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章 想要知晓与不想知晓的过去

第三卷  第五章 想要知晓与不想知晓的过去『——哇啊啊啊啊啊啊!』

和夏洛特同学还有爱玛酱去了动物园后的第二天,放了学的我和夏洛特同学来到幼儿园接爱玛酱回家,但是不知为何在门外就听到了爱玛酱的哭声。

听到这嚎啕大哭,我们两个慌慌张张地赶忙走进幼儿园里。

只见——

『哇啊啊啊啊啊!哥哥啊啊啊啊啊啊!』

注意到我的到来,爱玛酱哭喊着跑了过来。

刚刚跑到我身边就紧紧搂住了我的大腿。

尽管不知道是什么让爱玛酱哭成这个样子,我还是暂且先把她抱起来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我的安抚似乎让爱玛酱冷静了下来,停止哭喊把脸蛋靠到了我的胸口。

我继续抚摸着爱玛酱的脑袋安慰着她,同时看向了幼儿园老师那里。

“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个嘛……”

略显尴尬的幼儿园老师将视线移到了一个一侧耳朵就要快被揪掉了的猫咪玩偶身上。

那是我昨天买给爱玛酱的礼物。

为什么刚刚买来的玩偶一侧耳朵会变成这样呢……?

“那边的玩偶,是我给爱玛酱的那个吧?”

为了确认自己没有搞错,我问向身旁的夏洛特同学。

“是呢……爱玛也说了今天要拿来幼儿园,我想大概不会错的……”

果然我没有认错。

记得早上来我房间时,爱玛酱也一刻不离身地抱着。

自己相当珍惜的玩偶被弄坏,爱玛酱当然会嚎啕大哭呢。

但是,正常玩耍的话,这几乎是崭新的玩偶根本不可能这样轻易地就被搞坏。

更何况,爱玛酱也不可能刻意去破坏它。

那么,很可能是其他人干的。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能够告诉我们一下事情经过吗?”

我有意控制着声调和语气向可能了解事情具体经过的幼儿园老师打听情况。

于是,她尴尬地开口说道。

“其实……有个小朋友向爱玛酱借那个玩偶,但是爱玛酱没同意,之后两人就开始争抢,最后就导致了这个情况……等我注意到时,就已经听到爱玛酱的哭声了,具体过程也是其他孩子告诉我的……没能注意到爱玛酱的情况,真的十分抱歉。”

幼儿园老师在说明了事情经过之后,愧疚地低头道歉。

这反而让我感到有些惭愧。

“不是的,只靠一位老师想要关注到全部孩子根本不可能,我也是理解的。爱玛酱也不是受了伤,请不要那么在意了。”

实际上,幼儿园缺少老师还有无法面面俱到地照看小孩子这已经是社会的普遍现象。

有很多家长吹毛求疵,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去苛责老师,但这并不是身处现场就该由她们负责,所以责备她们是不合情理的。

而且一昧地给她们增添负担导致的结果就是幼师人数进一步减少,让事情陷入无尽的恶性循环吧。

这次爱玛酱并没有受伤,玩偶只要再买就好,所以并不算什么大问题。

“非,非常感谢你的理解……!”

看样子这位老师本因为自己会被狠狠责备一顿,听到我的回答,她才露出了放心了的表情。

在这怪物家长横行的世道,负责照看小孩子的人也很辛苦啊。

这个件事情先放一边——

“请问,那个想要强行抢走爱玛酱玩偶的孩子现在在哪里呢?”

我面带笑容向幼儿园老师问道。

不知道这位老师看了我的表情后为表现得极为惊恐,战战兢兢地开口回答道。

“那孩子……在那边……”

看向幼儿园老师手指指向的方向,那里有一个小女孩正留着眼泪,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满恐惧。

大概是看到爱玛酱在我面前大哭,想到自己会被发火就开始害怕了。

那个孩子是……

“夏洛特同学,爱玛酱拜托你照看一下。”

“啊,好的……啊,这不是完全不肯放手吗……”

我打算把爱玛酱交给夏洛特同学照看一会儿,但还嘟着嘴的爱玛酱却还紧紧地攥着我的衣服。

明摆着就是在表示不想离开我。

『爱玛酱,稍微让夏洛特同学抱一会儿不好吗?』

感觉有爱玛酱在场的话我很难和她的朋友顺利沟通,怎么也得想办法把爱玛酱交给夏洛特同学。

但是,爱玛酱无论如何也不肯松开我。

不但如此,还瞪着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即便一言不发我也能理解她的想法。

因为看着就是那么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导致我忍不住会满足她的任何愿望,所以我实在是敌不过这对眼睛。

——但是,这时候有位可靠的女生在场。

『对不起,爱玛。』

注意到爱玛酱又摆出那副可怜巴巴眼神的夏洛特同学伸出双手一把捂住了爱玛的眼睛。

这样的行为对刚刚还在嚎啕大哭的孩子或许有些残忍,但是不这么做我根本敌不过爱玛酱,只能说是无可奈何。

因为夏洛特同学出声说话,爱玛酱也注意到是谁捂住的自己眼睛,紧接着便对将全部的怒气转移到了夏洛特同学身上。

肯定是在乱发脾气吧。

趁这个机会,我把爱玛酱交到了夏洛特同学手上。

或许是因为爱玛酱要对夏洛特同学抱怨,这次老老实实地去到了夏洛特同学怀里。

然后连带猫咪玩偶被扯坏的那份怒气一同向夏洛特同学身上发泄。

面对这样的爱玛酱,夏洛特同学却完全是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

看到这样的场面我想到,这种事果然还是要姐姐出手呢。

好了——

我将视线移到了现在还满脸惊恐地看着我的女孩子。

女孩子和我视线重合后顿时浑身颤抖,但我其实并不打算训斥她。

只是想要这孩子日后不要因为同类事情而陷入困境而进行一场教育。

『克蕾雅酱,不用害怕的。』

我来到了还在瑟瑟发抖的女孩子——克蕾雅酱身边,弯下腰笑着和她说道。

克蕾雅酱像是被吓到一样注视着我的脸,猛然回过神后惊慌向后退去。

但是她现在所在的位置已经是墙边附近,没退几步就撞到了墙壁上。

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克蕾雅酱开始沿着墙壁向左边挪动,然而视线并没有从我的身上移开。

这孩子还挺灵巧的啊。

就这样持续和我拉开距离,当拉开一定的距离之后就打算扭头逃跑吧。

果然在这个方面上的想法还是个小孩子呢,因为我们之间的体格差距,就算拉开距离,我也能轻松抓住她。

但是。通过这次的事情让她学会逃避可不好。

『——没事的,我不会生气的。稍微和我说几句话好吗。』

为了让她意识到自己并不能逃掉,我一瞬间追上了克蕾雅酱和我拉开的距离,再一次面带笑容和她说道。

克蕾雅酱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事实,只是满面泪水地看着我,但是看她的表情似乎已经吓破了胆。

