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插画

第32话 恋人轮换

第四卷  第32话 恋人轮换

 某个周末的上午。

 我和浜波一起来到闹市区,运动鞋店还没开店门口就已经排好队了。

 「抱歉,一大早就叫你出来」

 「没事,没事」

 浜波的男朋友吉见君的爱好好像是收集篮球鞋。今天发售海外的限定款,吉见君要去篮球部练习。所以我和浜波才会来。

 「桐岛前辈,这个请收下」

 递过来的是罐装咖啡。

 「这是小费」

 目标的篮球鞋是很受欢迎的款式,不抽中购买名额是买不到的。因此,为了尽可能提高抽到的概率,我被赶了出来。

 「不过浜波也够拼的,为了男朋友一大早就开始排队」

 「我不否定」

 浜波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还是害羞地把带着护耳的毛线帽拉下来把脸遮住。脸颊通红,吐着白气。

 冬天晴朗的早晨,空气十分清爽。

 「对了浜波,你是不是有事想问我?」

 「不,没什么特别想问的」

 浜波若无其事地扭过脸去。

 「不,有的吧。绝对有的,传闻都在一年级的教室里传开了吧」

 「我不知道~」

 「你不想知道啊」

 「鞋子买完然后赶紧回去吧」

 「柳前辈进到教室里来了」

 我说到一半,浜波把手放在耳边捂住。

 「那之后要怎么说呢──」

 「啊~啊~啊~啊~啊~」

 比起说什么,更重要的是谁在说。

 柳前辈当着大家的面宣布自己正在和橘交往。

 『全部,都是我的错』

 柳前辈是这样描述的。柳前辈一直喜欢橘,强行说服了和我交往的橘。早坂鼓励了失意的我。然后我和早坂交往了。

 听柳前辈这么说,教室里也,哎,也就是那样吧。已经准备好了简单易懂的结论,感觉就没有必要再说什么了。

 我和早坂。

 柳前辈和橘。

 表面上那个组合符合人们的价值观。一对一的关系,好好地分手之后和别人交往。虽然只有柳前辈背负着追求有男朋友的女孩子的恶名,但是柳前辈不是那种在意周围人说什么的类型,更重要的是高三就快毕业了。

 这是为了挽回名声,勉强算得上妥当的方法。那种场面也就此平息了。

 不过,有一个人除外,对于不同班级的橘来说,这无疑就是晴天霹雳吧。

 放学后,我们在离学校较远的咖啡店集合。

 我和早坂在四人桌并排坐下,柳前辈坐在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后,一脸冷漠的橘走进店内。

 她快步走了过来。然后拿起桌上的水杯,无言地朝柳前辈泼了过去。

 「抱歉」

 柳前辈一边用手帕擦脸一边说。

 「我有话想说。先坐下吧」

 橘依然瞪着柳前辈。

 「桐岛想要以脚踏两条船的男人的身份过完剩下的高中生活吗?」

 听到他这么说,橘粗暴地把包放在桌上坐了下来。

 「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桐岛应该是在和光凛交往的吧。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有问的权利吧」

 回答的人是早坂。

 「我啊,之前喜欢柳前辈」

 柳前辈的脸上浮现出了复杂的表情。

 「但是,我觉得这段恋情无法实现,就和桐岛君商量了。后来我喜欢上了桐岛君,和他有了暧昧的关系,后来,桐岛君的初恋终于实现了,也和橘交往了——」

 早坂含糊其辞地说。她可能不想让橘知道自己是桐岛的本命。

 柳前辈听完后,叹了口气。

 「你竟然做了这么荒唐的事啊」

 「对不起」

 橘什么也没回答。她喜欢在学校堂堂正正地做女朋友。但那却被破坏了,相当生气。

 无言的时间持续着。

 终于,柳前辈开了口。

 「要不,先暂时试试这个组合」

 那是柳前辈为了掩饰面子而提出的,我和早坂、前辈和橘试着做暂时的恋人的提案。

 「绝对不要」

 橘强烈拒绝。但是,柳前辈没有退缩。

 「这是我最后的请求了」

 说着,他低下了头。橘有些困惑。一旦丢掉自尊心和脸面,橘就会变得很脆弱。

 「到我毕业为止就可以了。即使是有期限,也希望你能成为我的恋人。虽然这么说有点卑怯,但是我觉得我为了小光已经做了很多事情了。就这样给我一次机会吧。如果在毕业之前还没有让你心动,我就再也不会出现在小光面前了,我发誓」

