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幕间 我坦白的真话

第三卷  幕间 我坦白的真话「今天好开心喔……旅行固然开心,在家里一起玩游戏,感觉也不错啊……」

我回到家后,换上居家服,直接倒在床上。我回想开心的回忆,还有……不开心的回忆,然后喃喃低语。

不过我们一起玩游戏……应该说,我高兴的是能和阳信黏在一起,做同一件事啦……游戏方面,我只是旁观而已。

阳信是不是也心满意足呢?是就好了。不过,我还没跟他说我到家了。因为如今一个人独处,我才开始涌现对他做了那些事的罪恶感。多亏志信伯母他们帮忙,负面情绪其实已经某程度抹消了,但紧紧黏在我心上的那东西,却怎么样都拿不下来。

我没由来地看着智慧型手机的萤幕。萤幕上显示着我们一起入镜的照片,还有第一次安装的聊天APP图示。

我轻抚着那个APP的图示。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安装这种APP。虽然只看到文字,不过陪阳信商量的巴隆先生感觉是个很成熟的男性,皮琪妹妹也很可爱。

其他人也都是好人……阳信就是和他们商量,才会真诚地对待我吗?又或者,那是阳信本身个性使然呢……

算了,想这种问题也不会有结果。我只要知道阳信和他的朋友们都是好人就够了。

而且我也顺利跟大家道谢了。

话说回来……我没想到阳信会那么忌讳直接叫别人的名字耶。我一想起当时的事,双脚就不断拍打床铺,让我忍不住觉得自己好讨厌,全身上下都好烦闷。妈妈可能会骂我很吵,可是我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感觉到隔阂,所以希望他直接叫我的名字,但我没想到要阳信省略「同学」不说,会让他露出看起来那么难受的表情。我不禁觉得自己好没用,觉得自己对他做了好过分的事,结果就掉了几滴眼泪。

被阳信看到我在哭也很糟糕,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光是想起当时的事,我的身体就无法冷静,所以无论哪个部位都好,我就是想动一下。

虽然我们才刚分开,但我现在就已经想马上去见阳信了。

可是现在是晚上,不可能真的过去,而且我也不知道抱着这种心情去见阳信会发生什么事……总之我现在就是这种心情……不过按照我的个性,就算真的见面了……我应该也不能怎么样吧……

「人类真的是很贪心耶。明明觉得能在一起就好了,却会想贪求更多。阳信他没办法直呼我的名字……会不会是以前发生过什么事啊……?」

我就这么自言自语。

我想着想着,还是觉得就连通知他到家了,都会造成他的困扰。对我来说,是有点罕见的消极心态……今天干脆直接睡觉吧。

当我这么想,智慧型手机上出现一则陌生的讯息。讯息内容是一行字:「皮琪小姐邀请您。」

也难怪我会觉得陌生,那是我今天才刚安装的APP发出的讯息。APP上有个数字1,所以一定没错。

「咦?皮琪妹妹?」

皮琪妹妹是阳信玩游戏的朋友,我今天认识了她……是个女孩子。我一打开APP,程式画面上出现了一行稍有不同的文字:

『皮琪小姐邀请您进入聊天室。要参加吗?』

聊天室……刚才我们一群人相谈甚欢……这好像是聊天的邀请。

萤幕上有参加和拒绝的两字选项……我点了参加。这种功能和通讯软体的群组好像没什么不同。

参加的人只有我和皮琪妹妹两个人……感觉有点紧张。

『你好,小七……对不起,这么晚了还找你。你现在是一个人吗?可以聊天吗?』

「皮琪妹妹,你好。我现在是一个人喔,可以聊天。怎么了吗?要聊天我随时都欢迎,不过只有两个人……感觉有点紧张耶。」

皮琪妹妹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这是我的感觉啦。

她的措词全都很可爱,话虽如此,感觉也不是做作女。虽然只看得到文字,我却能感觉到一股浑然天成的可爱。

我想和她互称姊妹,所以白天才会互相提议用亲昵的叫法。她刚开始还有些为难……最后还是答应了。

『卡尼翁先生……没有跟你在一起吗?你们是情侣,而且都在房间里……我没想到这一点!对不起,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这种事!再怎么样,我们也不会这么晚了还在一起啦!我已经回家了啦。你有事找卡尼翁吗?要我把他抓到聊天室里吗?」

