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冬与贵客临门

手上的委托也很重要

第五卷 入冬与贵客临门  手上的委托也很重要「太好了,我的店没有怎么样!」

跟艾莉丝小姐他们分开的我们一回到村子,就看见我心爱的城堡跟出发之前没什么差别。只有店门口的围栏被弄坏了一部分,而且只是一点小损伤,连我自己都可以轻松修好它。肉眼可见的损害就只有这样。

我本来已经做好可能会被故意打破窗户的心理准备,所以也松了口气。

因为窗户很贵──虽然我有办法自己修好。

「是啊,真是太好了──这样珊乐莎小姐也不会气到跑去报复他。」

「我就说我不会去攻击他了嘛。」

我有点纳闷萝蕾雅竟然是对我不会气到去做傻事感到放心,同时打开门锁,走进店里。这间店有可以自动清洁环境的刻印,就算出门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积灰尘。

如果每户人家都有足够的魔力跟钱,一定会很想在家里设置这种刻印。

「……嗯?奇怪?」

刻印的魔力减少的速度比我预料中还快。

出门的时候几乎是满的,现在却只剩下一半左右。

我长期不在家,自然是没办法帮刻印补充魔力,可是也少太多了。

也就是说,很可能发生了什么会额外消耗魔力的事情。

「……该不会是有人触发到防盗功能了吧?」

这间店的刻印除了清洁功能以外,也有防盗功能。

如果有人想从外面攻击这间店,就会像上次那群流氓在店里闹事一样触动防盗功能。虽然这个刻印不是我自己设置的,我也不是完全知道它的效果有多好,但说不定就是有刻印保护,窗户才没被打破。

「珊乐莎小姐,那防盗功能大概会消耗掉多少魔力?」

「我想一下,这很难用明确的数字来解释……」

就用让一锅水沸腾所需的魔力量来举例好了。

其实每个人用魔导炉煮开水消耗的魔力量都不同。

假如是我跟萝蕾雅来用魔导炉,比较习惯操控魔力的我就会消耗较少的魔力,就算我做了一种可以测量魔力的炼器也一样。

实际上并不是没办法测出扣掉这种个人差异的「固定消耗量」,可是很可惜的是几乎没有人在做这方面的研究。

因为做这种研究不只费时,又赚不了钱。

与其把魔力耗在这种没得赚的研究上,倒不如乖乖去做炼药还比较好赚。

所以我必然只能给萝蕾雅一个不算明确的答案。

「这间店的刻印魔力容量大到把我所有的魔力都灌进去,都还加不满。所以这段时间消耗掉的魔力超过我魔力总量的一半。」

「那……珊乐莎小姐之前用来把后面那片森林炸成平地的魔法会消耗多少魔力?」

萝蕾雅看向后面那片原本是森林,现在已经可以拿来当运动场的空地。

我在短暂思考过后才回答:

「你说『炸成平地』好像有点太夸张了,不过……应该只消耗掉一点点?」

我用食指跟拇指比出两根指头的宽度,萝蕾雅就讶异地睁大了眼睛,说:

「那就表示被消耗了很多吧!攻击这间店的人会不会被弄死了?」

「刻印的魔力转换效率跟人类直接用魔法不一样,没办法这样比。」

我自己用消耗一半魔力的攻击魔法,威力应该是会很惊人没错,可是这间店的刻印并不是攻击用途的炼器。

这间店的防盗刻印终究只是用来防盗,基本上不会造成伤亡。

「不论对方攻击得再猛烈,它的反击也不至于强到害人突然丧命……应该吧。」

「『应该吧』!你讲得太不确定了吧!要是吾艳从男爵也被反击到──」

「没……没关系啦──反正大概会先动弹不得,不至于杀掉他。」

「这教人怎么放心……」

萝蕾雅很不安地看着我。我轻拍她的肩膀两下。

「不用担心,刻印消耗掉这么多魔力,应该都是用在防御上。」

有人丢石头过来,刻印就必须挡下攻击。

有人对房子纵火,刻印就必须让火熄灭。

这类防御反应会消耗掉储存在刻印里的魔力。

而反击的目的在于使对方不再继续攻击,并不是伤害对方。

「除非他们想强行闯入,不然应该顶多就是全身麻痹到动不了而已。」

「你一直讲得很不肯定,反而很让人不安……可是珊乐莎小姐来我们村子之前,也有人会进来这间店拿剩下的家具,他们怎么就没事?」

「──喔,的确,你之前有跟我说过。」

而且达尔纳先生跟玛丽小姐当初也是在这间店里面「培养感情」。甚至还是他们的「成果」──萝蕾雅亲自告诉我的。

「大概是因为防盗功能的效果调到最低了吧。」

我猜是以前住在这里的炼金术师在搬家之前故意调低的。

除了这样可以降低魔力消耗量以外,大概也是考虑到村民们一般都会帮忙拿走剩下的家具,害他们进不来会造成困扰吧。

不晓得工坊的东西没人拿走是因为上一位炼金术师有警告大家「里面的东西很危险,不要碰」,还是有特地调整过刻印,让别人没办法进去工坊里面。

「总之,我们不需要在意那些坏人的安危,还是先准备开店比较重要。我们很长一段时间没营业,搞不好本来有人在冬天也需要找我们喔!」

「说得也是……可是,我还是有点担心,我会再跟别人打听一下。」

「嗯,麻烦你了。那我就专心去做生发药了。」

当天晚上,我久违地享受到萝蕾雅在厨房煮出来的料理。

之前在外面露营也主要是萝蕾雅负责下厨,但是在野外跟厨房煮出来的还是有差。

充满野趣的料理是别有风味,可是长期吃下来还是会想念一般的食物。

我一边享受着美味餐点,一边照例询问萝蕾雅店里的情况。

「今天生意怎么样?是不是没什么人来?」

「人没有入冬之前那么多,但还是有几位客人上门。他们好像只是趁天气好的时候在附近采集而已,所以今天的业绩不算多。」

采集家在冬天的竞争对手不多,用对方法就可以多赚不少钱。看来村子里还是有些特别勤奋的采集家,不全是想仰赖储蓄在旅店休息到春天的人。

我是不是该提供一些冬天的采集知识给他们?

