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入冬与贵客临门

[特别加笔短篇]前往洛采家!

第五卷 入冬与贵客临门  [特别加笔短篇]前往洛采家!村子里的积雪融化,天气也渐渐不再那么寒冷的时期,我、艾莉丝小姐跟凯特小姐都在为前往洛采家的行前准备忙得不可开交。

这趟行程的目的之一是过去帮他们开垦。

因为这次帮助马迪森他们移民,让洛采家必须多承受大量负担。

我不确定原因该算是出在我身上,还是洛采家人手不足,总之,我提议可以去帮忙他们开垦农耕地,多少减轻他们的负担。

反正也幸好他们可以开垦的土地多到用不完。

虽然凯特小姐也很努力在开垦,可是她说自己开垦出来的地没有像我的药草田那么好,应该是因为魔力量比我少很多。

第二个目的是跟艾莉丝小姐和凯特小姐的家人打声招呼。

我想趁这次机会顺便见见艾莉丝小姐的母亲、凯特小姐的父亲,还有一直被艾莉丝小姐强调超级可爱的两位妹妹。

我觉得她这样夸家人好像有点太夸张了,可是听她夸成这样,也难免会好奇吧?

而且看艾莉丝小姐的长相,她的妹妹一定也很可爱。

──前提是没有发生长得比较像厄德巴特先生的悲剧。

问题是我这次出门会有好几天不在店里,不过,我也找到了解决办法──不如说,就是有找到解决办法,我们才会计划这趟行程。

而那个解决办法就是──

「那,玛里丝小姐,这几天要麻烦你留在这里帮忙了。」

「没问题,你就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没错,我跟雷奥诺拉小姐借了玛里丝小姐来帮忙。

「──萝蕾雅,你这阵子都是代理店长,这间店就交给你了!」

虽然玛里丝小姐用很灿烂的笑容保证不会有问题……但我可不敢说放心就放心。

毕竟我只是请玛里丝小姐来帮萝蕾雅分担工作,我真正信任的还是萝蕾雅。

两人似乎都不太懂我为什么这么说。萝蕾雅看起来有点困惑,玛里丝小姐则是显得很意外。

「我……我来当代理店长吗?」

「哎呀?不是应该交给我这个有执照的炼金术师来当代理店长吗?」

「是啊!如果玛里丝小姐没搞垮自己的店,我就会放心交给你了!」

玛里丝小姐的炼金术知识比萝蕾雅更丰富,只是理财方面就是萝蕾雅占上风了。

我直截了当地指出自己不敢太信任玛里丝小姐的原因,而她似乎也对这点有自觉,眼神开始游移了起来。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接着说:

「你可以用这阵子收购到的材料,也可以用我的工坊,但麻烦你不要动到我放在仓库里面的材料喔。仓库里面有些材料价格不菲,你如果有机会看到,应该也能一眼看出来有多珍贵。」

「价格不菲的炼金材料……我好想亲眼看看喔!」

话才刚说完,玛里丝小姐就露出很期待的眼神。我真的担心得不得了。

「……萝蕾雅,万一你一个人阻止不了她,要记得叫核桃帮忙喔。」

「那样会出人命啊!说真的,你也用不着这么担心,我不会在别人的店里乱来。」

「我是很想相信你不会乱来,可是……」

假如玛里丝小姐只是当初倒楣被黑心商人骗了,我还愿意相信她。可是她后来又开店开到连雷奥诺拉小姐都看不下去,把她带回自己店里照顾。

这要我怎么相信她?我真的能指望她可以忍住不在我店里乱来吗?