皮琪妹妹的想法真大胆。再怎么样,我们也不会这么晚了还在一起……不对,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但对我们来说还太早了啦。不过既然她会想到阳信,我还以为她是有事找阳信,没想到……

『不用,我想和你单独聊天……所以没关系。』

仔细想想,她都只邀请我一个人进聊天室了,当然是这样吧。可是我们刚才都聊那么多了,难道怎么了吗?反正我也想再和她多聊一点,这样正好。

之后再跟阳信报备,说我和皮琪妹妹单独聊天好了。内容当然要保密……不过他一定会吓一跳吧。会不会又有点吃醋呢?

不过故意惹人吃醋也太没品了,就当是女孩子之间的悄悄话……万一有什么状况,就跟阳信商量吧。

我心里是这么想的,不过今天的对话……还是我和皮琪妹妹之间的秘密。

『小七,今天谢谢你了。我们队上没有年纪相近的女孩子……我总觉得好像多了一个姊姊,很开心。』

「我也很开心喔。其实我有妹妹,不过皮琪妹妹跟我妹妹是不同的类型……我记得你是国中生吧?」

『对,要升二年级了。』

跟沙八同年啊。不过如果沙八是个活泼的运动少女,皮琪妹妹给人的感觉就是文静的文学少女了。虽然我只凭文字判断,但就是有这种感觉。她绝对很可爱。

『其实……我今天有话想跟小七说。可是刚才卡尼翁先生也在,我不好开口……所以才会这么晚联络你。』

「不好开口?时间我是不介意啦……但你可以吗?」

『我现在在被窝里偷用智慧型手机。爸爸和妈妈都睡了,所以我是觉得好像在做坏事啦……不过我最近在这个时间也都会跟人聊天,所以不要紧。』

她的措词真的都好可爱。我是不是也有这种时期啊?感觉令人会心一笑。

正当我心想,既然她觉得好像在做坏事,那我是不是应该对她说声「没关系」时,她再度发出讯息。

『……其实我今天联络你,是有件事想跟你道歉。』

跟我道歉?她应该没有什么要跟我道歉的事啊……如果是我做了什么有失礼数的事,她要我道歉,那就另当别论……但她有对我做什么吗?

……当我这么想……她却说出令人震惊的一句话。

『其实一开始,只有我一个人反对卡尼翁先生和你交往。而且……我还说了……「应该要分手才对」这种话。』

从我们直到刚才为止的对话,完全感觉不出有这种迹象……当我听见这一席令人震惊的言语,我操纵智慧型手机的手,停了那么一瞬间。

同时也对自己感到羞愧,竟让这么可爱的孩子道歉。

她不会知道……但她的担忧……肯定成真了。我策动微微颤抖的手,这么询问她:

「卡尼翁跟你们商量事情的时候,都说了什么?」

『他说他被辣妹类型的女生告白了。所以我……因为我知道卡尼翁先生是个认真、老实的人……不对,我跟他只在游戏当中交流,就自以为很瞭解他……我想说他一定是被玩弄了……所以……刚开始才会反对你们交往。』