反正马雷先生也拜托我传授知识给大家,就先告诉安德烈先生他们吧。

轻易传授采集知识有可能会增加采集家出意外的风险,不过他们比较资深,也很热心助人,应该可以期待他们帮忙教导其他采集家。

「还有,我去买晚餐材料的时候有顺便打听一下消息,好像真的有人趁我们不在的时候来搞破坏。」

「喔,果然真的有人来过啊。你有打听到对方是怎么样搞破坏吗?」

「这就不知道了。大家只有远远地看,没有靠近观察。」

「这样啊……嗯,也对,不要贸然靠近比较好。」

一旦发现盗贼跟山贼,就要立刻歼灭他们。

有时候甚至得不惜花时间把他们找出来斩草除根。

我也知道有我这种想法的人并不多。

所以我不会期望村民冒险去捉住身上有武器的人,那比捉住小偷还要危险太多了。

而且来搞破坏的人之中搞不好有贵族,不要随便插手才是正确的做法。

「听说贾斯帕先生当时已经把弓拿在手上了。」

「咦!那样太危险了啦!」

我被萝蕾雅说出的震撼事实吓得不禁从椅子上站起来。

「别担心。耶尔兹女士有尽全力制止贾斯帕先生,因为她有听说对方可能是贵族。」

「太……太好了……不小心受伤可能还算小事,万一被对方杀掉就后悔也来不及了。」

我松了口气,坐回椅子上。

贾斯帕先生跟耶尔兹女士的确是很可靠的邻居,但要是他们家跟领主产生纠纷,我也很难想方法帮他们。

「我应该要在出远门之前先提醒大家才对。」

「其实大部分村民早就知道珊乐莎小姐跟领主起冲突了。」

「真的吗?──等等,你有没有因为我跟领主起冲突,就被大家排挤?」

一个住在小村子里的人跟贵族──而且还是领主对立,是非常致命的一件事。

因为村民遇到麻烦事也很难逃离自己所在的领地,不像不会定居下来的采集家,跟严格上来说不是领民的炼金术师。所以就算村子里有人不想跟我和在我店里工作的萝蕾雅扯上关系,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怀着这样的想法一问,萝蕾雅就发出「呵呵呵」的笑声。

「当然没有。大家都知道当初是珊乐莎小姐救了我们村子,领主反而不愿意伸出援手。虽然大家在领主的视线范围内可能还是不敢违抗他,可是我们村子里绝对不会有人对你忘恩负义。」

「是吗?那就好。不过,你还是记得提醒大家不需要勉强自己帮我喔。只有我们两个被卷进麻烦事的话,还算好处理。」

反正我有办法用武力反击领主一定程度的骚扰,也可以逃去王都──其实我并不想这么做,但吾艳从男爵终究只是个贵族位阶不高的小领主。

他的权力应该没有大到可以在国王亲自治理的王都里面撒野。

「好。珊乐莎小姐也不用太担心大家。我们村子的人很强悍的。」

真的吗?我反倒觉得大多人个性很温和……

啊,可是艾琳小姐搞不好算满强悍的?

「那珊乐莎小姐的进度怎么样?生发药做好了吗?」

「嗯,我成功做好了。再来就只需要交给菲力克殿下就好……他说会再找时间过来拿,不晓得会什么时候过来?」

「不知道……我们应该也不能主动通知他吧?」

「不能,因为他是皇族。总之,大概也只能等了。」

他应该会在春天之前来拿吧?

◇ ◇ ◇

菲力克殿下一反我的预料,很快就再次来访了。

时间是我回来村子的五天后。

他来找我的速度快得像是有人在监视我在不在──不对,应该是真的有派下属留在这里监视。如果没有人马上回报情况,菲力克殿下不可能这么快就会来找我。

能早点把商品交给他是好事……可是这下也有点伤脑筋了。

回去老家一趟的艾莉丝小姐跟凯特小姐还没回来。

──我们究竟该对这次的事情采取什么行动?

我烦恼了很久,却还是没有得出明确的结论。

假如只有我受到威胁就算了,然而问题是萝蕾雅她们也很可能遭受波及,所以我很想牵制吾艳从男爵确保大家的安全,可是想要帮助马迪森他们的话,又不方便让这件事浮上台面。

我也想过可以利用贵族很重视面子这一点,故意散播他做过的坏事,降低他的声望。只是很可惜,我们并没有足够技巧让这样的计画成功。

最后一种方法就是求助菲力克殿下了,可是我必须隐瞒马迪森他们在雪山上做的事情,也不晓得被菲力克殿下抓住把柄会有什么后果。我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实在不敢轻举妄动。

其实最好是假装很自然地提及吾艳从男爵的所作所为,让菲力克殿下主动制裁他。

偏偏就是说得容易,做得难。

如果是「直接告状」还算简单,然而我并没有厉害到可以「假装很自然地」转达一件事。

这对沟通能力没有很强的我来说,等于是强人所难。

我本来打算借助洛采家的管家──沃尔特先生的智慧,来弥补我缺乏的经验……问题是她们两个又还没回来。

唔唔唔!艾莉丝小姐、凯特小姐,拜托你们快回来啊!

要我一个人跟皇族对话也太煎熬了吧!

我不会要求她们当我的挡箭牌。只要能坐在我旁边,当我精神上的后盾就好。

──可是我又不能请萝蕾雅在场陪我。

不然萝蕾雅一定会承受不了跟皇族面对面的压力啊!

她没办法冷静面对阶级高的人,不像我还算习惯面对贵族。

但其实「只是对贵族有点抗压性」在菲力克殿下面前也没意义啦!

因为皇族的攻击力太高了!会直接贯穿名为抗压性的防壁啦!

可是我也只能选择面对。总比跟菲力克殿下说「我还没准备好,请您晚点再来」来得好。

毕竟我的脑袋至少还能正常让我紧张到胃痛。

于是,我只好独自面对皇族的到来了。

「欢迎您的来访。」

「让你久等了。炼药已经完成了吗?」

──我没有等,我真的没在等你过来!

我藏起自己的真心话,把做好的生发药放到桌上。

「您要的生发药在这里。早晚各抹一次,三天就能让头发变长十公分。」

「原来不是抹完药就会立刻长出来啊。」

「我也不是做不出那么有效率的生发药,只是这样的生长速度才不会影响发质。」

如果要让新长出来的头发保有跟自然生长的头发相同的发质,就不能再加快。

相对的,能接受新长出来的头发有点干巴巴的,或是比较细,就可以提升生发药的效率。

可是委托人是不看他的秃头会觉得很帅的王子。

要是新长出来的头发不好看也很麻烦,所以我才会把生长速度调慢──

「假如您想要可以抹完就见效的生发药,我可以再重做一瓶。」

「不,现在这瓶就可以了。反正我也不急。」

菲力克殿下对询问他是否不满意的我露出微笑,把装着生发药的小瓶子收进怀里,并拿出一个皮袋放到桌上。

「谢谢你。这是给你的酬劳。」

「您不先确认效果没关系吗?」

「没关系,我信任你。而且要是真的没效,我直接找米里斯大师告状就好了,不是吗?」

「哈哈哈……师父的确很可能立刻来教训我。」

我用一阵干笑回应笑意加深的菲力克殿下。

他说信任我,大概也是基于信任师父吧。

「不过,我对自己做的生发药很有自信,您一定可以感觉到它的效果。」

毕竟委托人是皇族,我制作的时候也特别谨慎,避免丢了师父的面子。而且只要没弄错配方,就很容易看出成品有没有失败。

除非他要我做从来没人做过的炼药,不然也不用怕他实际用过才发现没有效。

「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不过,我其实早就先看过你在炼金术师培育学校里的成绩了。我如果对你的技术有疑虑,也不会大老远跑来这里委托你。」

我的个资全部外泄了!

