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章 这次,不会辜负妹妹的笑颜

第三卷  第四章 这次,不会辜负妹妹的笑颜“为什么不从那家公司辞职呢……?”

殡仪馆的房间中,穿着丧服的我呆呆地听着妹妹的话。

我对香奈子没有任何回应。

我无法接受老妈被放进眼前这个无机质的棺材中的事实,就像在做噩梦一样。

死因是心肌梗塞。

负责的医生说,可能是慢性的压力导致心脏虚弱。

“妈妈总是跟我说,你越来越瘦,身体越来越差,不管什么时候跟你联系,你都忙得不得了,让她很担心。”

流着泪的香奈子看着这边说着,

一直积压在心中的愤怒,痛苦地渗出来。

“就因为一直这么担心,这十年来妈妈的脸上都没有笑容。特别是这几年,身体也越来越虚弱……哪个医生都说,压力的影响很大……我也只能这么认为……!”

穿着黑色丧服的香奈子以成长过的美丽身姿诉说着我的罪过。

诉说着我绝对无法原谅的愚蠢。

“我说过多少遍了!?那么过分的公司赶快辞职!不要再让妈妈担心了!但是你不听!明明知道自己的公司就是垃圾,但是因为改变现状很难办,就什么都不做!”

一切都说对了。

我从很久以前就注意到自己工作的地方很奇怪。

但是,什么都没做。

为之榨干了思考与活动,非常地痛苦。

“为什么会这样!?从一开就是这样!又阴沉又踌躇不决,重要的事物也不伸手去争取,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思考,被别人用到破破烂烂,就那么快乐吗!?”

妹妹喊叫着,眼中溢出的泪水浸湿了殡仪馆的地板。

然而,我无法对悲伤与愤怒涌上心头的妹妹说出一句话。

没有回应的资格。

“缩短妈妈的寿命,把自己的人生奉献给垃圾公司……你到底想做什么!?只要你在某个时候行动起来,妈妈也许就不会死得这么早……!”

只是接受着怨恨的声音。

每当妹妹的眼泪滑落,我的心就会被沉重的罪孽撕裂。

“……为什么……你那么傻啊……!”

那是——前世与香奈子最后的记忆。

是家族四分五裂,新滨家完全消失的瞬间。

“好热……到夏天了啊。”

“嗯,到夏天了呢……是要为了防晒花钱的季节呢……”

在我的学校放暑假后不久的一天。

在热到炽热的柏油路上出现了蜃景的气温中,我和香奈子一起走在街上。

我穿着便宜的半袖衬衫和棉裤,香奈子则穿着条纹图案的露肩T恤和牛仔短裤,俨然一副中学生辣妹的打扮。

作为哥哥,尽管是夏天,我还是担心她肩膀和腿露得太多了,但她说:

“诶?别妨碍妹妹的‘可爱’啊,老哥。女孩子不打扮就会死的哦?”

这么说的话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嘛……实际上是很可爱,也很适合她。

“不过你突然说‘陪我出门吧!’,我还以为有什么事呢,原来就是帮你提东西……”

“不挺好的嘛。反正暑假也有空吧?没有比和这么可爱的妹妹一起逛街更有意义的事了。”

扎着马尾的妹妹嘿嘿笑的样子确实有种小恶魔的可爱。

难怪她在学校受男生欢迎。

“真是的……嘛,总之我再次认识到了女生买东西的时间很长。”

今天在好几家时装店转来转去,妹妹总是见异思迁,说这也可爱,那也可爱,总之在评比上花了很多时间。

尽管这样,最后还是常常什么都不买就离开了,相比起花掉的时间,我手上提着的今天的“战果”只有一个纸袋那么多。

“啊,那是NG词哦!说起来,老哥你得更理解女孩子购物的热情才对!”

“热、热情……?”

“是啊!买东西是女孩子的乐趣!而且和男生不同,烦恼的时间才是快乐的!‘那个好可爱’‘这个好贵啊’,这样拿购物作为话题嘻嘻哈哈地聊天也很喜欢!这可是女孩子不变的本性,就算男生再无聊,也必须带着笑容守护着啊!”

