魔物学吧?你是特意来搅乱的吗?」

 「!罗伯特少爷……」

 法兰西丝卡的身体微微颤抖蜷曲。

 「课都还没开始上,可以别来找碴吗?罗伯特。」

 亚瑟一脸厌烦地看著名叫罗伯特的公子。

 那个人是哪根葱……不是,是哪位?

 艾玛悄悄地问法兰西丝卡。

 竟然有贵族敢嫌王子吵,太令人讶异了。

 「喂,我听见了,艾玛•史都华。竟然不认得我,真是个乡巴佬!」

 罗伯特带着打从心底看不起的表情对艾玛毫不客气地说。

 「你说得太过分了,罗伯特!」

 王子仍然牵着艾玛的手,没事的,像是在保护她,温柔地握着。

 然而,艾玛并不害怕罗伯特的样子。

 「非常抱歉。罗伯特?少爷?我一直在边境领地生活,所以有很多不懂的事。」

 她用没和王子牵着的手稍微捏起裙摆,低头说抱歉。

 不管怎么说,对方用全名叫艾玛。

 应该没人知道乡下边境贵族的女儿名字……她在派对上有那么引人注目吗?

 「艾玛小姐,罗伯特少爷是莱拉小姐的兄长。他是兰斯公爵家的长男。」

 法兰西丝卡从背后小声地告诉艾玛。

 「哎呀,莱拉小姐的!?感觉不太像呢?」

 莱拉是在原本的世界没见过的漂亮淡蓝色头发,罗伯特则是接近黑色的褐色头发。

 而且,莱拉小姐是最先对独自走进教室的艾玛打招呼的和善(艾玛视角)千金。

 也没有像罗伯特那样露出敌意找碴。

 「当然啦。因为我和妹妹是同父异母,我的生母是相当于现任国王侄女的高贵身分。别拿我和妹妹相提并论。好好记住,我拥有王族血脉。」

 给我注意言辞啊!本公子可是高人一等。罗伯特自豪地笑了。

 在史都华家治理的边境帕雷史,领主与领民从以前就互助合作生活。

 魔物出现的危险土地如今成为王国第一富有的领地,不过贫困的时期曾经很久。

 只是为了生存最起码的勉强生活,领主也经常向领民求教。

 为食粮不足的季节储备的干货做法,从小处勤勉累积的节约小知识,裁缝和养蚕原本也是领民教导的。

 不能当饭吃的虚荣和自尊,在帕雷史这块土地可没有丝毫存在余地,出身贵族就比较尊贵的感觉,在史都华家祖先的家谱很早就失去了。

 并且,如今更回想起前世日本人的记忆,罗伯特的自豪根本不值一提。

 「唉……是这样啊。原来如此,罗伯特少爷能对殿下讲话这么失礼,是因为亲戚的亲密情感呢?」

 「你是笨蛋吗?」

 设法理解的艾玛开口却不得要领的样子,令罗伯特傻眼地开始说明。

 「殿下的母亲不过是侯爵家吧?而且,你不知道我们兰斯家代代是王室公主下嫁的门第吗?若论血统的正当性,我还更接近国王。」

 罗伯特自信满满的话令王子的表情扭曲。

 被戳到痛处了。

 提起血统什么的,任何人都无法违抗兰斯家。

 就连在贵族中堪称名门的亚瑟&玛丽恩兄妹,听了这话也无法反驳。

 法兰西丝卡全身颤抖。她看过被罗伯特盯上的公子和千金的下场。

 双胞胎兴趣盎然地在一旁看戏。

 「咦?可是,罗伯特少爷终究不是王族吧?也没尽到丝毫身为王族的职责,就只会一味主张血统……这样感觉……有够……拙……」

 艾玛无法理解罗伯特的奇怪理论,不小心脱口而出。

 「嗄──────!?」

 罗伯特气得满脸通红。

 「呜哇,艾玛!!差、差~不多该闭嘴了吧!?」

 「啊!姊姊,伤痕会痛吧?是啊,坐下来吧。你连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一定非──常痛吧!?」

 「咦?伤痕?咦?完全不……」

 「很痛吧!姊姊!很痛对吧!应该很痛!嗯!根本是剧痛啊!」

 「艾玛小姐,太棒了!」

 「约书亚,事情会变复杂,闭嘴啦!」

 格奥尔格和威廉慌忙介入时,上课钟声响起。

 对噤声观察情况的学生们来说,钟声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令人迫不及待吧?

