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1】致向往大海的她

第二卷  【#1】致向往大海的她【杂谈企画枠】大家在夏天想做的事情,告诉我吧【雫凪澪】

『「Hello W~,我叫Rio。不好意思给你发邮件了。」Rio,Hello W~』

『「在这个夏天,我想和喜欢的女孩子一起去看烟花,我老家的烟花非常有名,每年都会举行夏日庆典。所以我想和班上的女生——我喜欢的女生,一起去。」……嗯嗯,真是青春啊。』

『「另外,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那里向她表白。但是,一想到如果失败了的话,就很难再迈出下一步了。说起来,我连邀请她去看烟花都很紧张……所以,我有个问题想问澪酱。」』

『「如果有机会的话,要不要告白呢?还是说,如果担心被拒绝的话,那就放弃吧。如果是澪酱的话澪酱会怎么做呢?如果能给我点建议的话,我会非常感谢的。」……唔,这确实很难选择呢。』

『虽然我不太清楚Rio和那女孩子现在的关系如何,但是如果现在的关系发生了变化,你感到不安我多少是能理解的。』

『所以啊,这些只是我的意见,仅供参考……』

7月的第二个星期天的晚上。时间是晚上22点左右。把画完的插画交给工作对象后,我坐在办公椅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这次的工作对象也是,我担任插画的那本轻小说的责任编辑。

也是第一次把我轻小说的工作交给我——Atelier的人。

【アトリエ@4telier】

『热爱黑咖啡的自由插画家!琉璃川君事与愿违/无色高校/真夜中的玄色魔女/Vtuber雫凪澪等等等等!PixivFANBOX已经开放,联络请用以下邮箱地址。』

878关注中 124万关注者

现在推特上粉丝数已经超过了100万,虽然业内业外都称呼我为神画师,但是在我当初接到这份工作的时候,我的人气也就是中间水平。

他拜托我一定要为这本轻小说画插图。

抱有感恩之情,更有干劲也是理所当然的——刚才发给责任编辑的插图,虽然是按照指定要求创作的,但是质量依旧超出了预期,应该会有惊人的破坏力吧。感觉这就像个火炉一样,我使劲往里塞柴火。嘿嘿嘿……

『加油。Rio能传达到自己的心情就好了。』

在我工作空间里的作业桌上摆放着两台显示器,左边的那一台正在播放着直播实况。我操纵鼠标,点了个好评。

——我推的VTuber,也是我的女儿,『雫凪澪』的直播。

今天澪的直播,是事先通过邮件向自己的听众征集暑假想做的事情和相关的问题,然后像广播那样在直播时念出来。

这与平时那种把聊天框放在直播画面上漫不经心的闲聊枠是截然不同的尝试,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今天的直播比往日更加热闹。澪的频道的实时观看人数,在5万到5.5万之间徘徊。

5万人。人数多到难以想象——顺便说一下,雫凪澪现在的频道粉丝数大约有150万。开始直播的时间是从今年5月中旬开始的,别说半年了就连2个月都没有。(译:你是信俩月150万粉还是信我是秦始皇)

明明是个人势。以前也完全没有直播的经验,却如此大受欢迎。

也就是说,雫凪澪真的很厉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获得如此多的人气,在VTuber里也是史无前例的,她以后也会顺利地更进一步吧。

……以上都是表面上的,VTuber、雫凪澪的故事。

如果是在澪出道之前就一起创作澪的伙伴的话,即使知道点内幕也不奇怪吧。

对澪——果澪来说,我、桐纱和仁爱,都与她站在同一立场。

『有件事想跟大家商量一下。大家能不能抽出点时间?』

『我想找个可以依赖的人做经纪人,或者根据情况,找个可以委托的经纪公司帮忙,因为拿不定主意,所以来问问大家——』

我打开了电脑上的Discord,收到了通知。那是3小时前发出的一连串文字,后面跟着一只斑海豹,摆出拜拜的姿势,上面还有其他群成员的回复消息。

「……经纪人和经纪公司。」

我一边回想着,一边小声嘀咕着。

也许澪也到了必须依靠我们以外的力量的时候了。

在区分VTuber时,存在几个不可避免的要素。

是所属于事务所,还是个人势,这是其中之一。

前者不难想象。具体来说现在VTuber业界的大型事务所有『α・β』、『Fragment Stream』和『Ekusu・Makina』等都拥有许多个性鲜明的VTuber,定期地进行试镜以便让新人VTuber出道,并行运营着已有的VTuber。这类事务所的VTuber被称为企业势VTuber。

