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3】山城桐纱不会拒绝

第一卷  【#3】山城桐纱不会拒绝 VTuber的虚拟形象的制作大致可以分为三部分。

 考虑角色的人设,画师要画出角色的设计图,最后模型师来制作模型——现在的目标是,把2D的模型创造出来。做成这一点,才能说站在了起跑线上。

 但是,问题来了。

 我不会建模。我插画的事就已经够忙了,没时间去学这些东西,物理运算也不会,让我搞XYZ轴什么的更是不可能了。

 因此,为了创造出皮套,必须找到一位能帮我们建模的人,而且,还必须考虑这人是否值得信赖。

 因为,我是角色设计,是妈妈。

 我怎么可能会把爱女交给来历不明的人呢?

 「——也就是说,我成了海濑的妈妈。」

 接受了海濑委托的那一天,放学后。

 比奈高中步行15分钟的距离,有一家和风咖啡厅,我和海濑,还有一人。

 清爽的米黄色长发,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挺拔的鼻梁,细腻的皮肤。浑身散发着女性特有的柔和感,蕴含着成熟的风貌。

 也正因为如此,她和海濑一样在男生中很有人气,再加上她本人的交际能力,在女生中也很受欢迎。

 一本正经的全能女高中生——山城桐纱坐在我面前。

 「让我再整理一下要点。」

 听完了我的话的桐纱,露出了简单易懂的惊讶表情。

 「因为你擅自以她作为模特画画,以及其他不小心的言行举止,暴露了你Atelier的身份,所以就这样了,你不得不接受了海濑同学(海ヶ濑さん)请求你做VTuber的人物设计的委托——就这些了对吧?」

 「大体是这样的。」

 「……妈妈。海濑同学的妈妈,吗……」

 桐纱简短地总结了一下事情的始末,文雅地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拿铁。我只能默默看着。

 「千景(注:男主的名)。从现在开始,我禁止你再以女生作为模特画画。」

 嘛,判决就是这样吧。我懂,我懂的……

 「之前的事暂且不论,海濑同学的事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因为这都是你的一厢情愿吧?……拜托了,我不想看到千景在学校被讨厌。」

 桐纱眼睛里不是愤怒,而是乞求。对不起,我有罪。

 「嗯。我也觉得注意点最好。孤独一人的话,你能把持得住吗?」

 就连海濑也用这种怜惜与悲悯的眼光看着我……太恐怖了。

 「……不过,有点吃惊。山城同学,你居然知道亚鸟君是Atelier老师。」

 随后,海濑若无其事地抛出了这个话题。

 我没有把太多事情告诉海濑,话题基本上都是被硬拉着推进的,所以她本人也想搞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们关系很好,好到连这些都知道?」

 「差不多,是这样吧。」

 「嗯」

 「……」

 「……」

 三个人的饮料的热气飘入视野,很快就散开了。

 「好好好好我闭嘴,我不打扰,我先走了!」

 「又不是相亲,再说了,要是你这样说的话那千景你自己搞吧。」

 「我知道了。那就不闲聊了,我们来讨论一下对宅男温柔的辣妹是否真的存在吧……」

 ……我觉得,她们一下子就能和睦相处有点难。

 我和桐纱从去年开始就是同班同学,也就是说,据我所知,桐纱和海濑并没有很深的关系,差不多就是这情况。

 「二位莫非是什么特殊的关系吗?」

 「大概、部分、也许是。」

 「网络天才吗你。」

 桐纱没有理会我的吐槽,挽起了手臂。

 「我怎么也不觉得这是当天找上门来当天就能顺利定下来的事,千景什么时候这么有干劲了?当然也有义务感和谢罪什么的因素在里面吧……但是我觉得不止这些。」

 ……桐纱的话字字珠玑,每次我都得想好一会才敢回答。无事掉的话,太直了。

 「啊,这一点我也很在意呢。你比我(わたし)想象的中的更爽快地接受了委托呢。」

 「……我(あたし)有点好奇,如果千景拒绝了你,你打算怎么办?」

 「一直拜托下去,直到接受委托,怎么样?」

 「……海濑同学是怎样的人,现在已经很清楚了。」

 「哼哼。所以,怎么样呢?」

 ……好了,妥当了。总之,这些作为前言的话题已经差不多了。

 「理由有很多。例如海濑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认真;她说『如果不是Atelier老师的话那是不行的』;还有其他的什么的……我想海濑的VTuber大受欢迎的话,对我也有好处的。」

