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尾声

第六卷  尾声 「自从我毕业后已经过了六年吗?真怀念。」

 映:希墨,今年文化祭一定要来玩!一定要喔!

 以收到那则带着强烈压力的讯息为契机,我决定去参观永圣高中的文化祭。

 我妹妹濑名映正如她读小学时的宣言般,正式成为我母校的学妹,而且还从一年级就开始担任学生会长。

 难得有机会,我也约了濑名会的大家。如今出社会后,很难所有人都到齐,不过今天放假的几名成员决定集合。

 上次造访永圣高中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熟悉的校舍,感觉也比我读书时来得小。

 尽管如此,文化祭的热闹气氛并未改变。

 在读高中时,我担任文化祭执行委员会忙着做幕后工作,没有多少纯粹当游客享受乐趣的记忆。特别是高二时,我还累得昏倒,更会这么觉得。

 而我也二十四岁了。

 现在我已就业,在某家企业的企画办公室工作。

 工作内容简单来说是公司内的杂工兼协调人。业务范围很广,不过主要是与各部门的人员及经营团队互动,支援公司整体的发展方向。

 我先以可培养转职能力的业务工作为志愿接受面试,在最终的高阶主管面试上被现在的上司看中,被招募到现在的部门。

 『像你这种类型适合当居中调停者,早点让公司里的人认识你,促进公司组织活性化吧。』

 总之,我在出社会后依然是担任桥梁角色。

 我的工作受各方面许多人感谢,尽管每天很忙碌,我觉得很有成就感。

 在前往集合地点校舍入口前,我独自前往校舍后方。

 唯独这里,如时间停止般和当时一样。

 我向有坂夜华告白的樱花树还在。

 现在是秋天,树上没有绽放美丽的樱花。

 由于春天樱花盛开的印象太过鲜明,在其他季节几乎会误以为那是枯树。

 话虽如此,如果一整年都樱花盛开,就会失去可贵感。

 正因为在漫长的一年中只有短暂的片刻绽放,才会觉得特别。

 闭上眼睛,我总是能回想起盛开的樱花。

 最后一次在这里看樱花,是在毕业典礼当天。

 典礼结束后,我和夜华两人肩并肩地仰望樱花,回顾高中时代,讨论未来。

 就算我试图遗忘,也不可能忘得了。

 一切都是在这棵樱花树下开始的。

 如果我没有在这个地方告白,我想我会走上不同的人生。

 当我沉浸在感伤中半晌,背后突然传来呼唤声。

 我回头一看,那里有一张熟面孔。

 「朝姬同学。」

 支仓朝姬站在那里。

 「看你的背影很寂寞,需要我安慰你吗?」

 「这是指医生的治疗吗?」

 「如果你想要,随你选择。」

 「要真正的医生以友情价提供服务实在过意不去,还是不用了。」

 「哎呀,真可惜。」

 实现心愿当上医生的朝姬同学过着忙碌的生活。她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磨练自己的技术与经验,同时面对生命。