「可是,店长阁下,玛里丝也是能够当上炼金术师的菁英。应该不至于食言吧?」

「……的确,应该是可以相信她不会乱来。反正还有最后防线(萝蕾雅和核桃)守着。」

「太!过!分!了!结果你还是不信任我嘛……」

你就放弃挣扎吧。你的经历真的让人很难认为你够可靠。

正当我面露苦笑地看着玛里丝小姐时,凯特小姐说:

「店长小姐,我们该出发了。」

「也是。那我们出门了。」

「慢走!路上小心喔。」

「我会帮你顾好这间店的~」

目送我们离开的萝蕾雅声音强而有力;玛里丝小姐的语气则是很柔和又悠哉。

而我们就这么在一大早的清爽空气中,离开了约克村。

「店长阁下,我们有两条路可以去洛采家领地……你想走哪一条?」

艾莉丝小姐在离开村子不久之后,提出这个问题。

「两条路……这附近有其他路吗?不是只有先到南斯托拉格,再南下过去的路吗?」

「一般的确会走那条路,可是也有一条几乎是抄直线过去的山路。走那条道路的话,我们只需要在半路上过夜一天就能到了……」

「咦?这么近吗?」

我们本来计划的路程需要五天四夜。也一口气省下太多时间了。

「只是危险度也相对高很多。我们原本要走的路几乎都是平地,那条路好像几乎全程都是山路。虽然我也不觉得那条路难得倒店长阁下啦。」

「那我们抄近路吧。我也不想离开店里太久。」

既然来回可以省下六天时间,那还需要犹豫吗?

「玛里丝应该没有那么不值得信任吧?」

「不,我其实已经算很信任她了。只是我过一阵子要去王都报税,到时候又会需要玛里丝来帮我顾店。」

「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你提过要报税。报税是不管店开在国内的哪个地方,都一定要亲自去王都报税吗?这样应该很累吧……」

「基本上都要亲自去一趟没错。其实也可以把文件跟钱交给可以信任的人帮忙报税,可是报税要带的现金不少,被针对文件内容提问的时候,也只有炼金术师自己跟在店里工作的徒弟回答得出来。」

听说习惯报税到不容易写错文件以后,要交给别人代为报税也不是什么问题。不过,这次是我第一次报税,我打算自己去一趟。反正我也想顺便去孤儿院露个脸。

「而且,应该没多少炼金术师会在比约克村更偏远的地方开店。」

因为约克村是这个国家数一数二偏远的村庄。

单论距离的话,南边的多兰德公国国境附近的城镇会更远一点,可是从王都去那边的路程会比来约克村方便非常多。

「说得也是……如果有炼金术师在我们村子开店,搞不好会比约克村更偏远。」

「明明光看人口是我们村子比较多人,却没半个炼金术师要来。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来我们村子里开店。」

艾莉丝小姐说着就用很意有所指的眼神往我这里看过来。

「……我不会去你们村子开店。我也是因为约克村附近有大树海,才会在那边开店。」

「我想也是,是我明知故问──喔,就是这里。这边要右转。」

「好──等等,这是道路吗?连要说它是兽径都有点勉强耶?」

我们离开连接约克村与南斯托拉格的小条道路,然而艾莉丝小姐走往的方向却怎么看都只能看到一大片草丛。即使有人类走过的痕迹,也实在不像可以称之为「道路」。

「放心吧,这条路是真的有人走过──虽然也只有爸爸跟卡特莉娜走过。」

「他们好像有留下显眼的标记,应该不会迷路。」

是他们两个走过的路啊……假如我还没见过他们,我或许还会觉得很放心,可是现在我心里反而满满的不安。

「……总算到了。」

「……是啊,只过夜一天就到了。」

「……那真的可以说是『道路』吗?真的幸好有店长小姐陪我们走这趟。」

途中到处都有留下洛采家独有的标记,所以我们并没有迷路。

──不对,正确来说是没有迷失方向。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道路嘛!

