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插画

序章

第五卷  序章 网译版

 翻译:一つクズの魔女

 校对:一つクズの魔女

 大学二年级的四月。

 「喂,桐岛,快想想办法!」

 观众们发出嘘声。

 他们把桌子和椅子放在路中间,正在打着麻将。这里没有车通过,是一条禁止通行的私人道路。

 「我们既不受欢迎也没有钱,房间里既没有空调也没有洗衣机,有的只是逃课熬夜打麻将的本事。如果连麻将都打输了,那不就毫无价值了嘛!」

 这条道路的两侧是两栋建筑物。

 一栋是贫民公寓『山芽庄』,另一栋是普通公寓『北白川樱』。

 我作为山芽庄的代表,和隔壁的福田一起参加了麻将比赛。

 对方是樱高地代表的两个男人。

 【注:原文将北白川樱公寓简称为“桜ハイツ”,也就是“樱heights”,这里译作“樱高地”】

 这就是传统的京都东山山顶决战。

 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传统,还有顶峰在哪里。

 不管怎样,在每年四月举行的这场麻将对决中,输了的那栋楼的住户会打扫这条私人道路,为期一年。

 「桐岛,点棒越来越少了!」「别输啊!」「快想办法啊!」

 【注:点棒在这里是一种计分道具】

 观众们的助威热情高涨。

 我上的是一所很普通,而且男生比例异常高的大学。而我所住的山芽庄挤满了同一所大学的学生,房客的男生比例达到了百分之百。

 另一边,住在樱高地的学生们,上的是很有可能登上电视剧和电影舞台的、感觉不错的大学,男女比例健全,外表也很漂亮。顺带一提房间里也有空调。

 也就是说,这场麻将对决呈现出的是代表大学之间的战争面貌。

 特别是过着寒酸大学生活的山芽庄的房客们,对过着华丽校园生活的樱高地的房客们燃起了单方面的竞争心,至少在麻将方面不想输。但是——

 「胜负已定,还要继续打吗?」

 坐在对面的樱高地的男人说。他烫着卷发,让人感觉非常时髦。

 我看着同伴福田君。他微微一笑,仿佛在说「加油挺到最后吧」。胖乎乎的面容,天然卷发,光看头发的弧度就不输那些男人。

 「打。还有胜算」

 我要赌的是一举逆转,要抽到一张概率很低,但能创造一次很大的胜机的牌。

 这种典型的失败实在是令人心寒,

 「啊,对了」

 那个男人对着身后,樱高地那边助威的观众那边说到。

 「赢了的话,就一起去吃个饭吧」

 在他的视线前方,有一个引人注目的漂亮女孩。

 宫前诗织。

 【注:原文“宫前しおり”,这里只是取了其中一种译法】

 和他一样,是樱高地的房客。

 「我为了樱高地都这么努力了」

 「行吧」

 宫前抱着胳膊,爽快地答应了。这时,观众里有个女孩对宫前说道。

 「那这样,要是山芽庄赢了的话你就去和他们一起吃饭吧。作为一种奖励」

 听完,宫前眯起眼睛看着我。

 我能理解那种心情,因为我穿着便服和高木屐就出来了。这是我们平时穿的衣服,山芽庄的房客中到处都是这样的人。

 【注:桐岛身上穿着的便服指的就是和服】

 「算了,也行……反正也快输了……」

 宫前冷淡地答应了。

 和那个宫前约会,这样一说后樱高地的观众们都燃了起来。

 但在这时,「等一下!」山芽庄的人唱起了反调。

 「我们可是几乎没有和女人一起吃过饭!说是几乎,其实那也是在逞强,其实除了家人以外就完全没有了!」

 「对啊!所以,一上来就和宫前的话难度也太高了吧!」

 宫前是个干练的女孩。头发染得很漂亮,瞳色也做出了改变,再加上身材也很好,简直无懈可击。

 平时经常能看到各种各样的男人开车送她。如果是这样的话,不难想象她一定遇到过很多让人感觉不错的男人,这样一来,当山芽庄的这些糙汉子和她一起吃饭时,肯定就会被拿来和那些闪闪发光的男人们作比较,然后就会令人感到失望吧。这是山芽庄的房客们用不太聪明的头脑得出的结论。

