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章 只有此刻,热血澎湃

第三卷  第三章 只有此刻,热血澎湃球技大会渐渐接近尾声,只剩下我们棒球的最后一场比赛了。

只要赢下这场比赛,就能在综合成绩上夺冠,果然是和前世一样的展开。

然后——为了这最后一战,我们棒球队在这万里无云的晴空下,聚集在操场上。

“好累啊……从早上开始已经好几场比赛了。特别是棒球,飞过来的球尤其应付不过来。如果是足球的话,只要适当地追着球就可以了……”

我身旁穿着体操服的好友——山平银次正不满地发牢骚。

这家伙是计算机部的,和我一样不擅长这种球类运动。

“说到底,学校的活动又是球技大会,又是耐力跑大会的,体力类的太多了吧。让我们参加体育运动,就能让我们的精神更健全,这想得也太简单了吧……喂,你那充满斗志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新滨?难道你继学习能力之后,运动神经也变好了?”

“运动神经当然不可能变得那么好,只是针对这场比赛稍微做了些准备。”

说实话,我做的准备并不是“稍微”的程度,而是非常地认真。

克服了特训的艰辛,对陪伴我的笔桥的感谢,以及来自紫条院纯粹的应援,这些在我的心中交织,成为了满满的干劲。

“啊……我大概猜到了。你为了在紫条院面前耍帅,一定又拼命练习了吧?”

“你、你怎么知道的!?超能力吗!?”

“算了吧,觉醒了恋爱脑的你的行动模式我已经摸透了。你的行为指令已经从以前的‘沉默’‘放弃’变成了只有‘为了珍爱之物拼命到底’的沉重模样了。”

银次一脸无语地说。

现在的我,行动原理在旁人看来那么简单易懂吗……?

“话说回来……最后一场比赛了,人还真多啊。”

正如银次所说,操场周围有很多来观赛的学生。

可以说,同年级的人几乎都来了。

嘛,这也不难理解。除了我们和对方队伍以外,其他人的比赛都已经结束了,而这次大会最后的这场比赛又是综合冠军的决定战,当然引人注目。

更进一步说——不仅是聚集的观众人数多,气氛也相当热烈。

“狠狠地打!赢了就是冠军!”

“棒球队的男生们!赢了老师请喝果汁,为了班级加油哦!!”

“我在午饭赌我们班赢了!一定要赢啊!”

开赛前就能听到我们班观众的加油声。

他们声音里饱含的热情超出了我前世记忆中的程度,有点给我上压力了,但我们的队伍却兴致勃勃。

“嘛、好不容易赢到这里了,会加油的!”

“喔!有女生加油一下就有干劲了!”

“好!我的单腿打法要火力全开了!”

“赤崎,你在第二场比赛中就这样在击球区摔了一跤,该反省一下了。”

虽然有在开玩笑的,但士气相当高涨。

但是……我们班到底是怎么了?

队友们从今天早上开始就充满了干劲,交流和配合都很好。

其他来观赛的的同学也是,前世是到了比赛的最后阶段才兴奋起来,好像没有比赛前就开始呐喊助威的程度吧……?

“总觉得……班上的同学兴致特别高呢?”

“哈?你在说什么呢,新滨。就是你制造的这种氛围吧。”

“诶……?”

银次对我疑问的反应,让我不由得发出了呆呆的声音。

诶、我?我怎么了?

