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章 紫条院春华的嫉妒

第三卷  第五章 紫条院春华的嫉妒 我——紫条院春华正在晴空下享受着轻松的心情。

 现在,我穿着天蓝色的T恤和米色的百褶裙走在街上。阳光很强烈,但我的脚步很轻快。

 (呵呵……昨天也和新滨君发了很多邮件。)

 进入暑假后,新滨君十分频繁地给我发邮件,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我觉得他的存在离我很近。

 当然,我都会很开心地回复他,我也经常给他发邮件。

 也有时候因为暑假无所谓而发邮件到了深夜呢……但每次一有新信息,我就忍不住沉迷其中了,那也是没办法的。

 光是这样就已经很开心了,但今天对我来说还有特别的活动。

 (啊……只有女孩子的聚会真的让人很兴奋!)

 今天的聚会是在结业式前夕由朋友提议的。

 “到暑假了,一起去咖啡馆喝杯茶怎么样?我们仨总感觉缺乏青春活力的感觉呢,偶尔也该做些像一起闲聊这样女高中生该做的事吧?”

 对风见原……应该说美月的话,我毫不犹豫地表示赞同。

 然后,现在正在前往约定的咖啡馆的路上。

 顺带一提,关于名字的称呼,是舞提议到:“呐呐,还用姓来称呼是不是太客气了?”,于是就成了这样。

 我从以前就不太习惯用名字称呼人,说着“笔桥……啊,不对,舞……”这样亲近的称呼,因为害羞染红了脸,

 “不愧是春华……破坏力实在很高呢。”

 “呜哇……被这么紧张地叫名字,同样是女孩子也有点吃不消,真是危险……”

 虽然被两个人说了不太明白的话……

 (呵呵,踏入了名为直呼名字的朋友阶段,今天是女孩子们的茶会……真幸福啊。我现在太女高中生了!)

 回想起来,我总是为错过青春而感到寂寞。

 小学、初中的时候,没有人愿意与我交心。

 不自然地阿谀奉承的人、心怀敌意攻击我的人、害怕与我有关而只保持最低限度接触的人——女生们大概都分成了这几类。

 (我只是想普通地……和朋友们一起闲聊,一起玩耍而已……)

 就在我逐渐放弃青春的时候,我的人生迎来了转机。

 有一天,新滨君突然变得开朗起来,经常和我聊天,从那以后,各种各样的事都变了。

 其中尤其重大的是文化节,如果没有新滨君,大概不会成为那么难忘的活动吧。

 而且,期间的麻烦和辛苦,也让我交到了朋友。

 看起来酷酷的风见原美月,还有笑容开朗可爱的笔桥舞。

 我很高兴她们都很普通地对待我。

 (对新滨君的感谢,真的是说不尽道不完……虽然招待他来家里过一次了,但我觉得那还完全不够。)

 “不过新滨君喜欢的到底是……诶?”

 视线的尽头,是穿着私服一边擦着汗一边走着的新滨君。

 一瞬间,我的心豁然开朗。

 暑假还没过多久,邮件交流也很频繁。

 但实际见到新滨君的脸,就像见到了几个月没见的家人一样,让我欢欣雀跃。

 “新滨君!真是奇遇……呢……?”

 想要呼唤他的声音,却低了下去。

 因为新滨君不是一个人。

 走在他旁边的是一个很适合扎马尾的可爱女孩子。

 年龄大概比我小一两岁……新滨君和她谈笑风生,一看就知道是非常亲密的关系。

 “…………”

 如此看见的瞬间,不知为何,我的身体僵住了。

 呼吸变得困难,血液好像停止了流动,身体越来越冷。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他们已经融入了拥挤的人群,消失不见了。

 但是,我还是没能整理思绪。

 全身就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心像被锋利的刀刃刺痛。

 (这、这是什么……?明明只是看见新滨君和其他女孩子走在一起,为什么……)

 不明白自己的内心。

 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抱着被紧紧勒住的心——凝视着新滨君和女孩子消失的方向,原地矗立了好一会儿。

 *

 我是笔桥舞。

 是爱好运动身体的田径队女生。

 今天三个班上女生要聚在一起举行茶话会,我很开心。

 和社团的伙伴一起的话,无论如何干饭都会变成为主要目标,所以像现在这样很有女生气质的活动对我很新鲜,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紧跟潮流的女高中生。

 “哈喽!春华和美月都真早……呢……?”