 橘似乎找不到可以发泄情绪的地方,为难地皱着眉头,视线徘徊不定。

 然后,「老实说」她开始说着。

 「柳君,你和早坂交谈过恋爱的事吧?」

 「嗯」

 「如果被我甩了你准备和早坂怎么办?」

 前辈表情放松,诚实地说。

 「大概,是会拜托早坂和我交往吧」

 橘面露难色,过了一会儿,用非常冷静的语气说道。

 「我想和早坂两个人谈谈」

 听完,我和柳前辈到了店的外面。

 站在柱子边,默默地摆弄着手机。

 还是柳前辈先开了口。

 「大概,小光会接受这个提案。为了守护桐岛的名声,为了让我在她回到自己手中的人生里完全消失」

 虽说是暂时的,但只要成为柳前辈的女朋友,周围的人就会觉得橘不专一,但她应该不会在意这些。

 「剩下的两个月我一定要让小光的目光看向我」

 前辈像是在对自己说着。

 但是两个女生却得出了出乎意料的结论。我的手机收到短信,让我们回来,我和柳前辈在桌边坐下时,橘说道。

 「第一个月是我,然后另一个月是早坂和柳君交往」

 「唉?」

 柳前辈发出困惑的声音。

 我也惊讶地看着她们。

 橘保持着冷静的态度,早坂用力地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

 也就是要轮流谈恋爱吧。

 ◇

 「唉~嗯、唉~嗯」

 「浜波,你为什么在哭?」

 「你、你、你、还不是你让我听了这么恐怖的话~!!」

 运动鞋店开门了,两个人在收银台前排队。

 虽然浜波没中奖,但我抽中了,所以可以买。

 「有这么恐怖吗?」

 「这不是摆明着的恐怖吗?唉,为什么一脸茫然呢?你把伦理和社会常识忘在哪里了?」

 橘和早坂轮流做柳前辈的恋人。两人没做柳前辈的恋人的时候做我的恋人。

 「颓废的气息也太浓了!请不要把东京变成背德之城!索多玛与蛾摩拉!」【注:索多玛与蛾摩拉,《旧约圣经》中的“罪恶之城”】

 浜波尖叫着。还是那么的犀利。

 「橘前辈和早坂前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轮流做柳前辈的恋人的呢!话说,这样的轮流真的能做好吗?」