这种情况下无论我说什么,这孩子也完全听不进去吧。

之前还以为关系稍微变得友好了些,现在大概又回到原点了吧。

首先要制作成能够谈话的条件,所以我朝克蕾雅酱伸出了手。

可克蕾雅酱瞬间闭上了眼睛蜷缩身体,甚至做出忍耐什么的动作。

或许是以为自己做了坏事要挨打了。

当然我向克蕾雅酱伸出手绝对不是为了去打她。

『乖,乖,不需要那么害怕哦。』

我为了除去克蕾雅酱的恐惧,轻柔细致地抚摸起了她的脑袋。

这让她战战兢兢地睁开了眼睛,用那盈着泪花的盯着我看。

大概是在确认我是不是真的不会生气吧。

所以我也温柔一笑。

『克蕾雅酱也喜欢猫咪吗?』

『嗯……』

『所以才希望爱玛酱能够把猫咪玩偶借给你对吧?』

『…………嗯……』

克蕾雅酱对我的提问只会用“嗯”来回答,但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她对我的提问还是会给出答复的。

对于我“是不是想要借给自己”这个提问,她的回答显得有些迟疑,我想大概是担心点头肯定的话我会对她生气吧。

但是,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小孩子对其他孩子的物品产生兴趣是很常见的,孩子也会通过经历这样的经验一步步成长。

『这样啊……但是呢,强行夺走朋友的东西是不对的行为哟?』

我尽量保持声音温柔,教导她这样的事情是不可以做的。

克蕾雅酱似乎也意识到这样的行为是不对的,老实地点了点头。

看到争夺激烈到玩偶的耳朵都被揪掉,我还以为她会是个更加任性的孩子,但根据她现在的表现,我认为她还是个相当坦率的孩子。

之前一起唱歌的时候也老实听从了我说的话,本性还是个好孩子吧。

总之,她也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做了错事,已经不需要再进行说教了吧。

——话虽如此,我认为事情远比我想象的要麻烦。

对于无法分清楚是非曲折的孩子,只要通过解释让他理解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就好了。

但是这孩子明知道这种行为是不对的,却还是付诸了行动。

关于这一点,我想大概是因为年幼期间独有的情绪控制失灵所导致的吧。

这样一来,即便现在让她理解了,但是日后遇到相似的情况,这孩子肯定还是会做出同样的行为。

毕竟感情上的事情是不讲道理的。

那么,如何是好呢——

该怎样才能让这孩子改掉从其他孩子那里抢夺物品的毛病呢,我手抚下巴开始思考。

于是,爱玛酱所珍视着的,但现在一只耳朵即将被扯掉的猫咪玩偶进入了我的视野。

……值得一试啊。

从猫咪玩偶里得到灵感的我向那边走去打算把它捡起来。

待我捡起来之后,我拿着玩偶回到了克蕾雅酱的身边。

『小猫猫可是在说着耳朵快被扯下来了好痛好痛哟?』

玩偶当然不会真正说话,但我装作猫咪玩偶真的在向我哭诉一样说给克蕾雅酱听。

克蕾雅酱看到耳朵眼看就要掉下去的猫咪玩偶,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小孩子是单纯的,就算是面对玩偶也会认为它真的会感觉到痛楚。

『……小猫猫……对不起……对不起……』

克蕾雅酱用她那小巧的手掌轻柔地抚摸起玩偶即将掉下去的耳朵,

这段期间,她哭着无数次地向玩偶道歉。

对于小孩子来说,比起简单粗暴的训斥,这样让她感同身受地体会到对方的痛楚才更能在内心留下印象。

只要我再推波助澜一下,这边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耳朵被揪掉的猫咪虽然也在哭喊着好痛好痛,但是被抢走了最珍贵东西的爱玛酱也同样在哭喊着好痛腰痛。所以,这种事情不可以再做了哦?』

在克蕾雅酱这个年龄,我不清楚她对于我说的究竟能够理解多少。所以稍微添油加醋加工了一下。

至于之后会对这个孩子带来多大的影响——我想,大概没问题吧。

『克蕾雅……对爱玛酱……也要去说声对不起……』

即便我没有主动提出,克蕾雅酱也主动提出向爱玛酱道歉。如果是成年人的话,大概只会是形式上的道歉,但我想小孩子应该不会有那么多心。

一定是发自内心认为不得不向爱玛酱道歉吧。

『嗯。我知道了。那么。我们一起去找爱玛酱道歉吧。』

『啊……嗯……!』

我笑着对克蕾雅酱说道,她也同样面带精神的笑容点了点头。

正打算向爱玛酱那边走去时,她不知道为什么握住了我的手,我想大概是在表达要我陪着一起去的含义吧。

我和克蕾雅酱就这样,朝着正在和夏洛特同学说着什么的爱玛酱那边走去。

『知道吗?如果有小朋友向你借玩具的话,一定要借给人家哟?』

『姆……!』

『嘟嘴也不行。姐姐希望你能够成为能够温柔对待他人的孩子。』

看我带着克蕾雅酱走了过来,面带温柔笑容的夏洛特同学这样教育着爱玛酱。

而对于自己的姐姐,嘟着嘴的爱玛酱啪啪地挥手拍打着夏洛特同学,但对于这些攻击夏洛特同学根本毫不在意。

想必是已经习惯了处理这样的爱玛酱了。

在我和克蕾雅酱交流的期间这边似乎也在说着什么,爱玛酱现在生气的缘由似乎和我离开那时不一样了。

究竟是说了什么才会让爱玛酱如此生气呢。

因为刚回来没能掌握情况的我暂且观望着这对姐妹的交流。

幼儿园的老师很快就发现了我,但是全神贯注关注着事件中心这两位的我并没有去在意。

因为并没有什么不得不去打招呼的必要,我只是一言不发的聆听这她们的对话同时在大脑内整理思路——看样子夏洛特同学是在对爱玛酱没有把猫咪玩偶借给小朋友这件事进行说教。

根据夏洛特同学的考量,应该是希望妹妹成为温柔而且能够体贴他人的孩子吧。

她的这种想法是来自于父母的教育呢,还是说这是夏洛特同学自己得出的想法呢,但无论怎样,我认为这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无疑是一件极其残酷的事情。

所以爱玛酱会愤怒地进行抗议也是理所当然的。

唯独这次我选择全面支持爱玛酱。

『夏洛特同学,稍等一下。』

夏洛特同学直到现在还在对爱玛酱灌输着刚刚一直在说的事情,而我介入了她们中间打断了姐妹的交流。

大概是因为全神贯注和爱玛酱说话没注意到我,看向我时她的表情满是惊讶。

『怎么了呢……?』

『很抱歉插入你们两个的对话。但是,我认为夏洛特同学说的是不对的。』

虽然微微内心作痛,但我还是站到了夏洛特同学的对立面。

当然,没想到我会这样说的夏洛特同学也同样面带困惑的看着我。

在她看来自己只是在教导理所当然的事情,然而却遭到我的否定,所以难免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夏洛特同学是希望爱玛酱能够成为懂得温柔体贴的温柔的人对吧?』

『是的,就是这样。这孩子长大成人之后,我不希望她做什么事情都以自己为中心,不去在乎他人……』

『我知道,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呢,连自己最珍惜的东西都要借给别人,我想这稍稍有些过火了。』