后者也很容易理解。不属于事务所,一个人自由地进行直播活动的同时,也会进行营业性的自我策划,也会针对事件与企业进行沟通等,繁琐的工作都是自己做——这就是个人势。说句题外话,由于其自由程度较高,从某种方面来说个人势可以直播一些攻击性较高的内容,也算是优势吧。

综上所述,企业势or个人势,所有的VTuber都可以分为两种——到底哪一种更好,我认为不能一概而论。

因为各自的长处都不同。

例如,想让VTuber有人气的话,从事务所出道是绝对有好处的。雫凪澪的爆火的例外中的例外,不少事务所的粉丝也就是被称为『箱推』的人也能给新出道的VTuber带来第一波流量。

……虽说如此,与企业绑定在一起,就必须遵循企业的规定,说不定还要跟同属于一个事务所的其他VTuber搞好关系。一旦签约,就必须做好相应的心理准备。

另一方面。如果只是作为兴趣,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和享受直播的话,我觉得还是作为个人势去直播比较方便。

完全自由,想直播的时候就直播,可以随心所欲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唱歌、演奏、画画、朗读、游戏、杂谈。我所知道的个人势从没有什么束缚,把自己觉得开心的东西,拿出来和观众分享。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VTuber最理想的环境。

但是,这是因为她们已经很有人气了。与企业势团队相比,个人势团队想要找到成员确实比较难。即使继续直播也找不到团队成员的状况持续下去的话……说不定就会悄无声息地辞去工作吧。

推就推在能推的时候吧。这句话好像在哪里听过,但我感觉这就是真理。

总之,任何事情都有长有短。自己应该优先做什么,想有限做什么。

关于这一点,不管是企业势还是个人势都应该去考虑,当然——雫凪澪也不例外。

收到Discord群聊消息的第二天中午。

多用途教室B位于比奈高中校舍的三楼的尽头。这是一间主要用于补课和室内社团活动会议的大教室,平时也经常被闲人选择用来会面的地方——今天也是一样。

「你去把门锁了。接下来我要说的事,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要不然就别在学校里说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和桐纱有工作,果澪也有篮球部,与其等大家都有空,不如就直接躲学校里好了。」

「……总感觉仁爱被理所应当地无视了。仁爱也很忙啊。」

「我去锁门。」

说着,摇晃着发梢向外翘起的黑色长发的她——

果澪锁上推拉门,和聚集在教室角落窗边的我们会合。

……这实在是太熟悉了。

没有坐在椅子上而是坐在桌子上摇来摇去的小女孩,黑色口罩、双耳耳环、暗灰色头发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邻家女孩——才座・福赛斯・仁爱。

一边对我说话,一边抹着唇膏,然后抱着胳膊。身材十分丰满,以认真和照顾人着称的同行——山城桐纱。

容貌出众,在学业、运动、音乐方面有非凡能力的女孩子。而且还是当今有大人气的VTuber雫凪澪的中之人——海濑果澪。

最后,身为高中生却以神画师的身份君临天下的我——亚鸟千景。

我们四个人,是把雫凪澪带到这个世界上,帮她出道,在她背后帮助着的工作伙伴。经过那件事,现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帮上忙,已经成为了真正的朋友。