 她的头发比学生时代留得还长,外表变得更具知性。

 「朝姬同学,你是不是瘦了一点?你有好好吃饭吗?」

 「谢谢你的关心。我今天刚值完班,有先睡一会儿才过来,比平常精神更好喔。」

 她没有逞强,自然地这么说,脸上满是充实感。

 当我和朝姬同学一起前往集合地点校舍入口时,熟面孔已经聚在那里。

 「希学长还有,咦,朝学姊?」

 第一个向我们开口的纱夕特别惊讶地喊道。

 「什么啊,我们在一块儿有那么奇怪吗?」

 纱夕的声调让睡眠不足的朝姬同学摆出不高兴的表情。

 被那股气势压倒,纱夕没有再多嘴说些什么。

 「纱夕。看你戴帽子、口罩还配太阳眼镜,是感冒了吗?」

 幸波纱夕打扮成乍看之下认不出是她的模样。几乎接近变装。

 「噗!请别说出我的名字!如果被别人发现,连大家都会被我添麻烦。」

 「你彻底成了名人呢。嗨,事业冠军。」

 幸波纱夕现在是主要电视台的主播,几乎天天会在电视上看到她。

 对于像私下出门的艺人般隐藏身分,她已经做得很熟练了。

 「说到受年轻人欢迎,这边这位平面设计师才更厉害。对吧,日向花学姊。」

 小宫留长了那头代表性的金发。服装也品味时尚,符合设计师的风格。

 她大学毕业后进入大型设计公司工作,在那里经手的作品获得知名广告奖。

 她从学生时代起在社群网站上的个人活动本来就很活跃,拥有大量关注者,如今名副其实势不可挡地大展身手中。

 「我看到小宫设计的海报喽。」

 「墨墨,谢谢你。不过在引人注目的意思上,领先群伦的还是七七不是吗。」

 很可惜,七村龙不在这里。

 他甚至不在日本。

 那家伙如他的宣言般,真的成为了NBA选手。

 他在高中三年级最后的夏天遗憾地错过全国大赛,不过在关东大赛的活跃表现吸引了球探的注意,以运动推荐管道升上大学。他在大学遇到优秀的教练,达成飞速成长,前往美国。

 凭借对上外国人也不会被撞开的体格以及对进球的执着,他在球队渐渐崭露头角。而且那家伙开朗的性格使他受到队友与当地人喜爱,成为受欢迎人物。

 我也经常会看七村球队的比赛。

 「因为是高中的学长学妹,我之前负责采访七村学长,那个人真的没变,超难聊的。」

 「我有看那个新闻节目喔。纱夕被七村逗弄得很厉害,剪辑得很有趣。」

 「这不好笑!我明明难得以知性大姊姊形象出名,最近综艺节目的工作却愈来愈多了。」

 「这代表你主持的应答做得很好吧?」

 当我安慰发牢骚的纱夕,她一脸颇为受用的样子。

 「未未正在国外录音,对于不能来很失望喔。」

 小宫和叶现在感情也很好。

 叶未明是永圣少数没上大学的学生,毕业后直接正式展开职业音乐家的活动。音乐家叶未明创作了一首又一首畅销曲,委托她制作音乐的案子从未断过。

 小宫现在为叶的歌曲担任美术设计。

 每当新专辑问世,她都会寄给我,上面一定会写上一句「R-inks团长赠」。

 我们的孽缘至今不变。

 「日向花,花菱同学今天有工作?」

 朝姬同学故意抿嘴微笑,这么问小宫。

 「……朝姬,为什么又问我呢~」

 家里经营医院的花菱也成了医生。

 我原以为他在获得医生头衔后会更加大受女性欢迎,但好像并非如此。

 之前他找我商量『小濑名,我可能真心爱上某个人了』,这次换成我在他背上推了一把,此后他就好像不再随波逐流地处处花心了。

 「不过,你偶尔会和花菱喝酒吧?」

 「那是因为我们都生活不规律,在我偶尔放松一下时,时间能够配合的人只有花菱同学而已!」

 我的问题即使让小宫困扰,拒绝反应也没有以前来得强烈。

 「哎呀,有坂同学还没到吗?」

 我们的班导师神崎紫鹤老师站在那里。

 在映的安排下,我们在这里和老师会合,前往体育馆。

 她环顾我们的脸庞,对于大家依然如故露出满足的清秀微笑。

 「老师。有坂同学是……」

 小宫顾及我,不经意地提醒。

 「──对呢。只有我还留着过去的习惯,这可不行。」

 「老师和以前相比完全没变,反倒让我惊讶。」

 「濑名同学,不用说客套话。」

 老师一如往常般表情变化不大,以静静的态度回应。

 「不,这是我非常认真的感想。」

 在我读高中时教导过我的神崎老师,令人惊讶地保持着从前的模样。

 在场每个人明明都同样地年龄增长,她的美貌却没有褪色,彷佛只有她的时间停止了一般。随着我们长大成人,反而格外对神崎老师的不变难掩惊讶。

 奇怪,她穿越时空了吗?