比如某人陷入困境的时候,如果自己的所有物能够帮助到那个人的话,那理应果断借出。

还比如,关系亲密的朋友想要的东西自己拥有,那只要不会让自己为难,那借出去也无妨。

但是,却并没有连自己最珍惜的东西都借给朋友的义务。

并且,爱玛酱时刻随身携带的猫咪玩偶很明显就是她最珍惜的东西。

明知如此却还要教导她《必须把猫咪玩偶借给朋友》,这未免过于残酷了。

所以我才去制止夏洛特同学。

『哪里残酷了……?把玩具借给朋友,我这只是教导她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已哦……?』

夏洛特同学还还故意用玩具这个词来指代猫咪玩偶。

她大概是想说,一般情况下把玩具借给朋友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她也绝对不是来和我抬杠。

只是单纯地对我说的事情感到不理解,想要我来解释一下。

『确实是这样没错,不过是一个猫咪玩偶而已。但那只是我们的想法,并不是爱玛酱的吧?对我们来说可能不过只是单纯的玩偶而已,但是对于爱玛酱来说却是一刻都不想放手的宝贝哦。我认为这一点绝对不要混淆。』

这个猫咪玩偶所蕴含的意义,身为所有者的爱玛酱和其他人的理解肯定是不一样的。

所以夏洛特同学才能带有一种事不关己的态度让爱玛酱把玩偶借给别人。

但是,这对于爱玛酱却是极为珍贵的物品,所以当然会因为不满而提出抗议。

然而,这孩子的言语水平还不足以清晰地叙述出自己不想借给别人的原因,所以只能通过宣泄感情来进行表达。

结果,夏洛特同学并没有读懂爱玛酱的想法,还打算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爱玛酱身上。

这样下去,我真的担心爱玛酱心里会形成一种姐姐是个油盐不进的人的印象。

『可是……就算是自己最珍惜的东西,我也希望这孩子成为能够无私借出去的那种人。』

夏洛特同学的话肯定会这样做吧。

就算是自己最珍惜的东西,如果朋友想要,自己也会忍耐着不舍果断借出去吧。

这对她来说似乎是理所当然的行为。

但是,我却认为这种想法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

『抱歉,我的说法或许会有些极端……但是,夏洛特同学希望爱玛酱变得不幸吗?』

对于仍旧固执己见的夏洛特同学,我选用了一种比较严重的说法。

她当然不会希望爱玛酱遭遇不幸,但是不这样说的话,我想她的想法是不会动摇的。

同时也说明了对于夏洛特同学来说,压抑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我怎么会有那种想法呢……!为什么要说这样过分的话呀……!』

夏洛特同学的声音中罕见地染上了怒火。

因此,沉默不语地观望着我们之间交流的爱玛酱、克蕾雅酱还有幼儿园的老师都吓了一跳。

爱玛酱带着惊恐的表情仰头看向自己的姐姐,克蕾雅酱也也更加用力地我住了我的手。

对于尚且年幼的两人来说,年长的人就算稍微感情失控也是很可怕的吧。

熟知平常的夏洛特同学有多么温柔的爱玛酱或许害怕程度要远在克蕾雅酱之上。

因为爱玛酱被夏洛特同学抱在怀里,我完全无从去安抚她,所以我只得摸了摸牵着我的手的克蕾雅酱来让她平静。

当确认克蕾雅酱的惊慌没有那么严重之后,我又重新和夏洛特同学对上视线。

『要是你坚持这样教导爱玛酱的话,爱玛酱或许真的会变得不幸哟。』

『为什么呢……?』

夏洛特同学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满了不愉快。

对我发怒或是对我吐露自己的不满,自从我们相遇以来这或许还是第一次。

但是就算被她讨厌,在这一点上我也不会让步。

『夏洛特同学所教导爱玛酱的行为,换一种说法就是让她压抑自己对吧?教导孩子要懂得忍耐并没有问题,不如说对于小孩子这是必须的一课。但是呢,连自己最珍贵的东西都要压抑感情,这不就是叫爱玛酱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忍着吗。这样的思考方式要是在爱玛酱身上定型,爱玛酱未来不是对于自己的所有欲求都会不自觉地去压抑吗?想做的事情没办法去做,这难道不是一件不幸的事情吗?』

『…………』

我说罢,夏洛特同学什么也没说,也没有来反驳我。

她现在正在想着什么,说实话我并不能参透。

把压抑自己当成习以为常的事情的她是怎样看待“压抑”这种行为的,我尚没能搞懂。

《忍耐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为了大家的幸福,自己会义无反顾。》

《忍耐并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而且自己忍耐能够让大家幸福,这并没有什么不妥。》

以上两种想法,虽然同为《忍耐》但是意义却截然不同。

夏洛特同学对于《忍耐是不幸》这件事会进行怎样的回答,这关乎于她究竟是以哪种方式看待忍耐这件事的。

另一种意义上来讲,通过她的回答就可以看到她的内心想法。

我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等待夏洛特同学做出答复。

当然,就算她此时做出的回答属于后者的范畴,我也依旧不会让步。

就算对于夏洛特同学来说不是痛苦,但对于爱玛酱来说依旧是一件难耐的事情。

所以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放任不管。

终于,夏洛特同学缓缓开口了。

『…………也是呢……确实被要求对于自己珍视的东西也要去压抑感情……是不对的……过度忍耐……确实很痛苦呢……』

——夏洛特同学所做出的回答,确实是在肯定《忍耐是不幸》,果然她也是痛苦地压抑着自己度过着每一天。

至于她为什么会压抑自己到如此地步,知晓她过去的我内心已经了然。

但是,既然她也认为这样是痛苦的,也就是所她自己也积极地寻找解决办法吧。

对于那方面的事情,也和我能够成为夏洛特同学怎样程度的依靠对象有关吧……

『很高兴你能够理解。话虽如此,刚才我也说过,忍耐这件事本身还是需要爱玛酱懂得呢。』

面对领会了我话里的含义的夏洛特同学,我笑着向她道谢。

想要改变自己习以为常的人生观,想必并非易事。

在这一方面,果然她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但是——

『……但是,青柳君不也是……就算自己珍惜的东西,也会想着借给朋友吗……』

这件事告一段落,正打算把关注点移回到爱玛酱和克蕾雅酱身上时,夏洛特同学语气略带不满地低声这样说道。

她大概是想说我说的事情她能够理解,但我不也是和她同样类型的人吗。

看惯了我日常行为的她也难免会这样认为。

但是,她的想法却是不对的。

『一旦有了真正珍惜的事物之时,无论对方是什么人我也不会放手的,就算是我,也是有着占有欲这样的情感的。』

我笑着说道,却不知为什么让夏洛特同学顿时变得满脸通红。

『抱歉,让你久等了。』

结束了和夏洛特同学之间的交流后,我朝牵着我的手的克蕾雅酱说道。

本来是想要带着克蕾雅酱回来道歉的,事情却跑偏到了意想不到的方向。

但是,现在还是必须完成应该做的事情啊。

我的视线从克蕾雅酱身上移到了爱玛酱身上。

于是,爱玛酱也把视线从夏洛特同学哪里移到了我身上。

或许也差不多到时候想要换我去抱她了。

『——嗯,抱抱……』

看吧,我就说。

感觉近段时间自己已经渐渐搞懂爱玛酱会来寻求抱抱的时间了。

不如说,只要有机会她就会来找我抱抱。

……先不说这个,现在我还牵着克蕾雅酱的手。

要抱爱玛酱的话我就只能腾出一只手,很难说我能够用一只手平稳抱住她。

虽说是松开克蕾雅酱的手就可以了,但是既然这样还不如先不抱她,让她先站到地面。

因为克蕾雅酱是想要来道歉的,还是要尽可能让她们两个视线保持平齐。

『…………?』

看到自己伸出手却没有得到回应,爱玛酱不解地歪起了小脑袋。

《平常的话,明明只要我这样做哥哥就会来抱我的……》

现在爱玛酱大概是这样想的吧。

我苦思冥想着该怎样让喜欢要我抱抱的爱玛酱老实站到地上,但是在得出结论之前,爱玛酱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一样看向我的左手处。