“哦、哦……”

对于香奈子老师一如既往的指导,我只是点了点头。

不过,既然能说出“女孩子不变的本性”这样强力的词汇,应该真的是那样吧?

“还有,刚刚你回答我‘哪个更合适?’的时候的反应只有五十分!虽然‘这边的更符合香奈子的形象吧。’这句台词本身没有错,但你要知道,女孩子问这个问题,想要的其实是‘共鸣’!不仅仅是问男生哪个更适合,而是希望你能像她一样为这个问题烦恼,给出足够的时间来认真考虑,表现出你真的在认真纠结才行哦!”

“什……居、居然如此暗藏玄机……?”

虽然我觉得自己凭直觉回答了更适合香奈子的那个选项……

立马回答会让人看起来不够认真吗?

“啊,还有啊。其实,当女孩子问‘哪个更好呢?’的时候,大多情况下她们早就已经决定要选哪个了哦。”

“哈!?那为什么还要问男生!?”

“就像我刚才说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希望他也为此纠结’,还有想听到‘一句支持的话’。虽然她已经决定了买A,但毕竟不是便宜货,可能还在犹豫不决……所以希望别人能告诉她‘A不是挺不错的嘛?’顺便一提,如果你能猜中,还会获得额外的好感度哦!”

“诶……什么啊这是,要让男生成为超能力者吗?”

正确选项是随机的,如果是在Galgame里面的话,会让玩家大发雷霆的吧。

“这倒是有很多对应方法……比如问问‘你心中的第一候选是哪一个?’然后支持她‘嗯,我也觉得这个更适合!’这样的小连招,也是不错的选择。虽然也可以根据她看向哪件衣服的视线更热情来推理。”

“只是购物,居然要注意这么多项目吗……”

女生的购物太可怕了……

我以为约会的情侣们只是享受在唧唧我我的桃色空间里,没想到背后居然还有这种考验在进行着吗……?

“嘛,只要认真回答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啦。因为答错了穿哪件更合适的问题就不高兴的女孩子,就算是我也觉得有点不讲理呢。”

“听你这么说,我稍微安心了……不过,说起来,我们都满头大汗了,要不要找家咖啡馆休息一下?”

或许是因为一直在坚持慢跑,我还稍有余力,但是香奈子看起来有点累了。要是中暑了可就麻烦了。

“走吧走吧!对对,基本上就是要这样表现出自己的关心啊,老哥!不管怎么说,温柔体是最强的!啊,要是在这种时候请女孩子吃芭菲,好感度会飙升的,赶紧实践一下吧!”

“那只是你自己想吃吧!?”

不只是让人拿着行李走来走去,还尽想着怎么占我便宜!

“切,被发现了!不过没关系啦!作为当这么可爱的妹妹的哥哥的代价,老哥有义务请我吃芭菲!”

“乱扯些啥啊你这个露肩的初中生!说起来,你最近不是每顿午饭和晚饭都大吃特吃吗!还吃芭菲之类的会胖的啊!”

“喂,你居然说那个!对女孩子说出最大的禁忌!?再说了,都是因为老哥你暑假闲得慌,做些意大利炸肉排和斯特罗加诺夫牛肉之类超级美味的菜,都是你的错!”

“明明每次都要再添饭,现在别想把责任推卸给我啊,笨蛋!”