「关于经纪人和经纪公司的事,昨天在Discord上就稍微说明过的,并不是突然就想到的。」

果澪开口说到。

最近,雫凪澪公开的联络用电子邮件里,有很多关于雫凪澪周边销售的咨询和企业项目邀请的邮件。

另外,随着频道的收益化,要开始考虑金钱方面的事情了,因为我们没有专业地学过储蓄和税金方面的知识,所以很担心细节上的问题。

最后,在堆积如山的邮件中,还有不少来自VTuber事务所「能否加入我们的公司呢」诸如此类的邀请。

显然要处理这些邮件完这些邮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现在我们面临着大问题。

「呐呐果澪,我就开门见山地问了,都是哪些事务所在邀请你?Ekusu……Makina是专攻电竞的,应该不是,其他的……」

「喂仁爱别问了。这是保密义务,以后要是惹出麻烦,你也想那样吧?」

「呜呜……」仁爱推理到一半被我打断了。

「我猜,澪对音乐界的事务所不太感兴趣……」

「不要搞得偷鸡不成蚀把米。」

桐纱对我和仁爱认真地吐槽了一番后,又换了个切入点问到果澪。

「感觉没什么必要,但是还是先问一下。不管是事务所还是企业的邀请,你都会以澪的身份选择吧?而不是以果澪的身份。」

「嗯?什么意思?」

「你好歹也是个VTuber,日常事务还是用澪的身份进行吧……」

虽然是间接的措辞,但是桐纱想要表达的内容还是总体明白的。

这也是不能大声说的内容,不过,作为个人势活动的VTuber连同中之人一起被事务所招募的事件很少。在VTuber刚出现的那段黎明时期还有可能,但是现在2022年这种事情简直是天方夜谭。

……如果舍弃现在的皮套,以事务所提供的皮套重新出道。这种事情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当然,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会严词拒绝的。」

果澪带着坚定的意志回答我们。

「我对大家都约定好了。最重要的是,我想要珍惜雫凪澪这个人的存在……如果更换皮套的话,我是无法接受的。」

如果人说话有分量,那么果澪的发言就会如实地打动我。

现在的果澪一定会这么说的。

「然后呢,邀请我的事务所和企业会给我提供些帮助,但是我还没有绝对,所以很烦恼……不过,至少现在已经有了为以后考虑的契机。」

开场白也草草了事。我把话题转移到也许是果澪最关系的地方。

「这和经纪人的事有关系吧?」

「嗯。考虑到今后可能会发生比现在更糟糕的事情,我觉得还是进事务所比较好。就算不进事务所,我也希望团队里有经纪人之类的存在……我是这么想的。」

经纪人,经纪人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日程管理和处理杂务,大型事务所的话会有现场同行什么的,其他的杂务还有?……至少,经纪人的存在确实能减少很多雫凪澪的负担。

「这样的话,让千景担任你的经纪人不就好了吗?」

「这是什么单纯思考算法……」

「那是不可能的。」

正当我思考如何才能反驳这个想到啥就说啥的小女孩时,却被果澪否定了。

「我现在的烦恼是,一定程度上必须借助专业的人的力量,Atelier老师应该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做经纪人,而且……就算亚鸟君答应了,也不会一直做下去吧。」

确实如此,假设果澪在今后十余年里都要从事VTuber的活动(估计会更久一点),在这期间我不可能一直担任果澪的经纪人。

我有我自己的生活计划,果澪也有自己想走的路。为了另一方而不得不忍受另一方想做的事情,这是不合适的。

「顺便说一下,这句话不光对我,对这个小组里的所有人都一样。」

「……这样啊。」

想着总有一天要说出来的事,告诉她。

就像刚才讨论的那样,雫凪澪创作计划的成员们一直作为幕后工作人员,在不太必要的范围内协助着澪。

所以,只要今后本人提出要求,还是可以找我们商量的。正因为是朋友,所以要在困难的时候互相支持。

但是……这些暂且不论,我们有必要考虑一下显示的问题了。

像我和桐纱这样以学生身份进行商业插画活动的人来说,因为工作的关系无论如何合作的时间都会收到限制。即使是像仁爱一样的个人势VTuber,既然不是完全相同的境遇,应该也会出现没有参考价值的情况。

也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帮上忙的。也许果澪也应该做一些能够独立的事情,也许到了该依靠自己的时候了。

……昨天晚上隐约想过的话,我现在再次想了起来。

「桐姬老师和小天狼星都是怎么做的呢?」

面对没有永远这一现实,果澪露出了些许寂寞的表情。

但果澪似乎已经转换好了心情,一本正经地询问两位前辈。

「仁爱把一切都交给爸爸、爸爸的朋友,还有千景,所以这方面的情况我不太清楚……哎?」

「没必要这么昂首挺胸地说。」「对不起我有B。」「听不到。」

那我还是不插嘴了。

「我是看情况行事,钱方面的问题就拜托认识的税务师,工作方面的问题就自己进行确认。」

「真了不起啊……这么说可能会有点奇怪。不过确实是这样啊。」

「嗯。关于插画的合约是怎么样的,我有充分的经验,而且这也是我的工作……不过,好像有某人蠢到连这些都不懂。」

「果澪,我想吃软糖。」「啊,好好,给。」

在我行我素的仁爱的催促下,果澪分享了软糖。包装上写着巧克力香蕉味,这又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味道,哪家公司生产的?