然后视线缓缓下移。

之后,当视野里发现了克蕾雅酱的瞬间,爱玛酱变了脸色。

『嗯……!嗯……!』

『啊!别这样!不安分一点的话很危险的!』

大概是出于搞坏自己猫咪玩偶的怨恨,发现克蕾雅酱的爱玛酱在夏洛特同学的怀里挣扎了起来。

我赶忙放开克蕾雅酱的手抱起了爱玛酱,紧接着她就开始用力地敲打我的胸口。

『爱玛酱,冷静一下!』

『嗯!嗯!』

我安抚爱玛酱的声音对于此时的她根本毫无作用,只是嘟着嘴发着脾气。

我明白最喜欢的玩具被毁坏会是这样的心情,但是我现在正抱着她,再这样挣扎很有可能导致她摔下去。

话虽如此,一旦现在把她放下,考虑到爱玛酱现在的状态,我很担心她会去打克蕾雅酱,所以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进退两难。

即便想要让爱玛酱开心起来,但现在手头又没有小零食,猫咪玩偶又被弄坏。又不会那么凑巧有猫咪路过,该如何是好呢……

『爱玛!再这样胡闹的话,哥哥会讨厌你的哦!』

当我还在为难该怎么应对爱玛酱的时候,夏洛特同学罕见地这样大声说话。大概是因为平常那种说话音量根本传不到爱玛酱耳朵里吧。

这样的一句话会不会有效果我是持怀疑态度的,但爱玛酱出乎我意料地瞬间停下了动作。

然后她战战兢兢地扬起头,眼含泪珠地观察起我的表情。怎么看都是在推断我现在的情绪。

对于夏洛特同学这冷不丁的一句所带来的效果感到震惊的同时,瞅见机会的我连忙温柔地抚摸起爱玛酱的脑袋。

爱玛酱也随之紧紧抓住了我的衣服。

然后顺势将脸蛋靠在了我的胸口处。

我偷偷看去,只见愤怒已经从她脸上消失,剩下的是一副还在微微闹别扭的神情。

我猜她大概是在靠自己消化内心剩余的怒火吧。

直到她再度扬头看向我的脸为止,我都在一刻不停地抚摸她的脑袋。

『嗯……』

十分钟后——尽管还在脸蛋还有些气鼓鼓的,爱玛酱终于缓缓抬起了头。

这孩子那么聪明,大概她现在总算是化解了内心的纠葛,等到情绪稳定了才抬起了头吧。

『没事了?』

『嗯……』

我姑且确认了一下,爱玛酱微微点了点头。

于是我一边说着《乖,乖》,一边把她放到了地上。

本以为她还会赖着不肯离开,但应该是理解了我是为什么要让她下去,爱玛酱表现得格外老实。

但是相对地却没有松开我的手,这种程度也没什么关系吧。

『克蕾雅酱说自己要为猫咪的事情道歉。能够听她说几句吗?』

我代替克蕾雅酱转达了她的想法后,爱玛酱直勾勾地注视起了她。

但看到克蕾雅酱手里抱着的那个残缺了耳朵的猫咪玩偶,泪珠又汇聚到了眼眶中。

『加油啊……』

如果她在这时候哭出来事情就麻烦了,所以我保持着声音温柔,摸着她的脑袋对她进行鼓励。

不知道是不是摸头带来的效果,爱玛酱强忍住了哭泣的冲动,含着泪花再次看向了克蕾雅酱。

克蕾雅酱也是做好会被发火的觉悟,将猫咪玩偶交到了爱玛酱的手里。

『爱玛酱……还有猫咪酱……对不起……耳朵……被我扯掉……对不起……』

即便话说得断断续续,这也仍旧是克蕾雅酱发自内心的道歉。

但是,爱玛酱只是珍重地紧紧抱着猫咪玩偶,并没有说什么。

对于爱玛酱的表现夏洛特同学似乎有什么想要说,但是我制止了她的行为,这里并不该我们出场。

这件事不通过爱玛酱和克蕾雅酱两人自行解决的话,那就没有意义了。

我使着眼色朝夏洛特同学传达我的想法。

怎么说夏洛特同学也不可能从一个眼神中理解我的全部心思,但也还像是理解了我的想法一样闭上了嘴。

好吧,爱玛酱会给出怎样的答案呢……

说心里话,我希望爱玛酱能够原谅克蕾雅酱。

她只是想要和猫咪玩偶玩,绝对不存心故意破坏猫咪玩偶的。

当然,我不是单纯因为这一个理由才希望爱玛酱能够原谅她。

而是希望爱玛能够学会宽容他人。

但这只是我的一己之见。

在长大一点或许就会是另一回事了,但我也不能因为爱玛酱还小就强迫她来顺从我的意愿。

所以,我不希望是她遵从谁的逼迫,而是通过自己的思考来得出答案。

『爱玛酱……对不起呢……』

见爱玛酱并没有做出回答,克蕾雅酱又再一次开口道歉。

这次爱玛酱才有了反应。

『猫咪酱……坏掉了呢……』

爱玛酱吐露出的话语既没有表示原谅,也没表示不原谅。

只是单纯地在陈述玩偶坏掉了的事实。

但是,这也是最能够刺激到克蕾雅酱心灵的一句话吧。

不如说,爱玛酱对她生气还能够让她更轻松一点呢。

如果爱玛酱酱怒火发泄到自己身上,自己就能从罪恶感中解脱吧,但是爱玛酱只是单纯地表露自己的悲伤,那身为加害者的克蕾雅酱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我想,爱玛酱绝对不是有意这样做的吧。

按照这孩子的性格,应该是知道生气不好,压抑着情绪才选择了这种应对方式。

正因为体谅着朋友,才导致现在这样的误解出现。

……再怎么说,误解深化继续导致关系破裂的话,这两个孩子实在太过可怜……

尽管是决定贯彻旁观的,但预感事情要向不好的方向发展,我决定插几句嘴。

『爱玛酱,要哥哥给你买个新的玩偶吗?』

本以为爱玛酱听到能够得到一个新的玩偶会开心,但是爱玛酱却只是摇了摇头。然后,将猫咪玩偶举到我的面前。

『猫咪酱……是从哥哥那里……第一次得到的礼物……是爱玛酱的宝物……』

『——!』

因为是初次从我这里受到的礼物,所以才更加意义不凡啊。

就算再收到一件一模一样的,那也无法替代原有的那件。

读懂爱玛酱话语里引申义的我,内心感到一阵温暖。

没想到会被爱玛酱看得如此重要。

同时对于轻视爱玛酱心意的自己又感到了害臊。

还恬着脸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对夏洛特同学进行说教,明明自己不是也没有读懂爱玛酱的心意吗。