“你策划的文化节活动让大家都很兴奋吧?从那以后,我们班上心的距离变近了,团体意识也变强了。多亏这样,气氛也变得轻松愉快了,到了球技大会的冠军决定战,当然也会变成情绪高涨的氛围。”

“是、是吗……”

我只是觉得班级的团结多少增强了一些,没想到那次文化节对班里的气氛产生了那么大的影响。

这么说来……期末考试得了第一名的时候,班上的同学都夸张地夸赞我。

当时我还以为是因为我战胜了御剑那个坏蛋的反应,但其实也是因为整个班级的氛围变得更轻松了吧。

“嗯?那边是……”

我看见我们班坐在操场外围加油的同学中,坐着穿着体操服的紫条院。

风见原和笔桥也坐在她的两边,两人都看着这边。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风见原一脸笑嘻嘻的,像是在说着:“啊,新滨君在看着这边呢……嗯,请在紫条院的面前努力耍帅吧?”,笔桥则伸出右手,向我竖起大拇指,像是在说:“要拿出特训的成果哦!加油!”

紫条院似乎也很喜欢这样的活动,比赛开始前班里的气氛就热闹起来,让她非常激动。

(啊……)

然后——我和她四目相对了。

就像彼此都在寻找对方的身影一样,我们确确实实在看着对方的眼睛。

我想那不是我的错觉。

和我视线交汇的那一瞬间,紫条院浮现出了花朵绽放般的笑容。她还朝着我用力挥着手,仿佛在说:“我非常支持你!加油哦!”

向我直接表达着她纯粹的应援之心。

“喔、喔喔喔!?你们看到了吗!紫条院向我挥手了!”

“啊啊啊啊!?你在自恋什么啊!明明是向我!”

“你们明明失去了眼睛,却还在争斗,太悲伤了。”

“不过紫条院也挺有干劲的嘛!要是活跃起来的话会有机会的!”

“啊,看来是时候动真格了……!”

男生真是单纯得让人悲伤的生物,只要美少女微笑着挥手,就能让士气直线上升。当然,我也不例外。

“喂喂、你看,新滨。这些家伙都太好搞定了,情绪亢奋得不得了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要上了……要露出真本事了!!”

“喂、你才是最好搞定的那一个吗!?”

吵死了,银次。

我在地球上最喜欢的女生笑着向我挥手。

有哪个男人能不燃起来的。

就在我们做着这些蠢事的时候——操场上响起了广播。

“比赛开始时间到了,现在开始二年级球技大会棒球队伍2-B与2-D的比赛。请要出场的队员在操场中央列队。”

“好,走吧银次!上了!”

我跑向整队地点,其他人也跟在后面。

“好极了!我会全力打的,看好了哦!”

“哈哈哈!”

“让他们瞧瞧吧!这是被女生们激烈讨论的最好机会了!”

这些因为紫条院的加油而脑袋变傻了的家伙也跑了过来。

“等等,只有你们这些人像喝高了一样,太狡猾了!?”

只有银次一人无法成为傻瓜,他就像是酒会上唯一喝不醉的苦命人,多少让人觉得可怜。

总而言之——

成为前世不愉快记忆的比赛,出人意料地在干劲满满的状态下开始了。

球技大会的决胜战,以实力伯仲的局面展开。

对方有很多运动社团的人,也有几个打过棒球的人。

而这边的击球位,就算能打中,不是高飞球就是地滚球,对方的处理也很到位,初期完全拿不到分。

更何况,对方不仅防守出色,击球能力也很强。

我们班是由棒球部的冢本担任投手,他以高超的投球技巧(好像叫风车投法)应付着至今为止的对手……但在这场比赛里,扔出的球都砰地飞回来了。

不过——士气高涨的我们队的防守阵容却接连上演了鱼跃接球和跳抛等神秘好戏,把所有的击球都防了出去。

对方好几次安打却没能得分,开始焦躁起来,越到后半场,打法就越粗糙。

银次投出死球后,我在击球位上没有处理好那个奇迹般避开了球棒的地滚球,我出局,银次进垒。

然后,冢本宣言道:“作为棒球部的头牌,差不多该给女朋友展示一下厉害的一面了。”接着他打出安打,拿下一分。真不愧是正统派运动系帅哥,就是不一样。

回到本垒的银次被大家称赞到:“漂亮的死球!”尽管他捂着肚子说:“刚好打到腰上了,高兴不起来……好痛……”,但他对自己回到本垒的表现似乎并无不满。

只要能守住,接下来——我和大家都这么想着……

(到了这里会按照我的记忆展开吗……!)