……不对,学校是国营的,皇族可以随意查询学生资料也不是怪事。

仔细想想,师父也是不用我主动告知,就知道我的成绩了。

说不定在校成绩其实意外好查?

我的成绩不会丢人现眼是还好,有些人或许会很困扰……

完全没有注意到我这份疑虑的菲力克殿下不知道为什么缓缓坐上了沙发,双手环胸,说:

「那么,这下是完成我来这里的其中一个目的了……」

「其中一个?」

「我每一次出远门就会招来某些人的过度解读,我也很困扰。」

「这……的确是不太教人意外。」

菲力克殿下虽然不是皇太子,却也不能毫无理由地随便在外走动。

就算是微服出巡,照理说也不可能真的完全没有其他人跟着,一定会有很多护卫直接待在身边或躲在一旁保护他,也会事前勘察目的地的情况……我猜啦。

像这次他其实也不需要亲自来领炼药。

不过,菲力克殿下却还是选择亲自来访。

「所以,我才会把几件要事集中安排在一趟行程里面,比较有效率──那么,你认为我来这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

居然突然要我猜谜!

「我怎么会知道啊!」

──我当然不可能对皇族说出这种话。

我努力想起不算充分的线索,开始推测菲力克殿下的目的。

菲力克殿下来得太突然,导致我一开始根本无法冷静注意到一些不太对劲的地方。王都离这里非常远,如果不是师父那种可以快速来回的人,根本不会只因为一些小事就来这里一趟。

所以,他当然是有需要处理的大事,才会特地过来。他只说自己是「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想要生发药」,但恐怕他其实并不怎么在乎自己的秃头。

因为他要是真的在乎,就不会刻意用自己的秃头逗我们笑了啊!

这样搞得我们很困扰耶!真希望他可以好好想想皇族跟我们平民的身分差距有多大!

所以,他应该不是为了治秃头才来找我。

──等等,这么说也不对。他说「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就表示生发药只是次要的目的。

那可能……他最主要是需要来这一带一趟?

他对外隐瞒自己来这里是想要委托我做生发药,而生发药也只是用来隐藏真正意图的借口,所以……?

「……您来这里的目的,跟吾艳从男爵有关吗?」

「哦?你怎么会这么想?」

菲力克殿下一听到我在沉思一段时间后得出的答案,又加深了微笑。

「因为南斯托拉格虽然不算非常大的都市,却也是我国跟南方多兰德公国之间的重要贸易据点,而交易的规模也在这几十年内逐渐扩张。」

王都位在整个国家领土偏东边的地方,所以拉普洛西安王国最主要的贸易对象是东边的乌贝尔国。

而位在西南方的多兰德公国离王都非常远,导致拉普洛西安王国跟他们之间有很长一段时间只有零星贸易流动──不过,情况在数十年前发生了变化。

发生变化的原因正是上上一代吾艳从男爵。

他下令打造出一条从吾艳从男爵领地通往多兰德公国的道路,并加速发展商业。

这使得原本只是驿站的南斯托拉格转型成贸易据点。

之后再转由上一代吾艳从男爵接手经营。

南斯托拉格会发展成都市,正是他的功劳。

许多人都认为南斯托拉格会继续稳定发展下去,更加扩大贸易的规模──却因为现在这一代吾艳从男爵陷入停滞。

不对,不只是停滞,说不定还有可能全部毁在他手上?

「目前南斯托拉格跟多兰德公国的贸易金额还远远比不上跟乌贝尔国之间的贸易金额,可是也绝对不是小数目,失去这段金流会是国家的一大损失。我应该没说错吧?」

「很不错的见解。那,你觉得这跟我这次来访有什么关联呢?」

「我的答案会掺杂一些猜测……」

「无妨,你说吧。」

老实说,我很犹豫该不该在菲力克殿下面前讲出没有证据的猜测,只是看他明明面带微笑,又用很锐利的眼神直盯着我,我也很难回绝他。

「前阵子洛采家有申请调停。我猜菲力克殿下您或许是在知道这件事之后,认为这场调停有利用价值。」

国家想继续发展跟多兰德公国之间的贸易,却存在吾艳从男爵这个绊脚石。

然而就算是国王,也不能强行撤销吾艳从男爵的领主身分,否则很可能造成贵族不愿意继续追随国王。

我猜皇室应该是在想找适当的理由排除吾艳从男爵时,注意到了那场调停。

尤其有侯爵家插手洛采家这样的小贵族跟从男爵之间的纷争并不寻常,当然很可能引来皇室的注意。而且只要随便调查一下,就能查出我也有介入。

更不用说是我的个人资料了。

「是不是其实连诺多先生会来找我们委托护卫工作,都是您刻意安排的?」

毕竟这一连串事情发生的时机太巧了──我怀着这样的想法询问菲力克殿下,他却加深了脸上的微笑,看起来好像很高兴。你这种感觉不单纯的笑法很可怕耶!

「真不愧是最优秀的毕业生。看来我们设立炼金术师培育学校是对的──我们不会介意有一定地位的贵族能力平凡,但无法容忍他们愚蠢无能。」

菲力克殿下话中并没有表示明确的肯定,却也听得出我的推测大部分是对的。

一想到害我们折腾那么久的诺多先生可能是他特地派来的,就觉得心情有点复杂。只是我当然不可能在菲力克殿下面前讲出心里的怨言。

「不过,我得要澄清一件事。我当初只有提供你们的消息给诺多,并没有特地要求他帮我做什么──应该说,我完全没料到他会给你们添这么大的麻烦。生发药的酬劳会给得比市价还高,也是希望这样足以表达我的歉意。真的很抱歉。」

「您……您不需要道歉!他的确是有点教人伤脑筋,可是做事也不至于完全不讲理!」

我连忙请突然开口道歉的菲力克殿下不用太过放在心上。

──我该不会不小心把心里的不满写在脸上了吧?

虽然菲力克殿下似乎不太介意别人在自己面前显露不满,我还是得小心别冒犯到他。

我急忙绷紧神经,注意自己必须表情严肃。菲力克殿下笑道:

「呵呵呵,你不需要这么紧张。我不会介意这种小事。」

「啊,呃,这……」

被菲力克殿下轻易看出我表情中的情绪,让我慌得不禁讲出毫无意义的几个字。

「看来你脑袋够灵光,却还没精通怎么在贵族面前不露出任何破绽。只是考虑到你的身世,也已经可以打及格分数了……是不是应该请学校增加相关的课程呢?反正也可以派些闲来无事的皇族去校内讲课,让学生有实践的机会。」

──拜托不要!不然我的学弟妹们会很崩溃啊!

我当初也有上过礼仪课,可是练习的对象是学校老师跟同学。

光是有很多同学是贵族就够让我紧张了,更何况是由皇族亲自讲课。

到时候万一不小心冒犯到皇族,会不会连砍头这一点都跟着「实践」了!