 走进约定的咖啡馆,两人已经坐在了座位上。

 但总觉得样子很奇怪。

 “等、等下,你怎么了,春华!?表情怎么像是世界末日了一样?”

 坐在桌边的春华,往日天真烂漫的笑容消失不见了,仿佛背着一团乌云,垂头丧气。

 眼神也死气沉沉的,浑身都失去了生气。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状态了。”

 美月好像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脸困惑地说。

 “诶……?春华明明这么期待这场聚会……”

 美月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春华说着“一定一定一定要办!!我非常期待♪”,表现出了惊人的热情,在决定了要来咖啡馆的时候高兴得都要哭出来了。

 现在怎么一副钱全在股市里打水漂了一样的表情……?

 “啊……美月……舞……你们来了啊……”

 垂着头的春华摇摇晃晃地抬起快要哭出来的脸。

 “……对不起……很突然,有件事想和两位商量一下。能听我说吗……?”

 “吼吼,想商量的事吗?我当然完全OK。”

 美月抬了抬眼镜说。

 虽然平时看上去很认真冷静,但美月的好奇心非常旺盛。而且还是被朋友依靠而感到开心的类型,感觉她有点兴奋起来了。

 “嗯嗯!跟我商量什么都可以!发生什么事了?是和父母吵架了?还是电话打得太多了,欠费了两万日元?”

 “嗯,就是——”

 于是,春华讲述了来茶会途中发生的事。

 在街上偶然发现了新滨君,

 身旁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看上去非常亲密。

 然后,看到那副光景的春华的心被原因不明的痛楚折磨着。

 “新滨君和谁在一起,做什么,都是自由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好痛。我已经搞不懂为什么了……”

 ““…………””

 面对认真诉说烦恼的春华,我和美月以难以开口的微妙表情面面相觑。

 呃……该怎么回答才好呢……?

 我不知所措地看着美月,就连那位一向随性的少女也眉头紧皱,问到:“你说不知道为什么心痛……难道是认真的吗……?”得到“嗯,我肯定是认真的……”的回答后,她看向我,我点了点头。

 “啊……那个,春华。我们也考虑一下,能给我们一点时间吗?”

 “嗯嗯,你们也能帮我考虑一下我就很开心了……”

 得到垂头丧气的春华的同意后,我和美月背对着春华,凑近了脸。

 (这、这该怎么办……答案我们早就知道了,但是我们应该说出来吗!?)

 (那有点……应该由新滨君说,或者是春华自己发现吧……?)

 为了不让春华听见,我们低声讨论着。

 好像在我之前,美月就知道了新滨君对春华的爱恋之心,能谈到点子上真是帮大忙了。

 而且我也赞同美月的意见。

 要是我们现在说:“那是嫉妒,也就是说春华对新滨君——”这样的话,就太不解风情了。我想也有作为朋友不得不讲明白的情况,但至少不是现在。

 (说起来,关于一起走在路上的女孩子那件事……美月觉得新滨君有可能对别人变心了吗……?)

 (哈?怎么可能呢。说到新滨君,那可是春华至上主义者的沉重男人哦?不可能把目光转向其他女生的。)

 (是啊……)

 我深深地点了点头。

 注意到新滨君的心意后,我重新观察了他,知道了他平时就自带喜欢春华的光环。

 再综合一下从春华那里听来的话,新滨君在文化节那么拼命又全都是为了春华,那样不留余力的工作的动力全是来源于恋爱的力量的话,他的心意是不可能半途而废的。

 (真羡慕能被这么一心一意地爱恋着啊……我也想要一个为了我能拼命努力的男朋友……)

 “啊……说起来,我对这种感觉有点印象。虽然当时心没有那么痛……”

 “是吗?作为参考,能说说什么时候会那样吗?”

 美月催促着突然想起什么的春华继续说下去。

 以前也有过嫉妒的时候吗……到底是谁呢?

 “嗯,是在文化节的时候。看到新滨君跟美月和舞在一起,总感觉心里烦躁不安……虽然心里不痛,但感觉感情的方向很相似。”

 “啊!?”

 “诶!?”

 没有预料到的话,让我们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惊吓的声音。

 我、我们也被列入嫉妒的对象了!?