 「所以你是想把名声打出去吗。」

 「嗯嗯。也许这样会让更多人去关注Atelier的插画,会让更多的人喜欢上我的插画。一想到这些我就坐立不安。」

 我故意让我的眼睛看起来炯炯有神,与桐纱灰浊的眼神形成了鲜明对比。

 「作为神画师,不接触VTuber设计这一热点内容是不可能的……说起来,我一直在等大型事务所的邀请,但是一直都没有来……为什么呢。」

 「是不是因为Atelier老师的画太色了?」

 「说话不要这么直啊」虽然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要用『神画师』这个词呢?和『IQ200』什么的『理论上最强』什么的一样,听起来很幼稚。嘛,我大概知道千景这么有干劲的原因了……然后呢,把我叫到这里,也是有什么事要拜托我吗?」

 桐纱挽着胳膊,一副不怎么高兴的表情,仿佛在催促着我发言。

 桐纱很聪明,她的直觉很准,她应该已经察觉到自己被叫到这里并不仅仅是听我发牢骚,她现在应该已经猜到自己要做什么了,就像早上我在楼顶上一样。

 所以——我现在要拜托桐纱的事,她应该会欣然接受。

 「桐纱(Kirisa),不,『桐姬(Kirihime)』——我想拜托你担任VTuber的建模。」

 「……果然是这个啊。」

 「………………诶?」

 比起桐纱,在一旁听着的海濑更为吃惊。

 这也不怪她。毕竟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听到了在业界与Atelier齐名的著名画师的名字。

 桐姬(Kirihime),日本插画家兼VTuber。生日四月五日。山形県出身。代表作有和风爱情喜剧轻小说『冥刀恋客』和异世界RPG『Lyrica・Magisa(リリカ・マギサ)』。最近正在进行VTuber『Sirius・Love・BerylPoppin(シリウス・ラヴ・ベリルポッピン)』的角色设计,同时自己也以VTuber的形象活跃着。喜欢的食物是拉面。单推的VTuber是上文提到的Sirius酱。

 用手机调查关于桐姬信息的海濑,停了下来。

 「山城同学,就是那个桐姬吗?」

 「嗯哼。你知道Atelier的话,应该也认识其他有名的画师吧?」

 「嗯。我也知道你在做VTuber,也好几次在Pixiv的日排行榜上看到桐姬老师的画……但是,是真的吗?」

 海濑一脸困惑。眨巴眨巴眼睛的次数明显变多了。

 「……给我一点时间。」

 我看到桐纱慢慢取出活页纸和铅笔,在纸上画到差不多三成时,在右下角签上了桐姬的签名,这样应该能打消她的疑虑了。

 「真、真迹啊。这细腻的画风,阴影的细节……而且画的好快。」

 「如果我想这样的话我(俺)应该也可以。」

 「你为什么要跟我争啊……所以呢?如果你让我再去证明些什么的话我一样可以。要来吗?」

 「没关系了,我已经信了……说起来,呐亚鸟君。」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惊讶,海濑的脸向我这凑过来。

 「桐姬的事,怎么这么轻易就说出来了啊!山城同学也是,不生气吗?」

 「啊嘞,为什么?」

 「因为,那个……你们还不知道我能不能信任吧。」

 「你说得对,但是如果说出来的话Atelier会怎么样呢?」

 「Atelier老师就算了,也没办法。这是为了计划做出的最小限度的牺牲了。」

 什么电车难题……只是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可恶,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

 「这一点没关系呦。我(あたし)和千景已经有了这样的约定。」

 「……约定?」

 「彼此有什么问题或困难的时候,就会去帮助对方。Atelier与桐姬,差不多就是这种关系。所以嘛,单看这些也算是特殊的关系吧。」

 在「是这样吧?」的视线的注视下,我默不作声,点了点头。

 因为二人也在场,所以可能会被误解,但是从高中开始就活跃在一线并从事商业活动的画师真的很少见。至少在Atelier的推特关注中只有桐姬一个人,在我出道的五年里我在推特上遇到的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所以吧。