「殿……殿下,我认为不需要劳驾皇族牺牲自己的时间到学校讲课……」

「嗯?反正皇室里很多米虫──喔,应该说有不少皇族有多余时间去讲课……也对,应该要先跟父王讨论看看,再来决定。」

菲力克殿下朝委婉表达意见的我瞥了一眼,小声说出了很吓人的一段话。

──太好了!还好我已经毕业了!

还在学校的学弟妹们,我会替你们祈祷这件事不会成真的!

……但我也只会帮你们祈祷,不会帮忙多说什么。

我可不想受到波及!

「总之,我们还是先来谈谈这次的重点,吾艳从男爵吧。你猜得没错,我的确有故意稍稍搧风点火──不对,应该也不到搧风点火的地步,只是稍稍搬开压制住他的大石罢了。也就是说,一点小小的变化,就足以导致那个蠢蛋开始轻举妄动了。」

不知道菲力克殿下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应该不是指亲自来我店里这件事吧……?

说不定菲力克殿下亲自造访也是他煽动吾艳从男爵的策略之一,可是吾艳从男爵应该不知道菲力克殿下会来。毕竟只要有点脑袋,就不会敢在菲力克殿下离开之后不久跑来店里找碴。

「如果他能主动收敛一点,我就会找其他方法改善他的问题……结果仍然不出我所料。上一代从男爵早该在他闯祸的时候废除他的继承人资格了。」

「……可是您引发的『轻举妄动』也导致我们必须面临危险。」

我当然很乐见菲力克殿下主动解决老是惹出一堆麻烦的从男爵,不过我不太高兴这段过程会危害到我们。我委婉表达不满,希望他可以多少顾虑到我们这些受到波及的人。菲力克殿下眯细双眼,说:

「有吗?我看至少对『你们』来说,是没有多危险啊?」

这个笑里藏刀的王子到底知道多少事情啊!

听他的说法,应该至少已经知道我们在雪山里遇到了滑雪巨虫,也知道那只巨虫是马迪森他们故意引来的。

我们当时是平安无事,可是马迪森他们差点就被吾艳从男爵下的命令害死了。

菲力克殿下应该也要考虑一下一般民众的安危吧!

不知道他是觉得排除掉无能领主,比拯救少数几个领民的性命更能造福国家跟其他领民;还是觉得平民的性命不值一提。

而且既然已经被他知道在雪山里发生的事,就只能求他对马迪森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要我来帮他们求情吗?要我为了一群非亲非故的卫兵,鼓起勇气跟这个恐怖的王子求情吗?

但是又不能事到如今才对他们见死不救……

如果艾莉丝小姐跟凯特小姐在场,我就可以把麻烦事推给她们──说错了,是就可以请她们帮忙了!

她们刚好现在回来的话,我一定会爱死她们。

──只是很可惜,艾莉丝小姐的运气并没有好到能逮到这个大好机会。

我仔细聆听周遭的动静,也没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

可恶,看来只能我自己来了……

「殿下,南斯托拉格的卫兵只是乖乖执行他们的命令而已──」

「我并没有愚蠢到会要求底下士兵替指挥官的过失负起责任。」

我在下定决心之后战战兢兢地开口,然而我才说到一半,菲力克殿下就语气坚定地表示自己不会要求马迪森他们扛责。

假如是一般的纷争,单纯服从上级命令的士兵当然不会被判死刑。可是这次他们等于是想暗杀我跟艾莉丝小姐。

被视作暗杀的话,实际动手的人百分之百会被判死刑。除非背后有异常重大的隐情。

……啊,菲力克殿下该不会想把这件事压成一般纷争吧?

我怀着这样的猜测观察起菲力克殿下的表情,他随即露出奸笑,说:

「我打算趁这次机会彻底除掉吾艳从男爵这个大麻烦。不过,要是除掉他的可能性是零,我之后就不会再有任何动作。因为我不喜欢做事太半吊子。」

菲力克殿下凝视着我,眼中充满试探。

呃……他该不会是要我来拟定计画吧?

要一个没有多少情报的人来想办法,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如果我在有这种上司的职场工作,早就开始考虑辞职了啦!

现在唯一比较让人放心的,应该就是有生命危险的是马迪森他们,而不是我们了。

──我感觉到脑海一角浮现这种有点无情的想法,并同时陷入深思。

「……我可以请证人证明我们的确是因为吾艳从男爵的指使,才受到攻击。」

「那样还不够扳倒他。若能提供写着命令的文件倒还好说,可是你说的证人是平民吧?」

最大的问题果然还是在于他们的平民身分。

吾艳从男爵的嫌疑再怎么大,也终究无法只凭平民的证词来判定他有罪。

要是他狡辩「是那些卫兵擅作主张」,顶多就是被认定督导不周。

马迪森他们还是难逃死刑。

而艾莉丝小姐虽然是贵族……她的证词也只能证明我们的确有遭到攻击,无法证明是吾艳从男爵在背后唆使。

「吾艳从男爵似乎有得到炼金术师的协助,您觉得挑这一点来进攻有用吗?」

「你说约瑟夫吗?他也算是贵族,要从他这边下手并不容易。」

「对不起,我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菲力克殿下可能是指之前在南斯托拉格做黑心生意的炼金术师,可是我无法确定协助从男爵的是不是他,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雷奥诺拉小姐应该知道那个黑心炼金术师后来的去向,只是我自从知道他把店收起来,就不太在乎他了。

我老实说出口,菲力克殿下就扬起一边嘴角,似乎是觉得我的回答很有趣。

「这样啊。那家伙应该也没想到搞垮自己生意的人竟然不知道他的名字吧。我看他好像满恨你的。」

「是他有错在先,不是我故意惹他。我也只是贴公告提醒大家要小心他会坑客人的钱。」

对,我只有贴公告提醒大家。

雷奥诺拉小姐对他做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呵呵,看来他的店会倒闭是合情合理──炼金术师培育学校的毕业生大部分都很出色,然而还是无法避免少数品行不佳的学生顺利毕业,拿到执照。」

毕竟人格跟社会能力不影响考试成绩嘛。

就算一个人会把才能用在坏事上,也一样能够毕业。

而且论社会能力这一点,我也没资格说别人。

「我其实很想找机会撤销约瑟夫的炼金执照……」

「我这里有他做的炼药。」

我这么说是因为我认为菲力克殿下需要证据。他很满意地点点头,说:

「很好。那你有足以告发吾艳从男爵的证据吗?」

「很遗憾,我没有他教唆卫兵攻击我们的实质证据。我这里只有记录他过去恶形恶状的资料,称不上明确的证据……」

那份资料就是之前菲利欧妮小姐给我的资料。吾艳从男爵以前做过的坏事大多可以用贵族的权力掩盖掉,没有足以威胁到他的强力证据。

然而,菲力克殿下听到我这么说,却是露出微笑,朝我伸出手。

应该是要我把资料拿给他看吧。我看得出来。

「资料在这里。」

我连忙去拿资料过来,交给菲力克殿下。他快速翻阅资料,语气佩服地说:

「哦?居然能调查得这么仔细,看来你比我预料中的还要优秀呢。」

「谢谢您的夸奖。不过,那份资料并不是出自我手。」

「调查出这份资料的人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在于我们能够得到这些情报。」

我很高兴他这么抬举我,可是总觉得他好像在试探我?

