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幕间 暑假,启动!

第三卷  幕间 暑假,启动!“一个学期终于结束了啊……”

作为最后活动的球技大会也结束了,今天是结业式的日子。

刚集合在体育馆按惯例听完了校长的讲话,回到教室的同学们正为明天就要放暑假而兴奋不已。

“去海边吧,海边!搭讪然后交个女朋友!”

“带着睡衣去我家集合吧!边吃零食边聊天直到天亮!”

“男人,就该专心游戏!全员带着PSP来参加怪猎祭啊啊啊!”

环顾四周,班上到处都在讨论各自的计划,气氛很热烈。每个人都在为这一年一次的特殊时期而雀跃不已。

(暑假啊……感觉真怀念啊。抱怨写不完作业,还嫉妒那些有计划和女朋友一起度过假期的家伙。)

但现在,我却用温柔的目光看着周围正在热烈讨论的同班同学们。

在这只有一次的高二暑假,看着大家兴高采烈的样子,不知为何会有一种欣慰而温暖的心情。

“那这家店怎么样?听说他家的可丽饼特别好吃!”

“唔姆,不是挺好的吗?价格对高中生的钱包也很友好。”

“太棒了!女生们一起吃可丽饼……这是我做梦都想看到的场景,高兴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诶诶……?到、到这个程度?”

看过去,紫条院也正和笔桥还有风见原聚在一起开心地聊着什么。

看起来是在说暑假里要开女子会的事,好像是在商量作为会场的咖啡厅。

对于一直没有好朋友的紫条院来说,这是无比开心的计划吧。

(说起来……笔桥和风见原一起跟我说要交换邮箱的时候,还吓了一跳……)

球技大会之后——两人突然来到我身边,爽快地提议:“新滨君,来交换联系方式吧!”

能跟男生轻松地说出这句话,又让我重新认识到作为阳角的笔桥,以及风见原随性的个性。因为没有拒绝的理由,我们就交换了联系方式。

“嘛,突然说起这些,是因为想作为朋友支持新滨君的恋爱哦。如果得到了关于春华的有用情报或者照片的话,会给你发过去的,请好好地感谢我们。”

“当然我也是一样的原因!今后为了撮合两个人的关系,联系方式是必不可少的!哎呀,这种角色就像是恋爱漫画里面的一样,让人兴奋不已呢!”

作为紫条院朋友的两人这么说,我很感激她们,也深深地感谢今世能与这两人有缘。只是……

“有一半是真心的,另一半则是,确保了联系方式,能尽早观察我的恋爱情况……是这样吗?”

我眯着眼问到,两人露出意外的表情,苦笑着,为了掩饰而移开了视线。

看来就像我想的一样,对朋友的支持与八卦的心各占一半。

不过,对女高中生来说,别人的恋爱是至高无上的娱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好了……从明天开始就一直休息了吗。到底该怎么度过呢……)

我前世在几乎请不了假的超黑心企业工作,超过一个月的长假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现实感了。

休假是坏的,休假是怠慢,放弃休假才是社会人——曾身处这样疯狂的世界里的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度过长假。

为了将来而学习,也有打算代老妈做家务……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安排了。

(不过……要说真心话的话……)

我瞥了一眼正和朋友开心聊天的紫条院。

那天真烂漫的笑容一如既往地让我心神荡漾。

光是看着就惊人地浑身充满了活力,所有的疲劳都被治愈了。

每天都能在教室里看到那位珍贵的少女,从明天开始暂时见不到她了。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是以前就知道的……真要从明天开始了,实在是有些依依不舍。

(这个夏天……也想见到你啊。)

周围的人都对明天的到来满怀期待,而我却独自在心中低语。

“呼……没想到最后一天还有图书委员的工作。都到这个时间了。”

“啊哈哈,暑假的时候,高三的学生会来学校的图书室学习,意外地会有很多人使用图书室呢。做好最后的整理是很有用的。”

一学期最后的回家路上,我和紫条院并肩走着。

虽然并不每天都这样,但在做完放学后的图书委员工作后,两个人一起回家,不知不觉间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这样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怎么就回想起来了。”

走在旁边的紫条院突然怀念地说,

“已经是两个多月前的事了……放学后我被女生们责难,新滨君帮了我。”

“啊……已经是这么久以前了吗。”

那是我时间跳跃第一天的事。

虽然对那可以称为奇迹的超常现象感到困惑,但在那一天,我发誓,要让二周目的人生变得幸福。那也是我与憧憬的少女紫条院春华时隔十二年重逢的日子。

“回想起来,新滨君从那天开始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呢。比起前一天,变得像换了个人似的强而有力,让我非常惊讶。”