我的心紧缩了一下。

我能从她的字里行间感觉到她替阳信着想,才会持反对意见的事实和感情,以及现在对我的歉意。

而且……我想她一定……

「唉,皮琪妹妹……你说刚开始……是过去式吧?所以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吗?」

『是啊,你说得没错。请你放心吧。我现在已经很支持你们了。』

「嗯,也是啦。就是因为你支持我们,才会建议他要把对我的喜欢说出口吧。」

『是啊,因为卡尼翁先生每天、每天都开心地说着和你相处的情形啊。像是约会那天的事……看得出来你们很重视彼此……所以我才会……决定和大家一起支持你们。』

这样啊,我就知道……因为这句话,我看出来了。我看出皮琪妹妹的心意了。

我的想法一定没有错……该道歉的人,果然是我才对。

『所以我今天很高兴能和你聊天。同时,也觉得先入为主就反对的自己很可耻……这样的感觉愈来愈强烈……因此才无论如何都想跟你道歉……』

看着中断片刻才传过来的这则讯息,我也想了很多。她对我这么好,还鼓起勇气,像这样跟我道歉。一想到她这些心情,我的心就好痛。

『对不起。我这样根本是自我满足,很自私吧……就算跟你说这些,也只是让你为难而已……难得你都愿意跟我交朋友了……』

「唉……皮琪妹妹……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事……?如果是我答得出来的问题,你要问什么都行……」

「要是我弄错了,我先道歉。皮琪妹妹……难道你……喜欢……卡尼翁吗?」

这时候……皮琪妹妹的讯息中断了。这样的中断,在我看来,就是回答了。接着……她隔了一小段时间后,输入她的回答:

『……对不起……你说得没错……我喜欢卡尼翁先生。我喜欢着……不知道长相、本名,还有居住地的他。』

当我看到这段文字,不禁反省自己的问法或许有点坏心眼。她明明没有必要道歉,只有文字果然很难传递一些细微的语意和用意。真难啊……

我明明不打算责怪她,但如果我的做法已经变成在责备鼓起勇气的她,那只会是反效果。我想说的……是另一种……

对了……我记得这个APP……好像也可以用声音对话吧?

我看了看APP的设定,发现这个APP好像有可以用声音和对方说话的功能。我犹豫了一下,不过……为了正确传递出我的想法,这是最好的方式。

这让我萌生不同于和阳信说话时的紧张感,但跟皮琪妹妹提起的勇气相比,这根本不值一提。因此我对她提议:

「唉,皮琪妹妹……我们能不能……不用文字……用通话功能说几句话?因为我……想跟你说说话。」

『咦……?要通话……是吗?』

「嗯……可是现在已经晚了,会造成你的困扰吗?」

『……没关系,我也……想直接和你说说话。』

我本来想说,要是被拒绝,那该怎么办?还好她接受了我的提议。

就这样,我开始有生以来第一次……跟不知道长相和姓名的小女生聊天。

「皮琪妹妹……我再重新说一次,幸会,我是七味。」

「幸……幸会……我是……皮琪。呃……小……七……?」

「不用叫得这么有疑虑啦。别客气,继续叫我小七吧。」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对自己的行动感到些许紧张,但我还是听着皮琪妹妹说话。

她好像也很紧张,声音有点颤抖。我提醒自己要尽可能以温柔的音色说话,不让对方感到紧张。

哎呀……不过……她的声音超可爱的……

她的声音……我可以听一整个晚上。是如轻声细语一般,很疗愈的声音……这种声音是不是叫耳语声啊?是我绝对不可能会有的声音。

我一瞬间沉浸在「她好可爱」的感叹中……但这份感叹就先放在一边吧,否则话题不会有进展,重点也会偏移。

总之,是我提议要这么做的,我得跟她说说话才行。

因为皮琪妹妹同意用语音通话,我尽管费尽千辛万苦,操作还没摸熟的APP,却也能和她通话了。听说阳信也没做过这种事……她也是第一次和人通话。

「对不起喔,突然要你用语音通话……我觉得如果只有文字,没办法表达我想告诉你的心情……所以才想直接用说的。」

「不、不会……我也有点这么想……听到你的声音,我松了一口气。你的声音好漂亮……感觉就像玻璃一样清透。」

听到这种如诗般的美丽比喻,我的脸颊微微燥热。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夸奖我的嗓音……