菲力克殿下想主动解决掉吾艳从男爵正合我意,可是他应该有能力收集到更多情报,不需要特地问我吧?

「……这些情报不算太特别,殿下应该也早有耳闻了吧?」

「我也不是全都知道。而且在他领地内查出的第一手情报,本来就有一定程度的价值。」

这是真心话吗?我这么想可能有点冒犯,可是菲力克殿下的笑容看起来很不单纯耶。

「再来就只需要想办法捉住他了。」

你不会连这个都要我想办法吧?

如果吾艳从男爵又像之前一样大摇大摆地跑来我店里,的确是捉得住他,可是情况一定会变得很麻烦。如果计划在南斯托拉格抓住他,又很可能要面对很多士兵。这怎么想都不是区区一个炼金术师处理得来的事情。

就算想找洛采家帮忙,也顶多仰赖他们的个人实力,无法期待他们能在军事方面提供足够的协助。

「别担心,我已经想好计画了。不过……聊了这么久,我口也有点渴了。」

菲力克殿下大概是感觉到我不知该如何是好,在耸了耸肩以后靠上沙发的椅背,说出了很明显在要求茶水的一句话。

──你快点走啦!

我心里想归这么想,却也无法直接说出口,只好委婉表达。

「我们这里是乡下地方,没办法提供多高级的茶,恐怕会不合您的胃口。」

「无妨。我不介意稍微不合胃口,而且品尝当地的食物也是一种乐趣。」

──真不愧是王子,都不怕自己脸皮太厚耶!

我真希望你可以想想提供食物给皇族的人心里会有多惶恐!

「……好的,我马上准备。」

「喔,我还想顺便配点吃的。最好可以配些甜点。」

──真不愧是王子,都不怕自己要求太多耶!

而且你怎么会觉得这种乡下地方有什么甜食!

你知道这种小村子不可能会有甜点店吗?

要不要干脆拿还没处理过的腐果蜂蜂蜜给他算了?

……只是那样会害我小命不保,我不会真的那么做。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只是个小村子,没办法立刻端出甜点给您……」

「无妨。我有的是时间。」

可是我没有啊。

看来他好像没听懂我的意思是:「你喝完茶就赶快走啦。」

你一个王子应该要听得懂别人在委婉表达什么吧!

──虽然他也很可能是知道我想表达什么,却故意装作没听懂。

「那么,要麻烦您稍等了。」

我怀着平民无法违抗皇族的悲哀,暂时离席。

「萝蕾雅,家里还有剩下饼干吗?」

「咦?饼干吗?昨天下午茶时间做的还有剩,你要休息了吗?可是王子殿下还没离开吧?」

我到店里询问比较熟悉厨房大小事的萝蕾雅,萝蕾雅也疑惑地回过头,询问我的用意。

「嗯,我现在需要一些可以配茶的点心。」

「咦?──哇、哇哇。(原来是要拿我做的点心给王子殿下吃吗?)」

萝蕾雅似乎有一瞬间没意会到我话中的意思,在张开嘴巴愣了一下之后才又马上回过神来,展现了「小声大叫」的高超技巧。

(插图018)

「也只能拿你做的饼干啊。这附近没地方可以买甜点不是吗?不然我也是可以去达尔纳先生那边看看……」

「爸爸店里的东西更难吃,不适合端给王子殿下吃啦!」

说难吃是有点太夸张了,不过达尔纳先生那边的食物都是大老远从南斯托拉格带回来的,的确有点称不上点心,甚至应该说比较接近干粮或紧急粮食。

「嗯,所以我想拿昨天剩下的──」

「等……等一下!至……至少让我重新烤一份饼干,我现在就去烤!」

萝蕾雅连忙把店门口的牌子转成「休息中」,冲进厨房里。

「啊,那样会让他等太久──算了,没关系。反正有先说要等一段时间。」

其实我觉得端昨天剩下的饼干给厚着脸皮讨东西吃的人就够了,但想想他如果等得不耐烦,决定先离开,反而也是件好事。

就让他慢慢等吧。

或是等到不耐烦直接离开。

我也跟着萝蕾雅前往厨房准备茶水。

「茶叶……用便宜的就可以了吧?」

正在努力揉面团做饼干的萝蕾雅一听到我在挑茶叶时的自言自语,立刻惊讶得转过头来,对我说:

「咦!还是挑最贵的茶叶比较好吧?对方是王子耶。」

「他反而会觉得便宜的茶叶很稀奇吧?反正我这边的高级茶叶也高级不到哪里去。」

现在我家里有配饭喝的茶、下午茶时间配点心喝的茶,还有我狠下心花钱买来在特别时刻喝的茶。

可是它终究是穷习惯的我舍得买下手的茶,当然没有多高级。

对菲力克殿下来说,味道一定跟便宜的茶叶差没多少。

一样会被认为不好喝的话,泡比较贵的茶给他喝也是浪费。

如果今天来的是在学校很照顾我,而且家里一样很有钱的前辈们,我倒还愿意泡比较贵的茶来表示欢迎,可是菲力克殿下值不值得我这么做,就……

「……不然干脆泡我自己调配的茶好了。」

也就是我自己去后面的森林里摘叶子来调配的茶。

我们吃饭的时候就是配这种茶。

它的材料成本免费,但我耗费在上面的心力无价。反正菲力克殿下说「品尝当地的食物也是一种乐趣」,再加上这不是市售的茶,他想比较味道也没得比!哈哈哈!

「这……或许是个好主意。」

「咦?我还以为你会反对……」

「因为珊乐莎小姐调配的茶很好喝,不像妈妈那样只是随便摘些叶子回来丢进水里泡着。而且至少不会被王子殿下认为你端便宜货给他喝。」

「的确,毕竟我也没想过自己调配的茶值多少钱。」

等于我说「这种茶一杯就要十枚金币」,它就是值十枚金币!

……先不论有没有人愿意买。

嗯,就端这种茶给他吧。这种茶很值钱。

把这种茶说成是「大师级炼金术师奥菲莉亚•米里斯的徒弟发现某种植物的叶子可以做成茶叶,再亲自精挑细选上好的叶子回来加工跟调配的珍贵好茶」,听起来应该满高级的吧?