我们以一分的领先迎来了最后一局。

防守阵容支援开始疲惫的冢本,成功追到了二出局,代价是对方跑者推进到了二垒和三垒。

还有一人就能决定一切——在这个局面下,几乎聚集了所有二年级学生的操场沸腾起来。

每个人都热衷于比赛,其盛况非前世可比。

我瞥了一眼,紫条院也非常兴奋地加油助威,笔桥自不必说,就连平时总是板着脸的风见原也握紧拳头,出神地看着。

“加油,冢本!最后一个人了!”

“打啊!这一击就能获胜了!”

“加油!走到这一步了,要赢啊!”

“把球打高!外野防守一般都不怎么样,打飞了就能行!”

“棒球不好打飞啊!前面要守好了!”

无论是我们班还是对面班,气氛热烈得就像棒球部的正式比赛一样,这我也能理解。在不知道输赢的比赛最后关头,即使是业余棒球也有让人兴奋的力量。

(就算状况再怎么一样,也不一定会飞到我这里来……)

自我今世开始重来人生,科幻小说中常见的历史强制力之类的东西还从未见过。

我自己在文化节、期末考试、家庭关系、交友关系等各种各样的事情上都改变了未来,这就是证据。

因此反而,球的飞行方向之类的小事,像前世一样发生的可能性很低。

(不过……要是飞过来了,绝对要抓住……!我就是为了这个才练习的!)

在这场比赛中,我这个右外野手还没有接到过击球。

但是,我并没有想过“就这样一直到最后也不要有球飞过来就好了”之类的。

(一开始只是讨厌在紫条院面前出丑……)

环顾四周,看到了热情高涨的队友们,还有大声为自己加油的同学们。

有着喜欢一起享受活动,喜欢团结一致的人在。

我并不讨厌班里产生的这种氛围。

(想在喜欢的人面前耍帅的同时——还想为了班级而赢。现在也有了这样的想法……!)

随后——最后一球被投出,对方击球手用球棒迎击。

球场上响起的不是我们期待的接球手手套的声音,而是对方球队所渴望的球棒的金属声。

我抬头一看,球飞上了天空。

击球的方向——就是我所在的右外野。

(吼,真的朝这边飞过来了……!而且还很远!?)

如此判断后,我迅速向后冲刺,这一切全靠笔桥的特训。

(来得及吗……!?就算赶上了能接住吗!?)

球越飞越远,明显比前世让我失败的普通右外野高飞球难度更高。

要是它落到了地上,比赛就会像前世一样迎来败北,反之如果能抓住,就会以胜利结束。

现在在场所有学生的视线都集中在在蓝天上飞着的球和追着球跑的我身上吧。

虽然没有时间去确认,但我的压力越来越大。

“——有可能抓不到。”

在全力奔跑中,不安的苗头突然无意识间探出头来。

“别的事还好,但不擅长的运动还是不行。”

“我已经努力过了,结果不行也没办法。”

“本来这一球对外行来说就很难,就算抓不到也不会有人责怪。”

都到现在了,我心中那个胆小的我又拉起了防线。

就这样,为了封闭自己的可能性,如同怨灵一般拖慢了脚步。

就在我的动作变得迟钝的时候——

“新滨君!加油啊——!!”

我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女孩的声音。

以深闺千金不该有的大声,正呼喊着我的名字。

发自内心的加油,给了我满满的活力。

啊啊,这是恋爱的条件反射吗。

只要听到她的加油,我就充满了欢喜。心在跃动。

不安和恐惧全都烟消云散。

(是啊,不能逃避,要去进攻!不只是运动……二周目的人生不是已经决定了要这么做的吗……!)