 当桐纱提出互帮互助的提案时,我欣然地接受了。

 在以往的交往中,我已经知道桐姬是个值得信赖的人,更重要的是,我自己一个人应付所有的事情的话会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我们会共享信息,比如可以信任的委托方和最好要切割的委托方、去哪家律师事务所讨论税金的事……因为合作而帮大忙的例子,那就多的数不胜数了。」

 「……回过头来看,画师可能会遇到的麻烦事,我们好像都网罗了一遍。」

 「确、确实……往远了说可以追溯到『Atelier,漫展上给的小礼物里被安装窃听器』事件,最近还有『桐姬,反赛博尾随的法律措施事件』什么的……」

 「呐。这两个事件,最后怎么样了?」

 「前者我们决定除了膏药、胶带等消耗品以外的礼物一律退还;后者发生了很多事但最后还是和解了。怎么了……?」

 「这、这样啊。真够呛的,各种方面来说。」

 「「唉,是啊……」」

 我和桐纱都累了。光与影是伴生的,有光的地方就会有影。世外桃源般无暇的世界,不存在的吧……

 「你们二人从什么时候建立起这种关系的?」

 和身心俱疲的我们不同,海濑似乎颇为平静,一直对着自己在意的地方开刀。

 「差不多Atelier出道1年后吧,所以……大概有4年了吧?只是合作关系从从1年前才开始,在现实中见面也差不多这时候。」

 那时候我被吓了一跳。参加出版社的集会时遇到了同班的女生,而且,那个女生就是桐姬……在电话中听到的声音与现实中的声音完全不一样,而且我很佩服她在做VTuber。

 「……唉,这样啊。原来如此,嗯,我懂了。」

 从刚才开始,海濑就一直在问我们的关系……虽然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接受,但知道就行了。

 「很抱歉问了这么多,但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想问的——为什么要拜托桐姬老师建模呢?」

 看起来她还不知道,那我就代替本人说明一下吧。

 「她可以的。桐姬的虚拟形象从角色设计到建模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完成的,而且她还制作了另外一个V。那个V的名字是——」

 「Sirius酱。」

 我还没说完,桐纱就像插队一样插了进来。

 在桐纱把名字说出来以后,我用手机打开了Sirius酱在YouTube里的直播回放。

 ……这直播回放是在6小时前生成的,算了不管这么多了。

 现在都无所谓了。

 『黑暗之帐降临之时——电脑充满鲜血之时——Welcome to my Galaxy。妾身就是星读的吸血公主,Sirius・Love・BerylPoppin!』

 「这样打招呼的?」

 「最近新想的。真可爱啊那家伙。」

 桐姬的女儿兼推的Sirius酱的声音一下子蹦了出来,但是我没有继续把直播的内容和极度中二病的直播开始的打招呼片段继续播下去,而是指了指在屏幕右下角蹦蹦跳跳的Sirius酱——她的皮套的动作。

 「模型做的很好,精度你也看到了。这个Sirius酱也是一样,桐姬做的L2D动作流畅自然,丝毫不逊色于大企业。」

 「诶……这些全部,都是山城同学一个人做的?」

 「嘛,不过是兴趣爱好罢了。」

 「不不,这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到达的水平吧……真的好厉害啊!」

 「明白就好。」

 在海濑给我看的企划书中,只有一点是我无法给出明确回复的。

 关于建模这件事,因为这是我专业外的事,所以只了解些皮毛,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并不是谁都可以去做的。虽然这么说有点任性,但是既然我已经决定参与了,就肯定不想在质量上偷工减料。因此,有着桐姬和小天狼星(Sirius)酱这两个优秀作品的桐纱,不去邀请她就说不过去了。酱这两个优秀作品的桐纱,不去邀请她就说不过去了。