「你在说什么啊?你的声音也很可爱,让我很羡慕啊。如果我是玻璃……你会是什么呢……抱歉,我想不出什么好听的比喻……是很轻很细的……铃声吗?反正是很可爱的声音!」

「不……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可爱……第一次有人这么说……」

我们互相夸奖彼此的声音,结果似乎因此缓和了紧张,我们都轻轻笑了。

她好像窝在被子里,就快睡了,所以不能发出太大的声音……即使如此,她的笑声同样很可爱。

我们互相笑了一会儿后,陷入短暂的沉默。接着我首先确认刚才说过的话。

「皮琪妹妹……你喜欢阳……卡尼翁对吧……」

我差点就像平常一样,叫出阳信的名字,但最后还是用尽全力忍住,修正了他的名字。

「……对不起……就算我跟你说这些……也只是徒增你的困扰吧?」

「你不要道歉,我不觉得是困扰。而且……我觉得你很厉害,很尊敬你喔。」

「尊敬……怎么会……我这种人……」

我这种人……是吗?她这种说法,让我联想到刚认识没多久的阳信。

说不定阳信和皮琪妹妹很像……所以皮琪妹妹才会被阳信吸引吧。一想到我就这样半路杀出来,就觉得好愧疚……

「我当然尊敬你啊。因为喜欢的男生交到女朋友了……但你还是有办法支持他……我就绝对办不到。你是个很温柔,很可爱……很值得尊敬的女孩子喔。」

「你不生气吗?我喜欢你的男朋友……还反对你们交往……」

「这没什么好生气的啊。因为假如立场反过来,我也会反对。要是知道自己喜欢的人被别人告白了,一定会嫉妒……这种反应很自然啊。」

「……小七,谢谢你……我好像懂了……卡尼翁先生喜欢你的原因。」

对于我说的话……我感觉得出皮琪妹妹的声音出现安心的音色,以及温柔的情感。同时,我的心也出现了一丝刺痛感。

「皮琪妹妹,你知道我不清楚的卡尼翁吧?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他玩游戏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人啊?」

「呃……这个嘛……其实我……在学校几乎没什么朋友……独处的时间比较长……所以……才会开始用爸妈帮我买的智慧型手机玩游戏。」

关于这一点,阳信也一样吧。以前的阳信,我也只知道他的名字……他是个文静、不起眼的男生……我几乎没见过他和别人走在一起。

「后来我就在游戏里遇见卡尼翁先生。刚开始,我对他没有感觉,只觉得是个讲话和我很像的人。」

「很像……是吗?我好像隐隐约约懂。是因为你们都是文静型的吗?」

「……可是我们决定性的不同是……我觉得在学校没朋友很难受……可是卡尼翁先生却不觉得有什么。」

「不觉得……有什么?」

这句有些蹊跷,引起了我的兴趣。皮琪妹妹接着陆续告诉我,以前阳信说过哪些话。

「是啊,他对我说……『其实也不用勉强自己在学校交朋友,像这样在游戏里也能交朋友啊。在不一样的环境里,也能交朋友……我觉得你不用介意自己没什么朋友啊。我就把你当成朋友,那你呢?』这样。」

「啊……感觉的确很像他会说的话……」

这个确实是我不知道的他,但该怎么说呢?我可以轻易想像他当时的口气,忍不住偷笑出声。皮琪妹妹也跟着我笑了,然后继续说:

「我想,那对他来说,或许只是一句不重要的话……可是我听他那么说,心里觉得获得救赎了。我在国中没什么朋友,也打不进大家的圈子里……但我感觉他那句话是在告诉我『那也没关系』……」