预读球下落的轨迹,边跑边伸出手套。

时机很紧,已经不顾一切了。

像流星一样落下的白球——

无情地弹开了我的手套。

(啊……)

受到手套的冲击而飞向空中的球,如同视频缓慢播放一样,慢慢地出现在眼前。

白球形状的胜利,从我手中滚落的样子——

(别——)

那一瞬间,支配我头脑的并不是一片空白的绝望——而是,

(别跑啊啊啊啊啊啊!)

那本不应该存在于我心中的。

在前世绝对不可能有的,烈火般的热血。

然后——

(……嗯!)

接球的姿势太极限了,我一下子摔得人仰马翻。

尘土飞扬,红褐色的土洒满了我全身。

“好!掉了!”

“翻盘了翻盘了!”

“加分加分!”

“啊,可惜!”

“啊,该死!”

“可恶,还是不行吗……!”

沸腾的对手,与沮丧的己方。

谁是胜者和败者,两边的反应一目了然。

但是——无论是沮丧还是高兴,都为时尚早。

“啊……!?等、等下!那个……!”

听到紫条院的声音,学生们的视线再次集中到我身上。

弥漫的尘土散去——倒在操场上的我举起手臂,示意周围的人。

球被手套击中,弹到了空中,但我用右手一把抓到了球。

我将手中抓住的这颗真正的胜利之球——高高举起。

“啊,出局!比赛结束!”

判定我接球成功后,担任裁判的老师宣布了这一消息,胜负逆转的我们班,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

胜利的欢呼声倾注到球场上,我撑起倒下的身体,呆呆地望着自己右手中的球。

“赢了……我抓住了,然后赢了……是吧?”

从比赛中不顾一切的热血中醒来后,无论是自己手中的球,还是观众们沸腾的声音,都变得毫无现实感。

呃……不是“虽然努力了,但是很遗憾”的结局……而是我真的做到了吗?

“太棒了,新滨!”

“你小子干得不错嘛!”

“哈哈哈!能赢得这么激烈真是太爽了!”

回过神来,队友们都聚集到了我身边,每个人都带着纯粹的孩子般的喜悦笑容在称赞我。

(……大家都在夸赞我……我这个运动杂鱼,居然能在运动上做得这么好……)

就像在文化节的庆功宴上一样,我呆呆地沐浴在大家的话语中。

只在棒球漫画上见过的称赞胜利后的功臣的场景,在那正中心的是运动白痴的自己,真是难以置信。

“谢、谢谢大家……不过我只是恰好抓住了最后一个球而已。说实话,今天的比赛我还是第一次担任野手。”

“哈哈,细节都不重要了!靠最后的本垒打和绝招决定了比赛的人也难免引人注目!”

说这话的,是在所有比赛中都比我更努力一百倍的投手冢本。

“说起来,真是帮我大忙了啊!最后球被打回来的时候我吓得脸都白了,但在你抓住球,抵消了我的失误的时候,我感激得都要忍不住大叫:‘新滨太厉害了!’打得真的太好了!”

放下心来的冢本连连道谢。

看来胜利在望的时候投手的压力真不小,我的接球拯救了他被吓破的胆。

“啊,干得漂亮啊!本来球技大会是件麻烦事,但能让女生们那么大声加油,那就只能赢了!”

“抓球的方法充满了你的风格,都让我笑出来了,但真是很棒的接球啊,书呆子!”

“大家……”

虽然有沉醉在胜利的激动心情中的缘故,但每个人都真诚地祝贺我取得的小小功劳。

前世时我感觉他们并不是这么好相处的……是经过那次文化节变成了这样的话,这也算是我为了提高紫条院的好感度而做的种种努力所带来的意想不到的额外效果吧。

在这支队伍中获胜,和这帮家伙一起开心,心情还算不错。

“好……听你们这么说,我也兴奋起来了!刚才还没有赢了的实感,发了下呆,现在我也要大叫!”