 「所以,正因为桐姬是这方面的前辈所以我才想请她帮忙。桐姬在个人V当中,也是相当有人气的。」

 总之,为了获得人气,就要去请教获得人气的方法,差不多就是这样。

 「这里不是写了目标粉丝数10万吗?如果真达到了这个目标,无论是对你还是对Atelier今后的发展都有好处。」

 越想越觉得桐姬是我们需要的人才。

 ……唯一也是最大的问题是,我不知道桐纱会不会答应。

 「我能拜托你建模吗?当然报酬什么的是会准备的,和以前一样有什么事的话我也会帮忙。给你添麻烦了——拜托了。」

 我没有像上午那样跪在地上,端正坐姿后深深地低下了头。

 「……你不会食言吧?」

 「嗯嗯。我一定有借有还,报酬什么的也会准备好。」

 「那,下次我有困难的时候,你会帮我吗?」

 「我会一如既往的竭尽全力。」

 「……你能保证你不再去勾搭别的女生吗?」

 「我可以保证不再去勾搭了。」

 我没有说谎,毕竟我已经有海濑了。

 「……」一阵沉默。我稍微抬起头,看了看她的表情。

 或许是有些吃惊,还是我的心理作用,总之看起来她看起来没那么反感了。

 「……真拿你没办法啊。」

 这句话在我和桐纱交往的时间里已经听了不知道多少遍。

 说实话,如果认认真真地去拜托桐纱的话,她是不会拒绝的。既然已经有合作关系了,无非就是被爱说教的桐纱又训一遍。

 ……真是个好人啊。

 「谢谢你帮了我们大忙……海濑也快表示一下。」

 虽然我不太喜欢强人所难,但是为了计划的顺利推进,也只能请海濑道谢了。

 「……那个,那就拜托你了,山城同学。」

 「嗯,多多关照。」

 双方很愉快地达成了合作。

 「在那之前……」

 桐纱好像有一件事无论如何都想要确认。

 「你说你想做VTuber,是认真的吧?」

 「嗯。不然我不会直接跟Atelier老师说的呦。」

 「……是啊,如果不是认真的话那就有问题了。」

 桐纱用手捂住额头,闭上眼睛。冷静下来想象,海濑的行为何止是冒险,轻率是会付出代价的。你就一点也没考虑过被我反戈一击的可能性吗?……但从可能性来说,这条世界线应该会存在。

 「但是,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当然,不止有开心的事,生气和厌烦的事情都会有。」

 「能具体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我就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吧……就比如在Twitter上有很多令人讨厌的帖子,评论区里也有人阴阳怪气,后来还有性骚扰什么的很过分的东西,不过……」

 「看我干嘛?我跟你说我可是不会对初次见面和不那么熟的人讲荤段子的人。搞清楚好吧。」

 「但是亚鸟君,对几乎算是第一次见面的我讲了很多关于魅魔的事吧?」

 「海、海濑是个例外,不算。」

 「总之!你能做到不在意那些闲言碎语吗?」

 桐纱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不只是VTuber,画师也是如此。

 这是作为公众人物活动时必然会遇到的问题。作为公众人物,有可能会遭受过分的恶意攻击。

 而且,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像我和桐纱这样内心强大的人——或者说经历过大风大浪后内心麻木的人来说,可以很好地应付,这一点,海濑可以吗?

 桐纱是在担心海濑吧。

 「而且……为什么是VTuber?」

 我该问的和没问到的,桐纱都帮我一一回收话题。

 如果是想成为红人受人追捧才打算做VTuber的话,还不如直接露脸直播来的快。

 在视频网站上,每个人都能发挥出自己的才能。

 头脑聪明和说话风趣的人自不必说,就连言行尖锐、看起来一无是处的人,也能在视频网站里大放光彩。

 像海濑这样相貌出众的女高中生亦是如此。说句无聊的话,像海濑这样的JK,随便发几张自拍照粉丝都能轻轻松松破10万。

 ……当然,这也涉及海濑的隐私以及网友素质的问题。

 也就是说,海濑为什么要选择VTuber这条路?