 (唔、嗯,直接跟我们说这些,看来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感情的名字呢……)

 为了不让像在忍耐疼痛一样把手放在胸口的春华听见,我们悄悄地再度开始会议。

 (我想……大概是因为至今为止的人生中嫉妒他人的经验太少,无法理解自己感情的真面目吧。我听新滨君说,春华好像也无法理解嫉妒她的美貌而缠上自己的女生的动机。)

 (诶……太圣女了吧……?)

 即便是我,也嫉妒着春华的丰满胸部,也在新滨君取得期末考试第一名的时候心里喊道:“太不公平了!我们来交换大脑吧!”……

 (我们那会儿是为了文化节,所以没有太大伤害,但这次是和不认识的女孩子走在一起,在这种缺少情报的状况下很容易发挥想象力,让人心痛吧。另外我觉得好感度也相应上升了。)

 (喔喔……原来如此……美月你难道恋爱经验很丰富?)

 (不,我只是因为憧憬恋爱而看了很多少女漫画,结果脑内恋爱模拟的能力变好了而已。但是啊,完全没有活用的机会呢!)

 不是,那种悲伤的事情,不用一脸得意地说出来吧……

 (话说我们和新滨君……不用那么担心吧。)

 (…………嗯,没错。)

 (喂、美月!刚才的停顿是怎么回事!?)

 (呵呵,什么都没有。比起那个,舞也“没有”吧?)

 (诶……啊、嗯、没错。)

 (你看,舞你回答的时候不也有停顿吗?)

 (不、不是的!真的什么都没有!)

 新滨君确实是和我最亲近的男生。

 和其他的男生不同,他是个奇怪的人,那种全力活在当下的风格……嗯、嘛、看上去给了我很好的印象。

 虽然打死他他也不可能这样开口,但如果他认真地跟我告白的话,我也没有自信不被击沉。

 但是让新滨君充满魅力的,那颗心的力量,是因春华的存在才燃烧着的。这一点,离两人很近的我清楚地明白。

 正是对春华的喜爱,成就了新滨君这个男生。

 所以说,要说一点没有觉得他很帅是假的,但不管有没有,都只能“没有”。听了刚才的对话,我想美月应该也是同样的想法吧。

 (嘛、总之……稳妥的方法就是继续跟进春华的心理吧。)

 (嗯,是呢。可以说,这几乎肯定不是春华担心的那种事情……)

 就算人心再怎么易变,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为紫条院而活”的新滨君变心是无法想象的。应该是绝对不可能。

 虽然对认真烦恼的春华很抱歉,但最后这件事应该是杞人忧天吧……我心不在焉地想着。

 “那个,我们说悄悄话,不好意思呢,春华。关于那种心情是什么……我想那一定是害怕。”

 “害怕……吗……”

 “嗯,虽然最近也开始跟我和美月聊天了,但和春华最亲近的还是新滨君吧?然后,在无法跟他在学校见面的时间持续的状况下,又看到自己不认识的人在他身边,就会担心自己最好的朋友会被抢走吧。”

 虽然把爱的要素换成了友情,但我觉得作为说明并没有问题。总之,只要能明白“因为关系好的人要被抢走而害怕” 这一点就好了。

 “这个……我想确实有这样的事。新滨君专心准备文化节的时候,我们一起学习的时间减少了,我的心情也变得很不安……”

 “是吧?那么解决方法就很简单了。”

 正当春华理解着自己的状态的时候,美月探出身子说到。

 “给话题中心的新滨君打个电话,问他‘一起走在路上的那个女孩子是谁?’。”

 “那、那个……确实是可以这样……但如果那个女孩子是非常亲近的人,他说跟我无关的话该怎么办……”

 面对因美月的提案胆怯的春华,我们两人一齐摆出了“怎么可能那样……”的表情。

 啊——!完全不知道指向自己的爱的箭头有多少,真让人着急……!

 “不方便问的话,我或者舞也可以问哦?暑假之前大家都一起交换了号码。”

 对啊对啊,现在马上给新滨君打个电话一切都搞定了。

 “……这个……不,我要自己去问。你们这么关心我,我真的很开心,但我觉得我必须亲自去问。”

 “春华……”

 面对这样未知的感情,春华能在胆怯的同时果断地说出这句话,真让我佩服。

 在和春华成为好朋友之前,我也和她说过几次话,当时就对她的天真烂漫和大小姐的举止端庄印象深刻。

 但现在的春华,看上去又增添了一份内心的坚强。

 难道这也是受到新滨君的影响吗?

 “原来如此,我明白春华的想法了。那么……既然决定了,就祝你成功吧!正好甜点也来了!”