 救赎之钟停止前,魔物学的老师突然穿过教室门走进来。

 体格壮硕异常的老师瞥了一眼尚未就座的艾玛等人说:

 「……快点坐下。」

 魔物学的课老是没女生,也是受到这名老师沃夫冈•加利亚诺外表的影响。

 简单地说,大到可怕。

 超过两公尺的魁梧身材加上光滑的秃头。

 或许比父亲李奥纳多还要高大。

 即使穿着衣服也看得出隆起的肌肉,艾玛无可相比的伤痕累累脸孔,让贵族千金光是看到都感到强烈刺激。

 「是!」

 随着宛如模范生的爽快回答,罗伯特迅速就座。

 呜哇,果然很拙……心里这么想的艾玛也被威廉勉强坐下。

 「从今天起这一年,我是负责魔物学的沃夫冈•加利亚诺。话说,几乎都是和去年同样的人嘛。」

 老师低沉的声音在宽广的教室里回响。

 虽说是必修科目,但是因为及格的学生很少,所以每年都是熟面孔。

 「嗯,今年难得有五个女生。这门科目很难,要努力学习喔。」

 老师的视线朝向艾玛她们。

 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双胞胎「哔!」地发出怪声僵在原地。

 法兰西丝卡吓到全身颤抖不止,玛丽恩也咕嘟地吞了口口水。

 「是,沃夫冈老师。我会努力的。」

 只有艾玛正面迎上老师的目光,笑嘻嘻地回答。

 虽然相貌相当粗犷,但魄力型肌肉发达的帅气大叔也不错。

 大叔控的可悲习性,使她有不像普通年轻女生的反应。

 「喔……脸上有凄惨伤痕,你是史都华家的艾玛小姐吗?」

 和一般千金不同,艾玛没有害怕的表情,老师看着她脸上的伤痕问道。

 尽管觉得关于脸上有伤的问题,老师似乎也不遑多让,不过王都的人不知为何都知道自己的名字,这个谜团令艾玛感到纳闷。

 从沃夫冈走进教室后,暴露在熟悉的紧张感之中的学生们用眼神的对话持续着。

 唉……艾玛小姐看着沃夫冈老师很一般地对答耶!?

 刚才还说罗伯特少爷的血统不算什么,她的想法多么灵活啊!

 不不,她一定很害怕吧?

 那可是沃夫冈老师耶!

 那是体贴啦!

 即使害怕,也毫不失礼地笑着回答。

 那是艾玛小姐的天生善良使然吗?

 光是那充满体贴的笑容,就觉得有上这堂课真是太好了。

 我懂!

 虽然只是大叔控专有的特技,却没人这么觉得。

 「好,今天特别来讲解史莱姆。因为和去年的内容大幅变更,所以仔细听好了。」

 史莱姆是什么?学生一齐翻开教科书。

 出现率低的史莱姆在这个世界的认知度也很低。

 老师笑着说,今年的魔物学很不得了喔。

 去年拼命记住的内容,每次发现新事实都会反映在书上,魔物学每年教授的内容都会不一样。

 在教室认真上课的史都华家三子女,由于他们的活跃,不只史莱姆,关于其他魔物的因应方式也有多次在课堂上提出,教科书的改写率是往年的两倍以上。

 虽然今年鼓起干劲想要及格的学生很可怜,不过这一年会很有意思,老师严肃的脸上露出笑容。

 趁着沃夫冈在黑板上画史莱姆的图(画得超好),格奥尔格和威廉小声地责备艾玛。

 「艾玛……该说港!你是故意的吧?故意去惹罗伯特少爷的吗?」

 「港姊姊!坏习惯又出现了!面对孩子不用那样啊……明明被吩咐不要引起问题……」

 「嗯?因为那个罗伯特少爷啊,他一开始说那什么话?说什么明明是女生耶?我从以前就最讨厌误以为男尊女卑的家伙。」

 呵呵呵,艾玛不怀好意地笑了。

 目前为止,在这个世界只有对艾玛温柔的公子,在王都可就并非如此。

 也有像罗伯特一样具有男尊女卑思想的人。

 港从以前就对女生宽大,对男生严格。

 尤其是对于误以为女生比较差的男生。

 「艾玛……别太欺负人喔。」

 格奥尔格看到艾玛好战的表情,只有不祥的预感。

 「姊姊,拜托了,别引起骚动喔!」

 很难吧……威廉也放弃似的提醒她。

 「那边不要说话。艾玛•史都华!砍了史莱姆会变怎样?」

 用粉笔画好有弹性的漂亮史莱姆,沃夫冈责备说话的人,像是处罚似的问艾玛问题。

 「是,沃夫冈老师。对史莱姆的斩击意味着分裂。越砍史莱姆会增加越多。」

 突然被点名的艾玛毫不犹豫地回答。

 正确答案……沃夫冈的声音使教室里翻教科书的声音停止,学生发出赞叹的声音。

 只有罗伯特不甘心地表情扭曲,不过艾玛才不理会。

 顺利地、和平地,总之不要引人注目,母亲梅尔莎的心愿只是徒然,艾玛VS罗伯特的对决拉开了序幕。

第三十三话 罗伯特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