这一路上有很多危险到一般人很可能会丧命的地方。我利用魔法强行清出能走的路,就这么走了两天一夜。虽然很省时又很近,可是走起来实在太累了。

「反正这一趟把那条捷径清出一点能走的路了,回程应该会比较轻松……厄德巴特先生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开拓出这条路的?应该不可能是一次开拓出来的吧?」

这条路确实不好走,却同时也有完善考量到约克村跟洛采家领地的位置跟方向,如果不考虑途中要消耗多少劳力,这条省时的捷径或许可说是几近完美。

「不知道。不过,他们大概有特地调查过要怎么走,才可以轻松来回约克村吧。」

「我们走这条路的确省了不少时间……可是刚走完累得要命,实在不是很想发自真心感谢他们。这条路未免也太难走了……根本没多少地方可以踩。」

凯特小姐累得叹了口气,随后又振作起来,抬头说:

「算了!反正继续待在这里发呆也没意义,我们回宅邸吧。」

「嗯。说宅邸是有点太夸张了,毕竟也就只是间小房子而已。」

艾莉丝小姐这句话绝非出自谦虚。

我们穿过农田之后看见的那座宅邸,乍看跟一般民宅没有两样。

周遭民宅都是一层建筑,两层建筑的宅邸的确相对较大,然而它实际的大小不到我的店的三倍,比我认知当中的贵族宅邸小太多了。

其实这样的大小已经够适合人居住了,可是考量到领地内的所有事务都得在这栋宅邸里处理,还是会稍嫌太小。只有宅邸周遭用围栏围起来的土地面积比得上一般贵族宅邸,却也反而更衬托出宅邸的小。

「……怎么说,感觉你们的宅邸看起来很有人情味呢。」

艾莉丝小姐一听到我努力挤出的这句赞美,苦笑着摇摇头说:

「店长阁下,你用不着说客套话。就像你看到的,我们的宅邸在村子里算是比较不简陋的房子,可是也只是栋老旧的木造房屋。但平常还是会定期保养,你不用担心一下雨就会漏水。」

艾莉丝小姐说着我不确定是不是真的不需要担心的一番话,对我招手。

「来,请进。我们没有事先联络大家,不然我们本来应该请全村人来迎接店长阁下的,毕竟你是拯救我们家族的救世主。还请你见谅。」

「呃,反正我也没有想体验被盛大欢迎的感觉。」

要是真的一堆人来欢迎我,我也会不知道该做何反应。而且一般要跟远方的人联络,必须花上庞大的时间与成本。我能常常联络师父和雷奥诺拉小姐才是例外。

所以我也知道没有一堆人欢迎我到来才是正常的……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有两个小女孩彷佛看准了适当时机打开家门,朝着我们这里跑来。

其中一个孩子看起来很活泼,外表很像缩小版的艾莉丝小姐,年龄大约十岁左右。

另一个孩子比她年幼,金色的发丝在阳光下显得也有点像银色。她跟穿着裤子的第一个小孩不一样,是穿着偏长的裙子,看起来有点优雅。

艾莉丝小姐一看到她们就满脸欣喜,张开双手。

「莉亚!雷亚!」

──然而,她们两个却迅速兵分两路绕过艾莉丝小姐,直接冲来抱住待在她身后的我。

「哇!」

就算两个人都比我娇小,也一样是两人份的冲击。我往后退一步,稳住差点跌倒的身体。我低头看向她们,她们也刚好笑着抬头看向我。

「珊乐莎姊,我等你好久了!」

「珊乐莎姊姊大人,我一直很期待跟你见面!欢迎你来拜访我们家。」

「姊……姊姊……咦?咦?」

孤儿院的小孩子也会用「姊姊」来称呼我,可是我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她们。

两位女孩看着因为被称呼姊姊而困惑不已的我,好奇询问:

「你要跟艾莉丝姊姊大人结婚不是吗?所以我们应该要叫你姊姊大人。」

「呃,可是我们还没决定要结婚……」

「是吗?咦~我本来还很期待可以多一个很可靠的姊姊耶~」

「我本来也很高兴会多一个很聪明,跟艾莉丝姊姊大人和凯特小姐不一样的姊姊大人……」

其中一个女孩很失望地噘起嘴唇,另一名女孩则是压低了视线。

我看着面前的两位女孩时,忽然听见背后有声音用悲哀的语气说着:「原来我们不算聪明啊……」我轻拍自己的胸脯,说:

「虽……虽然还没决定要结婚,不过你们还是可以尽管叫我姊姊!没问题的!」

「「珊乐莎姊(姊大人)!」」

「嘿嘿嘿……」

她们又靠过来抱住我,让我忍不住露出开心的笑容。

其实我一直很向往有个妹妹或弟弟!