 「如果是因为钱的话那就没那么容易了,而且……海濑同学的话,完全可以选择去做模特什么的吧?」

 「嗯,确实是这样。如果能推销给经纪公司的话……」

 「抱歉,千景你闭嘴一会。」

 被打断了……

 「不是因为钱。我呢……喜欢看动漫漫画之类的东西,所以也想模拟着角色进行配信什么的。因为有兴趣所以才想成为VTuber,仅此而已。」

 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小学时我在作文里写过,如果能转生的话我想变成二次元美少女——班主任楞的话都说不出来,估计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吧。要说想不想变成美少女,我肯定是想的。

 「……也不是不行。」

 「对吧。山城同学也一定是因为这样,才开始做VTuber的吧?」

 与其说是询问,听起来更像是在追问。

 「……如果海濑同学愿意做的话,能承受住流言碎语的话,我没有意见。」

 「嗯,那就这么办吧。」

 二人的表情都很微妙。她们似乎还无法判断彼此之间的距离。

 桐纱似乎还有一件事没有解决。

 「那,还有一点——海濑同学,你和千景的关系很近吗?」

 海濑对桐纱突然转移的话题感到很疑惑。

 「……是吗?这,不是很普通吗?」

 「不,现在坐的位子……如果是一男二女坐在四人位的桌子上,一般来说应该是女生两两坐一块吧?但是……」

 听她这么说,我理所当然地看着坐在旁边的海濑的侧脸。

 我们四目相对。你很在意吗?她好像是这么说的。

 平时就把我这个人的言行举止当成问题的风纪委员般的桐纱来说,这些她都看在眼里。

 「啊……你看,我是Atelier老师的粉丝。」

 「哦……然后呢?」

 「也许山城同学也想和自己憧憬的人在一起吧?」

 「我是那种对自己喜欢的人会保持距离的类型。」

 桐纱的措辞说不上冷漠,但却莫名地冷峻。

 「我先告诉你,Atelier——千景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总之他是个变态,脑子里只想着画色情插画的没出息的人。唯一值得称赞的地方,也就身子挺拔了点。」

 「别再说我坏话了好吗?」

 「……呐。我觉得仅凭印象就下结论不太好。说不定亚鸟君还有桐纱同学不知道的优点呢。」

 不止为何海濑也十分不满,二人的目光对射,时不时擦出火花。

 「我并不是妄下定论,而是根据这么久以来的观察做出的判断。千景这家伙给我添了很多麻烦,同时也帮了我许多忙。正因为我(あたし)有过这样的经验,所以才下的定论。」

 「……正因为是我(あたし),吗。」

 海濑听完后歪了歪头,过了一会「啊」了一声,似乎想到到了什么。

 「你嫉妒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不用担心的呦,我不会做那种事的。」

 「?为什么你会朝着那个方向去想?」

 「因为,你一直在说亚鸟君的坏话,是害怕亚鸟君被——唔呜呜。」

 桐纱立刻站了起来,用湿巾捂住了海濑的嘴。小声嘀咕了句「为什么高中生都对别人的那种事情都那么感兴趣啊……?」什么的。

 「海濑,我也要声明一下,桐纱和我只是单纯的工作关系——」

 「千景你闭嘴。」

 「唔……」桐纱那可怕的表情让人联想到般若(般若:日本传说中的一种怨灵类鬼怪,据说是因强烈的妒忌与怨念所形成的恶灵。),我想辩解一下,确什么也说不出来。

 「……如果需要模特的话,找个好说话的人不就好了吗。但你却壮着胆向素不相识的女生搭讪以及未经许可就以别人为模特画画,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呢?」

 一股怒气还没有平息,另一股怒气就又涌了上来。

 「但是找模特我不知道找谁好。」

 「那、那个……邻、邻座的……」

 「海濑?」「我吗?」

 「不是,是我啊,我啊!我的意思是,与其给陌生人添麻烦,还不如让我来做呢!」

 「桐纱……吗?」

 「待会,你这什么态度啊。我不可以吗?」

 「不,倒也不是这么说,怎么说呢……」

 和桐纱签订专属契约的话,我就只会画巨乳角色了,举个例子,只要加了咖喱,无论再放什么调料也抹不掉咖喱味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一直让海濑当专属模特的话那不也一样了吗……