只是它高级应该会高级在有用上师父的名字。

「那就泡这种茶给他喝……萝蕾雅,你是做什么样的饼干?」

「跟平常一样……珊乐莎小姐,需要多加点砂糖进去吗?」

「不用。跟平常一样就好。萝蕾雅平常做的点心就已经很好吃了。」

「真的吗?谢谢你的夸奖。那我就做跟平常一样的就好♪」

我发自真心地夸奖她,萝蕾雅就很高兴地这么说,并转身背对我,继续做起饼干。

她还高兴得哼起歌来。

我本来还担心她会不会紧张到不小心失手,看来是不需要担心了。

而且多加一点砂糖也没有意义。

因为萝蕾雅做的饼干虽然是真的好吃,甜度跟外观还是难免比不上大都市里卖的高级甜点。

更何况菲力克殿下平常吃的一定会更高级。

光是以前在普莉希亚学姊家吃的点心会用上的材料就不只是这种小村庄买不到的,连南斯托拉格那样的城镇都没有人在卖。

所以萝蕾雅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做出足以匹敌皇室等级的点心,也没必要做到那种地步。这次是菲力克殿下硬要我们提供点心,要抱怨就不要吃。

我觉得萝蕾雅怀着这样的想法做饼干就够了。

「饼干还热热的,口感也很脆。还不赖。」

这是菲力克殿下吃了饼干以后的感想。

那当然,这可是萝蕾雅特地帮你现烤的。

你要是敢嫌饼干难吃,我就要冒着冒犯皇族的风险直接收走饼干了。

我倒想说你为什么吃了好吃的饼干,还不称赞饼干好吃?

一般都会称赞一下吧?

你也应该说一下吧?

不晓得是不是我的眼神成功表达出了我内心的想法,菲力克殿下又接着补充一句:

「……而且有一种纯朴的味道,很好吃。」

对,这样就对了。

──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要离开?

我直直凝视着菲力克殿下,试图用眼神表达出我心里这份想法,然而他这次不知道是没有意会到,还是刻意忽略,仍然悠悠哉哉地喝着手边的茶,甚至要求续杯。

完全看不出他有想要离开的意思。

可是他也没有讲些风趣的话来撑场面。

「…………」

「…………」

茶跟饼干就这么无谓地随着时间一同消逝。

他吃了不少,应该是真的觉得好吃,但是这阵沉默让我很不自在。如果没有要谈其他事情,就赶快离开啊──只是我还是不敢直接说出口。

有没有人可以来帮帮忙啊?

我很希望艾莉丝小姐她们可以刚好在这个时候回来,化解这份尴尬。

──这时,情况真的忽然出现了变化,彷佛是我的愿望促使这件事情发生。

「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店里!」

店外传来一阵粗野的咆哮。

──嗯,我不希望是用这种方式来化解尴尬。

萝蕾雅刚才累积了不少精神疲劳,现在去休息了──她好像做完饼干以后才重新意识到做饼干给菲力克殿下是件不得了的大事──所以只有我可以去应门。

可是,我眼前还有一位正在若无其事喝着茶的贵宾。

我对他的敬意已经差不多要见底了,但我勉强还记得不应该直接抛下他去应门。我用眼神询问菲力克殿下允不允许我离开,随后,他也笑着看往店面的方向。

「没关系,你先去一趟吧。」

「恕我先失陪了。」

我在征得菲力克殿下的同意以后前往店门口,发现刚才叫嚣的人果然一如我的预料,是吾艳从男爵跟他的几个跟班。

不知道他是不是有在监视我什么时候回来,竟然特地亲自来找我。

明明南斯托拉格跟这个村子之间的距离还满远的……他很闲吗?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总算肯露面了。」

看到我出来应门的吾艳从男爵不再咆哮,并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先陷入一瞬间的沉默,才用手指指着我说:

「珊乐莎•菲德,我要你赔偿跟道歉!」

「咦?请问……您要我对什么事情赔偿跟道歉?」

我们才应该叫你赔偿跟道歉吧?

「我的几个私兵前几天来破坏这间店时受了重伤。你这种行为已经严重侵害到我的财产。」

「────什么?」

我完全没料到他会用这种说法指控我,害我的脑袋有一瞬间完全停滞。

毕竟刻印消耗掉那么多魔力,我本来就在猜他应该有来搞破坏,可是一般会这样光明正大表明自己有犯罪吗?

「……您的意思是我必须向一些因为想进我店里搞破坏而受伤的人支付赔偿金吗?」

「你理解得很快嘛。你就先付你这间店一半营业额的钱来赔偿我们的精神损失吧。」

「…………」

「还有,我记得你有借钱给洛采家吧?这样正好,你把艾莉丝带来给我。用债务威胁他们一下,应该不难吧?再来就是──」

「我拒绝。」

我认为再继续听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直接打断他。

「什么?」

「我想我之前也跟您提过了,炼金术师并没有义务缴税给领主,而且我也不愿意支付赔偿金给犯人。」

我反倒想叫他把犯人交出来,可是不是现行犯就不能动私刑,再加上想要求领主制裁罪犯,又偏偏就是这个领主指使的。

这部分说了也只是白说,所以我不打算跟他提这些。

至于税金,如果是像艾琳小姐那样需要我协助这个村子,我可能还会多少考虑一下。毕竟我自己也住在这里。

然而吾艳从男爵的情况会是完全相反,因为他不只没有在这个村子需要协助的时候伸出援手,甚至还落井下石。而且我本来就没义务缴税给他,当然不可能会给他钱。

更不用说他要求交出艾莉丝小姐了。根本不值得我考虑。

我心里想着:「要不要我拿些石头塞进你那张胡说八道的破嘴?」用眼神表达出我的厌恶。但是,吾艳从男爵却露出了充满自信的奸笑。

「嗯,你的确没义务向我缴税。不过,也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你不能主动向我缴税吧?」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皱起眉头,半眯着眼瞪向他。吾艳从男爵不改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说:

「我看你跟这个村子的村民感情还满不错的。比如杂货店那一家人。他们要缴多少税,可是我说了算喔。」

「…………」

我之前也在担心他会用这种手段来找麻烦。

吾艳从男爵如果想直接伤害萝蕾雅,我还可以靠自己保护好她。

因为她是我这里的店员,领的薪水也是我付的。

然而我能直接干涉的,也就只有跟我这间店有关的部分。一旦超出这个范畴,我能做的事情就很有限。

就像吾艳从男爵要把这个村子的税金调得多高,都不会逾越领主权限,也不会违反王国法。

不过,他要是真的把税调得太高,村民们应该就会搬出这个村子,采集家也不会留在这里。

脑袋正常的人应该都知道课重税是百害而无一利……他是不是觉得我会在村子变得空荡荡之前屈服?