可是我父母一直很忙,没空再生个弟弟或妹妹;而孤儿院那边的孩子虽然会叫我姊姊,实际上却比较接近前辈跟后辈的关系。跟真正的姊弟妹还是有点差异。

我抱住她们两个,心里很希望自己有这样的妹妹。

然而,有一个人正一脸不悦地看着我们。

「你们两个,都不对亲生姊姊说些什么吗?」

「咦~可是姊姊前阵子才回来过一次啊。」

「而且珊乐莎姊姊大人对我们家来说是比艾莉丝姊姊大人更重要的贵宾。」

两人说着这番话时依然没有放开我,而听到她们这样回答的艾莉丝小姐则是差点跪倒在地。

「太……太过分了……姊姊我这么努力在还债,居然被这样对待……」

「可是,我们家欠的债是珊乐莎姊帮忙还的吧?」

「我还听说艾莉丝姊姊大人反而多欠了一大笔债。」

「呃啊!」

句句属实的反驳使得艾莉丝小姐终于承受不了打击,跪到了地上。

「你……你们两个也别这么说嘛。毕竟也是有艾莉丝的努力,才能有缘认识店长小姐。就这方面来说,我们应该要感谢艾莉丝才对。」

凯特小姐一脸伤脑筋地帮忙打圆场,两个小女孩先是彼此对望,才一起点点头,说:

「有道理。我也由衷认为单论这件事,的确是艾莉丝姊姊大人的功劳。」

「嗯,这真的是姊姊这辈子最大的成就。」

「是……是吗?也还好啦!哼哼♪」

听起来不完全是在赞美的评语,让艾莉丝小姐瞬间振作了起来。

……呃,你真的听她们这样说就满意了吗?

「是珊乐莎姊的结婚对象这一点应该也算值得夸奖?」

「是啊。如果我或莉亚姊姊大人是男的就好了……不对,既然艾莉丝姊姊大人可以是结婚对象,那我跟莉亚姊姊大人应该也可以……而且说不定年龄上比较有优势?」

「等……等一下!你们两个别剥夺我的存在意义啊!而且店长阁下也喜欢我多过今天才第一次见面的她们吧?对吧?」

「是啊。尤其你也还没跟我介绍她们是谁……」

「啊,说得也是。我之前也跟店长阁下提过几次,现在抱在你右边的是次女维丝提莉亚,黏在你左边的是么女嘉德雷亚。」

艾莉丝的两个妹妹在她这么介绍过后往后退了几步,低头向我敬礼。

「我叫维丝提莉亚。再请你多多指教了,珊乐莎姊!你可以直接叫我莉亚喔。」

「我是嘉德雷亚。珊乐莎姊姊大人,请你也直接称呼我为雷亚吧。谢谢你之前慷慨帮助艾莉丝姊姊大人跟我们整个家族。今后也要麻烦你多多指教了。」

「嗯,彼此彼此。」

就某方面来说比艾莉丝小姐更豪放的是维丝提莉亚;年纪最小,却显得比两个姊姊还要成熟的是嘉德雷亚。

「对了,莉亚姊姊大人。艾莉丝姊姊大人刚才还是叫她『店长阁下』呢。我们说不定还有机会喔。」

「嗯,说不定喔。而且等我们跟珊乐莎姊结婚,洛采家的领地也是我们的了吧?」

「你……你们先等一下。我其实没有很坚持一定要继承人的位子……啊,不对,要跟店长阁下结婚的话……唔唔。你们很想要继承我们家的领地吗?」

「「没有啊。」」

「咦?」

「「哈哈哈哈!(艾莉丝)姊姊(大人),我们只是在开玩笑的!」」

「喂!」

哈哈大笑的两人跟追上去的艾莉丝小姐都跑进了宅邸里。

凯特小姐一脸伤脑筋地看着她们三个离开,苦笑着对我说:

「对不起,店长小姐。她们三个在一起的时候老是这个样子……」

「没关系,我看得出来她们感情很好……这也是件好事。」

「是吗?谢谢你。我们这里的每个领民跟领主彼此都很要好,就是我们最大而且几乎是唯一的优点了──总之,我们也进去吧。」

我在凯特小姐的催促下跟着走进宅邸,发现里头弥漫着一阵忙碌的氛围。

「老公!我们要接待贵宾,你要穿最高级的衣服才不会失礼!头发也要梳理得整齐点。雷亚、莉亚,你们知道有客人要来就应该先换好礼服,不要直接跑出去!」

「咦~可是姊姊也没有穿得很正式啊。」

「那是因为艾莉丝才刚回来啊!她晚点再穿。艾莉丝,你先去梳洗过再来换礼服。」

「我也要穿礼服吗……?」

「那当然。莉亚也快点穿好礼服。」

「我们真的可以穿礼服吗?妈妈平常不是说拿出来穿会弄坏──」

「现在不穿要等到什么时候才穿!这可是攸关洛采家存亡的大事耶!」

「夫人,您讲得太大声,很可能会被贵宾听见。」

对,我听得一清二楚。

这座宅邸本来就不大,而且不晓得是不是连墙壁也很薄,外面可以很清楚听见里面的人在说什么。

不知道该做何反应的我看向凯特小姐,想寻求协助,却发现连她都烦恼得闭起了眼睛。

「……抱歉,店长小姐。我可以先带你去艾莉丝的房间吗?」

「我是不介意……可是,不用先跟他们打招呼吗?」

「你应该也听得出来现在不太方便。」

听凯特小姐用有点疲惫的语气这么说,我也无法再多说什么。

凯特小姐带我来到某间主人不在的房间以后就快步离开,于是我也只能有点不自在地待在房间里等。不久,有人来到了房间,但来的并不是艾莉丝小姐──是穿着礼服的莉亚跟雷亚。

两人穿着造型相似,看起来轻飘飘的礼服。莉亚穿的是淡绿色,雷亚的是淡粉红色,都是相当柔和的色调。她们穿起这套礼服非常好看,而且不只是本来就气质优雅的雷亚,连个性活泼的莉亚都瞬间变得很有贵族千金的气质。

「哇,你们两个穿这样好好看!」

「会吗?好看吗?其实这是姊姊的旧衣服。」

「莉亚姊姊大人,你就别提这些没必要说出口的话了。真要说的话,我的礼服还是艾莉丝姊姊大人传给你,再传给我穿的呢。所以这些礼服也不是特地帮我们量身订做的……」

「不会啊,很好看喔。而且你们的礼服也没有脱线,是平常就有在保养吗?」

「哈哈哈,只是单纯没拿出来穿而已啦~我们穿过的次数搞不好一只手就数得完了。」

「莉亚姊姊大人,我就说你别提这些没必要说出口的话了……那个,珊乐莎姊姊大人,母亲大人他们好像要准备欢迎会,你愿意先陪我们聊聊天吗?」

「当然可以!那要来聊什么?」

雷亚跟莉亚想知道艾莉丝小姐在外面经历的事情,看来她们三姊妹感情真的还满不错的。

我觉得她们说来说去还是很喜欢姊姊的样子很可爱,并接着开始跟她们谈谈艾莉丝小姐在约克村努力打拼的事迹,直到凯特小姐来通知我们欢迎会已经准备就绪。

我在凯特小姐的带领下来到另一个房间,一进来就看见身穿深蓝色礼服的艾莉丝小姐。

除了她以外,还有两位男性跟两位女性。其中两人是我曾经见过的厄德巴特先生跟卡特莉娜女士,那么,另外两人应该就是艾莉丝小姐的母亲跟凯特小姐的父亲了。

「珊乐莎阁下,欢迎您大驾光临。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宴请我们洛采家领地的救命恩人。」

