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章 汗水浸透的拼命天使

第三卷  第二章 汗水浸透的拼命天使第二周周一,球技大会当天。

炎炎夏日下,我们在操场集合列队。

校长在主席台上俯视着我们,难得说了长长的一段话,在场的学生几乎都是一脸厌烦——

(球技大会终于来了……可别把我当作前世的我了!)

与周围人的倦怠相反,我一个人以充满干劲的表情迎接着这个时刻。

经过与笔桥的特训,我已经完全变成了体育系的思维模式,我自己也意识到,从早上开始,我的思考就有些太热血沸腾了。

然而,考虑到今天将要面对的挑战,这种氛围和状态正好合适。

毕竟,如果一切按照我的记忆发展,那么在决定了最后胜负的比赛最高潮,我的失误将会毁掉一切。

(那样的感觉我再也不想体会了……!飞过来的球,我死都要接住,为了弥补那时的心理创伤!)

在校长没完没了的讲话中,我暗自握紧拳头,燃起了斗志。

在我终于成功接住高飞球之后……笔桥点燃了体育之魂,化身为了昭和时期的斯巴达教练。

总而言之,不断地扔出一个接一个的地滚球、平飞球、高飞球。

那不知何时才会结束的接球地狱,让我切身感受到自己多么缺乏运动神经。但相应地,我的接球能力和积极性确实有所提高。

(也只能感谢笔桥帮了我这么多忙,但那天体力真的被榨干了……不过,想想毫无乐趣地一直在办公桌上加班的时候,心理上就完全不觉得辛苦。)

这一切,都是为了让紫条院看到自己帅气的一面。

我心里想着这个简单却又对高中男生无比重要的,让我鼓起干劲的理由——

“……完全没有出场的机会啊。”

中午刚过,在比赛之间的休息时间。

我坐在球场附近的树荫里休息,心情复杂地喃喃到。

因为比赛日程只有一天,所以球技大会从早到晚都安排得满满当当的。

我们班的棒球队也是从一大早就开始连战……我则只是站在右外野手的位置,在任何一场比赛中都没有为球队做出任何贡献。

(嘛,确实在前世球也完全没有飞到我这里过,而且右外野手本来就是比较不会有球打过来的位置……总觉得自己那么有干劲,反而有点期待落空的感觉……)

顺便一提,我在击球位时,只有一次慢吞吞的地滚球因对方的失误而安打,其他的都没有上垒。毕竟我完全没有练习击球,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即便如此……总觉得队友莫名其妙地兴致很高?)

我所在的男子棒球队,不知为何气氛格外热烈,团队合作的默契让人惊讶。

“交给我吧!我来接球!”

“Nice!我来带球!”

“没关系!等下加倍奉还!”

等等。虽然没人规定过,但大家的声音都很响亮。

所有的工作都是如此,这种互相间的积极呼喊非常重要。紧张的情绪能得到缓解,临时的配合会变得顺畅,团队的机能也会明显提高。

事实上,与那些一开始就没有干劲、关系不太好的班级比赛时,这种差距就很明显,到现在我们居然取得了全战全胜的成绩。

回过神来,大赛已经接近尾声,接下来就是最后一场比赛了。

(还好,感觉班级的积分比前世还要高……但不管怎样,由男子棒球决定胜负的展开是不会变的……)

这么一想,像是被紧张勒住的感觉向我的胃袭来。

就像是命运在期待着我的失败,正虎视眈眈地做着准备一样——

(可恶,怎么能有这种怯懦的思考!换换心情,去应援紫条院吧!)

休息一会儿后,汗水冷却了些许的我起身走向体育馆。

紫条院参加了软排球,这个时间应该还在比赛。

作为男生的我去看女生的项目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但既然喜欢的女生在奋战,至少也要给她加油。

(呜哇……!?人真多啊!?)

一进体育馆,就看到排球场围满了观众。

女生有很多,但男生更多,不知为何大家都面红耳赤。

(可恶,被人墙堵得不仅看不见,也完全无法前进……!怎么堵得像烟花大会一样水泄不通啊!)

要是强行通过的话,会遭到周围人的责备的视线吧。

就在我思考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有人拉住了我的胳膊。

“这边,新滨君。反正我也知道你的目的。”

“诶……风见原?”

