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最终章 迎接夜晚到来

第一卷  最终章 迎接夜晚到来1

下午四点半过后,常来的两人照常在这个时间过来。

「唷,勇哥。」

「你好,勇先生。」

「欢迎光临。」

自从真昼和神秘美少女在这里开始准备考试,已经过了一个星期。

她们总是一起过来,可见关系相当好。

两人坐在已经变成固定位置的靠墙桌位努力念书,偶尔会笑嘻嘻地看着这边,偶尔又互相窃窃私语,到底是什么情况?

难道在检查我的工作情况吗?

「好~该休息了。勇哥,再来一杯~」

学习告一段落时,我又端了饮料过去。

「谢啦。」

「谢谢你。」

神秘美少女优雅地拿着杯子,高贵地喝着咖啡的样子真的很漂亮,动作和表情使人情不自禁地看得入迷,她一定是好人家的大小姐吧。

与奔放的真昼形成鲜明的对比。

真昼敞开了衬衫领口,挽起袖子露出白皙柔软的肌肤。真是的,那家伙难道没有羞耻心吗?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点都没变。

神秘美少女连西装外套的扣子都没解开,整个人营造出优等生的氛围。

两人是截然不同的类型,却都是引人注目的美少女。实际上,她们一到店里,就感觉气氛一下子变得华丽了。

「对了。」我开口提起话题。

「你们都有在认真学习,真了不起。不知道未夜那家伙有没有好好念书。」

「咦?谁、谁知道呢……应该有吧?」

真昼突然挺直了背脊,回答得很不自然……

「那家伙从以前开始就是事到临头才匆忙补救的类型。」

「对、对呀。」

真昼好像很在意神秘美少女,美少女则是脸上挂着微笑转头看向真昼。

「搞不好那个坏孩子根本没学习,只顾着到处玩呢。记得她以前常常因为不写作业而被骂。哈哈哈。」

「嗯,咳、咳咳。勇、勇哥,我想再来一杯耶~」

真昼一口气喝光可乐,额头上冒出了汗。

「你一口喝光了碳酸饮料,没事吧?」

「偶、偶没素。」

「才不是没事吧。」

我放下杯子回到厨房。

对于真昼的反应,我心中萌生的疑虑愈来愈大。

果然是这样吗?

她和未夜已经关系不太好了吗?

真昼不怎么谈论未夜的事情,而要是我主动提起未夜的话题,她的态度好像就变得有些生硬。

她平常也是一个人来这里,不然就是跟那个美少女在一起……

她现在不怎么和未夜结伴行动了吗?小时候关系很好的朋友,随着成长而疏远是常有的事。

我也有所体会。

国中和高中的朋友已经好几年没见面了,小学时期的朋友就连名字和脸都要费一番工夫才能想起来。

每一次环境的改变都会不断重复相遇和离别,人际关系也会一点点地发生变化。

这并不奇怪。

世上所有人都应该经历过。

但是,总觉得那样……

唯有情同姊妹的那些家伙不应该……

──我不希望发生那样的事啊。

「勇哥,怎么了?」

真昼用担心的语气问道。

「嗯,喔,没什么啦。来,你的可乐。努力用功吧。还有一星期对吧?」

「哦。」

真昼回以满面笑容。

「嗯,我会努力的。」

坐在对面的美少女也露出了让人心动的可爱笑靥。

真是的,笨蛋臭哥哥,别再多嘴说些有的没的了!

未夜可是坐在你眼前唉,真受不了。

我喝着新的可乐。

啊~因为之前一口气干了整杯可乐,现在喉咙有点痛。

话说回来,到了这个地步还没有注意到的话,是不是已经超越了迟钝的境界啊?