毕竟一般炼金术师一旦开了一间店,就不会轻易转移阵地。

但是我是用非常划算的价格买下这间店。

因为我是借着补助款制度买下来的,卖掉也换不到多少钱,只是我实质的损失会等于只有请盖贝尔克先生他们改装的费用。

反正没办法马上买到新的店面,也可以请师父暂时让我在她那里工作,所以我要离开这里并不是件难事。

──前提是不考虑对村民的人情、感情跟其他各种因素。

「别担心,我不会要你把所有财产都交出来。我很仁慈,还是会让你可以留点钱下来用。」

吾艳从男爵──不对,眼前这只像臭虫一样的盗贼大概是看我陷入沉默,就自以为占了上风,开始笑容满面地显露自己的无知。

假如他拿走我一半营业额的钱,我连要缴给王国的税都会付不出来。

自然也会无法继续经营下去。

给一个连营业额跟利润都分不清楚的人来治理贸易城市,迟早会害南斯托拉格变得没落。

不过,他现在还是治理南斯托拉格的领主。

我只能想些合理的理由赶他走,或是……

「这里『没有其他目击者』……」

「嗯?」

盗贼一听到我这声细语,就狐疑地看着我。

我默默数起敌人的人数。跟班有三个人。

他们看起来有点实力,却不至于强到构成威胁。

周遭也没有其他人影。

──现在应该是下手的大好机会?

我几乎已经下定决心杜绝后患,幸好情况在我真的动手之前出现了变化。

「吾艳从男爵,我听你们在聊的事情挺有趣的,但你应该没空在这里浪费时间吧?」

说出这番话的,是刚才还在无谓消耗我家食物的菲力克殿下。

他不晓得是不是想至少回报一下我们招待茶点给他的努力,走到我面前用锐利的眼神看向吾艳从男爵。

「你──」

「你有派遣军队擅闯国王直辖领地的嫌疑。」

「什么──!」

吾艳从男爵一听到菲力克殿下打断他的这一句话,就讶异得哑口无言。

他背后的跟班们也倒抽一口气,往后退一步。

这也难怪。因为派兵擅闯其他贵族的领地或许还能大事化小,然而擅闯国王直辖领地等于是对皇族下战帖,百分之百会被认定是造反。

造反的罪责严重到整个家族都可能被判死刑,当然,共犯也不例外。

所以主犯的跟班绝对也会等着被砍头示众。

可是,吾艳从男爵有犯那么严重的罪吗?

我不懂他说擅闯国王直辖领地的用意,而且──

「这附近没有国王直辖的领地吧……?」

「有啊,就在这附近。」

菲力克殿下说着指向自己身后,也就是我的店。

这间店的确是透过国家补助买下来的,所以有一半──不对,应该说有九成以上是属于国家的都不为过,但也不至于算是国王直辖领地……啊,原来如此。

菲力克殿下指的是更后面的大树海跟山脉。

大树海跟山脉和国王会派官员代为治理的直辖地不一样,常常会忘记大树海这样的采集重地也大多是国王直辖领地。听说是要避免等同战略物资的炼金材料全在一名领主的掌控下,才会这样安排。

因此,吾艳从男爵派士兵去山里找我们的行为,严格来说,的确是「派兵入侵国王直辖领地」。

只是实际上本来就不会把一般的国王直辖领地跟采集重地划为等号,就我所知,也从来没有领主因为派兵进入采集重地受罚。

「我……我可不记得自己曾经派兵擅闯国王直辖领地!而且你又是哪根葱啊?敢打断我说话太无礼了!」

哎呀,看来吾艳从男爵认不出菲力克殿下的长相。

他这次跟上次一样戴着变装帽子,只有发色、头发长度跟眼睛颜色与原本不同,变化并不大。

如果认得出他的长相,仔细看就能看出他是菲力克殿下。

我跟艾莉丝小姐认不出来就算了,吾艳从男爵你是贵族家的当家吧?

认不出王子的长相没关系吗?你说人无礼,但其实自己才是最无礼的那一个耶。

你这样等于是赤裸裸地闯进一整片排得密密麻麻的利刃里面喔。

会被砍得不成人形喔。

然而菲力克殿下似乎觉得吾艳从男爵这样的反应很有趣,笑说:

「哦,你忘记我的长相了吗?」

菲力克殿下说着往前踏出一步。

等所有人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他就非常刻意又夸张地把手放上帽子,再用像是拨起浏海的动作脱下帽子。

──他把帽子脱掉了?等一下,你认真的?

我调配的生发药需要等上几天才会见效。

甚至菲力克殿下根本还没把炼药抹在头上。

所以他脱掉帽子以后,就露出了跟先前一样光溜溜的头顶。

角度意外刚好的阳光照在他的秃头上,反射出刺眼亮光。

脸上还露出无懈可击的帅气神情。

那些人毫无心理准备地正面看到连艾莉丝小姐都忍不住笑出来的场面──

「「「噗哈!」」」

当然是当场笑了出来。

「看来要再多加一条冒犯皇族罪了。」

「什么!」

菲力克殿下心满意足地点点头,紧接着说出口的这段话又让吾艳从男爵再次哑口无言。

故意逗人笑还说别人冒犯其实有点坏。

我是曾经看过一次才忍得住,一般根本不可能憋住突然涌上的笑意。

但当初艾莉丝小姐不小心笑出来也没被认定冒犯皇族,表示冒犯皇族罪完全是菲力克殿下说了算。也或许吾艳从男爵他们算特例?

只是这种特例真的很倒楣。

「我想,我必须向后面几位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菲力克•拉普洛西安。这样各位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吧?」

跟班们一听到拉普洛西安这个姓氏,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这个国家里的成年人再怎么没学问,都至少会知道自己住的国家叫什么名字,更不可能不懂姓氏跟国家同名的人就是皇族。

「吾……吾艳大人,犯了冒犯皇族罪会怎么样啊?」

「我哪知道!而且更麻烦的是派兵擅闯国王直辖领地!这条罪比杀死一个平民炼金术师重太多了。意图背叛皇族是唯一死罪啊!」

他又把自己犯罪的事实顺口说出来了。

吾艳从男爵可能是太着急才会不小心说溜嘴,可是一个贵族这么管不好嘴巴不好吧?

虽然他主动在皇族面前坦白自己的罪行是让我省事不少啦。

「我……我们应该不会被判死刑吧?擅闯国王直辖领地又不关我们的事!」

「想得美!等我被抓去砍头,你们也一个都跑不掉啦!」

「我们只是执行吾艳大人的命令而已耶!」

「我给你们吃了那么多甜头,别以为事到如今还能跟我切割得干干净净!」

吾艳从男爵跟他的跟班们展开一段丑陋的争执。

像马迪森他们是被逼的就算了,如果这些跟班是自愿协助吾艳从男爵,就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起责任。

……那些想破坏我店面的蠢蛋也一样。

「皇族才不会来这种偏远的小村庄好不好!」

「而且那个头上光秃秃的男人哪可能是皇族啊!」

「对啊!他是秃子耶!王子怎么可能会是个秃子!」

跟班们抱头喊出来的话可说是无礼至极,但本来明显跟他们一样不知所措的吾艳从男爵似乎是惊觉到了什么事情,忽然睁大眼睛,露出奸笑。

「──没错!皇族不可能会来这种乡下地方。那家伙一定是假冒皇族的无礼之徒。你们说对不对?」

跟班们有一瞬间完全愣住,或许是一时无法理解吾艳从男爵话中的意思。但他们很快就有了共识,露出抽搐的笑容说:

「咦?──对……对啊!吾艳大人也觉得皇族才不会来这种鬼地方吧?」

「皇……皇族怎么可能会不带护卫,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游荡!」

「我付了很多钱给你们,而且对方只有两个人而已,去给我处理掉他们!」

退到后头的吾艳从男爵推了跟班们的背后一把。跟班们显得有点犹豫,却也伸手拿起自己的武器。

──你们这样真的会被判死刑啦!