 话题正告一段落的时候,服务员说着“让您久等了”,端来好几个盘子摆在我们的桌子上。

 看来是美月提前点的。

 “哇……!”

 “喔喔!”

 春华和我发出赞叹。

 眼前的是闪闪发光的豪华松饼。

 松软的白色垒成了三层,载满了饴糖、水果和鲜奶油。

 另一个盘子上堆积着五颜六色的马卡龙,迷你蛋糕和司康饼可爱地摆在一起,我和春华不禁两眼放光。

 “为了意气消沉的春华考虑,我擅自多点了些!消沉的时候就是要吃甜点!对于身体是糖做的女孩子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特效药了!”

 “喔喔,美月,nice!果然满满的甜点就是正义呢!”

 “确、确实吃甜的东西能让人精神振奋……!”

 我和春华对极力强调的美月全力表示同意。

 男生可能不清楚,但对女高中生这种生物来说作为燃料的甜点是必须的。

 “红茶我也点了一壶,一起爽吃吧!我已经等不及了,开吃吧!”

 “好、好的……!我也开动了!”

 于是,我们一起拿了一个闪闪发光的松饼——然后在场三位少女都绽放出了笑容。

 “哈啊啊啊啊,好好吃啊~~!我一直觉得松饼就是煎薄饼而已,但松软的感觉很不一样呢!”

 严格来说,松饼和煎薄饼只是叫法不同而已,不过这都无所谓。好吃又潮流,这就是女生的正义。

 “嗯嗯,口感也很棒,和鲜奶油很搭。但因为有饴糖,所以含有大量卡路里,带着点罪孽的味道。”

 “喂喂喂!?那是吃甜点的时候最大的禁忌,不能说!”

 “呵呵,我就是想看看你这样的反应才这么说的,不过仔细一想,比起运动社团的舞,讨厌运动的我自己的体重才绝对会增加吧,现在心里又有点暗暗地难受了。”

 “那你又是在干什么啊!?美月也时不时会变傻吧!?”

 在我们用甜点嬉闹的时候——

 “呵呵……哈哈哈……”

 春华笑了。

 就像太好玩忍不住一样。

 “不好意思,你们两人的对话很有趣,我很开心……”

 春华恢复了平常的状态,又吃了一口松饼。

 甜点果然是伟大的,沁人心脾的甘甜让春华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和两位说过了……我一直以来没有朋友,这样的女生聚会还是第一次。”

 “春华……”

 说实话,在现在这样成为好朋友之前,我也用着特殊的目光看待春华。

 她太漂亮了,和我不同,是更高阶级的人,恋爱经验也很丰富,应该有一大群朋友吧——我一厢情愿地这么认为。

 所以在春华袒露自己交友关系很少时,我为自己以过于主观的形象来看待她而感到羞愧,同时也在心里发誓:“一定要为她做很多像是朋友会做的事!”

 “听我倾诉烦恼,鼓励我,和我一起吃点心……我真的很幸福……能和两位成为真是朋友太好了……!”

 春华眼中噙着微微的泪水,露出灿烂的笑容。

 那如此清澈而美丽的笑容破坏力惊人,让我的意识在一瞬间飞走了,就算是同性,也完全迷上她了。

 (太、太可爱了……!这个不得了啊!明明都是女孩子,脑袋却昏昏沉沉的!)

 现在说有些迟了,但春华真的在各种意义上都太美少女了……!

 “……让这样天使般的女孩仅仅因为嫉妒变得那么沮丧……跟新滨君爆了!”

 美月小声嘀咕着,我在心里点了点头。

 (总之……春华好像相当有精神了,可以暂时放心了吧?)

 怎么想都是多虑了,但朋友为这件事烦恼,让我心里很难过。

 (如果是爱情喜剧的话,这就是三角关系的开幕吧……但新滨君是那种很重感情的人呢……)

 感情之深,甚至让人担心万一被春华甩了会不会变得像个空壳一样。

 “啊,对了,春华你和新滨君经常发邮件对吧?互相都发什么样的信息呢?”

 话题告一段落后,美月两眼发光地问道。

 与平时冷酷的印象相反,她是个很有少女感的女生,对两人的邮件很感兴趣。

 ……说实话,我也有点想知道。

 “诶?没有,是些普通的内容。比如今天读的那本轻小说很有趣,吃的这个很美味之类的。”

 “真的只是这样吗?比如说,没有互相发照片吗?”