“喔,不愧是你!”

“太慢了!大家当场早就大喊过了!”

听着大家的调侃,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好,现在——坦率地把喜悦表达出来吧。

“太好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赢了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在队友们的包围中,我摆出胜利的姿势,胜利的呐喊在球场上回荡。

“呼……水太美味了……”

我站在操场边上的饮水处,滋润着干渴的喉咙。

“……大家都很高兴呢。”

我想起刚才因胜利而沸腾的队友们。

在前世,不仅是球技大会,所有与运动有关的活动都只有黑暗的回忆……如今这么热闹,也算是努力的意义了吧。

“即使是不擅长的事也要试着努力啊……”

“是啊是啊!努力是不会背叛的!尤其是肌肉!”

“呜哇!?笔桥!?”

唐突地从背后搭话的,是这次支援了我最多的短发运动少女笔桥舞。

“我看了比赛,新滨君真的打得很好!我很感动!”

笔桥心情愉快地继续说着,像是要讲完她作为教练的功劳。

虽然这家伙平时就元气慢慢,但现在异常地兴奋,情绪高涨。

“那个连普通的高飞球都抓不到的新滨君,在最后关头居然把这么难的球给……真是太有斗志了啊……!就像是不久前还在蹒跚学步的雏鸟突然飞上天空一样,我要感动哭了……呜呜……!”

“别真哭了啊!?还有,那种不友好的夸奖方式习惯是怎么回事!?”

虽然也无法否认自己是蹒跚学步的雏鸟啊!

“嘛,不过,我真的很感谢笔桥你。说实话,如果没有那个斯巴达……内容丰富的特训的话,我应该就接不到那个球了。”

“你这么说,我作为教练就很有价值了!啊,如果你对运动感兴趣的话,要不要加入田径队?”

“对不起,那个就算了。”

拒绝笔桥若无其事的劝诱后,她遗憾地“切。”了一声。

不好意思啊笔桥。经过这次的事,我对运动的畏难意识虽然比以前减少了,但也再次认识到了我完全没有运动天赋。

“但是,还真让我看到了些好东西哦!对运动有着畏难感的新滨君竟然能打出那么有气势的比赛!哎呀,恋爱的力量真厉害啊!从紫条院给新滨君加油的瞬间开始,动作和气势都完全不同了!”

“诶……?不,确实有了很大的干劲,但动作上有什么不一样吗?”

“嗯!就像是给发条人偶加装了强力马达一样,强而有力啊!还无意识地喊出了:‘喔噢噢噢哦哦!’的声音!”

“真的!?呜哇,也太羞耻了!”

虽然我完全没有自觉,但从一旁来看,是那样一副笨蛋的模样吗……

“不过……说实话,我很羡慕紫条院啊。虽然大家都有喜欢某个人的时候,但我觉得很少有人的心意会那么强大。”

“是……这样吗?”

“嗯,虽然我从来没有过男朋友,由我说出口有些不合适,但绝对是这样的!这份心意一定能传达到的!我作为教练保证!”

如此断言的笔桥的笑脸洋溢着作为运动少女的活泼,给人以鼓舞。哎,这家伙真是个好人啊……

“啊!本命来了,我这个电灯泡该赶紧离开了!那就再见了!”

突然,笔桥留下这句话后,迅速地离开了。

嗯?别这么急急忙忙的——咦?

代替笔桥朝这边跑过来的是——

“新滨——君!终于找到你了——!”

“诶……!?紫条院!?”

我不可能看错自己的心上人。

尽管如此,我还是对自己的认知产生了怀疑,因为紫条院现在的状态比起平时,眼里正闪闪发光。

然后——一个光滑柔软的东西包裹住了我因惊讶而僵硬的手。

“呜哇……!?”

紫条院走到我的眼前,像是用自己的双手包裹住我的双手一样握着我的手——我的大脑意识到这些时出现了一些延迟。

“太厉害了!在那样的最后一幕华丽的获胜!看得我太兴奋了……!”