「我是艾莉丝的母亲──迪亚娜。我衷心感谢珊乐莎小姐不只救了艾莉丝的命,还帮助她免于面对一场不情愿的婚姻。」

待在厄德巴特先生身旁的迪亚娜女士露出温柔的笑容,给人相当优雅的印象,跟刚才听到她和家人讲话时完全不一样。她的身高比我高一点点,但是胸部跟腰部就跟我截然不同,是一位非常有女人味,而且能清楚感受到她散发着母爱的美人。

「珊乐莎小姐,好久不见。谢谢你总是这么慷慨地帮助我们。」

「我是凯特的父亲──沃尔特。我负责掌管洛采家领地的政务。先前真的非常感谢珊乐莎大人前来解危,我实在不晓得该怎么做,才能报答您这份恩情。」

凯特小姐的父亲就站在卡特莉娜女士身旁,而且长得很帅。

他灰色的头发很接近黑色,绿色的眼睛也跟凯特小姐很像。他露出沉稳微笑的那张脸非常端正,一家三口都是俊男美女。以前听说他掌管政务的时候还擅自以为他应该是个很纤瘦的人,实际上却锻炼得意外结实。

看到四个大人一起低头对我敬礼,我连忙挥挥手表示:

「不……不会,你们不用放在心上。」

「爸爸,你们这么大阵仗,反而会让店长阁下很不自在。我认为还是用轻松的方式欢迎她会比较好。」

「……是吗?既然艾莉丝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用这桌大餐欢迎珊乐莎阁下吧。虽然称不上豪华,但仍然是我们的一份心意。」

厄德巴特先生在这么说完以后就坐,这场餐会就这么在其他人也接连入座之后正式展开。

桌上的餐点确实称不上豪华。

不过,每一道料理都看得出其实煮得非常用心,再加上我也知道洛采家的财务状况,所以我可以很清楚感受到这一桌料理充满了他们想热情招待我的心意。

在这个弥漫温暖气氛,而且不需要被迫讲究礼仪的空间中用餐,不只让食物吃起来特别美味,话题也从未间断。再加上所有人都对我很友善,连不怎么擅长跟他人交流的我,都能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可以怀着轻松心情跟每一个人对谈。

聊到一半,迪亚娜女士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看着艾莉丝小姐说:

「话说,艾莉丝你一直都是称呼珊乐莎小姐『店长阁下』吗?你们都正式订婚了,不如就不要这么见外,直接叫她的名字吧。珊乐莎小姐也是,其实你不需要特别尊称艾莉丝『小姐』。」

「呃,其实我也曾经想改过称呼,只是……」

艾莉丝小姐用眼神询问我的意见。

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她有一阵子直呼我的名字。

我当时觉得她好像是想刻意营造我们以后真的会结婚的氛围,还会有点排斥……但事到如今,也不需要继续在意这种事了。反正他们也不会逼我一定要跟艾莉丝小姐结婚,再加上跟她结婚的好处也不少。

「……艾莉丝,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没关系。反正我们应该不可能一辈子都是店长跟客人的关系了。」

「这……这样啊。那,珊乐莎,以后也要麻烦你多多指教了……讲得这么郑重,突然觉得好害臊啊!」

凯特小姐看到艾莉丝小姐的腼腆笑容之后,也笑着对我说:

「那,店长小姐,我也可以叫你珊乐莎吗?」

「当然。毕竟凯特小姐也比我年长很多。」

「唔。我的确比你大个五六岁,可是我希望你不要太在意我的年龄……」

我不经意提到年龄的事情,让凯特小姐沮丧了起来。卡特莉娜女士接着呵呵笑说:

「哎呀,凯特你别忘了自己身上流着妖精的血,外表会老化得比一般人类还慢喔。珊乐莎小姐,你到时候跟艾莉丝大人结婚,就带凯特一起走吧,不用客气。你不妨就顺便趁这个机会对她直呼其名吧。」

「不,这不是客不客气的问题!而且,要我直呼凯特小姐的名字……」

艾莉丝我还有办法叫出口,可是凯特小姐给人一种大姊姊的印象,会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不用尊称。但是,她们母女俩都用很期待的眼光看着我,我也很难拒绝。

「……凯特?」

「嗯,你以后就这样叫我吧,珊乐莎。」

凯特小姐──不对,凯特笑着这么回答,卡特莉娜女士看起来也很满意。

大致上非常愉快的欢迎会即将进入尾声,最后迪亚娜女士对我说:「你想在这里待多久都没关系,把这里当自己家吧。」

我回了一句「谢谢您的好意」,但我还得忙其他事情,无法太过悠哉。隔天早上,我立刻开始勤奋地处理每一件要事。

例如去帮马迪森他们开垦农田──

「队长,你有看到那一大片草地一瞬间就变成农田了吗?」

「太夸张了──你们要好好感谢我当初直接选择投降喔。」

「谢谢队长!」

去跟凯特的弟弟尼尔见面──

「三……三乐撒姊姊?」

「……凯特,你是不是特地教他这样说?」

「怎么可能呢~?」

「可是,哪可能有人叫得出第一次见面的人的名字啊!而且他还这么小耶!」

「我不清楚耶~?绝对不是我上一次回来的时候想办法教到他记住喔。」

「三乐撒姊~」

「唔,就算知道是特地教的,还是会觉得好可爱!」

教莉亚跟雷亚魔法──

「珊乐莎姊的教法好好懂喔!」

「毕竟我们这里的人几乎都不会魔法,偏偏会用魔法的卡特莉娜女士又很不擅长教人。」

「呵呵呵!因为我曾去学校上课啊!这难不倒我的!」

教莉亚跟雷亚剑术──

「珊乐莎姊姊大人的剑术好着重技巧,跟父亲大人完全不一样。」

「爸爸的剑术很厉害,可是莉亚长得还不够大,学不起来。不过,珊乐莎姊的剑术搞不好学得起来喔!」

「因为我的力气不大,身高也不高,才会比较着重在磨练技术。」

跟莉亚去河边玩──

「珊乐莎姊,来这边!这条河到了春天就会长出会结红色果实的草。那种果实酸酸甜甜的,很好吃喔!」

「那种草叫做雅克维提。它只会长在清澈的河水里,能看到它的时间也不长,是很珍贵的一种植物。而且拿来吃会有助健康,可以吃吃看喔。」

「真不愧是珊乐莎姊!你好博学多闻喔~」

「也还好啦~」

跟雷亚一起刺绣──

「珊乐莎姊姊大人真的是无所不能呢。我还以为你应该不太擅长裁缝。」

「因为我是炼金术师啊。我学了很多技能,只是不一定每一种都称得上拿手而已。」

「我觉得已经称得上拿手了……像我们家的人都是看重实用性,不会在意美观。谢谢你愿意陪我玩刺绣!」

「想找我陪你玩刺绣的话,随时都可以来叫我喔!」

──咦?说我几乎都在跟两个妹妹玩吗?

嗯,是啊。可是这也不能怪我啊,谁叫她们这么可爱!

啊~我本来已经放弃有个弟弟或妹妹了,没想到竟然能实现这个梦想!我来这一趟真是正确的决定!