 「有那种养着小狗的女孩子就好了!」

 「我们也希望!有女孩子在的大学生活!」

 「把那些挑剩的女孩子交出来!」

 真是一些失礼至极的房客。

 宫前惊讶地说。

 「那你们想要和谁?」

 听到这句话,山芽庄的糙汉子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我们想要远野!」

 对于突如其来的指名,樱高地的观众们发出了惊叹声。

 「呜、呜、呜、呜、呜、我!?」

 远野彰。

 【注:原文“远野あきら”,这里取其中一种译法】

 是在体育会的排球部里,个子相当高的女孩子。黑色长发扎成马尾辫,披着连帽衫,总是在哲学之道跑步。而且她最大的特征是——

 【注:“哲学之道”是日本京都的一条道路的名称】

 「诗、诗织、怎、怎、怎、怎、怎么办啊~!」

 说着,她缩起高大的身影,想躲到宫前的身后,这当然是办不到的。

 「不挺好的」

 宫前说得很干脆。

 「顺便,把远野这些地方也改改?」

 「可、可是~」

 远野的眼睛直打转。初高中上的都是女校,对男生没有什么抗性吧。早上在公寓前碰到的时候,也是「早、早上好!」,说完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原来如此。对方是不习惯男性的远野的话,就可能会发生些什么,是这样想的吧」

 宫前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山芽庄的房客。

 「那你们可能要失望了呢」

 唉,是这样的吗!?纯情的山芽庄房客们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总之,就这样,麻将对决的附加奖变成了和远野还有宫前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权利。

 男女一起就餐的机会,在我们的大学里很难得。

 「所以,桐岛,还有福田,一定要赢啊。我们可都喜欢远野啊。而且,我们也想泡宫前呢」

 观众们说出了这种话。

 穿着便装的我,肩上扛着重大的责任。

 虽然我觉得这是相当大的劣势,不,应该说怎么做都没办法了,但如果在这里输了,就会被眼前这群失去青春的山芽庄房客们怨恨,所以只能干了。

 我和福田用眼神交流着。

 在二对二的麻将对决中,两人的配合非常重要。

 但是——

 『(福田,以你的头脑的话,是能明白我想要的牌的吧?)』

 『(不得了呢,桐岛。我们说不定能和女孩子一起吃饭呢?)』

 『(我在等发。有的话就扔出来)』

 『(要和她们说些什么好呢?还是不要线性代数之类的话题比较好吧?)』

 『(福田,发!)』

 『(完全不知道要选什么店好呢~,怎么办呀~)』

 不行了,感觉已经完全赢不了了。

 另一边,樱高地代表的两个人,充分发挥了在男女混合的美好校园生活中培养出来的沟通能力,以漂亮的组合打法,进一步夺取了我们的点棒。

 已经是完全战败了的样子,后面的观众开始发出抱怨声。

 但是,在最后的最后,轮到我当庄家的时候。

 在我翻开配牌的时候。

 到底是神的恶作剧,还是命运的齿轮发生了转动——

 一开始的牌就齐了。

 天和——役满。这是无关实力和背景的奇迹般的逆转。

 【注:如果庄家发现自己的配牌和摸到的第一张牌可以直接和牌,那么即为达成天和。番数累计达十三番或以上称之为役满】

 「好、好啊桐岛!」

 福田舞动着丰满的身体。

 嗯,这种事情偶尔发生也挺好的。同样住在贫民公寓里的同学们的开心的表情也不坏。我沉浸在他们的欢呼声中。就在这时。

 「你,就是桐岛司郎吧」

 宫前发出声音向我搭话。

 「听说你的麻将打得最菜」

 「没错。自从学会打麻将以来,就几乎没有赢过」

 「那,为什么今天偏偏就赢了呢?」

 宫前用仿佛看穿了什么似的眼神看着我说道。

 「难道是因为,你喜欢远野?」

 就是这样。

 以前打麻将都是故意输的,这次是为了和远野搞好关系才使出了真本事。想以此为契机,和远野变得要好,然后隔着一条街,在两栋不同的建筑里,像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恋爱。

 完全没有这种事。

第1话 远野与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