「所以……你才会喜欢上他啊……」

皮琪妹妹说完后,没有再出声。她首先深呼吸,再向我坦白她的心声。这明明需要莫大的勇气,她却愿意如此对我全盘托出。

「那是一个契机……吧。后来他所说的话总会停留在我的眼中,一起聊天变得非常开心……因为有他说的话,我在学校的生活不再那么痛苦……当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喜欢上他了。」

她在羞涩中说的这些话语很可爱。不过……下一瞬间,她的话语却变得不安。

「……我很怪吧?我只是被他不经意说出的一句话拯救。我不知道他的长相、本名,还有住的地方……他明明是个我一无所知的人……说起来,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是个男人……但我还是喜欢上他了。」

这句带着不安的话语,配上她可爱的音色,感觉彷佛下一秒就会消失。所以我立刻接下她的话:

「这不奇怪啊。」

我首先对她说出这短短的一句话。没错,她一点也不怪。就算不知道长相和名字,却依旧喜欢上一个人──这才不是怪事。

为了让她放心,我继续说:

「你不怪喔。就算不知道长相、名字、详细的个性,或是住的地方……喜欢上一个人都不会是一件奇怪的事。」

阳信在游戏中,依旧维持着他的本色。所以我无法说她这样很怪,也无法觉得她很怪。

因为我就是这样。

她明明是个国中生……想法却比我还要成熟许多。

如果她愿意对我吐露这些真心……那我认为我也要开诚布公,这样才是一种礼貌。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是我还不曾对阳信说过的事。要是说出来,皮琪妹妹说不定会因此讨厌我。即使如此,我……还是想老实告诉她一个人。

「皮琪妹妹,其实我喜欢上卡尼翁,是在我向他告白之后。我对他一无所知……是在之后才喜欢上他的。」

我感觉得到皮琪妹妹倒抽了一口气。她是不是很惊讶?可是……为了回应她的心意,我也要把我的秘密告诉她。把我没告诉「他」的秘密告诉她。

「你愿意听我说吗?其实我会向卡尼翁告白……不是因为我喜欢他。我把顺序反过来了……向他告白之后,我才喜欢上他……因为……我之所以会告白……是因为惩罚游戏……是一场骗局。」

后来她始终默默听着我说话。我说出了这些事,就算她因此瞧不起我,我也无可奈何……她会有什么反应呢……我因为紧张,身体开始冒汗。

随后,她的话语打破了……宛如永恒的沉默。

「这种事……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告诉我啊!要是……要如果我去跟卡尼翁先生告状……你打算怎么办!」

她挤出的这句话在颤抖。

她说得对,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可是比起这种可能性,我们同为喜欢上同一个人的女孩子……我更想真诚地面对她。

「你一丝不苟地面对我,如果我不用同样认真的态度面对你,那太失礼了。所以皮琪妹妹……你不必介意对我有什么想法,也不用把反对交往的事放在心上……因为这全都是我的错……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

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然后端正姿势。虽然对方看不见,这却是我的心情问题。接着,我对她道出歉意:

「皮琪妹妹,我很抱歉。」

「小七……」

她的声音在发抖,我感觉得出她在哭。到头来,我还是惹她哭了,我觉得自己好丢脸。明明就是为了防止这种事发生,才选择语音通话的……

其实我应该要先跟阳信赔罪才对……可是无论现在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后悔。无论跟我喜欢上同一个人的她做了什么,我都会概括承受。

「……小七……你现在已经……喜欢上卡尼翁先生了,对吧?」

「嗯,我很喜欢他……很喜欢。我在和他相处之间,对他的感情愈来愈深了。」

「那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万一我是个狡诈的人……你要怎么办?」

「如果是你,不管做了什么,我都不会后悔……而且啊,我刚才说的那些……我打算在交往满一个月的纪念日告诉他。我要把一切告诉他,跟他道歉,然后再重新告白……到时候要怎么做,我想交给卡尼翁选择。」