「……千景,你怎么想的?」

桐纱看着仁爱的样子说不出话来,于是问到我。

「我不好说。但是最终还是要果澪本人来决定,况且这不是用一天两天就能捋清楚的事。」

「是啊……并不是得到企业的照顾后就能高枕无忧了。」

职场和学校一样,事务所里也有很多不为人所知的潜规则。

进入公司或事务所后,可能会觉得自己的活动方针与他们的方针大相径庭。正因为有可能会遇到这一点,所以我不能妄下论断。

「不过,我总觉得加入企业还是会好一点……」

就连我自己也摇摆不定,优柔寡断。但是,这也是有理由的。

「嗯,这种心情我也能理解,因为澪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受欢迎。如果是人气是慢慢增长的话,果澪也能在增长的过程中学到很多,但以现在的规模来看,我们并没有那样的余裕……而且……」

桐纱有些语塞,但还是说了出来。

「中之人暴露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发生。保险的话,事务所和企业能提供法律上的保护,对果澪来说可能会更好。」

听了桐纱的话——仁爱一下就抱住了果澪。

「怎、怎么了仁爱?」

「……用肌肤之亲来表现仁爱无论何时都是果澪的伙伴。」

「……嗯,谢谢你。」

「果澪,溺爱仁爱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

「不不不,好处有很多呢!」

「完全没有。」

像往常一样,桐纱和仁爱又开始争吵起来,我插话到。

「企业的话,最好先好好调查一番,再做决定。关于钱的事,无论如何都要有收据——一定要仔细阅读合同,特别是条款方面、合同内容等,要确认纸面内容有没有问题。」

顺便说一句,和对方交流基本上要使用邮件,这些对话内容必须要保存下来,这些建议现在提也不迟。

「……事务所和经纪人的事情,应该再仔细考虑一下。对果澪来说、对澪来说,最好的选择是什么?考虑到这个问题,所以最终下决定的不是我们,而是果澪你自己,正因为如此,所以我并不是让你今天就做决定。」

「嗯。每次给我发的邮件,我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回复的。」

「那样的话,暑假的时候考虑一下再做决定不就好了吗?说不定可以找对门路,搞清楚业界规则什么的……」

「亚鸟君,你在这方面有认识的人吗?」

「大概吧,姑且可以信赖。」

果澪对经纪人和企业没有特别的要求,所以到最后也无法决定选择哪一个。

如果是那样的话,或许可以介绍到那里……在想的时候,我得出了结论。

「不管怎样,再多花点时间考虑一下,好吧?」

说完,我瞟了桐纱和仁爱一眼,看她们都没有提出异议。

「……嗯,我知道了,谢谢大家。」

听完后,果澪温柔地笑着说。

那笑容是无可替代的,比什么都珍贵。

……想这样若无其事地聚在一起,真是太棒了。

我不由地伤感去了,刚想说那就解散吧——

瞬间。多功能室B的拉门被拉开了。

「……」「……」「……」「……果澪,你没锁门吗?」

太唐突了,除了我以外三个人都沉默了。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门口。

「——吹奏乐部要搬运乐器,要聊天的话,能去别的地方吗?」

女学生先一步踏进教室,用平淡的语气要求我们离开。我不由自主地注视着她。

她长得很清秀,但可能是太认真了,表情很严肃。

接着是服装——脖子上戴着脖环。领带扣的很松,衬衫穿走样了。双手的指甲上涂着黄色的指甲油,看上去就像一个充满了反抗精神的现充。

最值得一提的是她的半长黑发。

用橡皮筋扎起的侧马尾,指甲油的颜色是——应该是叫茉莉花黄,总之,她全身都是茉莉花黄的高光。

……这个颜色搭配的真好啊。太棒了,我太喜欢了,这世上的宅男们也一定很喜欢这种搭配吧?最近流行在主色上搭配其他的颜色。今天回去之后画的角色的发色,也试着加入这种感觉的高光吧……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我们马上就走……好了,走吧。」