原来如此,我也能理解未夜恼羞成怒的心情。假如我站在和未夜相同的立场,一定会比未夜更抓狂。

好想快点再次四个人一起玩啊。

到了夏天,朝华也会回来,希望在那之前能做个了断。我抚摸着左手的护腕叹了口气。

真不晓得今后会怎么样。

2

「呜呀~」

真昼突然软软地趴倒在桌子上,自动铅笔、橡皮擦和笔记本都被大到有剩的胸部吞噬,简直是压倒性的暴力构图。

现在的时间是正午前。

今天是考试前的最后一个假日,所以我和真昼从早上开始就在〈月夜露台〉念书。勇哥特别让我们从开店前的七点半进去,加上中场休息时间,预计可以学习四个小时左右。

「已经……到极限了。」

「要休息吗?」

听我这么一问,真昼大大伸了个懒腰,然后说:

「不是。我不要什么休息。总觉得到极限了。」

「?」

「真佩服未……你可以坐这么久的时间。」

「因为我习惯坐着不动嘛。」

真是的,运动社团的人就是这么静不下来,真叫人伤脑筋。

「真昼,怎么了?」

「她好像是没办法再集中注意力了。」

我一解释,勇哥的脸上就绽开了微笑说:

「呵呵呵,真昼从以前就静不下来啊。」

「吵死了,笨哥哥。」

真昼马上回嘴,只是声音里没有锐气。

「还没到中午吧?不是才过了四个小时吗?」

「那倒没错。四个小时算满长了吧。」

「说什么傻话。我还曾经从早上七点工作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啊。哈哈哈。」

「……让人笑不出来。」

「勇,你先休息吧。」阿姨对勇哥这么说道。

「哦。」

勇哥解开围裙。真昼看着他的动作,起身说:

「我去附近散步,转换一下心情。」

「好,不过要快点回来唷。」

「勇哥也要休息吧?一起走吧。」

真昼说完便推着勇哥的背。

「啊?是可以啦。」

喂,给我等一下。

「嗯~好舒服。」

真昼一边伸懒腰一边深呼吸。

「活动身体果然是恢复精神最好的方法。要是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明明什么也没做,却还是会莫名累积疲劳。」