 啊对了,我应该告诉她海濑要做我素描模特的事。虽然不知道会被说什么,但如果不告诉她以后她知道了的话,就麻烦了。

 「……山城同学,能接受亚鸟君的要求吗?」

 就在我想起重要的事的同时,海濑打开了话匣子。

 「什么意思?」

 「就是,Atelier老师对模特的衣着和姿势的要求都很离谱的。山城同学能接受吗?」

 「怎、怎样的衣服?举个例子呗。」

 「唔……迷你比基尼,就是除了不能露的地方其他全露了的那种。」

 「迷、迷你比基尼……」

 「如果再大胆一点话,Atelier老师的反应会怎么样呢。有点好奇。」

 「~~~!!」

 桐纱的脸和耳朵一片通红。

 补充一下,桐纱比较敏感——总之就是她不善于搞黄色。

 只要我稍微开一点那种玩笑,立马就会被她吐槽。如果是和我以外的人对话中提到黄段子的话,她只会应付地笑笑。与Atelier不同,桐姬从不画色图,从这一点上也能看出她的性格。

 顺便一提——

 「怎、怎么了?」「……没怎么。」

 我偷瞄了一眼桐纱的胸口,然后马上就把视线挪开了。

 ——其中三令五申禁止的是,言及桐纱那丰满的身材。

 胸部、屁股以及大腿自不必说。在我看来这是她很有魅力的地方,但是她本人却不这么想。很久以前她就叮嘱我不要说,所以刚才想到的时候也没说出口。

 ……不过呢,我希望你不要老是抱着胳膊,因为你每次抱着胳膊时我视线总会溜到胸部上。从整体的构图上来看,你一抱起胳膊胸前隆起的轮廓就会特别明显。

 「啊,对了。关于亚鸟君素描模特的事……已经决定了今后就由我来当,所以亚鸟君以后就不会再去勾搭别的女生了。」

 海濑一副「放心吧」的表情,真的是太贴心了。

 「……?」反倒是说了这句话后桐纱更不放心了。

 「刚才不是禁止了吗?」

 「……这是我先提出来的。既然亚鸟君都答应做我的妈妈了,我也想出我的一份力。」

 「……真是个缜密的计划。」

 桐纱板着脸,露出了今天最不开心的表情。

 「我知道了。那关于这件事的一些细节,我们二人就在回家的路上好好聊聊吧……走吧,海濑同学。」

 桐纱颤抖着站了起来,拉起了海濑的手。

 「啊……那个,你的意思是一起回去吗?」

 「除此之外也没别的方法了。现在都多晚了……而且,我担心你和他在一起他会对你做些什么,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

 「具体的做些什么是做什么——啊,请不要拉我胳膊,疼疼疼——」

 在雷区上跳踢踏舞的海濑,就这样被强行带走了。

 临走前桐纱只说了一句「多谢款待」,然后二人就走了。

 「……跟下了一场暴雨一样。」

 我喝光了杯子里的咖啡,慢慢地看向天花板。

 我一下子瘫在座位上。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要是平时,我早就回家画插画、设计人物去了。

 ……明天后天,也会是这种感觉吧。

 手机响了,是Discord里一个叫做「VTuber制作」群组发来的通知,让我加入。这也太雷厉风行了,应该是桐纱在回家的路上创建的。成员一栏有3个头像,二次元黑发美少女、小海豹和一碗酱油拉面。是我和海濑、桐纱三个人。

 『千(チカ),今天的晚饭就吃寿司吧。你帮忙点个外卖吧Plz!』

 不仅是Discord,Line也发来了通知。

 你这也太粗心大意了吧……现在订外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送到家。

 我打开外卖软件,挑选着我们两人要吃的寿司套餐。

 我一个人住在一室一厅的公寓里。

 房龄很新,但是房租很便宜,环境也很漂亮,地段也说得过去。自从我升入比奈高中后我就住在这里,迄今为止还没有什么不满的。

 独居的理由是——既不是像桐纱那样从老家来到东京上学,也不是因为和父母发生了矛盾而离家出走。老家只是东京里的一家美容院,家庭关系也很普通。

 简单地来说,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真的能做插画家,才从父母身边离开。虽然现在也有了工作,也有了一点存款,但我不知道这种生活10年后还能不能维持下去。在当今日本终身雇佣制可以保证你不被饿死,但是自由职业者就不好说了。