紫条院握着我的手,上下挥动着手臂。

两手感受到的天使之手有着丝绸般的触感,又十分色气,但我的头脑有些跟不上她的势头。

“紫、紫条院……!?我很高兴,但这个摆臂是怎么回事!?”

“诶?这是为了称赞棒球上的努力的仪式吧?笔桥说:‘给新滨君这样做的话,他会很高兴的。’……”

原来是你在胡说八道,笔桥!

但我很高兴,就原谅你了!干得好!

“总而言之真的太精彩了!太厉害了!”

遗憾的是,紫条院的词汇比期末考试的时候还要少了。

兴奋的程度就像是某棒球队夺冠时的大阪市民一样。

“尤其是最后的时候,身体里一下子热血沸腾,我情不自禁地当场高兴得跳了起来!明明球弹到手套了,但却没有放弃,毫不犹豫地空手去抓球,看明白之后,我的心中就充满了热血……!之后全队去给新滨君庆祝的时候,我也是难以言喻地激动!”

兴奋程度达到了历史极值的紫条院,传达着对我的努力和成果的由衷祝福。

不愧是喜欢团结与青春活动的紫条院,相当享受比赛呢。

“还有……真是太好了!胜利了的大家都很高兴,新滨君看起来也很开心的样子!”

表达完自己的感动后,紫条院突然看着我的脸说。

“诶……?开心吗?”

“是的!直到今天下午,你好像一直都很紧张……但最后一场比赛一开始,就开始享受比赛了!和大家一起为击球手加油,每当队伍得分,都会跳起来庆祝……看得出你已经全身心地投入到那场比赛中了!”

这么说来……比赛开始后虽然很紧张,但却没有像前世那样因为害怕失败而胃痛,也没有祈祷尽快结束这场比赛。

对于一直回避一切运动的我来说,这或许是有着相当地革命性的。

“是啊……其实我的运动天赋是毁灭级别的,所以对球技大会很犯难。不过……确实,在想要赢最后一场比赛的同时,也觉得能在那支球队比赛很开心。”

这多亏了笔桥的特训,也多亏了不知不觉间变得亲近起来的同队的那些家伙。

不过……说到底,让我想在不擅长的球类运动努力的理由,

让我对那场比赛产生强烈动力的是——

“谢谢你今天的加油,紫条院。最后的时候,你能直接给我加油,让我非常开心……也让我产生了意料之外的干劲。托你的福,我能在最重要的时候取得好成绩。”

“啊……是啊,当时太投入了,不知不觉就喊出来了,原来你听到了……就算再投入比赛,发出这么大的声音还是不太合适,有些羞耻……”

紫条院的脸颊微微泛红,不好意思地压低了声音。

“但是,看到拼命奔跑着的新滨君……我还是忍不住喊了出来。”

微笑着的紫条院脸上还残留着羞涩的红晕。

她的言语与笑容,展露出她那如同澄澈的清流的内心,实在是太可爱了,让我的内心得到了净化。又一次地,我迷上了她。

光是看到紫条院的表情,我的疲惫就已烟消云散……这次挑战运动白痴诅咒的艰辛,也完全得到了回报。

“好了,大家都在等着,我们回教室吧!老师好像要请我们喝果汁!”

“啊,走吧。不全员到齐的话,连干杯都干不了吧。”

带着惬意的疲劳,我和紫条院一起迈出步伐。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自己这一次,简直就像是在模仿体育漫画的模板一样。

开始练习的理由是为了喜欢的人,因自己的心意而坚持不懈的特训,不知不觉克服自己的不擅长,与团队协力战斗,最后靠着斗志勉强获得胜利。

要说我从头品味了一遍这一过程后的感想——

(啊,对啊……)

在前世不仅不擅长,甚至让我如临大敌的运动——嘛,偶尔做做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