我还在注视着那女生的头发,仁爱戴上黑色口罩,急匆匆躲到我身后,果澪和桐纱都低下了头。是啊,道歉很重要。好,那我就帮你们道歉了吧(屑)。

只是。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没想到女生的提醒和抱怨还在继续。

「还有,原则上是禁止有人还就锁教室的。反复提醒太麻烦了,以后请多加注意。」

「为什么?」「是不是为了防止有人在教室里做奇怪的事?」「奇怪的事情是什么?」

「孤男寡女的密室……对吧,桐纱。」「别、别甩给我。」

「……」女学生发出似有似无的叹息。

「怎么样都可以,赶快出去吧,太浪费时间了。」

我不想和你们有太多来往。既然言语和态度都是这样,那就只能离开了。我们四个人都很尴尬,匆匆忙忙地离开了房间。

——来到走廊上,附近站着两三个女生,看起来像是吹奏部的,旁边放着铜管乐器中分量最重的大号。

这件事我只能道歉。

「对了,那家伙也是吹奏社的吗?不过,她的说教倒是挺厉害的……」

「……塞拉是学生会的。」

我一边在走廊里走来走去,一边发着牢骚,没想到仁爱居然回答了我。

塞拉。我有点在意她的语调,是她的名字吗?

但是,是学生会的?原来如此,所以她才会用万能钥匙打开门提醒我们。我一开始还觉得很奇怪,果澪明明已经锁好门了,为什么她还能进来。

……明明是学生会的人却穿的这么华丽。作为学生会成员肯定会收到学生会规则的制约,但这也说明了比奈高中的管理很宽松。

「仁爱知道吗?那个黄色高亮头发的女生的事情。」

「不,我只知道是同年级的,还有班级、名字和所属。」

「很详细啊……你和她有什么关系吗?」

「塞拉是A班的,和仁爱的B班在体育课上是一对,所以偶尔会说些话。」

「你、你什么时候成长成这样了?」

感动的泪水就要留下来了。

如你所见,仁爱在上学和外出时都会戴上黑色口罩,避免和陌生人说话,她认生到这种程度,在学校里能说上话的可能也只有我们了……难道是因为果澪的事,所以变得能说一些话了?

「我很高兴,仁爱。那今天的外卖就提高一级,吃顿好的……」

「顺便一提,我只是和其他人一起组队,并不是我主动邀请的。」

把我的感动还给我。

「前几天,我们都默默地在练习排球怼墙。」

「至少要做个连续对打吧。」关于这一点,不仅仁爱很奇怪,塞拉也很奇怪。

……难不成那家伙也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我不清楚。

「千景,请你仔细想想,认生的仁爱在同一个年级里,能交到和睦的朋友吗?」

「少给我在这得意洋洋的。你和果澪的关系不是很好吗?按照这个标准,第二个人也……」

「果澪很特别,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的宿命之人!」

仁爱说着,快步朝走在前面的果澪走去。

……这家伙有在进步吧?我能信你的吧……吧?

结束了对雫凪澪以后的讨论之后,时间仍在流逝,离所有学生都翘首以盼的暑假又更近了一步——那天晚上,大约是20点。

和我一起吃完中华外卖的仁爱为了直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正当我想去画插画的时候,公寓的门铃响了。

「亚鸟君,这是我一生唯一的请求帮帮我。」

隔着对讲机,我听到了果澪急躁的声音,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事?

我立刻打开玄关的门,只见穿着制服的果澪扑通一声倒在门口。看她这个样子,应该是匆匆忙忙赶过来的。

「你这个样子,发生什么事了?」「其、其实……」

……虽然我做好了接受坏消息的心理准备,但也下定了决心,既然果澪拜托我,那我就一点要帮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那个,我把东西忘学校里了。」