 「我们为此制定了规则」

 「出现了,规则!」

 我们四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了轮换恋人的规则。

 第一,时间定在柳前辈毕业前的两个月。最初的一个月是柳前辈和橘,我和早坂。接下来的一个月是柳前辈和早坂,我和橘的组合。

 第二是不要做超越拥抱的事情,也禁止接吻。这种轮换只是一种尝试,禁止过激的行为。

 第三,尽可能四个人一起约会。两个人约会的时候,要定期给其他两个人发照片。这是为了确认是否遵守了第二条规则。

 最后,柳前辈拜托橘给自己一个机会。

 但是,事情朝着别的方向发展了。恐怕橘有橘自己的想法,早坂有早坂自己的想法。然后——

 「桐岛学长,你是打算利用这个来实现软着陆吗?因为选择一个人就会伤害另一个人,所以只要有一个人自然地和柳前辈在一起,就能圆满收场——」

 我用沉默表示肯定。就在这时。

 「没学乖!还是一点都没学乖!桐岛前辈的目标从来没有高明过!」

 「才只有一次,也许为了最后的成功而会不断失败。俗话说失败是成功之母」

 「要是知道被你这家伙这么引用的话,爱迪生当初就不会说出这句话了!」

 浜波说完,喘了口气调整情绪。

 「先别开玩笑了,我也想象不出会是什么感受」

 「昨天我们四个人马上就一起出去了」

 「呜哇…………所以、去了哪里?」

 「室内泳池」

 是休闲用的温水游泳池。相当宽敞,还有流动泳池。【注:流动泳池,原文“流れるプール”,水上乐园里那种形状是一个圈的大泳池】

 「当然,两个女孩子都有穿着泳衣的吧」

 「当然」我回答她。

 早坂和橘都穿着相当暴露的泳衣。

 那天,我们在车站集合,前往游泳池。

 虽然是四个人一起,但并不是双重约会。只是为了抑制情侣违反规则做出过激的事情,才在同一个空间里。

 所以大家在游泳池边集合后,立刻各自行动。

 早坂对水上滑梯兴奋不已。

 「只是拥抱的话是OK的哦~」

 说着,我从背后抱住早坂,滑起水上滑梯。这么说来,还是第一次看到早坂穿着泳衣。

 但是,我一不留神就会把视线投向橘。

 橘和柳前辈在稍远的游泳池里练习游泳。橘不擅长游泳。

 扶着柳前辈的双手,把脸贴在水里,双脚拍打个不停。

 橘只要被我以外的男人碰就会吐。但如果对方是柳前辈,只是被握住手或摸了摸肩膀的话是不会吐的。

 但更让我心痛的是,在换气的时候,橘一脸痛苦地抬起头。

 橘平时总是一副酷酷的表情。尽管如此,现在却在柳前辈前露出了其他的表情。湿漉漉的头发、湿漉漉的皮肤,明明全都是我独有的——

 我想着那样的事情。

 最极端的,是在被早坂抱着手臂,一起走在流动泳池中的时候。我的意识完全在早坂的身体上,这时早坂说。

 「你看,他们在练习蛙泳」

 仔细一看,橘用手抓住池边,身体浮了起来,柳前辈则在橘身后抓住她的脚踝。用手比画着蛙泳时的腿部动作。

 16

 「好厉害的姿势啊」

 我很受打击。

 因为是蛙泳,所以橘一边转过头看向后面,一边重复着张开双腿的动作。而且,双腿被柳前辈的手大大地撑开了。

 「两个人,是不是都有点不好意思?」

 早坂在我耳边低语。

 「柳君,在后面让橘保持那种姿势,绝对是有意的吧。到底是在看哪里呢。是那雪白的脚呢,还是腰呢。话说回来……橘的泳衣的布料真少呢。那么大胆地张开双腿,不会走光吗?」

 柳前辈完全以男朋友的距离来对待橘。

 只有我可以触摸的女孩,只有我可以看见的肌肤,只有我可以接近的领域,前辈在那里贴身肉搏。她明明是我独有的女孩——

 早坂明明就在我身边,现在,明明早坂是我的女朋友,我却总是想着前辈的女朋友橘。

 然后,不知道是不是了解了我的心情,早坂又小声地说。

 「橘,对被迫的抗性很弱呢」

 橘的确喜欢被强迫。

 「柳君,想用那个姿势,从后面把腿张开,做那种事吧」

 我想起了在京都那晚,自己对橘做的事。

 「橘那里,可能会被全部覆盖掉呢」

 被这么一说,不由得想象起来。

 泳衣被人从后面强行拽向一侧,痛苦地喘着气的橘。

 那是不可能的未来吗。但只要我放开橘的话,那就是理所当然的未来。

 即使不放手,前辈也想那样做。

 决定进行恋人轮换之后,柳前辈在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的时候说道。

 『我不会遵守规则的。觉得行的时候,我就会上』

 ◇

 「喂 ~ 回来~!桐岛司郎,快回来 ~ !」

 「哈!」

 被浜波叫着,意识回到了运动鞋店。

 「我在干什么啊……」

 「你一直眼神呆滞地说着什么。已经结完账了。谢谢你」

 浜波小心翼翼地抱着运动鞋盒。

 看来是在泳池里的事里沉浸得太深了。

 「对了桐岛前辈,你一直玩着手机是在干什么呢?」

 「在看橘和柳前辈约会的照片」

 不得已两个人约会的时候,要定期给其他两个人发照片。

 我和早坂都在上补习学校,所以四个人很难经常凑在一起。

 但是,柳前辈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追求橘,所以要积极地去约会。因此,两人玩耍时的照片越来越多。

 橘和前辈一起在书店、一起看足球比赛,还有牵手时的自拍。恋人连接。橘一副中立的表情。【注:恋人连接指十指相交的牵手】

 「为什么呢,看着这张图片,心情变得轻飘飘的。明明很痛苦,却还想再多看看、再多看一眼,当然也觉得不应该看,但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看了……」

 「你这个大蠢货!」

 浜波从我手里拿过手机。

 「你的脑子也顺便坏掉了吗!这绝对很糟糕的吧。你们几个、在做比吸毒还要危险的事!」

 她一边说着,一边依次浏览着画面。

 「不过,拍了照片,也不能证明他们什么都没做吧?比如这里的橘,她的脸颊好像有些发红?好像是剧烈活动过身体……衣服好像也很乱……啊,这张是吃起司烩饭的照片吗?是因为烫吧?眼泪都流出来了,嘴里还流出白色的东西。但是,这个白色的东西真的是芝士吗?柳前辈在一起吧。这个,难不成是柳前辈的……啊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只是开玩笑而已!请不要露出像浮在水面上的死鱼一样的眼神!」