 以我的话为导火线,女生们发出惊呼般的感想。

 「和记忆中的老师一样一点也没变耶。」朝姬同学说。

 「老师为什么没变老呢?」小宫说。

 「老师是用什么化妆品!请务必告诉我!」纱夕说。

 经过女高中生时期,她们也成为职场的成年女性。

 对于美容的追求非常热衷。

 「我们先去体育馆吧。时间不多,美容话题等晚点再聊。」

 不知该如何反应的神崎老师,总之先为我们带路。

 抵达体育馆一看,舞台比起我们读书时有了很大的改变。

 「喔,现在的舞台有伸展式舞台吗?」

 「这也是身为学生会长的映同学的成果之一。」

 增设的主要舞台从上方望去呈现T字型。中央部分有面向观众席延伸的伸展式舞台。

 单纯地站在伸展式舞台前端就会引人注目,这个设计想必也扩展了各团体的表演范围。

 「真是大张旗鼓啊。」

 「戏剧社与轻音乐社,还有偶像研究社成功地活用舞台,让表演场面很热烈。」

 啊啊,在我帮忙的时候还是偶像同好会,看来已在不知不觉间升格为社团了。

 「为什么映要增建这么显眼的地方呢?」

 「这是待会儿的惊喜。」

 神崎老师也用了意味深长的说法。

 不管我怎么问映,她都说『那是当天的惊喜』,不肯告诉我详细内容。

 奇妙地躁动兴奋的会场内几乎客满。

 由于设置了伸展式舞台,座位数量比起我们那时候减少了。

 座位优先提供给外来游客,学生们几乎都是站着观看,但仍然聚集了许多人。

 值得庆幸的是,映用学生会长权限事先为我们保留了座位。

 而且还正好是我以R-inks乐团身分演奏时,老师、亚里亚小姐与映观赏舞台的地方。

 刻意选在同一个位置,是映令人恼火的照顾吗?