『谢谢你呢爱玛酱,能够那么珍惜它。』

看着珍惜地拿着猫咪玩偶的爱玛酱,我情不自禁地温柔摸了摸她的头。

现在我能够做到的只有这样向她道谢。

所以,我要尽可能将这件事化解到爱玛所期待的结果。

『夏洛特同学,你擅长缝纫吗?』

『缝纫……倒也还可以,但是缝补玩偶就……』

『这样啊……』

如果夏洛特同学能够缝补好的话事情就简单了,看既然她没自信的话就没辙了。

我从兜里掏出手机。

迅速编辑了一条信息发送出去,几乎是在我发出去的同时回信就来了。

回复的内容是——

《交给我吧……!》

这还真是令人安心。

『爱玛酱,猫咪能够修好了哟。』

『真的……!?』

得知猫咪玩偶能够修好,爱玛酱的眼睛顿时放起了光。

看起来是相当的开心。

尽管不知道能不能修补得和原来一模一样,但交给那位的话大概不需要担心。

『爱玛酱,能够原谅克蕾雅酱了吗?』

见到她心情已经好转,我将爱玛酱的视线诱导到了克蕾雅酱身上。

克蕾雅酱局促不安的摆弄着手指等待爱玛酱做出答复。

『……小猫猫……能够修好……那就没关系了……』

『——!谢,谢谢!』

得到爱玛酱原谅的克蕾雅酱表情瞬间明朗了起来。

顺着脸蛋淌下的泪水和刚才的含义截然不同,大概是因为安心才流淌出来的吧。

这样两人就和好如——嗯……?

以为事件圆满结束感到安心之时,爱玛酱一步一步走到了克蕾雅酱的身边。

啊啊……是要做点什么当做和好的证明吧。

小孩子的话,应该就是握手了吧?

就这样抱着悠闲的心态思考之时——

『但是……哥哥……绝对不能让你抢走……!』

——走到克蕾雅酱面前的爱玛酱,把软绵绵的猫咪玩偶怼到了克蕾雅酱的脑袋上。

『『爱玛(酱)!?』』

以为爱玛酱准是去和克蕾雅酱重归于好的我们因为她这出乎意料的行动发出了惊呼。

——见到爱玛酱拿玩偶撞克蕾雅酱脑袋那时还因为事情会怎样,但好像因为爱玛酱并没有用力,所以克蕾雅酱并没有生气。

不仅如此,她还笑着抱住了爱玛酱,对于克蕾雅酱的行为,爱玛酱也反手紧紧抱住了她。

看样子这总算可以看做是重归于好的仪式了。

见她们两个和好,我们终于能够放心地离开幼儿园了。

而现在,我们正在拜访那个能够为爱玛酱修补玩偶的人的路上。

顺带一提,爱玛酱由于哭累了,现在正在我的怀里香甜地睡着。

看到这安详的睡颜,我暂且算是放心了。

“——是,在这里吗……?”

“诶……?啊,大概吧……”

因为夏洛特同学的提问而抬起了头的我,眼前出现的事物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这也导致我稍微有些困惑……

我们所到达的目的地——那是一栋宛如漫画中搬出来的极为破旧的老式建筑。

为了以防万一我再次确认了地址,又再次将地址输入了导航APP里,最后APP显示的地点依旧是眼前的这栋建筑。

看样子并没有搞错,我们所要拜访的人物——东云华凛同学就是住在这里的。

即便这建筑令我始料未及,但在这干站着也不会有什么改变,于是我按响了门铃。

随后,里面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门立刻就被打开了。

“欢,欢迎光临……!”

从里面露出头的东云同学呼吸有些急促。

明明没必要那么着急来开门的啊……

“很抱歉这样突然,东云同学。”

“对不起呢,东云同学。”

我和夏洛特同学都向她道了歉。

突然在周末以外的傍晚登门拜访,她也是会困扰的吧。

但是,东云同学却摇了摇头。

“嗯……没关系的……比起那个……吓到了……?”

这指的是这件破烂建筑的事情吧?

感觉此处老实回答实在过于没礼貌,但就算体谅她的心情而撒谎也当场就会暴露。

拙劣的谎言只会影响到彼此的信任,除了必要的时候以外还是不要说谎为好。

“有一点吧。比起那个,这就是这个猫咪玩偶,能够修好吗?”

我老实点了点头后,为了不要让她在意赶忙转移了话题。

因为爱玛酱就在睡着的时候也紧紧抓着猫咪玩偶不放,我便连着爱玛酱一起让东云同学看一看。

“嗯……整齐地被扯开了倒是没问题……这大概……是因为边缝原本就不太结实吧……不是这样的话……是不可能这样整齐扯掉的……”

该说不愧是她吗,只是看了一眼就能快速得出结论。

她这样一说也确实,玩偶耳朵那里的缺口格外的整齐。

如果正常用力扯开的话,边缝周围的布料也会一并被撕开,而这个玩偶只有接线那部分被扯开而已。

或许正如东云同学所说,这个玩偶所用的线原本就不太结实。

明明是新买来的,看来是不走运拿到了质量不太好的一个。

所以才会在没什么力气的爱玛酱和克蕾雅酱的拉扯下被扯开。

“那就太好了。能够麻烦你吗?”

“嗯……但是……”

东云同学有些为难地看向了爱玛酱。

这样的动作好像在说不把玩偶给我的话我也无从下手一样。

这样的状态倒也不是不能缝补,但肯定会很不方便吧,更关键的是爱玛酱要是在缝补的途中醒来会很危险,东云同学还是希望爱玛酱能够放手吧。

于是我缓缓地并且轻柔地——注意着不要让爱玛酱感到疼痛的同时打开她握住的手掌来让她松开猫咪玩偶。

之所以想不叫醒她是因为对于爱玛酱来说东云同学还是陌生人,见到猫咪玩偶被拿在她手上或许会表现出抵抗情绪。

而且……大概刚刚睡醒她也会闹脾气吧。

所以尽可能避免吵醒她——本是那样打算的,但……

『……嗯……?啊……小猫猫……!小猫猫……!』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打开她的手掌途中动作出了差错,还是说一直抓着的猫咪玩偶突然不见而感到了不对劲,熟睡着的爱玛酱突然醒了。

而且正巧出现在眼前的是东云同学,为了从她那里夺回猫咪玩偶,爱玛酱使出全力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受到惊吓的东云同学连忙打算把玩偶还回去,而我则是拦住了爱玛酱伸出的手臂阻止她的行为。

这让爱玛酱露出一副好像在说《为什么要拦住我呢……?》一样的表情仰头看向我。

我露出安抚她让她安心的笑容。

『这个姐姐要给爱玛酱修补玩偶哦,能把小猫猫放在她那里一会儿吗?』

『………嗯。』

似乎是相信了我所说的,爱玛酱稍微思考了片刻。微微点头答应了。

对于老实听话的爱玛酱,我摸了摸她的脑袋以示夸奖,于是爱玛酱也嘿嘿笑着用自己的后脑勺蹭了蹭我的胸口。

对于爱玛酱来说这也是一种撒娇吧。

“虽然听不懂你们在说些什么……但青柳君果然好厉害呢……”

“真的呢,我一直这样认为……”

因为她们两个的声音我抬起了头,只见东云同学和夏洛特同学都微笑地看着我。

感觉有点害羞啊。

“话说回来……机会正好……”

“什么?”