我们毫不顾忌周围的目光,吵了起来,大声争辩着。

然后……争吵一直持续着,直到我们彼此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到变得沉重,得出了‘这么热的天我们在做什么啊……’这样徒然的感悟。

“啊……好热啊……少女都一身汗味了……”

开着空调的咖啡馆里,坐在我对面的香奈子一只手拿着冰茶,用疲惫的声音说道。

“这么热的天,我们还浪费水分吵了一架,真是太蠢了……说到底,日本的夏天也太热了吧。”

未来夏天的最高气温还会继续上升,毫无防备的话,真能热死人的日子也会变多,作为切身体会过的人来说,有点忧郁。

酷暑真是外出的大敌啊……

“对了,购物就到此结束了吗?我还以为你说要提东西,是会买很多东西呢,没想到买得这么少。”

“我要是有钱的话,也想要买无数的衣服和首饰呢。但就算是很受欢迎的中学生香奈子,钱也是难以解决的问题……唉,要是能向全世界公开我的可爱,像塞钱箱一样收取美少女参观费就好了……”

“喂喂,你说什么傻话——”

我刚说出口,就想起在未来,美女和帅哥的视频发布者以自己的容貌为武器,从观众那里获得称作打赏的收益。

……世上会出现什么真是难以预测啊……

“不过啊,今天的事情你要好好记住啊,老哥。再怎么说男女平等,女孩子还是会希望男孩子靠得住的。约会的时候开朗、体贴、不慌忙是基本。尤其是处男,处理突发状况的时候容易手忙脚乱。”

你的建议我接受,但这是在店里,选一下词语啊……!别说什么处男啊!

“真是的,你老是处男处男地把人当傻子……

“嘛,虽然我连男生的手都没牵过呢。”

“哈?”

“诶?”

面面相觑的我和香奈子眨了眨眼睛。

哎,不,等一下。

“不不不不!你不是一直说你很受欢迎吗?每次提出的建议不也是来自交往的经验吗!?”

“嗯嗯,确实很受欢迎,到现在为止,我跟十几个人交往过哦?但每次中途都会得出‘好像不太对’的结论,所以五分钟到一个月左右就全都分手了。”

“真快啊!?话说五分钟的人不能说是交往过吧!?”

也就是说……交往人数再多,也没能和谁成为能称为恋人的关系,只是试着交往吗?

“然后,看到我这样,学校里就流传出我是‘不断换男友的恋爱大师’的传闻,来做恋爱咨询的人也多了起来。在这个过程中,我通过自己的经验和各种各样的见闻,渐渐地就变得颇有见解了。总感觉,就有点像律师在处理大量的离婚咨询之后,对夫妻的心理变得非常了解吧?”

我还以为你会经验丰富到初中生难以企及的高度,原来是这样的啊!

怪不得完全没有男朋友的影子啊!

“也就是说……你天天说人是处男,你也不过是个理论家罢了!”

“啊,建议本身能派上用场不就行了嘛!老哥你也因为妹妹不是bitch而松了口气不是嘛!?”

“唔……”

少有地有些退缩的香奈子转向一边回答到。

而且说中了。

香奈子和谁交往倒是没关系……不过她还不是谁的恋人,只是我的妹妹,让我安心了一些。

毕竟,我讨厌今世好不容易才成为好伙伴的妹妹被谁占有。

“算了,我的事情就不讨论了,来讲讲紫条院吧!之前你说什么还没能交换邮箱,都给我整不会了……那之后进展还不错吧?”

香奈子两眼闪闪发光地探出身子,就如同每次问起我的恋爱情况时一样。综合一下刚才的话题……这家伙比起自己的恋爱,对别人的恋爱更感兴趣吧。

“嗯,那边进展很不错。我们交换了邮箱,也经常互相发邮件。”

“噢噢噢噢噢!老哥你挺能干的嘛!我还想着要是你说到现在都还没做到,就一边骂你‘你这个没用的处男!’一边一脚把你的屁股踢飞!”

居然考虑过这么可怕的事……

“只是……好像紫条院的父亲时宗问她是不是在和我发邮件的时候,她笑着回答说:‘是的,没错!’……”

“诶……那位父亲不是那个过度保护的社长吗?没、没关系吗?”