「真昼,勇先生休息结束的时候就该回去了,不要走那么远唷。」

「我知道。」

神秘美少女这么劝道。两人交谈的样子像是朋友,又像是姊妹。感情真好啊。

我喝着在自动贩卖机买的罐装咖啡,走在她们两个后面。走了一会儿,正午的报时在街上响起。

「对喔,已经中午了。要不要找个地方吃饭?我请客。」

「可以吗?」

真昼带着满脸笑容回头看向我。

「没关系吗?勇先生。」

神秘美少女把脸凑近了问道。

「请吃顿饭而已,没问题啦。」

「如果『吃顿饭』能解决就好了。」

神秘美少女不安地接着说道。

「可别小看社会人的钱包哦?哈哈哈。」

我们去了附近的家庭餐厅,家庭餐厅通常有丰富的菜色可供选择,氛围也很舒适,当作中午休息的地方再好不过了。

「烤肉套餐白饭加量,起司多利亚沙拉套餐和单点欧姆蛋、猪肉汤,饭后再来份豪华芭菲。啊,芭菲回去以后再吃好了。还是不要芭菲了。你们两个要点什么?」

「我要月见荞麦面和鲔鱼沙拉。」

「……请给我大份西班牙海鲜饭。」

「好、好的。」

店员小姐苦笑着拿回点单。

我懂。我也有同样的感受。

「喂,真昼,你能吃那么多吗?」

「嗯~轻轻松松。」

「剩下来就太可惜了。」

「没关系,勇先生。真昼的胃容量比男生还大。」

「咦……」

我们点的菜陆续送上来了。

实际摆放到桌上后,看上去非常壮观,光是真昼的份就占去了桌面一半的空间。

「就算是高中时代的我,这个份量也吃不消啊。」

「这么说来,勇先生是篮球社的吧。」

「对对。奇怪了,我有提过吗?」

「啊,那个,我、我之前就听真昼说过了。」

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美少女却不知怎地有些慌张。

「好吃~」

肉、鸡蛋还有米饭不断被吸入真昼口中,烤肉套餐转眼间就从桌上消失了,她接着朝起司多利亚发起进攻。

我们以前在美食广场一起吃饭的时候,她还会把吃不完的白饭硬塞给我。

「好、好厉害啊。」

「社团活动结束以后会吃更多,上次去烤肉吃到饱也──」

「要、要你管。你们两个也快吃啦。」

虽然吃相豪爽,却一点也不脏,反而有种勾起我们食欲的畅快感受。我也别再专注地盯着人家了,赶紧吃吧。

话说回来,这个西班牙海鲜饭虽然很好吃,但缺点就是吃起来有点麻烦。

我开始剥虾壳。

「呜……」

神秘美少女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怎么了?」

「对不起,稍微唤起了我的心理创伤。」

「创伤?什么意思?」

西班牙海鲜饭有什么引起创伤的要素吗?

「那个,我不喜欢吃带壳的虾,感觉好像把虫子拆开吃……啊,对不起。」

「没关系,毕竟是我要问的。」

三个人都在相同的时间吃完。

「呼~多谢招待。」

「勇先生,谢谢你的款待。」

「哦。」

真的全部吃完了。真昼望着空了的盘子,心满意足地打呵欠。

「啊~吃饱了以后好像愈来愈困了。」

真昼趴到桌子上。

「喂,真昼,这样很没礼貌。」

「有什么关系。不是常有人说,稍微睡个午觉可以促进大脑活跃吗?」

「真是的。」

「好厉害啊,肚子这么瘦,那些食物到底都跑到哪里去了?」

我拍了拍真昼的肚子。

「──!」

满脸通红的真昼立即甩了一巴掌过来。

「噗噢!」

脸颊顿时感受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啊!勇哥,对不起。」

「不……刚才是勇先生的错。」

「勇哥,没事吧?」

「抱、抱歉。」

又不小心像真昼小时候一样对待她了。在那之后,我们回到店里,两人又投入学习。明天终于就是期中考了,真希望她们好好努力。

那天打烊后,我下定决心问母亲:

「呃──妈。」

「什么?」

正在打扫厨房的母亲探出头来。

「问、问你喔。春山先生他们不是搬家了吗?」

「嗯,是啊。」

「告诉我地址吧。他们搬到哪里了?」

3

「呜喔~考试结束了~」

我大大伸了个懒腰。

POLO衫胸口部分的布料被撑开,肚子一下子露出来了……没有这样的事,黑色内搭衣下摆整齐地塞进了裙子,所以很安心。

尽管如此,还是有几个男生盯着这边,实在很让人生气。

「阿真,最后的问题选了几号?」

前面座位的朋友把身体连同椅子转向这边。

「是四吧。」

「啊~果然是这样。」

从六月一日中午开始持续了三天的期中考试在今天结束。于此同时,学校从今天开始换季,允许我们穿夏装,可以选择男女通用的POLO衫或短袖的开襟衬衫。

除此之外,社团活动也从今天开始解禁,我从早上开始就非常期待。

过了将近两个星期埋头苦读的生活,身体完全变迟钝了。这下子可得尽情活动身体,把堆积的郁闷情绪发泄出来才行。

不过,能在勇哥身边学习,想想倒也挺不错的。

对了,这样也能随意进入勇哥的房间,好事连连。

「阿真,你为什么在笑?考试结束让你这么高兴啊。」

「咦?啊,对呀。哈哈。」

话说回来,那个迟钝的男人这两个星期几乎每天都和未夜见面,却丝毫没有注意到的迹象。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说起未夜变化很大的地方,顶多就是性格吧。