「…………………………什么东西?」

「笔盒。是一只绒毛斑海豹的样子的笔盒,你知道吗?」

我马上就想起来了,果澪经常把那玩意放桌子上。啊,好好……

我默默地走向工作区。来,今天也精神饱满地作画吧。

「等、等一下!呐,朋友来求助不应该帮忙吗?『好吧,我想办法解决!』这样不也挺好的嘛!」

坐在地上的果澪一把抓住我的脚,这简直是仁爱的行为。

「你是想说让我和你一起去取?」

「是的!你为什么摆出一副毫无干劲的表情!我可是连一生一次的请求都用上了!」

「别用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

「那我就收回我一生一次的请求,总之你先一起来吧。」

「搞什么……你自己一个人去不就好了?」

「不行!太可怕了,那可是晚上的学校啊!万一有妖怪出没怎么办?」

「妖、妖怪……哈?」「别笑我。」

对于雫凪澪来说,唯一不擅长的就是恐怖类的内容。偶尔进行的恐怖游戏直播时,她充满通透感的声音摇身一变,变得尖锐和颤抖起来,但也不是不能听。抛开演技,澪最怕恐怖内容了。

所以,作为澪的中之人果澪害怕夜间学校这种看起来像是幽灵聚会场所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不过,麻烦也是一样的。

「……我能理解的心情,如果是别的东西的话,我明天再去取也可以。」

「那你为什么怎么执着于那个笔盒?」

果澪听完后,虽然有些害羞,但还是回答了。

「里面放着桐纱送我的百万粉礼物的钢笔。」

那家伙是社会人吗……不,都已经工作了,算是社会人了吧。

「还有仁爱在电玩城的UFO捕手那里获得的钥匙圈。」

「本来就像是布娃娃一样的笔盒。」这下肯定变得更重了。

果澪看着不情愿的我,表情更加阴沉。

她大概是想说,那个笔盒里有我们一起的回忆,所以不想让她孤零零在学校过夜吧……我都猜到了。

「既然是那么重要的东西,那就去确认一下吧。」

「是啊。放学后,我急着去参加篮球部的集会,一不小心就……」

果澪低着头,双手捂着眼睛。喂,别这么狡猾。

「别、别着急啊,你这简直就像我把你搞哭了一样……」

就是「呜呜……」这种哭法,你这家伙……

「……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去不就行了吗?好好,我去我去。」

「嗯,谢谢你。」「果然是假哭吧。」

果澪立马变了个脸。我觉得再这样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于是把钱包、手机和钥匙拿上后,走向玄关的门。

对高中生来说现在已经很晚了。快去快回吧。

「说是来拿遗漏的东西。那,出来后再跟我打声招呼。」

「……对了,最近在学校里巡逻的时候,总能听到从走廊里传出的奇怪的声音。你有听说过幽灵出没之类的事情吗?」

当我向比奈高中的门卫处的人说明来意时,其中一个人提出了不必要的闲聊。

太糟糕了,为什么要让果澪听到这些事情呢?

所以……你看,就变成了这样子。

「太近了!」「因为……可能有幽灵吧?」

果澪贴在我身旁——从我的角度来看,比起幽灵,更多的意识倾向去确实存在的果澪。喂,今天都快结束了你身上为什么还这么香啊?你身体是用香水制成的吗?固有结界?

「……实际上,还不如幽灵呢。」手机的呼吸灯闪烁着,果澪莫名其妙地贴着我让我有些紧张,我不由地摇了摇头。

「怎、怎么了?」

「你仔细想想。如果只是幽灵的话,不一定是恶灵;但如果是人的话,十有八九是不怀好意的。」

「……」因为光线太暗我看不到果澪的脸,但她现在的脸色应该很苍白。

实际上,比奈高中和民间保安公司签了合同,在保安方面做得很好,所以很难想象会出现像传言所说的那样,允许可疑人员长时间滞留的情况。硬要说的话,幽灵的可能性要高得多。

……不管怎么说,对果澪来说都不是好消息,她一言不发。

在果澪的桌子里很快就找到了她的斑海豹笔盒。

里面好像有钢笔,还有一个不知道是海星还是星星形状的紫色大钥匙圈。这就是所谓的任务完成。

之后就只用带果澪离开学校就行了——应该是这样的。

「……刚才,你听到这边传来的声音了吗?」

在回去的走廊上,突然我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是心理作用吗?好像是个女生的声音……但我只听到了一瞬间。

「呐,你别想吓我,我可不是笨蛋。」

「不是……你看,说谎的人能看到吗?」

我睁大了眼睛,果澪像个害怕的小鸡一样蜷缩成一团。

「如果是真的那就更糟糕了!」那该怎么做才好呢……

果澪暂且不管,我朝声音的来源的教室走去。

是学生会室。虽然隔着墙壁我看不到里面,但我的视线却一直盯在那里,想了一会该怎么办……最后,手搭在了门把手上。

「唉,你打算干什么?」「因为很在意所以要打开。」「你想死?」

太夸张了吧?好奇心害死猫,你是想这么说的吧?