在人群中搭话的是有着中长发的眼镜少女——风见原美月。

是我从文化节开始就经常交流的人之一,从外表上看是清纯的文学系美少女,但实际情况是很难预料接下来会说什么的我行我素的少女。

“等等、喂。别拉我!”

“行了,闭上嘴跟我过来吧。比赛已经开始了。”

风见原无视我的抗议,拉着我的手走到最前排。

周围的人看着她,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但风见原似乎并不在意。

“好,到了。哼哼,观众为什么会增加到这么多呢?好好地把原因记在心底就行了。”

“诶……原因?那是什么——”

风见原露出坏心眼的笑容,让我有些疑惑,但当在我把视线转向排球场上的瞬间,一切疑问都烟消云散了。

排球场上的紫条院——是一位在拼命追逐球的天使。

身穿白色T恤体操服和蓝色短裤的紫条院,比穿制服时更加露出了胳膊和腿,有着让人不敢直视程度的色气。

美丽的黑色长发扎成马尾辫,露出的雪白脖颈更增添了她的魅力。

但她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个状态,在软排的比赛中拼尽了全力,冲刺和跳跃都充满了力量。

而且,在夏日的高温下连续这样满负荷运动,当然会汗流浃背——

(呜、呜哇……!等等、这个、有点不得了啊……!)

因为满身的汗水,紫条院的体操服紧紧地贴在皮肤上,虽然勉强看不见内衣,但还是相当诱人的状态。

而且……每当做跳跃等激烈的动作时,那丰满的胸部就会迷人地摇晃,给予男生最重要的部分以强烈的冲击。

“真是的,那个汗水浸透的毫无自觉的色情大和抚子……真希望她能对自己身为国宝级的美少女有一些认知。”

“色情大和抚子……你啊,不过,对自己是美人的自觉很低这一点我也同意。”

嗯?也就是说……这么多观众都是为了汗流浃背的紫条院而聚集的啊!

可恶,女生就不管了,想立刻把所有男生赶出体育馆……!

紫条院娇艳的身姿被男生看到总觉得非常讨厌!

“不过,居然聚集了这么多男生……要是把那汗水收集到瓶子里装着卖,会不会很值钱?”

“你真的是……!不要以为因为自己是女高中生,就什么变态发言都可以被原谅哦!?”

我本身是个在高中男生身上安装了大叔的经验值的异类,这家伙也是个相当自由的人。前世没什么交流,所以不太清楚,但总感觉我们班有许多浓度很高的人。

“开玩笑的。嘛……我觉得紫条院的魅力就在于即使只是球技大会也能全力以赴。”

“是啊……”

我们一同看向正追着白球的紫条院。

虽然很容易被她的姿色所吸引,但真正注目的是她的表情。

紫条院非常地认真。

虽然她有着如此美貌,但运动能力却很平凡,也不是很敏捷。

尽管如此,对于这场只不过是学校活动的比赛,她却像在参加县级大赛一样,全力以赴。

为了全心全意地讴歌此刻的青春,她总是拼尽全力。

“嘿嘿,你重新喜欢上她了吗?或者说是定期地重新喜欢上了?”

“吵死了。”

对着露出坏心眼笑容的眼镜少女,我别扭地回答。

这家伙知道我对紫条院的感情,所以偶尔会这样调侃我。

“说起来,你好像在笔桥那进行了棒球特训吧?同为运动白痴,我很佩服你的干劲……但理由只是不想在春华面前出丑,这也太单纯了,光是听着我狗粮都要吃饱了。”

“……这么单纯真是对不起啊。”

冷静地想一想,特训的理由就像是酸甜的初中生恋爱一样,有点羞耻。

风见原还是笑嘻嘻地看着我,我不由得害羞地移开了脸。

“要是我有一般水平的运动能力,也不会去特训了。说实话,我很羡慕那些运动好的家伙。活跃在运动场上,看着就很帅气,在棒球部、足球部里也很受欢迎。”

“诶……?你说运动能力强的学生比较引人注目,这点我也有同感。但在文化节几乎担任了领导,期末考试也拿了第一名,表现活跃的新滨君你也这么说吗?”