 开始这样的轮换之后,感觉就像酩酊大醉了一般。浜波说我的脑子坏了,或许是这样。

 现在,我在楼层里走着,却感觉不到自己脚的脚在动。我的思绪总是马上就到了橘身上。橘,你到底想干什么。

 「哎呀,橘,你在这里啊。有些想问的事」

 「我是浜波!!」

 像浜波一样的橘惊叫着。这位橘同学吐槽可真厉害。

 「请回去吧!橘前辈没在这里!」

 「橘前辈不喜欢穿五颜六色的运动鞋吧!」

 我朝身材稍矮的橘走去。

 「喂!桐岛!不要给坚定了信念的人添麻烦啊!笨蛋!」

 擅长吐槽的橘想要阻止,但我毫不在意。

 我把手搭在橘的肩膀上说道。

 「呀,橘同学」

 留着短发、年纪稍小的橘回过头说道。

 「哎呀,这不是桐岛吗?真是巧呢」

 是橘的妹妹美雪。也就是说,是橘同学。

 ◇

 我、浜波和美雪三个人走在路上。

 在运动鞋店里,美雪说。

 『有件事想和浜波商量』

 看起来无精打采的样子。

 「那双运动鞋,不买真的好吗?」

 浜波边走边问。美雪没有买在店里拿的那双五颜六色的少年运动鞋。

 「没关系的,也并不是那么想要」

 以前喜欢那种男孩子穿的运动鞋,但现在真心想穿更像女孩子一点的运动鞋。

 似乎是为了这种变化而烦恼。

 「我从小就很活泼,有很多男孩朋友,但是他们最近都不跟我玩了。其实刚才班里的男生正要去游戏厅的时候,我跟他们打了招呼,但是他们说『不会和你玩的』」

 当然,并不是被欺负或被无视。

 「取而代之的是,男生邀请我两个人单独玩的情况变多了。我想和以前一样跟大家一起玩,但他们说已经不喜欢那样了。我该怎么办呢?」

 听了美雪的烦恼,浜波发出了「好可爱~!!」的闷声。

 「是怎么回事呢,橘姐妹有时会表现出这种纯情的少女感!」

 确实,这是十五岁女孩的烦恼。

 「是我不好。夏天从田径队退役后,皮肤变得越来越白,头发也留长了。从那时候开始,男生们就开始疏远我了」

 大概是开始把美雪当成女孩子了吧。

 「因为和姐姐太像了,所以就先把头发剪短了」

 第一次在室内足球场上相遇时,她扎着马尾辫。但现在剪了短发。

 「所以我想要回到以前只穿运动品牌衣服的时候……」

 拿起运动鞋,一想到自己是否真的想穿,就迷茫了。

 我想。也许,不管美雪再怎么打扮成和以前一样的少年模样,都已经回不去了。因为男孩子们已经意识到了。总是在一起玩的朋友是个女孩子,那是恋爱的感情。

 已经不能再做朋友了。做不回朋友。

 但这恐怕,不是别人说就能明白的,是必须要自己明白。

 浜波也明白这一点,所以说。

 「想想自己想怎么做吧。是想回到像个男孩子一样的时候吗,但还是留了头发,应该是想打扮自己,或是想变得像女孩子吧」

 不妨试一试吧,浜波说。

 「试着打扮得完全像是个少年,或者试着打扮得像个从没尝试过的女孩子,说不定就能知道哪个更适合自己」

 「说的也是,也许是这样。现在的我,总觉得是个半吊子。这么说来……对之前运动鞋不怎么心动,这次想尽情地打扮成女孩子的样子」

 「搭配就交给我吧!让我把你变成个超可爱的女孩吧!美雪是灰姑娘的话,我就是那个魔法师!」

 差点忘了浜波是一个把头发弄得很不对称,很会使用鲜艳原色的时髦指数很高的女孩。我想浜波的制作就要从这里开始了。但是——

 「我一直想穿一穿这样的」

 美雪指着的橱窗里挂着的是……

 那是一件精致的洛丽塔礼服。

 浜波「呜嘿、呜嘿」地做着准备运动,做出表情,尖叫起来。

 「不用烦恼!完全,没必要烦恼!不是那种回到像个少年一样和男孩子一起玩的程度!首先,从头部开始!完全地变成女孩子的样子!和姐姐一起!变成少女漫画脑的姐妹!」

 话虽如此,作为十五岁女孩的必经之路,还是试着穿上哥特萝莉的服装。据说买的话很贵,也有租的。

 「总觉得浜波,很了解呢」

 「我朋友里有喜欢这种衣服的,很多女孩子都想试着穿穿看」

 这家店的外观让人有种文艺复兴的感觉,进店一看,有一天的体验套餐,就申请了。说是会帮忙化妆,还会借出首饰和鞋子。在休息室等了一会儿,美雪出来了。