「而且,本来就不能随便进去。非法侵入了都。」

「那就更没问题了。对于闯进果澪家的我来说,这点小事不费吹灰之力。」

「这一点都不值得骄傲!」确实,但仔细一想,我是从她父亲那拿到钥匙的,同时也获得了许可,所以不属于非法侵入。

「冷静下来,冷静地想一想。和一般的教室不同,学生会室这种地方,应该是最后使用过的学生才会上锁的,可是……」

握着门把手的手轻轻一用力,门就被打开了。

「就像传言那样,有什么东西在吧。」「……」「哇」「现、现在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候!」

没错,现在不是吓果澪的时候。

我抱着浓厚的兴趣进去一看,圆桌形的桌子、皮革沙发、很明显只有一个豪华的学生会主席席。所有的家具都暴露在夜晚苍白的黑暗之下——从房间深处的门的另一边,有明显不协调的光从这边漏了出来。

我和果澪悄悄走过去,耳朵贴在门上。

『光辉中……那简直……即使是虚伪也没有关系……precious……』

「……好像有人」「嗯,是个女孩子,在唱歌吗?」

也许是因为知道不是幽灵所以多少放心了,果澪也配合我的声调小声地回答——与此同时,我也知道了门后面的人在干什么。

不只是唱歌,好像还踩着脚步。里面传来咚咚的轻微震动,就像偶像在练习舞步一样。

「这女孩为什么在这里呢……」

「果然是幽灵吧?相当偶像却半途而废,连自己死了都不知道,就这样一直在这里练习……」

「呐你为什么要说这些?亚鸟君的鬼、脚本家、变态!」

「跟变态有什么关系。」或者说,就是刚才那个必须要否定变态的场面吗?在窃窃私语中,我意识到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

……不管她是人是鬼,如果门背后的她发现自己做的事被我们知道了,心情肯定会不好的。毕竟被偷窥了。

逃走不是更好吗?要是被发现了不是很麻烦吗?

「……好了,回去吧。「」真是的,为什么要进来呢……」

一脸呆呆的果澪,想要悄悄离开……

『即使——前方是黑暗——也没关系——!』「疼!」

那动作就像演音乐剧一样。

伴随着闷闷的歌声,看不见脸的偶像突然打开了门,这直接导致门直接撞到了想要逃跑的我的侧腹。

「…………」

钝痛渗透全身,我跌跌撞撞地将视线上移。

「…………哈?」

是塞拉。声音的主人在多功能教室里,以蛮不讲理的态度教训我们的塞拉。

但是,和白天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衣服不是我和果澪穿的比奈高中的校服,而是以黑色为主色的荷叶边连衣裙。

而且,她的表情就像晴空下绽放的花朵一样,浮现出明朗的笑容,她的歌声给人很舒适的感觉。

「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这个,那个……门,没锁。」

果澪就像被骂的孩子一样不停地解释。

但是——表情失去颜色,说的就是这样子吧。

一瞬间笑容消失了,呆呆地站着的塞拉的表情渐渐变得冰冷起来——足足沉默了30秒。

不久,表情开始变化,从困惑变成了近乎轻蔑的表情。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就算门没锁,一般人也能进来吗?话说回来,你们为什么现在还在学校里?现在已经21点了,不可能吧?」

「后半句是不是也可以对你说……?」

「请闭嘴,你这个变态女。」

「啊?」突然被打上不光彩标签的果澪,不停地眨着眼睛。

「变态……为什么。为什么把亚鸟君忽视了?」

「真遗憾,你也只是个普通的人。」回过头来看还是觉得,把迷你比基尼穿到学校里的人客观来说确实是个变态。

「还有,你更差劲了,你这个混蛋,人渣,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你这也太无理取闹了。」虽然我的粗口词汇量比她多,但是真开起火来可能不如她。

「……亚鸟千景,然后是海濑果澪。你们二位的事情我都知道。」

像偶像一样打扮的塞拉,用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着匍匐在地的我,露出了偶像绝对不可能露出的严肃表情。

「你、你都知道?」

「是的。二位都是我们学校里的名人——尤其是亚鸟前辈。你在我们学生会里那简直是臭名远扬。」

是、是吗?