 大家依序就座,最后当我坐下后,只剩一个空位。

 空位在面向墙壁的走道侧,之后随时都可以进来。

 我转头往后看,看着出入口寻找她的身影。

 夜华──不在为她准备的座位上。

 「你在担心夜华吗?」

 身旁的朝姬同学像看穿我的想法般低声说。

 「她来晚了,我很担心。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呢。」

 我试着联络她,但她没有回应。

 「都已经是成年人了,不会有事吧。」

 「虽然是这样没错,不过照这个拥挤的程度来看,夜华一个人会很辛苦……」

 「如果和她错过会更麻烦吧。而且小映今天找你过来,是希望你观赏啊。」

 朝姬同学还是那么冷静。

 活动的开始时间即将到来,不断有学生从入口进入体育馆。

 一旦离开体育馆,要回来也得费一番工夫。

 「最重要的是,夜华不可能没看到希墨同学。」

 朝姬同学十分了解如今成为好友的夜华。

 「不,可是……」

 尽管如此,我坐立不安。

 我担心的不只是夜华而已。

 「──就算放着不管,只要我做出这种举动。」

 朝姬同学突然像要趴在我的膝盖上一样,准备往走道方向探出身体。

 「咦,朝姬同学?」

 她突然靠近,我不禁动摇。

 我脑海中闪过非爱情喜剧三原则。

 我很久都不用担心那种事情,完全疏于防备。

 如果在这种地方被她看见的话──

 「喂,朝姬。不许接近我老公喔。」

 当我回过头,夜华就在那里。

 「我只是看见了你,想向你挥手而已。即使有了孩子,你爱吃醋这一点还是没变呢。」

 「夜夜!」「夜学姊!」

 夜华终于出现,小宫和纱夕很高兴。

 「濑名同……三个人挤在这个地方不太方便呢。夜华同学,好久不见。美月看起来也很有精神。」

 结婚戒指在左手无名指上闪烁,夜华推着婴儿车来到我身旁。

 濑名夜华。现在是我的妻子。

 「神崎老师,久疏问候。美月,这一位是爸爸和妈妈的老师喔。」

 夜华从婴儿车里抱起宝贝女儿美月。

 那副模样已不是少女,而是独当一面的母亲。

 「夜华,你到哪里去了?」

 「我去女厕帮美月换尿布。后来排队的人很多,进体育馆很花时间。」

 原来如此。既然去换尿布,推着婴儿车没办法轻松拿起手机,联络不上也是当然的。

 「比起这个,希墨,你顾一下美月。」

 「喔~美月,和妈妈一起逛学校好玩吗?」

 看到我的脸,女儿美月笑了。

 沉甸甸的生命重量与温暖,让我也自然地露出笑容。

 我止不住满心怜爱。

 我原本就觉得小孩子是可爱的存在,但自己的孩子是特别的。

 在拼命努力准备考试后,我和夜华考上同一所大学。

 在那之后,我与夜华共度快乐的校园生活,在就业的同时开始同居。

 我去取回交给有坂家父母保管的结婚申请书,到户政事务所办理结婚登记。

 我和夜华终于结婚了。

 这方面的发展完全如夜华的父亲所料,但接下来我们立刻有了美月。

 双方家庭的家人都为第一个孙子高兴得落泪,特别是映放声大哭,令我大吃一惊。

 我上次看到妹妹哭成那样,还是她在小婴儿的时候。

 当预产期快到时,夜华的双亲也紧急从美国赶回来。

 让我体验到孙子力量的伟大。

 我伸出手指,她的小手牢牢的抓着。

 「是长得像夜华的小美女呢,眼睛滴溜溜的。」

 「我也想快点结婚离职~」

 「美月长大了好多呢。」

 小宫、纱夕、神崎老师也探出身子看着美月的脸蛋。

 「她活力充沛,每天都把我们耍得团团转。」

 我和夜华的女儿名字叫美月(MITSUKI)。

 从夜华的名字意象中继承黑夜,同时也像接龙一样从「KISUMI」→「MITSUKI」相连起来,和我的名字希墨(KISUMI)连系在一起。

 而且我和夜华第一次交换联络方式的当天晚上,我传了「月色真美」的讯息给她。夜华一直记得这件事。

 美月出生的日子,也正好是满月很美的夜晚。

 我们从两情相悦的情侣成为夫妻,然后又成为父母。

 聚光灯打在伸展式舞台上,映出现了。

 映瞥了这边一眼,确认我们到场后,脸上浮现得意的笑容。

 映的登场,使客满的会场响起响亮的欢呼声。

 看来我的妹妹很受欢迎。

 「你看,是映喔。美月也替她加油吧。」

 坐在我的膝盖上,美月一脸不可思议地注视着舞台。

 「午安,我是学生会长濑名映。感谢各位今天到来。永圣高中的文化祭也终于来到最终表演。」

 映非常熟练地享受着与观众席之间的对话互动。

 「小映真了不起。我在高中的时候,如果也那么会说话就好了。」

 夜华在我耳边悄悄地说。

 「这样的话,就没有我登场的余地,也见不到美月了喔?」

 「那就麻烦了。我无法想像比现在更幸福的自己。」

 在舞台上,映开始说明这次的企画。

 「在永圣高中,从以前起就相传在文化祭舞台上参展完毕的时机告白,有恋情就会成功的好兆头。大家都知道对吧?」

 我和夜华面面相觑。

 喂喂,现在传成这样了吗?