「这样……你大可以不要说啊!为什么要特地……做这种事……!」

「因为这是我给自己的一个交代……所以、所以啊……」

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这句话,光是用想的,我就快哭了,但我忍着流泪的冲动,以有点轻佻的方式告诉她。我硬是挤出那句话,希望能多少用开朗一点的方式让她知道。

「所以啊,皮琪妹妹……要是我被甩了,卡尼翁就拜托你了。」

一行泪顺着脸颊滑落。

因为我觉得有愧于她,加上想像了到时候的事,胸口一阵紧缩,才会落泪。不过我把那句话本身说得很开朗。幸好她只听得到声音……

接着她以非常明亮的声音……对我说出鼓励的话语。

「放心吧……我能保证……不会变成那样。」

「真的没问题吗?」

「绝对没问题啦。因为卡尼翁先生绝对是最喜欢你的人。小七……我只会等你来跟我报告幸福的结果喔。今天我们谈的事情……是女孩子间的秘密。」

没有毕恭毕敬的话语,感觉就像说给同年代的人听一样……我觉得很高兴,感觉得到内心深处有一股慢慢扩大的暖意,充满着不同于和阳信说话时的感受。

「……皮琪妹妹,你愿意……原谅我吗?」

「嗯,因为你也原谅我了啊。既然这样……也不能这么说啦,但反正我也会原谅你。我们是朋友嘛……啊,我这样对待年长的人,是不是没大没小……呢?」

说到最后,她突然变得毕恭毕敬。我觉得很滑稽,便笑着告诉她:

「不会……我很高兴……皮琪妹妹……我们是朋友没错喔。所以如果你说话能更自在一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皮琪妹妹。」

「……谢谢你,小七。」

我们互相道谢。虽然我们不知道彼此的长相、本名、居住地,还有就读的学校……我们还是变成朋友了。

这感觉有点神奇……不过我觉得我的世界又变大了一点。

后来,我和皮琪妹妹又聊了一会儿。从阳信的话题,一直到平凡无奇的话题……总之聊了很多。因为时间已经晚了,我们真的只聊了一下下。

「像你这么好的人在学校居然没什么朋友……真是难以置信……」

「因为我不擅长主动……不过多亏卡尼翁先生,我不再觉得郁闷……也有几个感情不错的朋友了。所以现在学校对我来说,也有点乐趣了。」

这样啊……多亏阳信……那真是令人高兴。总觉得……因为皮琪妹妹,我又开始想跟阳信说话了……不行,今天就直接睡觉吧……

「小七,你等一下要跟卡尼翁先生聊天吗?」

「……咦?」

「我想说你最后应该会想跟最喜欢的人讲讲话再睡觉吧。小七,谢谢你。我一直觉得自己不能拘泥在这段感情上,今天我终于成功放下一直闷在心里发酵的感情了。」

这句话刺进我的心头。我让阳信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还有喜欢他的资格吗?我用轻率的言语,让他那么伤心,我有资格吗?

「皮琪妹妹,我可以问一件事吗?你对直呼别人的名字有什么想法?」

我突如其来的疑问,让她发出讶异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她喃喃开口:

「我没办法耶……我会思考对方会不会觉得很讨厌。」

「这样啊……谢谢你。皮琪妹妹,晚安了。」

「?嗯,小七,晚安。」

我切断和皮琪妹妹的通话后,直接倒在床上,并在心里跟她道歉。

我好像隐隐约约……明白阳信为什么不愿直呼我的名字了。虽然不能说得很清楚,不过跟和他个性相似的皮琪妹妹聊过后,我大概懂了。

他以前都不怎么与人交流,说不定是在害怕会被我讨厌,但我却无理取闹,还为难他……

「我搞砸了啊……」

阳信应该已经睡了吧?我心里想着他。明明想联络他,身体却不肯动。

结果这一天是我交往之后,第一次……没有联络阳信。 

第五章 与过去诀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