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1月9日 第一个朋友很令人不知所措呢。

第一卷  11月9日 第一个朋友很令人不知所措呢。1

时间来到校庆前一天的放学后。

三代侧眼看着因即将到来的校庆而兴奋的许多学生,如往常一样目送前去打工的志乃离开后,打开了最近下载的、能搜寻打工征人讯息的求职APP。

虽然过了许多日子也发生不少事,但三代并没有忘记要寻找打工机会。在家里时用电脑找,在外面的时候,他则会像这样利用空闲时间打开APP来找。

「嗯……」

指定地区并执行搜寻后,新刊登的征人讯息也随之出现。三代用手指滑动萤幕逐一确认,忽然看见了一则有兴趣的征人讯息。

『预定12月1日新开幕的中规模水族馆,清洁人员募集中!』

这份职缺与理想的条件很接近。

由于三代对自己沟通能力不高的事实有自觉,所以想避开可能已建立固有人际关系的职场,但如果是初始员工的话,几乎所有人都是初次见面,就不需要担心这点。

再加上『打扫』这项职务内容也很吸引人。因为就算有不擅长应付的人,只要维持最低限度的对话,同样也能完成工作。

这么适合自己的职缺实在很稀有,不知何时还会再出现,所以三代赶紧联络负责人请求面试。

随后,由于对方说「如果时间上没问题的话,请马上过来面试」,三代便连忙赶回家里,换了便服之后出发。

到达征人讯息上记载的地址附近之后,能看见一栋即将完成的建筑。看来就是这里了。

正面玄关有着一块告示牌,上面写道『面试请往这里』。三代顺着指示前进,随后便来到一间贴着『面试会场』纸张的房间前。

房间前方摆着几张椅子,但目前没有人在,空荡荡的。

由于开幕日将近,针对主要员工的大规模招募大概在之前就已经结束了。可能是在发觉还需要人手的时候,再逐一进行征求吧。

「……要是人多也很让人紧张,这样正好。」

三代总之先敲了敲门,告知对方自己的到来。然而,门的另一边并没有传来「请进」的声音。

「嗯?」

三代歪歪头,又敲了一次门。这次敲得更加用力,然而,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明明叫我马上过来面试,我才急忙赶来的,结果人却不在啊……没办法,只能等了。毕竟对方也知道我会来,应该等等就会出现吧。」

面对出乎意料的状况,三代叹了口气。不过,对方可能也有自己的理由,要是因为这样生气,度量就太小了。

三代决定坐到门前的椅子上等待。

没过多久,有位跟三代差不多年纪的女孩走了过来。

她上半身穿着毛衣,袖子长到遮住了手掌,下半身则穿着紧身牛仔裤。从这身随意的服装看来,她应该不是面试官……

那个女孩不停东张西望,一副静不下心的样子。每次一转头,发尾切齐的短鲍伯头就跟着微微摇晃。

「啊……呃……那个……你好。」

女孩子发现三代之后,用有些沙哑的中性嗓音打招呼,并怯生生地点了个头。三代也跟着点头回应。

「你好。那个……你也是来这间水族馆面试的吗?」

「是的。」

看来她跟三代一样,是看见征人讯息而来的。

面对初次见面,而且还浑身散发女孩子气息的人,三代觉得有些棘手,但毕竟是可能成为同事的人,因此三代决定尽量表现得亲切一点。

「我也是来面试的,但面试官还没来的样子,所以我才坐在这里等。」

「是这样啊……可以坐你旁边吗?」

「请、请吧。」

「那我坐了……呃,我叫佐伯初,目前就读高二……应该跟你差不多?」

年龄相仿这件事从外表就看得出来,倒可以暂且不论,但她竟然是存在于现实中用※男性化自称的女孩子。(译注:原文中初以「仆」自称,在日本一般为男性第一人称使用。)