外表没有那么大的变化,也还保有小时候的面貌,不过这是站在一直陪在她身边的我的角度来看。

在勇哥看来,我们的外表变化就像是一下子飞越了十年的时间。

然而,他还是认出我了。

「唔~」

「怎么?有危险的地方吗?」

「不,不是那样。」

「真昼。」

「喔,阿真,你的女朋友来了。」

我朝那边一看,穿着开襟衬衫的未夜在教室门口招手。

「就说不是女朋友啦。」

「你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好恩爱喔~」

「真是。」

与其说是女朋友,不如说是姊妹。

「喂,你看,是春山同学。」

「今天也好可爱。」

「两位铁壁圣女到齐了。」

「多么高贵啊。」

「两人的皮肤都好美又好白。」

我把未夜拉到走廊上,避开男生的视线。

「怎么了?未夜。」

「你在这之后有社团活动吗?」

「嗯。吃过午餐以后,从一点开始。你要回去了吗?」

「推理研也从今天开始重新活动。不过,说是活动,其实也只是看看小说和聊天而已。」

「那就一起吃饭吧。」

「嗯。」

星奈已经等在推理研的社办了。

「未夜,怎么这么慢?」

「抱歉抱歉──你在看什么?」

星奈好像在观看要在文化节播放的电影被删除的片段。场景已经来到最后阶段,正是打扮成辣妹的我展现杀人狂本性的场面。

『欧啦啊啊啊──!!』

画面中的我发出尖叫。

「坦白讲这真的很危险,到底是什么把你变到这个地步的?」

「真是的,很丢脸唉~」

虽然我从主演的犯人角色被撤下,结果却代替了另一个角色──侦探的助手──在电影里出场了。

「唉,愈看愈觉得可惜。你在演被害者角色的时候明明很适合,为什么杀人狂的演技就变得那么过火呀?」

「啊哈哈。」

被称赞适合演辣妹角色,我也不怎么高兴就是了。

「不用在全校学生面前展示辣妹装扮,我就放心了。」

被非特定多数的人看见那么暴露的服装和怪里怪气的辣妹妆,谁受得了啊。

「明明非常适合你。」

「说我适合那个的只有未空和你唷。」

拍摄的时候,我传了打扮成辣妹的照片给未空,结果收到了『姊好厉害。』、『姊好帅气。』的回覆。

因为小孩子一想到什么事情就会马上说出来,所以称赞的时候也会坦率地称赞。虽然平常还要狂妄好几倍就是了。

「好了。」

我用设置的饮水机冲了杯即溶咖啡,接着在窗边的椅子上坐下。既然考试结束了,我就要尽情读书。我从书包拿出推理小说,这是考试前就买来放着的文库本。

「啊,对了,未夜。你写新作品了吗?」

「咦唉?」

新作品?

「就是要登在本月社刊上的短篇。」

「啊!」

我满脑子都是考试学习和勇哥,完全忘了有这回事。

「看你的表情,是忘记写了吧?截止日期是下周一喔?」

「糟、糟了。」

「你的短篇小说很受欢迎,所以我绝对不会让它落掉,现在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没、没问题,我现在就写。」

「你真的是到了紧要关头才着急的类型呢。」

诡计和情节大纲都已经编排好了,只差写出来而已。

我拿着记录创作资讯的笔记本和咖啡朝电脑走去。

4

「是那里吗?」

我来到位于城市西南方的住宅区。

虽然距离〈月夜露台〉不远,但是进入六月之后,天气变得闷热,所以我有点后悔没借车过来。

时间是下午三点多。

我按照母亲所说的地址迈步前进,期待和不安的情绪在心中不相上下地逐渐累积。

考试期间也结束了,说不定能遇到未夜。

她长成了什么样子呢?

那么调皮捣蛋的臭小鬼,恐怕不是辣妹就是不良少女吧。然而,却是我从婴儿时代就一直照顾着的、像妹妹一样的存在。

我一方面期待着能与那样的未夜见面。

与此同时……

每次一提起未夜,真昼总是会表现出着急或不自然的反应。她来店里的时候也从来不带着未夜,更几乎不会主动提起未夜的话题。

她们现在已经疏远了吗?

我自己也有过亲身体验,所以不能说别人。

但是唯有像真正的姊妹一样亲密的那些家伙,不可能彼此疏远……现实中我却无法如此断言。虽然我不希望发生,但也不可能当面去问真昼。

对于妹妹们目前真实的人际关系,我感到有些不安。

万一那两个人真的疏远了……

光是想想就觉得心口彷佛被用力勒住。

我在某户人家门口停下脚步。

「是这里吗?」

门牌上有『春山』两个字。

没错。就是这里。

这是一栋两层楼高的大房子,里面停着一辆黑色的多功能休旅车。

我下定决心按下对讲机。不久之后,大门慢慢地打开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名美丽的女性──春山未来。

「哎呀,勇。」

「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天哪,你一点都没变呢。」

「未来阿姨才是,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

「就算夸我,我也不能给你什么喔。」

这可不是骗人的。

未来和我记忆中的模样几乎没有变化,让我大吃一惊。这就是所谓的美魔女吗?