 我没想到我们的行动,会像这样受到学弟妹们继承。

 「其实这对于文化祭执行委员会来说是满大的困扰。因为告白占用到休息时间,节目表流程会延误得愈来愈久。」

 听到她开玩笑似的说法,观众席响起笑声。

 「不过,我无法否定这件事。因为无须隐瞒,第一个在舞台上告白的人正是我哥哥!而且正确来说,他不是告白,是求婚!」

 当映揭露,会场一片骚然。

 只有我对于妹妹终于在别人面前喊我「哥哥」,一个人感到莫名的感动。

 「太好了,希墨。」

 我的妻子发现了那种秘密的成就感。

 「花了好久的时间啊。」

 「看到小映学生会长,心情真不可思议。」

 「而且还是和女儿一起看着她。」

 从前,我和夜华站在舞台上。

 现在我们一家三口从观众席仰望着舞台。

 那个变化让我难为情又高兴,总觉得想笑。

 映继续演讲。

 「因此,我想特别告诉在场的各位,我哥哥和他的情人后来的发展。」

 我想听~!四处传来这样的呼喊。

 现场已进入映的表演状态。她完全掌握了会场。

 「我哥哥和他在舞台上求婚的情人结婚了!」

 恭喜!当有人兴致高昂地大喊,会场直接爆出热烈的掌声。

 「而且他们还生了孩子!名字叫美月。是我的侄女,非常可爱!我爱你喔~美月~!」

 我妹妹像作示范般,在舞台上突然呼喊爱意。

 喂,学生会长。

 如摇滚明星般震撼会场的舞台上的告白。

 啊啊,原来我的求婚从观众席观看是这种感觉。

 我女儿也许听懂了,高兴地咯咯笑。

 「嗯,我把想像这样做各种告白的人聚集起来,将告白本身做成活动,建立了今年的最终表演企画『在伸展舞台上呼喊爱意』。这样节目可以按照规划进行,又很有趣对吧?」

 会场气氛完全活跃起来,就像在鼓励告白般,情绪高亢得让人想笑。

 若在这种庆典模式,即使告白失败也能痛快地结束吧。

 「虽然至今提过好几次,为了慎重起见,我来说明注意事项。这是认真的告白。无论在现场或是事后,都绝对禁止周遭的人取笑或戏弄告白者。大家一起支持鼓起勇气的人吧。然后,答覆者也请诚实地回答。不要察言观色,坦率表达自己的心情吧。如果告白成功,祝你们幸福。即使失败,也不互相怨恨。说个明白,痛快地结束文化祭吧。」

 这些注意事项应该在事先就广泛通知过了。

 好的~对于映的请求,会场观众礼貌地应声。

 有勇气的挑战都应该受到赞扬。

 任何人都不希望对自己的告白感到后悔。

 「为此,要立刻给告白答覆喔。被迫等候的人是非常难熬的。」

 映这么补充,可爱的眨眨眼睛。

 「夜华,她在说你喔。」

 「只有一开始而已吧!」

 这对我们夫妻来说是好笑的故事,但我等候告白时的样子,看来给当时是小学生的映留下了特别深的印象。

 等待会场安静下来后,映说出最后一段话。

 「这同时也是来自人家重要的师父的口信。如果喜欢,一定要说出来。活动也好、祈愿也好,只要有让你鼓起勇气的契机,不管是什么都可以。与其没说出口而后悔,用全力呼喊爱意吧。说不定会是两情相悦喔!」

 在人生中,有多少珍贵的感情没说出口就收存起来呢?

 我们容易害羞又笨拙。

 不擅长坦率面对自己的心情,要将心情化为言语表达出来非常困难。

 我们会害怕受伤,提不起勇气,而擅自放弃。

 尽管如此,表达心声绝非白费力气。

 这能让自己比昨天更往前迈进一步。

 有时透过人与人的联系,可以开拓新的未来。

 当一个人变成两个人时,说不定连现实都能超越。

 沟通就是第一步。

 「看到希墨的行动像这样延续到未来真感动。」

 「嗯。当时我根本想像不到。」

 「多亏你呼喊出爱意,我们才得以在一起,这孩子诞生,这次鼓励了不认识的陌生人。」

 我点头同意夜华。

 (插图011)

 这是多么美好啊。

 第一名男学生站上伸展式舞台。

 那就是从前的我。

 我向你告白,改变了我的人生。

 但愿他们也会得到幸福的未来。

 少年呼唤喜欢的少女的名字,简单地如此告诉她。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爱在循环,于是又一对两情相悦的情侣诞生了。

 《除了我之外,你不准和别人上演爱情喜剧》 完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