虽然在漫画或动画里时常见到,但这种人在现实中十分稀有。

尽管如此,她并没有给人一股超脱现实的感觉,反而令人觉得莫名合适,几乎没有什么不和谐感,实在很不可思议。

「高二……我也是。啊,我的名字叫藤原三代。」

「真的吗?竟然是同年,真开心——啊,对、对不起,用了平辈的语气说话……」

「啊,没事的……毕竟都是同年,用平辈语气也没关系。也是呢……好,我就不用敬语了,你也不用说敬语没关系。」

「嗯、嗯!请多指教了,藤原。」

名叫初的女孩子天真地笑了笑。那份开朗没有心机的感觉,彷佛蓝莓花一般,给人内敛柔和的印象。

想必她平时一定掳获了不少男生的心吧。她的外表和形象都散发着魅力,令人自然地这么想——然而,现实有时候就是会令人意想不到。

初微吐着舌头,「唉嘿嘿」地笑了几声,说道:

「不过,真是太好了,最先遇到的人是同性。因为我不擅长跟女生相处……」

三代瞬间愣住了。

「……你刚刚说什么?」

「咦?那个,呃……我说,最先遇到的人是同性太好了。」

初的外表怎么看都是个女孩子,嗓音虽然有点中性,但要说的话还是比较偏向女孩子,所以给人的印象完全就是女孩子。

他是男生的事实,让三代一时难以置信……但本人也不像在说谎的样子。三代担心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而伸手揉了好几次眼睛。即使如此,摆在眼前的现实也因此没有改变。

如果是沟通力超强的现充的话,或许在这种时候也能瞬间说出合适的回应,但三代办不到那种事。他只感到手足无措,像是要逃避现实与认知的鸿沟一般,别开了脸。

「藤原,你怎么突然别开脸?」

「没……没什么。」

「?啊,难道是我的脸沾到什么了吗?哪里?唉唉,告诉我嘛。」

「别、别靠近我。」

「为何~又没关系。」

「有关系。」

「我又不会做什么奇怪的事,只是想要你告诉我而已啊……是哪里啊?脸颊?」

初给人的距离感相当近,可能是在以他个人的方式展现「想赶快变得要好」的心情。或许不只是当作认识的人或同事,他是想跟三代成为朋友。

但三代很犹豫又困扰。因为他长久以来都是边缘人,没有任何朋友,所以实在不懂该怎么应对。

如果是恋人的话,倒还知道怎么做……

三代不知如何是好,轻轻搔了搔头。此时一位身穿对襟毛衣、约二十五岁前后的女性从走廊另一头走了过来。

「嗯……你们两个就是来面试的人?来得比想像的早啊。不好意思来晚了,让你们久等。那么现在开始面试,请进到房间里来吧……随便坐在空着的椅子上就可以了。」

看来这位女性就是面试官的样子。如果再跟初独处下去,三代恐怕会开始胡思乱想,所以时机正好。

三代走进房间之后,依照面试官所说坐到了空的椅子上。晚一步进入房间的初则坐到了三代旁边。

「那么首先……让我看看你们的履历表吧。」

三代把装了履历表的信封交给了面试官。初说着「我也……」,把履历表递了出去。面试官来回看了看两人提交的履历表之后,说道:

「哦……你们都是高中生?虽然看起来就是那样没错。然后……应征的职位都是清洁人员啊。藤原同学从气质来看还多少能理解,但佐伯同……咦?啊,你是男生啊。这、这样啊。嗯,也无所谓。佐伯……同学你的外表很可爱,所以让人觉得有点可惜啊。我觉得你比较适合在举办活动的时候扮装之类的,从事面对人群的工作。」