感觉不到年龄增长的变化,没有什么皱纹和斑点,顶多是体态稍微变得有些丰满;茶色长发扎起来垂落在肩膀上,身上穿着白色T恤,搭配七分长的紧身牛仔裤。

「请进来吧。」

「打扰了。」

我被带到客厅,被请到沙发坐下。

「来,请用。」

未来端来了两人份的冰红茶。

「啊,您费心了。」

「我们也不是不认识,别那么拘束嘛。」

「那倒也是。」

「你是春天回来的吗?」

「对,三月底的时候。」

「我常常听沙耶香小姐说,你在那边的生活很辛苦?」

「嗯,都忙得没空回家。」

「要是早点回来就好了。」

「之前一直想着『再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吧』,结果不知不觉十年就过去了,哈哈哈。」

因为话题转到了我在东京的生活,所以我试着半开玩笑地提起在黑心企业的经历,却只得到苦笑的回应。因为除了这个之外,我几乎没有在东京留下回忆,所以也没办法。

「转眼间就过了十年呢。」

未来用吸管轻轻地搅拌冰红茶,同时喃喃说着。

「这十年来,未夜一直很想念你喔。」

「未夜还在学校吗?」

「平时大概七点左右回来,偶尔也有快到九点也还没回家的时候。」

那个臭小鬼,果然是在到处玩啊……

「再来一杯吧。」

「不好意思。」

未来拿着空的玻璃杯站起身。

就在这时──

「我回来了~」

从门口传来了声音。我还以为是未夜呢,原来是小孩子的声音。

嗯,小孩子?

没过多久,一名少女走进了客厅。

长长的茶色头发绑成低双马尾,头顶竖起一撮呆毛;像猫一样的大眼有些向上吊,看起来就很跩的样子,紧抿的嘴唇则透露出她的倔强。

黑色T恤搭配单宁迷你裙,红色的书包挂着好几个吊饰。

这、这是谁?

我一瞬间以为是未夜,但年龄又对不上。

「未空,你回来啦。」

未来走回客厅。

「未空?」

「对了,勇不知道。这是次女未空。」

你说什么?

「呃。」

未空一看到我就瞪着我眯起眼睛。

糟糕,她以为我是可疑人物吗?毕竟回到自己家以后发现有个陌生大叔正惬意地休息,她会这么想也没办法。

「妈妈,外遇吗?」

「不是啦。他是以前的邻居,就是有月先生的──」

我站起来做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有月勇。」

女孩的年龄大概是十岁。

她和未夜非常相似,如果未夜顺利成长,大概过了几年就会长成这样吧。

「喏,未空也打声招呼。」

未空把书包扔到沙发上,接着抬头看着我。目光中充满自信,感觉天不怕地不怕,简直就像小时候的未夜。

我不由得感到怀念。

「你好。」

直盯着我不放的眼睛带有反抗之意。

她在警惕我吗?

未空突然转向未来说:

「妈妈,零食。」

「先洗手。」

「好~」

然后,未空就小跑步去了洗手间。

啊~吓了我一跳。

为什么那个大叔会在我家?

我洗好手,接着回到客厅。

来到大叔的对面坐下之后,大叔对我露出了无精打采的笑容询问:

「你和未夜很像呢。现在几年级呢?」

「三年级。」

「这、这样喔。」

「大叔多大了?」

「大、大叔……」

「喂,未空,应该叫勇先生才对吧。对、对不起呀,勇。」

「不,没关系。她真的和以前的未夜一模一样。」

听说他在姊、真昼和朝华小时候经常陪着她们玩,不过那是我出生前的事了。

虽然看起来不是坏人,但总觉得呆呆的、没有锐气。根据真昼的说法应该是个值得信赖的哥哥,可是我怎么看都不像。

这时,对讲机响了。

「是谁呢……啊,对了。要商量夏季庆典的事情。」

妈妈踩着吧嗒吧嗒的脚步声走向门口。

「我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就会回来了。勇你慢坐。」

「好的。」

快四点了。姊可能也差不多要回来了。

……这不是很糟糕吗?