「就比如——去年的文化节上,你说要办一个主题咖啡厅,但是班里的预算有限,服装租赁的价格又很贵,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麻烦。」

「主题咖啡厅……哦,我想起来了。」

果澪好像还是第一次听说,眼睛变得和塞拉一样。完了,一切都结束了。

「初春的时候,好像强制要求多名女学生做素描模特。」

「不是强制的,是经过许可的……」「……」

果澪一脸复杂的表情,说不下去。

为了提高绘画能力和想象力,我升入二年级后就果断选择以现实中的女生为模特素描,在众多女生之中,只有果澪没有经过允许就被我当作了模特。

我不可能忘记,这是我最应该反省的行为之一,至少,以后我不会再做同样的事了——桐纱已经禁止了这种行为。不遵守约定的话。

「而且,今天白天还带着几个女生去多功能室,现在晚上又偷偷溜进校舍,和海濑前辈sex……」

「呐等一下。」「喂喂喂喂喂喂喂。」

……我刚才说了多少次了?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暂且不论,为了自己和海濑果澪的名誉,我必须彻底否定。

「大概是受到AV或本子的影响,所以才会在学校里做这种事吧。总是巧舌如簧地欺骗海濑前辈……不过,被骗的海濑前辈毕竟是海濑前辈,同样是个变态。」

「完全不是,我怎么可能是那种轻浮的男人。」

「我们只是来拿忘记的东西的,不是那样的。而且,亚鸟君也不是坏人吧?只是怪了点,自顾自说自己喜欢的东西,和各种各样的女孩子纠缠在一起……」

「……后面那句错误的。」

和桐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还是护着我的吗!从那时候到现在,你的心境发生了什么变化?

然后,为了让一脸奇怪的果澪折服,塞拉再次发起进攻。

「……海濑前辈包庇亚鸟前辈的这种行为我不理解,而且,这种又高又瘦的中分男,一般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人。」

「喂,差不多该哭了吧?」

「一般都是在背地里对女孩施加暴力,然后又装作温柔地轻声对她说『对不起,把你搞疼了吧?』,把女生搞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让她依赖在自己身边。太恶心了,请不要靠近我。」

「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事啊,停止你的偏见,向全世界留这种头发的人道歉!」

「……」「喂,果澪你也别沉默说点什么……」

果澪的看向的不是我也不是塞拉,而是打开的门的里面——那间房间里。

我有些在意,终于站了起来,同样看着房间里。

刚才塞拉一个人在唱歌的地方好像被学生会用作储藏室,里面放着大量的体育祭和文化祭的零碎物品。

问题就在这。小房间的中心放着一个纸箱,上面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电脑屏幕的窗口里显示着雫凪澪,从远处也能看得很清楚。

Atelier的女儿确实出现在那台笔记本电脑的屏幕里。

「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直播VTuber啊……快收拾啊。」

塞拉敏捷地将还开机的电脑连同耳机和电线一起拉了出来,塞进了放在附近的提包里。她迅速地搞完了这一切,然后看着这边。

「那就再见了,希望以后再也不会有对话了。」

「你就穿着这衣服回去?在路上不会太显眼了吧。」

「多管闲事。」

塞拉摇晃着褶皱连衣裙,在黑暗中飞快地逃离开了。完全没有时间确认她在这里的原因以及关于VTuber的疑问。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随后,果澪转过头来,表情和我一样困惑。

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上来。

「没关系吧。」

「……是关于雫凪澪出现在塞拉的那台笔记本电脑上的事吗?」

果澪点点头。她的嘴唇轻轻抿着,光看她的动作,我就明白了。

「别担心。如果塞拉她发现了的话,她表现出来的态度应该不会像刚才那样。」

「……是啊。直播的声音和平时我的声音也不太一样,嗯……」

实际情况战且不露,为了让她安心,我姑且下了断定。果澪那微微渗入的动摇,也如同波浪般逐渐平静下来。

话虽如此——以防万一,还是先稍微调查一下她比较好。 

【#2】茉莉黄花盛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