看来初也想担任清洁人员的样子。三代本来也猜想他会想从事面对人群的职务,所以有点意外。

三代往旁一瞄,发现初的脸红得跟熟透的苹果一样,身体不停颤抖着。

「那个、就是,因为我之前打工的地方强迫我穿奇怪的服装……我觉得非常羞耻……他们要我穿上女孩子穿的旗袍来接待客人,还会有大叔用奇怪的眼神看我……」

初一反他的外表与性格,选择不会出现在人前的清洁工作,看来是有相当的理由的。

虽然听他的描述,令人觉得只不过是举办了一场开心的活动,但最重要的还是本人怎么想。

初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看来这对他来说是一段不愿回想的过去。

「……看来我问了不太好的问题。抱歉……我会尽量不提的。」

「不会,是我自己的心灵太脆弱了。」

尽管这样不太好,但三代还是不经意觉得好奇,忍不住想像起穿着旗袍的初。

然而下一刻,志乃也突然出现在他的想像之中。志乃像仓鼠一样鼓起双颊,奋力地挥舞双手,抹去三代的妄想。

只不过是想像伪娘身穿旗袍的样子而已,当然没什么其他的意思。况且志乃本人也不在这里。

即使如此,三代却感觉自己像做了件坏事一样,真是奇妙。

2

「好——那么,面试就到此结束。你们两位都被录取了。虽然我很想说我们会审议过后再行通知,但老实说清洁人员这个职位不怎么受欢迎,应征的人没有多到可以让我们挑选。」

面试顺利进行到尾声,令人感激的是,由于应征清洁人员的人似乎不多,所以面试官当场就决定录取。

「然后……接下来会有关于清扫作业程序的研习,不过今天是没办法,只能改天了。毕竟工程还要再过几天才会结束。研习的时间会再另外通知你们。还有,虽然最后才说,不过我还是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小牧美佳,是这里的副馆长,二十八岁。」

面试官——小牧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轻快地说了句「你们可以回去了」。

看来这样就结束了。

由于是第一次面试打工,所以三代相当紧张,没想到最后顺利地过关了,三代于是放心地吐了口气。

随后——

「唉,藤原、藤原。」

初伸手拉了拉三代的袖子。

「怎么了?」

「……我们两个都录取了呢。」

「啊……是啊。」

「我想之后彼此可能会遇到有困难,或是需要商量的事情。所以……那个……」

初拿出手机,紧紧握在手中。

「希望你可以……把联络方式告诉我……可以吗?既然是同事,不知道会很奇怪的。」

确实,同事之间想必会需要联络彼此或是互通资讯,所以交换一下联络方式比较好。他说的有道理。

不过,话说回来,他请求的方式实在莫名可爱,令人难以拒绝。

他看起来并不是刻意这么做的……三代不禁觉得,他以前会被迫穿上奇怪的服装,恐怕就是出于这个原因。

「可以……吧?」

「……嗯,也是啊。先知道联络方式会比较好。」

「谢谢!我好高兴,唉嘿嘿。那么就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电子信箱、通讯软体的ID,还有上传照片跟短片用的社群软体的ID,除此之外……」

(插图014)

「等、等一下,我没有装那么多APP。」

「是吗?」

「看就知道了吧?我可是表里如一的阴角边缘人啊,几乎没在用社群软体。」

「嗯……我觉得你看起来很温和,并没有到阴角的程度啊……而且,法律也没有规定阴角就不能使用社群软体吧。我自己也比较偏向阴角。」

「就我看来你应该是※阳角才对。」(译注:「阳光角色」的简称,与阴角相对,给人积极阳光印象的人。)

「才没有那种事……藤原你就趁这个机会装一下社群软体嘛。我们就合照一张上传,然后加上爱心装饰,走假装情侣风。」

「我、我才不要。」

「咦~」

初展现十分亲近的态度,让三代感到有些畏缩,不过同时也在心里确信了一件事。

那就是初想跟自己当朋友。

面对这可能成为第一位朋友的存在,三代相当不知所措,但并不觉得讨厌。望着登录在手机里的新联络资讯的三代,表情散发出柔和的气息。

只不过,有一点让他觉得很在意。

就是志乃。

三代不知道志乃会怎么看待初的存在,感到有点苦恼……最后他决定先隐瞒这件事。 

11月10日~11月17日 灰色的青春不知不觉变得鲜艳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