“我也……有事情想要和青柳君说……”

对东云同学的发言我有些诧异,而且不知为何她的表情戴上了些许羞涩。

这也同样让夏洛特同学惊讶地看向了她。

“事情是指?”

“等到补好玩偶之后吧……总之,请进……”

尽管对于事情的内容有些挂心,但东云同学似乎并不打算现在说。

所以我也恭敬不如从命,进门打扰了。

““打扰了。””

“嗯……再次……欢迎二位光临……”

我们跟在东云同学的身后,打了招呼后走进了她家门。

尽管内部和外观一样古旧,但是却收拾地一尘不染。

“——诶,是朋友?华凛带朋友回来还真是罕见呢。”

跟在东云同学身后走了几步,一位女性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身高要比东云同学高一点,岁数大概比我们稍微年长一点吧?

和东云同学不同,她并没有用刘海遮住眼睛,是一位长相可爱的女性。

我猜大概是东云同学的姐姐吧。

“……!?”

但是这位姐姐在看到我之后,端庄的面容上因为动摇而扭曲了。

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华,华凛,你难道……很为难呀……!明明还没找到切实证据呢……!”

“没事,别担心……只是凑巧来一趟而已……”

东云同学和她的姐姐压低声音交谈了起来。

我是听不清她们在说些什么,但是身旁的夏洛特同学倒是露出一副略显吃惊的表情。

“怎么了?”

在意她的表情变化的我朝她问道。

然而,夏洛特同学只是摇了摇头。

“没什么……我也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

她在纠结些什么吗?

对此虽然抱有疑问,但东云同学和姐姐之间的谈话似乎也已经结束了。

“总之妈妈,我只是帮忙修补一下玩偶,客厅就占用了哦……”

““——!?””

妈妈……?

难道不是姐姐吗……?

东云同学最后一句音量足以我和夏洛特同学听清的话让我们两个惊呆了。

“怎么了呢……?”

“不是,这个……”

对我们的样子感到疑惑的东云同学开口问道,我却是在烦恼这样的问题该问不该问。

但是讨论女性的年龄不是非常失礼吗,所以我还是忍住了。

而且我大概并没有听错。

“没什么,不要在意。”

“是吗……?那就好……”

单纯的东云同学对于我的遮掩完全没有起疑心。

所以我也不再多嘴,老实点了头。

然后,这次是东云同学的母亲开口了。

“欢迎二位来做客。屋子有些狭小,但也请你们不要拘束。”

东云同学的母亲朝我们笑了笑之后,好像刻意要和我们保持距离一样去往了大概是厨房的地方。

总感觉那笑容有种说不上来的不对劲。

“妈妈……大概工作累了……不要在意,我们去客厅吧……”

尽管对东云同学母亲的笑容感到在意,但是因为东云同学已经迈步朝房间走去,我也只得默默跟上。

『哥哥,哥哥!哥哥!』

让爱玛酱这样兴高采烈的不是我送给她的猫咪玩偶。

而是考虑到修补玩偶的期间爱玛酱会无聊,东云同学送给她的一件小礼物。

当然这个也是东云同学亲手制作的,外观可以看出制作手艺的精巧。

布料毛茸茸的摸起来很舒服,由于里面塞满了棉花,抱住的感觉也很舒适。

多亏于此爱玛酱心情也彻底变好了。

一点值得在意的是,东云同学带我们来到的客厅还有其他很多玩偶。

说实话,靠制作玩偶不就足以轻松赚钱了……?

“——我说啊,东云同学。”

犹豫着该问不该问,到最后我还是选择了一种不会被她讨厌的委婉说法开口问道。

“嗯……?什么事……?”

“这里有好多玩偶啊,全部是亲手制作的?”

“啊……大概有八成吧……剩下的是隔壁……制作玩偶的姐姐送给我的……制作玩偶的材料……也是姐姐店里用不上分给我的……”

原来如此,因为是邻家姐姐送的材料,所以几乎没有什么材料成本吗。

所以算得上花费的部分,也就是针线钱吧。

仔细看看她送给爱玛酱的猫咪玩偶就会发现,那是由很多不同材质的布料拼凑而成的。

由于是用不上才分来的布料,大概每种布料都不足以单独制作一个玩偶吧。

尽管布料不尽相同,但还是挑选了色泽和触感差别较小的,所以并不是那么明显。

而且边缝也为了不显眼而藏在了布偶外表的绒毛之下,这样一看这姑娘手还真是心灵手巧啊。

“啊,对了。必须要去买用来修补玩偶的材料啊。东云同学能够和我们一起去买吗?也好在旁边帮我们挑选一下。”

这次大概能够用上的也只有线,但想到可能会给东云同学带来经济上的负担我就感到有些歉疚,所以才这样提议道。

剩余的部分就给东云同学当做手工费吧。

但是——

“材料……家里有很多哦……”

听到我的提议,东云同学只是摇了摇头,然后从抽屉里取出来各种各样的玩偶布料。

数量多到令人吃惊的地步。

“姐姐总是会送给我……一点一点攒起来的……多亏于此……根本不用发愁材料的问题。”

东云同学开心地说道,但是些这真的全部都是店里剩下的吗?总感觉其中也不乏姐姐谎称是边角料其实是自己买来送给东云同学的。

若非这样的话,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剩余的布料呢。

看样子她熟识的大姐姐也是个相当温柔的人呢。

同时那位大姐姐大概还相当中意东云同学。

不然的话,是不会这样慷慨地送给她布料的。

“但是,这些是东云同学用来制作玩偶的吧?我们用的就自己去——”

“说到底……布料……根本用不上……”

“…………”

本想半推半就让她答应,但是东云同学却一针见血指出了问题的关键。

其实是想要作为帮忙修理玩偶的谢礼不着痕迹地送给她,但看这样子大概是行不通了。

“青柳君……意外地……糊涂呢……”

在我还考虑着自己的小心思时,误以为是我粗心大意的东云同学有些开心地扬起了嘴角。

虽然是被她笑话,但我并没有什么厌恶感。

她的笑并不是那种饱含了恶意的嘲笑,而是亲切又容易让人接受的笑容。

就算刘海遮住了眼睛,可她要是能够在班级里也能露出这样的笑容地话,同学们肯定也会和她打成一片的……

这个嘛,只要跨越了心坎说不定也会很快。

“那么,我这就开始了。”

“嗯,拜托了。”

准备好缝纫工具之后,东云同学立刻要动手为玩偶实施手术。

东云同学在用绷针固定住了玩偶耳朵之后,马上就穿好了针开始缝补。

该说不愧是她吗,东云同学手法极为娴熟,玩偶眼见着就被一点一点被修复着。

手法并不是十分急躁,不如说一针一线都极为细致,但却显得进展迅速大概是因为她的每一针都没有多余的动作吧。

只是看着就让我学到不少。

——话虽如此,因为只是缝上被揪开线的耳朵,东云同学的作业很快就结束了。

因为没有缝补玩偶的经验我本来还想学一下,看来还是等到下次机会再来请教吧。

“青柳君……看你那么专注地盯着东云同学……难道说……”

“——!?什,什么!?”