 (喂,别起哄啊,美月。)

 (好了好了,世上也有男人会指示纯洁的女孩子拍色色的照片寄过去,以防万一。)

 我小声嘀咕着,美月一脸饶有兴趣地回答。

 嘛、新滨君不可能做出那种可怕大叔做的事……

 “照片吗?对了,我偶尔也会发我的照片呢。”

 ““诶!?””

 “我家的保姆冬泉小姐跟我说:‘难得有机会,我认为如果把大小姐的日常生活拍成照片发过去的话,他会很高兴的。’,所以……”

 喂,你在说些什么呢,保姆小姐!?虽然新滨君确实应该会高兴!

 “我发了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的,还有洗完澡穿着T恤吃冰淇淋之类的照片。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都是母亲大人说‘这张照片很好看哦!’之后才选择发送的照片……”

 真的发了有点色色的照片啊啊啊啊啊!?话说春华家的人也太乐在其中了吧!?

 “那、那么,新滨君是怎么回复的呢?”

 “那个……每次发这样的照片,他的回复就很慢,都是‘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直视这个……太痛苦了’或者‘这绝对和秋子小姐有关吧!?’这样,感觉很为难的样子,所以之后就节制了……”

 清纯的春华突然发来炸弹般的照片的时候,新滨君的冲击和混乱浮现在了我的眼前。对健全的男生来说,春华的私照是对眼睛有害的……

 “吓死我了……本来是开玩笑的,没想到真的做了色色的事情。”

 “你、你在说什么!?我才没有做H的事情!”

 “那到处都柔软的身体上结着一双蜜瓜还在反驳什么呢。越看越羡慕,待会儿让我揉一揉。”

 “诶!?真、真是的!请不要做奇怪的预约!”

 对灵活地揉着空气的美月,春华满脸通红。

 美月乐在其中啊……

 “不过春华除了新滨君以外,和其他男生几乎没有交集呢。没人跟你打过招呼吗?”

 虽有很多男生瞄准春华,但我知道正因如此才会产生一种难以前进的牵制状态。

 (在那之中,新滨君因为超迅速地接近春华,本来应该会遭到班上男生的嫉妒……但还事实并非如此。)

 主要原因是新滨君在班里成为了被众人认可的人。

 学习成绩变得非常好,大家也经常找他商量手机或者作业之类的事情,在班级里的存在感也越来越强,在文化节上,他过度劳动地活跃,那之后,谁也不会抱怨他在春华身边了。

 不过那只是我们班的情况,其他班的男生想着:“那个叫新滨的家伙在接近紫条院,我也没必要再忍耐了”而去搭讪春华也不奇怪。

 我有点担心会不会在这一点上遇到麻烦。

 “诶,其他的男生吗……?这个学期有几个人跟我搭话……大概都是‘一起去哪里玩吧’这样的内容。”

 “诶……!?那、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那个……说句不太好的话,大家明明一次都没说过话,却都自来熟得让人害怕……我郑重地拒绝后就离开了。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诶……?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啊……原来如此。是那件事啊。)

 (诶、什么,是怎么回事,美月?)

 我小声问轻轻嘀咕着的美月。

 (我也是听传闻说有这样的动向……就是说,新滨君和春华被小看了。“既然新滨这个平凡的家伙都能关系这么好,那我上了不是一招拿下!” 在这样的想法下,稍微受些欢迎的小帅哥和运动部的正式成员等“普信男”就开始行动了。)

 (诶诶……这怎么说呢,也太庸俗了……不是因为喜欢上了,而是因为发现容易瞄准就开始行动……)

 (嗯,太逊了。要是真的喜欢的话,不管难度有多高,都应该马上突击才对。而且,我们的朋友被当作两个傻瓜,真的很恶心。)

 我完全赞同美月略带怒气的话。

 把自己不熟悉的新滨君看得比自己低,还觉得和新滨君在一起的春华容易搞定,不仅很庸俗,还真的很失礼。

 “嘛,总之是很好的应对哦,春华。你没必要理会突然跟你嬉皮笑脸的家伙。”

 感觉多少明白了,果然春华不喜欢那种咄咄逼人的人。嘛、新滨君也不是那种没有行动力而又嚣张跋扈的人。

 “啊……说起固执的人,那个叫御剑的人怎么了?期末考试的时候,他好像和新滨君有过一次争执。”

 我突然想起来,随口说出了那个名字。

 真的只是在对话的过程中提了一嘴,完全没有别的意思——

 “yu jian……?”