记得真昼说过,姊想让这个大叔注意到自己的真实身分,她坚持要让这个大叔主动发现。

如果在春山家见面,他是绝对会注意到没错,可是这样的相认方式好像不是姊想要的展开。真拿她没办法。

就由我来助她一臂之力吧。

记得我这边还有一年级时COSPLAY大会的照片……上次拍电影的那个也能派上用场。

未来一出门,未空就拿出了手机。

「啊~姊会生气的吧~我姊生气可是很可怕的~」

怎么突然说这个?

「那是我姊平常在用的靠垫~要是有人碰她的东西,姊就会超生气的~」

未空的视线对着我屁股下面的靠垫,这是未夜平时在用的吗?

「哈哈,是我不对。」

我把靠垫挪到旁边。

「我姊发飙起来真的可怕到不行。啊,这就是我姊的照片。」

未空将手机萤幕转向这边,上面显示出来的照片让我大惊失色。

鲜艳的金发,眼睛周围涂成黑框的眼影;卷曲到恐怖的假睫毛加上红色的彩色隐形眼镜;嘴唇染上像血一般的鲜红色,耳朵穿了好几个环……

「咦?」

大大吐出舌头,竖起中指比出Fu○k的手势。

因为化了很厚的妆,所以完全看不出未夜小时候的模样。

「然后,这是最近的姊。」

未空给我看另一张照片。

地点大概是哪个地方的饭店。

她穿着暴露的露肩服装,头发虽然恢复了茶色,但可能是染了一部分的缘故,左边呈现出挑染的效果。眼妆依然很浓,耳朵上的耳环又变多了;黑色的口罩拉到下巴上,正用舌头舔着嘴唇。

还有少不了的Fu○k手势。

「骗、骗人的吧。」

虽然我有想过会变成辣妹或者不良少女,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明明自己也认定了就是这么回事,可是当事实被摆在眼前,我自己却无法轻易接受。

有如心脏被冰柱扎上似的冰冷打击贯穿了身体。

总觉得未夜去了很遥远的地方。不,不是我觉得。这根本就已经是我不认识的未夜了……

那个时候的回忆在脑海中不断浮沉回转。

跟在我后面喊着「勇哥,勇哥!」黏着我不放的未夜。爱哭又爱逞强,随心所欲地行动的那个臭小鬼长成了不良辣妹JK……

「你在姊回来之前赶快回去比较好吧?」

「啊,啊啊,对喔。」

虽然没有必要回去,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站起来了。

不对,其实我自己也明白吧?

我害怕和现在的未夜见面。

啊啊,已经这么晚了。

现在过了下午五点。

因为截止日期是下周,原本也没有必要急着做。

可是星奈的检查很严格。顺便去〈月夜露台〉一趟吧。今天都忙着考试和写短篇小说,真是累死我了。

去看看勇哥的脸、恢复一下精神吧。

啊,但是勇哥好像说他今天休息。

有可能不在店里。

正当我在街上闲逛的时候,偶然发现了勇哥。

真是意想不到的幸运,总觉得他的脚步有点蹒跚,没问题吗?我从远处看,感觉他很没有精神。

我踩着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跑过去打招呼。

「喂~勇先生。」

「啊啊,是你啊。」

勇哥沉着脸回应。

「怎么了吗?」

「哎,只是有点事情。」

声音也有些颤抖,发生了什么讨厌的事吗?

「如果有烦恼,我很愿意倾听。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聊聊吧。」

于是,我们并肩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天色渐黑,夜幕开始笼罩天空。

「那么,怎么了呢?」

「……」

勇哥紧闭着嘴,一动也不动。

一副钻牛角尖的样子,他在开口之前花了几分钟。

「我之前有提过住在隔壁的臭小鬼吧?」

「嗯,对。」

臭小鬼是多余的啦。

「其实,我去了那孩子家一趟。」

「咦!?」

他刚才说了什么?