对我的牢骚,风见原不知为何用愣愣的眼神看着我。

“啊?不是,那只是单纯的学校活动而已。我想大家应该在某种程度上认可了我,但没有人会觉得我很帅吧。”

确实,在文化节和期末考试中,我都很引人注目,为班级做出了贡献,我的地位和发言权都提高了。

但是,这个和帅气……或者说吸引他人的魅力是两码事吧。

“诶……怎么自我评价总是和虫豸一样低啊,新滨君?笔桥不也是因为是你拜托才陪你特训的吗?”

虫豸什么的……唉,或许也没错。

我的人生几乎充满了后悔,所以经常感到自我厌恶。在这二周目的人生中,尽管我在一件件拾起过去遗失的东西,但也无法轻易肯定自己。

“我们班有点处于劣势啊,好好加油吧。”

对方队伍里好像有女子排球部的人,我们班的女子软排队状况看上去相当严峻。

尽管如此,聚集成人墙的观众几乎都在狂热地为我们班——或者说是引人注目的紫条院——加油助威。

在室内回荡着这么大的加油声的情况下,应该听不到我的声音吧……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发自内心地想给那个努力的女孩加油。

“紫条院!加油啊——!!”

竭尽全力呐喊着前世绝对说不出口的发自内心的声援。

然后,消失在茫茫声海之中——

(诶——)

比赛中的紫条院立马做出了反应,转头朝我所在的方向看来。然后——在大大的眼睛转过来的瞬间,紫条院一改严肃认真的表情,露出了花开般喜悦的笑容。

(……啊!)

流了许多汗,比平时更色气的紫条院对我的声音有了反应,对我微笑。这个事实,那个表情,让我的心怦怦直跳——

就在这时,我看到对方队伍毫不留情地向紫条院打来了球。

“紫条院!前面!前面!球来了!”

“诶?呀啊啊啊啊!?”

听到队友的声音,紫条院慌忙转向正面,但为时已晚。

把视线转向我的紫条院没能反应过来,球稳稳地弹在了地板上。

怎、怎么会这样……

“这个……怎么想都是我的错……”

“嘛,不小心给对面打掩护了呢。”

我苦涩地呻吟着,本来是想支持紫条院的,结果反而妨碍她了。风见原毫不犹豫地说出了我自己不愿承认的事实。

“真的很抱歉……!你那么努力,却被我打扰了!”

紫条院的比赛结束后,我在体育馆外面向她道歉。

总之,刚才的比赛受到了那次失分的影响,最后输掉了。我无论如何都觉得自己有责任。

“没有,是我不小心东张西望了……因为至今几乎没有得到过朋友们的应援,太高兴了……”

因为失误和失败的打击,紫条院明显有些失落。

队友们好像都笑着原谅了她,但她还是觉得这是自己的失误,心里面过不去。

(还是这么一丝不苟啊……我真是做了件坏事……)

我这么想着,感到正露出遗憾表情的大和抚子少女十分炫目。

越长大,越感觉做事太认真不和潮流。然而,眼前的少女正因为全心全意投入到了比赛当中,才会感到如此懊恼。

“呼,别再闷闷不乐的了!为了我们班的冠军,所有的队伍都还在努力呢!”

紫条院擦去额头上的汗,将双手紧握在胸前,似乎转换了心情。

也许是我的错觉……最近紫条院能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意见,情绪低落的时间也减少了,感觉她在调节心情方面变得更加得心应手了。

“新滨君在放假前还向棒球部借了器具吧,真努力呢。能提前练习真的很了不起。”

“哦、哦……”

我确实进行了特训,不过实际上只是为了把自己提高到普通水平而临时抱佛脚。我还没有熟练到能让人对我眼前一亮的程度。

“文化节的时候也是这样,新滨君在球技大会上也要拿出真本事了呢。能一直这样努力,我觉得非常地厉害!”

“……”

穿着和平时不一样的体操服、扎着马尾辫的紫条院,一如既往地对我露出纯粹的笑容。没有一丝邪念,真的只是发自内心地夸赞我。

这份发自内心的赞赏与好意——让我心情舒畅。

“新滨君的棒球是今天最后一场比赛呢。我会去加油的,也带上输了的我的份一起努力吧!”

“啊、啊啊,交给我吧!我会拿下最后的胜利的!”

虽然这份纯粹的加油让我很高兴,但那也会成为压在我身上的压力。

但同时,那笑容又给我的内心注入了强烈的能量。

不想让这天真无邪又渴望胜利的笑容因遗憾而消沉。想让它成为无尽的快乐——这份心情在我心中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