──我充分享受待在洛采家领地的生活,而时间终于来到了最后一天。

厄德巴特先生他们又替准备回约克村的我们开了一场送别餐会。

参加这场餐会的成员跟上次一样,也就是洛采家一家人,以及除了尼尔以外的史塔文一家。

大家都穿着平时珍藏的宝贵礼服,只有我一个人穿着便服,有点小孤单。

「珊乐莎小姐,你来我们这里住几天的感想如何呢?」

「我觉得洛采家很有人情味,跟史塔文一家也情同家人……是个很棒的地方。」

「这也是多亏有珊乐莎小姐帮我们解危。要是当时没有你的帮助,我们这片领地或许早就变得截然不同了。而且未来没有突发状况的话,也能顺利还完欠下的债务。」

「的确。尤其你们在领地经营这方面没什么问题。」

我这几天也不单纯都是在玩。

──不对,我是有一半时间都在玩没错,可是也有仔细巡过洛采家领地。

我在过程中感受到洛采家经营领地的方式非常脚踏实地。

他们经历过上次饥荒以后,就决定额外种植虽然价值低,却能抗干旱的作物。同时也借由持续开垦新农田,来维持主要作物的产量。

开垦工程相当辛苦,通常很容易引起领民的不满,然而这里的领民却是主动参与开垦工程。因为他们知道洛采家曾经不惜自掏腰包帮助领民。

所以除非中途遇到大问题,不然洛采家一定能够顺利借着领地的收入还完债款。

「那么,珊乐莎小姐,我想请问你要不要考虑跟我们变成一家人呢?我不否认自己的确希望吸收优秀的人才进入我们洛采家的家系,但实际面对面跟你交流过后的现在,我是发自内心希望你成为我们的家人。」

「…………」

这对已经没有任何亲人的我来说,是非常迷人的提议。

我身边是有亲密到形同家人的人,却也不是我真正的家人。

虽然应该也有人会认为「名义上是不是一家人并不重要」,可是……

「你也不需要逼自己一定要对艾莉丝怀抱恋爱情感。你可以只把她当成朋友,又或是姊妹。毕竟光是那样,就够让艾莉丝得到一段更好的婚姻了。」

迪亚娜女士想必是指「比跟野仕•窝德结婚更好的婚姻」。

嗯,比较对象是他的话,我当然有自信能带给艾莉丝幸福。

「你们也不需要勉强自己解决继承人的问题。到时候可以收雷亚或莉亚的孩子当养子,又或者是你要直接跟她们两个结婚把孩子挂在自己名下,也无所谓。」

顺带一提,迪亚娜女士跟我谈这些事情时,厄德巴特先生从头到尾都只有在旁边出声附和。

会出现这种情况,就要从我在这里的这几天才听说的事情说起了。掌握洛采家实权的其实是迪亚娜女士,原本拥有爵位的也是她。厄德巴特先生似乎是因为跟迪亚娜女士结婚,才会得到骑士爵的身分。

简单来说,厄德巴特先生是入赘的。应该跟我是相同立场?

──听到迪亚娜女士这番让我震撼不已的发言,当我正心生逃避时,两个妹妹跟一个多少比较像姊姊的人都在我不知不觉间凑到了身边,握住我的手。

「珊乐莎姊,求求你了。莉亚想跟你当一家人!」

「珊乐莎姊姊大人,你愿意成为我真正的姊姊大人吗?」

「珊乐莎,我们之前也跟你说过,有些事情可以透过贵族身分来保命。这是我们洛采家唯一足以报答你莫大恩情的方法。我不介意这场婚姻只是空有名分。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艾莉丝跟两个妹妹都一脸正经地直直凝视着我。

我本来还认为她们长相差很多,但这样看起来就发现其实还是很多相似之处。我就这么被她们端正的五官跟清澈的漂亮眼瞳震慑得差点说不出话。

「……你们其实可以不用考虑要怎么报答我……」

家人……我一直很希望未来有一天能跟新的家人一起重拾家庭生活。

只是我不确定自己未来有没有机会遇见新家人。就算真的有机会,我也无法预先得知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相对的,如果我现在就答应跟眼前再熟悉不过的人结婚──

「「求求你了!姊姊(大人)!」」

──实际上,我等于只有一种选择。 

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