感到一阵寒意的我看向夏洛特同学,之间她看向我的目光似乎有些幽怨。

究竟是因为什么在闹别扭啊……!?

“啊……我只是想要通过观察学习东云同学的缝纫技术哦……?”

我留着冷汗解释起自己盯着东云同学看的缘由。

于是乎,夏洛特同学一副惊奇的样子歪起了脑袋。

“观察学习……?也就是说,通过观看来偷学技术吗?”

“大概,就是这样吧。首先观看擅长这件事的人会怎样做,然后自己去实际尝试,判断该照搬对方的做法,还是根据自己情况进行调整。人和人之间的体格是有差异的,直接照搬的话多数情况下都并不会得到太好的结果。”

实际上还是有人教导的话才最好,但是并不是所有人在被请教后都会和颜悦色地提供帮助。

不光有刻意刁难不肯提供帮助的人,故意撒谎教授错误方法的也大有人在。

尤其是走上社会的人都有着对自己领域的自负,听说也有过只允许求教的人看着自己背影自学的情况。

所以有值得参照的人的话,首先我会先去观察对方会怎么做来学习。

之后根据对方的品性决定是向对方请教还是自己探索。

“明人君真的好厉害呢……”

“夸奖我也不会有什么回报哦……”

因为感到害羞,我像是逃避一样将视线移回了东云同学身上。

“嗯……爱玛酱……给你……”

在我和夏洛特同学交谈的期间清理好线头的东云同学将猫咪玩偶递给了爱玛酱。

刚才那一幕应该只是被吓到了,并不是真的害怕爱玛酱。

……这个嘛,要是她连幼女都会害怕的话,那应该可以说已经是无可救药了……

『小猫猫……!谢谢……!』

爱玛酱大概并没有理解东云同学在说什么,但是看到玩偶被递到了自己面前也开心地接过了。

礼貌地道了谢,真是好孩子。

我带着鼓励爱玛酱的心情摸了摸她的脑袋。这让爱玛酱又开心地用自己的后脑勺磨蹭我的手心。

这样的爱玛酱珍惜地紧紧抱着两个猫咪玩偶。

看样子对东云同学送给她的那个猫咪玩偶她也很中意。

“那么,玩偶也修补好了……能够听听听我想要说的事情吗……?”

见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东云同学重新提起了刚才说过的那件事。

想必是刚刚她说过想要和我说的事情吧。

“嗯,可以哟。”

“谢谢……关于这件事,夏洛特同学……还是先回去比较好……”

因为没想到她会请夏洛特同学先离开,我和夏洛特同学都惊异地看向了她。

尤其是夏洛特同学,现在的她正一脸的不解。

“我在场,有什么不方便的吗……?”

“这个……并不是故意疏远夏洛特同学……只是……这件事被其他人知道不太好……我倒是没关系……但或许会让青柳君难过吧……”

会让我难过?

难道说,是初中时期的事情……?

但是,为什么东云同学会……?

这样的疑问让我内心变得烦躁不安,但如果真的和我想象的一样,那确实还是不要让夏洛特同学听了。

但是——

“那个,青柳君……不能让我在这里陪着你吗……?”

夏洛特同学语气柔弱地征求起我的同意。

大概她自己也清楚自己的行为实在有些越界,但即便如此还是想要知晓内情吧。

“…………”

我注视着夏洛特同学的眼眸。

同样,她也回应了我的目光。

就这样时间流逝了数秒——我长叹一口气。

“好吧,东云同学你说吧,夏洛特同学在场也无所谓。”

判断她想要旁听这场对话并非单纯出于兴趣的我同意了夏洛特同学留在这里的请求。

然而东云同学却有些为难地交替看着我还有夏洛特同学,随后开口说道。

“真,真的无所谓吗……?不会后悔吗……?”

“不听内容我也不好说,但就算是什么被别人听到会让我后悔的事情,那也完全是我自己的过错。”

对夏洛特同学的隐瞒也差不多该到此为止了。

如果真的有想要和她一同走向未来的想法,那么继续隐瞒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并不一件明智的事情。

“我知道了……”

大概是理解到我已经做好了觉悟,东云同学缓缓站起身。

然后取下了柜子上的相框拿给我和夏洛特同学看。

“这个男人……青柳君有印象吗……?”

这样朝我提问的东云同学拿来的照片里是小时候的东云同学,还有她的母亲。

以及一名男性。

东云同学询问我们的就是关于这名男性的事情。

不是,这不已经不该问有没有印象了,这个人……是我……?

“啊,这个人……在运动会上……”

看样子,夏洛特同学似乎有印象。

这也难免——但是“运动会”这个单词让我有些在意。

“运动会?”

“这个嘛……前天的运动会上,这个人来和我说过话……难道说,这位是东云同学的父亲吗……?”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夏洛特同学似乎和这张照片上的男性发生过接触。

果然是实际存在的人吗……

“嗯,是这样的……我也从爸爸那里听说他找夏洛特同学说过话的事情……”

“为什么他会找夏洛特同学说话哦呢?”

“这个嘛……”

东云同学瞟了夏洛特同学一眼。

这让夏洛特同学有些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究竟说了什么呢?

“爸爸呢……找夏洛特同学,问了青柳君的名字……”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

“那是——”

在东云同学打算继续说下去时,门被一把拉开了。

那里站着的是东云同学的母亲,她正面带严肃的表情注视着我们。

“妈妈……?”

“很抱歉打扰你们说话……但是,毕竟是这样的内容……之后的事情吗,先让我和你爸爸商量一下……”

看样子这件事关系到了东云家全体成员。

到上高中之前为止,我和东云同学并没有过交集,和她的父母见面今天也是第一次。

按常理来说,我完全搞不懂什么事情会关系到她的父母。

但是,看了东云同学给我的照片,我产生了一个预感。

这是一个相当不妙的预感,我希望只是自己想多了而已。

“青柳君……?”

这讨厌的感觉我甚至留下了汗珠,也让夏洛特同学的脸上增添了几分担忧。

“没事的。”

说着我露出了笑容,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笑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都到了这种时候才……

甚至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但是,就概率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肯定只是我多虑了而已。

——我想方设法地压抑着自己的感情等待着东云同学父亲回家。

“——初次见面,我是华凛的父亲。”

东云同学的父亲走到客厅之后这样进行了自我介绍。

顺带一提,现在在场的人有我和夏洛特同学还有东云同学一家。

爱玛酱已经因为等累睡着了。

“初次见面。我叫青柳。”

我心怀警惕地低头致意。

然后,东云同学父亲的目光移到了夏洛特同学的身上。

“你好啊,本奈特同学。之前唐突地找你说话,真是抱歉了。”

“不会的……我才该道歉,向您撒了谎……”

有关这个谎言的事情,在等待东云同学父亲回来的期间夏洛特同学已经说给了我听。

她似乎是认为打听我名字的行为过于可疑,撒谎敷衍了过去。

她会这样做完全是出于为我考虑,完全没有理由去责怪她。

“知道,你会起疑心也是当然的。话说回来,也让你们等了好久,还是直接说正事吧。”

东云同学的父亲给人一种相当温柔的印象。

让我不禁产生了好感。

果然只是几件事情凑到一起导致我多虑了吗……?