似乎是想起了那天突然从阴角被安装了社畜经验的我,紫条院笑了笑,怀念着一点点成为过去的日子。

“从那以后,不知怎么的,我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我一直都在被新滨君发挥出的惊人行动力和强大的内心所震撼……而且,也正因如此,我的高中生活才越来越闪耀。”

少女的大眼睛看了我一眼。

长长的黑发轻轻摇曳,她的美丽面容正温柔地微笑着。

“不,没那么夸张吧……”

“不,我一点都没有夸张。”

我正想说有些过奖了,却被紫条院打断了。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的少女,正清楚地用语言表达着自己的想法,

“比方说,刚才我和第一次交到的两个女生朋友约好了暑假开头去咖啡馆喝茶。对憧憬着那种很符合女高中生做的事的我来说,真的很高兴……但是,能与美月和舞成为朋友,也是以新滨君为文化节而努力为契机。”

“这个嘛……嗯,或许是制造了一些契机……”

虽然惊讶于她对那两个人的称呼变了,我还是照常回了话。确实,前世我在文化节上什么都没做,而紫条院也没有像那两人那样亲密的朋友。

只是对我来说,仅仅只是不想让紫条院期待的事只有草率的结果,因此带来的结果并不是我开始意图中的。

“在这一学期里,新滨君给了我很多帮助,真的非常感谢。而且……我想告诉你,能和新滨君一直在一起,我很开心。”

“……啊!”

在这夏日明朗却又几分忧愁的黄昏的映衬下,紫条院的表情显得格外静谧,她轻声说着。

就连平时天真烂漫的台词,被她用这样柔和的语调说出来,也有了不同的破坏力……再加上优雅的微笑,准准地击穿了我的心。

“这、这样啊……你能这么说我也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回想起时间跳跃的第一天,深刻地意识到前世的情况,让如今我的感受更加强烈了。

想到若是前世的我,像这样理所当然地走在紫条院的旁边,接受她如此纯粹的好意,简直就是奇迹。这让我更加激动不已。

(这一个学期的时间……对我来说都是让我流泪的奇迹。)

我时间跳跃的原因和意义,还是未知数。

或许直到二周目的人生结束为止都会是一个谜,又或许在某一天这个世界突然化作梦的泡沫而消失也说不定。

但不管怎样……多亏了这无比珍贵的黄金日子,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前世没有体会过的人生的喜悦。

光是这样——我就觉得这二周目的人生有了无尽的价值。

“啊……到岔路口了。”

“啊……嗯,是啊……”

紫条院的家在郊外,我家在离学校比较近的住宅街。

所以当然只能一起走到半路,剩下的就是各自回家了。

于是,终于到了分别的时间了。

“那再见了……紫条院。假期要多保重身体。”

“好的,新滨君也是……也请好好享受假期。”

就和学期期间一起回家时一样,我们说着分别的话。

但和平时不同的是,从明天开始就暂时见不到紫条院了。

既然已经互相道别,我就该迈出脚步了。

可是,脚却动不了。

从明天开始,就看不到紫条院了——这是理所当然的,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但一种无可救药的寂寥感,把我的脚缝在了原地。

在今世建立起来的“日常”要暂时中断了,我有些不舍,只是傻傻地站在原地。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把视线转向紫条院,让我惊讶的是她也没有离开。

她低着头,似乎在犹豫该说些什么,只是盯着地面。

在这闷热夏日尚且明亮的黄昏中——我们处于不可思议的沉默之中。

“那、那个!紫条院!”

“我、我在!?”

我平时和紫条院说话时,为了不被她讨厌,会仔细斟酌自己的发言。或者说,那也可能是习惯于察言观色的社畜生活的延续。

但在如今,话语凭冲动说出了口。

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能做到社畜时代的我做不到的事情了。

“那个……好不容易交换了邮箱,假期的时候我可能会给你发很多邮件!也有可能会给你打电话!所以那个……如果你能在空闲的时候能回复我就好了!”

把心中涌出的想法一气呵成地喊出来。

传达了假期期间也要和我保持联系的简单愿望。

“嗯、嗯嗯!当然会的!”

听了我的话,紫条院抬起低着的头,脸上露出了喜色。

刚才的沉默仿佛都是假的,她的声音变得兴奋起来。

“别说空闲的时候了,我随时都会等着你的!无论多少封我都会回复,甚至我可能会发得更多!所以……暑假期间也请多关照了!”

“……啊!嗯嗯,好的!今年夏天也请多关照了,紫条院!”

我用尽全力回答,紫条院也露出了花开般的笑容。

看到这个样子……我明白了她此时也多少有些依依不舍,心中充满了温暖的喜悦。

就这样——我今世的第一个暑假,心怀无比的愉快与小小的期待,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