 比同龄人更早自立,这样一想,就会觉得自己做的事还算体面,也会提高自我肯定感。嗯嗯,我能活到今天真了不起。

 『人只要活着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对了,那家伙的座右铭是这句吧。

 「哦吼吼吼!反败为胜、满垒、全垒打!不愧是Pro哥,真靠得住!」

 我回到家一走进客厅,就听到了嘈杂的电视声和欢呼声。

 「……啊。欢迎回来,千(チカ)。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嗯,有点事。」

 「是吗……外卖我取了呦,今天是寿司寿司~」

 那家伙踩在超大的懒人沙发上,一边尖叫着一边看着职业棒球比赛的夜场转播,我回家后她就朝厨房的方向小碎步走去。

 太悠哉了,我不想再唠叨她了。

 「怎么了?仁爱的脸上呦什么东西吗?」

 「……你,今天上学又迟到了吧?」

 说了那么多,这家伙好像又睡过头了。

 「……客观来说,可能是我太宠着你了。」

 「难、难道,千(チカ)也要像桐纱(キリサ)那样发牢骚吗?」

 「比起语言,也许用行动教育你更合适……就像这样。」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走到餐桌前。

 打开放在餐桌上寿司的包装,映入眼帘的就是烤鲑鱼。

 然后,我就把迟到惯犯最爱吃的东西一个一个往嘴巴里面送,连酱油都没沾,就这样全部吃完了……好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人干的事吗!」

 「……呼。看着在眼前的烤鲑鱼被别人吃掉的感觉如何?期待化为乌有的感想?后悔吗?悔恨吗?既然你每次都听不进劝,那你以后再迟到,我就把你喜欢的东西全吃掉,哈哈哈哈哈!」

 「呜呜呜呜呜~……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仁爱看着只有鲑鱼消失了的寿司套餐,垂头丧气。

 浅灰色的头发,祖母绿的眼睛。她的身材看起来不像高一的学生,一双睡眼朦胧下垂的眼睛。两只耳朵上嵌着许多耳环。

 她的名字是才座・福赛斯(フォーサイス)・仁爱。

 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日本人。她是混血的归国子女,从春天开始就和我、海濑和桐纱一样,作为比奈高中的高一学生生活着。

 ……这家伙的打扮很有特色,见过一次就会印象深刻。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好,前辈后辈?朋友熟人?房东租客?

 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是邻居。她住在我101号室的隔壁102号室,有事没事就会跑过来。

 性格简单但是懒惰,是个小鬼。爱耍赖,爱迟到,爱在我的房间里乱放私人物品。就连她看棒球比赛的电视,也是她私自搬过来的。

 即便如此,她每天都过的漫不经心。从学校回来后就无所事事了,和我一起吃饭,晚上回自己房间睡觉。这样的日子周而复始。

 我常常会想,她为什么要一个人生活。

 包括我在内的周围人一直宠着她,结果就养出了个这种怪物——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仁爱迟到的?」

 「……因为我看到了这个女孩。」

 为了找出证据,我拿出手机搜索——

 桐姬担任角色设计与建模的、超人气的VTuber——

 Sirius・Love・BerylPoppin酱的直播切片。

 「那、那是……」

 「……在我调查小天狼星(Sirius)酱的时候,我看了看你的主页,然后发现你最近一次的直播回放是在今天早上——仁爱,你因为直播而耽误了学业,这不是一个正经的高中生该干的事。」

 仁爱听着我一本正经的说教,把嘴巴歪成了「へ」字。

 「……哼。在这个不懂得知足的人的愚蠢的世界里,我可不想被这么说。人只要活着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所以说只要仁爱还活着,就应该被表扬……」

 「下次再说这些,你就别想进我房间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这样!我谢罪!」

 仁爱嘟囔地说道。她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紧紧地贴在我身上,这让我非常郁闷。

 「唠叨也没用,像这样抢走你喜欢吃的东西或给予惩罚不知道有没有效果,最重要的是要经常管很麻烦……你说你怎么办吧。」

 说起来,我为什么要去照顾仁爱呢。

 ——很简单,因为仁爱的爸爸拜托我了。

 那是中考结束后的事了,彼时我正在寻找今后的住处。

 意外的是,我被介绍到了我父亲的熟人经营的房地产公司——也就是仁爱爸爸经营的公司。

 然后,我说了说我做插画家的事,以及一个人住的理由,然后他对我说,你要不要住我这?我给你比别人更便宜的房租。然后他就带我去看房了。

 虽说是为了证明自己能够自立,但能省一点还是得省一点。

 我表示了感谢,于是搬家那天我乐呵呵地带着行李,满怀期待地走进了房间。

 然后我就看到了仁爱。房间角落的瓦楞纸堆里,仁爱就蜷缩在那。

 『因为各种原因,原本住在美国的仁爱现在要一个人在日本生活了。因为你们年龄相仿,我和你父亲也认识,有一点你要注意——我女儿她很害羞。她就住你隔壁,你可以帮忙照顾一下吗?当然,我也会定期去看看的,好吧?』