 “诶……?”

 春华的样子突然变了。

 不知为什么,她的声调变得低沉、刻薄,目光呆滞。

 一直如同阳光灿烂的花圃般的氛围,变得像北极的永久冻土一样冰冷。

 “啊啊……是指那个很没礼貌的人吗……”

 “春、春华……?”

 怎、怎么了!?眼睛的高光好像消失了!?

 “也许那个奇怪的人确实跟我搭话过……但我已经忘记了。我不想再跟他说话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他完全从我的记忆中抹去……因为只要看到他的身影,我就会很不舒服。”

 都、都是些平时的春华绝对不会说的话……!

 怎么回事!?天真烂漫反转了!?

 (喂、发生什么了,美月!?天使的春华怎么像能面一样面无表情地发怒,还恐怖得要死!?)

 //能面

 (对不起……我应该先跟你讲的。好像是期末考试的时候,御剑狠狠地说了:“新滨君就是渣滓,是垃圾!我才是最高规格的男人!”这样的话,让春华勃然大怒……从那以后只要一听到那个男人的名字就会变成这样……)

 (那个王子模样的人在干些什么啊!?能让温厚的春华那么生气,真是够了!)

 “真是下作,自我意识过剩,傲慢……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对一个人产生这么大的厌恶感。光是想起来,心里就会一片黑暗……”

 咿、咿——!春华一脸可恨地碎碎念,太可怕了……!

 (……请小心哦。春华会变成这样,很明显是因为新滨君被人诋毁的愤怒,但也不见得嫉妒不会引起同样的状况。)

 (诶……是在说什么事?)

 (虽然我想绝对不可能,但如果春华的爱的嫉妒达到最大值的话,平时的天使也有可能反转,爆发出黑暗的一面。我们已经进入了嫉妒的对象,所以应该注意不要做出会让人误会和新滨的关系的行为来推进春华的黑化。)

 (那、那个……说起来,我在球技大会的时候陪着新滨君特训,一整天都呆在一起……这是不是也出局了……?)

 我和春华说过我“帮忙”进行了棒球特训,但没说过在公园里呆了一整天。

 ……虽然是以运动部的风格来帮忙的,难道已经很糟糕了?

 (绝对不要说比较好呢。要是以此为开端,加重了嫉妒,每周二悬疑剧场,《这只偷腥猫……!》特别节目就要开演了。)

 (咿!?要、要是那样的话……)

 听这么一说,我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

 ——空无一人的校舍屋顶。

 在被暮色染作橙色的世界里,我和春华面对面。

 “和新滨君一起在假日的公园里练习棒球……?呵呵,你这个偷腥猫,就是这样贴近不擅长运动的新滨君的吗?”

 “我我我、我不是那么想的!Trust me!”

 “偷腥猫都是这么说的。啊啊,好悲伤啊,舞。我还以为你是朋友,却不得不把你送到和美月一样的地方了。”

 眼中没有一丝理智的春华拿着沾满鲜血的菜刀微笑着。

 啊,已经完全无法对话了。

 “那、那把刀上沾的血是……!呜哇啊啊!美月——!”

 不小心在现实中也喊出了声音,从现实中听到了“诶,是我先惨死的吗!?”,但妄想还在继续。

 “呵呵,美月已经因为在文化节上太黏新滨君罪被处刑了。果然还是应该肃清接近新滨君的女生呢。所以,再见了,舞。不过,这都是你的错哦?”

 “嘎!这是什么病娇啊!?”

 然后,春华带着没有光的悲伤眼神慢慢靠近——

 “啊娃娃哇哇哇……!别刺我啊……!”

 从妄想中回过神来的我浑身颤抖。

 那份春华的纯洁反转过来……太糟糕了!

 “呼……不好意思。一听到那个奇怪的人的名字,我的头脑就不冷静了……舞?怎么了?”

 “春、春华!”

 “诶……?”

 我从桌前探出身子,握住春华的手。

 突如其来的行动把春华吓呆了。

 “我一直都是春华的好朋友,是春华的伙伴!相信我!”

 “是、是的……!能把这件事告诉作为朋友的我,我很高兴!我也一直都是舞的伙伴!”

 虽然很惊讶,但春华脸上还是浮现出了纯真的笑容,我因为刚才还在胡思乱想而万分的愧疚。

 ……对不起,我想了奇怪的事情……