“嗯嗯,倒是没有妨碍我们发邮件。不过……听说每当紫条院在客厅里发邮件的时候,他就会苦闷地全身颤抖,发出‘呜噢噢噢……’‘咕唔唔……’之类的奇怪呻吟。怎么想大概就是在‘我的女儿和那小子亲密地发邮件,我怎么忍得了啊啊啊!’这个感觉地诅咒我吧……”

“噗噗……!喂、那是什么啊!作为爸爸的反应也太好懂了!啊哈哈哈哈哈!老哥的恋爱故事还是那么有意思!”

香奈子毫不在意地大笑起来。

真是的……明明我已经开始害怕下一次见到时宗先生了……

我想象着过度保护父亲的“对接近女儿的畜生的愤怒计数器”如夜间出租车的价格一样每天不断上涨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啊,太好玩了……老哥真是不缺故事的人啊……”

眼泪都笑出来了的香奈子“呼呼”地调整着呼吸。

每次都是这样,这个妹妹对老哥的故事笑过头了吧。

(嘛,我也说不出口,其实这对我来说是幸福的……)

实际上……来到今世从新开始后,我曾稍稍烦恼过该如何与前世缺少交流的香奈子相处。

最后,我期望着能够成为与前世不同的关系,决定先以哥哥的身份自然地打招呼。

结果,前世仅仅只是住在同一个家中的舍友般的香奈子,在我面前露出了笑容。

这也是我在今世取得的,有着宝石般的价值的成果之一。

“呼……呐,老哥。”

“嗯?怎么了?”

香奈子啜了一口冰茶后,不知为何降低了声调。

我也微微吸了一口气。

妹妹的脸上没有了一直以来的明朗天真,不知为何,她露出了十分老实的表情。

“现在……我非常开心。”

“怎、怎么这么突然?”

“自从老哥变得开朗之后,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妈妈总是很开心……我的心情也很好。”

“这个嘛……因为我希望老妈能够一直面带笑容。”

让老妈开开心心,走过幸福的人生——这是我在今世中与再战青春平齐的大目标。为此,我积极帮她做饭、洗衣服等家务,成绩也在努力提高。

有一天,老妈对我说,

“你帮我做家务,开始努力学习,我当然很高兴……不过最让妈妈开心的是,心一郎对自己有自信了。”

“长大后会遇到很多不容易的事,妈妈很担心心一郎会不会被这些事情压垮……一想到这孩子能够好好地走完自己的人生了,我就非常开心。”

在今世,只要和老妈说话就忍不住哭的我,那时迸发出了比与老妈再会时更多的泪水。

如此爱我的人,为什么我前世没能报答呢——眼泪不知何时停止。

“另、另外,老哥。我只说一次,你听好了哦?”

香奈子害羞地移开视线说。

什、什么?这家伙到底怎么了?

“我很开心哦,能像小时候一样,和老哥说着自己想说的话,开心地相处。”

“诶……?”

“老哥你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我们之间筑起了一堵墙。你不是一直觉得自己是阴暗世界的居民,而妹妹住在闪闪发光的光明世界中吗?”

完全是这样呢。

前世的我是个典型的阴角……所以为了不被阳角的香奈子烦,保持了距离。香奈子和我这种没脸见人的人不一样,不应该混在一起——我这样想。

“不是……毕竟……你又漂亮又开朗,在学校也很受欢迎……你也觉得我是个阴暗的人吧?”

“我确实觉得老哥是个阴沉的宅男。但是——我没有讨厌过。”

“诶——”

这句意料之外的话让我的意识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

没有……讨厌过吗?前世那个提心吊胆的阴暗的我?

“即使是像现在这样开朗之前的阴暗的老哥……如果能像以前那样说些无聊的话,或者让我在房间里玩游戏的话,我也会陪着的。”

香奈子的话让我呆住了。

我以为,今世能和妹妹保持如此良好的关系,是因为我摆脱了前世阴角的形象,能够干脆利落地说话了。

但实际上,我只是擅自认为妹妹对阴暗又不成器的老哥敬而远之,只要我迈出一步,就算还是阴角的样子,她也会像小时候一样跟我说话——她是这么说的。

“嘛,我也是一样的呢。不知道该不该去干涉躲着我的老哥,一直在原地踏步。明明如果是我开口,说一句‘聊聊恋爱八卦吧,老哥!然后一起出去玩吧!’绝对是可以做到的。”

