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公主和水族馆

第三卷  公主和水族馆1月5日 7点53分

过完年,今天是莎拉最后一天的寒假。

惣助和莎拉在年底和年初这段期间,只有在一月二日时去奉祀岐阜总产土神的伊奈波神社做新年参拜,其余时间几乎都宅在家里。

惣助的父亲草剃勋似乎被其他亲戚孤立,离婚后不管是盂兰盆节或新年都不会去拜访亲戚,所以惣助从以前就是像这样待在家里过年。

镝矢侦探事务所在过年期间基本上也有营业,可是过年时都没有新的案件上门,唯二的访客就只有上门来玩过几次的友奈和来包红包给莎拉的勋而已。

吃茶店『雷鸟』在年底年初公休,从今天开始恢复正常营业,惣助和莎拉下楼去吃优惠早餐顺便跟老板拜年,吃完后又回到了事务所。

「喏,惣助。」

一钻进暖炉桌,莎拉开口说话了。

「什么事?」

「奴家有寒假作业还没写。」

「你希望我帮你写?小学生程度的作业,你应该一眨眼就能写完了吧。」

「如果是算术习题当然一眨眼就搞定了,可是有一个作业让奴家觉得很棘手。」

「真的假的?」

惣助真心吓了一跳。他很难想像公立小学会出困难到连莎拉都觉得很棘手的作业。

「到底是怎样的作业?」

「作文,题目是寒假的回忆。篇幅限定三张原稿用纸以内。」

「……原来如此。」

惣助理解了。

「你拿我们去新年参拜的事情来写不就得了?」

听到这个提案,莎拉皱起了眉头。

「新年参拜累死人了,一点都不好玩。」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啦。」

神社这种地方对小孩子来说本来就很无聊,尤其伊奈波神社每年都被很多前来新年参拜的观光客挤得水泄不通,是非常知名的景点。尽管周遭有贩售章鱼烧之类的路边摊,可是现场人山人海,连想要边走边吃都有困难,最后两人空手而回,什么东西也没买。

「不然你可以写友奈来找你的事情。你们不是用Amazon Prime看三国志的电影看得很开心吗?」

「咱们没有看得很开心,而是骂得很开心。而且真的要写批评那部电影的文章,三张原稿用纸还不够写呢。」

「那部电影有那么糟糕吗……不然写你在电视看箱根驿传看得很感动的事情如何?」

「有很多事物奴家完全无法理解有趣之处,第一名就是马拉松。」

「因为你是运动白痴嘛……我爸包了很大一包红包给你的事情呢?」

「只不过是收个红包而已,奴家没信心写满三张稿纸,假如真的要写,也只能拿草剃家的复杂家庭背景帮内容灌水了。」

「不要闹了……不然写在有马纪念赛事时赌赢的事情?」

「那个可以写吗?」

「写出来好像不太妙……让小孩子玩赌马的事如果曝光,搞不好我会被学校找去问话。」

「呣~」

莎拉用彷佛含怨在心的眼神注视惣助,惣助则面露苦笑说道:

「有话想说就直接说吧。那个……反正我们是父女嘛。」

惣助有些难为情似地说道后,莎拉也涨红了脸。

「……带奴家出去玩。」

然后,莎拉用微小的音量向惣助撒娇。

「我知道了。今天就临时公休吧。」

「真的吗!?」

惣助莞尔一笑。

「所以呢,你想去什么地方玩?」

莎拉堆起满脸笑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侏罗纪公园主题乐园!」

「不要提出无理的要求。」

「哈哈哈,知道啦,奴家只是在开玩笑。国外才有侏罗纪公园主题乐园。所以这一带去哪里才看得到恐龙?」

「……」

惣助目不转睛地看着莎拉的脸。

「嗯?」莎拉微微偏起脑袋。

她的反应看起来不像是跟平常一样在乱开玩笑,而是真的满怀期待,眼睛闪闪发光。

「……呐,莎拉,你知道恐龙在很久以前就灭亡了吗?」

「当然知道。」

莎拉点点头说:

「可是现代不是已经从化石抽出DNA,让恐龙重新复活了吗?」

「……你说的那个是电影情节。或许……现代还是有恐龙的后代残存在某个角落吧,可是如果你是想看以前的恐龙,很抱歉,地球上没有这种地方。」

「你说……什么……」

莎拉一脸愕然。

「不,我才想问为什么你会有那种欢乐的误解呢。」

「因为奴家以为这个世界的科学技术,应该有能力透过DNA复育恐龙啊!」

说到这里,莎拉心头一惊。

「照、照你这么说,人类搭乘火箭飞向宇宙,也是纯属虚构的吗!从现实角度思考,人类怎么可能去得了宇宙!」

「不,那是现实。」

「……所以火箭是真实存在的?」

「是啊。」

「人工卫星呢?」

「也有喔。」

「也有国际太空站?」

「是啊。」

「所以说,前泽社长(编注:指日本亿万富翁前泽友作。)从宇宙大撒钱不是推特上面的造假影片,而是实际发生过的事情吗?」

「是啊。」

「月球表面基地呢?」

「目前还没有,不过有在计画的样子。」

「火星环境地球化呢?」

「应该是有在进行研究吧。」

「太空电梯?」

「我记得那个也有在进行研究。」

「宇宙殖民地?」

「研究中。」

「钢弹。」

「实物大的钢弹立像已经有了。」

说到这里,莎拉一脸懊恼地低声嘀咕。

「呜奴奴……奴家……奴家已经分不清楚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构了!」

莎拉以严肃的语气如此说道,高举双手向后弯腰。

她应该是想模仿『骇客任务(一部以现实和虚构现实的疆界为题的电影)』里面的主角闪避子弹的经典动作,可是她的肢体太过僵硬了,导致看起来就像动作比较夸张的万岁而已。

惣助努力憋笑,淡淡地向这样的莎拉说道:

「会承认这种事情的小学生,说不定古今中外也只有你而已了。」

莎拉平常都是经由网路和图书馆汲取这个世界的知识,因为是独学而非系统性的学习,尽管知道很多稀奇古怪的杂学,相对却十分欠缺某些对这个世界的人类而言太过基本,以至于不会有人刻意写在网路或书本上的常识。

「无论如何,也只能请你放弃去侏罗纪公园主题乐园玩的念头了,还有其他地方是你想去的吗?要不要去动物园看大象或长颈鹿?」

「以前奴家住的世界也有类似动物园的地方,大象和长颈鹿都看过了。」

莎拉遗憾似地说道。

「水族馆呢?」

「水族馆倒是没有。」

「那我们今天去水族馆好了。」

「唔!」

莎拉元气十足地点头同意了惣助的提案。

1月5日 9点15分

惣助开车载着坐在副驾的莎拉,前往位在岐阜县各务原市的水族馆『Aqua Toto Gifu』。从惣助家开车到目的地,车程约三十分钟。

「好期待啊,水族馆!」

看到莎拉说得一副兴冲冲的模样,惣助感到有些内疚。

「有那么期待吗?」

「唔!」

「……其实我两个礼拜前就去过水族馆了,只是没告诉你。」

「你说什么!?自己一个人去也太奸诈了吧!」

莎拉生气地摆臭脸。

「我又不是跑去玩。上次我去静冈调查外遇案子时,调查目标的约会行程里,刚好就有包含水族馆。」

因为有任务在身,当然没有办法自由自在地享受参观水族馆的乐趣……话虽如此──

水族馆这种地方一来光线昏暗,二来移动的路线基本上有一定的规定,里面游客众多,且多得是可以躲藏的地方,重点是每个人都玩得不亦乐乎,根本不会去注意其他游客在干什么,所以在水族馆里面进行跟踪的难度很低,即使在执行跟踪,也有充分的余裕欣赏沿途景观。

「唔……既然如此,那咱们不要去水族馆,去其他地方比较好吧?其实奴家对这个世界的动物园也非常有兴趣喔。」

「你不用想那么多啦,动物园也好、游乐园也好,改天我再带你去吧……而且今天我们要去的水族馆,跟静冈那间的类型不太一样。」

听了惣助的回答后,莎拉露出有些不可思议的表情,说:

「是这样吗?好吧,那咱们今天就在水族馆好好玩个过瘾吧。惣助,奴家想看海豚秀!」

「……没有海豚秀。」

「你说什么?」

惣助向反问的莎拉淡淡地说道:

「我们现在要去的那间水族馆,没有海豚。」

「怎么可能……奴家以为水族馆最大的卖点就是海豚秀啊……居然有没养海豚的水族馆……」

莎拉先是露出大失所望的表情,旋即又重新打起精神。

「没关系,反正除了海豚以外,还有很多鱼是奴家想看的!例如鲨鱼!」

「也没有鲨鱼。」

「你说什么!?那、那虎鲸呢!?」

「没有。」

「魔鬼鱼呢!」

「没有。」

「鲔鱼!」

「没有。」

「花园鳗!」

「没有。」

「水母!」

「没有。」

「企鹅先生!」

「没有。」

「海龟!」

「没有。」

「鲑鱼卵!」

「又不是寿司店。」

「魬!鳅!稚狮!目白!TSUBASU!WAKANAGO!藻杂鱼!」

「你举的这些全部都是鰤鱼啊(译注:鰤鱼在日本依体型大小有不同的名称。)。附带一提,那间水族馆也没有鰤鱼。」

「腔棘鱼!」

「所有水族馆都没有腔棘鱼。」

「深潜者(译注:Deep Ones,出现在克苏鲁神话里的虚构生物。)!」

「有的话才可怕吧。」

「这、这个也没有那个也没有……!那间水族馆到底有什么鱼可以看!」

莎拉终于理智断线,气到快抓狂了。

「你先冷静……Aqua Toto是专门展示淡水鱼的水族馆。」

「淡水鱼?」

「没错。这间水族馆最大的卖点,是园区内有一个重现了长良川从源流到河口的自然风光的区域,还有栖息在长良川的鱼类、爬虫类和鸟类。」

「溪鱼不就鲫鱼、鲤鱼、鲇鱼之类的吗……那种鱼不需要特地跑去那么远的地方看吧……只是食物啊。」

莎拉露骨地觉得很没劲,惣助苦笑着说道:

「那里还有鳄鱼喔。」

「鳄鱼!?这个世界的长良川有鳄鱼吗!?太扯了吧!?」

惣助用恶作剧般的口吻,向目瞪口呆的莎拉说道:

「此外还有巨骨舌鱼、龙鱼这种超大型的鱼类,以及电鳗和电鲤鱼,没记错的话,好像还有食人鱼。」

「这边的长良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生态系根本已经崩溃了吧!话说,岐阜县民居然敢在有电鳗和食人鱼出没的河川戏水……这是什么疯狂的行径……」

莎拉的表情写满了战栗,惣助闻言笑着回答道:

「我刚才说的那些鱼类,并不是栖息在长良川的生物啦。」

「什么?」

「园内展示的生物,不是只有限定长良川这个区域的而已,还有栖息在亚马逊河和非洲、东南亚区域的生物。Aqua Toto Gifu是世界最大规模的淡水鱼水族馆喔。」

「原、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是不是稍微有些期待了呢?」

「只有一点点啦。」

莎拉涨红了脸,瞪着借机调侃的惣助,喃喃说道。

1月5日 13点8分

几个小时后。

在Aqua Toto Gifu参观完各种展示和海狮秀,接着到馆内附设的餐厅吃午餐,然后又去商店购买纪念品后,惣助和莎拉踏上了归途。

「鱼儿鱼儿鱼儿水中游~♪」

车内,莎拉抱着在商店购买的大山椒鱼娃娃,心情愉悦地哼唱着『鱼儿天国』这首歌。看来她今天似乎玩得很开心。

「才刚去逛完水族馆,马上就唱里面有『大家一起来吃鱼吧!』这句歌词的歌是什么意思。」

惣助吐槽后,莎拉笑着说道:

「这也是一种对鱼的爱的表现啊。不仅有观赏价值也有食用的价值,鱼真的很伟大哪。」

听莎拉这么一说,惣助忽然也想吃鱼了。

「确实……好,今天的晚餐我们就去吃寿司吧。」

「真的吗!」

看到莎拉心花怒放,惣助不禁苦笑。

「我说的是超市的盒装寿司啦。」

「咦~偶尔人家也想去寿司店吃寿司。」

「少得寸进尺了。你也不懂该怎么分辨寿司好不好吃吧。」

「告诉你,单论生鱼的话,奴家肯定是比你还懂的美食家。」

「少打肿脸充胖子了。追根究柢,异世界有吃生鱼的文化吗?」

莎拉露出鄙夷的眼神,看了用鼻子冷笑的惣助一眼,说:

「你也太瞧不起异世界了吧。即便咱们没有管理水族馆的技术,可是异世界可以用魔术冷冻保存鱼肉。即便生活在内陆地区,奴家也是吃过生鱼的。没记错的话,你们这边的世界在冷藏技术普及以前,捕到鲔鱼都是直接丢掉的吧,理由是因为很快就会腐坏了。唉,真是暴殄天物、暴殄天物。」

「呜……」

莎拉说得一脸洋洋得意。

「呜嘻嘻,跟白米和牛肉不一样,你们这边鱼的品种改良似乎还不是很发达哪。毕竟咱们那边历史还是比较悠久,有一定的优势存在。」

「这么说来,之前你吃到半价促销的飞驒牛感动得要命,可是吃鲔鱼中腹时的表情却很微妙哪……」

惣助想起过去的事情说道。

「鱼最重要的就是鲜度。让奴家那高贵的舌头品尝快过赏味期限的半价鲔鱼中腹,着实有些委屈。可是牛肉就不一样了,就连连锁商店的牛井,跟咱们那边世界的牛肉料理相比,都是人间美味。」

「差距有那么夸张吗?」

「唔。毕竟品种改良得持续好几个世代,不是一蹴可几的,咱们那边的牛肉跟你们这边的牛肉,在等级上大概存在着好几百年的落差。这种情况也不是只有在牛肉上啦。」

「你们那边的世界没有品种改良吗?」

「应该是有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基于经验法则进行的例子吧,可是在咱们那边的世界,品种改良……应该说跟遗传相关的知识,被视为一大禁忌哪。」

「禁忌?」

惣助好奇地反问。

「唔。在咱们那边的世界,应该有很多人发现把不同品种的米混在一起种的话,可以种出比平常更好吃的米吧,可是如果有人敢研究那个法则,或者想要把知识写成书本公开发表的话,会立刻被抓去砍头。不是只有奥菲姆帝国才会这样做,咱们那边的世界整体上都有这样的风气。」

「也太可怕了吧……何必管制得那么严格?」

「因为掌权的那一方知道魔术的才能是会遗传的。在武力等于魔术的社会,制定体制的那方不容许民众掌握跟他们同等的武力,所以凡是有可能会造成这种威胁的事情,都会在萌芽前彻底拔除。跟纯种赛马的小栗帽一样,当然偶尔也会有平凡血统的天才魔术师诞生,可是这种人通常都会被军方以优渥的待遇网罗,要不然就是被赋予一代限定的名誉贵族的地位,制定体制的人会利用各种好处,将那个人吸收成为自己的一份子。奉武力最强的皇帝一族为顶点的社会,就是透过这种方式来维持的。」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们的世界也太令人咋舌了吧。」

听完莎拉的详尽说明后,惣助叹了一口气。尽管两边是平行世界,可是莎拉的故乡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奇幻世界。

「毕竟咱们那个世界的支配体制,是建立在魔术的差距上,就算真的有什么可能颠覆体制的新技术被发明出来,最后也都会束手无策地被消灭。」

如是说后,莎拉露出有些寂寞的笑容。惣助看着莎拉那张落寞的脸庞说:

「……晚餐我们还是去寿司店吃饭好了。虽然是回转寿司啦。」

「什么是回转寿司?」

莎拉一脸纳闷。

「咦?你不知道什么是回转寿司吗?寿司会转来转去喔。」

「听你这样说,奴家还是不懂……寿司会旋转?什么意思?有什么目的?」

看到莎拉绞尽脑汁还是想像不出所以然来,惣助笑着说道:

「总之你看了就知道了。为了不要破坏兴致,在实际抵达寿司店前,禁止你上网调查。」

「唔。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奴家就拭目以待吧。」

……那天晚上。

第一次去吃回转寿司的莎拉,一下子就爱上了它丰富的娱乐性,喜孜孜地品尝起寿司。

然而,回转寿司的味道和超市的盒装寿司相比,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差别,结果她吃最多的还是日式炸鸡块、炸薯条和布丁等食物。 

传说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