我正这样想——

“青柳君,你是出身于孤儿院吧?”

看样子我那不祥的预感命中了。

“青柳君,出身于孤儿院……?”

夏洛特同学看向我的眼神中写满了难以置信。

因为到现在我也没和她说过,会惊讶也是难免的。

“是这样的没错,那又怎么了呢?”

即便意识到自己的感情产生了波动,我也还是竭力保持平静,继续看着东云同学的父亲。

随后,他又继续向我提问。

“名字叫明人,生日是十一月十一日,血型是A型,我说的没错吧?”

看样子,他是在寻求切实的证据。

所以才会来向我确认这些事情。

“嗯,确实都是正确的。”

“果然……”

东云同学的父亲托着下巴,面带严肃的表情陷入思考。

在此期间,我观察起了周围人的样子,夏洛特同学面带困惑地看着我的脸,东云同学的母亲则是满脸的愧疚不安。

而东云同学却面带欣喜地看着我。

看着东云同学和她母亲的状态,我意识到自己的预感毫无疑问是命中了。

“夏洛特同学,劝你还是趁现在赶快离开吧。”

更加深入的事情,我不希望她听到。

这样的判断自然而然地从我嘴里说了出来。

“青柳君……你不希望我在这里吗……?”

听到我这充满拒绝含义的话语,她脸上的不安神色愈发浓重。

面对担忧着的她,我摇头表示否定。

“并不是那样的……但是,大概听到这样的事情只会让你受到打击。”

如此温柔的她,就算这件事发生在和自己毫不相干的我身上,她肯定也会感到忧郁吧。

所以,我还是希望她能够离开这里。

但是——

“青柳君要是不嫌弃的话,请让我待在这里……”

她并没有回去的打算。

“……好吧,我知道了。”

既然夏洛特同学都明确说出自己的想法了,那我也只得让她继续待在这里了。

而且——有她在的话,我也能够免于气血上头。

“青柳君……不,明人君。”

在我还看着夏洛特同学的时候,东云同学的父亲故意用我的名字而不是姓氏来称呼我。

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后说道。

“虽然事情突然可能会让你感到混乱——但,我其实就是你的亲生父亲。”

“诶……?”

听到东云同学父亲的这一句坦白,我内心波澜不惊,而夏洛特同学却发出了惊呼。

“那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动摇暴露无遗的夏洛特同学因为理不清现状这样开口提问道。

“事情,还要回到明人君和华凛出生的那时,其实他们两个是同卵双胞胎。”

“青柳君,和东云同学是双胞胎……?”

夏洛特同学看看我,又看看东云同学。

但是,看她的表情明显就是根本无法相信。

因为我和东云同学的长相可以说根本没有神似的部位。

虽说是同卵双胞胎,但长的不像也不并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没错,就是双胞胎。但是……当时的我,因为做了朋友贷款的担保人,代替逃跑的朋友背下了巨额的债务……所以,完全没有条件能够同时抚养两个孩子……”

“所以,就把青柳君寄送到了孤儿院……?但是,青柳君和那个孤儿院的孩子并不是……”

“寄送?才不是吧。把小孩子放在纸板箱子,丢在了孤儿院的门口才对吧?”

“——!”

在我补足了事情的全貌后,夏洛特同学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了东云同学的父母。

东云同学对于事情了解地似乎也没那么全面,眼神里同样充满了诧异。

但东云同学的父母并没有否认。

“可笑的是,我被放进的纸板箱里还放着一张纸条,你猜那上面写着什么?”

“……名字和生日……还有血型……?”

“不愧是夏洛特同学,完全正确。”

聪慧的夏洛特同学通过谈话的走向也发现了吧。

“那么为什么警察没有逮捕他们呢……?”

抛弃婴儿是犯罪行为。

理应是该受到法律制裁的。

然而犯下了此番罪行的这对父母却没有被逮捕,对此夏洛特同学会疑惑也是理所当然。

“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但似乎是我所在的孤儿院做了什么吧。而且还在为欠款的事情为难,我和东云同学出生都不是在医院而是在自己家对吧?”

对于自己被寄养的事情,我并没有详细去了解。

只是听孤儿院的人说,纸条上特意写了我的名字和生日,这证明父母还是爱你的,或许只是因为无可奈何的事情才没办法养育我。

只是为了不让我成为内心充满怨恨的人,才这样教育我吧。

而且在自家接生,或许也只是为了隐瞒自家生出的是一对双胞胎。

至于实际情况,我无从得知。

“其实,我们是因为爱着你……所以才留下了你的名字和生日……”

看他诚恳的态度,或许真的不是在说谎。

但是,抛弃了我的事实是不会改变的。

因为这个,我究竟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

“所以,事到如今说这个有什么意义呢?”

我冷漠地问道。

怎么说也不可能只是想要解释我被抛弃的理由吧。

“其实呢,不久之前所有债务终于全部还清了。所以——希望你能够重新和我们一起生活。”

“——!”

如果可能,我一辈子都不想听到这句话。

将自己的孩子遗弃,现在还有什么脸说出这句话呢。

不会真的认为我对这件事一丝丝的怨恨都没有吧?

“青柳君……”

怒气在我体内冲撞,在一声呼唤我才得以寻回自我。

看向声音方向,那是正担心地看着我的夏洛特同学。

不行啊,可不能让她看到我这丢人的样子……

“听,听我说,青柳君……!”

待我正打算强行压制内心的怒火时,东云同学冲到了我的面前。

对于稳重的她来说,实在是相当罕见的举动。

“什么事……?”

“我,我真的很开心……!得知青柳君是我的哥哥……!所以,和我们一同生活吧……!”

东云同学的心情并没有掺杂善恶。

纯粹地因为得知我是她哥哥而感到喜悦,纯粹地相信成为一家人就会变得幸福。

恐怕其他的事情,她根本不曾考虑过。

“……抱歉,我希望能够给我一些时间考虑。”

本来是想要当场回绝的,但是现在即便做出的回答也肯定只是在发泄怒火。

如果夏洛特同学和东云同学不在场的话这样做也无妨,但是因为她们在场,无论如何我也不能采取那样的行动。

更关键的是,我不想辜负如此为这件事而欣喜着的东云同学的期待。

可恶……

“走吧。”

我抱起在墙角睡着的爱玛酱,然后笑着朝夏洛特同学说道。

这让夏洛特同学瞪大了眼睛,面向了好像还有什么话想要说的东云同学父母那里。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出那么残酷的事情——”

“夏洛特同学,已经可以了。总之,明天还要上学,我们该走了。”

“……好吧。”

我抓住了夏洛特同学的手腕,这才让她不情不愿地点头不再继续纠缠。

然后,跟在了打算离开这里的我身后。

之后的事情我已经记不太清了。

回过神时,人已经到了家门前。

“青柳君,那个……”

“对不起,让我自己静一静。”

“啊……”

夏洛特同学似乎还有什么想要说,可我把爱玛酱交给她之后就打开自家房门自顾自地走了进去。

然后关紧了门——倚着门板伴随着沙沙的声响,我瘫坐到了地上。

“为什么,事到如今才……”

我蹲坐在门口闭上了双眼,脑海里满是曾经惨痛的回忆。 

第六章 相互支持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