“香奈子……”

我才明白,自己真的什么都不懂。

过着闪闪发光的人生的香奈子,一定觉得我这样阴角的哥哥碍眼吧……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做梦都没想到,香奈子竟然期待着能够恢复到以前那种能正常说话的关系。

“所、所以说,我想说的就是……!老哥变得开朗了,能像这样响亮地说话,我们能变回小时候一样的气氛,那个……我真的很高兴,也非常感谢!啊,真是的!这么羞人的事我不会说第二次了!”

香奈子低下通红的脸,自暴自弃地叫道。

“……你难道……提行李只是个借口,其实今天是下决心想跟我说这件事吗……?”

“啊啊啊啊啊!你为什么只在这种时候动用直觉!?笨蛋老哥,让我更难为情了!”

在觉得失去了平时的从容而生气的妹妹很可爱的同时,我也更加深刻地明白了自己前世犯下的罪孽。

(今世香奈子的想法……前世的香奈子至少在初中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吧……)

“为什么……你这么傻……!”

脑海中回响着前世和妹妹说的最后一句话。

香奈子如果从很久以前就讨厌阴角的我的话,那时候用诅咒般的话语来刺痛我的心就好了吧。

但是,如果她不讨厌我的话。

如果她还梦想着,像小时候一样欢笑的日子,总能够到来的话——那时,成为大人的香奈子,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的呢……

(对不起……对不起啊,香奈子……)

我由衷地向再也见不到的前世的妹妹道歉。

那个未来已经不复存在了吗?还是作为平行世界在我死后也继续存在呢……我不知道。

但是,不管怎样,我在前世犯下的罪行是不会消失的。

那是我在今世活到最后也不能忘记的东西。

“……谢谢你,香奈子。”

我抚摸着脸颊还泛着红晕的妹妹的头。

香奈子狼狈地喊着:“等等,诶,什么?”,但她并没有推开我的手。

“我一直以为你讨厌以前阴暗的我……听到你这样的想法,我很高兴……我也为现在能和老妈、和你一起欢笑的一切感到开心……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梦、梦?哎,再怎么说都太夸张了,老哥。”

妹妹离开我摸头的手,带着羞涩的表情说。

不,这就是梦啊,香奈子。

现在的新滨家,是我洗刷所有后悔之后的理想般的存在。

正因为如此——我这次一定要守护家族的纽带。

绝对不会走上前世那样由你诅咒哥哥的末路。

“好!喂香奈子!想吃芭菲的话我来请客吧!交给哥哥我吧!”

“诶,真的!?那就吃那个巨大巧克力热带风味豪华芭菲吧!好像要两千日元左右!”

“喂!?这个菜单是怎么回事!?话说回来,我也没什么钱,你手下留情点吧!”

“诶,但是什么芭菲都是芭菲嘛!好像超级大的,老哥也一起吃吧!”

恢复了平时状态的香奈子露出淘气的笑容。

啊,是啊,香奈子。

你果然还是适合这副表情。

“啊真是的,我知道了!那就吃那个巨大什么芭菲吧,香奈子!我看了看菜单,上面写着量很大,推荐四人以上,让它见识见识我们兄妹的力量吧!”

“好极了!正合我意!啊哈哈哈哈!很有气势嘛老哥!”

即使前世的过去已无法改变,但今世的现在和未来都可以改变。

我一定要证明,那样结局的新滨家也能有幸福的未来。

这一瞬间香奈子露出的孩童般快乐的笑容——这次,一定不会辜负,我在心中发誓。

再者——关于巨大什么芭菲,想着“高中生和初中生的食欲绰绰有余!”“吃甜食的女孩子的胃是无穷大的!”,信心满满要打倒它的我们……

在芭菲杯中装得像扩音器一样的奶油富士山到达之后,两个人都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反省的同时也深刻留在了记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