 「怎么样?」

 以黑色为基调的礼服。领子和袖子都是白色的荷叶边,厚底漆皮鞋,头上戴着头饰,简直就是百分之百的洛丽塔。

 「穿成这个样子是需要勇气的,能说点什么吗……」

 「嗯,我觉得非常好。上面有百合的纹章,非常高雅。百合的纹章叫花环,是以前法国墨洛温王朝的王室纹章,在日本的hiphop界也是——」【注:墨洛温王朝(Merovingian Dynasty),或译为梅罗文加王朝,是法兰克王国的第一个王朝。存在于481~751年的西欧;hiphop意为嘻哈】

 「啊,够了够了。这个还是算了吧」

 接着是浜波。因为美雪害羞,为了给她勇气,浜波决定和她一起穿。浜波的礼服是蓝白相间的。

 「怎么样?」

 「啊、嗯」

 因为有专业摄影师的摄影服务,所以我们打算去店里的摄影棚。

 「等一下桐岛前辈,你说点什么啊」

 「浜波你非常的可爱」

 美雪代而说道。

 「不、桐岛前辈也。喂、桐岛」

 浜波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里一样。但是,对浜波说「可爱」是吉见君的任务。

 然后我们到店外吃饭购物。穿着服装的两人似乎心情很好,买了肥皂和香水等女人味的东西。东西都是我在拿。

 「下次穿这个去主题公园看看吧,在万圣节的时候一定很好看」

 玩了一圈后,浜波边走边说。

 「桐岛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美雪问道。

 「无论去哪里都很会显眼」

 「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因为美雪穿了自己想穿的衣服。可以挺起胸膛,因为你很可爱,不如说走在你身边,我反而觉得很骄傲」

 「是这样啊……」

 姐姐为什么会喜欢桐岛先生,总觉得有点了解了,美雪小声说。而且,从刚才开始,美雪的手就时不时地碰触我的手。就在这时,美雪的小指试图勾住我的小指——

 「美雪酱和我牵手吧~」

 浜波插嘴,牵起美雪的手。两个人就像好朋友一样,一起走着。

 「我果然是个女孩子。穿上这件衣服我就知道了」

 美雪说。

 浜波笑眯眯地听着,一副「不穿也知道呀!」的表情。

 「我明白了,我和那些男孩子之间已经无法再回到原来的关系了。我……那个……今天,也许对恋爱多少有些了解了……」

 美雪低着头说。

 浜波不知为何瞪着我。

 「桐岛前辈差不多要回去了吧」

 「唉?但是……」

 「两个女孩子一起玩的话绝对会很开心的──」

 话还没说完,浜波的手机震动了。浜波说了声「不好意思」,看了看画面,小心翼翼地说。

 「那个……不好意思,吉见好像社团活动结束了……那个……我可以先离开吗。我想去把运动鞋给他……这个样子……那个……」

 「不用再说了没关系的。我有着自己是个不懂恋爱的混蛋的自觉!」

 「你们就直接回去吧!不要绕路!这是忠告!」浜波说着,为了见吉见君而快步离开了。

 「怎么回事呢?」

 「那个是……」

 我带着话变少了的美雪,准备回店里。中途,美雪满脸通红地说。

 「那、那个,今天要来我家吗?」

 声音颤抖着。

 「不、不是的、那个、不知为什么姐姐一直闷闷不乐……我想桐岛先生能够鼓励鼓励她……」

 去,我条件反射般地回答。橘现在是柳前辈的女朋友,这是违反规定的。但我想知道橘的真实想法。

 我把美雪的衣服还回去后,坐上电车,前往橘家所在的高级公寓。

 乘电梯到达高层,美雪打开门锁。她让我进去,我脱了鞋。这是我第二次来这里。第一次是踢完室内足球,被橘吐到衣服里。

 「姐姐在自己的房间里吗?」

 凭着记忆,我走向橘的房间。但是——

 「桐岛先生请到我的房间里来」

 美雪扭过脸,扯着我的衣袖说道。

 「姐姐去上钢琴课了,大概,还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