去家里?

那是在说我家吗?

难道已经露出马脚了?

「隔了十年没见,我本来想去见见妹妹。」

「这样啊。」

假如妈妈和未空给勇哥看了我的照片,一切就都结束了。不对,可是从勇哥的样子和对待我的态度来看,好像还不用担心曝光。

「那孩子的妹妹也在,所以她给我看了照片。」

咦?

看到了吗?

难道是全都明白了才在装傻吗?

我忍着不问不断涌上来的疑问,等待他下一句话。

「结果啊,那家伙变成了一个很离谱的辣妹。」

「辣、辣妹吗?」

说我变成辣妹,这是怎么回事?

「染了刺眼的金发,还穿耳环,弄了挑染,又化上大浓妆。」

我无法理解他所说的内容。

出生至今已经过了十七年(快十八年)了,辣妹这种生物仍然是超出我理解的存在。这样的我不可能成为辣妹……

啊,原来如此。

我懂了。

一定是未空恶作剧,给他看了我打扮成辣妹的照片吧。

一年级文化节的COSPLAY大会以及推理研的电影角色,我一共化过两次辣妹妆。戴上金色假发与假耳环,还在浏海上戴着方便取下的发片。

这样啊,是这么回事……呃,他没注意到那张照片上的人是我吗!

也太迟钝了。

「所以啊,我原本就隐约觉得那孩子会长成那样。那家伙真的是个无可救药的臭小鬼,做事情也不考虑后果,老是给我添麻烦……但是……」

「但是?」

「当我看到她真的变成了那样子,总觉得非常悲伤,觉得她已经走到我无法触及的世界。我所认识的未夜,已经不在了。」

这时,一滴眼泪从勇哥的脸颊滑落。

看见勇哥的眼泪,我的心一下子痛了起来。

……我在做什么呢?

一开始只是想闹着玩。

我很气勇哥没把我认出来,只是想刁难他一下。

可是勇哥却一点都没注意到,我也渐渐变得意气用事,还把真昼和阿姨她们卷进来……

结果就变成了这样。

让勇哥白白为自己担心,让他感到不安,我自己都变得讨厌自己了。

已经可以了吧。

既然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注意到,今后也一定不会注意到吧。

再不赶快放弃无聊的意气用事,只会让勇哥愈来愈痛苦。

「咦?奇怪。」

回过神时,我发现自己的脸颊上也流着眼泪。

我用手掌擦掉泪水。

好奇怪,完全停不下来。

必须告诉他才行。

快擦干眼泪,告诉他我就是未夜。

「哈哈,我是陪着哭吗?」

「未夜?」

「唉?」

那是我无意中脱口而出的话语。

彷佛听见令人怀念的曲子而唤起了当时的童心,又彷佛闻到令人怀念的味道而想起回忆中的情景,那样的灵光一闪如此突然。

不是用指尖,而是用手掌擦掉眼泪很孩子气的哭法。

看到那种少见的哭泣方式,我想起了某个少女(臭小鬼)。嚣张、任性、固执,却又爱哭。总是黏着我不放,频频惹麻烦的少女。

春山未夜。

回忆中的未夜和眼前的美少女毫无突兀感地重叠在一起。

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

不是刚刚才在春山家得知未夜已经变成辣妹的事实吗?那个臭小鬼怎么可能长成这样的清纯美少女──

「勇哥?」

她凝视着我的眼睛喃喃低语。

那令人怀念的声音让内心深处变得温暖。难道她真的──

「未夜,是你吗?」

「……你终于注意到了。」

美少女──未夜带着哭泣的表情紧抱住我。

「欢迎回来。」

「真的是你吧?」

「嗯。」

「等、等等,先放开吧。」

「?」

一股柔软的香味包围着我。

即使脑子里明白这家伙是未夜,但光是这样抱在一起,就不由得陷入了自己正在做什么坏事的愧疚感。

必须重新转换心情才行。

这是未夜。这是未夜。这家伙是臭小鬼。

好了。

「笨蛋,为什么不早点说?」

没想到那个臭小鬼会成长为这样的清纯美少女。

未夜突然鼓起脸颊抗议:

「因为一开始在车站见面的时候,你就没有认出我嘛。我可是马上就认出勇哥了。」

「呃,那是因为……」

「所以我才想稍微捉弄你一下,就没有自报姓名,结果勇哥还是完全没注意到……」

啊,这样啊。

点和点连在一起了。

知道我的老家在哪里,和我父母都认识,茶色头发,可以忍受虫子,和真昼关系也很好……

除此之外,现在回想起来,以往的接触过程中还隐藏着露骨的提示。

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怎么就没注意到呢?

「我马上就认出来了喔。我那时候就心想『啊,这是勇哥』。」

「傻瓜,不要拿小孩子的十年和大人的十年来比。」

「可是你明明就认出真昼了。」

「因为那家伙过了十年还是原本的真昼啊。没想到你会变成这么──」

「这么什么?」

「没、没什么。」

没想到你竟然长成了这么清秀漂亮的女孩子──这种话我说不出口。

对喔,是「未夜已经完全变成辣妹或者不良少女了吧。」这样先入为主的观念,扰乱了我的判断吗?

愈仔细观察她的脸,那个臭小鬼的模样就愈清晰。

「……嗯?那么,那张糟糕的照片是什么?」

「那只是为了COSPLAY画了辣妹妆。」

「这、这样啊。」

我松了一口气。

原来未夜不是堕落了。

也就是说,她和真昼也没有疏远,她们依然维持着以前的友谊。

哎呀,太好了,太好了。

「我先说清楚,猜别人的名字根本不能当作一个游戏吧?」

「但是游戏成立的前提才是最大的提示。为了达成这个游戏,需要知道对方的本名,所以在那个阶段就可以缩小答案范围了。」

「好别扭的逻辑。」

「……」

「……」

尴、尴尬了。

神秘美少女的真实身分是未夜。

这就算了。

问题是,我对神秘美少女抱有的感情。

这家伙竟然长得这么可爱,之前一直色眯眯的我不就像个傻瓜吗?

「对了,勇哥,那要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就是游戏的报酬。」

「咦?」

「什么都可以答应你的那个。」

「啊。」

我完全忘了。

「呃,嗯,我想确认一下,你说什么都可以是……」

「什么事情都可以。」

说了之后,未夜就脸红了。

可恶,好可爱。

真昼也是这么可爱,不过一般都不会认为那几个臭小鬼会成长为美少女吧。一想起之前好几次被搞得惊慌失措的自己,就觉得既不甘心又火大。

「呃,那么……」

「什么?」

未夜侧眼看向这边。

「先、先保留。」

「啊?」

「反、反正我现在也没有特别想让你做的事,所以先保留。好,这件事到此结束。」

「勇哥可以接受的话,那也没关系。」

未夜遗憾地噘起嘴。

「未夜,你长大了啊。」

「……嗯,毕竟都过了十年了。」

「十年啊。」

「为什么这十年都没回来?」

「我也想回来。我本来想回到这里找你们,就是抽不出空。」

「我好寂寞。」

「我错了。」

「嗯,是你的错。」

「对不起。」

「所以呢……」

未夜站起来握住我的手,接着说:

「哪里都别去了吧?」

「我不会走。」

我抬起头,看见美丽的月亮飘浮在夜空之中。

5

「咦咦……」

未空十分困惑。

好不容易把大叔赶回去,姊却和大叔一起回来了。明明不能让那两人在这个家里见面的,发生了什么事吗?

「勇,吃了饭再回去吧。」

妈妈笑容满面地说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

「勇哥,这边这边。」

姊和大叔并排坐在沙发上。

是说,姊刚不是叫了「勇哥」了吗!

「未空,你也来这边好好打招呼吧。」

「哦──」

什么?

搞什么啊?

未空的脑子里充满了问号。 

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