 今天,仁爱又理所应当地跑到我的房间里。

 她是我众多麻烦事的其中之一。但是鉴于这件事是现在进行时,所以麻烦程度是No.1。

 今后要搬家的人,请务必向中介确认有没有这些麻烦事。

 押金能不能要回来——以及是否要照顾小孩子。

 仁爱带着哭腔向冰箱走去。

 取出瓶装水,一口气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好了,该好好吃晚饭了。

 「……用奖励来替代惩罚的话,仁爱说不定会更加努力。比如,如果我好好上学,千景就会陪我一起打游戏,什么的。」

 一回到餐桌边,仁爱就提出了激励计划。

 「驳回。在Atelier一天的日程安排中,没有给FPS安排时间。」

 再说了,为了只是做了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我就非得奖励她不可呢?

 「到头来不还是只在画色图。」

 但是我并没有做错事……除了海濑的那件事。

 「话说回来,你FPS的定级赛不还是和网友在玩吗?」

 「……那人只是陪我一起打游戏而已,不算朋友。我也没玩过FPS以外的游戏……而且,千是仁爱的朋友所以才邀请你的呦。」

 她扑哧扑哧地眨了眨眼睛,继续在我身上蹭着。和在屋顶上被海濑抱着的感觉不一样,我的意识没有动摇,也没有心跳加速。压倒性的虚无。

 「我拒绝。现实中的恋爱只会让人感觉麻烦,而且,真要选的话我也不会选你这种自甘堕落的孩子,还是自立又帅气的女生比较好。」

 「哼,真让人生气……明明只是个会画画的宅男,却要求这么高。就是因为有像千景这样的人,这个国家的出生率才一直上不去。」

 「主语」不要把社会问题推给我。

 「……这样的话,在学校里交个朋友不叫好了吗?学校里玩游戏的人多了去了。只要用心,总能找到兴趣相投的人。」

 「唔」仁爱突然摁住胸口,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从头开始建立人际关系,又麻烦又不好意思……他们的小团体,已经建立起来了……」

 「最后你只顾着直播,不去上学。自作自受罢了。」

 「无、无路赛、无路赛!正论什么的,我才不听!」

 这家伙……太没用了……

 「对了!既然你这么想让仁爱交朋友,那就请千景带着我吧,请找一个和仁爱有相同兴趣、会溺爱仁爱、无条件喜欢仁爱的人!拜托了!」

 「你不经常还抱怨我吗?」

 「如果还是在做VTuber的话,能联合投稿的话那太棒了!」

 「烦死了!」

 从刚才开始,一直在我面前表现着喜怒哀乐的仁爱——

 是人气VTuber『Sirius・Love・BerylPoppin』酱,的灵魂。

 『嗯嗯。下面的话请保密?我的女儿,在做VTuber?千景君是插画师应该很懂这些吧?那就好了,以后有什么事就拜托你了!』

 在询问仁爱情况的同时,仁爱的父亲对当时还几乎算是陌生人的我说了一些明显不该轻易说出口的话。再加上我的身份被仁爱所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仁爱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就是Atelier吗?」——要不是因为房租便宜,我早就搬出去了。

 尽管如此。我的周围,VTuber(包括申请者)是不是太多了?

 而且,大家都有一两个怪癖……正经人只有桐纱……

 『——素描模特的事,海濑可以做,但这不是无限制的,而且机会只有一次。这是我和海濑同学互相让步的结果,不要抱怨。』

 ……Discord的通知铃声响起,我拿出手机,是VTuber制作的那个群组发来的消息。

 桐纱还是一点通融的余地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