我连忙挡在菲力克殿下面前。

菲力克殿下也有带着武器,可是他看起来很文雅,我不确定他大概有多少实力。

他应该不会太弱,可是我也不敢让菲力克殿下一个人面对威胁。

如果是在童话故事里面,有一个王子保护自己或许是很浪漫的场面。

然而现实中发生这种事就很难说了。即使当下没受到谴责,也很可能被抓去审问。

会被质疑──你竟然不帮助菲力克殿下,让他得要孤军奋战。

如果今天袖手旁观的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主,或许还不会被追究责任。但很可惜,有能力反击的我这么做一定会被究责。

所以我要挺身奋战!

为了我的未来奋战!

我再怎么样都绝对不可能是为了保护菲力克殿下而战!完全没有误会的余地!

「殿下,请您先进店里躲着。店里很安全。」

「不,你用不着担心──而且这下他们又多了教唆杀害皇族跟杀害皇族未遂的罪名了。」

「您怎么还有心情说这样的话……」

不过,看来我似乎是太低估他,也白操心了。

菲力克殿下微微举起右手,弹出清脆声响。

随后马上就有六名男子──不对,应该说乍看像是男性的六个人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

他们穿着包裹全身的黑衣,脸部也被刻意遮起来,看不出他们的真实性别。

没错,刚才那些跟班也说了,皇族不可能会独自出门。就算乍看没有护卫在,也不可能真的没有任何护卫跟着菲力克殿下。

他们现身之前,我只有隐约感觉到有其他人在。而能够隐藏自身气息的这群护卫,实力自然是不在话下。

跟班们遭到击晕跟吾艳从男爵遭到捆绑,几乎是在同一个瞬间发生的事情。

「什么!这……这是怎样?发生什么──唔唔唔!」

无法理解这短短一瞬间内发生什么事的吾艳从男爵非常慌张,随后就被塞了东西在嘴巴里,无法正常说话。

工作效率神速的几名黑衣人立刻单脚跪地。待在最前面的那一名黑衣人低下头,等待菲力克殿下的下一个指示。

一群黑衣护卫跪在站得直挺挺的菲力克殿下面前等待指示的情景是很有魄力,可是……

菲力克殿下,拜托你快把帽子戴起来。你的秃头毁了整个气氛。

这样看起来真的太突兀了。

不晓得菲力克殿下是不是隐约感觉到我这份愿望,只见他把帽子戴了起来,同时对护卫下达指示。

「把他带走。」

「遵命。」

啊,护卫的声音听起来偏高。

搞不好其实是女性?她看起来有点娇小,身材好像也满标致的?

不知道她是不是感觉到我正在仔细观察她,有一瞬间跟我四目相交,但很快就看见她的身影逐渐变得透明。连那些被捆绑起来的男子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哦,原来护卫穿的黑衣是炼器。

那一身黑衣在晚上会不太起眼,可是白天一定非常醒目。

或许就是炼器的效果让护卫们在白天也能隐藏身形。

只是想必也是这群护卫有足够的实力,才能这么无声无息。

光是他们有资格被派发到这样的炼器,就知道他们绝对不是一般人。

因为市面上根本找不到那种炼器,连我都是现在才知道有这种炼器存在。

「嗯,处理得满顺利的。感谢你的协助。」

「……殿下,您是不是刻意挑衅他们?」

菲力克殿下高兴地轻敲掌心,而我则是不禁对他投以怀疑眼光。

他会今天来找我,还故意待很久都不走,应该都是因为他知道吾艳从男爵今天会来我这里。他会刻意挑衅,大概也是想害吾艳从男爵罪加一等。

他刚才问我知不知道吾艳从男爵做过哪些勾当,又有没有证据,应该都只是在打发时间而已吧?

因为光是教唆杀害皇族的罪责,就够他合理当场击毙吾艳从男爵了。

我真希望他可以想想这样会给我添多少麻烦!

「我不认为我有挑衅他们。不对,应该说我本来打算挑衅他们,然而还用不着我这么做,他们就自己失控乱来了……这倒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菲力克殿下或许是多少有感受到我内心的愤怒,微微撇开了视线。

虽然菲力克殿下因为诺多先生给我们添了大麻烦而特地多付钱补偿我们,可是我现在反倒觉得菲力克殿下更麻烦。因为他的权力大到一般人根本无法反抗。

「恕我冒昧一问,您真的有必要引诱他们触犯更多条的罪状吗?其实我也是一直到殿下提起,才想起吾艳从男爵的确算是派兵擅闯国王直辖领地,应该光是这项罪名就足以撤销他的领主身分了吧?」

菲力克殿下其实不需要冒险(?)来这种地方设麻烦的陷阱引诱目标上钩,他就算想直接率军前往南斯托拉格逮捕吾艳从男爵,也绝非难事。

毕竟吾艳从男爵也不至于蠢到会攻击国王的直属军队──应该不会吧?不对……这个好像很难说?

「他严格来说是擅闯国王直辖领地没错,只是我想尽可能避免用这项罪名逮捕他。要是害采集地附近的领主以后都不敢轻易派兵提防魔物袭击,也是个麻烦。」

「这……您说得对。」

可以大量采集到炼金术材料的地方,通常也会存在许多魔物。

虽然魔物跑出来攻击周遭城镇的情况并不常见,但就好比这个村子也曾经遭到地狱焰灰熊攻击,可能性并不等于零。

因此采集地附近的领主还是得提防魔物出没,必要的时候还得派遣军队前往处理。

那么,假如曾经有人因为派军进入采集地受罚,会造成什么影响呢?

大多领主一定会不敢轻易派遣军队前往采集地。

最后就会导致得不到军队保护的采集家跟周遭领民受害。

「而且率军逮捕领主也有可能发生突发状况。尤其这次要逮捕的是吾艳从男爵。我并不希望逮捕过程影响到他的领民。」

有时候出动军队不是只会引发武力冲突,也可能会出现士兵趁火打劫的情形。

到时候就会是住在城镇里的平民受害。

所以我也能了解他会希望尽可能避免采取军事行动。

「而且我自己带人来逮捕他,也比较不花钱。」

「的确……您的判断相当精明。」

不考虑我的钱包跟萝蕾雅的胃受到多大伤害的话,是很精明没错啦!

「对吧?」

他洋洋得意的表情看得我有点火大。

菲力克殿下真的是乍看很亲民,实际上很笑里藏刀。

他或许是个值得信任的可靠皇族,不过我不是很想跟这种人培养交情。

我还是比较喜欢艾莉丝小姐那样直来直往的人……

艾莉丝小姐、凯特小姐,拜托你们快点回来啦! 

后续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